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然要弄了!這麼多親戚朋友總要有個儀式感吧?」黎穎肯定的說道。


樂天無語,既然未來丈母娘要弄,自己也不能多說什麼了。

結果化妝師什麼的又來給蘇紫萱化妝,樂天也換上了新的衣服,又是在山海市那一套麻煩的流程又走了一遍。

等到了酒店!

樂天陪著蘇碩接待客人,他驚訝的看著這些電視上經常看到的面孔。

「爸!這酒席的份量也太重了吧?」他小聲的問。

「怎麼了?怕了?」蘇碩問。

「怕倒是不至於……就是有點震驚。」樂天回答。

「沒事!這些人就是來走個過場,他們不會留下來吃飯的!」蘇碩說道。

樂天恍然大悟,他點了點頭。

張壯國來了,他的神色不是太好,看到樂天就馬上走了過來。

「樂天……那件事怎麼樣了?」他低聲詢問。

樂天點點頭。

「爸!我和張叔叔說句話。」他對蘇碩說了一句。

蘇碩點點頭。

樂天和張壯國來到一邊。

「張叔叔!我已經帶回了林飛兄弟的魂魄!您放心……等酒席過後,我就去您家!林飛兄弟就能活了。」樂天低聲說道。

張壯國鬆了口氣,他點了點頭。

「我張家欠你一個人情……」他說道。

樂天看了看張壯國,這才一兩天的時間,他的頭髮都白了許多。

「其實……林飛兄弟有機會可以留下一個孩子!但是……這個孩子暫時不能讓他撫養!只能由您和阿姨撫養!」他說道。

張壯國驚喜的看著樂天。

「該怎麼做?」他急忙詢問。

「在靈魂融合的時候……林飛兄弟的身體會短暫的復甦生機!那個時候我可以提取到林飛兄弟的種子!不過需要一個女人……」樂天看著張壯國。

張壯國微微皺眉。

在黑市上代孕的女子數量很多,但是張家畢竟不是一般的家族……

「這件事我會處理!你等我的消息。」他點點頭說道。

「好!」樂天回答。

張壯國進了酒店,樂天回到了蘇碩的身邊。

「老張看起來狀態不是太好啊,你加把勁,趕緊把他的事處理了……對了,你們兩個去什麼地方度蜜月?」蘇碩詢問。

「好,今晚應該就能處理好,不過度蜜月的話還是要問紫萱吧?」樂天回答。

蘇碩點了點頭。

這一天下來,樂天又累慘了。

這裡都是陌生人,饒是他口齒伶俐八面玲瓏也有點處理不過來了。

和老一輩的敬完酒,還要和平輩的喝,樂天沒想到蘇紫萱的人緣還是不錯的。

一直到下午的三點……酒席才算是徹底解除。

「我的媽呀……我再也不結婚了。」

樂天看著酒店大廳一片狼藉的場面。

蘇紫萱笑呵呵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估計是喝多了,臉色通紅。

「剩下的也沒有你什麼事了,要不你早點回家休息?」她關心的說道。

樂天吐了口氣,點點頭。

他回到了蘇家別墅,一覺睡到了天黑,還是蘇紫影將他吵醒的。

「吃完飯啦!」蘇紫影看著樂天。

樂天還在愣神,他看著蘇紫影可愛的小臉,突然一把將這個女人攬在懷裡,狠狠地親了一口。

「不想吃……」樂天回答。

「啊?不吃飯你要幹嘛?」蘇紫影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想吃你!」樂天壞笑著回答。

蘇紫影臉都紅了。

「現在可不行!爸媽都在下面等著呢……」她急忙掙脫樂天的懷抱。

樂天坐起身,蘇紫影倒像是一個小媳婦似的伺候樂天穿衣服,樂天時不時的在人家身上占點便宜,把蘇紫影弄的臉紅紅的……

晚飯簡單了許多,保姆做了麵條,每個人一碗。

這是蘇碩特意交代的,中午吃的都不少,晚上少吃一點。

晚飯後,樂天借口出去溜達溜達,就獨自離開了。

「樂天是去老張家了吧?」蘇碩問了一句。

「應該是!張林飛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了?」黎穎看著兩個閨女。

兩個閨女都不說話,齊齊的搖頭表示她們也不知道。

「先不說樂天,先說說你們……你們真的想好了要走這條路嗎?」黎穎看著兩個面色嬌艷如花的女兒。 蘇紫萱看了看妹妹,蘇紫影則是滿臉通紅。

「媽……我不在乎名分的!我就是想和姐姐在一起……」蘇紫影說道。

黎穎無語。

「和樂天一點也沒關係?」她哼了一聲。

「媽……」蘇紫影不好意思的喊了一聲。

黎穎吐了口氣。

「反正我話都放在這裡了,你們喜歡同一個男人我也不管了,這件事我也不會和你爸爸去說,到時候出了事,你們自己和你爸去解釋!」她看著兩個閨女。

兩個閨女齊齊的點了點頭。

黎穎也是無奈了,樂天那小子有什麼好的?把自己的兩個閨女全部勾引跑了?

樂天連續的打了好幾個噴嚏,他站在張家的門口。

張壯國正站在門口,他看著樂天。

「準備好了嗎?」樂天問。

張壯國點點頭。

「人呢?」樂天問。

「在裡面。」張壯國回答。

「我看一眼沒關係吧?」樂天看著他。

張壯國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一個姑娘看起來有些怯生生的站在樂天的面前,她的大眼睛打量著樂天。

「你好!我是樂天。」樂天說道。

「你……你好,我叫小晴。」姑娘點點頭。

「需要你做的事……你知道是什麼嗎?」樂天問。

張壯國有些意外的看著樂天。

樂天其實也是無奈,如果這件事是張家強逼著人家姑娘做的,那樂天也不能答應這件事,因為這樣會讓自己的陰德大損。

「知道……代孕!」小晴點點頭。

樂天有些意外的看著她。

「我已經辦理了休學一年的手續……我的家裡很窮,我需要一筆錢繼續我的學業!」小晴輕聲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樂天,你放心,我們張家絕不會做強迫別人的事!報酬我們付的足夠!」張壯國說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們馬上動手!」

樂天說道。

小晴看起來有些緊張。

「你不用緊張,你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安靜的躺著就好了。」樂天看到她緊張的樣子就安慰了一句。

「不需要和男人……上床嗎?」小晴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小晴意外的愣了一下。

老實說她有不少朋友都做了代孕這個工作,越是年輕價格越高,自己實在是缺錢,所以經過朋友介紹就遇到了張壯國。

張壯國也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這讓小晴也格外的放心。

其實她也很怕僱主對自己一直糾纏。

來到了張林飛的房間,張林飛看起來幾乎和活人無異!

只是一動不動的躺著。

小晴奇怪的看著床上的男人,難道自己要和這個男人發生什麼嗎?可是看起來這個男人像是不能動的樣子?

「小晴……你到床上去!」樂天吩咐。

「哦。」

小晴點點頭,她爬上床躺在了張林飛的身邊。

樂天取出一片柳葉。

「定神!」他低喝一聲,將柳葉拍在小晴的額頭。

小晴的眼睛馬上就閉上了。

「張叔叔……幫忙!」樂天看了一眼張壯國。

張壯國走上前。

樂天取出了那片包裹著張林飛魂魄的柳葉,他沖著柳葉吐了口氣。

「魂兮歸來!靈魂歸位!」

樂天口中喃喃低語,柳葉慢慢的舒展開,一陣陰風莫名的在房間內遊盪,樂天用手一指張林飛的身體,銀光的光團便進入了張林飛的身體內。

張壯國驚訝的看著自己兒子的身體,兒子的身體居然有了男人的反應。

「張叔叔……快點,時間不多……只有一次機會!」樂天提醒道。

張壯國也顧不上顧及什麼了,現在是汲取張林飛種子的最佳機會!

還好,一切順利,張壯國為了讓張家延續,已經什麼都管了,他在樂天的指引下將取出來的東西慢慢的灌入小晴的體內。

「這樣真的能成功嗎?」張壯國看著樂天。

「可以的!」

樂天點點頭。

他的手懸浮在小晴的小腹上,他用自己的氣機牽引著張林飛的種子,讓它們可以順利的找到自己的母巢。

一個小時候,樂天吐了口氣。

如此尷尬的救人方式還是樂天第一次使用!要不是張家和蘇家關係不一般,打死他也不可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延續一個家族的後代。

「成了!」樂天點點頭。

張壯國好像有些不可思議!

在他看來這樣的方式比試管嬰兒還要奇怪……

小晴慢慢地睜開眼,她坐起身四下看了看,對於她來說……現在不可能有任何反應,因為現在一切都在最初始。

而張林飛也醒了過來,他直勾勾的看著張壯國。

「兒子……」

張壯國不可思議的喊了一聲。

「爸!對不起……」張林飛的聲音非常沙啞。

樂天在一旁仔細地觀察著張林飛的情況,他也有些擔心,如果逝魔在張林飛的魂魄上做了手腳,這件事可又要麻煩許多。

現在看來,張林飛一切正常!

「林飛兄弟……你記住了,現在你的情況是活死人狀態!你可以做普通人想做的事情,但是有幾點你要特別注意!第一!你活在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陪伴你的父母,照顧你的孩子!不可以再有其他的念想!」樂天慢慢的說道。

張林飛的目光落到了樂天的身上,他對樂天是有記憶的,知道是樂天將他從無底的深淵拉了回來!

「第二!不可以親近女色!不可以做任何損失你元氣的東西!否則你的活死人狀態將會被破壞,你的身體會出現異常!」樂天繼續說道。

張林飛點點頭,他的身體雖然死了,但是他的智商還在。

「第三!待你父母逝去的時候,也是你轉世投胎之時!切記不可留戀人世間……否則我會親自出手將你打的魂飛魄散!」樂天沉聲說道。

醜話必須說在前面,否則到時候出了事就不是自己可以承擔得起這個責任了。

「我明白了,謝謝你!」張林飛點點頭。

樂天又看了看張壯國。

「張叔叔……我答應的事都做到了,林飛兄弟的情況只有您一個人知道就可以了,無需告訴阿姨或者任何人!」他叮囑了一句。

「我懂!」張壯國點點頭。

「另外……我上次和您說的事,您都記住了嗎?情況特殊……萬萬不能超越應有的限制,否則我只能不顧及情面強行出手了。」樂天很嚴肅地說道。

張壯國知道樂天說的是什麼,他點點頭表示樂天可以放心。 第一次是在我的魂魄被勾出來的那個晚上,我記得那女的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是我們老李家欠她的,當時我根本就沒把這句話當一回事,只是一門心思認爲那女的要害我,現在聽到二叔也說出同樣的話,我忽然感覺不對勁了,我似乎覺得那女的來到我們家,謀奪我們家的財產,包括害我,似乎都是有原因的。

我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盯着二叔說,“你似乎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到了今天我可不想被矇在鼓裏啥的,那女的到底什麼來頭?”

“這個……?”二叔有些爲難的說,“二十幾年前我們老李家發生了很多事,不過這些事跟你沒關係,都是我們上一代的事情,不應該禍及你的,你就不要問了。”

“可現在已經禍及了啊?”我有些抓狂的說,“我老爸都已經不在了,我自己也差點被害死,而且現在還中了鎖魂咒,你到底要瞞我到什麼時候?”

“這事我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二叔搖了搖頭說,“現在我也不是很確定,最近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和二十幾年前的那件事有關係,如果有關係的話,我自然會告訴你當年李家發生的一切,但如果沒關係,你真的不應該知道。”

“我現在就想知道。”我拉着臉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