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琳琳,你別這樣!我在賭場那邊欠了三萬塊,今天已經是最後的期限,要是交不上錢,那些高利貸會砍死我的!」簡漢哭喪著臉,「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父親,琳琳,你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去死啊!」


簡詩琳無情道:「你就該死!」

「琳琳啊,你就救我一次啊。我向你發誓,只要這次把賭債給清了,我以後就不賭了……」簡漢急忙叫喊道。

「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簡詩琳看向陳墨,眼眸有絲絲水霧瀰漫,還帶著一抹哀求之色,「陳墨,幫我把他給扔出去!」

陳墨點點頭,拎著簡漢離開房間,隨後將他身上帶著的簡詩琳家的鑰匙給拿出來,直接將他丟出大門。

待鎖好了門,陳墨這才回到簡詩琳的房間。

此刻簡詩琳並沒有閉目休息,而是睜著大眼睛,一眨也不眨,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沒聽說過女兒有淚也不輕彈的,想哭就儘管哭吧,反正你這地方隔音也算不錯。」陳墨嘆了口氣道。

簡詩琳道:「你能不能扶我坐起來,這枕套有點貴,我不想弄髒了。」

真矯情!

陳墨走過去,將她扶著坐起來。

簡詩琳又道:「幫個忙把我眼鏡給摘了。」

真的很矯情!

陳墨伸手,將她掛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給取了下來。

一般來說,長期戴眼鏡的人如果摘掉眼鏡,會讓人看起來很不習慣。

簡詩琳也一樣。

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她顯得成熟,幹練,自信而又利落。

可現在這眼鏡取下來,她的氣質卻發生了相當大的改變。

她看起來就像是一朵在風雨中搖擺的鮮花,是那樣的無助,是那樣的脆弱,彷彿下一刻她就會被狂風暴雨給吞噬,給踐踏,給摧毀。

哎,這個美女秘書,心裡有苦啊!

陳墨輕輕一嘆,坐到床邊,伸手摟住簡詩琳,讓她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我看你這床上三件套比我衣服都要高出好幾個檔次,弄髒了可惜,鼻涕眼淚什麼的,就都沖我來吧!」

話音落下,簡詩琳就嗚嗚的哭了起來,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簾,落在陳墨肩膀上。

哭聲越來越大,簡詩琳的眼淚也越來越多。

最後,甚至演變成嚎啕大哭,就跟哭喪似得!

陳墨這次沒有吐槽她,更沒有嫌棄她,只是輕拍她的後背,讓她一次性哭個夠!

瞧這撕心裂肺的模樣,想來簡詩琳心裡憋得夠久了,正好趁此機會全都釋放出來。

這一頓哭,足足哭了半個小時。

陳墨的半邊肩膀全都濕了,這還是他中途抽出床頭櫃的紙巾給她擦眼淚擦鼻涕的前提,否則的話,估計整件衣服都要被她的淚水給淹沒。

將哭得眼淚都幹了的簡詩琳放到床上,陳墨伸出指頭在她腦門上按壓起來,不多時,簡詩琳就緩緩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

做好了這些,陳墨這才離開。

簡漢已經不在門外,陳墨下了樓,給明雨卿打了個電話,告訴她簡詩琳沒什麼大礙,然後就直接讓等候在樓下的司機,將他送到了臨江大學。

今天是新生軍訓的日子,十點鐘正式集合。

陳墨到達學校的時候差不多是09:55,他也不耽擱,直奔寢室,要去換上軍訓用的迷彩服。

寢室里,楊文東耗子李大壯三人穿著便服,優哉游哉的打著英雄聯盟。

陳墨推門進去,見到他們那樣,頓時疑問道:「你們不也是大一新生,不用參加軍訓嗎?」

「老大,我們都受了傷,就申請不參加軍訓了。」楊文東回答道。

「不是說軍訓是新生必須參加的課程嗎,你這麼點傷也能請假?」

三人裡頭,除了李大壯骨折,傷勢比較嚴重之外,楊文東和耗子兩人就是個關節脫位而已,休息兩天基本就沒事了,還請個什麼假!

「老大,聽說今年要到軍營裡面去進行軍訓,每天都有高強度的訓練,那玩意累死累活的,能不去咱肯定是不去的啊!」耗子說完,還從旁邊的抽屜里拿出幾張A4紙,「你看,這是正規醫院開的證明單,證實我跟東哥手臂都有嚴重的挫傷扭傷,我們就是靠這個請到假的。」

楊文東得意道:「我老爸是那醫院的股東之一,弄一張證明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老大,這軍訓還沒有正式開始,你要是不想參加,我下午就能給你搞一張受傷證明,讓你順利請到假的。」 陳墨對軍訓並不排斥,鍛煉身體嘛,有什麼不好的,幹嘛非要請假!

所以他就搖搖頭,「不用了,我去參加軍訓。」

楊文東等人也沒有勉強,只說到時候要是有需要,隨時開口就是。

這幾個便宜小弟,之前被他暴揍了兩頓,現在倒是服服帖帖,還蠻可以的。

換好了迷彩服,陳墨出了宿舍,直奔學校足球場。新生軍訓,就是在那裡集合的。

足球場很大,一輛輛軍用越野車停在邊上,那些參加軍訓的學生,全都排成了一排排隊列,而幾個體態端正,身子挺拔的教官則站在學生們面前。

陳墨找到了自己的隊列,小跑著過去。

可就在他即將竄入隊伍的時候,一道聲音喊了起來,「報告教官,有人遲到了!」

刷刷刷!

整個隊列的人都齊刷刷的望向即將插到隊伍里的陳墨。

陳墨:「@#¥%&*」

「你叫什麼名字?」領隊的教官喝道。

他們隊列所在的教官,身材消瘦,個子不高,皮膚黑黝黝的,說話卻極其簡短有力,有濃濃的硬朗陽剛之風。

陳墨只能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叫陳墨。」

「在回答問題之前,要先說報告教官!」黑臉教官又喝問道:「為什麼遲到!」

「報告教官,有事耽擱了!」

「軍人是最講究時間觀念的,你遲到了五分鐘,那就給我沿著操場跑五圈!」

「是!」

陳墨應了一聲,然後就往不遠處的操場跑去。

只是在臨走的時候,他多看了剛才那個出聲說自己遲到的男生幾眼。

這哥們兒很眼生,自己應該是沒得罪過他吧!

現在的大學生,都是這麼自相殘殺,一點兒也不講究團結友愛的嗎?

陳墨鬱悶之極,但也只能認罰。

誰讓他遲到呢!

在陳墨被罰跑的時候,女生隊列那邊,身著迷彩服的趙秋硯推了推眼鏡,「這個混小子,又惹什麼事了!」

一圈,兩圈,三圈……

陳墨一口氣跑完了五圈,連汗也沒流多少,輕鬆的完成的懲罰。

「體力不錯,入列!」

黑臉教官看了下時間,難得的讚歎了一句。

而在隊列中,剛才那個報告陳墨遲到的男生卻是不滿的哼了一句,「現在弄不了你,等到了軍營,再慢慢玩死你!」

「我叫李祥瑞,從今天起到軍訓結束,都會是你們的帶隊教官。」黑臉教官目光如刀,掃視面前的隊伍,但凡被他目光掃過的男生,都紛紛低頭,不敢與他對視。

陳墨倒是很坦蕩,目光平視,不卑不亢。

「全體都有,立正!」李祥瑞中氣十足的喊了一句。

哐!!

所有人都挺直了腰背!

李祥瑞目光看過去,滿意的點點頭,「稍息!」

所有人就放鬆了下來。

李祥瑞又道:「向右看齊!」

所有人照做。

李祥瑞又重複道:「立正!」

所有人就又挺直了腰背。

「稍息!」

所有人又放鬆了身體。

「立正!」

……

在重複了幾十遍稍息立正等正常基礎訓練之後,李祥瑞終於停了下來。

「今年的軍訓跟以往不同,要到軍營里去訓練,為期十五天!吃過午飯之後,中午十二點,帶著你們需要用到的東西,在這裡集合,聽清楚了沒有!」李祥瑞吼道。

「報告教官,聽清楚了!」眾人齊齊回答。

「解散!」

李祥瑞說完,就徑直離開了。

教官離開,眾人也一下子做鳥獸散。

陳墨掏出手機,給安清雅打了個電話,「小雅,出來吃飯了!」

「陳哥,這次要到軍營裡面去訓練,我要準備很多東西呢,午飯就不一起吃了。」安清雅那邊的聲音很嘈雜,不知道在幹什麼。

陳墨也沒有勉強,交代了兩句,就自己到食堂吃飯去了。

既然要去軍營裡面訓練,那肯定是管吃管住!

再加上之前發的兩套迷彩服和配套的內衣褲,陳墨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帶的了。

所以他也就不費那個功夫,直接去寢室,和楊文東等人學著打那什麼英雄聯盟。

兩場人機對戰下來,時間也差不多了。

陳墨出了寢室,兜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安清雅打過來的,說是有什麼東西要交給他。

兩人在操場上見面。

安清雅背著個大背包,手上還提了一個,看見陳墨頓時氣喘吁吁的招手道:「陳哥,我在這裡。」

陳墨接過她手裡頗有些分量的背包,問道:「你帶著這都是什麼?」

「這個背包是給你的,裡頭除了替換的內衣褲襪子等東西,還有洗髮水沐浴液等生活用品。」安清雅擦了一把香汗道。

陳墨打開看了一下,裡頭各種小東西還真的是琳琅滿目。

除了衣物和洗漱用品之外,還有防晒霜,爽身粉,風油精,整腸丸,清熱沖劑等等等等。

甚至,連指甲鉗,刮鬍刀等小物件,安清雅都給準備齊全了。

「小雅,我們去軍營里訓練,帶這麼多東西不合適吧!」陳墨道。

「這些都是必需品,怎麼不合適了。陳哥,你一定要把這些東西都給帶著,我剛剛挑了好久呢!」安清雅幽怨道。

怪不得剛才這妮子一直說沒空很忙呢,敢情就是給自己買這些雜貨去了。

陳墨感動的不行,可背包翻著翻著,他就尷尬了。

「我說小雅,你是不是把東西放錯了。」陳墨在背包底部,『挖出』兩大包姨媽巾……

安清雅俏臉發紅,但還是搖了搖頭,「沒有放錯,這個就是給你準備的!」

給我準備的?

我要這個幹什麼啊!

陳墨汗顏。

「陳哥,這個東西可以用來當鞋墊,既吸汗又柔軟,這樣跑步的時候,腳掌就不容易起泡了。」安清雅說得興起,也暫時擺脫了嬌羞,「這次軍訓免不了要長時間跑步鍛煉,有這東西在,就可以保護腳掌了。這兩包總共有二十片,應付十五天的軍訓應該是足夠了,陳哥你可不能隨便送人,免得自己不夠用!」

這姨媽巾,還有這種功能!

陳墨這個土鱉,感覺有些活久見了。

不過看著安清雅關切的眼神,和叮囑注意事項時候的情真意切,陳墨也不好拂了她一片心意,也就盡數收下了。 穿著寬鬆迷彩服的安清雅顯得很臃腫,凸顯不出那完美的身材,但陳墨卻是覺得她越看越可愛。

在山上修鍊的時候,師傅師叔總是千方百計的用各種方式來整治他,讓他一刻也不敢放鬆的修鍊。

只有二丫給他送吃的,送喝的,給他滿滿的關懷。

下了山之後,陳墨孤身一人,說是無依無靠也不為過,卻又遇到了安清雅,這個處處關心他為他著想的女孩。

陳墨很感動,也很感激。

將背包背到身後,陳墨忍不住揉了揉安清雅的頭髮,笑道:「小雅,等你病好了,陳哥天天請你吃冰淇淋,章魚燒還有咖喱魚丸!」

「我才不要天天吃呢,會吃膩的!」

安清雅此刻就像一隻溫馴的小貓,任由他親昵的揉弄她的髮絲,只是那一張小臉潤紅,帶著無限嬌羞,俏麗可人。

跟安清雅分別之後,陳墨才沒走幾步,就撞見了同樣一身迷彩服的趙秋硯。

趙秋硯的身材要比安清雅高挑,形體也更加成熟。

此時一身迷彩服穿在身上,並不顯得太過寬鬆,那玲瓏的曲線,依舊窈窕動人。

而她平日里總是高高盤起來的頭髮,此刻則紮成小馬辮,乾淨清爽,就連鼻樑上的金絲眼鏡也換成了一副小黑框眼鏡,簡單樸實,卻帶著一種別樣的魅力。

「入學才幾天時間,就勾搭上小女朋友了,你倒是挺放縱青春荷爾蒙的啊!」趙秋硯一出口,就是不冷不熱的語氣。

剛才陳墨跟安清雅兩人說說笑笑的模樣她看在眼裡,然後心裡就有種異樣的煩悶情緒在蔓延,就像女人每月那麼幾天到來的時候,語氣怎麼也好不起來。

情商不高的陳墨顯然無法聽出趙秋硯話語裡帶著的些許酸味,老實的解釋道:「老師,她只是我的一個朋友,不是女朋友!」

趙秋硯用鼻音哼了一聲,「摸頭殺都用上了,還要狡辯!」

汗,敢情這美女教授剛剛就在一旁偷看呢!

「老師,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再說大學又沒有禁止學生談戀愛,要真是的話,我幹嘛狡辯。」陳墨反駁道。

趙秋硯道:「不是男女朋友,你那麼親密幹嘛!」

「我就摸了一下頭而已……」陳墨心虛了一下,隨即想到幾次跟趙秋硯的親密接觸,又變得理直氣壯起來,「要說親密,上次老師你落水的時候,我都親你上百遍了,這樣算的話,咱不早成夫妻了嗎!」

趙秋硯的臉騰一下就紅了,「陳墨你瞎說什麼,那是人工呼吸!」

陳墨就道:「那時候老師你可不那麼認為,不僅說我親你,還抽了我一巴掌呢!」

趙秋硯臉上火辣辣,但立馬就強自鎮定,厲聲道:「昨天那頓火鍋白吃了是吧,我都跟你道過歉了,你還拿出來說事!」

「這不是隨口一提,做個對比嘛!」陳墨撓撓頭,略過這個話題,道:「老師,你這身打扮,也是要去軍訓嗎?」

「廢話!」趙秋硯也順著台階,說道:「每年的軍訓我都會參加,今年當然也一樣。」

陳墨問道:「那老師你在哪個隊列?」

「你問那麼多幹嘛!」趙秋硯撇他一眼,解釋道:「這軍訓男女都是分開的,等下去了軍營,誰知道教官怎麼排!」

「老師,你怎麼也跟著我們湊熱鬧呢!這九月份的烈陽可不是蓋的,正午時分的馬路上,燙得可以煎雞蛋,更別說還要參加各種基礎訓練了,你熬得住嗎?」陳墨好心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