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秦小姐,麻煩你……」


秦嵐妃直接咬牙哼道:

「別白費力氣了,我不知道林天恆去了哪裡,你問了也是白問!」

掂量著手中的機器人,小王搖了搖腦袋,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不不,你可以不說,但是麻煩你把這個小朋友給吃下去。這樣接下來的事情,於你於我,都好辦了。」

秦嵐妃脾氣上來了,怒問道:

「要是我不答應呢?!」

啪。

小王打了個響指,旁邊的老Q將自己手腕上的電腦,弄出了一個投影在牆壁上。

視頻里,秦峰正昏迷不醒的躺在一輛車內。

「你們想對我哥做什麼?!」

看到秦嵐妃急了,小王頓時輕笑道:

「我們想對你哥做些什麼,完全取決你秦小姐你的配合程度。所以,現在趕緊把這個小朋友給吃下去吧。」

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秦嵐妃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然後震驚的說道:

「你們從始至終的目標,都不是林天恆,而是我!」 徐嬤是個看上去五十來歲的婦人,她扭頭朝著四周看了一眼,見孟家送來的那些下人都在外間,而且剛才顏月春的話應該沒有人聽見之後。

她這才拉了顏月春入了房中,借口顏月春心情不好將下人遣走之後,這才關上房門拉著顏月春入了內室。

「小姐糊塗了,這裡是孟家,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之前已經提點過你了,怎麼好端端的又提起漁村?」

徐嬤看著顏月春臉上的慌急,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顏月春臉色難看:「姜雲卿好像發現不是我救了孟大哥了,也發現我不是漁村裡的人。」

「怎麼可能?」

徐嬤臉色一變,沉聲道:「小姐昨天才入了孟府,我跟你說過不要與她深交,只守著孟公子就好,她怎麼會發現你不是漁村的人的?」

顏月春自知自己沒徐嬤聰明,而且要不是徐嬤,她也不可能冒充得了孟少寧的救命恩人,跟著他一起回京。

當初她從小漁村離開的時候,家中怕她會在京中露了餡兒,所以特地安排了徐嬤冒充了被山匪劫掠的婦人,在路上被他們所救,然後順理成章的跟著她一起入京。

如今姜雲卿和孟少寧的反應都讓顏月春有些慌了手腳,她不敢隱瞞,連忙將之前姜雲卿說的那些話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等到說完之後,顏月春才低聲道:「姜雲卿對我熱情的很,也未曾為難於我,可是徐嬤,我總覺得她那雙眼睛好像能將人看穿似的,而且她還要派人去漁村那邊找我那位繼母替我討還公道。」

「徐嬤,你說她是不是發現我不是救孟大哥的人了?」

徐嬤遠比顏月春要更聰明,她聽著顏月春的話后臉色瞬間難看,姜雲卿的那些話在她看來或許只是試探而已,可是顏月春的反應卻是直接證實了她的猜測。

徐嬤不認識姜雲卿,可是卻早就聽聞過她的名聲,而且打從昨天第一眼見到時她就知道那絕不是個好糊弄的主兒,所以她才會再三叮囑顏月春,讓她萬勿跟姜雲卿走的太近,也別跟她深交。

可沒想到這才第二日,顏月春就露了痕迹。

徐嬤不由懊惱不已,早知道會這樣,她就不該放任顏月春一個人去孟少寧的院子,結果鬧出這種麻煩。

「徐嬤,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我本來就不是漁村裡的人,那個繼母也不過是府里的老媽子,姜雲卿要是真的派人過去的話,豈不是什麼都發現了?」顏月春急聲道。

徐嬤臉色也是難看,「孟公子那邊是什麼反應?」

顏月春紅著眼圈說道:「他出府了。」

徐嬤追問:「那他說了什麼?」

顏月春回道:「我想讓他勸姜雲卿不派人去,可是孟大哥說我繼母罪有應得,而且徐嬤,早間孟大哥已經願意讓我碰他了,還讓我拉了他的手,可是剛才他卻是避開了。」

「徐嬤,你說孟大哥會不會也起疑了,他會不會知道我不是救他的人了……」 雖然一開始對方進來的時候,表現的很像那麼回事。

但接觸了一會兒之後,秦嵐妃才猛的發現,對方的目標根本不是林天恆!

因為如果對方真的是急著想殺那林天恆,那應該非常迫切的逼問自己,林天恆的下落才對。

畢竟自己的哥哥秦峰,還在對方的手中。

有著這麼一張王牌的存在,對方達到目的可能性很大。

但對方並沒有這麼做,甚至連問都沒問自己。

所以很顯然,對方的目標從始至終,都是她秦嵐妃!

望著小王那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秦嵐妃內心忍不住恐慌的喊道:

「林天恆!這劇情跟你描述的不一樣呀!現在不管你在哪兒,都趕緊第一時間回來救我!否則我就,我就……不跟你好了!」

心裡吶喊歸吶喊,但秦嵐妃畢竟不是那種柔柔弱弱的小女生。

她知道這種時候,不能將希望全都放在林天恆的身上。

最起碼,她要為林天恆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救她!

隨著小王的手漸漸靠近秦嵐妃的朱唇,那個原本還很安靜的醜陋機器人,頓時像是觸電了一般,手舞足蹈的蹦躂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吃下這個機器人會產生什麼後果。

但秦嵐妃可以確定。

那個後果,絕對是自己不想見到的一幕!

秦嵐妃水靈靈的大眼睛微微轉動,然後猛的想到了一個主意:

「哼!既然你想毒死我,那還不如我自己咬舌自盡算了!至少流血而亡,屍體還能保存的完整。但被毒死了,屍體說不定會爛成什麼鬼樣子!」

說著。

秦嵐妃便真的咬向了自己的舌頭!

感受到舌尖的刺痛,秦嵐妃只能強忍著。

因為她知道必須得逼真!

要是被對方看出一丁點破綻,那她的計劃就全完了!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由於小王只抓住了秦嵐妃的右手腕,所以他即便實力比秦嵐妃強很多,但像阻止秦嵐妃自殺,還是非常難的。

在看到秦嵐妃的嘴角,開始滴落鮮血之後。

小王臉上的橫肉狠狠的抽了兩下。

看得出來,他很憤怒。

但要是秦嵐妃死了,那他苦心制定的計劃,可就全都泡湯了。

所以被逼無奈之下,小王只能鬆開了秦嵐妃的手腕,然後舉著雙手,極度不悅的說道:

「這個機器人沒有毒。」

秦嵐妃的裝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已經處在暴走邊緣的小王,要不是被手下勸了幾句,估計早就直接對秦嵐妃下狠手了。

但為了大局,小王只能深吸了口氣,努力的平復好了心情之後,才開口解釋道:

「這是一個具有定位和識別功能的機器人,我們是想通過它,來鎖定林天恆的位置。」

秦嵐妃往後退了兩步,保持在安全距離之後,才警惕的說道:

「這東西看上去就很厲害,結果你卻跟我說,它就只有這點能耐?說句實話,我們女生的確很好騙,但這得建立在男生的顏值上……」

媽的!

這個賤女人不僅破事多,而且嘴巴還很毒。

就這麼一句話的功夫,不僅貶低了他的智商,而且還嘲笑了他的長相!

聽到小王的拳頭緊握的聲音,旁邊的老Q連忙勸道:

「老大你冷靜一點,這女人說不定在故意激怒你。要不……你就告訴她真實情況吧,反正他哥在咱們手裡。」

小王閉著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

「賤人,老子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得明白,在這件事情上面,你沒得選擇!聽好了,這個機器人真正的作用是……」

「啊!」

跟老練的雇傭兵耍花招,秦嵐妃還是太嫩了。

趁著秦嵐妃認真傾聽的瞬間,小王右手如同螳螂揮爪,飛速而出,直接捏住了秦嵐妃的臉蛋!

小王的中指和拇指,死死的卡在秦嵐妃的雙顎之間。

這下秦嵐妃再想拿咬舌自盡威脅小王,可就徹底沒戲了。

「臭賤人!你他么的不是要咬舌自盡嗎?」

「來啊!給老子咬一個看看!!」

看到秦嵐妃動人的雙眸,閃爍著恐懼之意。

小王頓時不屑的笑道:

「給臉不要臉的玩意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罵完之後,小王便準備將機器人丟進秦嵐妃的嘴裡。

愛情三腳貓 「噗!」

出於本能的反應,秦嵐妃為了保護自己,下意識的將口中的鮮血吐了出來。

但這一舉動,不但沒能幫到秦嵐妃什麼,反而徹底將小王給激怒了。

沒有狂吼亂叫。

沒有出手打人。

小王只是異常平靜的,將臉上的鮮血給緩緩抹去了。

但是老Q他們知道,小王真正憤怒到極點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狀態!

「你不是想知道這玩意兒是用來幹嘛的嗎?」

小王左手拖著機器人,猙獰的笑道:

「告訴你賤人!只要你把它吞下去了,那你就成了老子的傀儡!老子要你幹什麼,你他么的就得幹什麼!」

「更可怕的是,只要你跟林天恆發生任何身體上的親密接觸,這個小傢伙便會分裂成兩個,將林天恆給一併變成老子的傀儡!」

修鍊者固然可怕。

但是科技的力量,也從來都不容小覷!

看到秦嵐妃眼神中的恐懼之意無法濃郁,小王陰狠的笑道:

「現在知道怕了?告訴你,晚了!等你吃下這個小傢伙,老子給你的第一個命令,就是像母狗一樣,把老子給伺候舒服了!」

平時小王不這樣的,但秦嵐妃剛剛的舉動,實在是把小王給氣得不輕。

不過為了大局,老Q還是硬著頭皮提醒道:

「老大,你要玩女人,回頭我請客,隨便你玩就是了。」

「不過這個女,賤人,咱們還是別浪費時間的好。畢竟林天恆還不知道在哪兒,說不定馬上就會回來。」

小王不以為然的說道:

「怕什麼?外面還有六個小隊,三十個兄弟在守著。林天恆要是敢回來,那他真的就是自投羅網了!」

不知道為什麼,老Q總覺得這間浴室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但小王興緻來了,他這個做小弟的勸也勸了。但對方要是不聽,那他也就沒轍了。

「快給老子吃下去,咱們好立刻開始遊戲!」

小王興奮的將機器人塞向秦嵐妃的嘴巴,但是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把他嚇了一大跳。

「原來林天賜打的是這個主意,想直接控制住我的大腦,來得到他想要信息。」

回頭一看,發現林天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小王震驚不已。

但感覺自己剛剛嚇得渾身一哆嗦的樣子,實在太丟人了,小王立刻惱羞成怒的沖著耳麥吼道:

「發現目標,所有人立刻給我攻進來!要是有人敢擋路,直接殺!」 徐嬤聽著顏月春的話心中提起,她早就看出來那個孟少寧不是個好糊弄的人,哪怕失了記憶,可他偶爾流露出的目光依舊銳利的很。

她皺眉了片刻后,才伸手抓著顏月春的手說道:「小姐別急,容我想想辦法。」

「可是姜雲卿那邊……」

「那邊不用著急。」

徐嬤拉著顏月春走到一旁坐下,才繼續說道:

「京城離漁村甚遠,她就算是皇后,派人前往漁村調查,可是一去一回少說也要半個月時間。」

「更何況老爺他們在你離開時也已經安排了後續的事情,你那位繼母會不小心溺水,兩個哥哥也會因為賭博欠了錢財被人追債嚇得躲了起來不敢見人。」

「你姑姑被兩個侄兒拖累,跟著夫家回了陽城老家,而之前救了孟公子的那戶人家也已經打點妥當,就算是姜雲卿的人去了,也不會有人察覺到不對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