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錯,所以你瞧,像我們這樣的貴族,只要是腦子沒有發瘋,是絕不可能對與自己身份地位完全不相符合的人產生任何特殊感情的。布萊恩不過是覺得在寂寞的鄉村找到了一個稍微有趣些的玩具罷了,就是這樣。」


然後他們意味深長地輕笑起來,充滿默契與歡快。

我覺得自己應邀而來的行為簡直是愚蠢至極,如果說昨天我還對今天的博頓莊園之行有任何期待的話,那麼此刻,我只想說自己就是個超級大傻瓜。

由於心境上的巨大變化,我倒開始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犯了某些史密斯小姐所指責的罪過。我竟然,曾經有那麼一絲絲的自得,以為自己可以和那群紳士成為朋友。這簡直太愚蠢了!我想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比愛麗絲更大的傻瓜了!

我認為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再呆下去,轉身的時候卻意外地撞進一雙深沉、幽暗,難辯情緒的黑眸中。

「斯特林先生,謝謝您讓我們見識到了博頓莊園的豪華美觀以及各位紳士小姐的高潔品性,不過非常抱歉現在我們得回家去了,再見!」

也許是聽到我的聲音,布萊恩先生從遠處一排書架后快步走了過來:「哦不,還很早呢,我認為您應該用過晚餐再走!」

「不了謝謝您!」

「您怎麼了?看起來臉色很不好,哦天,彷彿我再多說一句眼淚就要從那大大的美麗的眼眶中湧出來似的,發生什麼事了?」布萊恩先生震驚地嚷道。

「好吧,既然如此——」他突然瞥向我的手中,「那是法典嗎?您總是能讓我驚訝,布魯克小姐!」

對於我竟然會選擇法典,我毫不意外地在接連走來的幾位紳士小姐們眼中看到了驚訝和疑惑。

「不,我只是拿起來隨便看看而已,現在該物歸原主了。」我飛快地說着,幾乎沒法控制住自己顫抖的雙手順利地將書插進書架,原諒我的失禮,我只能將書塞進布萊恩先生的手中。

「再次感謝您的款待,再見!」說完,我拔腿就向門外走去,沒有絲毫的停頓。

室內陷入短暫的寂靜,待我走到門外的時候才聽到一位女士尖銳的聲音:「天哪,瞧她那個樣子彷彿誰給她氣受了似的,簡直太無禮了,我簡直無法想像。」

「誰說不是呢,我真不明白,斯特林先生怎麼會邀請她……」

然後我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我以為那是莉莉,但我猜錯了。來的人竟然是斯特林,他人高腿長幾步便追上了我,我的胳膊被他拉住。

他臉上的表情是那樣嚴肅,看上去還是那樣高貴不可侵犯,他也想像那群人一樣指責我的失禮嗎?但是我不會讓這群高高在上的所謂貴族有繼續羞辱我的機會。

「讓我認識到自己有多麼卑微窮困,將我的自尊狠狠地踩進泥濘,這就是您邀請我來的目的嗎?我從來沒有想過,來自倫敦的尊貴紳士和小姐們,竟是如此粗俗不堪。如果我的渺小襯託了您的偉大,我的卑微襯託了您的高貴,我是不是得說我很榮幸?恭喜您,終於成功地達成目的了。但是我想要說的是,我——看不起你。而且我從不認為自己卑微渺小,如果不是——不管是因為什麼使我落到了今天的地位,但這不是永遠,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這些所謂的貴族們大吃一驚,不敢再輕易羞辱於我!」

我狠狠地甩開他的手,不去看他隱晦的表情,也沒有等待莉莉。上帝原諒我,這時候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她的存在。

我緊緊攥著拳頭,被一股憤怒之火燒得面頰通紅,步子邁得又大又急。所謂的貴族也並不是如我想像的一般,真正擁有着高貴的品質和優雅的談吐。

原來在所謂的貴族眼中,我並不比路邊的一棵小草高大,我只是一個妄圖引誘紳士的卑賤下流的女人,一個沒有自知之明,以為自己有任何特別之處足以橫架於別人之上的人。

可是最令我痛苦的是,難道曾經在內心深處,我沒有因為得到幾位紳士的誇讚而自鳴得意過嗎?難道我沒有因為被邀請前往博頓莊園做客而沾沾自喜過嗎?

可是——玩具,這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義了嗎?就因為我沒有了母親,我貧窮,我就要比別人低一等嗎?

我腦中有一個巨大的聲音在不斷地怒吼:我不是玩具,沒有人可以無視我的尊嚴,沒有!讓那些所謂的貴族都見鬼去吧。你們看不起我,我又何嘗看得起你們?你們不過就是一群虛偽勢利的小人罷了,有什麼值得驕傲!

如果那些所謂的小姐們,不是有出身高貴的父母,她們自己又有什麼過人之處足以令她們自傲的呢?她們才華出眾嗎?她們優雅從容嗎?她們善良可愛嗎?可是我看到的,只有她們的尖酸與刻薄!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我只能憑着潛意識中留下的記憶沿着小路一直走一直走,當我置身於空寂的曠野之中時,胸中熊熊燃燒的憤怒之火終於開始慢慢消逝了,取而代之升騰上來的是一股無盡的悲涼。

我不知道上帝打算給我的命運安排些什麼,使布魯克家族從赫赫有名的莊園主淪落為大家的笑柄。而我自己從千金小姐淪落為像女僕一樣干著雜活吃不飽穿不暖的可憐蟲。

我可憐的自尊,在那群貴族眼中是那樣的可笑,它被任意地踐踏着,如同泥濘一般令人厭惡。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間來到晚上11點30分,還有半個小時《人生遙控器》就將正式登錄院線!

尚京市的一間影院內。

「哈。」

坐在休息區的沈航感覺困意翻湧,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妻子和兒子。

他們倒是沒什麼困意,正隔着中間的沈航互相小聲聊天呢。

「媽,等會看完電影,我們去吃火鍋吧,怎麼樣?」

「行啊,好不容易有個假期,帶你吃頓好的。」

兩人三言兩語就確定了等會的行程,甚至都開始商量起火鍋是吃微辣還是吃中辣了。

妻子不太能吃辣,所以想吃微辣口味的,兒子其實也不太能吃辣,但他覺得吃火鍋要是不辣就沒有靈魂了。

兩人商量了一陣,最後決定折中點個鴛鴦鍋底,一邊中辣一邊清湯。

這時,妻子庄玲才想起還沒有詢問沈航的意見,於是將目光看向了坐在中間打瞌睡的沈航,問道:「老公,等會看完電影,我們一起去吃火鍋行嗎?」

「哈。」沈航又打了個哈欠,隨口說道:「我都行,隨便吧。」

就知道會是這樣。

聽見這個回答,12歲的兒子撇撇嘴。

或許是工作太累,總之沈航平日裏老是無精打採的,最常掛在嘴邊的兩個詞語就是都行、隨便。

這次國慶假期,正好一家人都有時間,兒子本來想着三人一起去動物園,庄玲也同意了。可沈航卻沒有答應,理由是無聊不想去,所以動物園之旅就只能庄玲和兒子兩個人去了。

就連今晚看電影,沈航都是興緻缺缺,還是庄玲把他拉來的。

這般表現,讓兒子暗暗生氣,都不想和他說話了。

沈航不知道兒子的想法,但他說的其實是真話。

一方面他的工作很忙,熬夜加班也是常事,平時的精力全都花在工作上了,這次難得有幾天假期,他就想在家補補覺。

另一方面他覺得這回敷衍一下兒子也沒什麼,等過年的時候,帶着兒子出去玩兩天,好好補償一下就行了。

就這樣,一家人在休息區等了一會,終於聽到廣播里傳來開始檢票的消息。

三人起身朝着檢票口走去,庄玲忽然想起還沒買爆米花和可樂,問道:「兒子,想吃爆米花嗎?」

「想。」兒子點點頭,又猶豫道:「可是等會還要吃火鍋呢,吃了爆米花就吃不下火鍋了。」

「沒事,我給你買小桶的,不影響你吃火鍋。」庄玲笑着說了一句,然後轉過頭問道:「老公,你要爆米花嗎?」

沈航不太喜歡吃爆米花,無所謂地說道:「隨便吧。」

庄玲說道:「好吧,那我給你也買一小桶。」

買完爆米花和可樂,三人排隊檢票入場。

買東西花了一點時間,他們找到位置坐好以後,沒一會電影就開始了。

沈航今天沒什麼看電影的興緻,坐在座位上直犯困,有一搭沒一搭地看着。

大銀幕上,段澤一家聊著關於積木樹屋的事情,然後段澤出門上班卻遇到堵車,被堵在路上動彈不得。

看到這裏,沈航的興緻更低了。

這劇情看起來沒什麼意思啊。

要是科幻大片,他說不定還能打起精神看一看,可這種類型的電影嘛,他都想乾脆閉上眼睛睡覺了。

直到段澤和客戶聊起了建築設計方案,他這才有了一點興趣。

沈航正好在一家建築諮詢公司上班,說起來和男主角還是同行呢,大家都在建築行業內混飯吃,他對男主工作上的難處深有體會。

看在大家都是同行的份上,稍微認真看一會吧。

沈航用力眨了眨眼睛,提起了精神,盯着大銀幕看了起來。

段澤遊刃有餘地搞定了一個客戶,老闆卻又給了他一個任務,讓他抓緊時間弄好一份設計提案,以便拿下一樁大生意。

在老闆升職加薪的許諾下,段澤把家人的野營之旅取消了,接下了這個工作。

回家后,因為野營的事情,段澤和老婆吵了起來,並因此機緣巧合地買到了一個能控制時間的萬能遙控器。

萬能遙控器出場后,劇情變得愈發有趣,沈航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態度,從一開始的毫無興緻,變得逐漸沉浸。

他一邊看,一邊拿起爆米花吃了起來。

當看到段澤坐在車裏,用遙控器不停讓皮膚變換顏色時,沈航一家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之後在遙控器的幫助下,段澤成功簽下了這樁大生意,可老闆卻出爾反爾,沒有如承諾的那樣讓段澤升職。

段澤一氣之下用遙控器暫停了時間,將厚顏無恥的老闆痛罵了一頓。

這段劇情看得沈航相當解氣,他的老闆也經常畫大餅,他早就想痛罵老闆了,可惜一直沒這個膽子,畢竟保住工作更重要。

如今看到有人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這感覺只能說相當過癮,他都差點拍手叫好了。

而且他也不禁羨慕起段澤來了,說真的,這種萬能遙控器要是能買的話,他一定要買一個。

這樣的話,不管平時遇到什麼問題,直接按快進就可以解決,又省事又省心,妥妥的神器啊。

劇情還在往後發展。

段澤沒能升職,回到家不忍心讓家人失望,於是一咬牙按下了快進,準備直接快進到自己升職的那一天。

他以為最多只會跳過幾個月,可沒想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年。

不僅如此,由於自動導航模式的弊端,他和妻子的感情也出現了問題,這讓段澤後悔莫及。

緊接着,遙控器又觸發了自動快進功能,段澤的人生不受控制地飛速前進。

僅是三次大跨度的快進,他就失去了長達十八年時間。

孩子長大、妻子離婚、父親去世……他錯過了許多也失去了許多,終於開始反思起自己的過往。

「唉。」

看到段澤含淚和父親告別,沈航長嘆了一口氣,眼眶有些濕潤。

他之前還覺得萬能遙控器省事又省心,可現在看來,這分明就是裹着蜜糖的毒藥。

快進看似讓人免去了煩惱,可失去了過程,結果還有那麼重要嗎?

對於這個問題,沈航心裏已經有了明悟。

人生不應該快進,現在的過錯也不該留到將來彌補。

看完電影,沈航一家人走出了影院。

走到門口時,沈航主動牽住了妻子和兒子的手,「走,我帶你們去吃火鍋!」

他一向對家庭活動不積極,所以兒子有些不相信,問道:「老爸,你不是不想去的嗎?」

庄玲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但心中隱約有了猜測。

讓沈航發生改變的關鍵,或許就是剛才的《人生遙控器》。

「我現在改主意了,而且不光是想去吃火鍋,我還想去動物園看長頸鹿,怎麼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要,我要去動物園!」

「好,我們一家人一起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