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聽得懂大概!」


「說說看?」蘇南城不覺得有些期待。


「互聯網時代,讓信息對接變得越來越容易。這樣一來,原本可以待價而沽的消息就變得一文不值。唯有依靠不斷提高技術的實業,將來才能越走越遠。」

「哈!」蘇南城實在是太意外,太驚喜。「想不到你有這樣的見解。」


「這不是我的見解」葉春分含笑搖頭。「我在芙蓉城生活的時候,我爺爺的朋友說的。」

「那時你才幾歲?」蘇南城徹底驚訝。

「我爺爺在芙蓉城極有名。那幾年,大凡各行各業的拔尖的學者精英,路過芙蓉城必去我家喝茶。我時常坐在爺爺身邊端茶遞水,聽過一些。」

「妙哉」蘇南城忍不住感嘆。「有這樣的氛圍,你們姐妹大概都很受益吧?」

蘇南城情急之下,說出了葉穀雨的事情。微微錯愕,果然,葉春分原本笑著的一張臉瞬間冷了下來,眸子裡帶著些縹緲的光。對蘇南城無惡意,只是自然而然的反應。

「你怎麼知道我姐的?」 龍鷹,是一種半鷹半龍的魔獸,本質上也屬於亞龍,數量非常稀少,整個天龍帝國也只有不到一千名龍鷹騎士。這二百名龍鷹騎士隸屬皇家軍團,戰鬥力比龍騎士還強。

他們見到皇城中的亂象,本來是想要下去支援,保護國王陛下的。可是,現在突然見到亡靈法師,這群龍鷹騎士立即上前將亡靈法師包圍在中央。

「就憑你們也想攔住我的去路嗎?」亡靈法師不屑一笑。

「哼!一起上!」一名隊長招呼一聲,二百人一抬龍槍,同時朝這名亡靈法師衝殺而來。

「嘿嘿嘿!我可愛的孩子們,你們因該也餓了吧,去把這些不長眼的人類全部收拾掉!」亡靈法師冷冷一笑。

「嗷嗷!」——

兩條巨龍立即朝左右衝去。

嘭!嘭!嘭!——

骨龍那堅硬的身體撞擊在衝來的龍鷹騎士身上。


龍鷹騎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骨龍相比,被骨龍撞擊上以後,龍鷹哀鳴一聲,體內的骨骼不知被撞烈了多少根,身體如皮球一樣朝下空彈飛。

嘭嘭——

撞擊的悶響聲連續不斷傳來。

很多龍鷹騎士連一招都沒發出,就被骨龍給直接撞下了地面。倒霉一點的傢伙,身體在半空中和龍鷹分離以後,跌落在地面,摔得粉身碎骨。

幾個回合的交手。

二百名龍鷹騎士亡靈法師收拾得乾乾淨淨。

……

「太……太強大了!這名亡靈法師的實力真恐怖,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就把二百名龍鷹騎士給幹掉了。」火狼倒吸一口涼氣道。

「那三隻骨龍,死前最少是九級巨龍啊,不然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喬安娜道。

「難道刺殺國王陛下的行動就是這名亡靈魔法師指使的嗎?」火狼問。

「不,他因該也是接到命令才來的。居然連高級亡靈法師都能請來,這幕後謀劃一切的人,手段真狠辣啊。」劍無悔道。 「那天你喝醉了酒,還記得嗎?和廖老闆那次。」蘇南城極力解釋。「你說,葉姑娘的穀雨和春分」。

「我說過?」葉春分極力搜索腦海里的回憶,但當時她其實已經喝斷片了。她不記得後來的事情,那以後也沒有問。

「不僅說過,我還帶你去醫院掛了解酒的針。」蘇南城總算鬆了一口氣,他大概是在葉春分面前太過於放鬆,才會犯這樣在平常看來致命的錯誤。

「哦」葉春分點點頭。

「你小時候,都聽過什麼樣的奇聞異事?」蘇南城趕忙將話題扯回來。

「太多太多,大都不怎麼美好!」葉春分搖搖頭。

「說說看,讀過哲學類的書嗎?」蘇南城再一次轉移話題。

「西方哲學沒讀過。東方哲學倒是背了不少。」

「背了不少?」蘇南城疑惑。

「小時候,我和姐姐還沒識字就開始背誦四書五經了。我姐識字的時候,讀的是《本草綱目》和《傷寒論》。我識字的時候,讀的是《詩經》和《楚辭》」

蘇南城驚詫的張大嘴,若不是後來種種。葉春分和葉穀雨,當比眼下更加好上許多。

「你爺爺教的?葉老先生不是擅長畫國畫嗎?」

「那隻不過是,我爺爺一身淵學之中,最為外人道的部分罷了。」葉春分含笑。「從經史子集,到先秦百家,不僅歷史、經濟、治世通曉,甚至民俗、飲食、詞曲,也都爛熟於心。」

「前人無論作畫或者書寫,都不僅僅止於舞文弄墨。」葉春分臉上懷念悠遠。「還有身後沉澱和對當下的思考」。

蘇南城聽著葉春分悠悠道來的往事,驚詫至極。這樣書香門第的教養,在這個時代已經極為少見。

葉春分此時此刻的見地,已經比之同齡人高出了不知多少。便是名滿島城的才女江亦可。也未必能有這樣深邃。

細細想來,葉春分身上實在有太多太多不合乎常理的地方。「刻舟求劍」這個普通人耳熟能詳的成語故事。

從未有人想過他具體發生在哪個朝代,而葉春分為了考證人物身上的服飾,辛辛苦苦的去查證。

甚至,蘇南城不止一次的想過,在顧家那樣的環境里長大。大凡能走到今天的,或者性格已經扭曲,或者已經成為了沒有靈魂的廢人。

然而葉春分, 妹子,和我修仙吧 ,和原始的秉性。

再至於,他們初見時,葉春分跳的那支舞蹈。很陌生,從未見過,但很專業。

但是這件事情,是蘇南城與葉春分之間最大的禁忌。蘇南城想問,卻也知道自己必須按下去這強硬的好奇心。

「你說的這些,聽起來真是很新鮮。」蘇南城暖暖一笑。

「有嗎?」葉春分眨眨眼,有些不解。

「至少,我身邊沒有任何人有一個如此出色的祖父!」蘇南城低頭,指肚刮過葉春分白凈的面龐,眼裡全是寵溺。

蘇南城出言,葉春分不由露出一個笑臉。在遇見景馭鸞以前,她所得到過的所有的溫暖,都來自祖父葉柄顏。

是以,當得知祖父去世的消息后,她能為祖父付出自己僅剩的一切。 而至於葉柄顏,打從葉姑娘遇見顧長白,生下葉穀雨以後。罵名便一直和才名並駕齊驅的伴隨在他左右。

作為父親,無能保護好自己的女兒。乃至於後來名滿芙蓉城的葉姑娘,瘋瘋傻傻走完短暫的一生后。人們對葉柄顏的誤解,也越來越深。

同時,作為祖父,他又未能保護好葉春分和葉穀雨。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為外人道。

但是葉春分心裡清楚,葉姑娘大概愛慘了顧長白。為了那愛,葉姑娘瘋狂、執拗到了極點。

葉柄顏一身淵學,在葉姑娘面前,沒有半點用處。甚至,葉姑娘發起瘋來的時候,他只能長臂一伸,將兩個孫女護在懷裡,任由葉姑娘打罵。

再能的人,在痴情面前,都是無措的。

蘇南城是第一個在葉春分面前,沒有一分為二看待祖父的人。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為了維繫他們之間的關係。

這樣的話,讓葉春分覺得溫暖,覺得,這世界上其實還是會有人理解祖父的。

葉春分陷入沉默,蘇南城放下手裡的書,長臂一伸,將葉春分撈進懷裡。打開了升降幕布,放了一部宮崎駿的動畫片《幽靈公主》。

蘇南城向來不在這些事情上留意,片子是從葉春分自己挑的。電影開場后,葉春分開始有些喋喋不休的講起來電影當中,高超的配色,豐富的想象力,以及細節上的一些不合情理處。

甚至,與蘇南城開始討論起幽靈公主騎的那匹狼,到底是什麼品種。兩個人,第一次如此暢快的交談。

飛機不知不覺間抵達目的地。停穩后,蘇南城身後解開了葉春分的安全帶,牽著她出了機艙門。

俯瞰處,正是照樣升起之時。藍色的小鎮沐浴在晨光里,像驀然升起在地面上的琉璃世界。


葉春分深呼吸一口,相對於島城而言,這裡和風更加疏朗。也更舒服一些。

下了飛機后,蘇南城安排的人已經在這邊接應。行李箱被單獨運送。接機的車是賓利,有服裝整齊、統一的人,負手立在車前。

「南少好,葉小姐好。」整齊劃一的聲音,有點機械。葉春分頗為意外的尷尬的動了動臉部肌肉。

「走吧」蘇南城牽著葉春分的手上了車。看見葉春分不悅的微微皺眉。

「怎麼了?」蘇南城低頭問。「是不是不喜歡這些人?」

「倒不是」葉春分搖搖頭。「你是把旅行路線已經規劃好了嗎?」

我的美女老闆娘 嗯」蘇南城微微頷首。「有什麼問題嗎?」

蘇南城從來不做沒有計劃的事情,這麼多年來一直如是。即便此次的旅行計劃,屬於絕對的內部機密。他還是做了周祥的打算。

葉春分微微一思忖,大概想到這些事情。沒有惱,討好似的在蘇南城的面頰上啄吻了一下。

蘇南城驚詫的縮了縮眸子,看向葉春分。

「能不能,不要一板一眼的旅行?」葉春分含笑

「嗯?」 白蓮花不好當[娛樂圈]

「像閑逛一樣,走哪算哪?」葉春分含笑。「想什麼時候出門,就什麼時候出門。」 喬安娜沉聲道:「我以前就聽說過,在神聖帝國,曾經有亡靈法師一怒之下屠殺整個城市居民的恐怖行徑。眼前這名亡靈往法師,他要是全力出手的話,恐怕整個皇城都可能毀在他手中。」

說完,喬安娜接著說道:「這附近因該有很多天龍學院的學員,這些學員都是穿著校服出行的,很容易辨認。火狼,你馬上去把這些學員組織起來,務必要保護陛下安全的回到皇宮!」

「好。」火狼點了點頭,從懷裡拿出魔法球,將自己的四級金毛獅召喚了出來。

「你要小心一點。」劍無悔囑咐道。

「哈哈,你放心吧,我走了。」火狼微微一笑,轉身就朝樓下跑去。

火狼走了以後。

劍無悔的目光下意識地瞥向一旁的茶棚,吃驚的對喬安娜小聲說道:「那老傢伙還沒走。」

喬安娜皺眉道:「以他的實力足夠收拾掉眼前的叛軍,可他為什麼不幫忙呢?」

劍無悔搖了搖頭,說道:「他因該是有自己的目的吧,現在管不了他了,我先下幫助木白,他個人應付不了那麼多迅猛狼騎士。」說完,他抽出身後的玄月劍便從樓頂上跳了下去。

在劍無悔離開的同時。喬安娜也準備出手了,只見她雙手虎口抱圓,結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印,空氣中的風元素瘋狂朝她身邊集結。

……

廣場上。

奧默爾一人勇武非常,手中龍槍橫掃千軍,死傷他的龍槍下的迅猛狼騎士不計其數,根本就沒有人傷害得了他。

愛德華貼身保護柳十三,凡事有漏網之魚靠近,瞬間就被他用光系魔法給轟殺了。

柳十三雖然暫時沒有什麼危險,但是望著那死在奧默爾手下的無數迅猛狼騎士,心都在滴血。那可是帝國精心培養出的精銳部隊啊,不知花費了多少國庫金幣,如今沒用上戰場,卻反叛了自己,他如何能不傷心。

木白和寒煙兩人一路緊跟在柳十三身後。 「這樣下來,十天的時間夠做什麼?」蘇南城蹙眉。

「管他呢」葉春分鼓鼓腮幫子。「哪怕睡懶覺,只要開心,也不算虛度嘛!」

蘇南城微微抖著肩膀笑起來。說到底,二十歲出頭的葉春分身上有些孩子氣才是正常的。這點玲瓏別緻的心思,讓葉春分平常極少見的可愛來。

「好」蘇南城點頭應下。葉春分再次飛快的在蘇南城臉上啄吻了一下,便回頭開始向著窗外張望。

蘇南城壓低聲音笑笑。伸手撫了撫葉春分烏黑濃密的長發。車子繼續向前開。

當地最好的旅館里,被蘇南城包場。車子到了小鎮入口處,便無法再進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