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謝謝,不用!」女子說了句,又扭過了頭。


龍魂無語,望了望倆人,自嘆一聲,認命地走向了一邊。

「拜拜!」南宮燕得意地揮了揮手,還整不到你小子?

「死三八!」龍魂忍不住大罵了一句。

「誒!」南宮燕居然還答應了一聲。

龍魂閉嘴,這人的神經有問題,他不想再和此人多廢話了,他身影一縱,就躍下了高空。 聲聲刺耳的勁風奏響在耳邊,就像是一曲風之樂曲,他已經這麼下降了足足一千多米了。

要不是他對風的親和力比別人強多了,他的臉早就被刃風刺刮地傷痕纍纍了。

不過就算對風的親和力比別人高很多,他也無法違背自然規律,這飛速下落是不可避免的。

這麼高的地方,風的聚凝程度實在是太微薄了,空氣稀薄的,哪怕真的凝聚了風也無法托起他的身體。

龍魂在心裡默默地數著,眼眸不理會刺激而來的寒風而睜大著,他正觀測著下方,若是他認為時候到了,又或者是撐不了了,或是距離地面不足八千米了,他就會及時地張開雷鳴蝠翼,撐住自己一直處於下墜狀態的身體。

距離地面已經越來越近了,耳邊呼嘯的尖銳風聲里已經存有了點點火花,那是身體急劇下墜與大氣摩擦所擦出的火花,這證明龍魂的下墜速度快要突破極限一定的界限了,當初陳老帶他和南宮雪從那處廣場離開的時候,也是飛行速度到達了一個急劇的界限,所以在他和南宮雪耳邊急速拂過的是那無窮的火花。

「呼!」龍魂下墜的身子驟然一轉,一股狂流自下而上地沖刷在龍魂的背上,背後兩片華麗麗的黑翼展翼而拂。

狂流瘋狂地沖刷在龍魂的背上,削弱著他的墜落速度,雷鳴蝠翼也是連連揮舞,刺亮出耀眼的黑色!

下墜了差不多的距離,龍魂的身子便驟然一轉,急劇的下墜使得龍魂身子竟然頓時失衡!

「可惡啊!」龍魂在心裡暗罵一聲,拼勁力氣欲要控制住失衡的身體,可是下墜的速度太快了,龍魂的轉身也是太突然了,這失衡根本極難挽救。

沒想到估測了這麼久還是出錯了,算盡了一切,竟還漏算了風流這及其重要的一點!


「停滯!」一聲喝吼響徹天際,龍魂周身的風流竟然忽然停止,龍魂的身子也是驟然一停。

好機會!


一個扭身,將身體擺回平衡, 禍害修仙界


哪怕只是只有短短地一秒鐘,龍魂也穩定好了身體的平衡。

原本紅潤的堅毅臉龐已經掛滿了慘白,不見一點血色,這阻止風的流動可是比凝出颶風還要難的。

這就好比讓一個又長得矮,又從沒摸過籃球的人投籃,他會覺得這很艱難,而讓他扣籃,他會覺得這更加地困難!

他連籃球都沒摸過,如何精準地投籃灌籃?基本功都沒有練好,就連種種簡單的要求他也達不到,談何比投籃艱難百倍的灌籃?

同樣的道理,就連聚個颶風龍魂都無法輕易做到,沒有所謂的「基本功」的修為,也沒有所謂「簡單條件」的強橫控風能力,他可能輕輕鬆鬆地讓風不動,讓風不流?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下墜的途中,龍魂有規律地呼吸著,調息著自身的呼吸,邊墜還邊控制風流將自己往上推動,背後雷鳴蝠翼也是揮舞地越來越快,雙重費神下,龍魂的臉色不僅沒有半點回色,反而是越來越蒼白。

龍魂一路儘力地保持著身體的平衡,下方他已經看到了朦朦朧朧的一處深淵峽谷了,之前都是聽人所說,卻沒想到此處的幽雷峽谷竟然真的深不見底,除了無盡的黑暗,就是無盡的黑暗。

突破最後一朵雲層的時候,龍魂咬了咬牙,他得拼了,拼自己的運氣好!

原本已經穩定了下來的身形又徒然一變,龍魂的身子竟然強行在空中扭曲,由俯卧轉為了直立。

此次卻沒有再出什麼意外了,龍魂的身子足足多墜落了幾百米就止住了下墜的趨勢。

他就這麼懸浮在幾千米的高空,俯視著下方,就像是一位天神在俯視卑微弱小的人類一般。

不知道這次又會遇到些什麼樣的考驗,又會遇到些什麼樣的敵人。

就這麼懸浮了幾刻,龍魂就再也忍不住,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濃郁的鮮血伴隨著龍魂的劇烈咳嗽聲而從喉嚨里滾涌而上,龍魂死死地閉著嘴唇,不讓這鮮血湧出。

幾滴鮮紅的血液滑落龍魂的下巴,墜落於空,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生硬地將嘴中的血液吞了回去,這是代表著男人的尊嚴,男兒雖然流血不流淚,但不到必要時也不許流血,因為那是代表著自己弱小而受傷的屈辱證明!


微風拂過,吹地其長發飄揚,堅毅的臉頰上早已沒了兒時的幼稚,有的,只是身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的堅強!

雷鳴蝠翼一陣揮動,龍魂身影就如獵豹般急竄了出去,一抹黑影劃過,龍魂就沖入了那深不見底的幽幽峽谷。

周圍吹來的都是些冰涼的風,幽森森的,能夠令人感覺到無極的寒骨。

冰冷刺骨的寒風吹拂在臉上就好像有人在拿著把刀在你臉上一刀刀地割著一樣,既疼,又寒。

進入了峽谷,龍魂下潛的速度也沒那麼快了,誰知道裡面會有著些什麼危險?還是小心為好。

漆黑的眼眸如星辰般照亮了周圍的黑暗,在這黑暗裡,他的眼睛能夠清清楚楚地看清一切。

精神的警惕性也是升到了極限的極限,心境如平靜的湖面般毫無波瀾,周圍風流的流動也沒他監控在心,只要有那麼一點風吹草動,他就能夠立馬知曉,確認有了危險,並付諸於行動,發動最猛烈地進攻!

只不過這裡除了黑過頭了之外一切也都算是正常,並沒有什麼異樣的。

峽谷兩邊的山邊上長滿了雜草,綠苔也是奪占著一方之位,一般無人開擴的山林都是有著極多的雜草的,不僅山間,就連山邊也是雜草叢生。

偶爾還能夠見到幾株野花,只不過龍魂卻沒有停下來去觀賞或者摘下一親芳澤,並不是因為那句什麼歌詞「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而是他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這些沒有什麼用的事情上,再說了,他也不確認這些花有沒有毒,要是就這麼摸一下或者聞一下花香就中毒了,這可就得不償失了。

況且,他這一分心,若是遇到什麼偷襲,吃了教訓那是小事,賠了小命可是大事啊!

峽谷上方時不時地飛過幾隻鳥獸,鳴叫著呼呼飛過,也沒有遭受到什麼攻擊。

處身峽谷,望向高天,也只是看到凹凸不平的一個四方形,四方形之中透著藍天白雲,頗有種坐井觀天的感覺,就像就像青蛙處身井中,坐著觀望四四方方的那不完整的天空,孤獨而傻愣。

只不過不同於那故事的是,龍魂沒有青蛙那麼傻愣愣,他也見過完整的天,更是此峽谷不像青蛙所處的井口那樣子四四方方的,他特么地看到的所謂的「井口」這是歪歪扭扭的!

誰讓這山被那傳說里的三個人給劈開地歪歪扭扭的呢?

除了這些,龍魂也再沒注意到周圍有著什麼值得他去關注的東西,周圍的風流也是非常地正常,正常的甚至有些可怕,就像是陰森森的竹林里,飛躍過的只有那呼呼的風聲,這種寂靜的可怕比一隻猛虎從叢林里竄出撲向你還要可怕!

龍魂往周圍轉了幾眼,映入眼帘里的還是那一成不變的景色,這看起來就像處身在一個無窮無盡的連環幻境之中。

只不過他也是知道,這沒什麼可能,下方的清晰度是越來越高了,這證明下方有著光亮,風流的流動也不是那種循環無盡的狀態,最起碼的,他的的確確是離如來此處的峽谷上空的谷天連接處越來越遠了。

下潛了已經有足夠的距離了,可至今為止,龍魂他居然一點異象也沒有看到。

難道這個什麼幽雷峽谷只是徒有危險之名,而無實際危險之處?

是那一些人誇大其詞了,還是這裡真的是很危險,只是自己還沒到達那處危險之地而已?

只不過兩者之間他還是更傾心與去相信後者,畢竟帕斯學院的那群最高層雖然沒有關於這個幽雷峽谷的半點資料,可是他們總不至於傻到派自己去一個完全沒有挑戰性的地方吧?既然他們能夠把自己派來這裡,那麼這裡應該是會有能夠訓練自己的東西,只不過,不知道這能夠訓練自己的物體是個什麼東西,或許,就連那群派自己來的帕斯學院的最高層也不知道這訓練自己的東西是些什麼東西吧?

傳言雖然是誇張至極,而且撲朔迷離,但有時候你不得不相信,因為,在他之前已經有著很多的勢力派出過人進此處勘測了,可是他們在進入了裡邊就與外面的人失去了聯繫,那些人至今都還沒有回過來。

這是一處被外面的人稱為「被詛咒的峽谷」的地方,進入裡面的人都會被詛咒,從此迷失自我,從而無法找到來時的路。

不過龍魂是不可能會相信這些無稽之談的,按他所想,那些人的失蹤就只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他們出來了但卻沒有回去報告,可能對於他們來說能夠走出來就已經是很不易了吧,他們不想再冒險了,也或許是在裡面所經歷的事情太恐怖了,他們不願意再想起,也不願意再說出來。

因為對於一個害怕某事的人來說,你讓他說出他所害怕之事的來龍去脈及當時場景,恐怕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他們都……都死在這裡面了,化為了陰森森的累累白骨,受著風吹雨打,呈現著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想到這,龍魂的警覺性又提高了一個界限,他可不想成為那累累白骨的一員,他還沒活夠,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到,還有很多真相沒有知道,還有很多的妞沒有泡到,還有很多的人沒有找到,所以他不能夠死,不能夠英年早逝了。

而且,人家英年早逝還有著送行的家人,特么他死了還沒人給他收屍呢!

他會願意死才怪!

隨著深入,龍魂漸漸地看清了下方的東西,這時映入眼眸的不再是那無邊無際的黑暗了,而是一副讓他毛骨悚然的場景,他的眼眸里,跳動著從未有過的瘋狂驚恐!

……

「你說他能夠完完整整地出來么?」南宮燕問向一邊俯望著幽雷峽谷的美麗女子。

「不知道!按我所想應該是不能的,因為事實證明了,那裡面的確及其危險,我們家族曾經也派過一人進去,出乎意外的,他竟然回來了,只是他回來后卻什麼也不肯說,才過了幾天就變得瘋瘋癲癲的了,一天到晚嘴裡都在念叨著我們聽不懂的一些話語,眼神里也布滿了驚恐,父輩們猜想他一定是看到了什麼令他永生無法忘記的恐怖一幕!那一幕,直接震撼了他的心靈,將他的意志力給強行摧毀了!而且,他還是個天階一級的強者,真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幕讓得他這麼一個強者精神崩潰的」女子說道,輕輕斜歪著腦袋,美麗眼眸里也是跳動著百思不得其解。

「天啊!天階一級的強者,那麼他的意志力得是有多強啊?沒有堅定的意志力根本不可能突破地階的限制而晉陞天階的。到底他是看到了怎樣的一幕,讓得他如此啊!」南宮燕也感嘆道。

「所以啊!我想他會完完整整的出來的這個假想的可能性會很低。就算出來了,恐怕腦子方面也可能受損了。」美貌女子說著,竟還俏皮地吐了吐香舌。

這一可愛模樣直接讓女子爆表的顏值再度飆升,說句庸俗一點的話,便是「一媚撫倒萬千生」啊!

「拜託!尉遲家的千金大小姐,你有這麼爆表的顏值已經是很殺我們這些女的自尊心的啦,你還笑得這麼美,不是存心刺激我們讓我們去跳樓么?天啊!你怎麼這麼偏心,造了個這麼完美無缺的人兒啊!」 都市神級高手

「你跳不跳沒什麼所謂,不僅與我無關,就算你真的要跳,以你的實力,從十八層樓上跳下來也未必會有事。」女子說道,「而且,我也不是天地造的。」

「怎麼說我也算是你的閨蜜啊!你這麼說我會讓我傷心的。」南宮燕裝抹淚狀。

「你認為我會在乎么?」女子道。

「會不會?」南宮燕問。

「你猜!」女子就像是人格分裂了一般,竟又從冷傲女皇換為了頑皮女生。

「你猜我猜不猜?」南宮燕嘿嘿一笑。

「你猜我猜你猜不猜?」女子回道。

「你猜我猜你猜……」

「謝謝,我不喜歡猜。」女子回應。

「你贏了……」南宮燕說,每次和這傢伙吵嘴,她都必輸,因為她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就像這一次,猜來猜去人家直接說句不猜了,你還有精神神經病似地說著「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不猜?」

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猜什麼了。

兩人在上方相互打趣說著話,可龍魂卻在下方的幽雷峽谷頭皮發麻,眼神狂顫! 入眼處一片恐怖,一頭巨大的熊正在與一條龐大的巨蟒纏繞在一起,巨蟒死死地纏著巨熊,它竟然有著兩條蛇尾,幽綠的眼眸里閃動著詭異的弧光,聲鳴吼叫!

被巨蟒緊緊纏繞著的巨熊也是瘋狂至極,滾圓的熊眼裡透著陷入癲狂的迷失,熊腦上竟然還長了兩個長長的鹿角,原本毛茸茸的熊毛此時剛硬如根根寒刺,豎立而起,就像是一個長滿了刺毛的可怖刺蝟。

而兩物的動作更是讓人心靈狂顫,巨蟒利用那尖銳的利齒撕破巨熊的肚皮,嘶鳴著往裡面使勁鑽動,而巨熊也是瘋狂地用那巨掌拍著巨蟒的頭顱,血花亂濺!

除此之外,一邊也正有著兩隻巨獸在血腥地戰鬥著,巨狼一下子就將巨虎的半邊頭顱拍扁,巨虎半邊的頭骨就如玻璃摩擦一樣咔嚓作響著,被拍扁的半邊頭顱一陣血肉模糊,隱約還有著几絲幽幽的白色在血紅里若隱若現,噁心至極!

很難想象一隻巨形虎半邊頭顱扁了的樣子,這根本沒有人能夠想象地出來,或者說是根本沒有人敢於去想,實在是這一副畫面太血腥,太可怖,哪怕只是輕掃一眼,你也會牢牢地記住此景,不論如何,絕對揮之不去!

而按常理來說半邊腦袋都塌陷了,此虎早該死了,可其竟然就像是沒有事一樣,揮爪掃開巨狼拍來的另一巨爪,粗壯的虎腿一蹬,一下就將巨狼撲倒在了地上,嘴巴張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就如一個空冥的無底洞!

巨虎嘶鳴一聲,竟然一下子就將巨狼的頭顱給成個地吞了下去,用力一扯,巨狼便身首分離了。

巨狼的喉嚨處噴湧出滾熱的鮮血,看起來就像是一坐紅色的噴泉池!

「咯哧咯哧!」巨虎蠕動大嘴,巨利的銳齒緩緩嚼動著,陣陣骨脆聲自其里傳出,就像是兩塊玻璃相互摩擦而拉出的森然之聲,也像是兩塊凹凸不平的金屬片相刮所刮出的刺耳之聲,更像一曲陰森恐怖的樂曲。

目見這一幕的龍魂頓時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哪怕是滅殺了極多的人,手裡沾滿了鮮血,總被人罵為「惡魔」「殺神」的他,肚裡也是一陣翻江倒海。

這一幕的血腥根本就不是能夠說得出來的,只有親眼目睹的人,才能夠知道這一幕到底是有多麼恐怖!

沒親眼目睹過此幕的人根本不可能會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血腥!

這一幕, 地府通緝榜 ,太過於殘暴了!

而且,包圍著這裡這些瘋狂暴躁互相殘殺的變異動物的,正是另一些同為變異的動物,它們冷冷地默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似乎這一切都只是平常至極的事而已。

龍魂的到來它們就好像不知道一樣,依然目不轉睛地盯著各處戰局,欣賞著這血腥殘殺的美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