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賤人!一群賤人…」


「我要殺了你…一起下地獄去吧!」

說時遲那時快,她整個人像是肉球一般往下栽了下來。

億萬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三樓少說也有10米,她又是頭朝下,真的摔下來,就算是不死也得半殘…

偏偏,她找的位置還很巧妙。

如果按照物理運動規律,她是妥妥要砸到老爺子的。

這居心,不可謂是…不險惡。

在身子墜落的那一瞬間,上官蘇蘇覺得自己很機智! 疏妝 夏淺淺那小賤人會武術,肯定是能躲開的,她就算是把自己摔死了,也沒什麼用。

可若是砸死爺爺…

讓上官景看著爺爺死在自己面前,他就算是個聖人,也得和夏淺淺生出一些嫌隙來…

可…

萬萬沒想到的是…

想象中的疼痛並沒有來臨。

她只覺得腰間一緊,下一秒,便又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柔軟的沙發上。

砰砰幾聲…

沙發的彈簧壞了…

上官蘇蘇的臉在瞬間變得慘白,不可置信的瞪著不遠處正在擦手的上官蘇蘇:「你…你居然救我?」

小丫頭皺著眉,歪著腦袋,表情十分嚴肅…

所有上官家族的人也都將目光凝聚在了他身上。

「不然呢…」

「師傅說了,看到死人不吉利…更別說你這種自己自殺還想要害自己爺爺的,辣眼睛…」

小姑娘說完,當真轉頭還順便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眾人:「…」

上官蘇蘇一口血卡在喉嚨尖上,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

從上官家出來之後,夏淺淺便收拾了包裹主動去找了嬈嬈。

可惜的是嬈嬈並不在家,只能遠程視頻和她聊天。

在說明來意之後,嬈嬈的臉也變得陰沉起來。

她雖然斷了上官蘇蘇和上官景母親的葯,但是兩個人只要不作死的話,是性命無憂的,怎麼這才幾天,人就快不行了。

還有那種一邊抽血一邊又瘋狂給她吃補心藥材的做法,真的是一個親生母親能幹出來的事情嗎?

沉吟了片刻,嬈嬈問淺淺:「站在我的角度,我是不提倡救她的,畢竟當初是她自己干出那樣的事情,我並沒有對不起他們。」

「但是…你現在嫁給了上官景,你又叫我一聲嫂子,我若是不救的話…又有些不合情理。」

「嫂子…那個解藥很難配置嗎?」夏淺淺的小臉也露出了幾分嚴肅。

瞧著她生動的小表情,嬈嬈不由莞爾,噗嗤一下笑出了聲:「那倒也不是,其實我早就配好了,在我們家的冰櫃,你找阿琛幫你拿就行。」

「就是總覺得吧,這麼給她們了,你那個婆婆…」

「我來解決…」脆脆的聲音斬釘截鐵的落在地上,聽的嬈嬈渾身一震。

「你來?」

「嗯…我會解決好上官家的所有事情,不過還請嫂子和秦琛哥配合我演一場戲…」

「哦?」嬈嬈感興趣的坐直了後背,微微揚起的唇角浮現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戲虐。

。。。

「什麼?」

「解藥弄來了?」

「那我的臉豈不是…」前一秒還癱瘓在床捂著心頭說自己要死了的沈茹忽然坐的筆直,把上官青父子倆嚇了一條。

老爺子捂著胸口簡直看不下去,別過臉無力的沖自家兒子揮了揮手:「你自個和他說吧,我老了,當不得你們的家。」

上官青臉色微變,被自家老父親那複雜的目光瞪得心虛,可一轉頭再對上自家媳婦期待的小眼神,他便是什麼都忘了。

胖嘟嘟的臉上洋溢著討好的笑容:「是的…是真正的解藥,你用了之後便會青春永駐,而且還能延壽。」

雙喜盈門 「當真?」沈茹激動地抓住了上官青的袖子。

「當真…還是玉嬈配的,那位秦先生親自拿過來的…不過…」

「不過什麼?」

「他們要求我們去公證,給了解藥,我們和小景就沒什麼關係了,而且他的孩子以後也要姓夏…」最後一句上官青幾乎是從嗓子眼裡擠出來的,背後親爹的目光簡直要把他的後背看出兩個孔。

「意思就是入贅?」

「對…」

「憑什麼!我兒子剛剛當上了代理首相!以後前途無量呢!」沈茹尖叫道,刻薄的眼神落在門外等候的答覆特助Ken身上。

「說你呢!聽見沒!我兒子現在可是代理首相,自古民不與官斗,你們要是聰明就應該現在趕緊把東西雙手奉上,我們還能記得住你們的好!」

上官青:「…」

老爺子:我想靜靜…

Ken:嘖嘖…果然是病的不清…

「喂!你說話啊!」見自家男人不幫自己,沈茹頓時氣得不行,伸手在他的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

上官青胖嘟嘟的臉扭成了一團:「別啊…媳婦…你別這樣…」

他小心翼翼的拽了拽自家媳婦的袖子,低聲把上官景上位離不開秦琛的扶持的事情給說了。

「當真?」沈茹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她素來自封自己出身於書香世家,最看不上的就是只有銅臭的商人,沒想到…

「當真…所以媳婦怎麼辦啊?」

不知是聽話聽習慣了,還是他本來就是個沒注意的人。

上官青遇到事情便喜歡問沈茹,這會也不例外。

讓老爺子絕望的是,他們倆人討論來討論去,都是有關於解藥到底管不管用,有沒有什麼副作用,根本沒有一句關心自家兒子的話。

更別提上官蘇蘇了,那個女兒在他們眼裡,可能就是一味藥引。

如果說剛剛得知這個分家計劃時,老爺子內心還有點不舍和難受,畢竟好好的家就這麼散了,挺可惜的。

可如今,他只想把這場戲給演下去,演的越完美越好。

分家吧…

趕緊分….

他也不指望自己還能活到抱上重孫子了,等到這事情了了之後,他便搬回去老家去,看看花,養養草。

果然…

正如所有人預料的那般,上官青同意了。

理由是兒子沒了可以再生,但是老婆沒了,那就…

一句話,把老爺子險些氣得又暈過去,還好Ken眼疾手快,及時的將嬈嬈改良版的速效救心丸塞進了老爺子嘴裡。

合同是準備好的。

雖然說這年頭就算是斷絕關係了法律也不會承認。

但是秦琛是誰,手下一堆人才,分分鐘就把夏淺淺的國際給改了。

國際婚姻,那以後就算是鬧起來,也是一筆糊塗賬。

在看到裝著解藥的小瓶子后,沈茹幾乎是沒有猶豫就簽字了。

甚至還在吃完葯之後,美滋滋的鬧著要去買衣服,出門時和上官景碰面時,她也不過只是臉上多了幾分尷尬。

幾秒之後,她便拍著自家兒子肩膀,笑嘻嘻的說讓他好好乾。

看著相依相偎的父母,上官景忽然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秦琛收好合同,也帶著人走了出來,和他並肩站在了門口目送那對神人遠去。

「沒有他們,也許你會走的更遠…」

上官景苦笑…

半響之後低聲自嘲:「如果我說,我寧願我不當這個首相呢?」

「我懂…不過這就是現實…」

秦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走進了風雪之中。

就如同他和嬈嬈的感情一般,不經歷磨難,如何長久和更真心。

義父…

你在等我們是嗎? 新年的來臨驅散了寒冬,也帶回了秦琛心心念念期盼的人。

在得知嬈嬈考核任務完成,明天就坐飛機返回時,秦琛興奮的幾乎一夜未眠。

原本,他以為有著龍衍一道,自家媳婦去幾天就該回來了。

熟料這人一走,竟然一個月都不見蹤影,還在半個月前連音訊都沒了。若不是每天能從玉祁那裡知曉嬈嬈狀態良好,沒病沒災,他都要忍不住殺到R國去了。

什麼繼承人考核,當自個的女王陛下就夠了。

不過還有人比秦琛更期盼嬈嬈的回歸,那就是龍魂的成員以及QID的員工,老闆娘不在,自家BOSS立刻變身為移動的冰霜巨獸,走哪都是霜降,中央空調加暖氣都無法阻止秦琛強大的氣場。

提前三個小時。

寵妻狂魔秦先生便已經抵達了機場的VIP等候室。

這些天為了幫上官景鞏固首相地位,一向不愛露臉的秦琛也偶爾看心情在熒幕和報紙上亮了相。

這會見到活生生的QID總裁,接待室的小姑娘們一個個興奮的眼睛都冒光,恨不得想盡一切理由去搭訕。

可還沒靠近秦琛周身一米,便被Ben給攔了下來。

不僅沒有和秦琛接觸,反而被自家頂頭上司叫過去好一通敲打。

人家秦先生是來接自己夫人的,不想死的就別上去送人頭!

一翻「指示」之後,幾個心懷鬼胎的妹子終於安分了不少,然而長達三個小時的等待,也讓她們對這位傳說中的秦太太的好奇達到了一個頂峰。

終於,在眾人望眼欲穿時,VIP通道里又走出了幾個人。

看著秦琛忽的站了起來,眾人更是禁不住削尖腦袋四處張望。

只覺耳邊颳起了一道涼風,下一秒,秦琛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大紅色的羽絨服掩蓋不住女人耀眼的芳華,宛如清晨般的眼眸神采奕奕,透著亮晶晶的光芒。

微微揚起的嘴角,溫柔卻不失嫵媚,一個眼神,便徹底將那些蠢蠢欲動的幼苗碾壓成泥。

敵我差距太大,瞬間很多人連上前的勇氣都沒。

復仇千金 「那邊很冷嗎?」

見嬈嬈難得把自己裹得如此嚴實,秦琛頓時濃眉緊皺,眉心之中都突起了一片。

「還好…」嬈嬈縮了下脖子,任由秦琛將自己的手捂在一起,原本不覺得熱,這會不過幾秒,額頭上都溢出了幾滴汗。

秦琛見狀,立刻從兜里拿出了紙巾,在嬈嬈還沒反應過來之時便將她額頭的汗水給擦了下去。

「累嗎?我們先去吃飯還是先回家?」

說著話,他已經將順手將嬈嬈的書包背在了身上。

禁慾系的冰霜男,一身黑色的長款風衣,身後卻是一個萌萌噠小豬佩奇的書包,簡直不能太萌。

只是…

他們是不是遺忘了什麼?

見兩人你情我濃的都走遠了,一直被忽略的龍衍同學不幹了!

正想上前嘲諷幾句,忽的一道身影擋在了他身前。

「Ben?」迎著笑盈盈的臉,龍衍眼中的殺氣頓時消散了不少。

「我家先生知道您舟車勞頓,接風宴已經準備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