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落清流認輸了!」


「他居然又贏了!」

「這麼強?」

落清流的認輸自然引起了嘩然,自封妖戰開啟,雖說曳戈通關百妖路,但是封妖台上並不是很看好他!畢竟這裡才是彰顯真正實力的地方,隨著第一輪比試落幕,即使曳戈入了第二輪,那也是他的好運,因為人們都是知道在第一輪中他並沒有對上真正的強手!可是此時,這落清流乃是青丘部落參加百妖盛宴至強之人,可以說她代表了青丘部落,更是此次七個坐照上境之一,可是就這麼敗了!敗給了寐照綾手下的一個蟲奴!

鼠易看著獲勝的曳戈,冷峻的臉龐,逐漸舒緩,嘴角上揚,扯起一道邪邪的笑容道:「不錯!寐照綾果然沒有看錯!看來我們的合作還能繼續……」

曳戈將落清流黑色的珠子拿到手上,與自己黑色珠子融合,顏色再次轉變成了黃色!他看了眼,將之攥在手心,從封妖台上緩緩走了下來!

隨著曳戈和落清流的結束,八強之戰已經過半,曳戈和棄石紛紛入圍,而寐照綾和落清流則是無緣四強!

「下一場,同色珠子的奢正和鼠易!」蜈天宣布著下場的賽事!

鼠易與曳戈擦肩而過,輕笑道:「很不錯,說不準還真能奪冠!」

「那可就要仰仗你了!」曳戈開心笑道。


鼠易輕笑,不再言語,走向了封妖台!

封妖台上鼠易和奢正的戰鬥拉開了序幕!鼠易之強自然不必多說,他本乃是離識境,雖說為了入百妖盛宴境界跌落,如今又入封妖台又被壓制在坐照初期,但是畢竟是過來人,經驗老道!

而奢正乃是奢比部落參加此次百妖盛宴的至強者,奢比一族皆是擅體魄,力大驚人。

兩人相戰卻是鼠易一直壓著奢正打,雖說奢正力大驚人,可是鼠易根本不給奢正施展的機會。兩人相持奢不出片刻,奢正就是提前開啟了妖印,境界因為封妖台的壓制還在坐照初期,但是其形體竟然是足足拔高了兩丈!

戰局迅速反轉,奢正一力降十會,鼠易只能堪堪抵擋!

不過最後在鼠易開啟妖印后,一切落幕,奢正慘敗!反觀鼠易一臉平淡,遊刃有餘,他收了奢正的珠子和自己的珠子相融合,珠子赫然變成紅色!

鼠易勝!

深不可測,這是所有人心中此刻的感受!

棄石的目光落在鼠易的身上,他的眼裡升起一股濃濃的戰意!

接下來是第二輪的最後一場,子羽和聞可的對戰!

子羽本就不是子烏部落此次參加百妖盛宴的最強之人,真正至強乃是子小,可惜折在了鼠易手上!

聞可不僅是聞鱗部落略有盛名的天驕,更是聞鱗王第七子!其實力自然不可小覷。

他向來以冷酷示人,彷彿參加百妖盛宴他一直心事重重,有著一股子濃濃的戾氣,一上台,就是直接開啟妖印,各種術法攻擊如同狂風暴雨,密集程度根本不給子羽喘息的時間,很快子羽就被打落台下!

聞可勝!

第二輪的八強之戰告一段落,接下來的一輪乃是四強之戰,分別是曳戈、棄石、鼠易、聞可!

「四強戰,就不用那珠子了,剩的麻煩!」蜈天統領看著台下僅剩的四人高聲說道:「接下來是第三輪,也是最後一輪!四強戰,你們四人每一個人都要相互戰鬥,輸一場,則淘汰!

「好!」外界的上萬人聽到這樣的規則,一片歡呼,對於結果他們早想知道了,如此這樣,自然是省去了時間!

「好了,那就趕緊吧!」蜈天不再廢話,目光習慣性地轉向了棄石繼續道:「開始吧!」

棄石正欲上台,卻又一道黑影搶了先,正是曳戈!

曳戈上台,眼神冷冽,他轉身面向封妖台正前方,這裡正是封妖檯面向外界的巨大窗口!他面龐清秀,眉似刀削。此時他一臉溫和,先是彬彬有禮向著外界的觀眾遙遙一禮,頓時上萬人的場中猶如火山爆發一般。

「嗡……」的一聲歡呼聲、尖叫聲震耳欲聾!

曳戈在遭遇失憶之後,他的樣子大有變化,從之前的小麥色皮膚,非常陽剛的小男人變成了如今的面龐白凈的稜角分明的小書生,且他既通關了百妖路,如今又是今進入百妖路的四強,可謂有才有貌,還能如此有禮,怎麼不能讓少女瘋狂,萬人愛戴呢?

「蟲奴,我愛你!」

「我願意做你的奴隸……」

「做你的奴隸,……」

寐照綾聽著外界的少女的尖叫聲頓時臉黑起來,她也不知道這曳戈在搞哪一出,恨恨罵道:「皮又鬆了,敢公然召妓!」

曳戈此時早把寐照綾給忘了!他在遙遙施禮后,臉上溫和的表情消失不見,換上了一副冷峻的面孔,他右手背於身後迅速掐訣,封妖台上突然颳起了微風…..

起風的同時,曳戈左手猛然摔出衣袖,探手拉起了衣服下擺,右腳向前斜踏一步,氣運丹田冷冷喝道:「男子漢大丈夫,養足實力,心中才有底氣,有了底氣,才能做到大氣,胸藏大氣者,才能向雄鷹一樣翱翔天地!」

「我桐葉,苦修十載,只待今朝!我要打十個!!!」

「鼠易,還不趕緊上來快快受死!十招之內,你不認輸……我自宮!」


一股微風襲來,他衣袂紛飛如同即將羽化飛仙的仙人,更是如同戰無不勝的羽扇巾的戰神……彷彿天地之間,唯他一人耳。

溫和知禮如謙謙君子,豪言霸氣似人中之龍,這才是真男漢子!

今日曳戈,註定是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了!

。 「男子漢大丈夫,養足實力,心中才有底氣,有了底氣,才能做到大氣,胸藏大氣者,才能向雄鷹一樣翱翔天地!」

…….

慷慨激昂的聲音一時讓在台下的鼠易,聽的是熱血沸騰,差點感動落淚,男子漢應當如是!可是后一句,他當場氣炸了,他一個踉蹌立足不穩,他自然不是被嚇的,是被氣的,世上怎能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聞可扶了扶鼠易。

鼠易回頭看著聞可冷冰冰的面龐道:「我要不要干翻他,讓他自宮!」

「你干翻他,他也不會自宮…….我們男人就是為了那玩意而奔波一生的!」聞可抬頭看了眼場外激動的人潮,拍了拍鼠易肩膀道:「大局為重吧!」

鼠易深深吸了口氣,咬牙切齒道:「我真是恨啊!」話罷走上了封妖台!

五毒域聖子鼠易,對陣新晉天驕杜陽宮桐葉!

曳戈原本就很搶眼,更何況曳戈的豪言壯語,更是少女傾心,少男熱血!

這註定是一場波瀾壯闊的戰鬥!

鼠易上場,曳戈雙拳一抱,先行一禮道:「杜陽宮桐葉!」

鼠易一陣噁心,他瞅了曳戈一眼道:「我與你何仇何怨?」

「哼!」曳戈冷哼一聲,渡步高聲道:「未進百妖盛宴之初,你言辭輕薄於寐兒!罵在她身,傷於我心!今日不論勝負,只為她,我必斬你!」曳戈大義凜然,說罷跺了跺腳,復又重重摔了摔衣袖!


「啊……」

「那個毒女修了幾輩子了的福氣啊!」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不是我!」

外界數千少女已經是被曳戈深深迷醉,如此有情有義、溫和霸氣的美男子,偏偏已經是心有所屬,怎麼不讓他們肝腸寸斷?

「呼……」鼠易深深吸口氣,他真想立刻出手秒殺了曳戈,他身體朦朧上了一層青灰色的靈力,靈力像是一層層混濁不清的冰塊,其上似乎有著數只的筷子長的老鼠在裡面遊走奔躥,這是他的妖印!

「鼠易一上來就開妖印了,這是怕了這個桐葉嗎?他之前與奢正對戰都沒有如此謹慎!」

「高手對決,自有道理,鼠易定時感受到了同葉強悍的氣息!」

「真是龍爭虎鬥啊!十招,如果真的是十招,桐葉到底得多強?坐照無敵?」

鼠易一上來就開啟妖印,自是引起了眾人紛紛猜測!

而曳戈並未開啟用龍妖印,他手提重槍,也沒有動用靈力,他就這樣絲毫不顧忌,洶湧而出!

「肉體之力這桐葉堪比魔族,但是有落清流的前車之鑒,鼠易不會這麼蠢的!」外界烏真統領看著這一幕說道,不過他的目光卻更是集中在了鼠易開啟的妖印上,眼睛微眯起來,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嗯。鼠易一開始就開啟了妖印,可能就是為了防備桐葉手裡那與他極度契合的用龍妖印!」蛇嬌統領也是如此說道。

可是鼠易偏偏就是這麼蠢了,他開啟了靈力,但並未立刻掐訣用術法進行遠戰,妖印開啟好像也只是個噱頭!竟然是被奔襲而來的曳戈,一腳踹飛,緊接著身體飄蕩在空中被曳戈一頓狠揍!

雖然曳戈肉體驚人,可是鼠易身體之上早已經附著了靈力,形勢狼狽,但是他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鼠易眼睛微起,在近戰中,曳戈又是一拳打來,他突然趁勢借力退出了十丈開外,落地后左手和右手迅速合攏掐訣,一口咬破了指尖,森然喝道:「賴鼠幻境!」

青灰色的靈力從鼠易背後襲出,像是高空中飛速奔走的行雲,又像是兩大團青灰色的綢緞包裹向了曳戈,同時間響起了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鼠叫聲,仔細望去在這青灰色的靈力中夾雜著不計其數的的老鼠身影……

這些靈力形成的綢緞眨眼將曳戈包裹,曳戈身處這直徑十丈的青色」圍牆」之中,那毛骨悚然的鼠叫之聲,以他為中心點匯聚而來,像是每一隻都在他耳邊使勁地嘶叫,他只感到識海撕裂一般的痛楚,眼睛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老鼠身影卻是看不清真切,目光恰恰在沒有落點的時候,視線碰觸到了鼠易的目光,尚有些理智的他,迅速地淪陷了……

「賴鼠幻境!完了,完了,他入了鼠易的賴鼠幻境!」

「是啊,這可是鼠易的成名技啊!」有人看著封妖台上此刻青灰色的靈力已經是徹底圍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圍牆」,而鼠易一步步緩緩走了進去…..

妖族擅術,所謂「擅」字,就指的是兩大術,即妖印和幻術。前者大多妖族人都有,而幻術則相對稀缺了很多。

幻術重在入幻,鼠易之前明明知道曳戈肉體之力強橫,卻裝傻充愣,露出敗相,麻痹曳戈,又掐好時機,迅速施術。既已經入了幻術,鼠易的幻境中,自然他是絕對制裁者,因而可以說曳戈還未真正的開始,已經輸了。

這是大多數人此時心中的想法,他們真的是為曳戈感到由衷的可惜,畢竟之前酣戰落清流還歷歷在目,可是此戰卻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

一片灰濛濛的空間中飄蕩著濃濃的霧氣,空間並不是很大,其中隱約有著兩道身影。

一道身影貓著腰,像極了酒樓的店小二,點頭哈腰地向一道站的筆直的人說著話……

「鼠哥,真是威武…….這架勢,這氣魄,這術法真真是讓小生佩服的緊啊!」

「最後一招,準備個像樣的大招!起碼要糊弄過這些統領!」鼠易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瞪著曳戈說道:「小子剛才打的蠻爽的嗎?」


「沒有,沒有,我當時打的時候內心別提多難過了……」曳戈此時一副嘍啰秉性,就像是街頭痞子一般,低三下四的圓滑嘴臉又道:「準備個像樣的大招?自然,那是自然!還多得鼠哥配合!

「若是這一幕讓外界為你瘋狂的那些觀眾看看,又會做何感想?」鼠易瞅了眼曳戈淡淡道。

「這個……君子成人之美么?我自打從看到你第一眼起,就知道你絕對是個正人君子!」曳戈信誓旦旦說道。

「哼!」鼠易沒好氣地說道:「叫我易哥,別叫我鼠哥!」

「好的,好的,易哥,易哥!」曳戈嘻嘻哈哈趕忙叫道。

鼠易厭惡地瞪了曳戈一眼,往地上吐了一口罵道:「什麼玩意?」話罷,坐在了一邊不去理他。


過了許久,鼠易尋思著兩人呆的時間也夠長了,起身向曳戈道:「好了,該走了!記住準備個像樣的大招!」

「好的!絕對來個刺激的!」曳戈爽快回應道。

外界的眾人看著那封妖台上的靈力圍牆,也是不知道入了幻境中的兩人到底戰的如何,不過想想裡面,無論曳戈處於怎樣的劣勢,以他剛正不屈的性格肯定是一片廝殺。

正當所有人急不可耐時,突然一道身影從那青色靈力圍牆中,激射而出,眾人定睛一看正是曳戈!

「他竟然是出來了?似乎並沒有受多大的傷!」

「他破了幻境!」終於是有人反應了過來,曳戈是破幻了。

封妖台上果然那鼠境靈力形成的青灰色圍牆也是逐漸境消散,鼠易的身影顯露了出來!

曳戈眼神冷冽,以手中重槍指著鼠易道:「小小的微末伎倆,豈能欺了我桐葉!」

鼠易聽聞此言,突然面色蒼白,一臉驚慌,口中一道血箭噴出!他臉上布滿驚懼之色,他因為驚怒面色有些潮紅喝道:「怎麼可能?你怎麼能破了我的賴鼠幻境?」

「魍魎之技!我說過,我苦修十載,只待今朝!」

「我要殺了你!」鼠易雙眼發紅,似乎是失去了理智,兩千七百多丈的丹海驟然爆發,他原本脈是離識境,其丹海自然廣闊無垠。同時他雙手瘋狂掐訣,似乎是要動用什麼殺手鐧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