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真的是宗主大人?這……這怎麼可能?」


「你……你是宗主大人?」

幾個人一下子有些傻掉了的感覺,因為他們根本不確定葉川就是葉川,但是敢在他們風雷宗的門前來冒充他們宗主的人,在他看來也實在是太過大膽了吧?


葉川笑著道:「怎麼?我看上去就這麼不像你們的宗主么?去把白狼喊出來你們不就知道了?」

「這……這……白狼大人,對對對……」

「趕快去請白狼大人,就說……就說有一個自稱是宗主大人的人……」

「費什麼話,趕緊去稟報就行了……」

最後說話的這個人還算是比較的精明的,要是此人真的是宗主大人的話,至少他們也不會太過得罪宗主大人不是么?

幾個人都是頗有些緊張的看著葉川,他們想要看看這葉川到底是不是宗主大人?

不過讓他們有些失望的是,葉川至始至終都是保持著一個非常謙虛的笑容,似乎根本看不出來他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

葉川也沒有去用自己強大的實力去探測整個山門,而是循規蹈矩的這這件事情。

在他看來,自己已經是風雷宗的宗主,根本沒有任何的必要,反正他現在時間也是有的是,根本不著急這一時半會的。

如今的情況也是這個樣子的,葉川有些怡然自得的在這邊等候著。

白狼一直都呆在這邊,如今的他也是感覺到了一種安逸的生活,很多年都沒有看到葉川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南方大陸那邊到底怎麼樣了?

陸紫萱等人老是過來問他到底是什麼情況,說實在的他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現在的他倒是非常的無奈,只能夠無奈的等待著。

原本他也是打算要回南方大陸的,不過後來他放棄了,他覺得自己就算是現在回去了,回到了雪域白狼一族那邊,又有什麼意義呢?

既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的話,那不如就呆在這邊好了,生活容易讓人變得有依賴感。

如今的白狼就是一個有著絕對依賴感的人,他現在已經適應了這邊的生活,輕易的他不想要去打破這一份寧靜。

如若能夠在這邊終老,他覺得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啟稟白狼宗主……」

「講……」

如今很多事情都需要白狼處理,白狼也是樂意這麼做,反正對於他來說現在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可以干,這麼做對於他來說還是非常的有意義的。

至少他是在幫助自己的兄弟去做這樣一件事情,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就是幫助葉川。

既然是幫助兄弟的事情,他覺得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意義的。

「門口有一個自稱是宗主大人的人在那邊,要求見您,我們懷疑他是騙子……」

白狼一聽,根本不理會這個人,直接就沖了出去,這個時候有人敢冒充葉川?這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他覺得以葉川的個性還真的可能出現在門口,這個是他一貫的風格。

看著白狼遠去的背景,稟報的這個人也是感覺到了什麼,急匆匆的就離開了。

白狼飛奔一般的就來到了山門那邊,在看到葉川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眶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濕潤。


「老大……」

白狼直接一把上前擁抱住了葉川,此刻他看到了葉川也是非常的興奮,這個時候葉川的回歸對於他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了。

很多事情都是需要葉川去出面解決的,好在這些年葉家和雷家給了他們風雷宗還算是不少的幫助,至少他們都沒有過來找他們的麻煩,否則的話到時候還真的是非常的難辦的。

「白狼,你現在倒是跟個娘們一樣了啊?哈哈,看到我回來你還……」葉川有些調侃的說道。

白狼毫不在意的說道:「老大,你這一走就是這麼多年,也不知道你到底身在何方?」

葉川笑著道:「我這不是回來了么?其實我回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只不過是去解決了一些事情,如今事情基本上也算是解決完畢了,這不是回來看看兄弟們了么?」

白狼哈哈一樂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老大,你是不知道啊,如今的東勝神州可不是你走的時候那個東勝神州了啊,如今的東勝神州形勢比之前要複雜太多了,咱們邊走邊聊吧,嫂子們如若知道你回來了的話,那豈不是高興死了?」

葉川笑著道:「呵呵,你現在倒是喊的很順溜啊,她們幾個現在都在幹什麼呢啊?」


白狼笑著道:「嫂子們一直都沒有您的消息,她們都在不斷的加強自己的武道修鍊,如今嫂子們的實力也都是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了。」

「哦?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呵呵,這風雷宗也沒有給你們留下什麼人才啊,她們怎麼可能進步的那麼明顯恩?」

葉川倒是有些懷疑了,這風雷宗還真的是沒有給他們留下什麼太多的人才,實力最強的恐怕也就要屬於白狼了。

即便是實力最強的白狼也不過是武尊境中期的層次,就算是勉強能夠達到人類武尊境後期的那種程度,不過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過是杯水車薪吧?

白狼哈哈一樂道:「秦風回來了呢……」

「秦風?回來了?」葉川這個時候才想起來,秦風這小子自從離開了他們之後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消息,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回來了?

「恩,秦風回來了,而且實力非常的強悍,如今我讓他做了我們風雷宗的第二把交椅……」

白浪有些直言不諱的說道,這個是他自己做主的,這第二把交椅也是他親自定下來的。

風雷宗到了現在這個程度倒是有了不錯的發展了,這秦風沒有想到也回來了。

當年的葉川其實還是非常的看好秦風的,這小子突破的方式也是非常的詭異。

葉川問道:「這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白狼沉聲道:「回來了有好幾年了吧?我問過他,他說是想你了,哈哈!」

葉川哈哈一樂道:「去把這小子給我找過來,那幫熟人也都給我叫過來吧!」

白狼激動的點點頭,如今的葉川回歸,整個風雷宗似乎有了主心骨一般了。

風雷宗宗主府,這個一直都是給葉川留著的,白狼命人直接將葉川帶到了宗主府這邊。

看著金碧輝煌的宗主府,葉川也是有些搖搖頭道:「這做的也有些誇張了啊!」

整個風雷宗已經傳開了,他們的宗主大人回來了,所有風雷宗的弟子都是處於一個極度興奮的狀態之中,他們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有人說了,宗主大人回來了,很多人都想要看看這傳說中的宗主大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很快,一波又一波的人來到了宗主府內。

「葉老大……」

「葉川……」

「夫君……」

「川哥……」

此起彼伏的聲音和熟悉的身影讓人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欣慰。

秦風、臧青梭、王獸、陸紫萱、陸天行、唐雲萱、劉瑩、邱玉婷……

一幕幕熟悉的身影映入了葉川的眼帘,他看著這幫人,一一的跟著他們打著招呼。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啊?」王獸哈哈一樂道。

葉川笑著道:「王獸,不錯不錯,如今的你也有武尊境的實力了啊!」

「這也多虧了秦風呢,要不是他的話,我和青梭兩個人還停留在天武境,現在倒是非常的不錯了。」王獸似乎非常滿意現在的實力。

武尊境,這個曾經他們夢寐以求的境界,如今終於是得償所願了。

「夫君,您回來了啊?」劉瑩看著葉川,目光流轉,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恩,我回來了,放心吧!」一句放心吧,眾人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

「小小姐,你……」陸紫萱看著風小小,也是一臉激動,實際上藥宗的事情他們也是聽說了,只是沒有想到葉川回來的時候,竟然把風小小也接過來了。

她們一直都是在想辦法,希望尋求一些幫助,但是葯宗宗主突破成聖的事情,讓他們感覺到了一種無奈,甚至感覺到了一種絕望。

葉川笑著道:「秦風啊,你小子怎麼回來了?我還打算去找你呢!」

秦風微微一笑道:「我回來自然是要挑戰你了啊!你忘記了我們的誓言了么?我要堂堂正正的擊敗你一次!」

葉川微微一笑,他感受到了秦風那一股子絕強的實力,如今的秦風應該已經是達到了武皇境七重的實力了。

葉川也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精進的如此迅速,不過他想要戰勝自己,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現在的葉川實力已經不是秦風能夠想象的了。

「武皇境七重?呵呵,還戰勝不了我!」

葉川只是微微一笑,但是他說出來的這句話算是徹底的震撼住了在場所有的人了。

「什麼?秦風竟然達到了我武皇境七重了?」

「真的假的啊?武皇境七重?竟然還戰勝不了葉老大?這……這怎麼可能呢?」

「我了個去啊,葉老大,你到底是什麼怪物啊?竟然一下子就看穿了秦風的實力?而且還說秦風戰勝不了你?」

「真是太恐怖了啊,武皇境七重竟然都沒有辦法戰勝?」

秦風一愣,他也沒有想到葉川竟然會如此的說,要知道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皇境七重,沒有想到葉川竟然一下子就看穿了自己的實力,而且說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難不成現在的葉川實力已經超越了武皇境七重了?秦風一下子變得有些黯然了起來。

「你竟然能夠看得出來我的實力啊?」秦風的眼神有些遊離,他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事實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讓他沒有辦法不相信這個事實。

葉川笑著道:「我已經破皇成聖了,你覺得你會是我的對手么?不過你的實力也已經是非常的可怕了!」

秦風有些嘔血的說道:「成聖了?真的假的啊?」

眾人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葉川,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要知道成聖和不成聖那絕對是兩回事,但是現在人家說自己已經成聖了。

一旁的風小小道:「川哥的確是成聖了,之前他去葯宗的時候,我已經是見識過了。」

風小小所謂的見識,並不是葉川動手,而是他看到了葉川遊走於她爺爺和葉家的族長之間,根本沒有絲毫的畏懼,這足以說明了他實力是異常的強大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風小小才徹底的相信了葉川的實力的。

葉川看著秦風,秦風無形中已經是感覺到了有高手鎖定住了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去甩掉這個人。

他終於相信了這個事實,秦風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我原本以為我這一次肯定是能夠贏你了的,可是沒有想到你又一次的走到了我的前頭啊,佩服佩服!」

「你小子現在也算是真的牛了,武皇境七重,而且我看你的真實戰鬥力或許已經超過了武皇境九重了,你小子在整個東勝神州也算是有著不錯的威名了吧?」

「什麼威名不威名的,不就是那麼回事么?如今我也算是看開了,就呆在你這個地方當個副宗主也挺好的。到時候還能夠聆聽武聖的指點,讓我早日成聖啊,哈哈哈!」

秦風倒是一個非常洒脫不羈的人,現在他已經是確定自己肯定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去戰勝葉川了,既然沒有辦法戰勝葉川的話,那就無所謂了。

已經成為了武聖,葉川的追求和自己是不一樣了,他又有了新的目標,這個讓秦風倒是覺得人生又一次的變得有意義了起來。

葉川笑著道:「好了好了,你們在場的這些人,武聖境界就交給我了,其他的事情不敢保證,這武聖境我還是敢保證的。」

要是在以前的話,誰敢打這個包票?但是現在的葉川就敢這麼的保證,因為他已經得到了武神的傳承。

說句實話,武聖境對於葉川來說已經是一個可以攻破的難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