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臭死了,你也去洗洗。」張凝雪道。


「我這後背都是傷,怎麼洗。」陳墨苦笑道。

「你自己看著辦。」張凝雪臉紅紅的說道。

陳墨順著她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瞅了瞅,隨即嘿嘿一笑,說道:「行,那我就去洗洗,很快就好。」

後背受傷,那後背就不洗了,洗其他地方。

張凝雪應該就是這麼個意思。

陳墨屁顛屁顛的去洗澡了。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五分鐘后,他就從浴室里出來,身上臟破的衣服已經丟掉,連浴巾都沒有裹,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來。

張凝雪正在開紅酒,見到陳墨出來,登時捂住了眼。

類似愛情 「羞什麼,又不是沒見過。」陳墨哈哈一笑,立即化身惡狼,朝張凝雪撲了過去,直接將她身上的浴巾給扯下來。

至於紅酒。

這種情況,誰特么有心思喝紅酒啊!

……

一番苦修,張凝雪臉色緋紅,整個人香汗淋漓,依偎在陳墨懷裡,微微喘著粗氣。

陳墨抱著張凝雪的香肩,笑著說道:「果然還是一起修鍊,恢復起來比較快。我後背的傷已經基本控制住了。再過幾天,就能恢復如初。」

「當初我就不該修鍊玄陰訣,也不用現在被你欺負……」張凝雪趴在陳墨懷裡,吐氣如蘭。

「雪,這怎麼能叫欺負,要不是你修鍊了玄陰訣,咱倆還沒這種緣分呢!」陳墨摟緊了張凝雪,說道:「再說了,我也沒欺負你,反倒是你欺負我。」

「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張凝雪抬頭問道。

「你強迫我加入安全部門,還讓我去做那些危險的任務,不就是欺負我老實么!」陳墨說道。

「你老實?」

張凝雪捶了陳墨胸口一下,嗔道:「你要是老實的話,那天底下的男人就都是老實人了。」

「喲呵,看來你還挺見多識廣的。」陳墨笑了。

「辦案的,我什麼案子沒見過,再兇殘的罪犯我都審過。」張凝雪撇撇嘴。

「我還以為……」

「還以為什麼?」

張凝雪問完,當即反應過來,重重捶打了陳墨一下,「再胡說八道,我就撕爛你的嘴!」

「開個玩笑嘛!」陳墨看著張凝雪完美無瑕的臉龐,忍不住輕吻了一口,這才接著說道:「話說回來,咱們也修鍊這麼久了,你感覺怎麼樣?」

張凝雪的俏臉通紅,又忍不住捶了陳墨兩下,「你是不是真的想讓我撕爛你的嘴!」

「我是問你,真力感覺有沒有提升。」陳墨汗了一下,覺得張凝雪想歪了。

「你故意的。」張凝雪又又又捶打了陳墨幾下,羞得無地自容。

「哈哈。」

陳墨還真不是故意的,他確實很關心張凝雪現在的情況。

玄陰訣和玄陽訣一起融合,衍生出來的能量是極其巨大的。

只要你不是天賦太差,總能夠有明顯的提升。

張凝雪停留在崩勁也有好一段時間了。

詢問一下修鍊進度,也是應該的嘛!

「我早就感覺到修為境界有點鬆動,但一直沒能夠突破。」說到修鍊,張凝雪也是認真起來,稍微坐直了身子,對陳墨說道。

「境界鬆動就好辦了,說明你已經有了足夠的積累,突破只是時間問題。」陳墨點點頭。

一般來說,這就是突破的前兆了。

只不過,想要順利突破,還需要時間。

有可能一個月就能突破。

有可能要六個月。

也有可能需要一年半載。

這個時間,因人而異,但總歸有突破的希望。

「說起這個我就煩,遲遲不能突破,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張凝雪搖頭嘆氣,顯然也是非常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化勁武者。

對於修為的渴求,張凝雪可不比林星娜少。

「要麼就是積累不夠,要麼就是還沒有領悟化勁,可不就這麼兩個原因么!」陳墨攤了攤手,也沒什麼辦法。

他修鍊也是按部就班,一步一個腳印,這樣走過來的。

「那怎麼做才能領悟化勁?」張凝雪問道。她已經足夠勤奮了。

每天除了工作,剩餘的時間就是修鍊,並且在鑽研化勁這個境界。

有陳墨這個化勁武者,張凝雪能夠對化勁有更多直觀的理解。

陳墨也不藏私。

基本上關於修鍊的事情,什麼都會跟她說。

甚至還手把手教學。

但張凝雪還是沒法突破。

可能還是需要頓悟吧!

理解不夠,也就沒法突破。

張凝雪有些著急,但也毫無辦法。

修鍊這種事情,就好像你想賺錢。

鋌而走險的話,或許在短期內能夠前進一大步。

但是從長遠方面來看,還是腳踏實地比較穩健。

走那些歪門邪道,早晚沒有好果子吃。

「還是要踏踏實實的修鍊吧!」陳墨只能這樣回答。

修鍊哪裡有捷徑可以走。

這時,張凝雪忽然翻到了陳墨身上。

「幹嘛?」

「繼續修鍊啊!」

房間里,頓時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

修鍊幾輪,陳墨的傷勢也癒合的差不多了。

雖然說,沒有完全痊癒,但是已經不疼了。

陳墨神清氣爽。

張凝雪則在床上呼呼大睡。

陳墨對此感到很滿意。

他關上房門,來到客廳,開始打坐修鍊。

修鍊這種事情,雖然和張凝雪一起修鍊會比較有效果,但更多時候還是需要靠自己去感悟。

只有領悟到了,才能夠突破。

陳墨現在雖然是化勁武者,但也是渴望進步的。

誰不想更進一步呢!

就是化勁武者,想要突破,實在太難太難了。 化勁初期,中期,後期。

這三個小境界,差距是相當大的。

之前陳沖拼了命,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化勁中期,甚至摸到了化勁後期的門檻,那陳墨這邊即便有三名化勁武者,也不敢上去啊!

所以陳墨在跟陳沖對決的時候,才會屢次避其鋒芒。

現在陳墨想要突破的話,太難太難了。

要是真的有這麼容易突破,那宗師強者早就已經出現了。

但是現在,宗師強者,還都是只出現在傳說當中,根本沒人見到過。

現在陳墨要做的,無疑就是不斷的積累,不斷的領悟,只有充分的將這個境界的理解給揉碎了,才能夠有突破下一個境界的可能。

靜心修鍊,無疑就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至於跟張凝雪一起修鍊,你覺得陳墨能安心修鍊嗎?

當然不能夠。

和張凝雪,林星娜她們修鍊,只能讓真力增長,但是想要在這期間感悟之類的,根本做不到好嗎?

哪個男人能做到啊!

反正陳墨做不到。

正當陳墨修鍊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陳墨睜開眼睛,感知力散發,立即判斷出門外來人是林星娜。

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到。

這才剛剛想到林星娜,她這就來了。

陳墨走過去開門。

他跟張凝雪的關係,林星娜應該心知肚明。

畢竟,兩人修鍊的都是玄陰訣。

而且,林星娜也不是笨蛋,應該多多少少都猜到了。

這頭女暴龍可不是沒腦子的。

她辦過的案件,比陳墨看的電影還多。

不然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混到刑警副隊長了。

陳墨從來沒把林星娜當成笨蛋。

只是有時候,這頭女暴龍太過衝動,發起瘋來真的很難搞。

念頭急轉的功夫,陳墨打開了房門。

「你怎麼在這裡?」林星娜看到陳墨,登時問道。

陳墨能夠感應到她,她可感應不到陳墨。

畢竟,陳墨是化勁武者,而林星娜只是內勁武者。

兩者之間,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張凝雪讓我過來聊點事情。」陳墨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他是老司機了。

早就練就了一副厚臉皮。

說起謊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闆讓你來她的住處談事情?」林星娜冷笑。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陳墨聳了聳肩,也沒有過多解釋,轉而問道:「你過來幹嘛?」

「我有事要跟老闆報告。」 列國浮沉 林星娜揮了揮手裡的檔案袋。

「把東西交給我就行。」陳墨伸手要去接。

林星娜一下子就閃開了,「不行,我要親自交給老闆。她在哪裡?」

「她在房間睡覺。」陳墨如實回答。

「她在睡覺,你待在這裡幹嘛?」林星娜眯起了眼睛。

「我在客廳修鍊,沒看我後背受傷了嗎?不打坐調息的話,怎麼恢復。」陳墨暗自慶幸,自己是穿戴整齊的。

要是光著膀子,那縱使他有十張嘴,也說不清楚。

當然,說不清楚也沒關係。

大不了攤牌。

反正林星娜也奈何不了他。

「讓我進去。」林星娜說著,直接就撞開了陳墨,進了屋子。

陳墨搖搖頭,但還是沒阻攔,順手關上了房門。

林星娜進了房間,果然看到張凝雪睡得正酣。

她也沒有打攪,躡手躡腳的關上了房門,重新回到客廳,坐到了沙發上。

「我沒騙你吧?」

陳墨嘖嘖道:「我說林星娜,你怎麼就總是疑神疑鬼的呢!我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你是老色胚了。」林星娜將手裡的檔案袋給放到了桌面上。

陳墨:「……」

這也被你給發現了。

「這檔案袋裡裝的是什麼?」陳墨轉移話題,隨口問道。

「我們在搜索現場的時候,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林星娜的臉色忽然鄭重起來,「陳沖可能沒有死。」

「什麼?」

陳墨瞪大了眼睛,趕緊拆開了檔案袋,裡面是一張張照片。

這是衛星拍攝的圖像,有些模糊,但裡面畫了幾個紅圈。

「這是……」

「在現場,除了陳沖和我們之外,還有其他武者。」林星娜介面說道:「而且,這個人,極有可能是溫妮嘴裡說的八號。這個八號,利用自己能夠回溯時間的能力,將陳沖給復活了。」

「不可能,據溫妮所說,那個八號的能力,只能回溯時間一分鐘,頂天了也就兩分鐘。陳沖在自爆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化作血魔了。八號的能力就是再強,也只能將他回復到血魔的狀態,陳沖依舊活不下來。」

陳墨搖頭,但臉色卻是非常凝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