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兄,我知道你與舍弟蛇信乃是好友,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個誤會啊,你在虛神山幫助了舍弟,都是那卡拉自作主張,你和我們迦娜一族是朋友,之前的一切,真的都只是個誤會!」蛇形舔著臉道。


「嘿嘿,虧你們還記得我幫助過蛇形,結果你們就是這麼對我的?好一個恩將仇報的迦娜一族,蛇形,你以為,你將蛇信搬出來,你就可以逃得性命嗎?」

「我並不欠蛇信什麼,反過來,是他欠我的,你們迦娜一族兩次三番派人追殺我,蛇信既然管不了你們迦娜一族,那就別怪我手狠,至於將來是敵是友,那就看他自己的抉擇了!」

「現在,你還是給我去死吧!」

葉擎冷笑著,直接一腳下去,將那蛇形的腦袋踹成了爛西瓜,腦漿血液,流淌的滿地都是……

這裡是去出口的道路之一,很多修士都從這條路前往出口,返回外界,葉擎這一腳,自然也瞞不住眾人。

而且,葉擎他也沒打算瞞著誰……

此行進入火神秘境,可以說是收穫巨大,除了財富和功力上的進步,對於葉擎來說,最大的收穫是終於弄明白了自己母親的來歷,也知道了那所謂的仇人!

在這次出了火神秘境之後,葉擎就打算回家了,畢竟,他出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手裡也收穫了大量的資源和功法,是時候回去,交給眾人,培植一下自己身邊的勢力了。

「葉擎你……你居然真的殺死了蛇形?」雷暴見狀不禁嚇的一哆嗦……

蛇形可是正了八經的迦娜,雖然不是太始山的少主,可也是僅此於少主的存在,可以說,掙個太始山所有的迦娜加起來,都不會超過三位數,每一個迦娜,都是他們最為寶貴的財富!

葉擎居然真的敢殺……

之前,他雖然聽說獅心王是死在了葉擎的手裡,可畢竟只是聽說,並未親眼看到……

「別著急,這就輪到你了!」

葉擎說著,將那蛇形的屍體和隨身法器,萬寶囊等等,全部收了起來,轉頭看向雷暴道。

「不……你不能殺我……不可以……我有一個大秘密可以告訴你……」雷暴驚恐道。

「你能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你?哼,愚蠢的傢伙,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想活命不成?」

葉擎冷笑一聲,隨後又是一腳,直接將那雷暴的腦袋給踩爆了……

「呃,葉兄,他不是說身上有個大秘密要告訴我們嗎?為何不等他說了再殺?」石浩不解道。

「做人不可太過貪心,其實雷暴知道,無論他說不說什麼秘密,也只不過是延遲一下死亡時間而已,而他臨死之前說的秘密,你真的敢信?」

「如果他告訴你什麼地方有寶藏,你確定,你敢去挖,不怕他臨死之前,坑死你?」 鬼萌小小妻 葉擎反問道。

「呃,這倒也是……」石浩聞言悻悻道。

他之前,還真的對雷暴所說的那個秘密起了興趣,完全沒有想到其中的兇險之處……

「大仇已報,石兄,我們就此分別吧!」葉擎開口道。

「分別?葉兄你……」石浩聞言不禁著急道。

「石兄,我現在可是樹大招風,通往出口的路途,可不止這裡,現在肯定有一些漏網之魚,跑了出去,或許外面現在正對我嚴以待陣,就等我出去呢,你跟我走一起,還是太危險了!」葉擎搖頭道。

「我不怕什麼危險,而且外面也有我父皇派遣過來的護道人,足有封侯的實力,可以保護你我!」石浩道。

「不,一個封侯可不夠,我們現在得罪的是三族之人,而想要我命的人,或許不止三個種族……你都有封侯強者護道,那三族的護道者實力,想來也不會低於封侯吧……」葉擎搖頭道。

「可是……」

「無需多言,我有自保之力!」葉擎沖著石浩擺手,隨後招呼獅駝和雷錘兩人,朝著遠處飛去,而石浩則是一聲不吭的飛身跟上……

「石兄,你……」葉擎見狀頓時有些無語……

「葉兄,你在秘境,救我多次,又血脈淵源,自當同生共死!」石浩鄭重道。

「唉,好吧,那就讓我們兄弟聯手,看看那些傢伙,給我們擺下了多大的陣仗……」葉擎聞言,心中自是感動不已,眼見甩不掉石浩,只有一起走了……

「哈哈,理當如此!」石浩大笑道。

「這是幾件面具,你我都戴上,看看是否能夠矇混過關!」葉擎道。

「怕是不容易……」石浩聞言搖頭,不過依舊將那面具戴在了臉上……

而此時,火神秘境之外,戰王城的王府之中,戰王手中拿著一枚玉佩,側耳傾聽,隨後瞪大了眼睛,一聲大吼道:「戰王府麾下將領集合!」

很快,隨著戰王一聲令下,整個戰王城內外開始動了起來,不少穿著金甲,銀甲的將軍,紛紛朝著戰王府的方向飛去……

而戰王則是坐在大殿的椅子上喃喃自語道:「被黃金獅子,天雷豹,多臂獸三族追殺,最終安然無恙,甚至反殺獅心王,到處追殺天雷豹一族的少主雷暴和迦娜蛇形……」

「我的孫子唉,你這也太能惹事了吧……」

「不過,好,不愧是我葉雄的孫子,大丈夫當如是也!」 戰王府在行動,同樣,火神秘境的出口之外,一隻體型超過十多米的黃金獅子,漂浮在半空中,在他的面前,還跪著約莫二三十隻黃金獅子。

這些跪伏在地上的黃金獅子,一個個面色蒼白,渾身都在顫抖,甚至不敢抬頭去看……

「所以,你們告訴我說,少主死了?死在了一個叫葉擎的人類手中?」過了半晌,那黃金獅子才從族人報告的噩耗中反應過來,而後一字一頓的看向跪伏在自己面的族人道。

「是的,血獅候大人,有關少主被殺的消息,我們也是通過天雷豹一族的人才知道的,不過後來就連天雷豹一族的少主,和迦娜蛇形,也在被追殺,我們就只顧著逃命,直到出口開放,才能急忙出來,稟報大人!」最前面的那個黃金獅子道。

「混賬東西,少主怎麼會死?而且還是死在一個人類手中?不是還有裴護法在嗎?他身邊不是還有獅駝嗎?而且還有十多名七品元丹的洞天境,數百名精英族人的保護,怎麼可能會被一個人類給殺了?」血獅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那麼多族人,還保護不了一個獅心王嗎?

「這個,我們也是真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少主曾經集合了一多半人馬,加上多臂獸一族和天雷豹一族,去追殺一名人類,最後據說那人類也抓到了,並且落入了我們黃金獅子一族手中,天雷豹一族和多臂獸一族都已經撤了。」

「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就傳出少主被殺,我黃金獅子一族絕大部分族人,也都沒有跑出來,最後甚至被上千人族修士,給當場分食,而獅駝大統領則是……」那黃金獅子遲疑了一下道。

「愚昧,這怎麼可能?一個人,殺了我族少主,還有裴護法他們?你想什麼呢?還有,獅駝怎麼了?」血獅侯問道。

「獅駝大統領叛變,跟隨了那個叫葉擎的人類……」那黃金獅子道。

「荒唐,這怎麼可能?無稽之談,獅駝他怎麼可能會叛變?他就死,也不可能叛變的!」血獅侯大怒道……

那獅駝,可是他的親傳弟子,怎麼會叛變?這絕不可能!

「還有,之前你還說,那人類在追殺雷暴和蛇形?是怎麼回事?成功了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雷暴可是九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在這火神秘境之中,他應該是最巔峰的戰力了,竟然還能被追殺?」血獅侯問道。

「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那人類太凶了,見到我們黃金獅子一族,天雷豹一族,多臂獸一族的人,幾乎不問緣由,直接動手,我們黃金獅子一族,進去差不多五百餘族人,現在應該就剩下我們這些了……」那黃金獅子道。

血獅侯聞言,面色劇變……

五百多族人,就剩下眼前這麼點了?

這麼多精英族人身死,對於整個黃金獅子一族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畢竟,血脈越是強大,就越是不容易繁衍後代,黃金獅子一族也是同樣的道理,五百精英族人,而且還都是百歲以下,未曾成長的族人,尤其包括少主,兩名八品元丹,十多個七品元丹,這一下可以說活活把他們黃金獅子一族,給斷代了也不為過……

不止是黃金獅子這邊有熱鬧,天雷豹一族和迦娜一族那裡,同樣是熱鬧不少……

不同於黃金獅子一族中,獅心王帶領著大批手下給葉擎送了菜,天雷豹一族,和迦娜一族後面都分開了,雖然被葉擎和石浩追殺了不少,但是成功活下來的數量,還是遠超黃金獅子一族,差不多都有百餘命族人的樣子。

不過,即便是如此,還是讓那些前來的護道者,一個個心如刀絞……

五百餘族人,活著回來五分之一,可是最重要的幾個,卻沒有回來,比如天雷豹一族的雷暴和雷錘,比如進去的那唯一一個迦娜蛇形……

有人歡喜有人憂,這三族大悲,自然也有人大喜……

比如,文婆婆就很高興,因為夏紫不但平安歸來,而且成功突破到了洞天境界,甚至於還有別的收穫,帶過去的護衛,也大部分都平安歸來。

再比如火雲兒,也很高興,在辭別葉擎和石浩之後,在那煉火殿中另有機緣……

火神秘境還在源源不斷的向外吐著人,隨著後面出來的人湧入,有關蛇形和雷暴兩人身死的消息也開始傳開,天雷豹一族的強者和迦娜一族的老迦娜,頓時暴怒不已,直接衝天而起,渾身氣勢暴漲,威壓眾人……

「所有剛出秘境之人,一律不得佩戴面具,否則的話,休怪我等不客氣!」

血獅侯直接橫空,渾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彷彿一輪曜日,照射四方,不少修為不高的傢伙,被這氣勢一壓,整個人直接當場爬下……

「哼,這黃金獅子一族,未免也太囂張了吧……」夏紫皺眉道。

「單單一個黃金獅子,自然不敢如此囂張,不過還有天雷豹一族和那迦娜一族都在身側,顯然這是他們三族的決定,這三個傢伙都有封侯修為,在場能與之抗衡的可不算多,自然不敢對他們不敬……」文婆婆在一旁解釋道。

「可是,他們如此做法,顯然是斷了葉擎的後路啊,婆婆,您能救下葉擎嗎?」夏紫問道。

「你這丫頭,也太看得起你文婆婆了,他們三個可都是封侯強者,就算是一個,我都沒有把握,就更不用說三個了,那葉擎小子,也太能惹事了吧,竟然殺死了兩個神山少主,一個迦娜,這等罪責,莫說是那葉擎,就算是一國皇子,怕是也承擔不起……」文婆婆苦笑道。

「可是,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吧……」夏紫皺眉道。

「你不是說,他和天石古國的皇子,還有天火古國的公主較好嗎?如果能讓天石古國的人和天火古國的人同時從出手,再加上我,應付眼前的局面,倒也不成問題!」文婆婆道。

她的修為雖然也算高深,可畢竟還有暗傷在身,眼前這三個傢伙,都是出自神山,就算單獨對上一個,她都沒有把握,好在她也不用說要殺了對方,只需纏住,難度倒是降低不少。

就在這時,秘境再次吐出了幾個人來,而且各個身上都帶著面具…… 「卸下你們的面具!」一名黃金獅子走上前去,大聲呵斥道。

「哼,憑什麼?」來人聞言,眉頭一皺道。

火神秘境開啟這麼多次,從來沒聽說過,出來之後,還需要卸掉面具的……

「找死!」

血獅侯見狀,臉上浮現出一絲怒容,直接朝著那人一指,幾乎瞬間,一道血光直接貫穿了此人腹部元丹,那人應聲倒下,而其他幾個見狀,則是大吃一驚,急忙揭開了臉上的面具……

「不是他們!」那黃金獅子沖著上空的血獅侯道。

「哼,滾!」血獅侯冷哼道。

那幾個傢伙,急忙朝著外面跑去,其中一人的嘴裡則是喃喃道:「真是太霸道了……」

「嗯?」

以血獅侯的實力,那人雖然聲音很小,可並未逃過他的耳朵,直接又是一指點出,血光從後腦勺穿過,此人應聲倒下……

「徒兒……血獅侯,你……你竟然濫殺無辜……」

隨著那人的倒下,人群之中,一名中年道士,沖了出來,指著血獅侯,氣的面色發白……

「給我去死!」

這一次,不用血獅侯出手,那老迦娜直接一巴掌,將這名道士拍成了碎片……

「天哪,真是太霸道了,那好像是明秀真人,已經達到了元神巔峰的實力,竟然不是那迦娜一合之敵……」

「噓,你還敢說話,那些傢伙都快瘋了,他們的少主死了,這會兒,誰招惹他們,誰死!」

「……」

周圍的人紛紛議論紛紛,不過隨著這幾個人的身死,倒是沒什麼人敢跳出來找麻煩,顯然失去了少主和許多族人的三族強者,已經近乎失去了理智……

葉擎,石浩,雷錘,獅駝四人,幾乎剛一出來,就感受到了完全目光,完全集中在了他們的身上。

四個帶著面具的人同時出現,自然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一個黃金獅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沖著四人道:「卸下你們的面具!」

葉擎聞言,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再看看地上的數十具死屍和散落了一地的面具,頓時明白,這些傢伙,應該是為自己背鍋了……

「石兄,看來,佩戴面具這個策略,果然是行不通啊……」葉擎轉頭看向石浩道。

「哈哈,說到底,還是得來硬的才行!」石浩聞言不由得大笑道。

「不過區區一個黃金獅子,我都不知道殺死過多少,居然還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葉擎冷笑著看向那黃金獅子,直接出手,一把掐住那黃金獅子的腦袋,就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上萬修士眾目睽睽之中,直接用力一擰……

「嘎吱……」

那黃金獅子的脖子應聲而斷……

「嘶……這小子好膽量,竟敢當著血獅侯的面,殺死了一隻黃金獅子……」

「是啊,他不會就是要被通緝的葉擎吧?」

「嗯,有可能啊,此人實力非凡,你們看到沒有,好歹那也是一個洞天境的黃金獅子,居然連反抗都沒有反抗,就這麼被一把手掐死了,恐怖如斯啊……」

「你就是葉擎?」

血獅侯並沒有急於擊殺葉擎,面對死去的那個族人,臉上更是沒有絲毫變化……

反正都已經死了那麼多了,再多死一個,也無所謂,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對,我就是葉擎,好大的陣仗,你們,都是在等我?」

葉擎說著,直接脫掉了臉上的面具,而就在這時,石浩,雷錘,獅駝三人,也同樣揭開了臉上的面具……

沒有了面具的幻化效果,雷錘和獅駝瞬間變成了天雷豹和黃金獅子……

「獅駝,果然是你!」

「雷錘,你……你怎麼跟著一個人類?少主呢?」

血獅侯和那天雷豹一族的強者急切問道。

兩者只是淡淡的看著他們,並沒有開口的意思……

「該死,葉擎,你到底對他們釋放了什麼妖法?快點把他們給放了,否則的話,今天你休想走出這裡!」那天雷豹氣急敗壞道。

「說的好像我放了他們,你就能放過我一樣……除非……」葉擎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

「除非什麼?」那天雷豹急忙道。

「除非你能不在乎雷暴的生死……」葉擎道。

「混賬,我族少主在何處?」天雷豹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瞬間跳了起來……

雷暴可是他們天雷豹一族未來的希望,他們天雷豹一族,已經兩千多年,沒有出現九品元丹了,如果雷暴出世,那麼未來他們天雷豹一族的聖級強者很有可能出現斷檔……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們天雷豹一族,就再也不可能重回神山行列,只能淪為百族之一……

「獅心王在何處?」血獅侯也跟著問道。

「我侄兒蛇形在哪裡?」老迦娜問道。

「這是你們要的人,至於獅心王,不好意思,已經被我給吃了……」

葉擎說著,地上多出了兩具屍體,其中一個是天雷豹,另外一個身上有著明顯的四對膀臂特徵,顯然是個迦娜,不過,這兩個傢伙死的很慘,腦袋都已經沒了……

「你……你殺了我族少主?」天雷豹強者嘴巴哆嗦著,看向葉擎道。

「我的侄兒,死了?」老迦娜面色赤紅……

須知,葉擎扔出的那個屍體,雖然沒有了腦袋,但是四對膀臂的特徵,簡直再清楚不過了,除了迦娜,根本就沒有什麼種族,會有四對膀臂……

「我族少主,竟然被你給吃了?該死的東西,你犯了滔天大罪,今日,我必須要將你捉拿回黃金聖山,交給我族的王來發落!」血獅侯一步步走向葉擎,原本渾身金色的毛髮,瞬間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幾位請稍等!」

就在這時,一名提著大劍的金甲將軍走了上來,奇怪的是,在此人的眉心處,竟然還有第三隻眼睛……

「天眼侯,這裡沒有你插手的資格!」血獅侯轉頭怒視來人道。

「呵呵,你放心,我不妨礙你去為你族少主報仇,只是那是我天石古國的三皇子,我必須要帶走!」天眼侯輕笑道。

血獅侯聞言眉頭一皺道:「可!」

石浩並非主謀,而且跟擊殺他們黃金獅子一族也沒有什麼關係。

如果身份普通,一起捉拿,甚至殺了,也就殺了,可他是天石古國的三皇子,那就不是他說殺就能殺的了。 「天眼侯,我不走!」石浩堅定的看向天眼侯道。

「什麼?不走?」天眼侯聞言,頓時愣住了……

我的老天,你沒看到眼下是什麼情況嗎?

三大神山的強者,都要發難了,現在不走,難道在這裡等死嗎?

「當然,葉兄在秘境之中,數次救我,我要與他生死與共!」石浩道。

「什麼……你……三皇子,此時可不是任性的時候啊……」天眼侯苦笑道。

現在,對面可是有三個候級強者,而他就一個,你不走,難道讓我自己走?

開什麼玩笑,眾目睽睽之下,如果自己就這麼丟下三皇子走了,回到天石古國,石皇能饒了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