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誰知道你們家都這麼亂?」


「兩個家庭,弄得都是支離破碎。」

李珊珊也是有感而發,只是她說的這句話,卻讓花小蕊聽的不太習慣。

陪着花小蕊進入治安局,李珊珊神色有些古怪,這次她只是以普通人身份過來,心裏難免有些怪怪的。

「李局?」

「李局好!」

……

進入治安局,治安那些人,看到李珊珊都是主動打招呼,仍舊稱呼李珊珊為李局。

因為,李珊珊為人正直,在治安局可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而且她只是被臨時停職,又不是真正的開除。

為了避免尷尬,李珊珊只是向打招呼的人微笑點頭,並沒有開口回應。

來到二樓隊長辦公室。

只見花雲毅已經坐在裏面,而隊長是由李珊珊之前部下『小林』。

看到小林坐在隊長辦公室里,李珊珊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面不改色,以笑容面對陪着花小蕊進入房門。

「李局?」在李珊珊進入辦公室瞬間,坐在椅子上的小林,看到李珊珊后,第一個反應就是急忙起身。

「我不是李局,請叫我李珊珊就行。」

「我這次是陪朋友過來,你不用顧慮我,你忙你的就行。」

李珊珊看到小林那副緊張的樣子,她主動開口澄清自己現在的身份,也是希望小林不要因為她的原因,而亂了治安局的秩序。

「那怎麼能行?」

「李局還是李局,又不是真的被開除了。」

「李局,你來坐!」

「我只是暫時代理隊長。」

小林不敢。

治安局內部早就傳來了,李珊珊就是被放了幾天假而已,所以小林心知肚明,仍舊還是李珊珊的下屬。

「我讓你坐下!」

李珊珊聽了心裏不高興,她李珊珊豈能別人呼來喝去。想讓她不幹就不幹,想讓她來就能來的?

看李珊珊惱怒,小林笑容立馬消息,硬著頭皮坐回了隊長的位置。

屋內。

花雲毅與花小蕊可是聽的清清楚楚。

很明顯,李珊珊職位還在,只不過暫時被消了權力而已,但這不重要,李珊珊早晚還是要回到治安局的。

「請問,你們二位都是死者花鵬的家屬嗎?」

小林恢復嚴肅,看着花雲毅與花小蕊問道。

「嗯。」

「我們是。」

花雲毅、花小蕊點頭,現在只有他們兄妹是花鵬最親的人。

「那好。」

「死者是昨天夜裏九點左右,在樂天廣場附近高樓跳下至死。」

「經過我們現場勘察,與周圍目擊者描述,花鵬死前屬於醉酒狀態,而目擊者只是看到他從高空墜落,當場死亡!」

「如果你們沒有異議,麻煩兩位在這張紙上籤上你們的名字,隨後就可以把死者屍體帶走了。」

小林講的很清楚。

在他說完,就拿出一張單子,讓花雲毅兄妹兩人簽字結案。

花雲毅與花小蕊兄妹沒有想那麼多。

一聽,他們二叔喝醉酒,一定是覺得心裏不痛快,思念自己女兒想不開,便去跳了樓。

「等等!」

然,就在他們兄妹要簽字時,一旁的李珊珊突然開口制止。

「李局?你有什麼事嗎?」小林不解,好奇的看向李珊珊請教的問道。

「小林。」

「花鵬昨晚喝醉酒對嗎?」

「那你有沒有調查,他在哪裏喝的酒?又與什麼人見過面?」

很明顯,李珊珊不認為這是一起簡單的墜落事件。

花鵬如果要死,明明可以死在家裏,為什麼非要去夜晚喜歡聚集的樂天廣場附近?

疑點很多,沒有控制自己的李珊珊,這才開口說出自己看法。

小林聽到,他神色變得古怪。

看着李珊珊拿出報案的勁頭,明擺着還是無法做回一個普通人。

「李局,據目擊者回應,他們沒有看到花鵬與誰在一起。」

這件案子是小林一手負責,面對李珊珊的質疑,他當然不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態度很肯定。

「好。」

「那你準備如何處理趙芸撞人事件?」

李珊珊看得出,小林是在故意敷衍,她沒必要較真,反而轉移話題問起趙芸一事。

「趙芸犯故意傷人罪,但畢竟沒有造成任何傷亡。」

「加上,趙芸一直否定自己罪行,只是說一時大意,見剎車當做油門踏板,這才導致車禍發生。」

「並且,趙芸認罪態度誠懇,這件事恐怕只能交給交通局來處理,以破壞公物,進行賠償……。」

小林面不改色,一五一十將趙芸一事告知了李珊珊。

沒辦法,這件事的確不歸他們治安局管,除非花雲毅受了傷。

況且,趙芸一口咬定自己猜錯踏板,所以這件事不好辦。

「什麼?」

「那個女人明明就是故意的,你們居然向著她說話?」

「而且,當時李珊珊也在場,她可以為我作證!」

花雲毅聽到這個結果,反而大發雷霆,沖着小林質問,不接受這種結果。

「沒錯!」

「我可以作證。」

「我親耳聽到,趙芸要撞死花雲毅,而且治安局門外有監控器,這都是當做證據。」

李珊珊瞪大眼睛,看着小林為花雲毅作證。

雖然,她不知道小林為什麼要如此馬虎結案,但這件事必須要給花雲毅一個滿意的答覆。

「這……好吧!」

「李局當證人,那趙芸一事我會嚴格法辦,但最多也就是判她一兩年。」

小林感覺為難,連李珊珊都站出來。自己如果不給點面子,他怕真的得罪李珊珊。

「我管她一年兩年!」

「既然犯了錯,就要付出代價!」

花雲毅狠狠咬了咬牙,趙芸這種女人,不值得他去同情。

花小蕊張了張嘴,但看自己大哥激動情緒,她也不能再說些什麼。

嘀嘀……!

就在花小蕊選擇沉默后,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選擇迴避,走出辦公室來到走廊接聽了電話。

「喂?劉經理,發生什麼事了嗎?」

花小蕊皺眉,她知道公司銷售經理打電話,一定有什麼事情,便率先開口問道。

「花總,公司這邊出大事了。」

「公司資金凍結,東方集團單方面毀約,導致我公司盡兩天虧損巨大。而且,財務部經理剛剛聯繫不上,有人說他攜款逃跑了!」

……

接到劉經理的電話,卻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讓花小蕊面如白紙。

「好!好!我馬上回去!」

公司發生大事,花小蕊已經亂了方寸,急忙掛斷電話后,便匆忙一個人跑了出去。

「唉?花小蕊?」李珊珊見花小蕊一個人走了,她急忙走出辦公室,快速跟上花小蕊離去。

花雲毅面露擔憂,自己妹妹為什麼着急離去?

「難道公司那邊出了什麼事情?」

花雲毅咬了咬牙,向小林告別後,就吩咐司機帶他也朝天鳳集團方向而去。

……

天鳳集團。

此刻公司內部人心惶惶。

資金凍結,財務部經理攜款逃跑下落不明,東方集團單方面毀約,讓公司虧損巨大。

底層員工至今沒有領到上個月工資,甚至有人已經主動離職,鬧得公司上上下下人心不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章節五點恢復正常。

已訂閱的刷新章節即可,不會重複訂閱。「那你怎麼說?」孔大明問道。

「當然說會考慮的,這種事我哪能做主?還得問問小飛的意見。」陳秀琴笑道。她也沒有答應人家,但也沒有完全拒絕,總歸得給項北飛留個選擇的餘地。

項北飛沉思了片刻,說道:「我確實需要修鍊,沒空拍電影廣告。不過有時間我可以開設一個專欄,專門教大家怎麼擊殺荒獸,不至於讓大家在遇到這種事的時候,手忙腳亂。」

他需要藉助這個身份,好好地來引導大家。

陸洪眼前一亮,點頭道:「對,很多平民因為生活在內陸城市,對荒獸概念太淺薄,大部分人都缺少危機意識,你這個想法好。」

強大的荒獸對武道者司空見慣,但對平民來說,還是很少碰到的,項北飛身為武道者,做武道者的宣傳活動,也是理所當然。

「那敢情好,我幫你宣傳,身為名人,總需要專精一個方向,你是武道者,就得以武道者的方式來。」

陳秀琴也算是半個娛樂圈的工作者,她平常接觸的明星多了去了,很清楚營銷該怎麼做。身為項北飛的頭號媽媽粉,陳秀琴很樂意幫助項北飛。

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項北飛也不需要做什麼,等下學期開學后,去域外荒境做任務時,就隨便拍幾個視頻,很簡單的事情。

但是話說回來——

「她真覺得這樣就可以拿著我的名聲為所欲為么?」

上次想要利用項北飛的名聲賺錢的人,已經被他給收拾了。

這次又想著不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張讓他當出頭羊,分明就是故意要把他推到檯面上來。

聯盟之所以要讓他這樣一位天才曝光,其實用意很明顯。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項北飛是駱老帶出來的!

駱老和聯盟那邊關係並不好,聯盟的人甚至還很忌憚駱老,因為他們壓不住這樣一個不聽聯盟命令的SR級覺醒者,擔心駱老在梁州大學培養自己的勢力。

而出了項北飛這樣一個天才,更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所以他們才要對項北飛下手!

正常人只要被曝光了,就很難低調下去,走到哪裡就會被人關注到哪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