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砍死我?」李連山頓時一笑,道:「好啊,你讓他快點過來,趕緊來砍死我。要是來晚了,說不定我就要過去砍死他了呢!」


蛇哥的名字在西郊這一代是很有用的,只可惜,對葉青和李連山來說,這個人根本不算什麼。聽著這話,這幾個小混混卻都愣住了。

「喂,小朋友,你們到底是為什麼來這裡找事啊?」大飛忍不住彎腰,看著其中一人,笑道:「你們知不知道這酒店的老闆是誰啊?」

… >幾個小混混都搖了搖頭,看樣子他們都還在迷茫之中呢。

見這些小混混如此樣子,屋內眾人不由都笑了。這些人也真是膽大,沒摸清楚對方的身份就敢過來找事,這不是找死嗎?

「你聽清楚了!」大飛大聲道:「這酒店的老闆,就是深川市的葉青葉大哥和李連山李大哥。回去告訴你那什麼蛇哥,讓他自己看著辦吧!」

「啊?」幾個小弟頓時瞪大了眼睛,葉青和李連山的名字,現在在深川市可是非常響亮的,他們這些在市郊的人也都聽說過呢。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跑到了葉青和李連山的場子來找事了,這些原本囂張無比的一群小弟,一個個都嚇得渾身哆嗦,連話都不敢說了,匆忙攙扶著那幾個傷者,灰溜溜地跑了。

看到這些人離開,屋內眾人不由再次笑了起來。而李連山的那些服務員,看李連山的眼神就更是崇拜了。李連山剛才下來砸那兩酒瓶子,讓這些服務員感覺很有安全感,在這裡幹活,以後絕對不會吃虧就是了。

「好了,好了,大家散了,散了接著去忙吧。」李連山招呼眾人離開,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只是一批小混混想要過來敲詐點錢罷了。李連山以前起步的時候,也干過這樣的事情,只不過,當時他眼睛還是比較亮的,敲詐人之前,還專門去打聽一下對方的情況,絕對不會貿然行事。而這個蛇哥,卻有些太過自大了,也不打聽清楚就來敲詐,純粹就是自討苦吃嘛!

葉青的想法和李連山倒是有些不同,這塊地曾經是皇甫紫玉的產業,按道理來說,皇甫紫玉的地方,誰敢來鬧事呢?這些人既然敢來鬧事,說明他們肯定知道,皇甫紫玉已經把這塊地賣出去了,也就是說,這塊地跟皇甫紫玉再沒有關係了,他們才敢來鬧事的。


而他們既然知道皇甫紫玉跟這塊地沒有關係了,那麼,他們肯定就能知道,這塊地究竟是誰買了。也就是說,他們其實都知道,這塊地已經轉到了李連山的名下了。而他們還是派來這些人搗亂找事,這背後肯定是有什麼問題的,讓葉青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大飛,你過來一下。」葉青招呼大飛走到門口,低聲吩咐他從市區調一批人過來,以防萬一。畢竟,現在他們都在市郊,身邊的手下不多,若真是遇到什麼偷襲之類的,那可麻煩了。

大飛接到葉青的命令,便立刻去打電話叫人了。深川市發生之前的大亂之後,大飛瘋狗陳俊侯三等人趁機在深川市招收小弟,現在每個人手底下都帶了很大一批人。所以,葉青這邊現在並不缺人手。當然,人手方面,葉青是遠不如李連山,而葉青也沒打算要那麼多人手,因為他根本沒有那麼大的野心。

交代完大飛,葉青便又跟著李連山他們上樓,繼續跟形意門眾人喝酒。

此時,酒店西邊七公裡外的一個村莊里,剛才那些小混混們倉惶跑了過來,在一個大院外面停下了。

這大院的院牆很高,而且佔地很大,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這些小混混們相互攙扶著走進了大院,大院當中,正有十幾個人在一起練武呢。看到這些人進來,大院內眾人立馬圍了上來,其中一人奇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哎,別提了!」為首那男子嘆了口氣,道:「蛇哥在家嗎?」

「在裡面見幾個客人呢。」

為首那男子也沒廢話,立馬跑進客廳,客廳里坐了七八個人。主座上,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一臉陰鷲的表情,一看便不是什麼善茬。跟在他身邊,還有四個人。而在他對面,則坐了三個人。

若是葉青在這裡,肯定能夠認出來,這三個人當中一人,正是當日西省進入沈家莊那批人當中的一個。也就是說,這三個人,其實便是西省的人。看來,這件事竟然是西省在背後主使的。

眾人正在閑聊,這男子突然進來,眾人立馬扭頭看過來。看到這男子的模樣,那面容陰鷲的男子立刻皺起了眉頭,道:「老三,你這是怎麼了?」

「蛇哥,別提了!」老三一臉鬱悶的樣子,道:「我們剛才接到消息,那個酒店開業,還開始做生意了呢。所以,我就帶了兄弟們,想過去攔住不讓他們開業。誰知道,他們不僅不給面子,還把兄弟們都打傷了。喏,你看,我這就是被他們打傷的!」

這面容陰鷲的男子,正是蛇哥。他上下打量了老三一番,沉聲道:「你們沒報我的名字嗎?」

「報了,就是報了之後,他們才下狠手的!」老三回道。

「什麼!」蛇哥一拍桌子,立刻站了起來,怒聲道:「你再說一遍!」

老三嚇了一個哆嗦,遲疑了一下,道:「蛇哥,這……這批人也真不好惹,我聽說,他們……他們是深川市的葉青和李連山……」

「啊?」蛇哥也愣住了,他之前也根本不知道這件事。現在聽說這件事,他頓時也蔫了。葉青和李連山的名號,他可是非常清楚的,絕對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

「蛇哥,我看,要不就算了吧!」老三低聲道:「這塊地,咱們當年也賣給皇甫紫玉了,現在想要回來,咱也沒憑沒據啊!」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蛇哥還未開口,西省那人便站了起來,道:「這塊地,是蛇形門先輩留下來的基業,怎麼能說給別人就給別人呢?據我所知,當年這塊地,皇甫紫玉基本算是搶走的,你們只賣了一百萬而已。可是,現在這塊地,剛好處於海邊,至少值一個億,這才幾年的時間,變化就這麼大,你們難道真的捨得把這塊地拱手讓給別人嗎?」

西省這人便是故意挑事的,不過,他這話也真的說動了蛇哥。一個億的誘惑,換誰都無法抵禦啊。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這塊地現在在李連山和葉青的手裡,想拿回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啊!」蛇哥嘆了口氣,道:「李連山現在掌控著整個深川市的地下勢力,葉青又有東省警察廳廳長和軍區總司令的支持,我憑什麼去從人家手裡把這塊地拿回來啊?」

「天下凡事,都逃不開一個理字!」西省這人笑了笑,道:「單憑蛇形門,當然是拿不回這塊地了。但是,據我所知,這塊地,不僅有你們蛇形門的地,還有其他六個門派的地。加上你們蛇形門,一共是七個門派。如果你們七個門派能夠聯合起來,這勝算就大一些了。必要時候,我也可以幫你們一把,對付一個葉青和李連山,還不難!」

這話讓蛇哥有些心動,他看了看西省這人,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吳先生,你不會這麼平白無故幫我們吧?」

西省這個吳先生笑了笑,道:「蛇哥,你的眼睛還是很亮的嘛。當然,我肯定不會平白無故幫你們。我之所以幫你們,首先,是因為我跟葉青有仇,我兒子是死在他手裡的。」

「哦?」蛇哥看了吳先生一眼,道:「怎麼回事?」

吳先生嘆了口氣,道:「南郊狗場開業那天,西省來了幾批人,我兒子也在其中。」

「南郊狗場那件事我知道,但是,那不是西口火蝴蝶殺的人嗎?」蛇哥道。

吳先生咬牙道:「的確是西口火蝴蝶殺的人,但是,事情發生在葉青的地盤上,他就必須承擔一半的責任。這筆賬,我一直記在心裡。等殺了葉青,我就會再去找火蝴蝶報仇的!」

蛇哥緩緩點了點頭,他已經對這吳先生信了幾分了。

吳先生抹了一把臉,恢復了平靜,看著蛇哥,道:「第二,其實,我也看上了你們這塊地!」

蛇哥立時皺起了眉頭,道:「吳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蛇哥,你不要誤會,我沒有惡意。」吳先生連忙擺手道:「我是說,我想要開發這塊地。我來找你們,主要就是想跟你們談談,看你們有沒有想要把這塊地開發一下的意思。如果你們願意合夥開發的話,以後蓋起來的房子,我會分你們很大一部分。如果你們不想擔開發的風險,我也可以一次性買下這塊地的!」

說到這裡,吳先生笑了笑,道:「蛇形門的那塊地,至少都值一個億。你放心,我給你的錢,絕對不會低於這個數目的!」


聽到錢這方面,蛇哥的呼吸立時緊促了一些。其實,他之前都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還是這吳先生找到他,跟他說了這件事,他才開始關注那邊的。現在,聽說自己有希望得到一個億,他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了。

「那其他六個門派是什麼意思?」蛇哥急道:「他們有沒有準備去要回這塊地呢?」

「他們也都有這個心思,但是,現在就是缺一個牽頭的人!」吳先生看著蛇哥,道:「其他幾個門派的人,說實話,膽子太小了,不如蛇哥你,他們根本不是做大事的人。這件事,恐怕還得蛇哥你來牽頭!」

…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吳先生這麼拍了蛇哥一個馬屁,蛇哥自然是舒坦無比,原本心中的那點疑惑頓時消失無蹤了。

「牽頭做什麼?吳先生,你說一下,我看看到底方不方便做!」蛇哥說道,他其實已經完全準備出手了。畢竟,一個億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他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雖然說實力不錯,可一直沒有發財的機會。他一直都做夢,希望自己能夠有一朝一日突然一夜暴富,現在機會來了,他又怎麼捨得放過呢?

看到蛇哥如此模樣,吳先生眼中閃過一絲冷笑,他知道這個蛇哥已經徹底上鉤了,而他的計劃也即將得逞了。

「很簡單。」吳先生道:「其他六個門派的人,我已經先找他們談過了。只不過,他們的膽子太小了,不敢先出面去找葉青和李連山。不過,如果有人帶頭的話,那他們就肯定也坐不住了。畢竟,那曾經都是他們自己的基業,現在這麼值錢,誰願意放下啊?」


「你的意思是,先讓我去找葉青和李連山?」蛇哥微微皺眉,他還是很忌憚葉青和李連山。

「咱們找他們,只是據理力爭罷了,畢竟這地當年是皇甫紫玉搶過去的。現在皇甫紫玉要賣,至少也得先問問這地原來的主人吧!」吳先生笑道:「你也不用跟他們起正面衝突,他們要真不講道理的話,你們也不用再說什麼,直接走就是了。」

「這樣就行嗎?」蛇哥還是疑惑,他還以為要開打呢。

「沒問題。」吳先生笑道:「只要你過去開個口,露個面,就代表蛇形門已經站出來了。其他六個門派,見到你們蛇形門站出來,肯定立馬也要跟著站出來。到時候,你們人多了,力量大了,就不用怕那什麼葉青和李連山了!」

「哦。」蛇哥緩緩點了點頭,道:「要是就這麼簡單,那就太容易了。沒問題,這件事交給我了。不過,其他六個門派,真的會站出來嗎?你可別忽悠我啊,到時候我一個人去了,其他人都不站出來,那我豈不是得罪了人葉青和李連山,又沒佔到半點便宜啊!」

「你放心吧,一個億啊,換你,你捨得不要嗎?」吳先生笑了笑,道:「對了,蛇哥,你去之前,有件事我想先跟你商量一下。」

「還有什麼事?」蛇哥奇道。

「蛇哥,這塊地,如果你們能收回來的話,我想接手開發了。」吳先生笑道:「這個地方很不錯,很適合開發一套小區,我準備在這裡建一個深川市的富人聚集區。所以,這幾塊地,我準備都拿下來。」

蛇哥擺手道:「這種事情,你著什麼急啊。地都還沒拿回來呢,說這麼多沒用!」

「我知道,我知道。」吳先生笑道:「我只是想跟蛇哥你談一下,看看,咱能不能先把這塊地的事情定下來?」

「怎麼定?」蛇哥奇道。

「這樣吧,蛇哥,你這塊地,我出一個億,全部買下來!」吳先生道:「而且,等小區蓋好之後,我分你百分之一的紅利,你看怎麼樣?」

「一個億?」蛇哥愣了一下,能拿到一個億,還要分百分之一的紅利,這是什麼概念啊?吳先生要買的這一片,單單是地都要花十來個億了。蓋好之後,這麼多房子,至少要賺幾十億啊。這幾十億當中的百分之一,那就是幾千萬啊。也就是說,他能從中拿到一億幾千萬,這簡直是從天掉下來一個金山啊!

「沒錯,就是一個億!」吳先生笑道:「而且,我看蛇哥你這個人也很爽快。等這小區建成之後,小區的物業方面,就承包給蛇哥你了,這樣,你以後的收入也能源源不斷了。怎麼樣,我給你的待遇夠優厚吧?其他六個門派,我可根本沒跟他們談過這些事,只是出錢買他們的地。」

聽到這話,蛇哥的眼神不由更是熱切了,他是真的很興奮。吳先生說的這些話,都讓他開始幻想以後的日子了,到底是先買輛蘭博基尼好呢,還是先買輛勞斯萊斯好呢?又或者,兩輛一起買呢?

「吳先生,這麼好的條件,你就給我一個人開了?」蛇哥還沒蠢到家,提出了疑問。

「哈哈哈……」吳先生大笑,道:「蛇哥,剛才我說過,你才是有膽量,能做大事的人,其他幾個門派的人,不行。這件事,得讓你出來牽頭,我當然得給你開更好的條件了。當然了,我給你這些條件,也不是白給的。蛇哥,以後這些地拿下來,兄弟我要在你這地盤上蓋房子開工程,有什麼地方上的事情,恐怕還得麻煩蛇哥你幫忙呢!」

蛇哥恍然大悟,原來這吳先生是有求於自己,頓時對他的話再不懷疑了。想想那麼多的錢,還有分紅,還有小區的物業,這以後都是他的凈收入,他當然是二話不說地點頭同意。

「沒問題,沒問題。等你開始,隨便蓋,就在這一帶,絕對不會有人找你麻煩!」蛇哥大笑道。

「那就多謝蛇哥了!」吳先生笑了笑,朝旁邊小弟擺了擺手,那小弟立刻遞過來一個箱子。

吳先生將箱子遞到蛇哥面前,笑道:「蛇哥,這是兩百萬,算是我給蛇哥你的定金。蛇哥,等事成之後,其他的錢就會立刻到位。不過,這地的事情,恐怕要麻煩你快一些了。工程嘛,早點上,早點賺錢!」

聽說是兩百萬,蛇哥的眼珠子都瞪圓了。兩百萬啊,這一個數目,他如何能不震驚?

「沒……沒……沒問題……」蛇哥嘴唇都在哆嗦,連忙站起身,雙手接過箱子,笑道:「我這就去辦,我這就去辦。老三,叫人,立刻叫人,咱們現在就去找他們!」

「哈哈哈,蛇哥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做事決斷果敢!」吳先生朝蛇哥豎了豎大拇指,笑道:「既然如此,那蛇哥你們先忙著,我再去忙別的事情了。蛇哥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給我打電話!」

「好的,好的。」蛇哥一直把吳先生等人送出院子,這才興奮地跑回了大廳,立馬打開那箱子。

箱子里的確是整整齊齊地碼了一大堆錢,看那數量,兩百萬是不會假的了。一次拿到這麼多錢,別說蛇哥了,這蛇形門所有人都被震撼了。這麼大一筆錢,換誰能淡定得了啊?

「大哥,那個吳先生會不會是個騙子啊?」旁邊一小弟低聲問道。

「媽的,你缺心眼啊!」蛇哥瞪大了眼睛,道:「你見過誰一次性拿出兩百萬來騙別人的?再說了,就算把咱們全都賣了,還不值兩百萬呢,他騙咱們什麼啊!」

那小弟頓時閉上嘴,其他人也覺得有道理,也沒再說什麼。事實上,這些人看到這麼大一筆錢,也真都忘了該說什麼了,所有人都在興奮激動當中,誰能想到這裡面還會不會有別的什麼問題呢。

「好了,把錢收起來!」蛇哥將箱子蓋起來,沉聲道:「媽的,這個吳先生絕對很有錢。一次就給我開了一個億的價錢,還要給我分紅,還要給我物業,說明咱們這塊地絕對很值錢。哼,別的先不說了,先把這塊地拿回來再說。等地到手了,我咋說也要找這姓吳的拿兩個億,不然休想拿到咱們的地!」

「對對對,他一個億都喊的這麼乾脆,兩個億肯定也沒問題!」

「說不定三個億都能行呢!」

「三個億啊,那以後咱們蛇形門豈不是發達了啊?」

「肯定的啦!」蛇哥大笑,道:「以後給你們一人買輛好車,天天出去泡妞!」

眾人頓時歡呼起來,每個人都興奮得難以自持。畢竟,從天而降這麼大一筆錢,換誰能不激動啊?

「行了,先別說這些廢話了。現在最關鍵的是,把咱們的地先拿回來!」蛇哥道:「老三,你快點去把所有師兄弟都叫回來,咱們這就去找那個葉青和李連山!」

「是!」老三點頭,立馬轉身去叫人了。

一個小弟低聲道:「蛇哥,師傅師叔他們不在家,咱們要不要問一下他們的意思?」

「不用問!」蛇哥果斷地搖頭,道:「我爸和那幾個師叔,做事都太優柔寡斷了。要是讓他們知道這件事,肯定又要前怕狼后怕虎的,只會浪費時間。這件事,咱們親自來做,等這兩個億拿到手了,他們就知道我的本事了!」

小弟還有些遲疑,道:「可是,一旦讓師傅他們知道的話,這件事可就……」

「你這麼多廢話幹什麼,知道又怎麼樣!」蛇哥瞪眼,道:「蛇形門的掌門人是我父親,他會為難我嗎?」

這小弟頓時閉嘴,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只能跟著老三出去叫人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蛇形門的弟子全部集中在一起,差不多四五十號人。同時,又有一些平時跟著蛇哥混的小混混也過來了,加起來七八十個人,人數也算不少,在蛇哥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便直奔李連山的大酒店而去。

… >便在蛇哥他們離家去李連山的大酒店時,他們那院子外面的拐角處,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了出來。車裡坐著四個人,其中三人,正是吳先生和他身邊的那兩個人。而在他身邊坐的一人,面色陰沉,正是徐存孝。

目送蛇哥等人離開,吳先生和徐存孝臉上都閃過一絲冷笑,一切盡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這些人還真是好騙,我隨便幾句話說的,他們就跑去找那葉青的麻煩了!」吳先生冷笑一聲,道:「他們也不想想,那麼偏僻的一塊地,咋就能值一個億?再說了,他們的地都賣給皇甫紫玉了,不管人家是不是強取豪奪,但既然簽了合同,他們就沒有資格再插手了。現在還去找人要這塊地,哼,這些人啊,真是掉到錢眼裡了!」


「人性貪婪,有人貪財,有人貪色,有人貪吃,有人貪酒。這個世界上,只要是個人,就有缺點,只要你能抓住他的缺點,你就能控制他!」徐存孝冷笑道:「蛇形門和那六個門派,走到今天,基本已經算是徹底沒落了。這些人,根本沒有什麼本事,而且,在這深川市,一直被南形意門壓著,也沒有發展的機會,這些人已經落魄到跟這些鄉野村夫為伍的地步了。俗話說得好,窮生奸計,蛇形門以前也算是個大門派,但落魄到這一步,你看這些人,跟街頭那些小混混有什麼區別?現在一個億落到眼前,這些人早就砸紅了眼,哪裡會去想你是不是在騙他們呢?」

「說的也是。」吳先生點了點頭,頓了一下,道:「三哥,有件事我還是想不明白。既然你想讓他們去對付葉青和那個李連山,剛才又為什麼讓我告誡他們,讓他們不要跟葉青和李連山的人起衝突?他們要是不起衝突的話,那咱們的計劃豈不是就無法達成了?」

「你告誡他們,讓他們不要跟葉青起衝突,你以為就真的不會起衝突了嗎?」徐存孝笑道:「這個蛇哥,本來就不是什麼善茬。他的手下,被葉青和李連山打傷了好幾個,他已經攢了一口氣了。一會兒過去,那個李連山是暴脾氣,肯定不會對他有什麼好語氣。以這個蛇哥的性格,我估計,說不了幾句就要打起來了。我之所以讓你告訴他,不要跟葉青起衝突,其實就是在迷惑他,讓他覺得你真的是為他好,而不是想害他和葉青發生矛盾!」

「原來如此。」吳先生恍然大悟,忍不住朝徐存孝道:「三哥,還是你深謀遠慮啊,我都沒想到這一些。看來,今天晚上,這蛇形門,必然要和葉青李連山他們鬧起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