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吧,你只有這一次機會。」


諸強滿臉是血的看着諸宸,眼裏都是祈求。

「諸妺不是我們親生的,當時我媳婦生下來個死胎,我心情不好在外面溜達的時候有人塞到我手裏一個襁褓,裏面就是剛剛出生身上還帶着血的諸妺。」

「對方有沒有留下什麼信物?」

諸強搖搖頭。

「對方穿的像乞丐一樣,用破布矇著頭和臉。但是我能明顯看出她是個女人。」

「那諸妺襁褓里有沒有什麼東西?」

「沒有,就是襁褓是挺貴的物件,要在大商場才能買到的好料子。」

「襁褓的顏色還記得嗎?」

「好像是紅色綢緞做的被面,裏面是黃色小碎花棉布。」

諸宸想了想,雖然自己不期待幫寶貝的原身找到親人,但是還是要一次性問清楚的。不然以後想再找諸強就難了。

「再想一些細節,用力的想。這關乎到你們四口的生命。」

「我就記得這些,當時抱回去以後就由我媳婦照顧的。她當時是生產後昏迷,一直以為諸妺是她親生的孩子,平時很少用的到我。」

諸宸點點頭,諸家確實近十八年沒發生過這種事。在自己身體的原主記憶里也沒有發現有誰懷過什麼孩子,包括原主的母親,因為她一直陪伴原主到十三歲才去世的。

不是姓諸就一定會和原主有什麼關係,諸宸放下心不再關心寶貝的身世。無論她是誰都沒關係了。

「送他們去最偏遠的勞動農場。」

諸宸根本不再聽諸強的祈求聲,加快腳步趕回醫院。

諸妺是一直強撐著沒睡着,看到哥哥回來才放心的閉上已經睜不開的眼睛,連一句詢問諸強一家情況的話都沒有。

諸宸笑着為寶貝蓋好被子,洗漱后躺在隔壁床看着熟睡的小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邱少暉看了看說話的白抒凡,又看了看大家:「你們剛才也都看見了,我現在天天這種樣子,光是應付債主和你們金主的騷擾和質問都夠嗆,哪還能有時間來考慮正事?」

胡欣姿:

「邱總,我們這幾個人目前為止可全都是按你的要求來配合的,你不能因為別人的作法,轉過來對我們發泄不滿;

《千金聚散》第三百三十六章費盡心機的「擔保承諾函」「姊歸長姐答應你,讓你們見面。」蘇婧洛是真的動了心思讓兩個人見面,不管靈藥宮找到她是什麼目的,就沖着蘇姊歸這個小粉糰子。

「嗯,長姐快走吧,路上要注意安全,記得回來的路。」蘇姊歸把東西塞進了蘇婧洛的懷裏,看着蘇婧洛一路狂奔,在身後擔心的念叨著。

蘇婧洛拎着大包小裹一路跌跌撞撞,可是她是個路痴啊,月色雖然皎潔,但蘇婧洛還是跟個無頭蒼蠅似的,根本找不到回城的路。

所以在不久之後追着蘇婧洛出來的杜懷夕壓根就沒……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二百九十三章:捅破天,踏破地顧念汐前腳剛進房間,蘇予衡跟在身後用身體擋在門口。

「幹嘛?」顧念汐很奇怪他還想幹嘛。

「有話和你說,等小鬼睡着,早點上樓,我等你。」

蘇予衡一本正經的說,卻被顧念汐誤解,他能有什麼話和她說,她還不了解他那點心思,顧念汐紅著臉推了他一下。

「孩子在這呢,別亂說,你別等我了,我今晚睡這。」顧念汐說着準備關門,卻被蘇予衡大臂一撐,門被抵住。

「睡哪兒?」蘇……

《顧念不忘你》第六十七章惡童 「你這老匹夫休想動我師妹一根汗毛!」

錦衣男子這話說的毫無底氣,他做夢也想不到,他此次前來,非但未能給納蘭輔報仇,還害的納蘭瓏兒受制於人。

「你吃下這個,就可以走了!」

蘇老漢將藥丸取出,給到了納蘭瓏兒手裏,這女孩兒目光純凈,他知道她沒有惡意,此舉,也是無奈!

「休想算計我師妹!」

未待二人有所反應,赫洵搶先一步奪取了丹藥,吞入口中。

「師兄!」

納蘭瓏兒沒想到錦衣男子會這麼做,幾滴晶瑩的淚珠滾落,「你為什麼這麼傻?」

「我吃了這毒藥,我可以留下,你放了我師妹!」赫洵語氣堅決,直直的看向蘇老漢。

「噗!」

牧東流本打算離開,此時聽見赫洵的話,忍不住嘲笑道:「你想的倒美,人家留你幹嘛,白吃白喝?」

蘇老漢往自家孫女處看了看,蘇雲笙也很無語,這枚葯她就這麼一顆,還是花了大價錢,再弄一顆,她可捨不得。

「那,你們走罷,如果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老頭子我可不會放過你們!」

「蘇前輩寬宏大量,瓏兒感激不盡,前輩請放心,瓏兒一定約束好我師兄!」

納蘭瓏兒將手中的金子給了蘇老漢,「這錠金子還請前輩收下,當做瓏兒給大家的賠禮!」

「走吧走吧!」

蘇老漢本來不想手下金子,又不缺這點錢,可受傷的人不止蘇家人,這些錢他打算用在無辜受傷的人的身上。

也就是這麼一會兒,蘇老漢處理好了事情,蘇三郎也帶了執法隊的人,大家一起把受傷的人救了起來。

「還好,都有的救!」

「對了,蘇大叔,不知您為何放走那作惡之人?」

聽這些傷者的話,這老虎出現並不是偶然,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蘇老漢居然放走了犯事者。

蘇老漢瞅了一眼寶貝孫女,他也沒想明白,雲笙為何要放過那個小子。

「此事原是我連累了大家,那男子與我蘇家有些怨結,老頭子我會為此負責。」

「原來如此!」

聽到蘇老漢這麼說,這些人都露出瞭然之色,沒有人八卦去問究竟。

這些人的傷表面看上去挺嚴重,實際上,他們身體被咬傷的地方非是要害,調理一下還是可以恢復的。

蘇老漢和牧東流幫着執法隊的人將傷者送到城裏,蘇三郎又和家丁清點了損失,除去那些死去的羊,受驚跑掉的羊都被眾人尋了回來。

風平浪靜之後,蘇老漢在空間和蘇雲笙闖關的時候,提起此事。

「雲笙,你還沒和爺爺說,你為何要救那人?」

「師父曾說,要雲笙幫忙找幾個人!」

對於赫洵這種傻屌,蘇雲笙根本理都不想理,可是,這個世界,就是存在這麼多巧合。

一個牧東流也就罷了,現在又來了一個赫洵,眼眸微垂,纖長的睫毛搭在眼瞼上,昔日的叮嚀依稀回蕩在耳邊。

「你,要活下去!」

「切記,那七個人是關鍵之一!」

「孩子,父親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一望無際的黑暗中,一張慈愛的臉若隱若現。

「父君!」

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對着那道越來越遠的光,她茫然的伸出手。

「竟然是這麼一回事啊!」

蘇老漢看着發獃的孫女,有些奇怪,「和爺爺說說,在想什麼?」

右手在蘇雲笙的眼前輕輕晃了晃。

「爺爺,我們還是去看看父親吧!」

蘇雲笙回過神,拉着蘇老漢的手指,從空間退出。 「阿嚏。」

龍寶寶用小胖手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經地說道:「一定是娘親想我了,否則怎麼會打噴嚏咧~龍寶寶又不會生病。」

此時,他正待在一個黑漆漆的大袋子里,被人背著往皇宮裡趕。

「這個蜀黍也是太壞了,也不拿舒服一點的東西來載我,就這麼把袋子往我頭上一套,就拎著我跑路了……行動速度還那麼慢,讓我自己走,我都早到皇宮裡了!哼!」

背著龍寶寶跑的錦衣衛絕不會想到,他竟然會被一個「人質」給鄙夷了。

回到主殿,錦衣衛把裝著龍寶寶的袋子放在地上,朝歐陽凜一鞠。

「陛下,幸不辱命!」

「嗯,行了,把它放那裡吧。」

歐陽凜完全沒把袋子里的「東西」放在心上。

一個人質而已,是死是活都不重要,有價值就行。

這個袋子是用特殊的材料製成的,連皇宮裡最鋒利的匕首都划不開,所以,歐陽凜和他的屬下也根本不擔心龍寶寶會跑出來。

然而,他們千算萬算,卻沒算到袋子裡面的小傢伙壓根不是個普通的小寶寶。

龍寶寶「噌」地在袋子里亮出了他的小爪子,輕輕一個划拉——

「耶!出來咯!」

龍寶寶圓溜溜的小腦袋探了出來,剛好與歐陽凜對視上。

「嗨~~」

龍寶寶咧著嘴,朝他揮了揮爪子。

歐陽凜:……

龍寶寶抓住袋子的邊緣,用力一撕!

「刺啦——」

那號稱「皇宮裡最堅韌的儲物袋」,就這樣被龍寶寶撕成了兩半。

錦衣衛:……

歐陽凜:……

「還愣著幹嘛?!快抓住他呀!!!」

歐陽凜的額角青筋直跳。

「嗤,就憑你們?還想抓住本寶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