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現在很多女性都是這樣的,就是怕生寶寶影響身材,還有害怕影響事業。」


「你家那個孫媳婦,瞧著就是這樣。」

等到權離亭離開以後,跟著權老太太一起過來的一個朋友,悄悄說道。

權老太太深嘆一口氣,這個話真是說到她的心坎裡面。

權老太太也是懷疑易醒醒不想生。

「那能怎麼辦,除去經常催催他們,我們沒有辦法,畢竟新一代的不聽我們老輩的話。」

「話不是這樣說的,有些時候除去說,應該去做。」

「這話說的,能怎麼說,難不成還能看著他們洞房不成?」權老太太隨意的打趣說道。

「這倒不是,只是你那孫媳婦不願意,那就換個人生。」

「現在外面長得漂亮,有學歷的姑娘可多可多,代//孕就能解決,想要多少就生多少。」

「到時候讓那個女人哭去吧,真是蹬鼻子上臉,以為全世界就她能生。」權老太太的朋友,趾高氣昂的說。

她們聊天聊得愉快,絲毫沒有注意到她們身後,易醒醒已經站著很長時間。

易醒醒沒有去找南初聊天,易醒醒打算等到權離亭和奶奶聊完以後,自己再和奶奶說說,卻沒想到居然聽到這種對話。

不得不說,易醒醒此刻的心中是有一些失望的。

「胡說八道什麼,有孫媳婦還找什麼代//孕,是我孫媳婦不想生,不是不能生!」

「以後這種話不準亂說,要是讓他們知道以後吵架,可饒不了你!」權老太太當下直接呵斥道。

要是用個代//孕就能解決所有的事,那權老太太至於這麼長時間沒有抱上重孫嗎?

權離亭已經將話和權老太太說的非常明白,只有易醒醒可以生權家的後代,權老太太何必觸他霉頭。

權老太太的話,一字不差落進易醒醒的耳中。

易醒醒原本逐漸僵硬的心,瞬間變得柔軟起來。

權老太太出名的不好相處,偏偏人家就有不好相處的資本,畢竟權老太太年輕時候出身名門,從來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

可是現在權老太太願意那樣放下身段和自己好好說話,願意當著好友的面,出面維護自己,易醒醒知道這裡有權離亭的功勞在。

要不是權離亭,易醒醒哪能活的這樣輕鬆。

正想著,前面已經進行到切蛋糕的環節,權離亭正在四處去找易醒醒,想要和易醒醒一起切蛋糕。

找到易醒醒的時候,易醒醒正在出神,權離亭拍拍她的後背,關心的問:「怎麼回事,在想什麼?」

「沒有什麼。」

「那就趕緊過來陪我一起切蛋糕。」

權離亭牽著易醒醒朝前面走,易醒醒皺皺眉,微微拉住權離亭說道:「走的慢點慢點,別摔倒。」

權離亭感覺的出來,最近的易醒醒格外謹慎,總是擔心自己摔倒或者著涼什麼的,以至於這次晚宴都沒好好打扮。

只是權離亭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就他一個鋼鐵直男,哪裡懂得明白女生的心。

來到切蛋糕的高台,已經有朋友在蛋糕上面點上蠟燭。

「許願,許願。」在簇擁聲中,權離亭閉上眼睛許願。

「一願易醒醒身體健康。」

「二願心意旗袍順順利利。」

「三願易醒醒永遠快樂,幸福。」

總共就三個願望,權離亭全部都給易醒醒,沒給自己剩下一個。

「四哥,第一個願望都第三個願望,其實可以合併成為一個來許。」盛雲帆在一旁說道。

「都說心誠則靈,但願上天看在我這一片誠心,要求不多份上,可以讓願望都靈驗起來。」權離亭理所當然的說。

這樣不顧場合恩愛,有人看著羨慕,自然就有人看著嫉妒。

「權少對待易醒醒可以說是一片真心,就是不知道易醒醒給權少準備什麼生日禮物。」

「就是,總歸應該拿得出來一些,讓我們長長見識。」

「不要做長舌婦,不管醒醒送什麼,我都喜歡。」權離亭說完低頭,帶著寵溺看向易醒醒。

「那就送你一個吻。」易醒醒微微抬頭,親在權離亭的臉頰。

只是一個吻,可以說是這場生日宴,檔次最低的禮物。

偏偏權離亭受用的很,從前易醒醒那樣排斥自己,現在只要稍微靠近一點,權離亭都能感覺滿滿的幸福。

「真能說得出來。」

「都說易家小門小戶,現在總算見識。」

「上個月已經領證,都是權家少奶奶,但是卻拿不出半件像樣禮物。」

「嘖嘖嘖,是誰在煩,信不信直接就把你們扔出去。」

權離亭受不得人當著自己面說易醒醒,當下就就要發火。

不過易醒醒卻連忙拉住權離亭,然後開口說道:「除去這個吻,還有一個消息要在這裡宣布。」

「這是在賣什麼關子,醒醒快點說吧,我們越來越好奇!」南初好奇的問。

「權離亭,再過九個月,你要做爸爸,我要做媽媽了。」

「什麼意思?」權離亭不解的問。

「傻瓜權離亭,就是易醒醒懷孕啦!」姜南初看不過去開口說道。

「怎麼可能,明明我們——」權離亭話說到一半,不敢置信的看著易醒醒。

明明他們每回都有帶著雨衣,就是因為權離亭知道易醒醒不想有寶寶。

易醒醒當眾勾著權離亭的脖頸,在他耳邊輕輕說道:「雨衣讓我扎破啦,這是驚喜。」

「因為愛你,所以才想擁有一個屬於我們的寶寶。」

「但是就算有寶寶,以後最愛的只能是我。」

這一瞬間,權離亭感覺渾身都讓幸福包圍。

「最愛的寶寶只有你,愛你超出愛我自己。」

權離亭已經無法用語言來描述此刻的心情,在說這句話后,直接打橫抱起易醒醒轉起來。

和權離亭一樣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的還有權老太太。

原本以為重孫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出來,想不到就在今天公布一個這樣的好消息。

只是在看到權離亭的動作以後,權老太太一顆心再次提起。 100萬應該很快就賺得到了,不過哦,我看這小子也太囂張了,要是我說承包個100年,我現在拿不出100萬,他肯定不得買賬,那我就先承包個50萬吧!50萬也不算少,五十年嘛,這面子嘛也有了,裏子嘛也有了,就差錢了!

“那要不這樣吧,我就承包個50年,看看情況,如果這些年村裏面的魚塘收益比較好,那我以後還考慮續租的問題,不過我現在手裏頭,現金只有十來萬,我可以先交押金10萬嗎?等申請下來了我再交,剩下的40萬,你覺得這樣行不?”

“押金10萬,這樣可不行,你要知道想承包咱村子的雨堂的人可多着去,也不差這麼幾個人,村裏面有錢的人也多了去,我說你呀,拿不出錢就不要在這裏充大頭,趕緊散了吧!”

“阿?!散了,那咱回家吧,兒…”現在打瞌睡的好老媽只聽見散了兩個字,還以爲一切解決完了,就打算撤了。

“回什麼回?他叫咱散了,咱就散了,咱還沒申請到,不行。咱又不是給不起錢,不就是50萬嘛。”郝健害怕郝老媽暴露身份,趕緊搶話,提示了起來。郝老媽立刻反應過來,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居然在趕自己兒子走,這可不行,真是越瞪他越覺得生氣。“這新來的村支書咋這麼討人厭?!”

“還有,你叫這個旁邊這個,對着我擠眉弄眼的哦啥演員你也快點把她勸走。我說兄弟,你下次找人來也要找一個機靈點,會演的,你看她,都在打瞌睡,哪裏像一個保鏢的樣子,嚇唬誰呀你?”

“誰說了她是演員,她是我”媽,那個字差點說出來,郝健立刻打住,知道了他在套自己的話,然後話鋒一轉,直接問道:“不就是50萬嗎?我立馬給你,你那表給我留着,附近哪裏有atm提款機,我去提取現金。那個誰,對了,保鏢,你就給我留在這裏填審請表,記住我一個字都不許給我弄錯,否則回來我開除你,炒你魷魚知道嗎?”

“好好好,少爺,你去吧,記得早點取了回來。”必要的時候,郝老媽的演技也立刻上線,他扶了扶自己的墨鏡,特別霸氣的將身份證和戶口本,放在桌子上,然後搶過周正正手裏的申請表,然後直接搶過一支筆,就在上邊行雲流水的填了起來。“這下你攔不住了吧,還是給我填吧,我家少爺已經定住了,ok。”

這郝老媽的字跡實在不敢恭維,誰叫她沒讀過好多書,當年只念到了六年級。農村的孩子都是這樣,一般都早當家,唸書唸的少,這也是這個社會的一種詬病吧!要麼不是學生自己成績不好,不想繼續學下去。要麼就是成績好,家裏沒錢供應唸書,可是無論哪種都抵不住經驗經歷對一個人的影響,那纔是更加的深刻,說白了這個社會纔是一個,原原本本的教科書。

社會的水太深,不要胡亂往裏坑。

幾頁下來,行雲流水般的字跡,看得人頭暈,眼花繚亂。不過,也不是太過的行雲流水,她看的還是蠻仔細的,只不過她寫字的時候,那字跡太過行雲流水了,天馬行空的。

大概過了五分鐘,郝健才從廁所裏走了出來,並且是滿載而歸。他的揹包里居然裝滿了一揹包錢。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去搶銀行了?!當然其他人不知道,還以爲他真的去了amt提款機前,這小子心裏的小九九可是連他老媽都瞞着呢。

當郝健霸氣的從揹包裏掏出50萬,霸氣側漏的,撂在桌子上時,從這一刻起,周正正就知道他失敗了!

他居然算萬算都沒算到這個傢伙居然,有這麼多錢?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過郝健,千猜萬猜也沒有猜出來這個新上任的村支書,周正正的背景居然那麼的強大,這次和他結了樑子,要不是因爲自己運氣好,下一次就不知道會花落誰家、鹿死誰手了?

“我說,兄弟,50萬我已經交給你了,申請表也填了,這魚塘是不是應該承包給我家了,就等你一句話了。”郝健當着周正正的面,將鈔票一沓一沓的在驗鈔機上面過了一遍,過了三遍才交到他的手中,整整50萬,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恰好。

當郝健把50萬交到周正正的手裏以後,周正正就將合同互相簽好,在申請書上面蓋下了他的印章,就算徹底承包了。這印章已蓋名字已籤,也就意味着合同正式生效,不能反悔了,雙方都不能反悔,否則合同撕毀的懲罰就是,利滾利翻三倍,50萬變成150萬,賠都賠死你。

“當然承包給你家,我這人說話算話,50萬一分不會少,一分也不會多,我會盡快全部給你上交到國家。至於你承包這個魚塘的五十年也一年都不會少,不過對了,你是叫郝玉芬嗎?這名字怎麼聽起來像個女人的名字?!”當合同正式生效,到了郝健的包裏以後,周正正纔回想起來,好像有哪裏不對勁,突然反問道。

周正正雖脾氣大,但他的脾氣也並不是空穴來風,所以他能夠,適當的隨機而變,說白了,就是他的應付功夫特別好,現在還可以笑臉相迎。就像變色龍似的,無論怎麼變始終就,不會變他臉上掛着的那絲微笑的模樣。

“當然不是,我叫郝建,郝玉芬是我母親的名字,這魚塘本就是我爲他們承包的,那就是站在身旁的這位演技超羣的演員,也是我的保鏢。”郝健忍住手舞足蹈的衝動,憋笑了起來。

“你媽?!你說他是你媽?!”周正正有點不敢相信,感覺被人擺了一道。這,這也沒毛病吧?怎麼感覺我們又沒仇又沒怨,他們怎麼會突然擺自己這麼一道,讓自己出醜呢?!

看見周正正那一臉不可相信的樣子,郝健他報仇的目的已經達到,反正事情已經解決,也不怕跟他攤牌了。 第1102章向顧凝凝感動你那樣,感動她

「權離亭,你個混球,趕緊把我寶貝孫媳婦,寶貝重孫放下來!」

「要是他們出點事情,那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權老太太衝上去,連忙拍著權離亭的手臂。

權離亭意識過來這樣行為對半雨身體不好,連忙停下。

停下以後,還有小心翼翼,仔仔細細的看著易醒醒,擔心的問:「有沒有事,需不需要去趟醫院看看,剛剛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經驗。」

「傻瓜,沒事的,沒有這麼脆弱。」易醒醒摸摸權離亭的頭髮。

錦都的冷麵權少,在她面前分明就像是只大型犬科一樣溫順。

消息公布以後,眾人都想著恭喜權離亭,紛紛想要過去敬酒。

可是權離亭可沒這麼多的功夫和這些不想乾的人閑聊。

孕婦的睡眠時間可是非常重要的,權離亭現在必須看老婆睡覺。

於是這場熱熱鬧鬧的生日宴,主角卻不在現場,全由權老太太操持。

權老太太也是客氣的,覺得今天充滿喜氣,在座各位都是帶著幸運的,當下就讓女傭給他們分發紅包。

「真是沒有想到易醒醒憋著這樣一個招。」

「不過這個送禮真是送到權離亭的心坎上面。」

「今晚在座所有賓客的禮物加起來,都比不過易醒醒那一個消息。」

「因為雖然權離亭嘴上沒說,但是誰都看得出來,權離亭有多喜歡蘋果,恨不得蘋果就是他的兒子。」

「對了,半雨,這次解決謝半晴以後,打算以後做什麼?」

「應該不會回到雲城了吧?」姜南初期待的問。

姜南初還是希望謝半雨可以留在錦都,這樣以後她們兩姐妹就能多說說話。

「暫時不會回到雲城,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去做。」

「什麼事情,需不需要讓我幫忙?」

謝半雨正要回姜南初的話,卻讓不遠處的一抹視線吸引目光。

「南初那位是誰,知道嗎?」

姜南初順著謝半雨的手看過去,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

等到那人轉過身體,南初的心中已經有數。

「說她呀,叫做寧梓潔,說起來和肖羨有些關聯,這個寧梓潔就是肖康的外甥女。」

「南初,有沒有覺得,這個寧梓潔生的和我有些像。」

「哪裡像,分明不是一張臉,要說像,就是背影有點像。」

「她的身型不錯,背部挺拔,就和跳舞的一樣。」南初點評起來。

「我們和她交個朋友,可以嗎?」

「當然可以,那就過去看看吧。」

有姜南初在那,寧梓潔巴結都來不及,所以聊得都是非常快樂,並且互相給出聯絡方式。

聊到一半,姜南初看到雲暮的身影。

姜南初將雲暮當做哥哥看待,當初中蠱毒的時候,雲暮為幫自己忙前忙后,甚至胸口中箭。

回到錦都以後,陸司寒就不再追究雲暮從前犯下的錯。

南初想著雲暮在錦都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將他叫來這邊,想要讓他放鬆放鬆。

現在看他離開,南初有些放心不下,於是,南初轉身對謝半雨和寧梓潔說道:「你們好好聊,有點事情,需要去看看,我們待會見。」

南初說完一路朝外走去,在北梧居的花園裡面,看到雲暮正在盪鞦韆。

月光灑在雲暮身上,南初想,上天對於這個男人真是偏愛。

依照他的容貌去拍韓劇,還有那些韓劇流量明星什麼事情。

「想不到,一向冷著臉的雲暮哥哥,居然這麼幼稚,偷偷的跑到這邊來玩鞦韆。」

「在想什麼?是不是裡面不好玩?」

「裡面非常熱鬧,只是突然想到顧凝凝。」

「要是那個丫頭在,不知道瘋成什麼樣子,看著這邊的梧桐樹,肯定是要沒見識的張嘴發獃。」

「還有那些好吃的東西,看到以後絕對要流口水。」雲暮冷峻的側臉,泛起一絲柔軟。

南初點點頭,坐在雲暮的旁邊,開始說起來:「是呀,這個丫頭就是沒心沒肺的,要去R國,都不和我們說一聲。」

聽到R國,雲暮想到北野霧,這個時候顧凝凝應該就和北野霧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也在一起看著星星。

雲暮覺得煩悶,拿起一瓶紅酒,狠狠喝上一口,然後緩緩出聲:「南初,在我心中,顧凝凝這三個字,好像就在一夜間迅速紮根一般。」

「那個女人又蠢又笨,還沒見識,但是見不到她,讓我覺得難過,這是怎麼回事?」雲暮眼中帶著三分醉意,詢問姜南初。

姜南初微愣,反應過來用力的一掌拍在雲暮肩膀。

雲暮讓姜南初這樣一打,酒意瞬間消退幾分。

「傻哥哥,這是愛上顧凝凝了吧!」

「愛上?」雲暮不解的問,什麼是愛上,自己愛的不是姜南初嗎?

「沒錯就是愛上,想要見一個人,想到她和別人在一起會難受,但是卻不敢打擾,甚至不敢出現在她面前,害怕看到他們幸福的模樣。」

「這個就是愛上嗎?」

「沒錯,這個就是愛上,喜歡是掠奪,但愛是想要靠近卻又缺乏勇氣。」

「雲暮哥哥,其實在你心中,顧凝凝不知不覺間已經佔據非常重要的地位。」

「可是顧凝凝已經不在錦都,顧凝凝已經跟著北野霧跑到R國,根本不會回來。」雲暮喪氣的說。

此刻的雲暮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笨蛋,從前錯過南初,現在錯過顧凝凝,像他這樣的性格,真的非常糟糕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