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謝謝李哥。」舞清清開心極了。


可是這時候任健卻不高興了,立即躋身上前:「李哥,清清以後恐怕沒法再照顧您生意了,她這學期特別忙,開了一家公司,還挺大,這種零售什麼的小事情,以後就不做了。」

「啊?!」李哥和王姐同時張開了大嘴。

「別瞎說,李哥,咱們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合作。」舞清清趕緊解釋。

「清清,幾日不見,行啊,都開大公司了?還大學生?了不起了不起!」李哥伸出大拇指。

「沒有……」舞清清剛想解釋。任健上前對李哥說:「李哥麻煩您把您說的那款手機拿出來我看一眼。」

李哥連忙從櫃檯直接掏出心機:「瞧,就這款。」

任健熟練地操作了一會兒:「好就它了。」說著就把信用卡扔了過去。

「嚯哦,黑卡?清清,你挖到礦了啊!」李哥興高采烈地去刷卡。

舞清清想攔住:「別李哥,刷我的就行,我有錢。」

「傻孩子,人男朋友不都是為了當錢包使得嗎?再說,一萬二呢,捨得?」李哥開啟逗小朋友模式。

「什麼?一萬二?!別了別了,手機而已,給我個一千多塊的就行。」舞清清心疼地在滴血。

「兄弟看到了沒?清清這孩子,多好,又漂亮又能幹,還知道過日子,你眼光不錯。」李哥對任健說。

任健終於笑了:「謝謝李哥,我就看上她這點了。您刷卡甭理他小氣鬼。」

「任健!夠我一年生活費了!」舞清清要抓狂。

「行了,你以後就光坐著吃也可以吃幾輩子了,至於嗎?等你分了紅還我不就行了?」任健也趁機逗舞清清玩。

舞清清抓狂:「我還有萬爺爺和我姥姥姥爺他們照顧呢。」

「那也夠了,你開十個敬老院,免費的都沒問題。」任健好不誇張地說。

「任健你就做,你就做,告訴你,你這麼就是敗家!」舞清清氣鼓鼓地指著他罵道。

「喲,我好像敗的是我自己的錢,聽你口氣像是在敗你家似的?不過也對,我爸媽和你爸媽剛給咱們倆定親了不是?好好好,回頭都聽你的。」 頂級神豪 任健繞著彎子圈舞清清。

舞清清笑臉通紅:「不和你說了,厚臉皮!」

李哥幫舞清清裝好卡,又聊了一會兒才放他倆走開。

王姐過來和李哥八卦:「沒想到啊,小姑娘建了個寶。」

「誰說不是呢?不過這麼好的姑娘配得上他。」

「我倒是覺得,他勉強配得上清清。」 她記性很好,所以一個小時六十下六十下她都能記住。

一個小時她就在手上握一片葉子,當她再次走到那塊黃金石時手上握著十要幹掉的草。

諸天單機大玩家 她還真的是迷路了這可怎麼辦?

她要怎麼回去?

坐在黃金石頭上思考著怎麼辦,並努力的回想著山海經下一段落到底是什麼。

下一段好像是:有一種樹,它的樣子像構樹但有樹上有黑色的紋理,會發出四射的華光,名叫迷穀,佩戴它的(枝條、花)就不會迷路。

構樹?就是那種花像一個圓球,沒開花時是青色的,開了花之後是橙紅色的那種嗎?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如果沒記錯就是了。

蘇心優休息了會之後她又開始到處去尋找這種樹,這次她不走今天走了兩遍的路。

放眼望去,感覺這個島就是一眼能望完卻又走上幾天幾夜都走不完。

她到底要去哪裡弄來這種草不迷路直接上二層?

走了二十四小時實在是太累了,就地坐了下來休息。

地上的祝余長得特別茂盛,好像就這一塊長得要好多。

滿島都是這種草,她就直接躺到了祝余上面。

躺下去之後才發現這小片地方的祝余很高,身邊的草都高過她的身體,這一朵朵青色的花轉圍著她滴著花蜜水。

很香,像是酒香,她知道祝余可以變成任意一種食物,所以聞到酒香也並不覺得奇怪。

祝余花形像一個高腳杯,所以她拿了一朵花做杯子接住其他花朵兒滴下來露水。

很快接滿,可能是因為口渴吧,好想喝水,於是這花蜜水本該是甜的變成了純凈無異味的水,喝下去之後清爽宜人。

一邊吃著草一邊想著美食酒,此時誰有她瀟洒?

吃飽喝醉之後便閉上眼睛睡覺,鐵打的人都是需要睡覺的,她之前變成草的時候睡了可是很長時間。

當時她都還以為自己是一輩子就那樣變不回人了,沒想到那個上古仙人想要渡她成仙。

其實挺感謝那位仙人,不過呢還沒認真記下他的樣子就跟他分別。

哪天再見到他時一定會好好的感謝他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他的幫忙她永遠都不可能再變成人。

想著一些事情,陽光有些刺眼,摘下一束花當是眼罩好好睡一會。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醒來時這裡已經秋天,這裡的桂花好像是四季的,不過祝余的話都結了紅通通的果子,葉兒黃了。

她在想這些果子能吃嗎?能像葉子那樣變成美味的食物?

她摘了一顆丟進嘴裡嘗一下有沒有毒。

像百香果,有那個香味和口感但不酸還有點甜膩膩的感覺。

不過只是吃一顆就有飽和感,就像剛才她吃的並不是一顆小果子而是一頓大餐。

不錯,不錯,她要收集一些放在黃金石上晾乾了做路上的乾糧,不然她都不知道後面有沒有吃的!

望著大小石頭上都是她晾曬的果子,就想起了子彈,沒想到她的手速還是跟極法一樣快狠准。

只是稍作休息之後繼續去尋找那棵長得像構樹的迷穀。

逛了一圈仍是一無所獲,她蘇心優難道要被困死在這裡?

再次回到她曬果子的地方,這時果子成為了乾果,像葡萄乾,紅色的葡萄乾。

沒有口袋裝她只好脫下外邊一件知裝衣服來打包果子。

這時的祝余已經幹掉,山間一片乾草,看來是要準備入冬。

這要入冬下雪了她怎麼辦?

別看這衣服里三層外三層的,都是薄薄的一層,加起來還沒有一件秋衣厚。

管不了這麼多反正現在是不冷不熱,等冷了再說。

這是第N回出發去找那棵樹。

可能是因為所有的樹葉,地上的草都幹掉了吧,她竟然在很遠的地方看見一棵綠色的樹?

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那棵不是她要找的構樹。

快速向著那棵樹出去,一路走去也算是平穩,沒什麼崎嶇的路。

望著前方的樹越來越大,也是越來越清淅,她心裡就興奮,想著很快可以上到二層去。

馬上就可以見到傳說戴上它就不會迷路的構樹,腳步越放越快。

當她走到那棵樹下時,那興奮一下子就被淋得透心涼。

樹下全是蛇,見有人來了它們全都進入一個警界狀態,抬起頭來吐著信子向她發出嘶嘶聲。

「各位大爺,我知道你們能出現在這裡的都是很厲害的生物,我是凡間女子,突然闖入驚擾到你們還請見諒,要不是為了能早日出去見我的丈夫和孩子我也不會來這裡爬塔。「

她有禮貌地講完,那些蛇根本就聽不懂般,對她發出隨時攻擊的警告聲。

「喂,老弟?我真沒有惡意,請你們冷靜點可以嗎?」

感覺她越說話那些蛇就對她越是凶,那冰冷的眼神,就跟見到惡魔般。

帶著對外來侵入者的高度戒備。

這些蛇的紋路跟外面的不一樣,它們幾乎是同一種紋路和顏色,一條金色的大波浪線從頭頂一路到蛇尾,每一個波浪都有一個點如果把這些波浪分開來看就是一個太極圖案,其它顏色側是灰黑色中帶點青光色。

難道這些蛇都是同一個產家的流水線生產出來的?

「嘶~」

一聲聲嘶叫向蘇心優襲來,這些蛇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比她這個能以秒計算的人都差點被咬傷了。

好在她身手敏捷不然可是要葬身在這群個頭不大卻異常兇猛的蛇群。

若是只有一兩條她肯定是不會怕的,這麼多,還是算了吧,她可不想還沒走出這個塔就被蛇咬死。

她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

好在這些蛇並沒有跟過來,在她跑遠之後就回到原來的位置上保持剛才那個動作像冬眠的蛇。

經歷過一次被眾蛇群攻之後,她這回沒有急著要去摘構樹的花,而是靜待在一旁觀察著要怎麼樣能把那些蛇引開她就只是摘一朵花就那麼簡單而已。

停留片刻后,她開始去嘗試走多近蛇會攻擊她。

最選是從她躲的位置一米遠,蛇前沒有反應,她又走近了一米,還是沒反應,一米兩米三米…

一路慢慢地走到她剛被蛇攻擊的地方,那些又開始醒了過來,把蛇頭抬得老高準備攻擊她。

有了一次吃虧那肯定不會再次吃同樣的虧,立即撤退一步。

就那麼一步,蛇竟然就又睡了下去? 舞清清小心翼翼地捧著新手機生怕一下掉地上摔壞了,一萬二啊!掉地上也不知道響不響!

「都貼膜了,還有全包圍外殼,你放心吧,沒事。」任健看著舞清清小心翼翼的樣子覺得格外好笑。

「一萬二啊,我的媽呀,這要是摔地上,我半條小命就折進去了。」舞清清誇張地說。

「瞧你那個小樣子,快走!」任健一把搶過手機,嚇得舞清清哇地一聲尖叫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為任健是打劫的呢。

有了新手機,舞清清第一時間給爸爸媽媽打了電話報了平安,爸媽知道舞清清可以隨時聯繫上了心裡總算放心了許多。

清清媽媽問:「清清,該上課了吧?這個假期你都沒怎麼看書,上課會不會生疏?」媽媽的話不假,這可能是舞清清有生以來過得最散漫的一個假期。

舞清清不覺臉紅了:「是的媽媽,我也意識到了,不過這個學期就不用那麼辛苦做兼職了,我打算集中精力好好學習,爭取早點拿到第二學位。」

媽媽笑了笑說:「用不著這麼拼,不過清清,你是普通人家出來的孩子,不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緊,有上進心當然好,但是媽媽還是希望你健康第一。」

舞清清點頭:「嗯,好的媽媽,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我自己和我的學業的。放心吧。」

媽媽在電話里笑著說:「好了,趕緊回學校吧,收收心明天開始好好學習。」

「知道了媽媽,媽媽再見。」

掛斷電話,舞清清眼睛有點紅,任健問:「怎麼了?不是剛還好好的嗎?」

舞清清笑了笑:「沒什麼,就是覺得這個假期過得有點太浪費了。」

任健深知其意,強笑著說:「沒事,以後補上就好了,放心以後我會約束自己,盡量不去打擾你學習。」

舞清清點點頭:「謝謝。」

「謝我幹什麼?」

「謝你難得理解我。」

原本,下午舞清清打算好好收拾一下心情準備明天上課的,卻不料接到了來自校長室的重要電話。

舞清清沒想到假期過了,校長居然還記得那件事,本來舞清清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可是校長室居然來電話了,要舞清清下午過去一趟。

下午兩點,正是校園裡最熱的時候,舞清清卻準時出現在了校長辦公室門口。

看到舞清清來了,上一次冷冰冰的秘書們瞬間都變得溫暖起來,噓寒問暖地給她倒水倒茶。舞清清一時真有點適應不過來。

「謝謝,麻煩問一下,校長什麼時候到?」舞清清坐在沙發上感覺被這樣恭維著十分不舒服,她倒是寧願他們還像上次那樣對他冰冷一點。

一位秘書回答:「請稍等,校長正在開校委會,待會會請你過去。」

舞清清聽到這話立即驚呆:「什麼?請我過去?到會場?」

「是的。」秘書老實回答。

「啊?!」舞清清有點想多門而逃的衝動,「為,為什麼?」舞清清結結巴巴地問。

「你的企劃案校長已經按照之前的約定拿到會上了,只不過中間有些細節的問題可能需要你親自介紹。」秘書如是說道。

舞清清聽后完全懵了,原本聽完衛肖肖的話舞清清覺得這個事情完全沒有可能了,可是如今校長又把自己專門叫道校委會,到底是怎麼回事?

舞清清緊張地捧著茶杯看著周圍的秘書們忙忙碌碌,有的在不停地敲擊鍵盤寫材料,有的在不停地接打電話,還有的抱著一摞一摞的文件在傳真機和複印機之間來回穿梭,總之整個辦公室就她一個人閑人一般。

舞清清如坐針氈一般等了半個小時,終於接待她的那名戴眼鏡的秘書走過來了:「舞清清同學,請跟我來。」

舞清清忐忑不安地跟在他身後進了電梯上了20層。

「舞清清同學,請!」秘書很客氣地把她帶到了一間會議室門口。

「可以不進去嗎?」舞清清真的是渾身發抖了。

秘書善意地笑笑:「沒事,多來幾次就習慣了。」

「啊?還多來?一次就受不了了。」舞清清嘟囔著。

「進去吧,都等著你呢。」秘書伸手敲了敲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