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獎勵也很豐厚,格爾側小鎮?是在多柯幾十裡外的地方吧,那裡盛產青灰岩。」卡西略微一想便道出任務所在地小鎮的基本信息。


「小夥子,我勸你們還是別接這任務。」一旁一位尋常傭兵打扮的中年大叔出聲道。

「大叔?怎麼了嗎?」扎西性子最外向,向前詢問道。

「這任務已經折了好幾個傭兵團進去,連刀鋒傭兵團也損失慘重,照我說,這個任務都快夠C級了。」大叔搖著頭,「這水太深,我勸你們還是找些簡單的任務來做,千萬別因為一時意氣而接下,不然有你們後悔的。」

「謝謝大叔提醒了,我們會小心的。」扎西笑呵呵道。

大叔見扎西的模樣便知曉他們不會放棄,不過他也就是那麼一說,本來傭兵的生活便是提著腦袋在褲腰帶上,沒準那一天一松就掉了,只是可惜身後那幾個小姑娘了。

「刀鋒傭兵團可是多柯城排名第八的傭兵團,實力不弱,他們都栽在那裡了,這到底是什麼任務?」扎西見那大叔走遠,轉過頭道。「咱們到底接不接?」

「接!」幾人異口同聲道。

「尋常的任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浪費時間。」納菲冷靜分析道。

「這個任務或許危險一些,但我們一定能收穫不少。」卡西贊同的點點頭。

「沒關係,咱們這邊不是還有一個大高手嘛。」扎西指了指潔西卡道。

身為光明教廷的聖女,潔西卡如今已經是光系五階的大魔導士了,實力冠絕整個小隊。

「別想著光靠別人!」阿拉貢瞪了一眼扎西。

扎西訕訕一笑,心中鄙夷,還真是護短。

「我可以當半個牧師。」潔西卡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帶上了面紗,順著阿拉貢的話道。

「這件事我知道。」一直沉默的海瑟薇道,「我聽拉夫大學者說過,格爾側的事可能跟巫妖有關係。」

巫妖!

兩個字若炸雷轟響。

身為六魔柱之一的巫妖是瘋狂與可怕的代名詞,這群投身於生命實驗的傢伙讓所有埃爾洛的種族煙霧。

「這個巫妖不會很強,不然拉夫大學者他們早就出手了。」海瑟薇解釋著。

「既然是巫妖,那我們更加要見識一下了,還真是好久沒見過他們的嘴臉了。」扎西捏了捏拳頭冷冰冰道。

扎西的這種模樣引起了眾人注意,而深知內幕的卡西沉默不語,只是輕輕的拍拍扎西的肩膀。

說到巫妖,幾人中感觸最深的鐵定是艾克。他深入過巫妖族掌控的島嶼,也在那裡瞧見了許多巫妖的實驗。

他永遠忘記不了那些行屍走肉的絕望之人,也忘記不了為此失去了性命的斯卡納。

巫妖就是一群該下地獄的惡鬼!

從某種理論上講,艾克也屬於巫妖的完美作品,一個從神棄之體轉變的可怕人間兵器。不過可惜他們的行動是成功了,但任務卻是失敗的,艾克在斯卡納的影響下是善良光明的。

啪!

數分鐘之後,任務領取,曙光傭兵團也朝著格爾側小鎮出發,去完成屬於他們的第一個傭兵任務。(未完待續。) ?格爾側小鎮,位於多柯城四十裡外,背靠一座巨大的高山,盛產青灰岩。

由於青灰岩質地堅硬,紋理泛光,至此有很大的市場。格爾側小鎮便開始了挖礦之路,到如今已有七十多年的歷史。

艾克等人從傭兵公會收集的信息了解到事情始末。

大約在三個月前,一處早已枯竭的青灰岩礦洞傳來了詭異的聲響。

本來鎮子里的居民也沒在意,只以為礦洞里鑽入了些野獸。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情況越發頻繁起來,甚至還有行走碰撞的響動。每到晚上更是有鬼哭狼嚎的尖嘯,十分滲人。

這個時候居民們才意識到事情不對,於是他們湊了份錢向傭兵公會求助。

本來也只是一個F級的探查任務,第一個接受的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傭兵小隊。

可在這個傭兵小隊進入礦洞之後便失去了聯繫,直到三天之後才發現他們的屍體躺在小鎮外的一條河邊,且死狀恐怖,每人身上至少有百道傷痕。

傭兵公會對此並未提升關注,畢竟每日都有傭兵在埃爾洛的土地上死去,他們也只是按照規矩提升了賞金,後來陸陸續續又有多個傭兵團接受任務,可無一例外,慘死無比。

隨著死去的人數越多,礦洞每晚的聲響越發壯大,整個格爾側小鎮開始混亂起來,甚至有傳言這是地獄里的魔神在作祟。

「什麼魔神,真要是魔神,整個格爾側小鎮都沒了。」扎西踏在老舊的石子路上甩著腦袋。「表姐,你不是有什麼內部消息嗎?」

「是的,最近不太平,上一次在寂靜山谷的時候死了一個傭兵團的人,還引出了血族。而這一次格爾側青灰岩礦洞事件又惹來一些麻煩,所以大學者去查看了一番。」海瑟薇撩了撩秀髮輕啟朱唇。

「大學者已經去過了嗎?」納菲接過話頭問道。

「恩,礦洞現在被一個魔法陣封鎖了,雖然還有響動,不過也總算穩定了鎮民的心。」海瑟薇扶了扶眼鏡。

「既然拉夫大學者都去那裡了,為什麼不順手解決了呢?」艾克皺著眉頭,這件事情有點不尋常呢。

「我也問過,大學者卻沒說話,但我看他的表情好像有難言之隱。」海瑟薇咬著玉指,陷入沉思中。

「算了,不管了,等我去那裡就應該能明白了。」扎西大手一揮,弔兒郎當走在前方,欣賞著路邊難得的景色。

一行人趕了大概大約三個小時的路終於來到了格爾側小鎮。

由於格爾側小鎮背靠大山,周圍又是黑森林的地界,所以建築了一圈矮牆。這矮牆正是由青灰岩構成,顯得很是滄桑。

「這是什麼情況?」扎西見鎮門口大開,一走入內部便傻眼了。

空蕩蕩的街道上毫無一人,風吹刮著,捲起一片片落葉,還有那破舊的屋門來回拍打的吱嘎聲。一切都顯得是那麼荒涼,整個小鎮看起來猶如鬼鎮一般。

「有人嗎?」扎西粗著嗓子大喊著,雙眸想從那一幢幢建築中尋找到一抹人影。

「叮!威脅分析系統開啟!」

「掃描完畢!無生物體特徵!」

穿越獸世:一曲撩人,絕代俏甜心 「這裡沒有生物存在的痕迹!」愛莉道,「整個鎮子都沒人了。」

「什麼?不會吧?」但丁咕咚咽下涎水,風呼嘯著,越發凄厲起來。

「情況有些不妙啊。」阿拉貢抬起頭望了望天空,原本正是太陽高懸的時候,現在卻被一片片陰雲籠蓋,頗有山雨欲來的趨勢。

「不可能的!拉夫大學者明明設下了魔法陣,這裡怎麼會出事呢?」海瑟薇搖著頭。

「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魔法陣被破了。」卡西淡淡道。

「我們都不知道敵人是什麼玩意呢,更何況可以突破一名大學者設下的魔法陣,那實力恐怕也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扎西額頭冒著冷汗。

卡拉!

卡拉!

「別說話,有聲音。」艾克伸出手示意眾人,努力傾聽著。

卡拉!卡拉!

卡拉!卡拉!

這奇異的踏步聲越來越重,方向不一致,左右兩側皆有。

碰!

猛然間,右面一處店家外圍頂著棚子的木杆被狠狠切斷,棚子頓時壓了下來,激蕩起陣陣塵霧。

卡拉!

那聲音的主人終於出現了,那是一頭身穿黯淡盔甲的戰士!

這戰士皮膚青紫僵硬,胸前有一道十數寸長的傷口,皮肉外翻,可早已沒有鮮血滴出。

「是不死生物!該死!這裡有巫妖!」艾克暗罵一句,巫妖最喜研究屍體,並將其改造成兵器,眼前的這個戰士應當是戰死的,現在卻被改造成了殭屍戰士的一種。

「我們好像被包圍了。」納菲半跪在地上,當他的手掌心碰觸到地面的那一刻,一株絲線般的植物悄然鑽入土壤中,並迅速向著四面八方延伸。從它反饋的信息來看,四周這些不死生物的數量有些駭人。

卡拉!卡拉!

從小鎮街道的四面八方,一具具不死生物緩緩聚集,鎮門外的森林中也有莫名的生物包圍過來。

「現在該怎麼辦?」扎西有些蒙圈了,原以為來這裡在鎮民的指引下前往礦洞可以先探查一番,沒想到整個鎮子都淪陷了。

「先殺出去!我們絕對不能留在這個鎮子裡面,天知道後面還有多少這種東西。」艾克鎮靜道。

秀才家的俏長女 對於這種不死生物,所有埃爾洛的種族都是深惡痛絕的,因為在第七紀元戰爭災變的時候巫妖的亡靈大軍給他們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當時在巫妖王「亡靈意志」的根源下,亡靈大軍逐漸東進,那些為了埃爾洛戰死的英雄屍體卻在根源的影響下重新站起,成為邪惡的一份子!那種畫面簡直讓親者痛,仇者快。

「好!」艾克的堅毅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

「哇!」最先頭一批的殭屍戰士已然嗅到了新鮮血肉的氣息,這些從地獄中蘇醒的傢伙渴望著一場洗禮。

「聖潔之冰,寒霜猛降,汲取這元素之華,化為大地外衣——冰封大地!」卡西率先吟唱起來,水元素快速凝聚。原本堅硬棕黑的地面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冰層。

殭屍戰士的異動速度頓時下降大半,一絲絲寒氣從他們的腳心鑽入體內。

古代魔法·冰封大地!

狀態施加:寒毒累積!

冰之一道緩速奧義施加,速度再減一分。

已經突破到三階的卡西在這段時間中不僅學會了新的魔法,也領悟到了兩種奧義。緩速奧義便是其中一種,這也是冰系最常見的奧義之一,很噁心。

「骨馬哆嗦西斯瓦剌···」納菲吟唱著,在他不遠處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型的魔法陣。

魔法紋路呈現生機的綠色,中央是一顆大樹的模樣。

「召喚魔法?不對,這是契約?」扎西並不著急出手,還興緻勃勃的觀看這納菲的動作。

「那是我和納菲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為此,納菲還受了重傷。」海瑟薇美眸流光,似乎想起了什麼。

「就是當初你們去外出的日子?我說表姐,你們孤男寡女在野外就沒有發生點什麼?」扎西眼珠子一提溜,笑聲立馬變得猥瑣起來。

啪!

海瑟薇小臉一紅,頓時揮舞起自己的小粉拳,「扎西,你找打是嗎?」

「咳咳,我也得去戰鬥了。」扎西一看情況不妙馬上退避了,但是他心裡嘀咕著,「肯定有事情發生! 不負曦年 若真是沒事,鬼才相信!」

轟!

魔法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一抹三米高的身影陡然出現。

這是一株大樹,枝繁葉茂,一片片翠綠若翡的葉子搖曳著,那遒勁粗壯的軀幹挺立著,還與人一般擁有四肢與嘴臉。

「樹人戰士?」扎西瞪大了眼睛。

樹人戰士,在埃爾洛的名氣絲毫不低,他們之所以如此出名也是因為精靈族的原因。

精靈族時代居住在自然之森,他們嚮往和平,熱愛生命,樹人戰士便是他們最好的夥伴之一。就連矗立在自然之森精靈王國中央的世界樹都是由樹人戰士進化而來,那是埃爾洛最古老的生物,沒有之一。

迷糊嬌妻進錯門 當然,除卻自然之森,在埃爾洛各地的森林中也會有樹人戰士的存在,這些樹人戰士的孕育十分艱難,但同樣他們的天賦更為出眾。

在灼熱沙漠便有這樣一個樹人,因為乾涸而變異,成為九階史詩的存在,統領一大批魔獸,稱王稱霸。

對於智慧種族來說簽訂契約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像樹人戰士這種高等智慧生物,但納菲毫無意外成功了。

「他要是不簽訂才是傻瓜!」扎西噗嗤一笑,成為夥伴之後,納菲身上的本事他們這群老兄弟自然知曉了。

納菲也是根源的擁有者,他的根源名為自然之心!與厄運君主一樣屬於異種類!

自然之心的擁有者天生是大自然的朋友,尤其是納菲還擁有木系方面的天賦。他身上的鬼獠藤、鐵刺荊棘以及剛才使用的絲球都是因為自然之心而跟來。

自然之心可以蘊養植物,是最頂尖的根源之一。

假若樹人戰士與納菲簽訂了契約,那麼他的成長期將大大減少。

「吼!」樹人戰士咆哮著,身上有兩道翠綠的紋路繚繞著,那是屬於奧義的氣息。

木之奧義·生長!孕育!

納菲領悟了這兩種奧義,生長與孕育雖然並不屬於王者奧義,可其打磨的難度以及威力也只比王者奧義差上一分。

納菲現在做的很決絕,他將兩種奧義放入樹人戰士的體內,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種藉由契約生物打磨奧義的手段與艾克的奧義魔法相似,不過用的人極少。

從戰鬥情形看來,大家這段時間的收穫都很不錯。(未完待續。) ?街道之上,殭屍軍團逐步逼近。

樹人戰士抖擻著身子,那恣意生長的枝椏上開始凝結出一個個小果子,當果子炸裂的時候,一顆顆種子灑向了四方。

碰!

木之奧義·生長!

滋啦!滋啦!

種子迅速爆裂,延伸的藤蔓將不死生物困了個結實,密密麻麻好大一群。

「速度擊殺!」艾克大喝一聲。

不死生物之所以稱為不死生物就是因為他們特別難殺且毫無痛感。即使他們還剩下一個腦袋,都能移動過來咬你一口。

「交給我吧!」扎西暢快一嘯,上半身的衣物頓時被熊熊火焰燃燒成渣。

熔火·星雨!

轟!

扎西凌空躍起,身上的熔炎開始流淌起來,一顆顆若流星般垂落。

這壯觀的星雨滑落在捆縛的不死生物堆中,烈火衝天而起,整個小鎮都被股股濃煙籠罩。

霎時間,腥臭酸肉的氣味瀰漫在半空中,鑽入人的口鼻帶來強烈的刺激。

可就是再這樣燃燒中,這些怪物還企圖站起身子向著艾克等人撲來,這樣的不死生物實在是過於難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