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臭小子,我真的沒有想到,你這樣的歲數居然能夠學武,還把寸崩勁修鍊這麼快。難道楊瘋子留下什麼靈藥了,讓你提升這麼快?」


「六層之後,寸崩勁還讓你產生內力。你現在體內的氣流或許能夠外放出來,不過那只是氣流,而真正擁有殺傷力的就是內力,等你產生內力你才會見識真正的世界。」

葛春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說話,這讓楊柏聽著一愣愣的,真的跟電視和小說一樣,還真的有內力?

「嘎嘎嘎,你居然信了,哈哈哈哈。」古怪的大笑再次響徹房間,楊柏都感覺房梁都在震動,一股股塵土飄揚開來。

「大爺的,到底他說的真的假的?」楊柏有點無語,自己好像撐不住場面,尤其葛春的眼中老是那麼神秘。

「惹了葉家,知道學武,提升自己,看來你也不是二愣子。」在大笑當中,清晰的話傳來,讓楊柏猛的抬頭,兩人目光碰撞在一起。

「大爺,你到底知道些什麼?」楊柏深吸一口氣,慢慢的站了起來,肅然的看著葛春。而葛春依舊低著頭,吞煙吐霧。

「老子知道的事情夠多的,小犢子,你這幾個月混的不錯。葉家算個屁,換成幾十年前,老子早就弄死這幫孫子。」 腹黑男的小綿羊 葛春大咧咧的說著,一股股殺氣轟然而出,這讓楊柏再次瞳孔一縮。

「可惜了,和諧社會把他們給救了。」一句話,讓楊柏再次沒電了,而這時候葛寶彤搓著手從屋外進來,看著楊柏傻乎乎的樣子,再次冷哼一聲。

「臭小子,今天留下吧,想學武?」葛春的話,讓葛寶彤也愣住了,還以為楊柏知道自己在林場過來找自己,結果卻聽到楊柏是過來學武的。

「恩!」楊柏趕緊點了點頭,卻看到葛春更是狂笑道:「行,看在楊瘋子面上,在看著我家丫頭的份上,只要你中午把老子陪好,我就交你武功。」

「沒問題!」楊柏剛說完,就聽到旁邊葛寶彤捅了捅楊柏的腰,無奈苦笑道:「你怎麼什麼都敢答應,你完蛋了。」

「什麼意思?」一個半小時后,一盆熱氣騰騰的飛禽走獸肉端了上來,而楊柏的旁邊四個三十斤的酒罈出現在桌子之上,楊柏的高瘦身軀完全被酒罈阻擋,透過酒罈看著上面葛春興奮的笑著。

「酒場無父子,陪好老子,怎麼都好。」葛春還以為楊柏畏懼這些酒,要知道這些可都是經過特殊發酵的,裡頭山林之果,以及各種山中秘葯都放入其中,酒性就是烈。

「喝酒?」楊柏現在可真不在乎喝酒,看著這些酒罈,楊柏的嘴角再次上揚,可就在楊柏神秘笑的時候,突然看到葛春猛的一抬手。

惡風撲面而來,楊柏就感覺自己的胸口一疼,差點都要吐血,經脈當中一些氣流徹底的消散下去。

「想跟老子玩虛的,別以為你寸崩勁能夠解酒,你個犢子。」葛春哈哈狂笑起來,拿起一個酒罈,一掌落下,封口被斬落,撲鼻的酒香讓葛春興奮起來。

「少喝點,這是藥酒八十多度,我爹在熊你呢。」葛寶彤突然壓低聲音,給楊柏端菜的時候,偷摸說著。

「靠,八十多度的藥酒,那是酒精好不好?大爺的。」楊柏臉都苦了,不過內心卻是開懷大樂。

「哈哈,老怪物,你以為我靠著寸崩勁解救嗎?有靈霧,我怕這個?有多少,我都來多少,我還要恢復金丹呢。」

不等葛春說完,楊柏也端起一個酒罈,倒出一杯酒,一口就悶下。看著葛寶彤那個著急,卻讓葛春再次狂笑起來。 「天翔,我真的不能嫁給你,我愛的人,不是你。」趙以諾顫抖著聲音說道,她終究還是騙不了自己。

是顧忘?天翔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女人,神情很是不悅,這麼久了,他終究還是輸給了顧忘!這真是天大的笑話!他為趙以諾付出了那麼多,她的心裡卻一直在想著別的男人。

「難道你就忍心棄我而去?」天翔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不舍,但更多的是憤怒,他狠狠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里閃現一股駭人的寒光。

趙以諾,倘若你今天真的選擇了顧忘,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該死的顧忘,竟然讓他找到了這裡!

「天翔,不要白費心機了,她不愛你!倘若她真的愛你,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猶豫!沒有愛情的婚姻,你又何必強求?」

顧忘的語氣里,有些焦急,不管怎麼樣,如今他已經知曉了趙以諾的心思,最起碼,她不愛天翔,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

趙以諾低著頭,眼眶裡積滿了透明的液體。

此時的她內心很是痛苦,一邊是想逃離天翔的決心,一邊是她對天翔的感激,她不知該如何選擇,她迷茫了。

「嫂子!你清醒一點!天翔之前對你做過的事情,難道你都忘記了么?他曾經想要殺你!你還記得陳菲嗎?」

當周陽提到「陳菲」這個名字時,趙以諾的身子突然顫了一下。

好疼!

她捂著自己的胸口,緊皺眉頭,看起來很是憔悴,陳菲到底是誰?為什麼一聽到她的名字,自己竟會如此難受?

看來她已經忘記了,也是,她連自己都不記得了,又怎麼還會記得別人?顧忘盯著不遠處的女人,表情很是期待,他多麼想立刻帶那個女人離開這個地方,可是他卻不敢輕舉妄動。

「天翔,對不起,我們還可以繼續做朋友的,對不對?」趙以諾緊緊抓住天翔的胳膊,輕聲問道。

朋友?她把自己當成什麼了?這麼長時間以來,自己對她的心思她再清楚不過了,現在又何必說的這麼虛偽!

女人啊!果真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可是這次,他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不會!這次你只要離開了我,從此以後,我們便不再是朋友,只能是敵人!」天翔堅定的回答。

為什麼他要如此執著?為什麼他非要逼自己嫁給他?沒有愛情的婚姻,這真的是他想要的嗎?

天翔,你究竟懂不懂愛?又何苦一味的為難自己?

「我對你只有感激之情,我一直將你當做恩人看待,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不是嗎?」趙以諾緩緩靠近他,低聲說道。

是啊!他自然心裡很清楚!可是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要她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

兩廂情願的愛情實在太過奢侈,既然得不到,那他就要佔有!

「天翔,結束吧!從此以後,我們各走各的道。」不遠處,顧忘勸說道。現在的顧忘,心情已經比之前平淡了很多。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講,他還是很同情天翔的,只是他很清楚,很多事情,並不是通過努力就可以得到的。

他不否認天翔對趙以諾的付出,他也很認可天翔對趙以諾的愛是真心的,只是愛情這種東西,終究還是要看緣分。

總裁妻子太迷人 「以諾,你想好了嗎?」

顧忘的聲音,似乎帶有一種魔性,讓趙以諾有一種急迫和他一起離開的想法。

天翔立即擋在她前邊,不讓她離開。

旁邊的山貓和周陽看著這一切,一時之間竟愣了神,這個時候,倘若他們倆要是再摻和的話,場面只怕會變得更加混亂。

「天翔,對不起!」說著,趙以諾一個用力,將面前的男人推到了一邊,直接跑向顧忘。

豪門寵婚:嬌妻太難馴 顧忘迅速伸出右手,接住趙以諾的手,而後兩個人立即離開,山貓和周陽也立馬跑了出去。

整個教堂里,只剩下天翔和神父兩個人。

神父站起來,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臉上卻是一副十分欣慰的模樣。天翔癱坐在台上,抬起頭看著上方,試圖將眼眶中的淚水憋回去,但終究,眼淚還是流了出來。

趙以諾跟著顧忘一路小跑,兩個人的臉上很是興奮,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他們在海邊停了下來。

兩個人雙目對視,飽含情愫,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怎麼也不願鬆開。雖然趙以諾確實已經不記得顧忘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面前的男人,她竟覺得很是熟悉。

他是顧忘!那個他們口中自己以前愛的人!趙以諾歪著腦袋,仔細眼前的面孔,慢慢靠近,不知不覺的,她伸出右手,輕輕撫摸著男人的臉頰,這觸感,好生熟悉。

漸漸地,趙以諾閉上了眼睛。

太久沒有相見,沒有觸碰到她,許是忍不住了,顧忘一個用力,左手攬上她的腰,而後俯身,嘴唇覆上女人那性感的薄唇。

對這突如其來的親吻,趙以諾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要推開面前的人,可是不知道怎麼了,她卻對這個男人的吻異常上癮,很快,她配合起來,就這樣,兩個人彼此擁抱著對方,熱吻著……

不遠處,周陽看到這一幕,一行熱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這兩個人終於又在一起了,真是太不容易了,期間兩人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坎坷,也就只有這些他們一路陪著走過來的朋友才能知道。

山貓立即將她攬進懷裡,輕輕為她拭去那感動的淚水,「怎麼?你羨慕?要不然,我也給你……」

「閉嘴!」還沒等山貓把話說完,周陽便立即打斷了他的話。

真好!他們倆終於又在一起了。

「以諾,跟我回家好不好?亮亮和夫人都很想你。」顧忘趴在她耳邊,柔聲說道。

瞬間,趙以諾的眼神黯淡了。

可是天翔怎麼辦?她的內心開始糾結起來。

「顧忘,我覺得,暫時我還是不要回去了,我沒有恢復記憶,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她低著頭,愧疚的回答。

顧忘又怎麼不理解她的心情?抱著她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只是表情有些失落。 再次偷看了姜辰一眼,確定姜辰的視線看不到這裡以後,刑五從腰囊里拿出一個瓷瓶。

看著瓷瓶,刑五的臉上不禁浮現一抹肉痛之色。

「這麼一小瓶,可是花了我一千靈晶,可謂是用一次少一次。」刑五說著說著又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姜辰所在的方向,眼裡閃過一絲冷意,「這次在你身上算是虧大發了,希望你身上那東西,能夠讓我得到回報。」

刑五打開小瓶子的瓶塞,再打開酒壺的壺蓋,把小瓶裡面的黑色液體往酒壺裡傾倒了一滴。

倒完一滴后,刑五連忙收起小瓷瓶,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肉痛之色。

「一滴就夠了,這一滴足夠讓他經脈盡毀了。」

刑五暗暗嘀咕,然後蓋上壺蓋,輕輕搖晃兩下。隨後他又裝作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從柱子後走出來,朝著姜辰走去。

「你回來了。」

姜辰看到刑五回來以後,眼睛頓時微微一亮。

「這店家的瓊花釀只有這最後一壺了。」

刑五晃了晃手中的酒壺,面帶無奈的說道。

「只有一壺了啊。」

姜辰聞言心覺遺憾,他本來還想打包來著。

「得,一壺就一壺吧。」

姜辰接過酒壺,直接給自己滿上一杯,迫不及待的一飲而盡。

這杯酒剛一下肚,姜辰便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酒,味道似乎有些變化。」

姜辰暗暗回味,心裡不禁有些詫異。

與此同時,姜辰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靈力突然瘋狂運轉起來,然後剛剛喝下肚子的酒液里,有一股莫名能量,直接鑽進他的經脈。

「這酒有毒?」

姜辰的臉色猛的一變,抬頭往刑五看去。

果然刑五此時已經換上了一臉冷笑,不在是虛與委蛇的模樣。

「你在酒里下毒了?」

姜辰的臉色有些難看,直接出聲質問道。

「沒錯,此毒專污靈力,毀人經脈。」

刑五大大方方的承認了,臉上露出一副暢快的笑容。

聽到刑五的話以後,姜辰的臉色又是一沉。只怪他警惕性不夠,本來他以為刑五應該是找人一起對付他,或者說刑五背後還有人。

結果沒想到,這人居然直接給他下毒,讓他一時不察吃了大虧。

不過姜辰此時也沒心思管刑五,他直接把心神沉入體內,觀察起進入經脈的特異能量。

察覺到姜辰在想辦法排毒,刑五的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嘲弄之色。

「沒用的,這毒就算是抱嬰期真人,也解不了,中毒之後只能眼真真的看著以及的靈氣被污染,經脈慢慢的潰毀。」

刑五越說越高興,越說越起勁。他方才可是憋壞了,現在便開始忍不住得意起來。

姜辰自然是不理會刑五,他的精神大部分都沉入體內,只留下小部分注意力放在刑五的身上,謹防他使壞。

那怪異能量進入姜辰的經脈以後,迅速融入靈力,姜辰的心裡頓時一沉。

但是正在姜辰擔憂的時候,又突然出現一絲轉機。

只見那些融入靈力的怪異能量直接被靈力給排擠了出來,然後便直接被靈力帶回氣海。

能量進入氣海以後,直接朝著元嬰涌去,不過才剛一接近元嬰,便直接潰散開來,變成大量的純凈靈氣,直接被元嬰所吸收。

「這是被毀滅之力強行溶解了?」

姜辰暗自詫異,同時也欣喜不已。

姜辰的心神沉入體內,刑五看著閉目不言的姜辰,臉上不由得浮現絲絲猶豫之色。

他在考慮,到底是直接出手拿下姜辰,還是靜等上面來人。

「呼——」

忽然一股風聲響起。

聽到這聲響,刑五先是一愣,繼而連忙跪下。

冷酷總裁的女人 當他跪下以後,他的身旁猛然出現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

「拜見影執事。」

刑五單膝跪地,低著頭沉聲道。

「這就是那個人?」

影執事直接開口詢問道。

沙啞刺耳的聲音,跟攬月樓里的那個人影一般無二。毫無疑問,這就是攤販所見的那個人。

「沒錯,正是他。」

刑五沉聲答道。

由於姜辰尚留三分注意力在外面,所以當這個人影憑空出現的時候,他立馬便看見了。

在確定體內的怪異能量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以後,姜辰也留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身前的兩人身上。

不過他還是緊閉著眼睛,裝作還在抵禦體內劇毒的樣子。

「他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姜辰雙眼緊閉,影執事不由得詫異的問道。

「他被屬下下了毒,此時正在忙於鎮壓。」

刑五瞥了一眼姜辰一眼,臉上的得意之色一閃而逝。

「哦?什麼毒?」

「玄蕪草的汁液。」

「哦?」影執事聞言有些驚訝,「你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我兩年前,曾僥倖得到過三滴,剛剛最後一滴放進了那壺酒里。」

刑五的頭趴的更低,小心翼翼的答道。

其實刑五當時共得了五滴,除了一年前用過一滴后,他剛剛還是第二次用。他還剩下三滴沒用。

不過他不敢說實話,因為他擔心眼前的影執事,會讓他交出剩下的。畢竟玄蕪草只有在崇幽城千裡外的禁地霧澤中才有,可謂是可遇不可求,十分珍貴。

當初他能夠花一千靈晶買到手上的五滴,還是因為一件意外情況。不然,以他的身家,怕是這輩子也碰不到這種東西。

聽了刑五的話以後,影執事沒有再說話,這讓刑五不禁有些忐忑起來。

「他手上的是什麼靈寶?」

萌萌鮮妻不準躲 良久,影執事再次出聲問道。

聽到影執事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了姜辰身上,刑五不由得暗鬆了一口氣,連忙開口道:「他身上是山形法寶,從品相來看,應該至少是六品珍寶。」

「珍寶級的?」

影執事聞言語氣中多了一絲欣喜。

「沒錯,那珍寶就在他手臂的紋路里。」

刑五指了指姜辰露出來的半截手臂上的山形紋身。

影執事的目光落到姜辰的手臂上,當看到這個青黑色的山形紋身以後,影執事的臉色頓時一亮。

「從南荒里發現的山形靈寶,莫非是那個寶物?」 楊柏喝的很快,很猛,挑釁的看著對面的老妖葛春。葛春狂笑幾聲,看到楊柏的眼神露出一絲欣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