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真的,你不是老公,你是誰……」張穎突然臉色變了,看著黃然說。其他女人聽到張穎的話,立刻警惕起來……


「呵呵,寶貝,不是你老公是誰啊……」黃然在大家的注意下開始變回原來的摸樣,這幅情景讓所有人都瞪大眼睛。

「老公,你這是……」張穎也傻了,看著黃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嘿嘿,這可是我的絕技,我可不僅僅是臉部可以邊,身子同樣也可以啊……」黃然笑著說。

「太厲害了,老公,你變成女人以後肯定有很多男人追你,肯定的……」趙依依來到黃然的身邊,認真的說,大家也贊同的點點頭。

「好了,我們出發……」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變回女人的樣子,對大家擺了擺手,一起向城外飛去……

成都國際機場,所有的人都咽了咽口水,看著一群女孩走過,每一個女孩是極品中的極品,更重要的裡面很多雙胞胎,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個人雖然變了一張臉,但是還是一對雙胞胎。而張穎和趙依依也弄成雙胞胎的樣子,大家為了好玩,葉凝和黃丹玲、柳晴和龍雅琪、艾琳娜和瑪雅,只有吳珍珍和黃然不是雙胞胎,但是兩個人卻更加有魅力。特別是黃然,帶著一副紫色墨鏡,每一個女人都沒有戴面具,而是沒人一副墨鏡,這樣更加增加這些人的神秘感。

那些做飛機的男人的視線全部都被這幾個女孩吸引走了,而他們身邊的女人卻嫉妒的踩了男人一腳,男人趕緊笑著轉身,但是卻盯著旁邊的鏡子看個不停。

特別是黃然一群人邊走邊討論著什麼,不停的還發出甜甜的笑,差點早場飛機場癱瘓,就連機場的工作人員都被這群人給迷惑了……

當飛機起飛很久很久,那些單身男人還盯著飛機遠走的方向看了好久好久,猜測這些人的身份。

「大哥,那幾個美女太給力了。如果他們是明星的話,我就把他們的海報貼滿整個屋子,這樣的女人,我能上一個,這輩子也值了……」一個開著跑車,很帥氣的年輕人說到。

「你看你小子那點出息,一個就讓你滿足了,太沒有出息了……」他旁邊那個男子拍了拍那個小子的腦袋笑著說,但是他自己卻不停的看著飛機遠去的方向……

「哎呦……」那個老大一分神,被跑車車門碰了一下,身邊的小子哈哈的笑了起來,男子看了那小子一眼,兩個人開著跑車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成都飛往非洲的班機,這一次卻成為了一趟愉快的旅途,這麼多美女,讓周圍的人看的眼睛差點掉出來,而那些空姐都不好意思出來了,本來那些空姐對自己的長相可是很信心,但是見了黃然一幫人,徹底的失去的信心……

十幾個小時以後,幾個人走下了飛機,在所有人的目光恭送下離開了大家的視線……

到了非洲,所有人都戴上了面具,此刻的非洲已經算是很平靜了,進過黃然那次鬧騰,非洲駐紮了上百萬的多國聯軍,那些小國家也經受了很大的打擊,都不敢在鬧騰了……

而聖子教的擴張卻是任何人都抵擋不住的,由於黃然雕像的存在,那些非洲人民把黃然靜若神靈,每天朝拜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在加上艾瑪他們活動,還有一些龍牙現在也在非洲,慢慢的發展自己的勢力,美國也不敢太插手非洲的事情,這個落後的地方,葬送而來太多的美國士兵。聖子教的發展他們是抵擋不了的,現在聖子教的教徒幾百萬,而那個有黃然雕像的國家,現在成為了非洲最發達的國家,每年僅僅旅遊的人就讓這些人笑的合不攏嘴,在加上華夏公司的援助,這裡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很美麗的城市……

黃然帶著一群女人卻沒有進入那裡,而是在原始森林裡面穿梭著,每一個人身上沒有一把熱武器,除了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個人身上有多兩把武士刀意外,其餘的人每一個人都只有一把三菱軍刺……

一群人跟著黃然在森林裡面走了一天,最後進入了一個大峽谷,到了這裡,黃然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而在大家進入峽谷以後,才發現這裡竟然和那個神秘之地一樣,被陣法掩蓋,黃然帶著大家進入裡面,到了裡面大家才發現,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軍營,具體的說應該是死城……

整個軍人給人一種陰沉沉的感覺,到處都是鐵絲網、地面都被鮮血給染紅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讓這些人感到一陣噁心,一個女人慢慢的走了出來,所有人都看著那個女人……

「徐潔……」葉凝驚訝的喊道,其他的女人眼睛裡面也充滿了好奇,只有黃然面帶笑容……

「你們……」當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徐潔明顯一愣,在這裡只有一個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們怎麼會知道呢。

「徐潔,我是葉凝啊……」說著葉凝變回自己的臉,其他人也都變了回來,只有黃然沒有動……

「葉凝姐姐,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徐潔看到大家,驚訝的說,好像這裡不應該是他們來的地方。

「無言呢……」黃然這個時候問到。

「你是……」徐潔好奇的看著黃然,以為黃然是黃然又收的女人。

「先帶我們去見無言吧!到時候你就了解了……」黃然沒有回到,徐潔也沒有多問,帶著他們向裡面走了進去……

徐潔來這裡已經一年多了,她在神秘之地呆了一年就被魅狐送到了這裡,這一年的時間裡,她看到了與自己完全陌生的兩個世界,每天只有殺戮,為了生存而殺人,從一開始的恐懼,到最後的習慣,一直到現在,殺人早已經成為家常便飯了,沒有什麼難受的,只要每天和莫無言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三更送上了,呵呵,大家多多支持哦……) 「……」陸璟碩沒搭理他。

喬澤雲的神情變得很認真,看著陸璟碩:「我最後一次問你,你到底喜不喜歡席薇檸?你要是不喜歡她,我可真的就要追她了。」

林峰禹透過後視鏡看向喬澤雲,他有點搞不懂喬澤雲,明明有那麼多女人主動送上門,就是不要,明知道他家老闆討厭席薇檸,偏偏就要去追席薇檸,這不是存心跟他家老闆對著幹嗎?

過了十多秒,喬澤雲見陸璟碩還是不搭理自己,有點急躁,忍不住再問他:「你說句話啊!」

「你追不追席薇檸,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

「好!」喬澤雲雙手一拍,高興說:「是你說不喜歡席薇檸的話,我追。」

說著,喬澤雲在靠近車窗處,找到自己的包,拿出手機,給席薇檸發信息……

「……」陸璟碩一手拿著文件,一手隨意放在腿上,此時,連他都沒察覺,已攥緊……

……

後面一個星期,陸璟碩都沒見到喬澤雲。

就連林峰禹,都忍不住在陸璟碩面前嘀咕:「以前喬老闆隔三差五就來告訴,現在都不來了,連電話都不打,該不會真的跑去追席大小姐了吧!」

每一次只要林峰禹說出這樣的話,就會遭受陸璟碩,投來像刀子一樣銳利的目光。

嚇得林峰禹瑟縮脖子。

再過幾天就是公司的年慶,公司組織外出爬山。

當天林峰禹看見喬澤雲,然而,讓他驚愕的是,喬澤雲居然把席薇檸帶來了。

下意識他就朝他家老闆看去。

只見他家老闆臉上陰沉,瞳孔透著薄涼。

完了完了完了,他家老闆生氣了。

肯定會把喬澤雲和席薇檸丟出去的。

就在他這麼認為時,他家老闆就好像沒看到喬澤雲和席薇檸在一起一樣,調頭就走。

……

像公司年求職活動,按道理席薇檸不應該出現,畢竟她不是陸璟碩公司的員工,但是,喬澤雲堅持讓她來,又因為欠喬澤雲一個人情,她被迫於無奈才來的。

現在感覺自己在他們眼中,就好像是個外星人一樣,格格不入。

而且他們個個都知道,陸璟碩極其不待見自己,現在肯定以為自己就是厚著臉皮,來糾纏陸璟碩的。

就在她覺得不自在時,喬澤雲對她笑了笑,「粵山是幾萬個台階,走,咱們先慢慢爬,看看有沒有你想要拍攝的風景。」

「你不用去點名嗎?」

「我算是半個老闆,不用點名。」喬澤雲催促她跟著自己,先登山。

席薇檸想了想,自己杵在這裡,也是尷尬,還不如先爬山。

喬澤雲親自幫她背包,時不時還問她需不需要喝水。

十分體貼和關心她。

而喬澤雲和席薇檸身後的,是陸璟碩和林峰禹、而他們後面就是程樂樂和陸雨柔她們。

陸雨柔看席薇檸的眼神,絲毫沒掩飾對她的討厭,嘴裡忍不住嫌棄說:「真不要臉,勾搭我不成,就跑來勾搭喬澤雲。」

程樂樂和陸雨柔是同學,又是閨蜜,自然也知道陸雨柔是喜歡喬澤雲,現在喬澤雲跟席薇檸關係這麼好,肯定是吃醋了。

拍了拍她肩膀,安慰她:「你這麼好,總有一天喬老闆會知道你的好,但是現在你要剋制一下自己,不喜歡席薇檸的表情,太過於明顯了,喬老闆肯定會不高興的。」

陸雨柔覺得她的話,也是有幾分道理,於是就收斂起不喜歡席薇檸的表情。

拉著程樂樂,走快幾步,跑到喬澤雲身邊。

「澤雲你也幫我拿一點東西唄!」陸雨柔將自己的小背包遞給他。

喬澤雲看了看她,又朝陸璟碩這邊看來,下巴示意:「璟碩也沒拿什麼,他最寵你了,你找他去,要是你顧慮你哥的身份,那你可以找林峰禹。」

「我……我不。」從小就被蘇玉蘭嬌縱慣的陸雨柔,脾氣一上來,也控制不住自己:「喬澤雲,我就要你幫我拿,不然我就跟我大伯母說,你欺負我。」

「我……我哪欺負你了?」喬澤雲心底湧現了一縷不快。

「你不幫我拿小背包,就是欺負我。」

「你這個小背包直接找別人幫你,不就行了嗎?」

陸雨柔嬌縱哼了一聲,「那你為什麼就幫席薇檸拿著呢?」

「我幫她,那是因為她有事。」

「那你也幫我,我也有事。」

「你……」喬澤雲越聽她的話,心底就升起越多的煩躁,陸雨柔這個樣子擺明了就是無理取鬧。

席薇檸:「喬澤雲你把我的背包給我吧!」陸雨柔看她不順眼的表情,太過於明顯了。

繼續下去,也只會讓喬澤雲覺得為難。

「可是……」她不是要拍照嗎?

「沒事,背包的重量我還是可以承受的。」

喬澤雲想了幾秒,還是把背包還給她。

陸雨柔見喬澤雲幫自己拿小背包,心裡可得意了。

高興的挽著程樂樂的手臂,故意從席薇檸面前經過。

上了幾個台階后,她又轉頭對喬澤雲說:「喬澤雲你快點跟上我們。」

被她這麼指使,喬澤雲心裡極為不滿,但多半都是看在陸璟碩的面子上,他也不好跟陸雨柔計較。

他也是受不了氣的人,於是就反駁陸雨柔,「你真要是在意你的小背包,那你自己就帶著,我幫你拿了,你還管我跟沒跟上你。」

「你……」

陸璟碩淡淡:「喬澤雲有點過了。」

眼看他們之間的氣氛就要陷入僵硬,身為一個外人的席薇檸,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特別尷尬。

算了,她還是跟他們分開走吧!

「喬澤雲,我先上去,你們慢慢走吧!」

喬澤雲一看席薇檸先走,正想喊住她,卻還沒來得及,他就看見陸雨柔無理攔了席薇檸去路。

「陸雨柔你到底想幹嘛?」

陸雨柔瞧不起的眼神,傲慢打量席薇檸:「真是不要臉,今天是我哥公司的員工聚會,關某人什麼事啊?也好意思出現。」

不屑輕視的語氣,讓席薇檸心底燃起了惱怒。「陸小姐,雖說今天是貴公司舉辦年慶聚會,但粵山是公共地方,你無權管我。」

「哼,說到底還不是為了我哥,就想引起我哥的注意……」

席薇檸瞥了她一眼,不想跟陸雨柔這種人,繼續浪費口水,「讓開。」 徐潔領著黃然他們來到了莫無言一個巨大的營地裡面,進入營地之後,幾個女孩才發現這裡面的環境和外面的簡直就是天上人間,古樸的裝扮,柔弱的燈光,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幾個女孩的心也不由自主放鬆下來,一個個好奇的看著周圍……

莫無言正在那裡忙碌著,看到葉凝他們進來也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會是葉凝他們到來,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

「嫂子們,你們怎麼來了……」莫無言顯得很興奮,高興的說。

「無言,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女孩們也驚訝的問到。

「呵呵……」黃然嘿嘿一笑,在大家的注視下變回原來的面貌,這讓莫無言和徐潔差點把眼珠子掉下來。

「老大……」莫無言看到黃然,一把把黃然給抱住,大聲的說到。黃然也抱著莫無言,這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啊!

「我就知道老大死不了,從你出現在東山的時候,我的知道你沒有死!但是沒有想到今天才見到你……」莫無言鬆開黃然,笑著說。

「好了,你這邊發展的很好啊!提起神話殺手,哪一個不是豎起手指啊!」黃然看著莫無言,輕輕的拍了他一下肩膀,欣慰的說。

「呵呵,老大什麼時候需要神話集團,我就立刻帶著他們出動,現在那幫小子可不是一個簡單任務,雖然才一百多人,但是戰鬥力絕對強悍……」莫無言自豪的說,自己手下的殺手,每一個人都是神秘莫測,殺人技術更是高超,最重要的是刺殺技術,已經有很多國家領導、大富豪被神話的殺手們給幹掉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殺手被捉住了,提起神話,那些富商都不由的渾身打顫。

神話殺手集團人們不知道他的總部在那裡,也不知道怎麼才能接觸他們。他們刺殺的那些富商,雖然沒有人雇傭,但是卻有人掏錢。每當刺殺任務完成,神話集團就會找任務目標死後最大的利益獲得者,要去一定的薪酬,一開始還有人不給,但是下場就是成為另一個目標,最後那些富商一個個再也不敢了。神話殺手集團要求的薪酬不算太多,也沒有盲目的去要。肯定比你所得的利益少的多。

神話殺手成為殺手界的一個傳奇,不知道有多少殺手想進入神話,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成功,神話從來就不招收人員,那些人也不知道神話殺手是怎樣的一群人,沒有一個神話殺手暴露過自己的面貌。

「暫時還不需要他們,這裡建設的不錯……」黃然看了看周圍的裝修,然後笑著說。

「老大這次來是……」莫無言疑問的說,然後看了看自己的嫂子們。

「你過來……」黃然喊著莫無言進入一個房間,莫無言看了大家一眼,跟著黃然走了進去。

「老大,你不會是讓嫂子過來受訓的吧!」莫無言此刻驚訝的問。

「對,你要把他們訓練場世界上最厲害的殺手……」黃然低沉的說,其實他心裡根本就不像這樣做,誰希望自己的女人是一個滿手血腥的儈子手呢,但是如果不這樣,自己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跟在自己的身邊吧!那樣更危險,現在黃然的敵人多的不可數,這個世界神秘的事情太多了,自己不能拿自己的女人開玩笑……

「老大,要訓練你去訓,我訓不了,我是下不來手……」莫無言這個時候反對的說。

「你下不了手,我能下得了手嗎?你以為我想讓她們過來受訓啊!我也不願意,但是她們不想在那裡呆著了,在那裡呆著是一種煎熬,每天都在擔心,心裡的煎熬更加難受,但是出來她們就有危險,我不能讓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出現危險,你知道嗎?」黃然有些激動的說。

「可是老大,我真的下不了手啊!你知道訓練有多殘忍嗎?殘忍的連我自己都恐怖……」莫無言看著黃然,為難的說。

「我知道,那徐潔你怎麼下得了手……」黃然問到。

「徐潔不是我訓練的,我當時不在,蕭媚嫂子送過來的時候,我出去執行任務,當我回來的時候,徐潔已經訓練的差不多了……」莫無言淡淡的說。

「那好,你不訓練,我不訓練,把你們這裡最厲害的殺手叫過來,讓他訓練,這樣總行了吧!」黃然看著莫無言說到。

「老大,你知道訓練的有多殘酷嗎?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嫂子們一個個變成殺人狂魔,一個冷血的女人,如果你害怕她們出現危險,我派所有的殺手去保護他們,這樣行了吧!」莫無言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黃然。

「你知道你嫂子們的實力嗎?我告訴你,他們除了戰鬥經驗少,現在每一個人最低是武師一級的級別,你的殺手是厲害,但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神秘的地方,他們必須有自保的能力,藉助外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再說了,她們現在已經認定了,估計不管怎麼勸他們都不會同意的……」黃然有點為難的說,自己這群女人,他是真不願意讓他們接受這麼殘酷的訓練,但是為了她們的安全,也只好這樣的,讓他們體會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

「我去勸勸嫂子們……」莫無言看著黃然,認真的說。

「去吧……」黃然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莫無言點點頭走了出去……

葉凝他們看著走出來的莫無言,一個個臉上寫滿了好奇,徐潔看著莫無言,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自己心愛的男人,自己現在已經不能離開他了,從一個空姐到一個冷血的殺手,心裡的變化是無法言語的,此刻的徐潔已經不是原來的徐潔,但是愛莫無言的那顆心是永遠不會變的。

「嫂子們,我知道你們來的目的,但是我想說,訓練實在是太殘忍了,殘忍的連我自己都不願意去看,你們還是放棄吧!回到那裡,安心的等待,我相信老大很快就會解決一切的……」莫無言看著她們,慢慢的說。

「不行,既然我們決定了,我們就不會改變的,不管多麼殘酷,別人都能堅持下來,為什麼我們不能堅持,不就是殺人嗎?」龍雅琪此刻倔強的說。徐潔一聽葉凝她們是來接受訓練的,滿臉驚訝的看著葉凝他們,想起訓練的殘酷,到現在她心裡還有很大的陰影。

「葉凝姐姐,你們還是不要參加了,真的,訓練真的很殘酷……」徐潔也趕緊勸到。

「徐潔,難道你也參加訓練了,怎麼樣……」葉凝看著徐潔問到。

「噩夢,人生的一場噩夢,永遠都不會醒過來的噩夢……」徐潔想起當初訓練的內容,閉著眼睛說到,大家看到徐潔的表情,一個個心裡也有點擔心,但是一想起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出生入死的,而自己卻在家裡等待著,心裡就不是一種滋味,為了黃然,別說殺人,就是進地獄都不怕。

「既然徐潔都能完成,我們也能,不要說了,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柳晴認真的說,大家也都點點頭,這個時候大家已經決定了,莫無言看著他們的表情,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了……

「怎麼樣……」黃然笑著說,自己女人的性格自己很清楚,別看平時有的跟孩子似地,但是有的事情一旦認定了,多少人拉都拉不回來,特別是自己的事情。黃然也很清楚自己女人的想法,想為自己分擔一些憂愁,她們對自己的愛,就像自己對他們的愛一樣,可以付出任何代價,包括生命。

「不行,嫂子們一個個都認定了,我看這事情是阻止不了了……」莫無言嘆了一口氣。

「既然阻止不了,那就順其自然吧!找最少的殺手訓練,三個月時間足夠了吧!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讓他們在這裡先訓練三個月,三個月以後,我帶著他們接受第二階段的訓練,完成以後,我也就放心她們了……」黃然看著莫無言說到。

「三個月足夠了,在非洲什麼不多,就人多,目標多,三個月她們肯定能成為一流殺手……」莫無言點點頭,認真的說。

「恩,那這裡就教給你了,我知道你下不了手,那就教給其他殺手……」黃然看著莫無言說到。莫無言點點頭,讓自己訓練,自己還真下不了手,自己的嫂子,自己最敬佩的人,自己怎麼可能下得了手呢。

黃然慢慢的走出房間,他的那些女人們都看著黃然,黃然也看著她們……

「你們要在這裡進行三個月的訓練,如果堅持不了,就放棄,不要為難自己,三個月以後我來接你們,到時候我會陪你們一起去戰鬥,也就是我對你們進行的第二階段訓練,第二階段訓練完畢以後,你們就可以出師了,那個時候你們就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出現在世人的面前,到那個時候,這個世界上能傷害你們的人不會很多……」黃然看著自己的女人們,笑著說。

「恩,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吳珍珍她們點點頭,認真的說。黃然也笑了笑……

黃然走了,他並沒有在這裡停留太長時間,他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女人受苦,他害怕自己忍不住把那些殺手都給幹掉,自己只有走了,而莫無言和徐潔也走了,幾個神話集團的殺手被叫了回來,展開了對葉凝他們的訓練,至於訓練的殘酷程度,黃然不用想就已經能猜出一些……

(一更了,今天爆發,打賞該給了吧!看看打賞,真的很不給力啊!呵呵,但是只要大家喜歡本書就行了,記得正版支持啊!) 陸雨柔紋絲不動,眼神還挑釁的朝席薇檸看去。

「……」

行啊!

那她就不客氣了。

席薇檸使了點勁道,將陸雨柔擋自己前面的手臂,揮開。

她這個人暴脾氣,絕不會慣陸雨柔。

陸雨柔實在沒想到她會這樣,驚愕之中也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往後仰去,這時她身邊的程樂樂及時拉住了她。

心有餘悸地急喘氣。

程樂樂不滿看向席薇檸:「席薇檸你太過分了,這是樓梯口,要不是我及時拉住雨柔,你可想而知是什麼樣的後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