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真狡猾!小不點!」菊丸看著自己的努力化作別人的嫁衣,和桃城一起撲倒了越前身邊。


「唰……」推拉門被拉開,走進來的人影大家都格外熟悉,白色的水手衣搭配著黑色的百褶裙,是難得穿校服的橘杏。不同於一向的開朗活躍,走進來的橘杏笑的有些勉強。

信仰精靈牧師 「來了啊,這裡。」桃城擺著手第一個出聲,放開了已經把他的壽司吃進肚子里的越前,轉身看向橘杏。越前壓低帽子,在桃城放鬆警戒的時候和一旁偷笑的菊丸一起快手的拿過另一半壽司。等桃城發現的時候早已為時已晚,所有的壽司都進了兩人的肚子。

「菊丸前輩!越前!」

七日為限 「我記得她是橘的……」乾在一旁推了下眼鏡,腦海里的資料開始翻動。

「嗯,我是他的妹妹杏。」橘杏沖著乾和大石的方向點頭,隨後笑著和桃城打招呼。吃完壽司的菊丸調侃的戳戳桃城,一邊眨眼示意。越前低著頭自顧自的吃的壽司。桃城像是掩飾般拍著兩個一年級的肩,解釋自己邀請橘杏來只是為了知道準決賽不動峰和立海大的戰況。

「並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橘杏的笑容塌了下來,像是不願回想。讓本來輕鬆的氣氛也凝結了下來。乾適時的拿出來錄像帶,詢問大家意見后,走向了錄影機。

「哈哈……」泳裝美眉在沙灘上嬉戲。

「……」這是一眾人鄙視的停頓。

「嘶嘶……」畫面切換,終於出現了大家想看的影像。

第一場d2:立海大丸井柳生對不動峰石田櫻井,6-0慘敗。不論是柳生后場的無死角防守,還是丸井網前的靈活,都是不動峰所招架不住的。不二放下了一直微笑的嘴角,緊抿的唇瓣有些發白,不論場上丸井和柳生表現的多優越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根本不是搭檔!

接下來出場的柳和真田正是驗證了不二暗自的猜測,他們的出場順序應該是隨便抽取的,拿兩個單打好手來組成雙打,這般胡鬧的卻完全制霸了比賽的節奏,讓人無所招架。這就是……王者立海大。

接下來的s1是切原赤也,開局時還正常的賽程,隨著切原打到橘右膝的重擊戛然而止。不二睜開眼睛,這是第二次了,直接目睹切原的球風,和上次有什麼區別!都是直接造成對方傷害的擊球。

一年級不明所以地討論著切原似乎沒有瞄準那個成為致命傷的右腿,但以不二眼力可以很容易看出,這樣拖著已經受傷的右腿,一直攻擊看似不會帶來壓力的左邊,讓橘一直打著右手的反手球,最後的結果會是完全崩塌!將隊伍勝利加註在自己身上的壓力和越加沉重的右腿,都在一步步將橘推向崩塌的邊緣。

『game立海大6-1』

隨著裁判聲響,隨之就是橘倒下的身影,被擔架抬出賽場的橘和站在場上的切原。不二不知何時握住手指尖扎的手心有些疼,他所知道的切原雖然任性到自大,但性格中的單純卻無法完全抹殺。不可否認,切原在網球方面是個天賦很好的孩子,值得立海大培養。但方式似乎太過極端了!他無法理解王者之軍的理念,因為隨性慣了的自己並不在乎成敗。現在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那本來是自己最討厭的類型,但因為這之前的糾葛卻無法讓自己肆意說出厭惡的語言,太過矛盾的心態如同被揪緊的心臟,難以呼吸。

「不二?」菊丸拍了拍愣神的不二,表情好嚴峻啊nya,這樣的不二真是少見啊。

「英二?」不二從自我的思緒中反應過來,眯著眼看著擔心的看著他的菊丸。

「大石說,立海大的正選全員都是手冢級別的nya。」菊丸眨巴著眼睛,一臉鬱悶像。

「別太擔心。」不二勉強的勾起微笑安慰著被驚倒的大貓。雖說是手冢那種級別的,但就算同一境界也有初級和高級之分。就像雖然輸給跡部的手冢,卻沒有一個人敢說他弱於跡部,不提被封印的左手,就連最後一球的隨機性也各佔一半。

他們少了手冢,而立海大也缺了……精市。

應大石的提議,大家舉起芥末壽司一起吃進嘴裡。滿嘴的嗆辣讓大家形象全無,被剛剛錄像帶來的震撼似乎也不再那麼強烈了,至少表面是平復下來的。

、、、、、、、、、、、、、、、、、、、、、、、、、、、、、、、、、、、、、、、、、、

第二天

今天的訓練,大家都格外認真,原因不言而喻。平靜下來的總歸是表面,而內心的波動就無人得知了。

少許的微風吹拂,不二一擊白鯨結束練習賽。對面的河村放下球拍摸著腦袋笑著,老好人的人格並不在乎成績。

「砰!」這是越前今天第三隻弄壞的拍子,也是他最後的一隻了。所有練習結束的人都圍到了越前身邊,看著平時囂張的學弟對著自己的拍子頭疼。

「能幫你一次性修理好三隻拍子的店,這附近並沒有。」乾拿著筆記本率先開口。

「哈?」越前抬眼看著身高嚴重超標的前輩。

「你只能去距離這裡23.8公里的大型體育用品店去換了。」乾拿出一張紙條,上面記錄著地點,反光的眼鏡閃動:「來回只用四小時,如果你用跑的話。」

「哈!」越前抽著嘴角接過紙條,將壞掉的三隻拍子裝進包里,帽子被進一步的壓低,看不見的臉頰鼓起,很是不爽。

看著越前離開身影的青學一眾心下暗嘆,最近大家的神經都綳的太緊了。不二左手指尖擦拭過難得出汗的額頭,也轉身收拾去起網球包。

「不二nya」已經收拾好的菊丸趴上不二的肩膀,兩邊翹起的紅髮很是扎人。

「英二?」不二不明所以,這個結束時間不是應該去找飼主的大石嗎?不二轉生尋找大石的身影卻發現空空如也,才想起來大石最近要和龍崎教練討論訓練到很晚。

「為什麼不二家不和我一路nya。」大貓掛在不二身上的體重有加重的趨勢,不二無奈的扶正菊丸。

「一起到門口吧。」

聽到不二回答的菊丸嘟著嘴妥協般的站直身體,和背起網球包不二並肩走出球場。

菊丸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無趣的眨巴著眼睛。回想起剛剛不二離開的方向,似乎不是回家的吧。那個方向似乎有一輛直通神奈川的巴士……

作者有話要說:好累啊,阿羽有關小黑屋的不好預感,

明天如果能雙更就算平安度過,但萬一超時

阿羽下載了手機碼字軟體,保佑我明天能碼6000吧

明天為什麼滿課啊摔!!!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雲華依然放心不下,他用火摺子幫秋秋點燃些稻草,放進灶中,又說了一下油鹽的位置,方才離去。

雲華來到溪邊,卸下掛在扁擔上的兩個水桶,依次打滿水。溪邊的蘆葦十分茂密,雲華忽而聽到蘆葦叢里有雛鳥細微的叫聲,他不由被那稚嫩的聲音吸引,撥開蘆葦盪,看到了一個灰鶴的巢。巢裡面有三隻小小的灰鶴,毛羽還未長齊,禿著尚有幾根黃毛的腦袋,在裡面不安分地相互擁擠,發出唧唧的叫聲。雲華不禁莞爾:小秋剛來那天,也如同這未出巢的鳥兒一樣,不諳世事,需要人隨時看護。

他記得趙清洲把這孩子抱上山的樣子:那日他從田間回來,快到家時,看到院外有一些人馬,趙清洲那身翠綠的官服,格外扎眼,手裡還抱著什麼,正立在門前,用目光迎接著自己;站在老趙身邊的人他也熟識,那是從廬州會館讀書時,就跟在趙清洲身邊的書仆長帆,兩人身後跟了一位魁梧的車馬把式,不遠處停著趙清洲的馬車。離得更近了,他忽然看到趙清洲懷裡是個裹得嚴實的孩子,無聲無息,像是正在睡覺。

「趙兄,你這是?」雲華停住腳步問道。彼時的雲華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曾在大內做過六品校字郎官,剛剛辭官上山不久。趙清洲也不過弱冠之年,年少得志,考中進士及第,已官至五品,前些時日信里提到,即將去江寧赴任。

「雲華,我們進去說」趙清洲臉上全無往日的喜樂。雲華忙從腰間掏出魚鑰,打開柵門,側身讓趙清洲他們三人進來。只是一側身回頭的功夫,雲華瞥見趙清洲那架馬車像是被亂刀砍過一般,劃破、砍壞的地方滿目皆是,心下已知事情非比尋常,連忙引這主僕三人入廳堂坐下。

「雲華,這個孩子是卓然從史彌遠手下那伙賊人手中救下來的,托我帶去江寧,以免留在湖州或臨安被人擄去。」一坐下,趙清洲便直奔主題。雲華忙著提壺倒水,長帆接了過去。趙清洲示意雲華坐近些,接著說道:「這是貴和太子僅存的血脈,兩年前史彌遠派部將秦國錫假傳聖旨、發動湖州之變時,有乳母帶她從狗洞逃脫,躲進普濟寺,得以保全。可憐東宮上下兩百餘口,被貶遷到湖州濟王府時只剩一百三四十人,如今只剩下她自己了。」雲華聽罷十分震動,悲從中來:「那日湖州之變,史彌遠借故將你我和項抗調離臨安,我們剛一走遠,他便令秦國錫假借恭迎聖旨之名,誆騙趙竑哥哥攜家軍西迎五十里接旨,入了他的網羅之中,全軍覆沒;另一幫賊人趁機入城,血洗濟王府,將趙竑哥哥全部家眷婦孺殺盡,又放火毀屍滅跡,沒有一個人活下來,此事湖州無人不知,卻不曾聽說有人脫逃呀。」

趙清洲聽雲華一番話,眼眶已然微紅:「賢弟有所不知,這是卓然多方打聽,方才知道的。秦國錫燒濟王府前,得知有人脫逃,一直派湖州的親信秘密搜尋,這夥人裡面有一個人叫廣生的,老家在臨安鄉下,受過卓然的幫助,便託人送了信。可巧卓然剛到湖州,就趕上秦國錫他們發現了這孩子的蹤跡,正要大張旗鼓出兵普濟寺。卓然便趕在前面,把孩子搶了出來,他們回臨安一路上,也是九死一生。等甩掉了追兵,卓然就趁夜色趕到我的府上,將這孩子送來了。」

雲華長嘆一口氣,他伸出手,掀起一角孩子寬大的斗篷帽檐,想看看這遺孤:孩子還在睡著,面容白凈,呼吸均勻,全然不知自己的命運即將有了新的轉折。「沒想到趙竑哥哥還有後人,不知是府里哪位娘子為濟王府留的這條血脈?」趙清洲道:「這便不得而知了,只能以後細細尋訪。」雲華點點頭:「你來這裡,可曾被人發現?」趙清州搖搖頭,他為人清瘦挺拔,身上自帶一股浩然之氣:「沒有,但我前天一路上遇到好幾波伏兵。想來前路兇險,便教家丁女使一行人裝扮成我的樣子,穿著另一套官服,雇了車馬,從官道上先去了。我和長帆、孟慶,走小路來到你這裡,路上不曾遇到旁人。」

雲華鬆了口氣,他接過長帆遞來的茶,抿了一口,問道:「這孩子有名字么?」趙清州騰出一隻手,翻開了孩子斗篷裡面的小褂一角:「只這裡綉了一個秋字,且叫做秋秋吧,普普通通,不引人注意。。姓氏的話,可改姓万俟,這不是中原姓氏,想來可以掩人耳目。」雲華道:「你帶小秋來找我,不會是為了把她藏在我這裡吧。」趙清州剛想解釋,雲華擺擺手接著說道:「趙竑哥哥過去在宮裡待我如兄弟一般,他的孩子,我自然義不容辭,只是怕小秋跟著我在山上會受苦。」趙清州把孩子遞給雲華道:「果然你神機妙算,我就是這樣考慮的。貴和太子仁義寬和,又是純孝之人,咱們心裡都是敬愛的,卻偏為奸人所害至此,這等血海之冤,來日咱們定要為他昭雪。這孩子吃苦不怕,跟著你,你教她學習,護她周全,這裡山高林密,一般人找不到,等到史、秦等人忘記了貴和太子這條血脈,咱們再作打算。」雲華手捧著那被斗篷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孩子,手上真實而柔軟的感覺,讓他覺得肩上多了一副擔子。:「好,那就留在我這裡。」

小灰鶴的聲音忽然凄厲起來,將雲華從回憶里拉回來。原來是大灰鶴飛回來了,小灰鶴們張著黃色的大嘴,嗷嗷待哺。「我家裡也有一隻小灰鶴」雲華這樣想著,心底柔軟起來,他背上扁擔,挑起水桶,向家中走去。

剛拐過一個彎,便看到前面家的方向,一道黑煙盤旋而起:走水了?!雲華心下大驚,連忙放下水桶,朝著家中飛奔,跑了幾步,又趕緊倒回來,拎起水桶更快地飛奔而去。 不二拽著包帶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嘆息聲隨之出口。還是放不下心,還是不自覺來了。

抬頭看著眼前熟悉的白樓,停頓的腳步邁出,伴隨著嘆息聲一起走進大樓。

越前拿著修理好的球拍走在回程的路上,什麼叫只有23.8公里,這都到神奈川了。還好他是坐車來的,直線距離和實際差的太遠了。

兩層並不算很高,只是幾步就到的距離。但不二走的卻格外緩慢。還有一個拐角就到了,還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不二不再黏著腳步,不過幾步就走到病房前,伸出的手卻沒有那麼乾脆,又一次的遲疑。雖然早已料到彼此的對立,但卻不知這種感覺竟如此讓人矛盾困擾,賽前來對手的地方,這可真的不像他。

猶豫的手正準備敲下,背後的聲音卻讓這這一動作戛然而止。

「周助?」

那人的聲音溫和中帶著欣喜,淡淡的愉悅透過叫著的名字充分顯現。不二轉身,那許久未見的人就這樣完全展露在他的面前,讓他一點準備也沒有,睜開眼怔怔的看著那人表情很是可愛,當然,這是幸村的感覺。如果不二面前放著一面鏡子,他絕對會立刻換掉這個呆臉。

幸村出現的太突然,身上依舊是淡綠的病服,襯的皮膚有些蒼白。淺笑的臉很是溫柔,獨屬於一個人的溫柔。

「……精市。」

越前覺得自己只是想在坐車前多走幾步,怎麼就那麼巧遇到在『談論』青學的立海大正選呢?那一頭海帶絲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還有他身旁的那是光頭黑人?真是怪異的組合。

「喂,你能教我什麼是真正的網球嗎?」拽到家的聲音,配合著翻眼向上看的神情。一眼就能看出是挑釁啊。

「當然,但代價可是很大的。」切原對那身青學的白藍色隊服可是熟悉的很,畢竟到人家學校攪和了一番。當然,映像最深的是請他刨冰的不二前輩。

幸村走上前笑著開口:「怎麼不進去?」

不二覺的他們的距離太近了,那人走近的身影完全籠罩在他的上方,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身高側著身子伸手去開門鎖。自己似乎有些擋道了,不二想要讓開地方。但還未有動作,手就被擒住,比自己大的骨節包裹著自己,微涼的體溫通過皮膚相貼之處傳遍全身,在心底如滴濺的水滴般,形成一個個不小的波動,難以平息。

越前一開場就是外旋發球,直衝切原的臉,一如既往的囂張。切原側身舉拍準備回擊。

「啪!」但很意外,拍子被擊落在地!切原看著地上的拍子怔了一下。但隨即勾起的笑詭異惑人,舌尖從一邊舔過嘴唇,睜大的綠色眸子異光閃爍,聲音低沉的近乎喃呢。

「我要把你徹底擊垮。」

不二不知道自己怎麼被拉進來的,只是清醒過來時自己已經坐到了床邊,那人正拿著他的網球包放到牆角。

身旁床墊陷下去一塊,幸村已經坐到了他身邊。房間里的凳子不知為何竟一個也不在。兩個少年坐在單人床邊,雖不至於擁擠,但不二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凳子被美緒醬搬到她的房間了,說是要和小夥伴玩遊戲。」幸村像是看出不二的思緒,將原因說的滴水不漏。笑的明媚的臉讓不二微妙的不爽。

「周助終於來看我了,我還以為完全忘了我的存在啊。」幸村說的輕巧,但語氣里詭異的轉音讓不二莫名移開了身子,拉遠自己和他的距離。

「怎麼可能,我只是不知道該怎樣和精市相處了。」不二睜眼反駁,理念不同永遠會成為爭執的觸發點。

「相處?為什麼」幸村不解,看著笑的絢爛卻氣勢逼人的不二,這樣銳利卻閃耀,有著未見過的絕麗。

「王者立海大的確很強,我知道立場不同或許難以去理解,我甚至對於你我的相交產生了疑惑。」不二不復剛才的強勢,眨巴的眼裡透漏著些許迷茫:「帶領這樣隊伍的你應該是和他們相似的,那我所認識的幸村精市是否是真實的?」

他無法質疑他人隊伍的風格,就算再不喜歡。但如果眼前的人如同那些人在賽場上的態度般面對他,他……也許難以接受。一直熟悉的是幸村的溫柔和對自己的縱容,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個人是個特別的存在。

「周助,我不知道你通過立海大的比賽感受到了什麼,我既然將勝利託付給他們就不會有質疑。」幸村無聲嘆息,但眼裡的堅定無法磨滅。隨之開口的聲音卻暗含輕柔:「但你所認識的幸村精市是真實的,也許不同於賽場上,但面對周助不會改變。」

「真是一點也不像立海大的部長,真田君都比精市你有名啊。」不二抿嘴嘟囔道,這個人對他的態度,讓他想嚴肅都不行。

「是嗎,這並不重要。」幸村心下鬆氣,他一點也不想和不二鬧僵,幾天沒有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已是難以忍受。至於真田,幸村表示只要隨便找個公眾場合完敗他,誰強誰弱自有分斷。

「但精市你們有沒有想過切原,那孩子再這樣下去,不是進化而是走向毀滅……」其他人的比賽就算再蔑視對手,也是建立在自身強悍的實力,以及自我冷靜的控制中的。而造成切原如此極端放縱情緒的球風,沒有幸村他們的允許他想是不可能的。

「赤也……我不能說自己的做法正確與否,就像我永遠不會否定立海大的風格。那是和周助所在的青學不同的驕傲。」幸村堅持自己的理念,不過他不允許這成為他和不二的爭端!

兩人之間互不相讓,在各自得到一分后都停了下來。切原看著對面人的腳踝,撇著嘴開口。

「把你兩腳之間的重力扣卸下來吧。」

「你才是,把手上的護腕也卸下來吧。」

被重塊落地聲驚訝到的圍觀者交頭討論著,一旁的桑原拿著手中的計時器皺眉,2分11秒,赤也看起來很認真啊。

「那精市是不準備管嗎?」不二眯起眼,他能感覺到不是不管而是暫時的沉默,但就是這暫時的縱容,也許會毀了那個孩子。

「……」幸村看著不二。

「下場比賽我會打s2。」不二轉頭不看幸村,那人的眼神太過綿長,讓人沉溺其中。

「那麻煩周助了,真田也有這個意思。」幸村盯著不二的側臉。是時間讓切原認清自己的極限了。他不認為切原能贏不二,同樣也不認為青學能贏立海。已經託付的賽程他不會多加干涉,因為相信。同樣因為在青學待過,他基本能猜出3天後的出場順序,與立海相遇,不二一定會打單打。而相比立海,青學不論單打還是雙打都是破綻。

「唔……」不二伸手揉了揉眼睛,把睜了半天的藍眸再次合上,身邊的人一直在盯著他,有點不自在。

拿下負重的兩人速度和力量都有了較大的提高,黃色的小球在空中飛速的穿越,旁觀看的人有些目不暇接。

桑原看著場上越加激烈的賽況,拿著計時器的手不由得用力擠壓,這樣下去,不是在重複和不動峰橘的比賽嗎?赤也會失控的。

「砰!」正如桑原所預料到的,切原的球打到了越前的膝蓋。雖然被避開了要害,但還是擦傷了皮膚。白色的肌膚泛起了青紅。

「game切原1-0」

桑原看著表上的時間,9分04秒!居然用了9分鐘才被切原拿下一局,那個一年級不是個小角色啊。

幸村的手不知何時放到了不二的發邊,手指繞著一縷栗發,在指間打著卷。

「剛訓練完就來了嗎?」放下被不二盯了眼的手指,幸村笑著開口:「時間還早,睡一會吧。」

不二挑眉,看著被幸村拉開的被子,綿軟溫暖的觸感在指間下傳開。困意一陣陣襲上。

「game切原4-0」平均一分鐘拿下一局,在這之間越前的膝蓋不知道被砸中了多少下。最初的擦傷處早已滲滿了鮮血,看上去紅腫不堪。越前抱著腿半坐在地上,壓低的帽檐看不見臉上的表情,只聽見慢慢平緩的喘息聲。

他站了起來,半抬起的頭和揚起的紅色球拍直指切原。

「youstillhavelotsmoreorkon……」周身被氣體充斥,一波又一波的氣息以越前為中心擴散開來。

幸村看著在自己面前無防備安睡的不二。被子只蓋過了腹部,上半身穿著青學藍色的短袖,交叉在一起的胳臂比起他顯得很是纖細,白皙的皮膚交疊著,被透過窗帘的昏暗陽光鍍上一層曖昧的顏色。

看起來真的累壞了,看過不動峰的比賽,最近的青學應該壓力很大吧。幸村伸手接著剛才被阻止的動作,感覺到細膩的髮絲在手心劃過,柔軟中帶著痒痒的心顫。不由得順著髮絲描摹到臉頰,撥開落到皮膚上的碎發,讓整張臉顯露在自己面前。

『周助……』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基本都是用手機碼完的,花了我5個課時,龜速啊。

啊啊啊,還有3000,一定要在0點前完成啊!!

熱門推薦:

不二拽著包帶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嘆息聲隨之出口。還是放不下心,還是不自覺來了。

抬頭看著眼前熟悉的白樓,停頓的腳步邁出,伴隨著嘆息聲一起走進大樓。

越前拿著修理好的球拍走在回程的路上,什麼叫只有23.8公里,這都到神奈川了。還好他是坐車來的,直線距離和實際差的太遠了。

兩層並不算很高,只是幾步就到的距離。但不二走的卻格外緩慢。還有一個拐角就到了,還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不二不再黏著腳步,不過幾步就走到病房前,伸出的手卻沒有那麼乾脆,又一次的遲疑。雖然早已料到彼此的對立,但卻不知這種感覺竟如此讓人矛盾困擾,賽前來對手的地方,這可真的不像他。

猶豫的手正準備敲下,背後的聲音卻讓這這一動作戛然而止。

「周助?」

那人的聲音溫和中帶著欣喜,淡淡的愉悅透過叫著的名字充分顯現。不二轉身,那許久未見的人就這樣完全展露在他的面前,讓他一點準備也沒有,睜開眼怔怔的看著那人表情很是可愛,當然,這是幸村的感覺。如果不二面前放著一面鏡子,他絕對會立刻換掉這個呆臉。

幸村出現的太突然,身上依舊是淡綠的病服,襯的皮膚有些蒼白。淺笑的臉很是溫柔,獨屬於一個人的溫柔。

「……精市。」

越前覺得自己只是想在坐車前多走幾步,怎麼就那麼巧遇到在『談論』青學的立海大正選呢?那一頭海帶絲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還有他身旁的那是光頭黑人?真是怪異的組合。

「喂,你能教我什麼是真正的網球嗎?」拽到家的聲音,配合著翻眼向上看的神情。一眼就能看出是挑釁啊。

「當然,但代價可是很大的。」切原對那身青學的白藍色隊服可是熟悉的很,畢竟到人家學校攪和了一番。當然,映像最深的是請他刨冰的不二前輩。

幸村走上前笑著開口:「怎麼不進去?」

不二覺的他們的距離太近了,那人走近的身影完全籠罩在他的上方,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身高側著身子伸手去開門鎖。自己似乎有些擋道了,不二想要讓開地方。但還未有動作,手就被擒住,比自己大的骨節包裹著自己,微涼的體溫通過皮膚相貼之處傳遍全身,在心底如滴濺的水滴般,形成一個個不小的波動,難以平息。

越前一開場就是外旋發球,直衝切原的臉,一如既往的囂張。切原側身舉拍準備回擊。

「啪!」但很意外,拍子被擊落在地!切原看著地上的拍子怔了一下。但隨即勾起的笑詭異惑人,舌尖從一邊舔過嘴唇,睜大的綠色眸子異光閃爍,聲音低沉的近乎喃呢。

「我要把你徹底擊垮。」

不二不知道自己怎麼被拉進來的,只是清醒過來時自己已經坐到了床邊,那人正拿著他的網球包放到牆角。

身旁床墊陷下去一塊,幸村已經坐到了他身邊。房間里的凳子不知為何竟一個也不在。兩個少年坐在單人床邊,雖不至於擁擠,但不二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凳子被美緒醬搬到她的房間了,說是要和小夥伴玩遊戲。」幸村像是看出不二的思緒,將原因說的滴水不漏。笑的明媚的臉讓不二微妙的不爽。

「周助終於來看我了,我還以為完全忘了我的存在啊。」幸村說的輕巧,但語氣里詭異的轉音讓不二莫名移開了身子,拉遠自己和他的距離。

「怎麼可能,我只是不知道該怎樣和精市相處了。」不二睜眼反駁,理念不同永遠會成為爭執的觸發點。

「相處?為什麼」幸村不解,看著笑的絢爛卻氣勢逼人的不二,這樣銳利卻閃耀,有著未見過的絕麗。

「王者立海大的確很強,我知道立場不同或許難以去理解,我甚至對於你我的相交產生了疑惑。」不二不復剛才的強勢,眨巴的眼裡透漏著些許迷茫:「帶領這樣隊伍的你應該是和他們相似的,那我所認識的幸村精市是否是真實的?」

他無法質疑他人隊伍的風格,就算再不喜歡。但如果眼前的人如同那些人在賽場上的態度般面對他,他……也許難以接受。一直熟悉的是幸村的溫柔和對自己的縱容,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個人是個特別的存在。

「周助,我不知道你通過立海大的比賽感受到了什麼,我既然將勝利託付給他們就不會有質疑。」幸村無聲嘆息,但眼裡的堅定無法磨滅。隨之開口的聲音卻暗含輕柔:「但你所認識的幸村精市是真實的,也許不同於賽場上,但面對周助不會改變。」

「真是一點也不像立海大的部長,真田君都比精市你有名啊。」不二抿嘴嘟囔道,這個人對他的態度,讓他想嚴肅都不行。

「是嗎,這並不重要。」幸村心下鬆氣,他一點也不想和不二鬧僵,幾天沒有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已是難以忍受。至於真田,幸村表示只要隨便找個公眾場合完敗他,誰強誰弱自有分斷。

「但精市你們有沒有想過切原,那孩子再這樣下去,不是進化而是走向毀滅……」其他人的比賽就算再蔑視對手,也是建立在自身強悍的實力,以及自我冷靜的控制中的。而造成切原如此極端放縱情緒的球風,沒有幸村他們的允許他想是不可能的。

「赤也……我不能說自己的做法正確與否,就像我永遠不會否定立海大的風格。那是和周助所在的青學不同的驕傲。」幸村堅持自己的理念,不過他不允許這成為他和不二的爭端!

兩人之間互不相讓,在各自得到一分后都停了下來。切原看著對面人的腳踝,撇著嘴開口。

「把你兩腳之間的重力扣卸下來吧。」

「你才是,把手上的護腕也卸下來吧。」

被重塊落地聲驚訝到的圍觀者交頭討論著,一旁的桑原拿著手中的計時器皺眉,2分11秒,赤也看起來很認真啊。

「那精市是不準備管嗎?」不二眯起眼,他能感覺到不是不管而是暫時的沉默,但就是這暫時的縱容,也許會毀了那個孩子。

「……」幸村看著不二。

「下場比賽我會打s2。」不二轉頭不看幸村,那人的眼神太過綿長,讓人沉溺其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