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蛻變太上混元至尊道體,分五次進行,第一次蛻變為凡階頂級體質:太始劍宮。修鍊特定功法圓滿之後,方可進行後續蛻變。」


金色的文字讓許辰的興奮冷卻許多,他微微沉吟:「居然要分五次蛻變,還有條件限制,這就不如我一口氣得到青蓮神王體來的痛快了,但他未來可能達到的成就卻不是青蓮神王體能比擬的……」

「而且我前世已是大帝,苦求人皇之境不得,這一世,卻不應該放棄任何可能成為人皇的機會,況且,麟天帝他們已經勢大,如果不能有遠超他們的實力,想要復仇、想要救出素嫣卻是痴人說夢了。」

「那就……按照金鼎所言,蛻變這太始劍宮體吧!」

作出決定,許辰不再試圖攀登天梯,這樣的決定,雖然不如現在一口氣等到巔峰爽快,但未來的潛力卻遠遠超過登頂。

畢竟,金鼎中的太上混元道體,是可證道人皇的機緣!

是比青蓮神王體要強大很多的最強體質!

是麟天帝他們苦苦尋覓無數年也找不到的天大造化!

頭號新寵:禁慾總裁,要抱抱 面對這種古往今來的第一道體,白痴才會繼續選擇弱很多的青蓮神王體。

況且,停也只是暫時的停下,隨著第二次、第三次蛻變,他的資質等級也會逐步提升到玄階巔峰、仙階巔峰、神階巔峰,並且超越神階巔峰,成就那從未出現過的皇階!

「先在這裡停下了,凡階傲天巔峰也足夠我在這凡俗世界縱橫了,而且這第一次蛻變的太始劍宮體,似乎也是非同小可的體質……」

許辰腳步停頓中,停在了凡階巔峰的台階上,同時靈魂入鼎,開始接受太始劍宮的蛻變。

從外人眼中看來。

天梯之上。

只見許辰的腳步半抬著,眼看要踏入玄階,徹底跳出凡階所在,但在最後一刻,卻忽然收了回來,定格在凡階巔峰之處……

這一幕頓時讓眾人鬱結,只覺得心裡有無盡遺憾,雖然不是他們自己在天梯上,但此刻卻彷彿天梯上許辰就是他們一樣,失落難言。

「為什麼不邁出去!」居中而立的鎮南王一下坐回椅子,狠狠拍了一下座椅的把手。

「只差一步啊……」

無數遺憾的嘆息在下面傳開,脫凡化玄,這種事情在世俗界有許多年沒有出現過了,今天是最有可能見到的一天,卻在最後一步失敗。

「王爺無需失落,七王子資質能達到凡階傲天巔峰,已經非常了不得了,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啊。」

鎮南王旁邊,突然有人諂媚的笑道,說道許辰的時候,語氣變得異常恭敬起來,再沒有以前一樣的蔑視。

「嗯。」鎮南王沉沉的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後,臉龐也很突然的露出微笑,抬頭看向許辰的時候,目光中透出從未有過的滿意:「不錯,能有傲天巔峰的資質已經很不錯了,不愧是我兒子。」

「對對,這叫虎父無犬子,有七王子今日的成就,我鎮南王府在南海一帶的威名又可廣揚了。」

「七王子天縱之資啊,恭喜王爺,賀喜王爺了。」

「真為王爺能有七王子這樣的兒子高興。」

鎮南王府中,關於許辰的態度瞬間大變,剛才所有人還在擠兌許辰,這一刻就已經開始極盡諂媚的讚美,轉變之快讓人驚訝,而這些人的表情語氣竟還沒有絲毫的彆扭感覺。

「他們竟然……連一句之前要放棄少爺的話都不提了。」人群里,白靈溪神色複雜的看著這群拚命讚美許辰的人,只覺得冷漠可怕。

她清楚的記得,在今天之前,王府中人對自己和許辰的態度是什麼樣子,黑漆漆的偏房,刁鑽刻薄的擠兌,還有那場宴會結束后從大殿里傳出來的放肆嘲笑。

甚至,許辰的親身父親,鎮南王爺對許辰那看都不願看一眼的厭惡,連許辰母親死後遺物是什麼都不願多說的冷漠!

這些也就算了,就在剛才,王府的人還打算將許辰從天梯上強行拉下來,只因為擔心他會給王府丟人……

但此刻,這一群冷漠之人,尤其是那高高在上的王爺,卻一轉冷漠開始將許辰的光榮,拚命往自己身上貼著,一聲聲不愧是他兒子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刺耳。

「咦,你是七王子身邊的貼身丫鬟吧,聽聞七王子對你十分喜愛,快快來這坐,那裡擠的你都要透不過氣了。」

一個王府的高管忽然看向白靈溪,極盡客氣的語氣讓白靈溪難以置信,這人在許辰登天梯之前,明明早就看到了自己,而且還非常不屑的推開了自己,此刻卻一副剛發現自己的樣子,這種極端的態度轉變,讓白靈溪不僅沒有覺得高興,反而萬分心寒。

「快看,七王子要下來了。」

「快,速速去天梯下迎接七王子,都去都去!」

「抬一架麒麟椅,七王子在天梯上走了那麼久,定會累壞了。」

轉瞬間,鎮南王府所有人都湧向了天梯下面,哪怕鎮南王都親自動身,挺直腰身,一臉笑容的看著走下來的許辰。

等許辰靠近的時候,鎮南王哈哈一笑,揚聲道:「很好老七,傲天巔峰資質,不愧是我鎮南王的兒子,你本就體弱,今天登了這麼高的天梯是不是辛苦了?」

鎮南王說完,他旁邊的一群王府眾人,齊齊七手八腳的上前,有的幫許辰遮陽,有的邀請許辰坐上麒麟椅,甚至還有人想要幫許辰捶背捏肩,態度之殷切,神情之諂媚,讓周圍不知道內情的人都覺得目瞪口呆。

「我感覺很好。」許辰微笑,伸手推開周邊的所有殷切,緩緩走到了鎮南王面前。

鎮南王見他微笑,臉上的笑容更滿意了一些,拍了拍許辰肩膀道:「不累就好,那先隨為父回王府吧。」

語氣,已經有徵詢的意思,不再如以前那般強硬。

「不著急。」許辰笑著搖頭,他在天梯上將一切都收入眼中,對這一幕也早有心理準備,這群人的態度和他之前所想的一樣,所以,對這一切他沒有絲毫想要接受的想法:「王爺,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王爺,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稱呼。

這次鎮南王聽到后卻是臉色一變,微微透著一絲不滿。

旁邊頓時有人媚笑道:「七王子莫開玩笑了,王爺是您親生父親,您應該喊父王才對。」

「我想問。」許辰無視掉周圍人,也彷彿看不到鎮南王不滿的臉色一樣繼續自顧自開口:「我母親的遺物能不能交由我保管。」

「老七。」鎮南王臉色驀然一板:「你母親的事已經過去,就不要再談了。」

許辰眼睛眯起,上前一步:「那我再問一遍,我母親留下的遺物到底是什麼,身為人子,我想要知道這一點,不過分吧!」

「不過分,但今天是喜慶日子,我們就不談遺物這種避諱之物了。」鎮南王大手一擺,然後露出偽善的笑容:「走吧,你登天梯也累了,先隨我回去休息。」

「抱歉。」許辰的臉色平淡下來,緩緩說道:「如果連這點問題你都不能幫我解答的話,我恐怕就不能去王府了,畢竟……自從我母親離開后的五年裡,你們對我的所作所為,我不可能真的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對吧,鎮南王爺。」

「有些東西還是不要點透的好!」鎮南王臉色驟然陰冷。

周圍人頓時噤若寒蟬,全都畏懼的別開目光,低著頭不敢再看鎮南王。

而下一秒,鎮南王又哈哈一笑:「好了老七,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和我回家吧。」

他一笑,周圍人頓時抬頭也露出笑臉,對許辰一個勁的點頭:「對對七王子,先回王府吧,一切在王府內說也不遲。」

所有人對許辰都前所未有的客氣,傲天資質的天才,無論是誰都不敢輕易得罪。

「這可真是……」許辰無聲的笑了笑,然後搖頭:「我不想讓你們覺得我持才自傲,但你們非要逼的我不給你們臉面,鎮南王,我最後問一遍,我母親的遺物到底是什麼!」

「好!」

鎮南王臉色陰沉下來,銳利的眼神盯著許辰道:「你母親臨死拖人寄回了一顆冰火麟果,那人說這是她拚死得到的仙藥,也是能夠幫你改善身體,甚至讓你成功覺醒的寶物。現在我告訴你了,你心裡可滿意了?!」

「改善身體的仙藥,這麼說……這就是我母親拚死為了我得到的東西?那這東西呢!」許辰目光也驟然冰冷下來。

鎮南王轉頭看向別處,淡漠開口:「仙藥雖然是給你準備的,但你已經成功覺醒,身體也會在修鍊後轉好,所以這寶葯……我準備給我長子,也就是你同父異母的大哥許天策服用。」

「給他服用!憑的是什麼?」許辰聲音低沉,胸腔升怒。

鎮南王霍然扭回頭,盯著許辰道:「這仙藥幫人改善身體只是最基本的效果,它真正的效果是能逆天而行幫人提升一次武修資質!你也許覺得你如今是傲天級資質會驕傲,但是我的長子,王府的第一天才許天策,也是傲天資質!」

「而且他經過我十多年的全力培養,修為已經到了武將巔峰,只要打磨三四年到達大圓滿后,服下這顆仙藥,就能立刻突破到和我一樣的武王境界,更重要的是,還能讓他資質提升,蛻變成你剛才差一步才能達到的玄階資質,徹底超越凡階!」

「也許你會覺得不甘,畢竟你也是傲天資質,這仙藥給你的話,你同樣也能蛻變到玄階,但是在這之前我已經付出十年的時間,和無數資源去培養天策了,他馬上就能獲得極高成就,而你卻還需要太長時間……」

「鎮南王爺!」

許辰聲音異常冰冷下來,最後一句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道:「你理解錯了,也不用和我解釋這麼多,我的意思是,你憑什麼……拿我母親用命為我取來的東西,去給別人使用!」

鎮南王狠狠甩手轉身:「我是她丈夫,我有權抉擇她的遺物給誰!此事,休要再提!」

「但那本就是給我的,是她用命取來的,是她臨死都要託人給我寄回來的!」許辰的拳頭攥緊,沒有絲毫可能退步的意思。

霸道冥婚:鬼夫饒了我 「就算如此,那東西也是我妻子的遺物!」鎮南王同樣態度強硬。

「你的妻子!」許辰眯起眼睛冷冷笑道:「你如果當她是你妻子的話,你會對她失蹤五年不聞不問?你會將她唯一的兒子冷落到要驅逐的地步?我只想拿回我母親的遺物罷了,你給還是不給!」

「我說了,此事休要再提!難道你真以為你覺醒成傲天資質,我就不會罷黜你的王子身份了?!」鎮南王眼神忽然綻放凶光,冷冷的直視許辰。

「明白了,你是鐵了心要護著你大兒子了,既然如此……」

許辰深吸一口氣,面色忽然變得平靜下來,他一手拔出隨身佩戴的長劍,一手挽起長衫的下擺,劍從中間決然劃過,將長衫的下擺一劍兩斷。

「鎮南王,不用你罷黜我,我今天主動與你劃清關係,如這長袍,從今往後我們親斷情決!」 斬斷的長袍,隨風遠去。

廣場的人群頓時靜若寒蟬。

鎮南王一時也愣在原地,沒想到許辰竟然有這種勇氣主動與他斷絕關係。

他是鎮南王啊,整個南海的王,他的王府是一座大山,也是一座巨大的靠山,從來只有他拒絕別人的份,還沒有過別人和他斷絕關係的情況出現。

而且,本來是他要罷黜許辰的,現在卻被反了過來……

看著神態決然的許辰,鎮南王回過神來,眼中綻放出極致的寒意,有一種幾欲爆發的憤怒。

但片刻他又克制住情緒,還是強忍下來道:「老七……你冷靜一下!我知道你氣憤,也知道你會覺得不公,但我畢竟是你父王,你委屈一下,換一個條件,除了這個條件外,其它條件父王一律滿足你!」

許辰,畢竟是傲天級的資質啊,就算成就不可能比的上自己的大兒子許天策,但自己也不可能輕易讓這種資質的兒子離開自己。

這話一出口,眾人嘩然。

薄情男神傲嬌妻 不少人心裡生出惡感。

鎮南王前後態度的變化,反差太大了,之前種種嫌棄,現在卻是連臉面都不顧的去勸說,這隻能說明鎮南王為人太過勢利了。

「好一聲我的父王,以前棄我如敝屣時你這個父王在哪裡,別人欺凌我多年時你這個父王在哪裡,剛才嫌我丟人親自派人阻我登天時,你這個父王又是怎麼想的?現在,我登天後資質成為傲天了,你這父王就來了?」

許辰冷漠一笑,看著鎮南王:「而且我真的很難理解,此時此刻,連我母親用命給我取來的東西都要強奪的你,哪裡又來的臉面敢口口聲聲說是我父王?罷了吧,我已經割袍斷親,我們就此別過。」

「許辰,你真不顧一點情面了?」

鎮南王驀然沉聲冷喝,半晌后又忽然不屑的一笑:「好了許辰,我懂了,別在我面前演苦肉戲了,割袍斷親,就此別過?你不過是貪圖你母親送回來的冰火麟果妙用而已,你以為用這樣的方式,就能逼我回心轉意把麟果給你?明確告訴你不可能的,別費心機了,許天策和你之間,我只會選擇天策!」

「但是,我可以給你次等的資源,有我的資源你同樣可以快速成長,成為僅次於天策的天才,想得到我培養,你就別再耍這些花招,速速與我返回王府!

「哈哈哈哈!」

許辰驀然大笑起來,笑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下一刻他面色驟冷,漠然的直視鎮南王的雙眼,冷漠到如注視螻蟻般無情。

「演戲?貪圖冰火麟果?想要你培養?你可真是大言不慚啊!既然你如此看重許天策,就把他看護好吧,最多三年,三年之後我就會回來,到時候不論誰動了我母親的遺物,我都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許辰緩緩轉身,抬眼朝人群中的白靈溪看了一眼,不用言語,白靈溪快步到了他面前,扶著他胳膊,兩人斷然離去。

「許辰!」

鎮南王不由喊道,臉色一陣白一陣紅,眼中閃過極度的不甘:「老七……你當真要鬧到這種地步?你畢竟是傲天資質,離開王府,對我們誰都不好!」

背對他的許辰腳步依舊,宛若沒有聽到,只是大步離去。

白靈溪忍不住小聲道:「少爺,真不回頭了?」

「這種家族讓我怎麼回頭?」許辰拍了拍白靈溪扶著自己的手背,輕聲道:「先不說了,走快一點,到一處隱蔽地方,先隱藏起來。」

「為什麼要隱藏?」白靈溪心中一緊,擔憂的回頭看了一眼鎮南王。

……

後面廣場之上。

鎮南王臉色陰沉至極的看著許辰離開,許辰鬧出的一切事端,可以說丟盡了他的臉面,但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失去一個傲天資質的天才。

「王爺,我們要不要再去勸一下七王子……」後面有王府的人小聲問道。

「勸?」鎮南王盯著許辰的背影,冷冷笑出聲來:「還看不出他的決心嗎,不交出他母親的遺物,不可能有迴旋餘地的。」

「那遺物就不能……」

「不可能,冰火麟果是必然要給天策使用的,最多四年時間天策就能修鍊到武將大圓滿,四年後,只要他服下冰火麟果就能立刻脫胎換骨,變成我王府的一大底牌,而如果給許辰,就不只是四年了,我還得再多等幾十年,如此便耽誤我的大事了。」

「那真是遺憾了,七王子有了傲天資質卻不能為王爺所用,可惜啊。」

「是啊,可惜了。」鎮南王冷冷一笑:「既然不能為我所用,那還留著他幹什麼。」

「嗯?!王爺的意思是……」

「今晚之前,提他頭來見我,不能讓本王如意的天才,不如做一個死人。」

「這……」

王府武者倒吸一口涼氣,鎮南王竟然如此狠毒,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

一旁的九王子聞言,雙眼頓時綻放精光,上前抱拳道:「父王,不如讓兒臣去追殺許辰這個逆子吧!」

「你剛覺醒,還沒有武道修為,讓你六哥陪你一起去吧。」

「他許辰不也一樣沒有武道修為……好,就讓六哥陪我一起去,六哥已是武士境第五層的修為,擁有五象之力,殺他如屠狗!」

五象之力,象,力可拔山之獸,五頭象的力量足以撕碎任何凡俗之物,這武士第五層的修為,已經遠超凡人,六王子覺醒了三年,有王府培養才修鍊到這個境界,一般普通的武者最少要四五年時間才能達到。

……

城中街道上,白靈溪扶著許辰直奔城外走去。

看到不遠處的城門,許辰忽然停下腳步:「不走這裡了,大路筆直,憑我們現在的腳力很容易被有心人追上。」

「真的會有人追我們?」白靈溪仰起皎潔的臉龐,憂慮道。

「說不好,但木秀於林風必催之,我今天出盡風頭,誰都有可能追我,何況鎮南王並不是一個顧忌感情的人……總之我們現在的狀態十分危險,不管如何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讓我擁有一些自保之力才是最重要的。」

許辰一邊給白靈溪解釋,一邊看著四周。

他雖然覺醒了,但還沒有開始修鍊,實力還是普通人的實力,哪怕前世是大帝,心中有無數的秘術,但憑現在的身體什麼都發揮不出來,想動用一些手段,最起碼也要踏上武道,擁有武者獨有的靈力后才能方便行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