Download...

「走你!」


秦穆然手臂再次發力,二重勁!

烏鴉只感覺自己的手掌如同打在了千斤巨鐵上面,掌心生生的疼痛,可是再他覺得自己還能夠再撐一會兒的時候,下一秒,一股巨力卻是順著秦穆然的拳頭再次向著他的掌心傳來。

「這怎麼可能!」

這是烏鴉心中的疑問,可是不等他喊出來,烏鴉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同時胸口傳來難以言說的疼痛。

一股勁氣沖入烏鴉的體內。

「噗!」

一口逆血阻擋不住地從烏鴉的口中噴出。

「嘭!嘭!」

烏鴉的身體之中傳來悶響。

秦穆然一拳便是利用拳勁震碎了烏鴉體內的幾處經脈,讓烏鴉喪失了戰鬥力。

可以說,現在的烏鴉基本已經是個廢人了!

「嘭!」

烏鴉落在水池裡面,口中的鮮血,在水池之中綻放出了一朵花,隨後漂向了四周,逐漸消失。

「就這個水平,還想將我們留在這裡,做夢呢你?」

秦穆然不屑地說到。

但是秦穆然覺得很是輕鬆,可是他身旁的劉嘯和陳龍則是驚呆了。

然哥,這個也……太生猛了吧!

「然哥,V5!」

陳龍吞了吞驚訝的口水,忍不住對著秦穆然豎了個大拇指!

要知道,烏鴉的實力他們可都是親眼見過的,吊打白羽和道將行,可是放在秦穆然的面前,卻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這實力,得差到哪裡才會這樣啊!

「一般一般,這個傢伙也就那樣,都不如我熱身!」

秦穆然比劃了幾下很是輕鬆地說道。

「然哥,無形裝十三最為致命!」

陳龍看著秦穆然,有些無語地說道。

「呵呵!低調! 閃婚攻略:陸先生我超乖 低調!」

秦穆然擺擺手,接著道:「阿龍,去將那個烏鴉撈上來,帶回龍鱗總部,我有事情要審問他!」

「好嘞!」

陳龍二話不說,走到澡池子那邊,將已經修為被廢,成為廢人的烏鴉給撈了上來,隨後直接帶著他離開了這個洗浴中心。

來到洗浴中心的門口,守在這裡的道將行和白羽還有狐狸看到秦穆然他們出來,立刻湊了過來。

「然哥,這傢伙怎麼了?」

道將行看到烏鴉就恨得牙痒痒。

怎麼說他也是一個未來要衝擊沖氣境的人,就這樣被他給打敗了,這要是傳出去,以後得多丟人啊!

「被我一拳打廢了,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先回龍鱗總部!」

秦穆然看了看四周,說道。

「好!」

眾人點點頭。

陳龍將烏鴉扔在後備箱以後,便是駕著車,帶著劉嘯,秦穆然,道將行和白羽幾人向著龍鱗總部開了過去。

車,停在了龍鱗總部的後院,後院強烈的燈光已經打開,照射在了烏鴉的臉上,讓烏鴉有些睜不開眼。

「阿龍,給我把他架起來!」

秦穆然對著陳龍說道。

「是!」

陳龍點點頭,當即便是安排龍鱗的幫眾將已經廢掉的烏鴉捆綁在架子上面,豎了起來。

天九王 這一個月來,龍鱗都在吃癟著,但是心在看到罪魁禍首,那個不可一世的烏鴉如同死鴨一般地被捆綁在這裡,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給我弄醒他!」

秦穆然對著身旁的龍鱗幫眾說道。

頓時,便有人提著一桶冷水毫不客氣地朝著烏鴉的臉上潑了下去。

此時可是寒冬,外面的溫度已經達到了零下三四度,一桶冷水潑下去,那酸爽,真的是不言而喻了。

烏鴉不過剛剛觸碰到冷水,便是被那刺骨的寒冷給激的醒了過來。

「啊!」

刺骨的寒冷,讓烏鴉瞬間醒過來,但是緊接著,全身被廢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叫了出來。

「別叫了烏鴉!」

秦穆然看著被架著的烏鴉,淡淡地說道。

「秦穆然!你要幹什麼!」

烏鴉此時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處境,想要掙扎,卻是發現四肢無力,根本沒有辦法掙扎的了。

「我要幹什麼!你傷了我的兄弟,還想要殺了我們,你說,我們想幹什麼!」

秦穆然冷笑一聲,彷彿在看傻子一般地看著烏鴉。

「秦穆然,我是青竹幫的客卿長老,你要知道,殺了我,青竹幫是不會放過你的!」

烏鴉也是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些艱難,立刻搬出青竹幫,想要讓秦穆然忌憚。

「青竹幫?呵呵!跟我們龍鱗一樣都是一流勢力,你覺得我會害怕嗎?頂多就是會注意點罷了!」

秦穆然笑笑。

「秦穆然,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此不插手你們龍鱗和青竹幫之間的恩怨,甚至我還可以幫你殺掉青竹幫的人。」

烏鴉看到秦穆然這樣,覺得今天是必死無疑了,立刻跟秦穆然談條件道。

「幫我殺青龍幫的人?不要說你修為還在的時候,我不屑,更何況,現在你還有修為嗎?你去殺他們,呵呵,我看別變成他們追殺你!」

秦穆然毫不客氣地說道。

「額……」

被秦穆然這麼一說,烏鴉整個人一愣,因為到現在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修為已經被秦穆然弄廢了!

「烏鴉,今天,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留你一個體面,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了!」

說著,秦穆然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匕首,向著烏鴉走了過去。 它猛地一下,就可以將李肅的頭給扭下來,瞬間致李肅於死亡,而不是死地,李肅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他也是會死的,他從來都不是神仙,但他卻同樣可以救人,可以救任務參與者,其實,有時候我們並不一定要是神仙。

我們只要有一顆救人的心,那麼我們每個人就都是神仙,雙引號就不打了,也許這樣更好一些,雖然說,李肅他經常喜歡去救別人,但他現在卻救不了他自己,哎,殺妖、殺鬼、殺怪、殺殭屍,救人、救任務參與者,卻救不了自己。

伽椰子它現在還是沒有下手,它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下手,殺了李肅到底有什麼好處,這個人他怎麼一點都不怕自己,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難道就是因爲他有道術嗎,還是,伽椰子它搞不懂李肅爲什麼不怕它,一點都不怕它。

伽椰子知道,自己控制了李肅的手和腳,還不管用,甚至是騎在他身上也不管用,於是,伽椰子想到一個辦法,想到一個可以令李肅害怕的辦法,說來也奇怪啊,還有什麼是李肅他會感到害怕的,這個伽椰子也真是的,怎麼可能嘛。

怎麼可能會讓李肅他感到害怕嘛,李肅他這麼多年以來什麼樣的鬼魂,什麼樣的恐怖沒見過,會讓他感到害怕,估計是不可能的,是伽椰子它想多了,那麼伽椰子它到底是想用什麼辦法讓李肅他感到害怕呢,也許大家都知道。

不,先聽聽大家怎麼說,大家覺得,要怎麼樣自己纔會覺得很害怕,很恐怖,甚至是嚇尿,大家可以自己先想想,我們接下來先來看看伽椰子它到底用的什麼辦法,而李肅是否真的被它嚇到了,李肅是否會真的被伽椰子它給嚇到。

霸寵小嬌娃 如果是真的,那也不怪李肅不給力,只能說是,伽椰子它真的是太恐怖了,然後李肅也頂不住,所以最後還是被它給嚇到了,這樣的話,這樣一來,就好理解了,就好解釋了,是伽椰子它真的很恐怖嚇人,而不是李肅它不經嚇。

手和腳都不能動了,而身體也被眼前的這隻怨鬼給騎着,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李肅他還是沒有感覺到絕望,因爲,如果眼前的這隻怨鬼,它真的想動手的話,真的要動手的話,那它應該早就毫不猶豫的動手了,根本不會等到。

不會等到現在,所以,李肅相信,肯定是因爲什麼原因,才導致它遲遲沒有動手,但,至於它到底會不會動手,這一點,李肅的心裏也是沒有把握的,所以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就看它,就看眼前的這隻怨鬼它,它會不會動手。

它會不會動手了,也許,它會,但也有可能,它不會,它可能是在等什麼,它可能還需要一點點的東西,它才能夠動手,要不然的話,它是不會動手的,但假如說,就算它不動手,自己也不能一直就這樣的被它騎在身上了,自己得。

自己得想點辦法才行啊,但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可想呢,不能使用道法,就什麼都不能了,對了,咬舌,當然不是自盡啦,是咬出一點點血來,然後吐到伽椰子的身上,應該就可以將其逼退了,嗯,可以一試,也只好這麼試一下。

這麼試一下了,說到,李肅就馬上想要去做到,哪怕是咬舌很痛的,但是也沒有辦法啊,還有什麼辦法,還能有什麼辦法,不然大家來說說看,李肅他要怎樣做,他的手和腳以及腰都不能動了,那他恐怕也只有咬舌自盡這一條路。

這一條路走了,哦不,不是咬舌自盡,是咬舌自救,咬吧,不要怕痛,至少比沒命要強,李肅在心裏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還是決定咬算了,痛就痛嘛,這也是沒辦法了不是,就當李肅正準備要咬的時候,突然,在這時。

在這時,伽椰子它竟然一口親住了李肅的嘴,本來,親一親是沒事的,是不會死人,但是,在這個時候,在這個李肅他剛好要咬自己舌頭的時候,伽椰子它一口親上來,還是有點不好吧,還是會有那麼一點不好吧,哎,知道李肅他。

知道李肅他長得不錯,長得帥,但,但是,也不用一言不合就親吧,就開親吧,你還沒有得到李肅他的同意啊,說你呢,你個伽椰子,你亂親別人幹嘛,別人是有女朋友了好不好,你如果實在是要親的話,那你去親那些還沒有女。

還沒有女朋友的人啊,原來還以爲你和她們不一樣,畢竟你是結過婚的,你稍微會矜持一點,不會這麼主動,可誰知道,你倒好,你就趁我們大家沒注意,你一下就強吻了李肅,你這樣做,真的好嗎,你知道如果陳婷她知道的話。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她是會收了你的,當然咯,你知道陳婷她是沒有這個本事的,但你也不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這樣的強吻李肅啊,這要別人知道了,李肅他以後還怎麼做人啊,你是想李肅他死吧,你這麼做,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啊,你個混蛋啊。

看李肅好欺負,你們就只知道欺負他,哎,算了算了,李肅他大人有大量,他從來都不會和女生計較,因爲他知道,女生都是水做的嘛,幹嘛不大度一點呢,真心就好了嘛,反正別人也不是故意親的,再說了,都已經被這麼多。

被這麼多女生親了,那多伽椰子它一個又算得了什麼呢,大丈夫,不要婆婆媽媽,不要害羞得像個小姑娘一樣,人家小姑娘估計還沒有你害羞呢,所以,所以啊,你要改,建議你,嚴重建議你,去學點污的,當然咯,真心永不變。

和平談戀愛 要你學點污的,只是不想你,不想看到你,這麼害羞罷了,李肅,你明不明白啊,哎,這種事,某人都一直以來學不會,不去學,不敢學,不想學,那又何必去爲難李肅他呢,算了算了,隨意隨便吧,一顆真心善心永不變就行了。

其他的,不必去多想了,但是,伽椰子它的這一親,讓李肅的嘴也失去控制了,甚至是,不能動了,就連咬舌都。 「你要幹什麼?」

烏鴉看到秦穆然拔出鋒利的匕首向著自己走了過來,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我要幹什麼?烏鴉,我想知道一些事情!希望你配合!」

秦穆然看著烏鴉冷笑一聲道。

「配合?你想要知道什麼?」

烏鴉看到秦穆然的神情,心裡頓時感到不好。

尤其是那匕首上爆發出的寒芒,讓他有些毛骨悚然。

別看他已經暗勁中期了,手上有不少的人命,可是真要計較起來,他的心裡是很怕死的。

「我想知道,青竹幫最近想要幹什麼?」

秦穆然看著烏鴉,手上揮舞著匕首,鋒利的匕首尖觸碰到烏鴉的臉頰,冰冷刺骨,哪怕是烏鴉都忍不住身體一個哆嗦。

「我…我不知道。」

烏鴉面目猙獰地說道。

「不知道?呵呵,你以為我嚇唬你呢?」

只見秦穆然手持匕首,一道寒光自烏鴉的臉上一閃而過,頓時一片薄如蟬翼的肉片便是落在了地上。

「啊!」

烏鴉只感覺臉頰上突然一涼,緊接著,滾燙的鮮血便是順著臉頰落了下來。

秦穆然的匕首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且穩准狠,對於力道的把控更是精妙。

「烏鴉,我知道,你肯定知道點什麼,你敢襲殺我老婆,就應該想到後果!」

秦穆然看著烏鴉,冷冷地說道。

「什麼?陸傾城是你的老婆?」

烏鴉當初要襲殺陸傾城的時候,看到龍鱗的白羽和道將行出手還以為是碰巧,但是現在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瞬間覺得這不是偶然了!

陸傾城是秦穆然的老婆!白羽和道將行作為秦穆然手下的兩員大將,出現在這裡也是合情合理的!

原來,盛康集團背後竟然是龍鱗!

只是,哪怕他現在知道了,也沒有辦法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啊!

若是消息傳遞出去,讓青竹幫的人知道了秦穆然的軟肋是陸傾城,青竹幫將會更有把握擊敗龍鱗,成為能夠與青幫,洪門叫板的人物。

可是,他沒有機會了。

當他面對秦穆然被秦穆然一拳廢掉所有的修為以後,他便是知道,龍鱗只要有秦穆然在,青竹幫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是不是很意外?」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

「老實交代吧!為什麼對我老婆出手!你是受了誰的指使!」

秦穆然語氣突然冷了下來。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陸傾城竟然和你有這麼一層的關係,呵呵,天意難違啊!」

烏鴉突然大笑道。

沒有與秦穆然交手之前,烏鴉或許還不曾將秦穆然放在眼裡,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秦穆然實在是太強大了,哪怕他看起來不過才暗勁中期的修為,但是他爆發出來的戰力絕對不止暗勁中期。

妖孽,實在是太妖孽了!

身在古武界,烏鴉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麼年輕的暗勁中期的高手未來的成就會有多麼的恐怖。

未來,秦穆然達到化勁之境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得罪一個化勁之境的人,青竹幫根本就不夠看,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在這個沖氣境幾乎都斷絕的時代,化勁之下,皆為螻蟻!

「烏鴉,我各種方法讓你招供出來,但是我不想。身為古武者,我想給你一個體面,可你若是不識好歹的話,那就別怪我無情了!」

秦穆然恩威並施,看著烏鴉說道。

「哈哈哈!秦穆然,你少來這一套,你這一套對付三歲小孩還可以,可若是想要從我這裡套出話來,我勸你還是歇息吧!」

烏鴉大笑一聲,鮮紅的鮮血染紅了他的面頰,看起來有些猙獰,在夜色中有些恐怖。

「敬酒不吃吃罰酒!」

秦穆然冷哼一聲,當即手指之間便是橫空出現了一根銀針。

「嗖!」

銀針脫手而出,刺入到了烏鴉身上的某處穴道上面。

原本烏鴉還很是猖狂,但是當銀針刺入到烏鴉的穴道上以後,烏鴉整個人的身軀都是一愣。

「這……」

突然,烏鴉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夠動彈了,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你對我做了什麼?」

烏鴉掙扎著,可是饒是他怎麼掙扎,都沒有辦法動彈,彷彿他的肌肉都僵硬了一般,四肢不聽他的使喚。

「下面你就知道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只見一道寒光一閃而過,嗖的一聲刺入到了烏鴉身上的另外一處穴道裡面。

雖然銀針刺入皮膚好似蚊蟲叮咬一般,不細細感覺,似乎也感覺不出來,但是那也僅僅是一剎那的事情。

下一秒,烏鴉就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開始熱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