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某沒想過讓你認主。」葉飛掃了前方黑烏一眼,隨即低聲開口道。


在自身實力不足的情況,收服一隻逆天荒獸,對於武道修鍊沒有什麼好處,過多的依賴外力,他本身的實力,多半會因此難以進步。

「口說無憑。」

「你折斷了九玄劍,本座才會相信你。」

黑烏轉頭,輕掃了葉飛一眼,隨之直言開口道。

沙地之上,葉飛聽聞不禁淡笑搖頭,隨即他也不再多言,抬手之下掌中九彩靈光閃過,九玄仙劍隨之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此劍一處,前方半空之中,那黑烏身形不禁一顫,同時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葉飛見此情景,抬手之下將仙劍拋入半空,下一刻他的掌中,有雷弧凝聚,透著毀滅之力,同時猛然一指,向著仙劍點去。

「砰,轟隆!」

雷弧臨近,撞擊之下一聲震耳的爆響,隨之橫掃四周。

「這才對嘛,本座開始有點喜歡上你了。」前方半空之中,烏黑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眼中有興奮之色閃動。

而下一刻,前方威勢散去之後,他臉上的表情瞬間轉變,已然變得有些鐵青。

「小子,你是不是沒有用全力?」半空之中,黑烏面色變化不定,盯著前方不遠處,此刻忍不住開口低喝道。

隨著他的視線望去,可見半空之中,那把九彩仙劍,在經過雷威的衝擊之下,竟是沒有絲毫損傷,其上的靈光,反而更盛了幾分。

「前輩,你散開靈識一查便知。」

「此劍,葉某縱然有心將其折斷,那也是無能為力。」葉飛此時暗嘆一聲,臉上更是故作為難之色,隨之低聲開說道。

此言一出,前方的黑烏,可見其雙瞳內泛起了幽光,目光鎖定在了前方的仙劍之上。

這一掃之下,他的臉色再度變得難看了幾分。

「是……是劍靈,那是雲戰的殘靈,該死的騙子,那雲戰老兒根本就沒打算放我離開水族。」黑烏何等實力,一眼就看出了仙劍內的端倪。

而此時,後方的古靈月,臉上的表情,卻是忍不住有些憋笑。

她也是慢慢反應過來,前方那個東西,確實不太聰明,這仙劍之內縱然有殘靈遺留,但任何一位實力達到劫境的武修,都能輕易將其封印。

折斷仙劍或許不容易,但讓其自爆,將其毀去卻不是什麼難事。

「那個……前輩,葉某有個建議,不知前輩是否願意?」葉飛此刻收起了九玄劍,隨即上前一步,臉上的神情也是隨之變的嚴肅了幾分。

前方半空,黑烏掃了葉飛一眼,隨即不禁冷哼一聲。

「你滾吧,不折斷九玄劍,五行融道之術,本座是不會給你的,你小子賊眉鼠眼的,就跟那雲戰一眼,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黑烏可謂是絲毫面子不給,直接大聲開口低喝道。

沙地前,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前方黑烏一眼。

下一刻,他隨即抬手,一臉正色道:「前輩想要折斷九玄劍,只是不想被劍內的符印束縛,這一點並不難辦,葉某出手將劍內的符印封住便可。」

說罷,葉飛不在多言,掌中古印凝聚。

只見他陡然抬手,一道道古符文印訣,瞬間將九玄劍包裹,其上的閃動的劍芒,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被完全封鎖在了劍身之內。

古印之力的強勢不言而喻,更是連同將劍內的那一絲殘靈同樣的封印。

「今後,此劍不出,不會影響到前輩。」

「獲得水族之術后,我等定當離去,以後絕對不會出在前輩的面前,但凡尋到折斷九玄劍之法,葉某定會毫不猶豫,不知前輩覺得如何?」葉飛臉上的神情極為認真,此刻抬手開口道。

若是能夠不用闖五行之門,就能獲得水族秘術,那無疑是最好不過的。

而且這黑烏,戰力極為恐怖,現在的自己無法掌控,但並不代表今後的他,也無法掌控此獸,只要九玄劍在手,這隻頂級荒獸,始終是他的囊中之物。

「嗯……有點道理。」黑烏面露思索之色,忍不住歪了歪腦袋。

只見他一番思索之後,原本難看的面色,隨之瞬間恢復如常,眼中同時閃過一絲激動之色。

「小子,你還不錯,比起那該死的雲戰要強多了。」

「可以,本座很欣賞你,這件事情就這麼辦了,你二人隨本座來,本座早就想毀了此地了。」黑烏此刻連聲開口,雙瞳之中不禁有幽光閃過。

話音落下,他身上的氣勢,在這一刻隨之衝天而起。

四周空氣,頓時隨之一凝,只見其雙翼噗呲,一股黑風將葉飛與古靈月二人的身形,此刻直接托起,隨之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幽光。

黑烏的速度之快,僅僅只是眨眼之間,便是已然橫跨了這處五行金門。

前方,此刻視線可見,逐漸出現一縷綠意,空氣中的炎熱之感,隨之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難言的清雅,透著淡香之意。 兩地交界,如同是兩個世界一般。

無論是環境,空氣中的氣息,以及視線所見,那都是截然不同,讓人一見不免有些忍不住連連稱奇。

「小子,五行封地陣,前方就是最後的屏障。」

「金門為首,餘下,木水火土四門,全部闖過便可獲得水族的五行融道術,而且每闖過一門,均會獲得一式融靈之術獎勵,本座這此術可謂頗有研究。」

前方,半空之中,三人身形隨之頓住。

黑烏咧嘴笑道,許是在此地封困了許久的原因,他此刻顯得十分的激動。

聽聞此言,葉飛頓時雙目一亮。

「前輩,不知那融靈之術……」他此刻上前一步,臉上的神情故作恭謹,同時抬手抱拳道。

踏入武道界,這一路走來,隨著葉飛實力的提升,他腦海中的傳承道術,已然無法滿足本身的需求,畢竟那玄風子的實力有限,傳承儘管完整,但想要憑藉此踏入真仙之境,那無疑是不可能的。

最多將傳承完全消化之後,葉飛的實力能夠達到當年玄風子的巔峰狀態,而他想要的,無疑是要超越玄風子。

否則,玄風子最後的下場,同樣會在他的身上重演。

「哼,你小子放心,本座可不是那該死的雲戰,豈會自降身份欺騙你一個小輩。」黑霧那尖銳的聲音,幾乎是在同時一時刻傳來。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隨即緩緩轉身。

下一刻,只見其周身靈力爆發,掌中有幽光閃動,同時雙手迅速掐訣。

「小的們,還不給本座都出來!」黑烏此刻抬手一指後方的金門之地,隨之開口大吼一聲。

「轟,轟隆……」

話音未落,幾乎還同時,後方的金門沙地內,視線可見一具具高大的沙衛,隨之從沙地地底慢慢爬出,那數量足有二百之多。

兩百個沙衛,在黑霧的控制之下,浩浩蕩蕩地向著三人移動而來。

半空之中,黑烏此刻臉上的興奮之色,忍不住更濃了幾分,只見他抬手之下,開始控制著沙衛群,向著前方的古陣屏障攻去。

「砰,轟轟!」

「小的們,撕碎這道破陣。」黑烏此刻大笑著開口。

這頂級荒獸,當真是名不虛傳,那盡二百個沙衛,其中每一具的實力,至少是劫境水平,這黑烏竟能這般輕聲的同時控制。

半空之中,葉飛此刻忍不住雙目微閃。

若是此刻,將那二百沙衛,換作他的仙兵,哪怕全都是他自己親手煉製,那也絕對不可能,一次性掌控這麼多同時發動攻擊。

金門屏障,此刻在三人的視線中,此刻止不住地顫動。

「咔,咔擦。」隱約有脆響聲傳來,金門屏障終於無法承受。

目光所致,隨著第一道裂痕的出現,隨之瞬間開始蔓延,最終布滿了整個金門古陣屏障。

大約三息,伴隨著一聲悶響,金門屏障轟然碎裂,後方的赤玄金沙,同時慢慢的隱匿與岩土之中,隨著古陣的碎裂,那荒涼的岩地亂石,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內出現。

此後,這世間再無金門之地。

而有些奇異的是,那些身形高大的沙衛,卻是並沒有隨之消散,而是全部矗立在了黑烏的身前,彷彿是在等待著他的第二道指令。

後方半空,如此同時,葉飛的身形陡然一顫。

「這是……」他此刻識海中,忽然響起一道悠遠的聲音,同時一種傀儡術法,出現在了他的記憶之中。

「融靈之術!」

「那些赤玄金衛,就是此術煉製而成。」

感受著識海中的煉製之術,葉飛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在稍有查探之後,他也是隨之慢慢明白過來,相比起他煉製的仙兵傀儡,這水族的融靈之術,隱約似乎要強上幾分,煉製出的沙衛只要有足夠的赤玄金沙,那幾乎是不死的存在。

唯一的缺點是,此術煉製沙衛,所需的赤玄金沙極為恐怖。

「前輩,方才的沙海?」葉飛稍有遲疑,便是隨之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儘管掌握此術,但沒有數量龐多的赤玄金沙,此術只能算是雞肋。

「沒了。」

「早就被本座用光了,不然你以為這些沙衛哪裡來的?」黑烏瞥了葉飛一眼,隨之直言開口道。

聽聞此言,葉飛眼中不免略有失望。

他稍有沉吟,便是隨之轉頭,目光下意識地凝聚在了眼前那近二百個金甲巨人身上。

「小子,你想都別想,這些沙衛都是本座的小弟,之前被你弄壞了幾具,本座還沒有找你算賬呢。」半空之中,黑烏顯然是看透了葉飛的想法,便是連忙開口說道。

他說完之後,便是隨之不在多言,抬手一揮之下,帶著二百沙衛,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此刻,半空之爭,葉飛稍有一愣,隨之不禁輕輕搖頭,他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無奈之色。

「可惜了,若是能夠弄他個數十具赤玄沙衛。」葉飛抬頭望向前,此刻不禁低喃一聲。

他這話一出,後方的古靈月,頓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葉飛,你就知足吧。」

「這麼容易就闖過了五行金門,獲得了融靈之術,而且看那怪人,似乎想要幫你闖過餘下的四門,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古靈月盯著眼前之人,此刻忍不住連連開口道。

她方才沉默了許久,直到這一刻,似乎是終於有些忍不住了。

前方,葉飛聞言,不禁面色有些尷尬,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居然這麼好,遇到的守陣之人,居然是一隻頂級荒獸,而且此獸還甘願幫他。

「我們走吧,獲得五行融道之術后,便儘快離開此地。」葉飛沉吟少許,隨之低聲開口道。

如今,在水墓之外,整個中原之地武修都在追殺他,而葉門如今的處境,怕是不太樂觀,他此刻靈力恢復,實力同時有了增長,還需儘快趕回葉門才是。

「嗯。」古靈月輕嗯一聲,隨之不在多言。

……

金門屏障碎裂,伴隨著空氣中的清晰之息,前方蔥鬱的山林,古樹,花藤,相繼慢慢的落入了三人的視線之中。

黑烏臉上的興奮之色依舊,他此刻一馬當先,控制著二百沙衛向著前方輾軋而去。

這赤玄沙衛,本身身軀龐大,而去數量不俗,這般橫掃而過,所過之地可謂均是一片狼藉,古樹攔腰折斷,花藤,灌木無一倖免。

「哈哈,哈哈。」

「就是這樣,掃平這裡!」

黑烏臉上的興奮之色,隨之越發的濃郁。

這一刻,彷彿闖關著,並不是葉飛二人,而是這隻頂級荒獸,此獸更是根本沒有動手,憑藉二百沙衛,向著山林進發,可謂是勢如破竹。

「呼,呼嘯。」

「嗖!」

此時,隨著三人,逐漸踏入山林之內,這般山林隨之也是失去了往常的平靜。

前方,古樹枝蔓,在忽然只見彷彿活過來了一般,猛然向著那些赤玄沙衛伸延而去,滾木之內,更是竄出數百條黑色,長滿尖刺的藤蔓。

空氣中,一股無言的肅殺之意,瞬間籠罩了整個山林。

隨著目光望去,前方灌木之內,更是出現幾株奇異的植被,形似巨花,但卻是生有巨嘴,發出刺耳的絲絲聲,讓人聞之毛骨悚然。

「這些藤蔓,劇毒無比……」葉飛對於醫道精通,只是一眼望去,臉上的神情隨之變得認真了幾分。

藤蔓散發出來的氣息,彷彿連空氣都能夠腐蝕一般,著實恐怖異常。

「哼,小子,你慌什麼。」

「本座向來言出必行,說幫你獲得那五行融道術,便絕不會虛言,這些渣渣交給本座即可!」黑烏低喝一聲,臉上的傲氣見顯。

下一刻,只見他上前一步,那雙幽光雙瞳內,此刻有奇異之芒閃動。

只見他背手的雙翼,隨之猛然一揮,一陣黑風襲卷,向著前方橫掃而去,此風之力極為不凡,那些纏繞沙衛的藤蔓,均是不覺地逐漸退去。

前方,那些怪異的植被,更是隨之不敢上前,彷彿對於那黑風極為懼怕一般。

「小的們,踏平這片山林,別給本座丟臉。」黑烏此刻滿臉笑容,隨之大聲開口說道。

話音剛落,前方那二百赤玄沙衛,隨之同時發出低吼。

沒有了那些怪異植被的阻隔,沙衛可謂是如天神下凡一般,氣勢勢不可擋。

後方山林亂石前,葉飛與古靈月二人,此刻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轉頭相視一眼,臉上均是露出了古怪之色。

似乎事情,遠比他們想象中的還有簡單許多,前方這個生有雙翼的人形荒獸,其實力著實是深不可測。

「他的戰力,放眼源界,多半也是少有敵手。」葉飛雙目微閃,此刻忍不住低喃一聲。

這樣的存在,若是被他收服,源界之內便少有力量能夠擋住他的腳步。

只是,想要收服頂級荒獸,哪怕他的手中,擁有可控制此獸的九玄劍,但自己本身的實力不足,那黑烏絕不會輕易臣服。

「我必須踏入劫境!」

葉飛目光一閃,臉上露出決然之色。

離開此地之後,他便一定要想辦法,儘快渡過劫境天劫。 山林內,前方的爆響聲此刻不斷傳力來,那黑烏似乎沉積了數千年的怨氣,欲要此刻全部傾瀉而出,這片山林內的每一處角落,他都沒有放過的打算。

葉飛在稍有沉吟之後,便是隨之緊跟其後,這等免費的勞力擋在前方,他倒也樂得清閑。

如此同時,那位藍衣綠子古靈月,同樣的也是緊跟在葉飛的身旁,她自進入山林之後,便是隨之一言不發,時而望向前身旁之人,臉上的表情有些微變,不知在想些什麼。

「住手!」

「你這畜生,可是活膩了不成?」

前方遠處山林,忽然一聲低喝,隨之陡然傳來。

那聲音,略顯沙啞,透著幾分滄桑之意,其內蘊藏的氣勢不凡,至少是五重劫境之上,但似乎有些後勁不不足,僅僅只是對沙衛稍有震懾。

下一刻,那二百沙衛,便是再度開始了掃平山林的任務。

只是此言一出,前方的黑烏,身形稍有一愣,他的雙瞳內泛起久違的殺意。

後方,葉飛與古靈月二人,同時抬頭向著遠處凝望而去。

「葉飛,那開口之人,應該是木門的守墓者。」古靈月的臉上,隨之露出凝重之色,她體內的靈力,同時暗中凝聚。

葉飛聞言,眼中不禁有精光閃過。

「是荒獸,還是殘靈,又或者當年的水族之人,並沒有完全被滅?」葉飛周身有靈光閃過,隨之靈識之力橫掃而出,向著遠處伸延而去。

只見前方半空,隱約有一道綠光劃過。

一顆高大的古樹枝幹上,隨之出現一位身穿布衣,長發,白須,手中還杵著一根枯木杖的老者。

這老者周身,可見被靈光附著,身形隱約有些飄忽不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