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兄,你這是幹什麼?」


「金剛兄弟,你記得你曾和我說過的那些話嗎?有些事情,並不是想逃避就能逃避的了的,蕭晨,作為我義兄義嫂的孩子,他註定不能過上普通人的日子,有些事情,他必須學會勇敢面對。所以有些事,在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插手,我們要學會相信他,我們必須要讓他儘快地成長起來。」

「所以,你我不要著急出手,先看看情況再說吧!」葉星雖然故作鎮靜,但是那顫抖的身軀卻說明了一切。

「沒錯,我們要相信蕭晨兄弟!因為,遲早有一天,他要獨自面對更大的暴風雨!」金剛也是長嘆一聲。

蕭晨兄弟!兄長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現實世界之中,「啊!」突然之間,蕭晨仰天長嘯起來。蕭晨突然狠狠地一掌朝自己的右手斬落而去。月嬋撕心裂肺的叫喊之聲,兮瑗小丫頭的那幾滴眼淚,以及蕭晨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份堅強,終於使得他再一次地戰勝了惡魔手環的力量。

「我….我蕭晨是人..我決不允許自己變成惡魔。該死的狗屁惡魔手環,就算再厲害,也不能泯滅我的良知!」隨著『咔喳』的一聲脆響,蕭晨的右手慢慢地折了下去,而惡魔手環妖冶詭異的光芒也終於慢慢散去了。

除了蕭晨沒有人知道,惡魔手環的每一次啟動,都將帶給佩戴者比以往更加強大的力量。可這種越發強大的力量也意味著對佩戴者的傷害也就越深。而每一次與惡魔手環的抗爭,都帶給蕭晨比以往還要強悍許多的痛苦。

但是這又怎麼樣? 總裁大人,太危險! ,一顆仁慈的心。他的善良和仁慈,註定要幫助他戰勝一個又一個的強敵,創造一個又一個的奇迹。

「蕭晨哥哥!」兮瑗小丫頭的眼中透露出的是一種劫後餘生的狂喜。

「主人,月嬋就知道你行的,你一定行的!」此時的月嬋更是泣不成聲。

「這怎麼可能?這小子居然真的能夠打破宿命手鐲的宿命?」真神黃月英張大了自己的嘴巴。她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是真的。奇迹又發生了,再一次在極不可能的情況之下發生了。

難道這個叫做蕭晨的地府使者,真的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迹的男人?

「對不起,黃大姐,我為剛才所做的一切向你真誠地道歉。但是求求你,告訴我父母的下落吧!」蕭晨再次『撲通』一聲跪倒在黃月英的面前,泣不成聲。

「蕭晨,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也知道你的內心痛苦無比,試問天下,身為人子的,誰不想和自己的父母幸福地呆在一起?可是蕭晨,我還是那句話,現在的你的實力還沒有達到知道這些的時候。如果我現在就告訴你,只會是害了你!」黃月英咬咬牙,強自硬起自己的心腸。

「你還想糊弄我到什麼時候?告訴我父母的下落,和我的實力有毛的關係?」

「不要呀!主人,千萬不要動怒呀!」月嬋急了。

蕭晨長吸一口氣,他低下了頭,「算了,既然你實在不願意告訴我我父母的下落,我再勉強你也沒有用,那麼我就告辭了!」雖然極度的不甘,但是蕭晨卻是無可奈何。

「蕭晨,也許現在的你非常的恨我,但是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此時的黃月英也懶得再去分辨什麼。有時候,任何的言語都比不了赤luo的事實來的真切。


「哼!」蕭晨不置可否地冷哼一聲。

「蕭晨,不要記恨她,我告訴你,她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一個讓蕭晨極其熟悉的聲音響起。聞聽此言,蕭晨的身體猛地一怔。

「斷腸人大叔,是斷腸人大叔,你終於蘇醒了!」蕭晨狂喜。

「沒錯。蕭晨,經過這幾個月的休眠,我終於蘇醒了。」這時從蕭晨的眉宇之間射出一道微不足道的白光,當落在地上的時候,慢慢化作了一個男子的虛幻形象。男子雖然相貌普通,但卻氣質優雅,人往那兒一豎起,一股卓爾不凡的氣質瞭然於目。

「蕭晨,我知道,你是不會讓我失望,因為你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迹的男人!」此時的葉星感到異常的高興。蕭晨終於憑藉自己的意志,戰勝了惡魔手環。

「太好了,斷腸人大叔,你終於蘇醒了!」蕭晨喜極而泣。面前的這個無比慈祥的中年人,就猶如自己的長輩一樣,當自己迷茫的時候,他的話語成指明自己前行的明燈。當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他義無返顧地保護著自己。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祝賀你!蕭晨兄弟!」一陣爽朗的笑聲之後,又一個虛幻的人的身影出現了。此人身體無比的雄壯,可是相貌卻顯得醜陋無比,讓人一眼望上去,就感到不寒而慄。

「兄長,你也蘇醒了!」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沒錯!」宋金剛含笑點點頭。他實在不願意告訴蕭晨,其實自己和葉星早一段時間就已經蘇醒了過來。之所以沒有在蕭晨的面前現身,就是希望蕭晨學會堅強,學會獨立去面對未知的一切。

而今天,蕭晨終於憑藉自己的意志力戰勝了惡魔手環。欣喜若狂的二人再也沉不住氣了,終於在蕭晨的面前出現了。

「好了,蕭晨,不要再讓黃姑娘為難了。該你知道的事情,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葉星微笑著擺擺手。

「大叔!我明白!」蕭晨垂喪地低下頭。

咦?怎麼回事?宋金剛突然身體猛地一凜,一種恐怖的令人窒息的壓迫之感向他襲來。該死!在這種巨大的壓迫感的面前,宋金剛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異常堅硬冰冷,血液也彷彿要凝固了一樣。

太強,實在太強了!宋金剛的臉上,豆大的汗珠沿著面頰緩緩地滴落。他鼓足僅有的勇氣,艱難地扭動堅硬的頭顱朝四周看去。居然什麼也沒有。難不成是….

宋金剛艱難地抬起頭來朝天看去。不知什麼時候起,無數的黑雲已經在天際之邊彙集起來。而那種令人窒息的恐怖壓迫之感….居然…居然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讓自己永遠也忘不掉?

一個相貌俊美的,但是臉上卻始終掛著高傲的目空一切笑容的男人的影子出現在了宋金剛的腦海之中。

「混蛋!」宋金剛緊緊攥緊了自己的拳頭。他忘不了,就是那個混蛋,只是一擊,就毀掉了自己的routi。如果不是蕭晨兄弟的話,自己早就魂飛魄散,不復存在了。

而此時,臉上總是掛著淡淡微笑的葉星,臉上也第一次出現了恐懼之色,但是在這種恐懼的背後,還有著深深的仇恨。

「宋實,我知道是你這個混蛋!趕快給我滾出來,不要鬼鬼祟祟的!」葉星吼道。

「葉星,好久不見了。我本來以為你已經忘記我這個故人了,可想不到你卻還記得我,我真是太高興了。呵呵呵!」五彩炫目的光芒泛起。

「宋實,我是永遠也不會忘記你這個混蛋的。」

「怎麼是你?」當看到那張異常熟悉的面孔之後,蕭晨也驚呆了。他忘不了,就是這個人帶給了自己不堪回首的痛苦的回憶。

此時的宋實,相貌依舊是那麼的俊美,眼神依舊是那麼的陰翳。「諸位,故人,好像你們看到在下的樣子,不是那麼高興嗎?」宋實冷笑不已。

「天神,是天神!是來自天界的擁有極其可怕實力的人。」此時的黃月英更是臉色蒼白。儘管自己號稱這個世界最為強大的真神之一,但她卻非常地清楚,和這個來自天界的稱作天神的男人比起來,自己還是太弱了,弱得可笑! 「女人,你這是什麼眼神?擁有一點點微末的力量,就敢號稱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真神,真是笑死人了。我告訴你,女人,沒有人可以質問偉大的天神。在偉大的天神的面前,你們這些弱小的掉渣的傢伙,也敢大言不慚,自稱神?我告訴你們,你們充其量只能算作偽神罷了!」

「所以,膽敢質問天神的愚蠢的傢伙,膽敢從偉大的天神的手中偷竊的可憐傢伙,我判決你徹底毀滅!」

「十方俱滅!」恐怖的力潮從四面八方洶湧而至,那巨大的轟鳴聲是的天地也為之變色。而在這種凜然於世間萬物的可怕氣勢之前,黃月英面色大變,她當然想反抗,但是巨大的恐懼之感卻使得她連一點反抗的**也興不起來、

「完美天幕!」唯一能在這種可怕的氣勢面前還能有所行動的只有葉星了。無比耀眼璀璨的五彩光芒四處擴散開來,彷彿化作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的罩子,將在場的所有人都覆蓋起來。而也就在這時,恐怖的力潮水已經撲了過來,毫不留情地摧毀了這座罩子。大地在轟鳴,在顫抖,許久許久才慢慢停止悲鳴。

蕭晨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光是自己所站立的地方,放眼四顧而去,目光所及之處,儘是綿延的一片廢墟,根本就看不到頭。

「這才是我真正的實力,之前和你們遭遇的時候,我的實力連十分之一也沒有使出來!」宋實傲然說道。

「不!」一聲無比悲憤的聲音響起,這是靜謚閣宗主戚慕青撕心裂肺的叫喊之聲。她明白,剛才那可怕的一擊範圍足足覆蓋了千米,而這一片區域正是靜謚閣的主殿所在的地方。

雖然葉星已經竭盡全力了,可是卻依然沒有能夠擋下之宋實的這一擊,但幸運的是,由於他的阻擋,抵消了絕大部分的力量,使得在場的這幾個人都安然無恙。

「葉星,你就知道你會出手了!不過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就算你routi尚存,都不能抵擋住我的這一擊,況且現在的你只是一個沒有routi的虛弱遊魂而已!」

沒錯!果不其然!此時,葉星原本就虛幻的身影更加變得暗淡起來,甚至已經不能保持基本的人體的形象。「大叔,快點進入我的幻海中去!」蕭晨急了。這種情況,任憑誰都明白,如果此時葉星的意識體再不找到一個棲息的地方的話,他唯一的下場只有魂飛魄散。

「你已經在我眼皮底下溜掉了一次,這已經被我視成畢生的奇恥大辱。而同樣的錯誤,我是絕對不會犯第二次的。你給我過來吧!」從宋實的手上直接就設出一道五彩的光柱,籠罩住了葉星,直接就將葉星拖拽而去。

「混蛋!把大叔還給我!」蕭晨急了,在他的心目之中,早已把葉星當做了一個慈祥的長者。他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自己,照顧著自己。在葉星沉睡的這段日子了,蕭晨總是沒來由的感到莫名的恐懼和迷茫。而當葉星再次蘇醒的時候,蕭晨感到了莫名的狂喜。

可是狂喜還沒有過多久,一個神秘的可怕的傢伙就想再次將自己的這位長輩擄走。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混蛋,你給我站住!」宋金剛怒吼不已。

「白痴,上次你能夠活下來,應該感到萬幸!不想徹底滅亡的話,就給我滾到一邊去,對你這樣一個連routi都沒有的遊魂,我沒有任何的興趣!」宋實厭惡地擺擺手。


「就算不是你的對手又如何?橫掃千軍!」沒錯,是人都害怕徹底地滅亡。但是作為千年之前的一代人傑,對於宋金剛來說,尊嚴遠比生存來得重要的多。

磅礴巨力咆哮而去。「那就給我徹底消失吧!十方俱滅!」令天地都為之震撼的力潮再次湧起。

「不好!」宋金剛的心一凜,他明白,在對方如此強大的力量的面前,就算擁有routi的自己,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況且現在的只是一個沒有routi的遊魂?

可怕的力潮頓時就吞沒了宋金剛。「咦?怎麼會這樣?」宋實皺起了眉頭。他分明看到,就在力潮即將吞沒那個自不量力的蠢貨之前,一個人的身影卻沖了出去。

「蕭晨!」已被宋實控制住的葉星肝膽俱裂。

「宋實,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幹了什麼?你知不知道蕭晨是你什麼人?你…..」

「我當然知道!」宋實斷然打斷了對方的話語,「不過我沒打算殺他,這是他自找的。」

「好了,煩人的傢伙解決了!也該解決你這個膽敢劫奪偉大的天神物品的人!」此時的宋實面目猙獰,他一步步地逼向黃月英。什麼狗屁的真神,只不過是七個可憐的千年遊魂罷了。

對於你們這些膽敢冒犯天神的人,膽敢劫奪天神物品的人,等待你的命運只有毀滅,徹底的毀滅。

「你…你這個混蛋!」黃月英的身體抖動的更厲害了。

「去死吧!十方俱滅!」恐怖的力潮再次從四面八方洶湧而至。也不知道自己的那個愚蠢的哥哥,面對如此孱弱的傢伙們,居然還畏首畏尾。這樣的話,什麼時候才能將被這些千年遊魂盜取的世界再次奪回來?

好!好!宋誠,既然你沒有勇氣做這樣的事情,那就讓我這個做弟弟的來效勞好了!

恐怖的力潮再次洶湧而去,可是卻第一次沒有吞沒它的目標。因為在黃月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一個身高三尺,長得極其雄壯的男人。

男子就這樣站著,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這股無比可怕的力量。「二哥!」劫後餘生的黃月英發出了驚喜的笑聲。

「如果我再來晚一步,恐怕就見不到三妹你了!」威猛雄壯的男子呵呵一笑。聲音之響亮,震人耳匱。聲音之威武,令人膽寒不已。

「你是誰?」宋實大驚。他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之上,除了自己的大哥之外,還有人能夠單憑肉身就抵擋住自己引以為傲的至強一擊。

「我是誰?來自天界的蠢貨,給我豎起耳朵好好聽著!我就是被你瞧不起的真神,而這個你想殺死的女人就是我的三妹。居然想殺害我的三妹,我饒不了你!」威猛雄壯男子虎目一瞪。


「你…你嚇唬誰?你以為偉大的天神是會被你嚇倒嗎?」不知為什麼,對方那虯結的健碩肌肉。似戟的張揚茂密須髯,總讓自己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不,我是來自天界的天神,這個世界根本不應該有我所感到害怕的存在,這個傢伙,也就是長得凶了點,在偉大的天神的面前,他和他的那幾個兄弟姐妹都是一樣的孱弱不堪!」

「好!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傢伙,偉大的天神這就解決你!」可就在這時,對面的男子動了。其身影快似閃電,即使是身為天神的宋實,也不能覓到他的蹤跡。

宋實本能地想要做出一些防禦動作,可是一種無形的霸氣撲面而來。宋實的身體不由得一顫。『彭』的一聲巨響,宋實被擊飛出去數十丈之遠,他痛苦地在地面之上抽搐著,嘔吐著。他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吐出來了。

「什麼來自天界的狗屁天神,居然連我一拳也承受不了!」威猛雄壯男子舉起自己的拳頭,仔細端詳一番。

「雖然大哥一再囑咐我,不得和你們這些自稱天神的人起衝突,但是這次是主動惹起的,你不應該意圖傷害我的三妹!」

「還有,來自天界的蠢貨,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我這個人做事向來就不拖泥帶水,人家敬我一尺,我還他一丈!如果有人膽敢對我和我身邊的人不利的話,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就是我的宗旨!」威猛雄壯男子大步向前,一把掐住宋實的咽喉,將他提了起來。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接下我的第二拳!」

「你..你…」宋實拚命地掙扎著,他怎麼也想不到,面前的這個男人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而自己這個來自天界的人,居然連對方的一拳也承受不了!

此時的宋實懊悔萬分,他這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兄長總是勸自己不要去招惹這些自稱真神的人。因為他們並不都是像自己想像的那麼孱弱。他們之中,同樣有可怕的存在。

「再吃我一拳!」威猛雄壯男子大吼一聲,高舉的拳頭就欲砸下。可是突然之間,他卻沒來由地停住了動作。

「二弟,放了這個蠢貨!讓他滾!」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個異常威嚴的聲音來。這就是靈魂傳音,擁有這項神通的人,可以輕而易舉地和遠在千里之外的人進行聯繫。

當然,擁有如此強大神通的人,所具有的實力也是強大到難以想像。

「可是大哥….」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難道想違抗我的命令嗎?」

「這…是,大哥!」威猛雄壯男子終於鬆開了手。擁有無比強大力量的自己,也是無比高傲的,天下英雄豪傑無數,卻沒有一個能入自己眼睛的,除了自己的這個大哥。

自己的這個大哥不但是讓自己敬畏,而是唯一一個能讓自己心悅誠服的人。在自己的心目之中,大哥無論做什麼都有他的道理,無論做什麼,都被證明是對的。而既然大哥這麼吩咐了,那我就照辦了吧!

「蠢貨!算你走運!」威猛雄壯男子一把將宋實扔在地上。

幽冥地府,閻羅王,崔判官再次坐在了一起。而在他們的面前赫然擺放著一塊往生石。通過神奇的往生石,他們可以了解到許多他們感興趣或者想要知道的事情。而而遠在異界的那個傢伙,地府派出的第四個使者,那個總是讓人有點看不穿的叫做蕭晨的年輕人,正是他們重點關注的對象。

「天界之人果然沒有徹底離開神棄大陸!」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閻羅王大人此時也是臉色發青。不為其它,通過往生石所看到的一切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了。

「原以為神棄大陸只有那七個從地府逃出去自稱真神的遊魂,可萬萬沒有想到神棄大陸居然還有天界之人的存在。這下子,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崔判官臉上的驚愕之色一點也不亞於閻羅王大人。

「崔判官,你知道這是蕭晨第幾次不願接受宿命手鐲的力量,進行自殘了嗎?」閻羅王大人突然問道。

「大人,下官已經沒有心思去算這樣的事情。那個叫做蕭晨的年輕人,雖然看上去普通,但卻每每做出出人意料,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來。對他的這些做法,我幾乎已經麻木了。恐怕要讓他帶給那七個遊魂的事,是指望不上他了!」崔判官的語氣之中儘是失落之意。

「我更想不到我們之前所派出去的三個地府使者,居然都還活著,只不過加入了不同的陣營,尤其是我們寄於最後希望的宋金剛,居然在降臨那個世界后不久,就和天界之人遭遇上了,當即就被滅殺,現在僅以遊魂的狀態苟延在蕭晨的幻海之中。貌似事情的發展已經嚴重脫離我們的控制了!」閻羅王大人笑笑,但是笑聲卻顯得那麼的勉強。

「是呀!」崔判官也是勉強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可是突然之間他的身體一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