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然是認真的,這可是你的軍刀,當然要還給你了。「宋傑點頭。


黎塞留一把奪過宋傑手中的軍刀,聲音變的前所未有的陌生「謝謝提督。」隨後便大步離開了這裡。經過宋傑時,一滴眼淚甩到了宋傑的臉上。

宋傑問向太太和聲望「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沒錯,主人(達令)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聽到宋傑的問題,兩人點頭。

太太看著宋傑,一副不解的樣子「達令,你到底為什麼要怎麼干啊?你難道不知道這對沒有和提督簽訂誓約的艦娘來說,送出去的艦裝被還回來了會對艦娘造成多大的傷害嗎?」

宋傑撓撓頭,一臉誠懇「呃,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想把軍刀還給黎姐而已。」

聲望奇怪的問向宋傑額「這是提督考試里都會考到的題啊,主人,你究竟是怎麼通過提督考核的啊?」

宋傑便向太太和聲望說「其實是這樣……」將自己是如何成為提督的事告訴了聲望和太太。

聲望便對宋傑說「未和提督簽訂誓約的艦娘,願意將自己的艦裝送給自己的提督,代表著自己會永遠跟隨提督,如果提督再將這件艦裝還給艦娘的話,這就意味著提督不想要這個艦娘了,接下來,這個艦娘的命運不是解體,就是離開鎮守府。」

太太接著聲望的話說「由此可見,達令的行為會對黎塞留造成多大的傷害了。達令,你真的要將黎塞留趕出鎮守府嗎?」

宋傑傻眼了「怎麼可能!我真的只是想將軍刀還給黎姐而已啊!」

看著宋傑的表現,太太和聲望同時喊道「還在等什麼,快去找她啊,達令(主人)!」

「哦,對,我得去追。」聽到太太和聲望的話,恍然大悟的宋傑趕緊順著黎塞留離開的方向跑去了。

看著向遠去跑去的宋傑,聲望和太太異口同聲的感慨道「這算什麼事啊!」

宋傑沿著黎塞留離開的方向跑了一會兒,就找到了坐在甲板上小聲哭泣的黎塞留。

黎塞留一邊哭還一邊嘀咕著「嗚嗚,本以為提督會是一個好提督呢,沒想到,提督居然會是這樣的人。不就是沒讓他喊我大主教嗎,為什麼要趕我走啊。嗚嗚……」

聽到黎塞留的哭聲,宋傑知道,這下真的是出大事了,宋傑坐到了黎塞留身邊,遞給黎塞留一張手紙「黎姐,對不起。」

黎塞留一把奪過手紙,擦乾眼淚後站起來,冷冰冰的看向宋傑「提督又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向我道歉。」

看著一臉冷漠的黎塞留,宋傑也站了起來,用手指著黎塞留腰間的軍刀「對不起,黎姐,你還願意把你的軍刀借給我嗎?」

「我黎塞留還不需要別人的可憐!」隨後便準備離開這裡。

宋傑見狀趕緊一把拉住了黎塞留「黎姐,你別走,我真的錯了。」

黎塞留回過頭看著拉住自己的宋傑「提督,您沒有做錯什麼,另外,以後請您稱呼我為黎塞留。」

宋傑看著黎塞留冷漠樣子趕緊對黎塞留說「黎姐,其實是這樣,我看你非常在乎這把軍刀,就把它還給你了,真的不是要趕你走啊。」

聽到宋傑的話,黎塞留不在那麼冷漠了,但卻還是狐疑的看著宋傑「提督,你說的是真的?」

感覺到黎塞留態度的轉變,宋傑點頭「當然是真的了啦。」

儘管有些疑惑,但黎塞留還是沒有相信宋傑的話,畢竟這種行為的意義是常識次才對,她還是認為宋傑有其他目的「我不相信,提督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就直說吧。」

看著儘管態度有些軟化,但卻依舊不相信自己的話的黎塞留,宋傑決定使用殺手鐧。

先是從空間中取出了備用的誓約戒指,隨後在黎塞留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其戴在了黎塞留左手無名指上,隨後在強吻了黎塞留後,對黎塞留說「這下相信了吧,我真的只是想吧軍刀還給你而已。」

在受到宋傑的突然襲擊后,黎塞留整個人都迷茫了,紅著臉獃獃的站在原地,好一會兒后才回過神來,聲音也不在那麼冷漠了「提督,你這是?」

宋傑對有些沒反應過來的黎塞留說「黎姐,是這樣的……」隨後邊將自己如何成為提督,還有之前為什麼那麼做的原因告訴了黎塞留。

宋傑看著黎塞留,一臉誠懇的說「所以說,我真的不是想讓你離開鎮守府啊,黎姐。」

黎塞留在聽完宋傑的解釋后,便不在糾結宋傑的所作所為了「既然是誤會沒解開就好了,那麼,提督,你可以告訴我這個是怎麼回事嗎?」說著在宋傑面前晃了一下左手,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在太陽的照耀下,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宋傑看著黎塞留的動作,便詢問黎塞留「黎姐,你願意和我簽訂誓約嗎?」

「當然願意了,不願意跟著你,為什麼會把軍刀給你啊。」黎塞留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宋傑在得到黎塞留的答覆后,便對黎塞留說「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簽訂契約吧。」

「誒!現在就簽訂契約嗎?「黎塞留紅著臉驚呼起來。

制定好航向的島風和早就在在一旁偷偷看了好久的太太和聲望一起湊了過來「快點開始吧。」

看著聚過來的3個艦娘,黎塞留的臉變得更紅了,用手指著太太和聲望「你們全部都看到了?」

太太和聲望點頭「是啊,你們快進行誓約儀式吧。黎塞留,這下你也不用擔心了。」

黎塞留點頭「也對,沒想到我的提督會是這樣一個沒有常識的提督呢。」隨後黎塞留和宋傑就開始進行誓約儀式了。

「除了解放家園,我的另一個夢想在今天終於實現了……」黎塞留說出了誓約台詞。

黎塞留疑惑的看向其他人「剛才發生了什麼啊?怎麼就不由自主的說話了?」

太太立即向黎塞留普及知識「這可是誓約台詞,只有互相珍惜的提督和艦娘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聲望走到了黎塞留的身邊「我給你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太太說的不全對。」隨後便在黎塞留的耳邊說起誓約台詞的意義。

宋傑看見了遠處出現的黑點,指著黑點問向其他人「那是什麼?」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嗯,怎麼了?」聽到宋傑的話,幾個艦娘便順著宋傑手指的方向看去。

島風立即大聲喊道「那是個深海!」

聲望確定的說道「的確是深海,儘管只有一個,但看起來不是好對付的樣子。大家做好戰鬥準備吧,應該也是奔著我們來的。」

大家便紛紛開始整理艦裝,站在海面上,做好戰鬥的準備。 魔源重亮 隨著深海的接近,大家看到了那個深海的樣子,這是一個有著紅色魔紋的深海。(100級以上)

宋傑仔細的看著出現在視野中的深海「這不是港灣棲姬嗎,這可是小北方的姐姐,大家先不要攻擊,先看看能不能交流一下。」

幾個艦娘紛紛放下了手中的艦裝,進入了警戒姿態。

沒過一會兒,港灣棲姬來到幾人的面前,指著宋傑說「人類,你就是那個誘拐我妹妹的當你童養媳的蘿莉控提督嗎?」

宋傑抓狂「所以說,到底為什麼成為艦娘就變成童養媳了啊!」

太太這時對宋傑說「達令,原來你不否認誘拐和蘿莉控嗎?」

「呃」宋傑一下被太太的話噎住了。

宋傑看著一臉狹促的太太「別鬧。」

宋傑繼續對著港灣棲姬說「我並沒有誘拐小北方。小北方過來是因為她的烈風被太太打下來了……」隨後將之後發生的事告訴了港灣棲姬。

港灣棲姬對宋傑鞠躬「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是我的弄錯了,抱歉了,這位提督,我可以去你的鎮守府看看嗎?」

宋傑點頭「當然沒問題。」

宋傑又想起了俘虜的5個深海,便對港灣棲姬說「對了,船上還有你的5個手下。」隨後便帶著港灣棲姬回到了島風的艦體上。

一登上船體,5個看到了港灣棲姬的深海便開始喊道「港灣棲姬姐姐!快殺了那個變態人類!」

宋傑對聲望說「聲望姐,你把她們幾個都鬆開吧。」

聲望拉住宋傑「可是,主人……」

宋傑打斷了聲望的話「沒事,聲望姐,你就放開她們吧,這只是個誤會。」

這次聲望沒有反對,而是幫助幾個深海鬆綁。幾個深海在重獲自由后,來到了港灣棲姬的面前,開始向港灣棲姬說著宋傑剛剛說的話……

港灣棲姬在聽到「被活捉的深海也有別的作用」時,看向了宋傑,語氣嚴肅「我需要一個解釋。」

宋傑來到了港灣棲姬面前「我們鎮守府中還有一個深海,是空母ヲ級,我想把她們幾個交給她。」

「wo醬?」港灣棲姬立即問向宋傑。

「誒,你們也管wo醬叫wo醬嗎?」宋傑聽到了港灣棲姬的話,好奇的看向她。

港灣棲姬再閉上眼睛站了一會兒后,看著宋傑「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wo醬她現在被認為是叛徒,原來是成為了人類的艦娘啊。」

又仔細的圍著宋傑轉圈,打量著宋傑「人類,你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居然能夠讓wo醬成為你的艦娘。」在聽到宋傑的解釋后,那5個恢復自由的深海也認真的盯著宋傑,彷彿要找出宋傑和其他提督不同的地方。

被一群深海盯的有些發毛的宋傑趕緊離開了這裡,和自己的艦娘們待在一起。

宋傑剛坐下,聲望就詢問宋傑「主人,你真的要帶著這些深海回鎮守府嗎?」

宋傑看著一臉擔憂的聲望,點頭「當然,聲望姐,你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再說,就算真的有問題,我們也是有主場優勢的啊,人也多,不怕出事。」

聲望點頭「也對。」

距離鎮守府越來越近,太太又開始詢問宋傑「達令,別忘記,晚上要宣布的鎮守府名字和,要給我的驚喜哦~真是期待呢,達令會給我什麼驚喜呢?」

島風在艦首站了一會兒,倍感無聊的她就跑到宋傑等人的附近「提督哥哥,島風好無聊,你給島風講個故事吧。」

看著一臉期待的島風,宋傑不忍心拒絕,但又不知道幾個故事的宋傑只好對島風說「行,讓提督哥哥想一想啊,講個什麼故事呢?」

苦思冥想的宋傑忽然有了想法『為什麼要想呢,直接把刀劍神域世界和學園默示錄世界中發生的事,當成故事講給島風聽好了。』隨便對島風說「好,那我就開始講故事了。」

宋傑要講的的故事也吸引到了聲望等人的注意力,紛紛湊了過來,等待著宋傑的故事。

看著圍過來的幾人,宋傑便開始對4個艦娘講述在刀劍神域世界中的事情「有這樣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人們使用刀劍來擊殺各種怪物,他們要打上100層的紅玉宮,消滅裡面的魔王,茅場晶彥……」

當然,在宋傑的講述中,這只是一個故事,所以不會有等級、玩家這樣的字眼。

宋傑沒講一會兒,港灣棲姬等深海也被宋傑的講述吸引了了過來。一群人開始圍著宋傑聽著宋傑的故事。宋傑在說道到攻略1層完畢后便停止了講述。

看到宋傑停了下來,島風立即問向宋傑「提督哥哥,為什麼不繼續講了啊?再講一會兒吧。」

周圍的其他人也紛紛點頭「繼續講吧。」

太太還貼到了宋傑的身上開始撒嬌「達令,你就再講一會兒吧。」

宋傑一頭黑線的看著期待他繼續講下去的眾人「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啊,我有不是機器人!我也要休息啊。」

宋傑又指著已經肉眼可見的島嶼「鎮守府馬上就要到了,下次再講吧。」

聽到宋傑的話,大家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已經來到了鎮守府海域,再過一會兒就可以回到鎮守府了。

島風便不在想著故事了,而是跑到艦首,看著逐漸變大的島嶼興高采烈的喊著「我們回到鎮守府咯!」

黎塞留也來到了艦首,指著島嶼上的建築「提督,為什麼鎮守府只有這一個建築呢?」

聲望回答了黎塞留的問題「這是因為,我們鎮守府的所有功能都集中在這個建築中。」

島風的艦體逐漸的接近了碼頭。 「提督,我們可以下船了。」島風跑到宋傑面前對宋傑說。

宋傑有看著還在艦首聊天的黎塞留和聲望,對兩人說「好了,別聊了,我們下船吧。」

有和太太一起走到了港灣棲姬和其他5個深海面前「這裡就是我的鎮守府了,跟我們一起下船吧。」隨後一群人便來到了碼頭上,等待島風收起艦體。

這時,在鎮守府中的大大小小的女生來到了碼頭迎接宋傑「提督,歡迎回來。」

伊卡洛斯也來到了宋傑的面前「master,歡迎回來。」

看著伊卡洛斯的樣子,宋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著伊卡洛斯的頭。

隨後大家又看向了以港灣棲姬為首的6個深海,反擊問向港灣棲姬「你們也是要加入鎮守府的深海嗎?」

宋傑回答了反擊的問題「反擊姐,她們不是要加入鎮守府,她們是來鎮守府找人的。」

反擊先是愣了一下「誒,是這樣嗎?」

又對宋傑說「提督,今天我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們說。」

宋傑趕緊問向反擊,一臉擔心的樣子「怎麼,鎮守府出了什麼事嗎?」

反擊搖頭「不是,只是有事要告訴提督而已。」

聽到反擊的話,宋傑提到嗓子的心又掉了回去,又看著不在現場的幾個小小身影和那個一直都待著大帽子的身影,問向反擊「還好,對了,小學生和小北方還有wo醬她們呢?」

反擊指著鎮守府最頂層的遊戲區說「都在那裡玩呢。」

宋傑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哦,對了,給大家介紹一下。」

宋傑指著港灣棲姬說「這是港灣棲姬,她身後的是她的5個手下,還有,她是小北方的姐姐。她們是來參觀我們鎮守府的。」

在介紹完了港灣棲姬和她的手下后,宋傑將黎塞留推到了大家的面前「這是鎮守府的新成員,黎塞留。」

隨後又對黎塞留說「黎姐,你介紹一下自己吧。」

黎塞留對艦娘們行了一個淑女禮后開始介紹自己「我是黎塞留級戰列艦1號艦黎塞留,以後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同伴了。」

艦娘們也紛紛向黎塞留回禮,隨後聲望、反擊和明石在和宋傑說了一聲后,便直接向鎮守府走去,去進行各自的工作去了。

剩下的艦娘則聚在一起開始一邊聊天,一邊走回鎮守府。

伊卡洛斯則是在對宋傑打了聲招呼后,靜靜的站在宋傑的身後。

宋傑指著鎮守府最上面的娛樂區對港灣棲姬說「你妹妹就在這最上面,我帶你去找她。」

港灣棲姬點頭「謝謝你了,人類。」

宋傑便和伊卡洛斯一起帶著港灣棲姬等人前往鎮守府。一路上港灣棲姬和她的5個手下都對鎮守府的一草一木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不是的指著這朵花或這棵樹問著這是什麼。

在伊卡洛斯的幫助下,宋傑一邊完美的解答著港灣棲姬的問題,一邊期待趕緊進入鎮守府中,想著『進去之後就會好一點了。』

但當宋傑領著港灣棲姬和她的手下進入鎮守府後,宋傑就發現他錯了,在港灣棲姬和她的手下進入鎮守府後,提問的次數不僅沒有變少,反而變得更多了。

宋傑這也想起『連陸地都沒上過的港灣棲姬等深海,怎麼可能在進入鎮守府後問題變少。』於是對港灣棲姬說「我們還是先去找小北方吧,她等會就不一定在哪裡了,先解決完小北方的事再參觀鎮守府吧。」

港灣棲姬點頭「人類。你說的很對。」

又轉過身對自己的手下說「都不要再問問題了,先找到小北方再說。」

5個深海紛紛點頭「好,港灣棲姬大姐。」隨後6個深海都不在問東問西的了,而是默默的跟著宋傑,前往樓頂。

宋傑帶著6個深海來到了屋頂,一打開遊戲室的門,引入大家眼帘的就是小學生們和北方一起坐在沙發上,夕立和小北方在一起玩遊戲機,Z1和Z16則是在津津有味的看著兩人的遊戲,而wo醬自己坐在不遠處的電腦不知道在幹些什麼。

港灣棲姬看到了北方后立即來到了北方的面前,抱起北方走到一邊開始對北方說著什麼。3個小學生在暫停遊戲后,來到了宋傑的面前「提督哥哥,你回來啦。(poi~)」

夕立有指向了港灣棲姬的手下「提督哥哥,她們也要加入我們的鎮守府嗎?poi~」Z1和Z16也看向宋傑。

宋傑搖頭后,又指向港灣棲姬「不是,她們是港灣棲姬的手下,港灣棲姬就是那個抱著小北方聊天的深海,她是小北方的姐姐。她們是來找小北方的,你們繼續玩吧。」

「嗯,我們去玩了,提督哥哥。」在接受了宋傑的摸頭殺后,3個小學生坐回沙發上繼續玩遊戲。

跟北方說完話的港灣棲姬將北方放到地上,來到了宋傑的面前「謝謝你照顧我的妹妹。」

宋傑搖頭「沒事,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港灣棲姬看著被自己放下后又跑去和小學生玩的北方「或許成為你的艦娘的確是一個好的選擇。」

隨後又對宋傑說「我們可以在這裡住嗎?這裡比海底或是在其他島嶼的地上好太多了。」

宋傑「當然可以,等下我會告訴聲望姐和反擊姐的,讓她們準備一下房間。」

這是在電腦前不知道幹什麼的wo醬,也來到了港灣棲姬的面前「wo~」

港灣棲姬開始和wo醬對話「wo醬,你在這裡過得怎麼樣啊?」

wo醬點頭「wo~」……

宋傑離開了娛樂區,找到了聲望「聲望姐,我有事要和你說。」

聲望來到了宋傑的面前,疑惑的看著宋傑「怎麼了,主人?」

宋傑對聲望說「是這樣的聲望姐,港灣棲姬和她的手下都打算住在我們的鎮守府,所以就麻煩你和反擊姐今晚多做點飯菜了,還要幫她們準備房間。」

聲望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和反擊一起準備。」隨後便離開了這裡。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人類,你在這裡呀,北方我也見了,你就再向我們介紹一下你的鎮守府吧。」港灣棲姬帶著5個手下找到了宋傑。

宋傑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6個深海不禁有些頭大,,但還是答應了港灣棲姬「好。」……

經過好一段時間的參觀后,港灣棲姬和她的手下被聲望帶去為她們準備的房間了,終於跟6個深海分開的宋傑一屁股坐在了大廳中的沙發上「呼,可算是結束了,累死我了。」

伊卡洛斯也坐在宋傑的身邊,看著一臉疲憊的宋傑「master,你躺下來休息一會吧。」說著就將宋傑的頭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宋傑的頭枕在伊卡洛斯的大腿上「謝謝伊卡洛斯。」說著伸出了自己的右臂摸著伊卡洛斯的頭。

「這是我應該做的,master。」被宋傑摸頭的伊卡洛斯舒服的閉上了眼睛。宋傑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宋傑在迷糊間被吵醒了,揉揉眼睛后看見,聲望和反擊在追著捧著一罐白色東西的北方,隨即指著幾人,問向伊卡洛斯「伊卡洛斯,這是怎麼了啊?」

「是這樣的,master,小北方把裝食糖的罐子搶走了,做不了飯菜的聲望和反擊,只好追著小北方搶罐子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