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天哥哥……」


葉允嬌羞的低著頭,一雙手漫無目的的摳唆著自己的衣角,低聲道。

「啊?額……」

看的入神的葉天這才被拉回神來,旋即也是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道:「怎……怎麼了?」

「謝謝你……剛才幫我……」

葉允此時此刻一副嬌滴滴的樣子,著實讓得葉天看不夠,而聽到葉允的話,葉天也是爽朗的揚了揚手打斷道:「哦,這個啊?不用了,我和父親還要謝謝你才對!」

葉允終於是緩緩抬起頭,再度和葉天的目光相撞在一起,頓時四隻眼睛之間便是猶如纏繞著道道雷電一般,焦灼難分。

「那葉天哥哥……我就先走了。」

兩個人相互盯著看了對方許久,葉允最先開口,用吞吞吐吐的聲音說道。

說完之後,也不待葉天回話,葉允便是一溜煙跑沒了影。

「哎?天兒,你倆這是咋了?」

一旁的葉濤看著這『奇怪』的一幕,倒是有些鬱悶的揉了揉額頭,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什麼咋了?沒咋啊!」

而葉天也是沒多說什麼,淡淡回了一句,便是在葉濤那一陣『壞笑』聲中轉身跑回了房間。 葉氏家族之中,雖然都是姓葉,但其實並不能真正算得上是一家人。

在幾百年前葉氏家族剛剛成立的時候,家族裡邊各種姓氏的人都有,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葉氏家族越來越壯大,其他姓氏的人也對葉氏家族的感情越來越深,所以乾脆就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葉。

而隨著葉氏家族一代代傳下來,其他姓氏的族群加入也是越來越多,後來整個葉氏家族當中究竟還有沒有真正姓葉的都不好的,所以說,大家雖然是稱兄道弟,但其實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

而葉濤對於這一點自然也是非常清楚,之前就有過很多表兄妹之間成親的先例,所以如今見到葉天和葉允兩兄弟這般你儂我儂,葉濤也是笑在臉上樂在心裡。

……

隨著這件事情展開調查,葉天卻是並沒有參與到其中,只有大長老召喚自己去證明一些事情的時候,葉天才會去議事閣,平時的時間,都是抓緊時間修鍊,還有溫習自己唯一的靈術:劈風拳。

而在這段時間當中,在靈源台修鍊的葉天也沒有在遇到像之前的葉甄那樣的麻煩,畢竟上次和葉甄發生的事情,大多數人都看在眼裡了。

半個月的時間如同指間流沙一般悄然劃過。

一日清晨,葉天像往常一樣,天色微亮就早早起床,來到了靈源台開始了一天的修鍊。

而在一個並不起眼的角落裡,葉濤卻是早已經站在這裡許久。

葉濤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驚訝之色,看著葉天一吐一納之間,葉濤臉上的震驚之色也是越來越濃。

然而,儘管葉濤在一旁看的很是震驚,但是卻一直都沒有捨得打擾葉天,直到半天的時間再度劃過,當葉天再度睜眼,退出修鍊狀態的時候,天色已是來到了正午。

葉天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旋即感受著自己體內較之以前更加強生的靈力能量,但卻還是失望的搖了搖頭。

長嘆一口氣,葉天鬱悶的四周環視了一圈,卻正好是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正在看著自己。

「父親?」

葉天有些疑惑的自語了一聲,旋即便是起身對著葉濤走了過去。

走到葉濤跟前,葉天疑惑的皺著一雙劍眉問道:「父親,您怎麼在這兒?」

看到葉天走過來的身形,葉濤沒有絲毫動靜,就在葉天開口說話之際,葉濤終於是緩緩伸出了背在身後的手掌,旋即慢慢放在了葉天的額頭之上。

葉天有些疑惑的皺著眉頭,並不知道葉濤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父親,怎麼了?」

葉天緊皺一雙劍眉,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

然而葉濤卻是猶如未聞,依然閉著眼睛,手掌在葉天的額頭之上停留了已是許久。

看著父親這樣,葉天也是沒再說話,就這樣,再度過了許久之後,葉濤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之中竟是有著一股難以掩飾的詫異之色!

「天兒,跟我來!」

葉濤看著葉天片刻之後,深吐一口氣,狠狠咬了咬牙,旋即凝重的說道。

而葉天卻滿頭霧水,自己好好修鍊著,父親卻突然把自己叫去,是有什麼事嗎?

不過看著葉濤已經是轉身,葉天也沒再追問,直接跟著葉濤走了過去。

經過青石小道時,兩個人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就這樣一路走到了葉濤的房間。

進入房間之後,葉濤便是迫不及待的關上了房門,而與此同時,柳璇也是有些不解的走來問道:「怎麼了濤哥?」

葉濤謹慎的看了看門外,在確定沒有人經過之後,終於是將目光轉向了一臉茫然的葉天,旋即凝重的說道:「天兒,你實話跟我說,你的靈巢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濤的話讓葉天頓時一怔,自己的靈巢的確有問題,但是葉天並不知道,葉濤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旋即葉天也是疑惑的回道:「不知道啊,這不是因為驅靈散嗎?」

對於驅靈散,葉天了解的並不多,之前被楚陽使用驅靈散之後,葉天就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迅速消散,原本已經是窺靈境初期的靈力全部都消散不見,而後再度開始修鍊的時候,便是不能晉陞,說起來,葉天還真是不知道自己的靈巢到底是怎麼了。

而葉濤聽了葉天的話,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自己當初也中過這驅靈散,驅靈散到底怎麼樣,葉濤比誰都清楚,在靈力能量消散完畢之後,驅靈散的效果也就算徹底揮發乾凈了,之後也就沒有任何後遺症了。

而且,葉濤雖然過了修鍊的最佳年紀,修鍊速度比起之前也慢了好幾倍,但是葉濤知道,那絕對不是因為驅靈散,而且葉濤自己的靈巢也從來都沒有任何問題,而這也正是葉濤現在擔憂葉天的原因。

「天兒,其實我已經觀察你修鍊好久了,按照正常情況,你現在體內的靈力能量已經足以突破到靈力第三段了!但為什麼一直都沒有動靜,現在看起來,你依然是連靈力第一段都沒有。」

葉濤沉吟了許久,無奈的嘆息過後,也是再度將目光轉向了葉天繼續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也能感受到,我體內的靈力能量的確足以和當初靈力第三段的時候相比了,但就是無論如何都突破不了。」

葉天聽著葉濤的話,也是一臉疑惑的說道。

「可為什麼……你還能施展出靈術?」

葉天的話也是讓得葉濤更加疑惑,接下來的問題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的就問了出來。

「我也納悶,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完全變了一樣,有時候感覺自己根本就無法控制我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

葉天也是一頭霧水,而且現在聽著自己的父親這樣說,葉天的心頭也是暖暖的,看來父親的確是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自己的修鍊,甚至就連自己施展靈術都知道。

葉天的回答總是讓葉濤搖搖頭,似乎對於這些答案完全不滿意,一時之間,葉濤也是在屋內來回踱步。

某一刻,葉濤的眼眸突然鎖定地板之上的某一處,旋即眯著眼睛說道:「實在不行,只好找他了……」 「誰啊?」

看著父親如此神秘的行為,葉天也是產生了好奇心,旋即也是前踏一步,好奇的問道。

而就在此時,柳璇卻是走了上來,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葉濤,片刻之後說道:「濤哥,已經十幾年了,他……現在還記得你嗎?」

聽到柳璇的話,葉濤緩緩轉過身來,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柳璇說道:「據說他們那種人,有一種神力,可以延緩衰老,或許如今他比當初見到他的時候還要年輕也說不定。」

「父親,你們說的到底是誰啊?」

葉天看著自己的父親母親你一句我一句,卻是一頭霧水,旋即也是皺著眉頭問道。

葉濤終於是轉過身看著葉天,片刻之後將手掌拍在葉天的肩膀上說道:「天兒,如果讓你外出去學院修鍊,你願意嗎?」

「什……什麼?」

聽了葉濤的話,葉天猛然往後退了兩步,整個人一瞬間都變得有些站立不穩。

葉天是葉濤的獨子,從小到大都是在父母的溺愛中長大的,而且也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家族,現在自己的父親突然對自己說要讓自己離開家族,葉天還真是一時之間有點適應不了。

「天兒,你體內的靈巢似乎是有古怪,如果不將你送到學院,我擔心你以後在修鍊之中會遇到很多問題。」

葉濤看著葉天如此失態,卻也是沒有意外,他將葉天的腦袋攔在懷裡,旋即便是這般說道。

「可是……」

葉天還是有些遲疑,但『可是』兩個字剛剛脫口,葉天便是看見父親身後的母親此刻正在掩面拭淚。

旋即葉天也是狠狠地咬了咬牙,一雙星眸之中也是泛起了絲絲淚光,旋即堅定的點頭道:「父親,我聽您的安排!但是,即便是要去學院,也必須在兩年之後的家族比武結束之後!」

葉濤看著葉天眼中的絲絲淚光,雙手顫抖著捋了捋葉天額前的一縷黑髮。

葉濤何嘗不知?當初葉天遭受那麼大屈辱的時候,又何曾掉過一滴眼淚?

但是,葉濤也知道,既然這些不幸的事情落在了葉天的身上,那麼葉天就必須要崛起,去抵抗,才可能有更好的出路,要不然,就只能聽天由命!

「好!」

葉濤的目光深邃的看著葉天,重重地說道。

葉濤心中已是翻江倒海,如今看來,自己的兒子真的是長大了,懂得擔當!懂得拼搏!

柳璇也是看著他們父子兩個,落下了眼淚,現在只是討論了一下去學院的事情,幾個人就這般煽情,若真是到了分離那天,究竟會如何?

就在屋內這般煽情之際,房外恰好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旋即屋內的幾個人也是整理了一下情緒,葉濤來到門口,將房門打開,正好看見葉鞘正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伯父,天哥在嗎?」

歌姬升職記 葉鞘黝黑的臉頰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鋥亮,看見葉濤也是毫無廢話,直接開口問道。

葉濤笑了笑,旋即點了點頭道:「在呢,你找他什麼事?」

「嘿嘿,我說剛才去他屋他怎麼不在,原來是跑伯父這裡啦!」看見葉濤點頭,葉鞘便是對著房間走了過來,邊走邊說:「沒什麼,就是想去葬天山脈了,想著讓天哥和我一起去,不然我一個人有點害怕。」

葉鞘說著,也是走到了門口,而葉天也正好是從屋內走了出來,看見葉鞘,葉天颳了刮他的鼻子,笑道:「你這跟屁蟲,一天不煩我就得掉三斤肉!」

「哈哈,你看我現在瘦成這個樣子,你還捨得讓我掉肉嗎?」

葉鞘小腦袋晃了晃,一雙圓溜溜的眼球一翻,顯得可愛至極的回道。

「怎麼回來才半個月,就又想去葬天山脈了?」

葉濤看著兩個孩子這麼嬉鬧,也是笑了笑,然後問道。

「伯父,上次在葬天山脈上見到的那頭獅翼獸讓我現在都心有餘悸呢!那傢伙可是屬於二階妖獸,我一個人那次差點被它給吃了!現在好啦,我回來叫上天哥,然後一起去收拾它!」

葉鞘蹭了蹭鼻子,旋即一臉自豪的說道。

而葉濤聞言,卻是緩緩收回了臉上的笑容,那獅翼獸葉濤可是有所耳聞,如今葉天靈力第一段的實力都不是,如果到時候真的遇上了,就算是葉鞘和葉天兩個人,只怕也是有點危險。

旋即葉濤便是說道:「著什麼急啊,等過一段時間,你哥哥葉楓回來了,讓他帶你去啊。」

「哥哥?他在玄府待的好好的,誰知道啥時候回來呢,我看我是指望不上他咯!」

說起葉楓,葉鞘顯得很不開心的撇了撇嘴道。

「可……」

而就在葉濤準備再度開口之時,葉天卻是打斷道:「沒事的父親,放心吧!」

葉濤看著葉天胸有成竹的樣子,卻還是有點不放心,但看著葉鞘和葉天已經是離開,也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濤哥,你真的讓他們去了?」

柳璇看著葉天和葉鞘離開,也是有些著急的跟葉濤說道。

「就當是歷練吧,他總要再爬一次曾經走過的路。」

葉濤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嘆道。

而葉鞘和葉天離開之後,先是來到了葉天的房間,準備了一些隨身物品,而後兩個人便是興沖沖的離開了葉氏家族。

走在街道上,葉鞘一路上都在和葉天分享著之前自己在葬天山脈上的種種『壯舉』,而葉天也是聽的津津有味。

那些『壯舉』,曾經十來歲時候的葉天也經歷過,當初剛剛開始修鍊靈力的時候,也去過葬天山脈,但是後來隨著靈力的提升,葬天山脈上的妖獸已經滿足不了葉天的需求,所以也就不怎麼去了。

但是現在,隨著實力的衰退,自己再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這一點,十來歲的葉鞘或許感受不到。

就在兩人言談正歡之時,街道之上突然出現幾道人影,那領頭之人赫然便是身穿青色長衫的秦家二少爺,秦焰。

「喲!葉鞘小弟弟,這是要幹嘛去啊?」

秦焰身後跟著一群秦家的侍從,看見葉鞘和葉天,秦焰站下了腳步說道。

而葉鞘看見那秦焰,身子頓時便不由自主的往葉天的身後縮了去。

「呵呵,看來上次打你你是沒長記性啊,我說讓你見到我怎麼稱呼來著?」

秦焰手裡拿著一個不知裝著什麼的盒子,手掌不斷拍打著那盒子,一臉高傲的說道。

聞言,葉天頓時一怔,旋即一想,半個月前葉鞘臉上的傷難道不是獅翼獸弄得?而是……這個叫做秦焰的傢伙弄得? 秦焰一邊拍打著自己手中的盒子,一邊對葉鞘冷嘲熱諷,而葉鞘則是躲在葉天的身後,雖然從實際的實力上來說,現在的葉鞘比葉天的實力還要高,但畢竟經過這麼多年的習慣,葉鞘也是對葉天產生了一種依賴心理。

而葉天看著現在這個狀況,自然也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葉鞘臉上的血跡,現在看來,似乎跟這個秦焰是脫不了干係了。

「秦焰,你我兩家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是幹什麼?」

葉天將葉鞘護在自己的身後,旋即也是對著秦焰揚了揚下巴,凝重道。

聞言,秦焰那張狹長的眼眸瞥了一眼葉天,旋即漏出一抹不屑的笑聲。

「哼!你是誰呀?」

秦焰不屑一顧的撇了撇嘴,故意看著葉天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該不會就是前段時間變成廢物的那個葉天吧?」

秦焰似是自言自語,卻還樂在其中的說著笑著。

而秦焰身後的那幾個小弟一個個也是跟著鬨笑了起來。

「我是不是廢物跟你沒什麼關係,但你要是想欺負我葉家的人,也得先問問你夠不夠格!」

被秦焰這般冷嘲熱諷,葉天的心中倒是沒有太大的波動,畢竟自己經歷了這件事,現在面對各種各樣的冷嘲熱諷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所以葉天也是沒有廢話,直接是看著秦焰這般說道。

「嗬!好大的口氣! 神寵進化系統 一個廢物,現在都敢在我面前這般耀武揚威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