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公你,你相信我嗎?」蘇墨雪望著他眼睛道。


「相信啊,怎麼不相信,哎不是小雪,你今天這是怎麼了……咱跑了一天,讓我把車停在村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笨蛋我,我能有什麼意思,這不是頭回跟你回家,覺著馬上要見到你爸媽,多少有點緊張嘛。」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總算鬆了一口氣,隨即哈笑著摸上她腦袋晃了晃。

「哈傻女人,這不是還有我在你身邊嗎,醜媳婦終究是要見公婆的,更何況你還這麼好看,有什麼好害怕的。」

「要沒別的事,那咱現在就回家?我爸媽看見你以後,保證會特別特別喜歡你的,畢竟我是他們的兒子,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們對吧。」

「笨蛋,也沒人比你更心疼他們。」蘇墨雪偷看他一眼,忍不住的小聲嘟囔道。

「小雪,你剛才說啥?」陳浩沒聽清。

「哦沒、我沒說什麼,老公我就是想讓你明白,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是一人,你還有我,還有小魚知道嗎?」

「不是小雪,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我想說……哎呀算了,反正早晚都得跟你說,伯母好像病的挺嚴重,咱得快點回家見她老人家一面。」

陳浩猛聽到這兒,突感感覺心頭咯噔一下,死死盯著蘇墨雪的眼睛,愣是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一秒。

兩秒。

三四五六秒,車裡安靜的要命,車窗外也沒有半點聲音。

這時,陳浩慢慢緩過神兒,見小雪還在拿眼睛看著自己,就有些打怯的笑了兩聲。

「不是小雪,你這都說的什麼跟什麼呀,我老媽生病……你又沒見過她老人家,怎麼會知道生病的。」

「老公,我沒有跟你開玩笑,也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今天早晨那個電話還記得嗎。」蘇墨雪的聲音很輕。

「好像記得一點,我當時從你卧室出來,你說10086給我推銷業務。」

「嗯對,但那個電話不是10086,是你妹妹小魚打來的,小魚說伯母病了讓你快點兒回家一趟,老公你聽清楚,小魚讓你快點回家!」

「老公,你明白我意思嗎?」蘇墨雪一忍再忍,還是沒忍心說出病危倆字。

陳浩沒在說話,只是見小雪探著身子看自己,突然感覺心裡空嘮嘮的,瞬間意識到老媽已經是個70多歲的老人了。

這時,他看看小雪身上的黑色連衣裙,再看看那自己這一身黑衣服,莫名的感覺眼眶有點熱……

「老公你、你別這樣,事情或許不是咱想的這樣,萬一伯母只是感冒發燒呢!」蘇墨雪看他眼眶泛紅,就知道他已經明白了。

「沒,沒事兒我沒哭,小魚還跟你說什麼了。」陳浩忙擠出個微笑,扭頭擦著眼淚。

「也沒說太多,小魚在電話里很著急,就說伯母病了,讓你快點回家所以……」

「所以,你就趁我說度蜜月的事兒,把我給騙回來了對吧。」陳浩接過話茬,盯著她眼睛道。

「不是老公,你千萬別誤會,我不是要故意騙你,就是覺著……」

「小雪別說了!」陳浩猛把她摟到懷裡,就吻上了蘇墨雪的腦袋,「小雪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想讓我太早的擔心。」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對我好,我能不知道嗎,就是……哈我也真夠傻的,你這一路上奇奇乖乖的,我早就看感覺出來了。」

「你公司有事,卻要跟我來度蜜月,度蜜月就度蜜月吧,還偏要來我老家度蜜月……小雪,你今天穿黑裙子,包括讓我換掉紅色短袖,都是因為這個吧。」

陳浩一口氣說完,輕輕把蘇墨雪從懷裡推開,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眼睛,心裡頭真不是個滋味兒。

小雪沒有說話,也沒有像以前一樣冰冷,而是用一雙紅腫的眼睛看著自己,眼眸里晃動的全部都是柔情。

「小雪沒事兒,真的沒事,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說不定只是感冒發燒呢,也不一定是病危對吧。」

「嗯嗯對對對,老公你說的對,伯母肯定沒事兒的,就算有事……咱找最好的醫生給伯母看病!」

陳浩沒再說話,只是摸上她臉頰笑了笑,隨即坐直身子攥緊方向盤,望著前面黑乎乎的小山村,一腳猛踩上油門兒,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微調方向盤。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他感覺身子有點輕,覺著自己能踩得到油門兒,卻根本都踩不到地面,真害怕等會兒站在家門口,喊一聲媽會沒人答應。

如果沒人答應,那這一輩子,就再也不會有人答應了。

甚至於在這以後,他再跟人打架,要是給人罵沒娘的孩子,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陳浩這胡思亂想著,也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想起來一句話……

父母在,人生還有出處;父母不在,人生就只剩下了歸途。

時間不長,也就幾分鐘的時間,陳浩輕車熟路的開進村,瞬間感覺身邊有種家的味道。

蘇墨雪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陳浩默不作聲的開車,有種說不出的心疼……索性就把頭扭了過來,望著沿途的農田、大山,感受著自己老公的家鄉。

陳浩的老家,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窮。

當然了,她關心的不是這個,也沒有嫌棄陳浩家窮的意思,只是平時習慣了城市的霓虹閃爍,再看看這個沒多少戶的小山村,竟然連路燈都沒有。

不光沒有路燈,她這一路看過來,都沒看見幾戶人家窗戶里有亮光,街上也沒有什麼人……

「小雪,下車吧,這就是我家。」陳浩的聲音。

「啊?哦好,老公你等等我。」蘇墨雪回過神兒,見陳浩已經站下了車,忙就推開車門跑了過來。

「小雪不用怕,山村就是這樣的,晚上沒有路燈,天一黑街上就沒人。」

「嗯我知道,就是從小害怕。」

陳浩聽到這兒,想起來她有怕黑的習慣,才忙伸胳膊摟上了蘇墨雪的肩膀。

蘇墨雪也沒說話,只是努力擠出個微笑,整個人都靠在陳浩身上,見眼前這個小院里有三間堂屋,兩間西屋,還有一間東屋。

就是這所謂的院子,是用木棍做成的籬笆牆,連眼前緊閉的大門,也都是用木棍子做成的。

「老公。」蘇墨雪仰頭看過來,輕喊了一聲。

「嗯,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咱都到家門口了,你怎麼都喊門?總不會比我這個兒媳婦還緊張吧。」

「傻女人,我怎麼可能緊張,就是怕喊了門沒人回應。」

陳浩沖她笑了笑,又把蘇墨雪摟緊些,最終還是沒敢把「媽」喊出來,只是伸手推開木柵欄大門,朝堂屋門口走了過來。

「媽,我和小雪回來了。」陳浩站在屋門口,揪著心窩子喊了一聲。

山村很安靜,陳浩喊過以後,堂屋裡沒有反應,卻聽見遠處傳來幾聲狗叫。

這時,蘇墨雪看他緊張的直攥拳頭,也感覺有點不妙,就清清嗓子看向了眼前的屋門。

「伯父,伯母我叫小雪,是陳浩的妻子,我倆回來看你們了……老公你看,屋裡亮燈了!」

陳浩沒出聲,只是看見窗戶有亮光,還隱約聽到屋裡有人在說話,就知道事情至少沒他想的那麼壞。

時間不長,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伴隨著屋門緩緩推開,一個佝僂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浩子?你怎麼回來了。」老爹顫抖著聲音,不可思議的看著陳浩。

「爹是我,我媽她……」

「浩子,真的是你回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屋裡傳了出來。

陳浩猛聽見這聲音,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竟看見老媽從屋裡跑出來,抓起他手就給哭出了聲音。

「傻孩子,你都多少年沒回來了,怎麼說回來就回來,也不知道提前跟媽說一聲,你這些年在外面過的怎麼樣,還有……」

「不是媽,咱先別說這個,我看你也不像有病吧?」

「傻孩子,怎麼一見面就說喪氣話,媽身子好著呢,你爹除了咳嗽的老毛病,其他的也一點兒事沒有!」

「哎不對呀,既然你都沒什麼事,那……」

「浩子先等等,你身邊怎麼有個姑娘,這姑娘真漂亮。」老媽高興過後,終於注意到了蘇墨雪。

陳浩猛的一愣,見老媽和老爹倆人,全都驚喜的朝自己旁邊看過來,才恍然意識到小雪還在身邊。

哎呀,真是該死!

光顧著擔心老媽,都忘了介紹小雪!

陳浩在心裡責怪著自己,正要說小雪是他老婆時,卻看見蘇墨雪抿嘴笑了笑,對他爹媽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伯母,伯母你們好,我叫蘇墨雪,你們喊我小雪就行,陳浩他平時就這麼喊的。」

「小雪嗯好好好,小雪姑娘你真漂亮,聲音都這麼好聽……浩子,還不快跟媽介紹介紹!」

「媽!這還用介紹嗎,小雪能大老遠跑過來看你,肯定不是外人對吧,媽咱先進屋我問你個事兒。」

陳浩沖蘇墨雪笑了笑,就得意的牽上她小手,想著先進屋解開心頭的疑惑。 「哇,真的回來了」

強烈的眩暈感陣陣襲來,趙信知道自己已經到地方了,而姒萌萌則和他不同,剛剛回來后十分的興奮,再觀白澤則一身的疲憊狀,跟姒萌萌兩個人打了一個招呼說回班中后,便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這裡。

「走吧,咱們去接任務去」姒萌萌十分自然的抓住了趙信的手,待反應過來后頓時鬆開了手,愣在原地雙手緊攥,一副不知應該辦好了的樣子。這姒萌萌太過單純了,只是抓了一下手原本趙信根本就沒有想什麼,但是姒萌萌這個樣子反倒讓他非常的尷尬。

「走吧,領任務去」最後還是趙信先打破這個尷尬,姒萌萌也借著趙信說的下了個台階,兩個人走出了大針,值得一說的是,在入陣時候進入體內的東西,出陣的時候趙信明顯的感覺它留在了陣中。

兩人再次回到了任務大廳,知道趙信的實力后,姒萌萌這回接受任務就很放肆了,但是也不至於太過分,只是中規中矩的接受了三個追殺的任務。

兩人回到了班中發現有很多的人,還有角落中昏睡的白澤,當然像他這樣的不止一個,也有很多疲憊的人都在沉睡中,當然恩能夠讓他們如此疲憊的罪魁禍首隻有一個人,那就是趙信。當初穆導師怕影響他,原本出去執行過任務的這幫人,又不得以出去了一次,連續執行任務消耗的不僅僅是體力,還有精力,所以疲憊是再說難免的。

當趙信兩人回到班中,得到的是全班人充滿恨意的眼神,趙信並不知道這回事情,所以有些不明所以。

「記住,不要說話」姒萌萌也看到了這幫人的眼色,面具就有這點好處,雖然看不到臉,但是眼神卻看得清楚。而眼神是一個人最有標緻的器官,可以表現出人的喜怒哀樂種種情緒,也可以讓人與人之間多一些接觸。

「我換了面具他們還能認識我嗎?」這個時候趙信明白了,這幫人是對自己產生敵意的,雖然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可是趙信也不想去觸這霉頭,沒有說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默默坐下。

「今天是集合的日子嗎?」見趙信不說話了,班中人也不好直接上來找茬,開始相互談論起來,畢竟這任務做的是時間太長了,有很多人相互很久沒見了,所以難免會相互寒暄。

「應該不是,不過應該也很快就都回來了,畢竟這次連續執行任務大家都有些疲憊了,我打算休息幾天後就去兌換一堂課程」

「我也是這麼想,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去兌換個武器,上次為了殺一個凶獸,將我的長刀砍毀了」

…………

「無言回來了?你跟我來一下」穆胖子突然來到了房中,大家都知道導師一般的時候是不會來到這裡的,除非是給眾人講課,但是時間還沒有到,所以穆胖子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一愣。但是當聽到找的人是趙信的時候,頓時有很多人都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看到他笑眯眯的眼神,趙信心中卻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頓了半晌后,趙信站起身子隨著穆胖子出去了。

一路無話,兩個人穿過長廊,到了一間空曠的房內,穆胖子將們關上后,眼神突變。

「你不是轉來的插班生,你到底是誰?」

接著房內微弱的亮光,趙信看到了穆胖子滿臉的殺氣,看來自己的身份已經敗露了,不過對方的這種態度倒是讓趙信沒有想到,就算是自己是假的,對方也沒有理由露出殺機。

「我確實不是你所說的插班生,不過我也沒有什麼惡意,我只是剛纔此地的新生而已,你沒有必要這麼緊張」趙信盡量緩和兩個人的氣氛。

「新生?你是剛剛來的?」穆胖子謹聲道。

「是的,我的導師是邪魅」趙信又一次將邪魅導師給推了出來,雖然心中有些不忍,不過這確實事實。

「邪魅?那個小丫頭?」穆胖子撓了撓頭,看樣子認識邪魅,趙信頓時鬆了口氣,只要對方認識就好說了,最起碼他不呼一堆自己敵對了。

「既然你是新生,為什麼要到我們中班來?你又是有何企圖?」穆胖子顯然沒有放過趙信的念頭,質問道。

「我覺得自己有資格來中班了」趙信自然不會說自己惹禍為了躲避才來此了,雖然說這樣的話,顯得有些囂張,但是現在說起來最為可靠的一個理由。

「有資格?」穆胖子看了趙信一眼,人影一閃,頓時在原地消失了。

「嘭」

趙信抬起了手擋在了胸前,只見此次一隻拳頭,不偏不倚的正好擊打在趙信的手臂上,一股怪力襲來,趙信的身體騰空而起,倒飛出去數米,直到撞擊在牆面上才停了下來。不過這牆面不知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竟然沒有一絲破損的跡象,趙信撞在上面只感受到有些柔軟,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堅實的感覺。起身後,趙信急忙提起精血,用來疏通堵悶的心胸。

「好小子,反應這麼快」穆胖子叫了一聲好,有些詫異的看著趙信,兩個人的境界差距已經沒的說了,所以趙信能夠擋住他的至快一擊,不得不讓穆胖子另眼相看,貌似這個弟子也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差勁。

「好可以」趙信拍了拍胸口,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其實心中滿是苦澀,自己完全就看不到對方的任何行動軌跡,能夠擋住對方的進攻自己純屬於運氣。在對方消失的一瞬間,趙信第一反應就是護住胸,因為穆胖子要對自己動手,趙信早就想到了,至於打向自己的胸口趙信完全就是瞎貓碰死耗子,亂猜的。

當然趙信也不是毫無根據的瞎猜,對方想要對自己動手,自然是不會殺了自己,主要是想達到震懾和試探的目地。這樣一來他能夠打自己的地方就少了許多,然而最有可能的就是胸口,趙信只是提早伸手擋在胸口而已。但是在穆胖子看起來就不是這樣了,雖然他有自信趙信不會看出自己的動作,但是這個世道誰都會點保命技能的,更何況花甲境界的傳承者了。

「多謝誇獎,穆導師」趙信拱了下手,語氣聽起來頗為不善,讓穆胖子頓時一愣。(未完待續。) 半夜,陳浩老家堂屋。

他才剛牽著蘇墨雪進屋,爹媽倆人就忙活著搬凳子、倒水什麼的,當然了不是忙活他陳浩,而是他旁邊的蘇墨雪。

陳浩也沒搭話,只是看老爹、老媽對小雪這麼熱情,就知道他們是喜歡小雪的,而且也大概猜出了小雪的身份。

真好,真好啊!

只要你們仨好,那我這做老公和兒子的,就不用裝孫子嘍!

陳浩在心裡樂著,看老爹激動的蹲在門口抽煙,老媽攥著小雪小手聊家常,小雪也是面帶微笑的有問必答,真是做夢都夢不出這麼溫馨的畫面。

就是他總覺著,自己家這破屋子爛瓦,和小雪清新脫俗有點格格不入……

「咳咳那個老媽,你看時間也不早了,要不咱先說點正事兒?」陳浩沖蘇墨雪笑了笑,隨即看老媽道。

「正事兒?哦對,浩子快跟媽說說,你跟小雪姑娘相處到什麼程度了,反正媽是特別喜歡小雪姑娘!」

靈天幻夢 陳浩猛啊的聲,快速朝蘇墨雪看過來,見她正尷尬的看自己,頓時就把他給弄的哭笑不得。

「不是媽,你都跟小雪聊半天了,不知道她是你兒媳婦啊?」

「浩子正經點,別拿這事跟媽開玩笑,媽當然願意讓小雪做兒媳婦,你看小雪姑娘這麼漂亮,還有氣質……」

「哎呦老太婆,你是不是高興過頭了,咱兒子說人小雪姑娘,現在就是咱的兒媳婦!」

「死老頭子,我看你才高興過頭了呢,看見個好姑娘就想認兒媳婦,浩子結婚能不跟咱們說嗎。」

蘇墨雪這本來吧,還挺高興的,畢竟陳浩他爸媽兩位老人見,都親口說了喜歡自己。

可陳浩他老媽,都不相信自己是她兒媳婦,蘇墨雪給尷尬的揪住裙角,扭頭朝陳浩看了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