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行,小心一點。」陳宇說完之後,從自行車上下來。


吳奎騎上自行車,載著寧缺一路前行。

「尼瑪,這兩個傢伙,不會騎到學校去了吧?」眼見兩人消失,陳宇低聲吐槽。

「陳宇,我回來了,上來。」片刻后,吳奎又把自行車騎了回來。

「你騎吧,到學校再給我。」陳宇說道。

「吳極,上車。」吳奎汗流浹背,興奮不已的叫道。

見二人漸行漸遠,陳宇自言自語道:「這傢伙閑得蛋疼。」

「吳奎,你買自行車了?」

「不是,這是陳宇的。」

「這車是陳宇買的?」

「不,這車是別人借給陳宇的。」

「誰會把新的自行車借給他?」

來到學校,見一個個同學,圍著自己的自行車瞧來瞧去,陳宇有些忍俊不已。

「陳宇,我幫你把車抬上去吧!」吳奎說道。

藤山二中建在山上,沒有直達教室的公路,把車停在下面,多半會被人順手牽羊。

「不用,我自己抗上去。」陳宇說完之後,扛著自行車朝山上走去。

「陳宇的力氣真大。」寧缺感嘆道。

「我扛起來都吃力,他竟然能扛著上坡。」吳奎震驚不已。

「吳奎,你不再是我們班的大力士了。」吳極說道。

把自行車扛到教室外的空地上,陳宇將其鎖好之後,面色平靜的走進教室。

上午第二節課結束后,唐詩說道:「陳宇,秦老師叫你去一趟辦公室。」

「嗯,我知道了。」陳宇點了點頭,轉身走向辦公室,站在門外敲了敲門。

「進來。」秦朝華叫道。

「秦老師,你找我?」陳宇說道。

「聽說昨天和前天,你到鎮上的一個修理店去打雜了?」秦朝華問道。

「嗯。」陳宇沒有狡辯。

「你現在還小,應該以學業為重,等你考上了大學……」秦朝華說道。

「秦老師,我把作業做完了,才去鎮上的修理店幫忙的。」陳宇解釋道。

「你現在還小,讀書才是最重要的,下去吧。」秦朝華揮了揮手。 「哼,一個魂師級別的人,卻充當了十多年的乞丐,難道當我們都是白痴嗎?」劉強被黃小雙一頓喝斥,心中怒火更甚,將林羽的老底都給掀了出來。

「你……」黃小雙一時無言以對,對於林羽的生活,她也一直沒弄明白,明明有那麼高的醫術卻一直過著乞討的生活……

「這就是魂師學院所謂導師的素質嗎?如果你覺得我作弊,你大可以重新拿一個測試儀過來試試!」林羽淡淡的抬了抬眼,手掌如游魚一般從劉強的手上滑落出來,有些厭惡的望了一眼手掌,又在衣服上使勁的擦了擦,淡笑道:「我當小乞丐那是為了體驗生活,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種事情對於某些聲色犬馬的人來說,是非常難以理解的!」


劉強嘴角一抽,這小子罵人不帶髒話的啊?就你還體驗生活?這比豬玀獸能飛天都讓人難以置信!

此時已經接近黃昏,學院門口的人越來越多,見到這邊這麼熱鬧,許多人都圍上來觀望,這讓得劉強更是進退不得,如果今日不能將林羽拿下,那以後他在學院中的聲譽可是要大打折扣的。

就在他苦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人群外邊傳來一陣整齊統一的步伐聲,以及一聲粗曠的大喝。

「導師,請問是有人在這邊故意搗亂嗎?」

話音落下不久,便見人群自動分開一條小道,八個身著統一黑色戰甲的年輕男子笑嘻嘻的走了進來,步伐統一,一看便是有經過正規的訓練。

劉強見狀臉色一喜,朝過來的八人招了招手,輕笑道:「沒什麼,就是懷疑有人作弊而已,你們來得正好,正好幫我試試這傢伙究竟是不是真的魂師。」

「魂師?」聞言,一名黑色戰甲上繪有三顆金星的年輕男子微蹙著眉頭走上前來,沖著劉強很是討好的嘿嘿一笑:「剛剛入學便是有魂師級別的實力,據我所知,從學院開辦到現在,也就只有寥寥幾個吧?今天居然有幸遇到一個,不比試比試的話,豈不是錯過了。」

滿意的點了點頭,劉強望著滿面寒霜的黃小雙,略一沉吟之後,忽然笑道:「測試儀畢竟是失誤,容易給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我看倒不如這樣,讓學院的老學員親自上場陪練一場,自然可以測試出實力來。」

說著,劉強指了指剛才說話那名年輕男子,又沖著林羽笑道:「你說你沒有作弊,那好,那你便與陸良比試比試,只要你能在他手上撐過二十回合不敗,那我就承認你是真的有魂師的實力。」

聞言,盧月臉色一冷,直接往前一步,將林羽拉到身後,對著劉強冷哼一聲:「劉強導師,做事不要太過,這只是新生的測試而已!」

到了此時,她終於是明白過來,劉強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這傢伙已經被醋意沖昏了頭腦,完全不顧及他那導師的形象。

劉強被盧月呵斥得一愣,眼角瞥見越來越多圍上來的學員,不禁臉面抽了抽,今天算是玩大了,一個導師居然跟一個新生較勁,這傳到副院長他們耳朵里,免不了得到一些訓話。再轉念一想,此時這麼多人在場,如果自己拿不下林羽的話,那以後在這些學員面前,如何有一名導師的尊嚴?

「作為學院的導師,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替學院把好關,學院可不是隨便一些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入學習的,如果他真的有魂師級別的實力,那自然會跟他道歉,但如果只是靠著作弊想要混進學院的話,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劉強心裡打的好主意,反正陸良已經是高階魂師級別的實力,又身處學院執法隊,經受過特殊的訓練,哪怕林羽真的有魂師級別的實力,只要陸良下手狠點,林羽定然在他手上過不去二十回合。

周圍圍觀的學員不懂高階魂師與初階魂師的差距,只覺得都是魂師,撐過二十回合很是簡單,但盧月卻很清楚兩者的差距,此時見劉強居然這麼不要臉面,便欲再次喝斥,卻被原本沉默著的黃小雙拉住。

「放心吧,一個高階魂師而已,還不至於能將林羽怎麼樣!」輕聲的與盧月咬了下耳朵,黃小雙微微偏過頭來望向林羽,在她的心裡,林羽一直像是一團迷霧,但從他擁有那麼恐怖的醫術上來看,實力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感受到黃小雙的目光,林羽回頭朝她微微一笑,再次望向劉強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寒意,自己本不願多事,但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苦苦相逼。

「小子,來,哥哥陪你玩玩,我最欣賞天才了!」陸良見今日終於有機會幫導師做點事情,心情很是興奮,一步跨出,對著林羽嘿嘿笑道:「二十回合,你能堅持下來的話,以後我陸良見到你,我自動繞路走!」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林羽有些厭惡的望了一眼這個狗仗人勢的傢伙,旋即亦是一步踏出,與陸良面對面站著。

「小心點,這傢伙是高階魂師,又是學院的執法隊員,近戰能力比一般人高很多。」黃小雙見狀,輕移蓮步到林羽的身邊,輕聲的叮囑了一句。

黃小雙的這般舉動再次惹惱了劉強,只見他面色瞬間陰沉下來,偏過頭朝身邊的陸良低聲道:「放開手腳,有事我擔著!」

聞言,陸良陰笑著點了點頭,身為執法隊員,他會的狠招酷刑何止十八般!

「還是第一次見到導師與學院爭鋒吃醋的,雙兒,你的魅力可真大啊,居然讓這傢伙完全無視自己的導師身份……」偏過頭朝黃小雙苦笑一聲,林羽不待黃小雙回話,直接再次踏出一步,冷冷的望向對面的陸良。

望著主動走上前來的林羽,陸良滿不在乎的輕笑一聲,對於這種盲目自大的新生,他見得多了,以為稍微有點實力便可以當剌頭學生,卻不知道最後都會成為學院的重點打壓對象,畢竟學院是學習的地方,可不是給這些自以為是的學員打鬧的場所,所以學院才成立他們這支執法隊,專門挫剌頭學員的銳氣。

想到剌頭學員這個詞,陸良心中便有一股氣,在剛進入魂師學院的時候,他何嘗不是覺得自己高階魂者的實力很是了不起,然而,當那名實力達到中階魂師的執法隊員將自己一拳擊倒的時候,他才正視到自己的實力,自此以後,便加入了學院的執法隊,想著讓每個剌頭新生,都嘗嘗自己親身經歷過的另類恥辱。

「小雙兒,你對你家男人這麼有信心?那陸良可是實打實的高階魂師,這怎麼比啊?」盧月見林羽風輕雲淡的與陸良面對面站著,臉上閃過一絲焦慮,這個小男人給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她可不忍心看著他被虐打。

「你在亂說話我打死你,如果你要他當你家男人,你就儘管拿去好了!」黃小雙沒好氣的拍打了下盧月的柳腰,旋即輕笑道:「你就放心吧,誰受苦可還說不定呢,這傢伙神秘的很。」

對於黃小雙的話,盧月哭笑不得,這小妞該不會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了吧?陸良那可是高階魂師,林羽能堅持不敗就可以了,如果說能讓陸良受苦的話,那豈不是天方夜譚了……

只不過此時也不好再說什麼,盧月只好與黃小雙並肩站著,心中暗暗的給林羽加油,雙手環於胸前,將一對小白兔擠壓得直欲跳脫出來,望著場中的林羽,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此時大多數學員都已經報完名,見這邊有熱鬧可以看,皆是好奇的將目光投了過來,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挑戰學院執法隊的學長。

「小子,現在承認自己作弊的話還來得及!」見到這麼多學員都圍觀過來,陸良很是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心中想著,只要這次能夠將林羽給打得服服帖帖的,那便能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以後他陸良的名號也能借著這些人的嘴傳播出去,看還有誰敢看不起他陸良!

「開始吧,我等很久了!」林羽微微一笑,說出來的話,卻讓得眾人集體暈菜,說得好像他才是實力高的一方似的……

「很好,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陸良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林羽的態度讓得他有些惱怒了,這平時學院里的低級學員見到自己,哪個不是要麼遠遠避開,要麼點頭哈腰,他陸良什麼時候被一個新生這麼無視過?

「首先,我是不是牛犢還不清楚,但你肯定不會是老虎。」林羽再次嘿嘿一笑,人畜無害的笑容下,說著讓人哭笑不得的話語。

「是不是老虎,得試過才知道!」林羽的話再次深深的刺激到了陸良,在這麼多人面前被諷刺,陸良只覺得自己的自尊心早已經碎了一地。

冷笑一聲,陸良緊了緊拳頭,一層淡藍色的魂力覆蓋其上,身體猛然向著林羽衝去,他發誓,今日一定要讓對面這個猖狂的新生知道,為什麼他能成為執法隊的隊員! 專心讀書而不去賺錢,那是不可能的!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話放到現在或以前都沒錯,再過幾年、十幾年,一切還得向錢看,買房買車要錢,吃飯約會要錢,結婚生子都要錢……

回到教室之中,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唐詩,陳宇暗自叫苦。

一大一小,來自兩個世界的靈魂融為一體,得到的好處就是,他的精神力遠超常人,但壞處也不少,比如,自己不想做的,小陳宇的執念,會逼著他去做。

「小陳宇是我,大陳宇也是我,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

唐詩是班長,又是班花,還是校花,是語文課代表,又是班上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這年代的暗戀很隱晦,別說是初中生,就算是高中生,也不敢明目張胆的談戀愛,一個個學生,在家被父母教育不準在學校耍朋友,在校被老師教育不準耍朋友。

耍朋友就是談戀愛,地處西南府的千石鎮,還沒有沿海那麼開放,能大膽說出戀愛二字的人,在中小學幾乎找不到,當然,大學生除外,畢竟大學生沒多少人管。


藤山二中的課程,不算早晚自習,一天有八節課,算上早晚自習,一天足足十二節課。

星期五下午只有三節課,少上一節課是為了打掃衛生,讓學生們早點回家。

神遊天外的上了一天課,放學后,陳宇騎著自行車,直奔鎮上的王氏維修店。

「小陳,你來了?」王正新笑著招呼道。

「王叔叔,我先去吃個飯,肚子有點餓了。」陳宇說道。

「我去幫你買一碗面回來,你先進去修電視機吧。」王正新說道。

「那就麻煩王叔叔了。」陳宇點了點頭,輕車熟路的走進裡間,拆開一個電視機的外殼。

千石鎮有五萬多人,平均每戶五人,每三戶一個電視,也有三千多台電視機,千石鎮只有兩個電器維修店,附近的幾個鎮上,更是一個維修店都沒有。


王氏維修店裡面,擺滿了許多壞電器,要不是王正新忙不過來,整個維修店,早就被壞電器霸佔了,這年代電器淘汰的速度,沒有幾年後那麼快。

在千石鎮,能修電器的只有王正新和李德才,二人的技術一般,水平不相上下,運氣好的時候,他們一天能修好五六台電器,偶爾幾天修好一台。

不要覺得奇怪,電器都有些嬌貴,有時候某個零件鬆了,就會導致電器出問題,沒有找到故障的根源,修個幾天也很正常,當然,每個人都不笨。

這台電視機修不好,咋辦?先放在一邊,把能修的修了,修一台電視機賺二三十,一天修好五六台,就能賺個一百多,一個月下來就是三千多塊。

家裡的電器壞了,送到鎮上去修,有時候要一兩個星期才能拿回來,如此現象比比皆是。

為何千石鎮只有兩家維修店?教會徒弟餓死師父,誰不想多掙一點錢?私人的維修店不招學徒,千石鎮周圍又沒有電器維修學校。

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這年代的父母,一心只想讓兒女好好學習,將來考個大學,然,教電器維修的地方,一般都是某某職業學校。

在很多父母眼裡,職業學校是學習成績不好的人,才會去的地方。

不少人的父母,經常聽別人說,職業學校裡面太亂,擔心兒女的他們,都不願意讓孩子去。

「王叔叔,這樣下去,怕是用不了一個星期,店裡這些壞電器,就會被我修完。」休息之餘,陳宇皺著眉頭說道。

「你技術太高超,修電器的速度太快了,最多堅持幾個星期,我就雇不起你了。」王正新感嘆不已,心中暗道:「要是小陳自己開店,我這裡就只有關門了。」


「王叔叔,要不,你再弄個修理廠?一輛車修下來,最少也有一兩百。」陳宇提議道。

「你會修車?」王正新詫異的問道。

「其實很多東西我都會修,汽車、摩托車、自行車、沖床、壓機……電動機,這些東西我都會修,只不過,現在我還要讀書。」陳宇說道。

「我要是有你這樣的能力,肯定不會去讀書了,每天賺個七八百,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王正新羨慕不已的說道。


「王叔叔,國道旁邊的地好不好買?」陳宇若有所思的問道。

「鎮裡面正準備擴充建築面積,街道周圍那些非農業用地,都用不了幾個錢,隨便給當官的一兩百,就能換到一塊宅基地。」王正新說道。

「有沒有什麼要求?」陳宇又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