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


衛易忽然深呼吸一口氣,神情肅穆道:「我其實一直都不是那種適合做掌門的人,或許我將來有望達到巔峰,但掌門這個位置,真的不適合我。我更適合的,是天玄宗精神上的領袖。更近似於昔日顧飛魚在兩劍山的位置。而且,讓我單開一脈,這個身份,其實更有利於我做事。既可以代表天玄宗,也可以代表我自己。若是將來真的出現最壞的局面,如果我作為天玄宗掌門,很難和其他幾大聖地聯手。但若是我只是魚龍島島主,這要容易很多。」

「再有,我修行的是神力,而非天玄宗一脈的正統手段。若是由我去做天玄宗的掌門,很多人在感情上確實也很難接受,尤其是這些老人。」

范梧微笑點頭。

「所以,這數百位老人的恭送,對你來說,算是一種變相的承認。他們不願意接受你當掌門,但卻願意接受你成為天玄宗精神上的領袖。而且,這個位置,也只有你最合適。」

衛易沉默無聲。

他知道,今日這些老人齊聚於此,其實並不是有人命令他們如此。而是有人簡單提議之後,他們自發而來。

這遠比單純以命令讓他們前來,重要了太多。這意味著,衛易這些年所做的一切,終於得到了他們的承認。

「我叫衛易。」

「我是天玄宗的衛易!」

。 很巧的是,唐筱林鹿呦二人一進電梯,就看見身高出眾的蔡雨瑤。在她的身邊還站着兩位男士。

「這麼巧!」唐筱看見后就沖他們打起招呼,順便用胳膊肘頂了頂站在自己身側的林鹿呦向他們介紹,「喏,這是我們組新來的小朋友。上午還說着有空要帶她在你們跟前混個眼熟。」

林鹿呦笑着露出兩個酒窩,也沖他們打着招呼。

因為趕巧碰上了,他們五個人一合計決定去嘗嘗餐廳新推出的酸菜魚。據說盛菜的器皿,比臉盆還大。

吃飯的時候,蔡雨瑤彷彿化身好奇寶寶,抓着林鹿呦問個不停:

「你現在還沒畢業吧?是哪個學校啊?」

「我現在在A大,讀的金融專業。」

「那很厲害誒!」蔡雨瑤聽到她的專業,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要知道A大的金融系最難進,其次就是計算機系。說到計算機系……蔡雨瑤的目光轉向程昱,輕踢了一下他的鞋幫:

「誒說起來,我記得你是A大的吧?」

「嗯,不過你怎麼知道的?」程昱應了一聲,不過他當時入職的時候走的是社招,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透露過。

「學長好!」林鹿呦趕忙問好。

若說在異鄉那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那如果是在職場遇到同校學長學姐,那就可以說是「同門見同門,兩行淚沾襟」了。

「誒誒不敢當,我這都是畢業了多少年的老臘肉了。」程昱趕忙擺着手道。

而他們的組長丁彤宇就安靜的坐在一旁,不關注也不插嘴。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手機上。

等扒完了林鹿呦的「戶口本」,他們的話題又扯到了美食。不過說到這,程昱也推出了聊天群,只留下唐筱姐妹倆還聊得火熱朝天。

**

林鹿呦一直惦記着自己的模板還沒帶數據驗算過。等下午上班時間一到,她便趕忙打開電腦,拿着用來選大促商品池的那套數據先實驗了一番。

見所有公式都沒報錯,她這才緩緩呼出一口氣:

「筱筱,我剛測試了下,模板沒問題。現在就等雨瑤那邊給數據了。」

林鹿呦一邊說着,一邊把模板打包好發到唐筱的郵箱。

唐筱收到后盤算了下,然後把程莉也喊到了跟前:

「那個,我們現在分下工。你倆每人挑四個品類來做,然後剩下的部分我來。現在是……下午兩點」

唐筱瞥了眼時間,「數據應該兩點半來,那你們四點半前寫完發我,最遲最遲,也不能晚過五點。」

有些擔心新人們第一次上手,對操作不太熟練,唐筱把時間稍稍寬限了半小時。交代完任務,唐筱就揮揮手讓她倆先忙自己的。

林鹿呦伸手拿過水杯,卻發現裏面沒水了,癟癟嘴起身朝茶水間走去。

程莉看見林鹿呦離去的方向,想了想也拿上水杯快速跟上。

「你今天上午……和唐筱去幹什麼了?」

在茶水間,程莉狀似無異,一邊洗杯子一邊問道。

「上午?去和數據分析部的同事談需求啊。」

「就只是談需求?」彷彿覺得自己這麼問有些突兀,程莉尷尬地笑了笑,「那個你別誤會……我就是看你們上午去挺久的,連吃午飯的時候都沒見到你們人。所以問問。」 第21章姓楊的滾一邊玩泥巴去吧

張揚起身,屋裡屋外轉了一圈,門口掛著湘妃竹簾,屋裡放著金絲楠木的傢具,到處是上等的玉器硯台,處處彰顯著錢的魅力。

他著空氣吸了吸鼻子,問道:「蘇兄,你有沒有聞道灰塵里飄著錢的味道。」

蘇誠臉色唰地變白,血色盡失,說不出話來。

倒是月白腦子轉得快,伶牙俐齒道:「那肯定是二小公爺帶來的味道?春芳樓的姑娘們都曉得,英國公府的二小公爺是財神爺,一頓花酒最少五十貫錢——」話未說完,就被張揚一個冷眼鎮住。

「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張揚隨手操起身邊的茶杯,砸了出去:「爺就是財神爺,也輪不到你來算計。」事實是已經被算計了五千貫錢。

茶杯擦過月白的胳膊,摔在地上,砸個粉碎。

蘇誠將月白護在身後,憤然道:「張揚,這裡不是英國公府,你撒野也要看看主人!」

「蘇誠你小子長志氣了!敢跟老子叫板!」

張揚冷冷地說道:「這院子買下,布置成這樣,少不了兩百貫錢,再加上你給月白贖身的一百貫錢,一共是三百貫。我記得很清楚,左侍郎大人管得嚴,你每月的月錢不過十貫,短短半年內,哪裡籌集的三百貫?」

說到最後,張揚話鋒一轉,威脅道:「不知道吏部左侍郎大人知道貴公子金屋藏嬌,會作何反應?」

蘇誠額頭滲出冷汗來,佯裝鎮靜道:「你到底想怎樣?」

張揚收起方才鋒芒畢露的銳氣,笑嘻嘻地說道:「我就想托蘇兄給長樂幫的人帶個信,二小公爺欠他們的那筆賬,先掛著,來日有錢了,自然會還。不要逼我,逼急了,大家魚死網破。」

那種爛賬,張揚壓根就不想還,暫時抓不到長樂幫的把柄,就先拖著。

蘇誠苦笑一聲,「我哪有這個本事?」

張揚拍拍他的肩膀,提醒道:「令堂可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蘇兄莫要妄自菲薄。」說著,他瞟了一眼月白,「相信月白姑娘也會體諒你我的難處,不會將你我逼到絕境。」

蘇誠明顯一震,眼皮一跳,這話什麼意思?

他不傻,很快想明白,心涼了半截。

不敢置信地看向月白,聲音顫抖地問道:「月白,你是長樂幫的人?」

月白眼睜睜地看著蘇誠那張滿是書卷氣的臉黯淡下來,難過地眼圈泛紅,語帶哽咽地說道:「無論是春芳樓,還是長樂幫,我都是無足輕重的馬前卒,沒得選擇。」

「這些日子承蒙蘇公子照料,月白恍若重生。」月白小心翼翼地說出這番話,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簌簌滾下。

這一刻,蘇誠心中萬分複雜,有恨,有怒,有譏諷,更有憐惜。他是真心實意喜歡過她,為了她,不惜忤逆爹娘;為了她,拿了長樂幫的錢,成了對方的棋子;為了她,把身邊的友人一個個帶進了長樂幫的虎口。

月白抬起眼帘,楚楚動人地望向蘇誠,「有蘇公子這份厚愛,月白死而無憾。」

瞧著蘇誠有些動搖,張揚看不下去了,出言戳破了月白的謊言,「蘇兄,你睜大眼睛,瞧瞧清楚,月白那雙手,白嫩嫩的,指甲縫裡乾乾淨淨,怎麼會是吃過苦頭的人?看她行事做派,在長樂幫肯定是說得上話的人。」

月白臉色一僵,她自認演技精湛,騙過無數男人,沒成想卻在張揚面前露了餡。

她擦乾眼淚,收起偽裝,驟然變了個人,含著秋水的眼眸中射出精光來,眼神鋒利地盯著張揚,冷冷淡淡地說道:「三日之內還錢,否則就讓你在京城混不下去。」聲音里不含任何感情。

冷漠的語調,讓蘇誠詫異萬分,那個笑眼彎彎的女子到哪裡去了?

聽得出來,月白對於張揚戳破自己偽裝的事,藏著怨恨。

張揚不氣也不惱,伸出胳膊搭在蘇誠肩膀上,「蘇兄,聽見沒?她要讓咱倆在京城混不下去!」看得出,月白很在意蘇誠,既然如此,張揚不介意和蘇誠綁成一塊。

張揚的話讓蘇誠臉色煞白,難看至極。蘇父在朝廷身居要職,少不了一些死對頭。若有人拿蘇誠的事要挾蘇父,以蘇勉的剛烈性格,寧可玉碎,不為瓦全。屆時,蘇誠的下場會比張揚慘一百倍。

英國公雖然嚴厲,卻是疼兒子的,不然張揚也不會肆意妄為,成天花天酒地地胡鬧。

危急關頭,蘇誠顧不得太多,開口求道:「月白,你幫幫我們。英國公有權有勢,五千貫錢對張揚而言,算不得什麼。」

月白聞言,眉梢微微一動,眼中難得出現了動搖,她和蘇誠在一起半年多,度過了一段蜜一般的生活,終究是對他動了心,不忍看他落難,當下看著張揚改口道:「最多給你一月籌錢。」

呵,長樂幫真是吃人不吐骨頭,嘰嘰歪歪扯了半天功夫,不過爭取到了一個月的時間。

俗話說得好,此一時彼一時,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出門之前,張揚對著月白笑道:「對了,麻煩月白姑娘給那菊花仙子帶個話,小爺我在英國公府等著她登門道歉。」

聽到張揚這番話,月白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倒是蘇誠聽得一頭霧水,「菊花仙子?」他早忘了自個瞎掰的菊花成精的故事。

出了院子,張揚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冷冷地說道:「長樂幫到底什麼底細?」

招財一向愛在外面與人八卦,此刻湊到主子身邊,耳語道:「江湖傳言,長樂幫姓楊。」

姓楊?張揚腦子轉得飛快,一道連他都不敢相信的信息浮出腦海。

難道是當今首輔大人楊庭禾?

首輔楊庭禾可是個歷經三朝不倒的大人物,當今的嘉靖皇帝就是被他從藩王的位置扶持上了皇帝的寶座。

連皇帝都對他忌憚三分,大權在握,他用得著暗搓搓地搞個長樂幫在外撈錢嗎?

張揚搖了搖頭,語氣篤定地說道:「不可能。」

招財死腦筋,反問道:「怎麼不可能?京城裡的公子哥們吃了長樂幫的虧,沒一個敢啃聲的。除了姓楊,還會有誰?」

姓楊的了不起嗎?姓朱開了口,姓楊的滾一邊玩泥巴去吧。 楚妹子的舉動是真的嚇到了許林,他可還從來沒有被妹子強行扒衣服的,當下便是出聲說道:「那啥,我自己來就行了……」

只不過他還沒有說完,楚妹子卻是突然被自己扔下的毛毯給絆了一跤,然後就滿臉驚恐地飛撲向了許林。

許林臉色一變,急忙探出雙手接住了她那的嬌軀。

只不過,接是接到的,但是由於慣性的作用,楚妹子直接壓在了許林的身上,然後順勢把他給撲倒了。

恩,這撲倒了倒也沒有關係。

關鍵是。撲倒之後,楚妹子的嘴唇好死不死的剛好貼上了許林的嘴巴,於是,兩人就這樣嘴對嘴。大眼瞪小眼,足足沉默了半分鐘的時間才反應過來。

感受到楚妹子嘴唇上所傳遞而來的柔軟,許林感覺自己幸福得快要死了,只是他有些無奈的是,他的初吻,居然會是這樣莫名其妙的沒了!

楚妹子因為缺氧而回過神來,她連忙起身,瞪大著雙眼。大口氣大口氣的呼吸著,滿臉驚恐之色,彷彿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情景都是在做夢似的。

只是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楚奈奈就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嗚嗚……」

當下,楚奈奈就哭了起來,是的,她的初吻居然就這樣沒有了,而且還是給了一個陌生男人,這,這實在是。

楚奈奈一直都有一個公主的童話夢,但是現在這個童話夢,破碎了。

見楚奈奈居然蹲下身子哭起來,許林滿臉錯愕,他撓了撓後腦勺,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能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奈奈,那個,真的是很抱歉,這並不是我想要的,你,你就別傷心了。這樣吧,衣服我就拿回去自己洗了,不麻煩你了。」

說完這句話,許林轉身就想要離開。

只不過,楚奈奈卻是在這個時候出聲了:「站住!」

許林的身子頓時僵硬了起來。

「轉過身來!」楚奈奈氣鼓鼓地說道。

許林僵硬地轉過身來,對著楚奈奈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楚奈奈沒有廢話,直接把許林身上的衣服給脫了下來,至於許林當然是不敢反抗的了,於是很快,許林就全身只穿著一條內褲光溜溜的站在原地。

看到許林那充滿線條的完美身材,楚奈奈的俏臉也是忍不住緋紅起來,她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臉色保持平靜。同時勸說道:「你就當做是來醫院打一針就緒了,不要太過害羞。」

雖然楚奈奈這樣說,可是她的俏臉卻是已經紅得跟蘋果一樣,偏偏她還要跟一個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條內褲的男人這樣說,這到底是一副什麼樣的場景?不得不說,真的挺搞笑的。

不一會兒,許林就聽到了在衛生間裡面傳來了唰唰唰的聲音,那是楚妹子在用刷子在刷衣服的聲音,而且格外的充滿了節奏,顯然楚奈奈並不像是一些女人一樣,五指不沾陽春水。

但是雖然話說如此,可是楚妹子心裡還是很不自然的。畢竟在自己的門口外還站著一個近乎赤體的男子,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男子,她要是真的什麼都不在乎的話,那她可就不是楚奈奈了。

額頭上的汗珠如同豆子一樣滾落下來,楚奈奈擦了擦,同時又繼續洗衣服,只是在洗的同時也是徹底清醒,清醒之餘又是在不停的責問自己。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大膽,居然讓一個陌生男人進自己的家門,要是被表姐發現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完蛋了。

洗漱台上的泡沫因為水流的緣故而溢了出來,順著邊緣流在了地面上,光潔的瓷磚上立刻泛出了一陣七彩的光芒,頗為炫麗,將楚奈奈襯托得極為好看,猶如雲上的小仙子一樣,看得許保安都有一點入迷。

因為站的有點久,而且又是稍微彎身,所以楚奈奈想要伸一個懶腰繼續。只不過因為心不在焉的緣故,所以她的腳突然滑了一下,整個人就往後摔去,這著實嚇了楚奈奈一跳。同時又暗暗在想到:「完了,這下子真的要摔一個屁股朝天了。」

只不過,做好準備摔地的楚奈奈並沒有得到想象中的疼痛,而是被一個溫暖堅實的懷抱給代替。

眨了眨眼睛。楚奈奈抬起頭就看到了許林那張面孔,正想要說一聲謝謝,可是她的俏臉卻是突然變得通紅,就像是一顆蘋果似的,充滿誘惑,很想要讓人咬上一口。

楚奈奈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她整個身子都躺在了許林的懷裡,而許林的雙手更是好死不死的放在了她的腰間上。

楚奈奈從來沒有和男生有過這樣的親密接觸,所以再感受到了許林雙手上傳到腰部的溫暖,她就宛若觸電一樣,全身都產生出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呃,那個啥,我不是故意的。」許林看著楚奈奈說道,滿臉無辜,只不過這貨的雙手就根本沒有半點想要挪動的意思,事實上。他的想法是,如果他突然鬆手的話,要是楚妹子反應不過來摔下去了怎麼辦,那豈不是很罪惡嗎?

所以,為了避免這份罪惡的誕生,他只能夠勉為其難的代替承受了。

楚奈奈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連忙從許林的懷裡掙脫著起來,微微低著頭。雙手不同的揉著一角,那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實在是太充滿誘惑性了。

這才是女人啊,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你看看這模樣,是要多可人就是要有多可人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