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能,寶貝想聽甜言蜜語還是你情我儂?亦或者,寶貝喜歡在床上說話,用行動身體力行?」


動什麼動!

說話已經夠污了,還偷偷摸摸動手動腳,就是一頭披著人皮的狼。

江緋色羞著小臉,將某個人亂動的爪子抓住,小臉窩在他懷裡,沒好氣的數落他,「說你,你還跟我來勁兒了呢。剛才那個女員工不是什麼卿月月安排來的卧底吧?瞧你剛才那眼神,就很不對勁兒。」

穆夜池點點小女人,「聰明,所以不要問了。乖,看我怎麼工作好不好?把事情辦完,我帶寶貝出去吃香的喝辣的。」

江緋色看他手指飛快在工作,嘴邊的話也就停住,乖巧的安安靜靜呆在他懷裡,看他在工作,與人談事情,簽文件。

工作的穆夜池俊臉嚴謹,眉目之間布滿了睿智的光芒,整個人沉穩利落,看一眼就會讓人小心肝亂跳,迷人得無可救藥。

江緋色看得有點兒痴。

這個男人,舉手投足之間,越來越讓她欣賞與喜歡,不管在做什麼,她都覺得他與別的男人完全不一樣,特別有味道,有魅力。

冷不防,紅唇被某個人忽然低頭咬了一口。

輕咬的吻逐漸加深,深入骨頭的寵溺與霸佔,洶湧且柔情蜜意。

江緋色有些嬌羞,身子的緊張與僵硬慢慢放鬆,在他的呵護與強勢里慢慢主動回應,小手勾住他的頸項,與他步入愛的國度。

良久

顧瀾敲門進來說事情。

江緋色小臉暈染,躲在穆夜池懷中,整個人宛如小貓咪,性!感慵懶,媚眼如絲,卻看不出半點艷俗,只有令人戀愛的嬌俏可人。

穆夜池揮手讓顧瀾退出去,也沒有整理自己凌亂的襯衫,低頭向懷裡可愛的江緋色低笑,故意逗她,「寶貝,還要繼續嗎?」

江緋色放手,一巴掌就拍開他的手,氣呼呼的,「不玩兒了,我先出去透口氣。」

穆夜池大笑,「真的捨得丟下我一個人?」

「不是,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我想讓你幫個忙可以嗎?」

「哦?」寶貝兒還真有事情呢。

穆夜池好整以暇的靠在旋轉椅,等她開口。

「如果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我想見一個人,但是不能讓你跟那個人見面,你卻要保護著我,你願意嗎?」

穆夜池眯眼,眼神淺淺眯起來,邪魅狂狷又令人著迷。

「真的,我沒有跟你在開玩笑。」江緋色怕他不相信,認真的看著他,與他四目對視,沒有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味。

看來,是真有事情需要他幫,並且就是她嘴裡說出來的,保護她過去與人見面,但他要尊重她的要求,答應她不與那個她要見的人打照面,還不能背著她去調查那個人。

江緋色的意思穆夜池明白,也知道寶貝兒這麼跟他說話是因為對他信任。

「好。」

沒有猶豫,穆夜池低頭望著寶貝的眼神,與她保證。

「只要寶貝不要求,不讓我跟那個人見面,我就不會背著寶貝做什麼你不喜歡不希望的事情。」

江緋色鬆口氣,對他展顏一笑,天真無邪的乾淨笑容純粹美好,不染一絲污穢。

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小女人,就不害怕他出爾反爾,假裝答應她,背後偷偷摸摸去調查那個人嗎。

「我跟你保證,我與那個人見面跟你沒有關係,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暗搓搓。」穆夜池沒有問出口,江緋色自己就跟他解釋了:「我與那個人見面,是因為我母親的事情。」

「你母親留給你的東西?」穆夜池微微驚訝,反問她。

江緋色坦然的點點頭,「是的,就是母親留下來給我的東西,並且二叔二嬸他們暗中虎視眈眈,還跟卿月月合作想要把我往死里整。」

二叔二嬸最近倒是沒有什麼風頭露面,也沒有找她江緋色麻煩,大概是卿月月不讓他們弄巧成拙,怕穆夜池會注意,所以不允許二叔二嬸他們鬧吧。

依照黃晨律師的說法,事情快要來不及,那二叔二嬸他們更著急才對,如此安靜沒有任何動靜,也挺奇怪的。

「他們不敢動你,我跟他們警告過。」

啊,原來還是他也警告過呢。

怪不得,光是卿月月,大概二嬸那點小心機怎麼可能真服從,她江緋色不消失,二嬸的心就不可能安定,整天擔心她江緋色殺回去要他們命呢。

江緋色正要說話,忽然想起來剛才穆夜池問的,不由奇怪,「剛才你說我母親留給我的東西,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

母親留下來的神秘遺產,應該不會在穆夜池的調查中。

二叔二嬸他們肯定也不會如此愚蠢,把他們心心念念想要奪走霸佔的東西大肆宣揚,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要做這麼不仁不義的事情。

那穆夜池怎麼會知道母親有東西留給她。

「猜的,你二叔二嬸那點瞎心思,他們跟卿月月見面的事情,我是從周家小小姐周瑾兒那邊聽到的消息。」

周瑾兒?

江緋色挑眉,「你跟周瑾兒什麼時候這麼親密,她還會跟你說這種事情?她就不怕卿月月把她那張嘴巴給撕爛嗎。」

穆夜池笑。

看著江緋色吃味的小模樣,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他都不忍心破壞了。

「說啊,你跟周瑾兒什麼時候見的面?當初老爺子壽辰之前被我撞見的那次,你跟她不是演戲,是真的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

嘖嘖,穆夜池就喜歡寶貝兒這麼在乎他的樣子。

「你還跟我裝沉默哦,好你個穆夜池,你當初就跟周瑾兒有一腿是不是,還故意發簡訊讓我過去看好戲,你好生套路深!」

穆夜池忍不住,抱著小女人狠狠懲罰的吻住。

把江緋色吻得迷迷糊糊,他才放開她,笑,「這就是我的答案,我穆夜池這輩子除了你江緋色,還沒有碰過任何女人。周瑾兒那邊,嗯……你可以去問問顧瀾。」

切!他也會說不出口啊。

江緋色想想,大概猜到是周瑾兒自己送上門給穆夜池爆料,想引起穆夜池注意。

跟卿月月當好姐妹,背後卻出賣卿月月,這玻璃花一樣的姐妹情啊,可喜可賀,活該——

「還跟你爆料什麼了,有沒有當你面脫衣服勾你啊。」

「沒來得及脫,就被顧瀾他們扔出去,我怕髒了寶貝兒你的男人眼睛。」

江緋色:「……」真不要臉。

「來,寶貝兒說說,你二叔二嬸他們為什麼這麼貪圖你母親留下來給你的遺產,比我們家還要吸引人?這麼念念不忘,真是吃了豹子膽。」

江緋色撇嘴,「我哪知道。」要是知道她還在這裡幹什麼,直接找……

對啊,為什麼不問問黃晨律師,跟黃很律師說說二叔二嬸他們不懷好意呢。

「你一點兒都不知道?」

江緋色點頭,很是無奈的看著他,「真的不知道,我到你們穆家的時候才多大點兒,記憶力再好也不會記得當初我母親跟我說過什麼。」

習慣性摸向母親最後親自給她帶上去的項鏈,沒有熟悉的清涼與帶了她體溫的暖,摸到的地方空蕩蕩的。

江緋色的心忽然莫名的空了起來。

她才記起頸項上母親送的項鏈上次出事故丟了。

「怎麼了?」穆夜池抱緊懷裡低著小腦袋,安安靜靜的小女人,柔聲撫慰,「不開心,是不是想母親了。」

江緋色輕輕搖了搖頭,把小臉窩在他安穩寬厚的胸膛,讓他的體溫一點一點將她心底的空與荒涼填補。

「寶貝?」

「我沒事,我只是想起上次出事故時把媽媽留給我的唯一項鏈弄丟,心裡有些難過。」她抬起小臉,聲音很輕,「我現在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

不要讓她連他都失去,在她將他放在心尖上之後,不要讓她失去他——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是我的過失,我沒有幫你尋找到你丟失的項鏈。」穆夜池把有些彷徨的寶貝用力擁入懷中,低聲的與她表示歉意,「我不會放棄,只要有線索,就會幫你找到,爺爺離開之後,除了奶奶,我也只有你,只有寶貝一個人了。」

無聲沉默,兩人就像是抱團取暖,只想汲取對方那令人眷戀的溫暖。

下午,穆夜池要去召開會議,非要帶著江緋色一同前往,滿血復活的江緋色死活不願意去。

他們又沒有成婚,沒有坐上總裁夫人寶座,真要用這個身份過去與他開會,別人還不得將她往死里酸。

很有自知之明的江緋色,借著要出去找夏茉莉的借口溜之大吉,答應穆夜池他下班時立刻乖乖回家裡找他。

總裁的小小點心 出了公司大門,江緋色沒有開車,兜兜轉轉,一路來到很有特色的那條街巷。

可等江緋色找到目的地之後,忽然發現一直老實本分做著針線活,母親最要好的姐妹,也是她最後想要保住的人,已經消失不見,那充滿她歸家般親切的小地方,一片陳舊狼藉。

江緋色獃獃的站在小小入口處,整個人都僵硬麻木,一時只覺得頭上的天都是黑的。

怎麼……怎麼會,怎麼會!

不可能出事的,卿月月不可能對這麼一個沒有任何威脅的人,做出什麼傷害行為的!

她也一直都遮掩得很好,穆夜池都不知道的事情,卿月月怎麼會知道。

一定不是出事了,只是回去老家,回去老家了……

江緋色驚慌失色,小臉白得沒有絲毫血色,無力靠著門,只祈求老天爺放過她一次,不要讓這個無辜的好人因為她遭受什麼。

「你是不是阿蘭要等的女孩子?」疑惑的聲音從江緋色身後傳來。

江緋色迅速轉身,抹掉眼睛里的淚氣,發現門外站的是個七十多歲的阿婆,手裡拿著一個小袋子,正在打量她。

「你是小意濃嗎?」阿婆打量了她一會兒,輕聲問她。

是了,江緋色以前不叫江緋色,母親給她取的名叫做江意濃。

「阿婆……」

「阿蘭啊,是走了,走之前等了好幾天也沒有等到,就託付阿婆將這個東西交給你。」阿婆說著,再次問她:「你是不是阿蘭要等的意濃姑娘?你能告訴阿婆回家是什麼意思嗎?」

回家……

江緋色眼眸一紅,輕輕的開口,「母親早年離世,要我將阿姨當成母親,阿姨手上戴著的手鐲便是與母親情義金蘭一模一樣的信物,阿蘭阿姨說她這裡就是我的家,讓我在外面受不住苦了就回家。」

「好好好,是阿蘭惦記的意濃姑娘沒錯,給你,阿蘭留給你的東西。」

江緋色深深彎腰,誠心誠意的與阿婆道謝,「謝謝阿婆信守諾言,阿婆是個好人。」

「這孩子,不用誇阿婆,做了這麼多年鄰居,小事小事。還有啊,孩子你不用擔心阿蘭,阿蘭走的時候是說老家起了大房子,回去享福呢,就是說不放心你這個孩子。」

「謝謝阿婆,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阿婆搖搖手,拒絕了江緋色的任何好意,更不會要求她給什麼資金,笑呵呵的揮手離開。

江緋色抓緊手中的東西,知道阿姨已經離開,這裡她將不會再回來,戀戀不捨的看了好一會,才搭車返回去找穆夜池。

抵達盛世,正好是下午六點,穆夜池已經開著車等在公司大門外,一看見她,綠眸里的寒冽凌厲便溫和了下來。

伸手將小女人摟入懷裡,穆夜池低低的呢喃,「去哪兒了?怎麼剛才打你電話都無法接通。」

「出去玩了會兒,大概是坐地鐵穿過隧道沒有信號吧。」江緋色掏出手機,在穆夜池面前晃了晃,「你看看,我這不是知道你準備下班,主動給你打電話通知了嗎,我守信用吧?」

「是是是,寶貝兒最守信用。」穆夜池笑,幫她打開車門,看她安安穩穩坐好,這才回到駕駛位置開車。

「回家吃晚餐還是出去吃?」

「啊?」江緋色抬頭,眼底有片刻的呆愣。

穆夜池握著方向盤的手輕輕敲了敲。

「你剛才問我去哪兒吃飯嗎?」江緋色伸出小手,撒嬌般挽住他手臂,笑著與他解釋:「我剛才想起項鏈的事情,還想起卿月月發布的新聞,一不小心就走神了,抱歉。」

這麼乖巧道歉的寶貝,真是令人不忍心對她苛責什麼,疼愛都來不及呢。

穆夜池放下手,笑了笑,「沒事,別想太多,一切都會解決清楚,卿月月發布的新聞已經全部壓住,沒有外泄一丁半點,寶貝別想太多,會好起來的。」

「嗯。」江緋色點頭:「我不想了,反正想太多,該來的都會因為卿月月的所作所為來臨。我不怕她鬧,就怕她不主動來鬧。鬧了,才能更快將卿月月他們的真面目揭露出來,對我來說反而是好事,我是自己把自己想糾結了,才有煩惱纏身。」

穆夜池摸摸江緋色小腦袋,無聲安撫。

「我們回家吃晚餐吧,不去外面吃,回家。」

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事情,回家,一起回他們的家。

今天知道阿姨走了,又說了回家的含義,江緋色心裡格外想家,想回家,想要一起手牽手的人一同回家,在溫馨光影下吃晚餐,說說話,安然如夢。

「好,我們回家。」穆夜池臉色動容,將車子拐了一個彎,回到有燈光盛開等他們歸來的家。

那個他沒有打算要當成家的別墅,今後就是他和寶貝的家,只屬於他們的家。

落日爬過白牆 吃了晚餐,江緋色今天晚上話特別多,沒有什麼正經事,她在跟穆夜池細說一些小小的往事,小小的身子柔軟地躺在穆夜池懷抱里,眷戀的與他輕聲細語。

夜深人靜,江緋色在他懷抱睡著。

穆夜池將她放到床上,定定的凝望許久。

他走到對面,打開書房,打開私密空間,從空間里拿出一個小小的暗紅色花紋盒子,兩邊扣子輕佻,點上七位數密碼。

盒子打開。

柔光下,打開的盒子裡面,躺著一條項鏈。

項鏈上面小小的心形,刻著小小的字母:yn

這項鏈,正是江緋色呵護,丟失的那一條……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