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能進包廂的人怎麼可能沒錢?我還是不拍了。」不是他沒錢,而是對方太有錢了,他根本就鬥不過。


紅綾見沒有人再競價,只能道:「兩百萬第一次。」看了眾人一眼,「兩百萬第二次。」

等了一會兒,見還是沒有人競價,抬起手中的定價錘宣佈道:「兩百萬第三次恭喜六號包廂的貴客。」包廂里的人應該不是漫家的人,漫家的人是不可能這樣一擲千金的。

穆總的福氣嬌妻 拍賣行繼續著,接下來幾件拍品,蘇瑾月他們都沒有什麼興趣,也就沒有再競價。

「寒靈幽魂花到底什麼時候出來啊?」田豐尋有些焦急。他這次來主要就是為了寒靈幽魂花,只有得到寒靈幽魂花他才能安下心來。

一件接著一件的拍品被拍走,田豐尋的心裡也是越來越著急。

「下一件拍品是一株九級藥草,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沒錯,它就是寒靈幽魂花。」紅綾掀開托盤上的紅布,拿起那株冒著絲絲寒氣的黑色花兒。

「寒靈幽魂花只有暗魂角才有,是極為難得的,它除了可以煉製幽魂丹外,對於修鍊暗系功法的修士,也是有著極大好處的。起拍價三十萬,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萬。喜歡的貴賓可要抓緊機會了,整個魔海城就只有這麼一株。」

「我出三十五萬。」紅綾的話語剛落就有人喊出了價格。

「一百萬!」田豐尋激動地喊道。這株寒靈幽魂花他勢在必得。

「錢多也不是這麼花的,一百萬喊順了是吧?」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這樣,這是在挑釁我們知道嗎?」

「老子跟你杠上了,兩百萬!」

「三百萬!」田豐尋沒有理會對方,繼續加價道。

無敵師叔祖 「四百萬!」那名修士繼續道。

「五百萬!」田豐尋沒有一絲猶豫的喊道,同時在心中計算著自己身上的魔石。實在不行,他就用丹藥抵。

「田會主,你儘管叫價,我這裡還有幾張魔石卡。」蘇瑾月拿出魔石卡道。不得不說那個漫霸天真的是太寵兒子了,漫步言的儲物戒簡直就是一個小金庫,不加上這些魔石卡,也有著上千萬的魔石。

其實蘇瑾月猜錯了,漫霸天雖然很寵漫步言,但是卻並不是任他為所欲為的,之所以漫步言的儲物戒里有這麼多魔石,還有魔石卡,是因為漫霸天得知,這次的拍賣會中會拍賣一件他極為需要的東西,若不是為了那樣東西,他可是捨不得花魔石的。 本來漫霸天是要親自前來的,因為臨時有事就將這個任務交給了漫步言。漫步言人雖然有些混,不過辦事方面還是挺靠譜的。

只是沒想到漫步言會遇到蘇瑾月三人,任務沒完成不說還丟了性命,白白便宜了蘇瑾月他們。

那名修士聽到田豐尋喊出五百萬,心裡有些發虛,但是還是硬著頭髮喊道;「六百萬。」

「一千萬!」田豐尋喊道。那株寒靈幽魂花對他很重要,他必須孤注一擲。至於欠蘇瑾月他們的,等回了天月大陸他會加倍償還的。

那名修士咬了咬牙,「一千一百萬!」他是沒有那麼多魔石,但是誰讓對方那麼狂呢,讓對方多出一些魔石,他看著也爽快。

田豐尋正要繼續叫價,蘇瑾月攔住了他,「那個人身上沒有那麼多魔石。」她剛剛用眼睛看過對方的儲物戒,他一共就只有六百三十幾萬魔石。既然對方要惡意抬價,那就讓他自食惡果,相信拍賣會知道對方惡意競價后一定會嚴懲對方的。

「你怎麼知道?」田豐尋詫異道。他的神識比蘇瑾月要強大,但是他也看不透那個人的儲物戒。

「我的眼睛可以穿透一切物體。」蘇瑾月道。

田豐尋明了的點了點頭,不再競價。對於蘇瑾月的話他還是很相信的,而且蘇瑾月也沒有騙他的必要。

見田豐尋不再競價,競價的那名修士急的冷汗直冒,心中期盼田豐尋可以繼續出價。

其他的人也都在關注六號包廂,等待著他們繼續出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六號包廂里始終沒有一絲動靜。

紅綾收回視線,看向台下的眾人道:「現在是一千一百萬魔石,還有沒有哪位貴賓要繼續出價?」

那名競價的修士連忙期待的看向眾人,希望有人可以幫他度過這個難關。早知道對方不繼續,他剛剛就不叫價了,現在他該怎麼辦?如果沒有人競價,拍賣會知道他惡意競價的話,會讓他十倍賠償的。他陪不出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見遲遲沒有人競價,紅綾開口道:「一千一百萬一次!」

又等了一會兒,紅綾繼續道:「一千一百萬兩次!」

「一千一百萬三次!成交!」紅綾手中的定價錘用力的落了下去。

定價錘落下的聲音猶如敲擊在競價修士的心上,讓他心臟猛震,全身無力。該怎麼辦?怎麼辦?

「恭喜這位貴賓拍得寒靈幽魂花,請您前往後台進行物品的交易,限時十分鐘。」紅綾看向競價修士道。

競價修士點了點頭,晃晃悠悠的站起身,看了一眼六號包廂,眼中燃起一絲希望。現在能幫他的只有六號包廂了。

聽到敲門聲,田豐尋吊著的心才落了下去。在交易完成的一瞬間,他真的很怕自己會與寒靈幽魂花失之交臂。

「進來!」田豐尋壓下心中的情緒開口道。

競價的修士推開門,懷著忐忑不安的情緒走進了包廂。他也想過問別的修士借錢,但是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誰肯借給他?

「有事嗎?」田豐尋沉著臉看著競價的修士。對於對方惡意競價的行為他還是很生氣的。

競價的修士關上門,微微猶豫開口道:「我想將那株寒靈幽魂花讓給你們。」他拿不出那麼多魔石,根本無法去完成交易。

「我們不需要。」戰亦寒淡聲道。他們不需要擔心什麼,一旦拍賣會知道對方惡意提價,那朵寒靈幽魂花最後還是他們的。

「請你們幫幫我,我剛剛是一時氣不過才會惡意競價的。」競價修士哀求道。他現在早就後悔了。

「我們憑什麼幫你?再說我們的魔石也不是大風刮來的。」田豐尋道。對方真的沒有魔石,他就放心了。現在就由他們佔據主控權了。

「我願意拿出一半魔石,只要你們能幫我度過這次難關。」一旦被拍賣會知道,他身上的所有東西會被沒收不說,還會被廢去修為,就算他的家族出面也救不了他。因為拍賣會的幕後老闆,是各大家族都惹不起的人物。

「你走吧,我們不接受。」田豐尋開口道。

「我把我所有的東西都給你們,求求你們幫幫我吧。」競價的修士咚的一聲跪了下去。他現在別無選擇,離交易的時間越來越近,到交易時間還沒完成交易他也會受到處罰的。

田豐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站起身道:「走吧。」終於快要得到寒靈幽魂花了。

「謝謝!謝謝!」競價修士開心地站起身,跟上了田豐尋。雖然付出了身上的所有東西,但是比起接受處罰來,他還是合算的。

「我們也一起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站起身。接下來的要拍的東西他們也沒有什麼興趣,拍賣會的宣傳資料上說最後的壓軸是一塊星空石,大多數修士都是沖著那塊星空石來的。

來到後面的交易室,只見交易室里坐著一名丰神俊朗的年輕男子。

「魔石。」年輕男子沒有絲毫的廢話,將裝有寒靈幽魂花的盒子往幾人的面前一推。

競價修士將身上的所有魔石都拿了出來,看向蘇瑾月三人等著他們拿出魔石。

田豐尋目光灼灼的看著桌上的玉盒,拿出裝有魔石的儲物袋遞給年輕男子。北城主終於有救了!

年輕男子接過儲物袋,這時一名中年男人走了進來,「等等!」

眾人看向來人,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阻止交易進行。

田豐尋在拿出儲物袋時,就已經收起了玉盒。這是救北城主的希望,不管來人是誰他都不會再拿出來的。

「你們殺了漫步言,得罪了漫霸天,還敢這麼大搖大擺的來參加拍賣會真是讓人佩服。」中年男人目光冷冽的看著蘇瑾月三人。他也是剛剛收到漫家的消息才知道的。這些人果然大膽!

「你是要為漫霸天出頭?」戰亦寒沉聲問道。他們竟然敢動漫霸天,就不怕漫霸天報復,而且他們已經決定拍賣會過後會去海漫城。 中年男人一愣,看著戰亦寒的目光中滿是探究之色。對方只是一個元嬰後期巔峰修士,究竟哪來底氣敢得罪漫霸天,又敢用如此的態度對自己。

「你就不怕自己走不出這魔海城嗎?」中年男人冷聲威脅道。

「那就試試看。」戰亦寒冷笑。

中年男人突然大笑了起來,看著戰亦寒的目光中充滿了欣賞之色,「有膽量!」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麼有膽量的年輕人了,對方給他的感覺不是狂,而是自信,自信他可以全身而退。

這時一名手下走了進來,走到中年男人身旁將一張紙遞給了他。

中年男人接過紙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之色,看向戰亦寒三人,「你們打敗了漫霸天?」他收到漫家的消息,說是漫步言被人殺了,殺漫步言的那些人很有可能會來他的拍賣會,讓他將人控制住。

他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漫步言是漫霸天的兒子,漫步言被人殺了,漫霸天肯定早就來魔海城了,不可能讓他幫忙控制住那些人。於是他就派人去查了事情的經過,沒想到漫霸天已經來過魔海城了,而且已經與這三個人交過手了,最讓他覺得不敢置信的是漫霸天還輸了。

戰亦寒點了一下頭。這種事沒什麼好瞞的。

看到戰亦寒承認,中年男人和一旁的年輕男子,還有之前和戰亦寒他們競價的修士,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特別是之前和戰亦寒他們競價的那名修士,他的雙腿都嚇軟了,若不是一旁有一張桌子支撐著他,他此時怕是已經坐到地上去了。他之前腦子是進水了嗎?怎麼會去跟這種厲害的人競價。漫霸天那種強者在他們手中都吃了虧,更不用說他了。

偷偷的瞥蘇瑾月三人一眼,見他們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躡手躡腳的向著門邊移去。他要快點離開這裡,不然或許就沒有機會離開了。

「你隱藏了修為?你究竟是誰?」中年男人仔細的打量著戰亦寒,腦中不斷地想著有沒有類似的人物。漫霸天可是渡劫期修士,對方能打敗漫霸天修為肯定不弱於漫霸天。這樣的修士怎麼可能籍籍無名。

「交易完成了嗎?」戰亦寒看向一旁的田豐尋問道。他不想回答對方這個問題。

田豐尋點了一下頭。

「走吧。」戰亦寒伸手握著蘇瑾月的手,向著外面走去。

田豐尋憋著笑,跟上了戰亦寒和蘇瑾月。從這個中年男人的氣度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一個普通人,怕是還沒有人敢對他如此態度吧。

看著蘇瑾月三人離開的背影,中年男人眼中若有所思。他們究竟是什麼人?

蘇瑾月三人回到葉家兄妹的小院,葉家兄妹依然在修鍊著。

田豐尋拿出玉盒遞給蘇瑾月,「蘇門主,拜託你了!」

蘇瑾月點了點頭,接過玉盒放進自己的儲物戒里,「三天後我保證讓你見到一個健健康康的北城主。」

「好。」田豐尋開心地點頭,眼中充滿了期待之色。

海漫城漫家,漫霸天臉色陰沉的坐在主位上。這次他不僅失去了兒子,受了重傷,而且還丟了臉,這口氣他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家主!要不我帶三長老和七長老再去一趟魔海城。」大長老開口道。除了家主,在漫家他們的實力是最高的。這次家主是太輕敵了,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底細,不可能還會再著對方的道。

漫霸天沉吟片刻,「除了你們三人,再帶二十名精英弟子,我要將他們挫骨揚灰。」若不是他傷勢還沒有痊癒,他肯定會親自帶隊前去。

「是!」大長老應道。他倒是要去會會那三個人,看看他們究竟是什麼角色。

蘇瑾月將煉製好的幽魂丹收入玉瓶中,抬步來到陣法前,手指一彈,一顆幽魂丹準確無誤的進入了北城主的口中。

隨著丹藥入口,不多時,北城主身上開始冒出絲絲黑氣。

北城主臉上的神情變的猙獰,黯然無神的雙眼中露出了痛苦之色,隨著溢出的黑氣越來越多,北城主終於忍不住嘶吼了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北城主身上的黑氣由少變多,又由多變少,直到最後一絲黑氣溢出,北城主無力的向著地面倒去,暈死了過去。

戰亦寒意念一動,將北城主移出了自己的小世界。這是他的秘密,能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人知道。

天色再次亮起時,床上的北城主睜開了雙眼,他看了看四周,眼中有著一絲迷茫之色。他記得自己和田豐尋去了魔域,為了救那些修士,他不小心吸入了魔域中的黑氣。

然後他一直被體內的黑氣折磨著,直到他再也支撐不住,他想要自爆時,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自爆。他應該是死了吧,不然早就變成傀儡了,可是為什麼這感覺如此清晰?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就看到田豐尋走了進來。

「北城主,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田豐尋走到北城主的身旁,關心的看著他。

「我沒死嗎?」北城主不確定的問道。他聽說吸入魔域的黑氣后,除非能找到寒靈幽魂花煉製成幽魂丹,不然就會變成傀儡,永遠遊盪在魔域中。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跟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田豐尋笑著搖了搖頭,「你身體里的魔氣已經去除了,是蘇門主和戰門主幫的忙,我們現在在魔天大陸。」

「魔天大陸?」北城主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

田豐尋點了點頭笑道:「現在你好了,等我們去處理一些事後我們就回天月大陸了。」看到好友恢復,他心裡真的非常高興。

「要處理什麼事啊?」北城主問道。他現在感覺整個人都是懵的,不過沒有變成傀儡,他還是非常慶幸的。

田豐尋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事情就是這樣的,等你再修養兩天我們就出發前往海漫城。」 北城主點了一下頭,想不到自己失去神志的這一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蘇門主和戰門主呢?」他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一下他們,沒有他們他現在肯定已經成為了傀儡。

「他們去外面買東西了,應該很快就回來了。」田豐尋道。他對蘇瑾月和戰亦寒也是充滿了感激。

「你們是什麼人?」這時,外面傳來了葉小柔驚慌的聲音。

「我出去看看。」田豐尋快步向著外面走去。

來到外面,只見葉小柔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三名氣勢強大的老者,帶領著二十幾名實力都在分神期以上的修士站在不遠處,正冷冷地看著他。

「你們是什麼人?」田豐尋上前一步,目光沉冷的看著對方,身上的氣勢同時釋放而出。現在他也沒有必要再隱匿自己的修為了。

「你就是殺了我們少主,打傷我們家主的人?」大長老上下掃了田豐尋一眼,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不過是一名合體後期修士,他不需要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捏死對方了。家主怎麼會敗在這樣的人手中?

「你們是海漫城漫家的人?」田豐尋立即就猜到了來人的身份。

「沒錯!另外兩個人呢?叫他們出來,免的我們動兩次手。」大長老沉聲道。他已經用神識看過,屋裡的只有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男人,他們應該都不是家主說的那兩個人。

葉凌退出修鍊狀態,聽到外面有人說話,起身走了出去,看到正與漫家眾人對峙的田豐尋,正要開口問田豐尋對方是什麼人,眼角瞥到了躺在地上的葉小柔。

「小柔。」葉凌臉色一變,快步向著葉小柔衝去,扶起地上的葉小柔,抱在懷中,「小柔,你醒醒,別嚇哥哥,小柔。」

葉小柔一絲反應都沒有,連睫毛都沒有顫動一下。

葉凌慢慢伸出微顫著的手指,探了一下葉小柔的鼻息,淚水不受控制的滾落了下來,一滴一滴砸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小柔,哥哥去替你報仇。」

慢慢的放下葉小柔,葉凌站起身,腥紅的雙眼怒視著漫家的眾人,「是你們殺了我妹妹?我要你們替她陪葬。」

說著,他拿出戰亦寒給他的那桿長戟,沖向了大長老一行人。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些人的對手,但是哪怕只要能傷到對方一根毫毛,他都要和那些人拼了。

「葉凌。」田豐尋想要攔住葉凌,卻見三長老已經先一步動了手。

葉凌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被扇飛了出去,吐出一口血后,頭一歪,失去了氣息。

田豐尋收回視線,憤怒地瞪著大長老一行人,抬手一揮,祭出一面鏡子丟向了眾人,「我和你們拼了!」

鏡子在半空中射出一道青色的光芒,籠罩住了眾人。

漫家的二十幾名分神期修士臉上立即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目光漸漸的失去了焦距。

大長老不屑的一笑,抬手揮出一個金色的圓環。只不過是一名合體修士,也配跟他對戰。他不急著滅了對方,是想等著另外兩人回來后一起滅了。

金色圓環在天空中旋轉著,發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正散發著青色光芒的鏡子收入了其中。

田豐尋臉色一變,拿出蘇瑾月給他的符籙丟向了眾人。他聽說過有一種法寶可以吸取別人的法寶,對方的那個金色圓環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乾坤圈。

北城主吃下一顆丹藥后,腳步踉蹌的向著外面走去。他知道自己現在即使出去也幫不了什麼忙,但是他必須要出去,哪怕明知出去是死。

走出門外,看到田豐尋正用符籙攻擊著對方,也拿出了自己的符籙扔向了對方。他現在只希望這符籙能拖延些時間,能夠撐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回來。

蘇瑾月和戰亦寒邊走邊笑著向巷子里走去,看到不斷有人從小巷裡跑出來,兩人立即就知道發生了事情。

連忙掃出神識,當看到小院里的情況后,兩人的臉色同時一變,向前跨出一步消失在了原地。他們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去找漫家,漫家就已經先找來了。從對方能輕而易舉進入小院,就知道對方也有著陣法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