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盈楓,我來是和你告辭的,我明天要去虛齊洲了。」江帆一臉嚴肅地對著易盈楓道。


易盈楓的笑臉消失了,變成驚訝之色,「呃,江帆,你去虛齊洲做什麼?」易盈楓驚訝地道。

「你父親給我一個任務,讓我假扮蕭伯齊去虛無宮卧底呢。」江帆望著易盈楓無奈地道。

易盈楓瞪大眼睛,「什麼!我父親竟然要你假扮蕭伯齊去虛無宮卧底啊!他怎麼能這樣做呢!我去找他去!」易盈楓頓時急了,就要去找易傲風,讓他取消這個計劃。

江帆拉著易盈楓的胳膊,「盈楓,你不要去找你父親取消這件事,否則你父親會懷疑我們之間有關係的,這樣對你很不利的!」江帆皺眉道。

易盈楓露出焦急之色,「江帆,你假扮蕭伯齊去虛無宮卧底很危險的,虛無為和他哥哥虛天子一樣狡詐,弄不好你會被他識破的!一旦你被虛無為識破了,那你就死定了!」易盈楓皺眉道。

江帆摟住了易盈楓的腰,臉上露出微笑,「盈楓,你發心吧,我手裡有蕭伯齊的資料。我模仿能力很強悍的,虛無為是無法發現我的,我這次去虛無宮的目的是密切監視虛無為的哥哥虛天子,把他的一舉一動都彙報給你父親。」

易盈楓露出不悅之色,「我父親真是的,竟然為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讓你去冒險!」易盈楓氣呼呼地道。

「嘿嘿,你父親還不知道我妹妹只見的關係,我又不是你們傲月宮的女婿,他當然要我去冒險了!」江帆笑道。

易盈楓瞪了江帆一眼,「你還有心思開玩笑,人家都擔心死了!對了,你這次假冒蕭伯齊,就要和虛菁接觸,你可不要被她的美色迷惑了!」

「呵呵,盈楓,你放心吧,我不會被虛菁的美色迷惑的!」江帆望著易盈楓笑道。

易盈楓雙手勾住了江帆的脖子,眼睛望著江帆,「江帆,你不知道虛菁是符神界出名的美女,她雖然年齡比我大許多,但是她真的很美美艷呢!當年有許多符神為了追求她,還在符元界發生了一場大戰呢!」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虛菁真的那麼美嗎?比你還要好看嗎?」江帆驚訝地道。

易盈楓點頭道:「是的,她是符神界最美的女符神之一,和藍雲宮的蕭芊芊、紫雨宮的吳雅姿、皓白宮的李盈嬌號稱符神界四大美女呢!你可不要見到虛菁就把我忘掉了!」

易盈楓眼裡流露出傷感,她雖然也是美女,但是她和符神界四大美女比較起來,要稍微遜色了,這點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江帆伸手輕輕地颳了一下易盈楓的小巧的鼻子,「盈楓,你是我江帆的女人,我怎麼會忘掉你呢,在我眼裡你是最美的女人!」江帆望著易盈楓微笑地道。

江帆這句話就是迷魂湯似的,易盈楓都飄了起來,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你說的是真的?我在你眼裡真的那麼美嗎?」易盈楓喜悅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當然啦!你就是最美的女人,我就喜歡你!還喜歡你的叫聲!」江帆一把抱起了易盈楓。

易盈楓雙手勾住江帆的脖子,偎依在江帆懷裡,羞澀地道:「江帆,今晚你要好好地疼我,我叫給你聽!」

江帆在易盈楓那裡玩到半夜,易盈楓睡過去了,江帆才悄悄地離開了易盈楓的房間返回到自己房間里。他沒有睡覺,而是拿出蕭伯齊的資料出來看,畢竟要假冒蕭伯齊,不了解他肯定是不行的。

粗略地閱讀了蕭伯齊資料,這傢伙就相當於現在的一個富二代,父親是藍雲宮的符神帝蕭雲海,姐姐是符神界四大美女之一的蕭芊芊。

蕭伯齊長得很英俊,個頭和江帆差不多高,符咒境界是符神聖境界,比江帆高多了,他喜歡出入那些風月場所遊玩,出手大方,是一位花花公子哥。

符神界的風月場所就像符元界一樣,什麼花香閣、銷魂閣、萬花閣等等,這個蕭伯齊喜歡四處遊盪,每到一座城就泡在那些風月場所,一呆就是幾個月,甚至一年。

蕭雲海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當然很疼他,對於他的花天酒地,蕭雲海就睜隻眼閉隻眼,這樣就更加縱容了蕭伯齊。

這次易傲風之所以讓江帆假扮蕭伯齊就是因為蕭伯齊在青戌城包了一家花月閣,他每天都在那裡花天酒地,樂不思蜀的。

哪家花月閣是傲月宮開的,易傲風讓裡面的人用美女套住了蕭伯齊,使得蕭伯齊捨不得離開花月閣,以便江帆假冒蕭伯齊。

「我靠,蕭伯齊出手大方,那就必須一筆錢啊!每天早上我可要狠狠地敲易傲風一筆錢!不花白不花啊!」江帆笑道。

隨後江帆又看了蕭伯齊的影像,發現蕭伯齊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喜歡用手扣鼻子,隨時隨地都挖鼻屎似的。

「我靠,這蕭伯齊真是有損形象啊!我要學著他挖鼻屎的動作,真他媽的噁心啊!」江帆忍不住罵道,他馬上模仿蕭伯齊挖鼻屎的樣子,對著鏡子看著。

江帆仔細聽著蕭伯齊的聲音,很快就找到了他發生的頻率,馬上就模仿出了蕭伯齊的聲音,學得惟妙惟肖,簡直難辨真偽了。

江帆熟悉了蕭伯齊所有資料后,他又看了蕭伯齊未婚妻虛菁的影像,虛菁果然是個美人,那身材,那臉蛋果然是極品的美女,難怪易盈楓都自愧不如。

「我靠,這虛菁不愧是符神界四大美女之一啊,我這次是以她未婚夫的形象出現的,那我可要多佔她的便宜了!多吃豆腐!」江帆壞笑道。

反正是以蕭伯齊的形象去見虛菁的,就算過火了,有損形象那也是蕭伯齊的形象,和江帆一點關係都沒有。

易傲風提供資料還真詳細的,處了虛菁的影像外還有虛無為、虛無為的老婆、虛無宮的管家等人的相貌,因為蕭伯齊去過好幾次虛無宮了,和那些人都很熟的。

江帆看資料一直看到天蒙蒙亮,他才靠在床邊睡去,直到有人敲門,江帆才醒了過來。他急忙打開門,出現在門口的是易傲風,他面帶微笑地望著江帆。

「江帆,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吧?」易傲風微笑地走入了屋裡,他坐在椅子上。

江帆故意伸了一下懶腰,「呃,昨晚我看那些資料看得很晚才睡覺呢!沒睡幾個小時,你就來了!」江帆故意搖頭道。

易傲風點了點頭,「很好,這說明你對著件事情上心了,我考考你對蕭伯齊情況的掌握。」易傲風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我已經熟悉蕭伯齊的情況了,你考考我吧。」江帆已經記下了資料裡面所有的內容。

易傲風望著江帆,「你知道蕭伯齊習慣動作是什麼嗎?」易傲風問道。

「蕭伯齊有一個噁心的習慣動作是扣鼻屎!」江帆回答道,他模仿蕭伯齊扣鼻屎的樣子,扣著鼻子。

易傲風看到江帆扣鼻屎的樣子簡直和蕭伯齊一模一樣,滿意地點頭道:「嗯,很好,學得很像呢!那你知道蕭伯齊喜歡去什麼地方嗎?」

「蕭伯齊最喜歡去的地方是風月之地,他出手大方,花天酒地,你可要為我準備一大筆錢哦,要不然會露陷的。」江帆望著易傲風笑道。


易傲風點頭道:「嗯,說得很對,我已經為你準備了二十萬玉花石,足夠你開銷了兩個月了!」易傲風說完拿出符寶袋仍在桌子上。

江帆撿起桌上的符寶袋,打開袋子看到裡面裝著二十萬玉花石,看來易傲風是花血本了,微笑點頭道:「嗯,有這麼多玉花石足夠了!你可以幫我易容了。」

易傲風點了點頭,他站了起來,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一道符光一閃,一顆紫色的符球落在江帆頭頂上。隨著紫色符球散開,江帆的臉型發生變化,頭髮也發生變化,片刻之間,江帆變成了蕭伯齊的樣子。

江帆收起符寶袋,學著蕭伯齊的聲音,扣著鼻屎,「易叔叔,多謝你這幾天的招待,我回去了!」江帆學著蕭伯齊的聲音道。

易傲風頓時目瞪口呆,江帆學得簡直是惟妙惟肖,無法分辨了,如果不是他把江帆變成蕭伯齊的樣子,他就把江帆當成蕭伯齊了。


易傲風不禁豎起大拇指贊道:「江帆,你學得太像了!你去虛無宮,虛無為肯定無法看出你的破綻的!不過你要小心虛天子,他的疑心是很重的,你要處處小心哦!」

江帆點了點頭,「易叔叔,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虛天子看出破綻的!」江帆笑道。

易傲風點了點頭,「江帆,你記住了,你此去虛無宮的目的是監視虛天宮的虛天子,他們兄弟兩人就住在隔壁,你每個三天去萬花閣彙報去情況,那裡有我們的人和你接頭。如果遇到緊急情報,你就直接去萬花閣,找我們的人!」

江帆暗自好笑,「我靠,這他媽的就像做間諜似的,還有接頭人,這易傲風還真想得到呢!」江帆暗自笑道。

「好的,我每三天去萬花閣彙報情報,如果超過三天沒有去彙報情報,那我就是遇到麻煩了,那隻能延期了。」江帆望著易傲風道。

易傲風點頭道:「嗯,時間不早了,我帶你去空間傳送場,把你傳送到虛齊洲虛天城去。到了虛天城后,你就按照治療上提高的地址尋找虛無宮,虛無為會安排你居住在虛無宮的。」

江帆隨著易傲風秘密地出了傲月宮,易傲風秘密地帶著江帆到了青戌城的空間傳送場,幾分鐘后,江帆被空間傳送到了虛齊洲虛天城。

虛天城比青戌城大多了,街道上車水馬龍,顯得十分繁華。江帆腦海里有虛天城的詳細地圖,他很快就確定了虛無宮的位置。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學著蕭伯齊走路的姿勢,大搖大擺地朝著虛無宮走去,大約十幾分鐘后,江帆來到了虛無宮府邸附近。他仔細觀察四周的情況,虛無宮的旁邊大約十幾米就是虛天宮的府邸。

江帆大搖大擺地走到了虛無宮府邸門口,對著守衛的護衛道:「麻煩你們去稟告虛伯父,就說蕭伯齊來了!」

守門的護衛有認識蕭伯齊的,他們點頭哈腰道:「哦,是蕭公子來了,我們馬上去稟告小姐。」

幾分鐘后,一名女僕模樣的人出現在門口,這女子長得小巧玲瓏的,身材很好,相貌嬌美,她是虛菁的女僕紅菱。

女僕紅菱面帶微笑地對著江帆道:「蕭公子,小姐在招待廳等您呢,請隨奴婢來。」

資料里提及了蕭伯齊認識虛菁的女僕紅菱,而且還調戲過紅菱呢,江帆馬上拉著紅菱的小手,笑嘻嘻地道:「紅菱妹妹,你越來越漂亮了!」

紅菱臉微紅,急忙甩掉江帆的手,驚慌地道:「蕭公子,我家小姐在招待廳等您呢。」她十分厭惡蕭伯齊,但是她毫無辦法,畢竟她只是虛無宮的一名女僕。

江帆隨著紅菱到了院子里,紅菱走在江帆前面,小細腰下的屁屁一扭一扭的,看得江帆眼饞。趁著四周無人,江帆伸手摸了一把紅菱的屁屁,「紅菱,你的屁屁越來越誘人了!」江帆壞笑道。

紅菱臉通紅,她不敢吱聲,她走的更快了。江帆跟隨著紅菱到了招待廳,只見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坐在椅子上,江帆看到那女子,心裡不禁讚歎道:「我靠,真不愧是符神界的四大美女之一啊!」

江帆學著蕭伯齊扣著鼻屎,「菁菁,我可想你了!」江帆急忙走了過去,伸手就去拉虛菁的小手,這是蕭伯齊見到虛菁的習慣動作之一。

江帆知道,虛菁對蕭伯齊有點反感,蕭伯齊很難拉到虛菁的手的,因為蕭伯齊那隻手是摳鼻屎的手,女孩子最愛乾淨了。

虛菁急忙閃開江帆的手,滿臉不悅地道:「我討厭你摳鼻屎的習慣了!摳鼻屎的手竟然拉我的手,臟死了!」

「菁菁,我把手擦乾淨就是了!」江帆的手在屁屁上擦了幾下,伸手就去拉虛菁的手。

虛菁皺起眉頭,急忙閃開,「你這人噁心死了,扣完鼻屎,然後在屁屁上擦,你趕快去洗手啊!」虛菁氣呼呼地道。

江帆急忙點頭道:「好,好,我馬上就去洗手!」

江帆扭頭對著女僕紅菱道:「紅菱妹妹,你給我打一盆水來。」

女僕紅菱急忙點頭道:「好的,蕭公子請稍侯,奴婢馬上就打水來。」

片刻之後,女僕紅菱打來一盆清水,江帆洗了手,擦乾手后,面帶微笑地望著虛菁,「菁菁,我已經洗乾淨手了,現在總可以拉你的手了吧?」江帆笑嘻嘻地道。

江帆說著伸手就去拉虛菁的手,這次虛菁沒有閃避,讓江帆拉著手,「菁菁,聽說下個月司空明要迎娶易盈楓了,你打算何時嫁給我呢?」江帆學著蕭伯齊的聲音望著虛菁道。

根據易傲風提供的資料,蕭伯齊一直想娶虛菁,但是虛菁一直借故推脫。她就這樣與保持與蕭伯齊的未婚妻關係,就是不與蕭伯齊結婚,因為虛菁不喜歡蕭伯齊,但是迫於父親虛無為的壓力,她不得不應付蕭伯齊。

虛無為之所以把女兒虛菁許給蕭伯齊,是虛無為看中了蕭雲海在符神界的勢力強大,而且藍雲宮很有錢,是符神界最有錢的符神帝。

虛無宮如果能夠和藍雲宮聯姻了,那虛無宮的勢力也得到壯大,虛無為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找蕭雲海要錢發展勢力。

「你想娶我也行,那你必須達到符神王等級,否則我是不會嫁給你的!」虛菁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故意露出為難之色,「呃,菁菁,你不是為難我嘛!符神王符印是固定的,我哪裡去找符神王符印啊!」江帆搖頭道,他馬上學著蕭伯齊摳鼻屎了。

江帆知道蕭伯齊摳鼻屎這個動作必須不折不扣地貫穿到底,要不然就會露陷的,噁心就噁心吧!

「那是你藍雲宮的事情,和我無關,我說了,我要嫁的人必須是符神王境界以上的人,否則我不嫁人!」虛菁望著江帆冷哼道。

江帆望著虛菁,心裡暗自道:「我靠,這個虛菁要求很高啊,在符神界符神王以上的人只有那麼二十六個人,除掉了那些老頭子,也就剩下了十個人不到呢。」

這也是虛菁一直沒有出嫁的原因,她要嫁給符神王境界以上的人,這本來就少了,而且家世必須是有錢的,這就少之又少了。

「菁菁,我可是真心喜歡你的,你要求不要太高了,好嗎?」江帆拉著虛菁的手,他的另外一種手趁機摟住了虛菁的腰。

虛菁冷冷地望著江帆,「蕭伯齊,你少來了!誰不知道你的德行!你會真心喜歡我,你還不是見我長得漂亮!你們男人有幾個是真心喜歡女人的!」虛菁好像看破紅塵似的道。

虛菁對感情早就看淡了,但年追求她的男人那麼多,以至於他們為了她在符元界大打出手,結果她是一個都沒有嫁,因為他們都不符合虛菁的標準!

虛菁曾經發誓,她要嫁的男人必須是符神主,否則她寧願一輩子不嫁人,她這要求是太高了,符神界只有三個人符合她要求,但是那是三個老頭。

江帆摳著鼻屎笑了,「呵呵,男人喜歡漂亮女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有誰喜歡丑的女人,那他肯定不正常了!虛菁,你就嫁給我吧,我家裡有的是錢,我會讓你過上符神界最富貴的日子的!」江帆的手不老實起來,他想鑽入虛菁的懷裡。

虛菁按住了江帆的手,「可是我不喜歡錢,我更喜歡的是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你無法給我!」虛菁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符咒,江帆的手摸空了。

江帆手摸空之後,他並不氣餒,繼續靠近虛菁,「嘿嘿,菁菁,你想高高在上的感覺,在符神界那只有符神主了!可惜他們都是老頭,你沒機會了!」江帆譏笑道。

江帆一下說中了虛菁的心思,她身子微微地震了一下,這正是她心疼的地方,符神界三位符神主都是老頭。就算是老頭也沒關係,可是他們三人都結婚生子了,除非做小的了。

「對,我就是想嫁給符神主!」虛菁氣呼呼地道。

「菁菁,你可是我未婚妻啊,你要嫁的人是我啊!你可不能反悔哦!」江帆的手再次摟住了虛菁的腰,他很想點虛菁腰眼穴,讓虛菁倒在自己懷裡,趁機吃她豆腐,但是他這樣會引起虛菁的懷疑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來虛無宮的目的可不是泡虛菁來的,他是監視虛天子的一舉一動來的,江帆還有一個大膽的計劃,那就是尋找機會著把金色鼎和《金鼎符籙》從虛天子手裡偷出來。


虛菁腰一扭,從江帆手裡掙脫開了,「蕭伯齊,我雖然是你的未婚妻,那是我父親逼迫的,我只是你的未婚妻而已,你就別想我嫁給你!」虛菁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摳著鼻屎,他這次沒有繼續佔便宜了,因為他聽到門外有腳步聲了,估計是虛無為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