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聽過。」


韋武和諸葛輕狂一齊搖了搖頭道。

「那就是個垃圾勢力了。」

秦穆然聽他們這麼說,直接便是下了個定義道。

「今天你們不該招惹我的。」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著地上滿臉驚恐地孫超說道。

「你們今天想要安全的走,可以,但是,燒烤店的事情怎麼辦?」

秦穆然蹲下身子,看著面前的孫超,笑道。

「賠……我賠。」

孫超算是知道了,這個時候再不表態,或者說態度放好一點就是自找麻煩,連連點頭道。

「賠?那挺好的,賠多少吧!」

秦穆然看了眼孫超,覺得這個傢伙還是挺機靈的,心裡挺明白的,當然除了腦子有點愚蠢以外。

「一萬?」

孫超試探地問了下。

「一萬?你特么打發要飯的呢!」

秦穆然直接不客氣地站起身來,然後一腳踩在了孫超手上的手掌上面,當即疼的孫超齜牙咧嘴,額頭上直冒冷汗。

「五……五萬!」

孫超知道這是秦穆然不滿意自己說的賠償價格,立刻改口說道。

「五萬?你特么把人家老闆給打了,還將這裡的燒烤架給踢翻掉了,玻璃桌子什麼的都碎了,你跟我說五萬?五萬夠嗎?你跟我說你夠嗎?」

秦穆然瞪著孫超說道。

看到秦穆然這樣子,韋武和諸葛輕狂都知道,秦穆然這是要開始準備坑人了!

果不其然,孫超在看到秦穆然這個神色之後,臉色也是一變,暗自咬了咬牙,道:「大哥,你說吧,多少錢!我賠!」

「多少錢?我看怎麼也得小十萬吧!」

秦穆然想了想,隨口說道。

「十萬?!這麼多!」

孫超瞪大了眼睛,怎麼都不敢相信,就砸了這麼些個破玩意兒,就獅子大開口,十萬塊!

「多嗎?要不十五萬吧!」

秦穆然看到孫超這個態度,接著說道。

「怎麼又加了?」

孫超想哭了,就自己驚訝了一下,就陡然漲了五萬塊的賠償?這也太黑了吧,簡直比自己放高利貸還要黑啊!

「不行嗎?要不再加點?」

秦穆然冷笑一聲,看著孫超說道。

「別!大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十萬,就十萬!我立刻給你轉!」

孫超不敢再跟秦穆然多說什麼了,他生怕因為自己再多說一句話,秦穆然再來個坐地起價,那到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哭了。

「你不用轉給我,直接掃牆上的二維碼,轉給老闆!」

秦穆然拒絕地說道。

十來萬,在秦穆然的眼中,還不值得。

而他出頭,也是為了燒烤店的老闆。

這麼多東西被砸了,這麼久都交保護費,十萬塊算是對他的補償。

「恩公,這個是不是太多了,我不能拿這麼多啊!」

燒烤店老闆見秦穆然讓孫超給自己轉十萬塊,頓時在地上便是搖著頭說道。

「這是你應得的,這麼多東西壞了,這麼多客人都沒結賬呢,剩下的就算是你的精神損失費!」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著燒烤店的老闆說道。

「可是這也太多了!」

燒烤店老闆猶豫地說道。

「多嗎?其實還好吧!」

秦穆然很是裝逼地說道。

「老闆,我求你收下吧,你不收,今天我是走不了了!」

孫超被逼的都快要哭了,雖然心中很不甘,但是他知道什麼叫做忍辱負重,以屈求伸。

現在自己處於劣勢,沒有辦法報復,只要自己脫困了,這群人就等著他們天龍幫的怒火吧!

這麼久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夠威脅他們,現在竟然要自己付出十萬塊,一會兒等老子找人了,你特么的非要給老子吐出二十萬來!

向來都是我坑別人的錢,還是第一次被人坑錢!

等自己逃脫了,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們一頓!

想到這裡,孫超便是毫不猶豫地拿出手機,掃了下牆上的二維碼,然後通過手機轉賬給燒烤店的老闆。

「小翠,去看看錢到了沒有!」

秦穆然對著一旁正在照顧燒烤店老闆的小翠說道。

「好!」

小翠點了點頭,便是拿起他爸的手機查看下消息,果然,十萬塊已經轉了過來。

「收到了。」

小翠的聲音傳來,秦穆然便是臉上堆著笑道:「恭喜你超哥,你可以帶著你的小弟們滾了。」

秦穆然說道。

「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孫超聽到秦穆然的話,如蒙大赦,連忙讓人攙扶著已經疼的都快昏過去的張猛,便是要向著燒烤店的門口走了過去。

「等等!」

就在他們準備要逃之夭夭的時候,秦穆然卻是又喊住了他們。

「大……大哥,我們錢也給了,還有什麼事情嗎?」

孫超整個人愣住了,精神一緊,以為秦穆然變卦了,不想放過他們。

「沒什麼,就是提醒一下,要是讓我知道你們以後還來找他們的麻煩,就不要怪我殺你們全家!我說到做到,你們別以為我在跟你們開玩笑,你們大可以試試。」

秦穆然冷哼一聲道。

「不會!絕對不會!我保證!」

孫超連連保證地說道。

「最好這樣,滾!」

秦穆然冷喝一聲,頓時,孫超等人撒腿就跑。至於秦穆然的話,他們還放不放在耳朵里,就不知道了。 也是因爲任務參與者會有這樣的想法,於是,在打球上倒不是很認真,他主要的是想生路去了,所以本來技術不差,但卻輸了不少球,不過還好,最後還是讓任務參與者找到了生路。

雖然說,這一次的生路比較奇特,但至少還是想到了,也救下了那個無辜的人,自己也還是保住了性命。

李肅看完這裏,倒也沒有太大的心理變化,他只是想要馬上知道第五道門裏任務的生路到底是什麼。

爲什麼最後那個美女會變成狐妖,到底是自己睡着了的那段時間裏發生了什麼,李肅有點期待接下來的第五道門裏的真相,第四道門完了之後,接着是第五道門,這一次,本來它是“好心好意”的想要讓任務參與者休息一下。

因爲任務參與者畢竟也經過了四道門裏的任務了,身體也是有點緊張和累了,那當然,它是本着要“照顧一下”任務參與者的身體,所以,安排了一個這樣的任務,其實,這個任務其實算是最毒辣的了。

任務參與者首先打開門之後進去就看到的是主題房間,也就是那種不正經的房間,本來配合着這樣的環境,加上任務參與者的身心上也有點累了,所以,本來任務參與者是很容易就上鉤的。

但是,它還是失算了,它沒有想到任務參與者的定力這麼高,竟然在那種情況下,還可以守身如玉,結果,任務參與者還是沒有破身,它的陰謀詭計還是沒有得逞,但是,它也沒有輕易的放過任務參與者。

它趁任務參與者在睡覺的時候,和那個美女做了“交易”,“交易”的內容就是,如果那個美女沒有殺掉任務參與者的話,那麼她自己就會死,所以,沒辦法那個美女她選擇了去殺任務參與者。

而它又趁機讓一隻狐妖上那個美女的身,後來,那個美女被狐妖上身之後,也就完全的失去了意識,身體也是那隻狐妖在操控了,最後那隻狐妖又回到了主題房間去殺任務參與者,然後一人一妖之間發生了打鬥。

最後還是任務參與者贏了,這個大家也是知道的,那麼到底要怎麼樣,這道門裏的任務纔不會這麼複雜呢,其實,只要是換另一個人來做這個任務,那麼他都能很順利的完成,因爲,真相就是。

真相就是,只要任務參與者和那個美女上牀,然後做完那種事情就可以了,很簡單吧,可李肅他就是做不到,這有什麼辦法,哎,也許這真的是陳婷的運氣好,遇到了李肅,但現在還是不知道。

到底是陳婷的運氣好,還是不好,總而言之,她是遇到了李肅,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童子之身如果破了的話,那麼道法絕對會下降,威力也沒有那麼大了,看到這裏,也許有朋友會說。

李肅的道法那麼高,下降一點又有什麼關係,當然,關係確實是沒有很大,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李肅他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也不是一個亂來的人,更加不是一個花心的人,相反,他倒是一個一心一意的人。

看完了第五道門裏任務的生路之後,李肅感覺自己確實是“沒有能力”去救那個美女,要是其它的事情,自己可能還可以去幫一下忙,但是那種事情,自己是萬萬不能的,有陳婷就夠了。

再說了,自己總不可能去辜負陳婷吧,也不可能揹着陳婷搞這樣的事情吧,覺得確實是“沒有能力”,李肅也就不再去想了,因爲人已經死了,想再多也沒有用,還有,這個事情很明顯是它故意這樣做的。

自己如果按它設定的去做了的話,那麼豈不是就中了它的圈套,它有多坑,它有多少坑,它的陰謀詭計有多少,李肅也不是完全不知道,雖然說,不知道它還有哪一些陰謀詭計,但是,李肅至少還是知道它絕對是有陰謀詭計的。

第五道門完了之後,接着是第六道門,在這之前,李肅就做好了準備,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第六道門一打開之後,李肅看到的是什麼,如果實在是不記得了,那麼也就算了,接着看吧。

第六道門,任務參與者一打開門之後,立刻就冒出了一個鬼頭,一個很恐怖的鬼頭,惡鬼的鬼頭,這個鬼頭把任務參與者嚇了一跳,第一次任務參與者沒有順利的進去,之後用了隱身咒才進去的。

不過進去之後,任務參與者發現那隻惡鬼好像智商不是很高,於是,任務參與者得到提示,然後一直向房間深處走去,找了一段時間,最後終於還是找到了那個小蘿莉,不過當時的情況也是非常危險的。

好在任務參與者還是非常厲害的,把一切的危險都消滅了,後來,任務參與者帶着那個小蘿莉一起走向來時的門口,也就是在門口的時候,異變突發,最終,任務參與者不得不選擇徹底的把危險消滅。

然後便帶着那個小蘿莉走出了第六道門,這第六道門裏的任務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生路的,六,牛嘛,就是牛的人才能過嘛,不牛的人那肯定是過不了的,也還好在任務參與者的確是非常厲害的。

看完了第六道門裏任務的真相之後,李肅感嘆還好自己會道法,不然的話,肯定是過不了的,還有它讓那個小蘿莉跟着李肅完成剩下的幾道門,李肅沒有答應,甚至李肅是用了生命在做賭注。

不過,如果再給李肅一次機會的話,那麼李肅還是一樣的會選擇去賭一把,畢竟剩下的那幾道門裏有多危險,誰也不知道,也許一不小心就會有生命危險,當時李肅也是爲了那個小蘿莉着想。

希望能夠多救一條命是一條命,如果只有李肅一個人的話,那麼遇到妖魔鬼怪了也不用分心,甚至可以說,安全度還高一點,也許它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故意那樣安排的吧,它的詭計總是那麼的多端。

第六道門完了之後,接着是第七道門,至於這第七道門裏任務的真相是什麼,下一章,繼續揭曉。 看著孫超帶著張猛等人離開,秦穆然便是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坐回位置上,一邊就著生蒜,一邊啃著羊排,吃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諸葛輕狂等人自然也是回到了座位,點了那麼一桌的東西,總不能浪費了吧!

於是乎,這幾個人就跟個沒事人一樣,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燒烤店的老闆在小翠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向著秦穆然這邊走來過來,臉上滿是感激地說道:「恩公,今天要不是多虧了,我這個小店怕是要完了。」

「老闆,你別叫我恩公什麼的,現在又不是古代了,我只是看不過去而已,再說了,要不是他打擾了我吃燒烤,我才不會多管閑事呢。」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那怎麼行,你幫忙了就是幫忙了!要不是你,我女兒恐怕今天也要糟了這群畜生的毒手!」

燒烤店老闆一想到秦穆然等人若是不在,小翠將會面臨的是什麼,燒烤店老闆不敢接著往下想。

或許只要是個男人,都能夠想到那一個層面。

燒烤店老闆只有小翠這麼一個女兒,所以秦穆然的出手,不僅救了燒烤店,更是救了他的女兒!

這種大恩,燒烤店老闆根本難以忘懷。

「呵呵!路不平有人踩,我只是順手為之。如果你真的要感謝我的話,就請我吃這一頓燒烤,然後跟我說說這個天龍幫吧。」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好!恩公想要知道的,我一定會告訴!不要說是這一頓燒烤了,只要以後恩公不嫌棄我這個地方小,破,只要你來,一律免單!」

燒烤店老闆臉上露出喜色道。

「不嫌棄,不嫌棄!」

秦穆然臉上露出了開花般的笑容。

諸葛輕狂和韋武等人看到秦穆然這樣,臉上都是鄙視。

何著,秦穆然在這裡等著呢?

鐵公雞,果然一如既往的一毛不拔啊!

原本以為今天晚上能夠大大地宰他一頓,沒想到竟然遇上這檔子事情了,竟然還免單了!

又沒有花到他的錢,真的是太過分了!

要不是他們知道這群人跟秦穆然沒有任何的關係,否則的話,真的懷疑是不是秦穆然請過來的群演呢!

「來吧,說一說這個天龍幫怎麼回事。」

秦穆然對著燒烤店老闆說道。

此時,燒烤架什麼的都已經被踢倒在地上,玻璃什麼的也都碎了,想要再營業下去也是不可能了,所以燒烤店老闆便是直接從旁邊搬過來了一張凳子,坐到了秦穆然的身旁,開了瓶啤酒,跟他們一起吃喝了起來。

「恩公。這個天龍幫是我們這一片的黑澀會。」

燒烤店老闆敬了眾人一杯酒後,打了個酒嗝說道。

「我看出來了,不是黑澀會,敢收保護費,敢這麼明目張胆的帶人砸店嗎?」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說道。

「是啊!我們這裡所有開店的,都要每個月交保護費,一開始才三四百,到現在都已經是一個月一千多了。所有的人是敢怒不敢言啊!」

燒烤店老闆說到這裡,便是有些無奈。

「你們就沒有人跟派出所舉報?我記得國家最近正在進行掃黑除惡專項活動吧,這不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秦穆然故意裝作不解地問道。

「呵呵!派出所!我們何嘗沒有去過?可是呢!那派出所里的人竟然和天龍幫勾結!一邊安撫著我們,說他們會立案,會調查,會給答覆,可是我們去舉報的人,前腳剛走,後腳,天龍幫的這群人便就找上門來給舉報的人好一頓教訓,每天都來威脅!這讓我們還有誰敢去啊!」

說到這裡,燒烤店老闆那是滿滿的憤慨。

「呵呵,好一個『合作』啊!」

秦穆然聽到這裡,也是冷哼。

一切與他們想的都差不多,天龍幫能夠在這裡橫著走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上頭有人,有當地派出所這個保護傘保護著,上不達天聽,下不能傳遞,他們所受的苦難,有誰能夠知曉?

「恩公,剛才你教訓了他們,以天龍幫的性格是萬萬不會忍下這口氣的,我擔心一會兒會有人來抓你!」

燒烤店老闆有點擔心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什麼?來抓我?呵呵,我倒要看看誰敢來抓我呢!」

秦穆然冷笑一聲,他倒是希望對面作死派人來抓他呢,這裡的一伙人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就是不知道,當他們知道抓了自己還有諸葛輕狂,韋武和北堂怡以後,會是個什麼樣的反應。

整個京城敢一下子將他們四個人抓起來的,怕是都沒有一個!

「恩公,我知道你身手不錯,可是那可是派出所啊,你們吃完了,還是快走吧!」

燒烤店老闆很是關心地說道。

「放心吧,我倒是想要他們把我抓走呢!這樣我也好看看,到底是那個派出所的人這麼大的膽子敢跟黑澀會勾結,一定要將這顆毒瘤清除出人民的隊伍!」

獒唐 自從秦穆然被授予少將的將星以後,秦小受同志整個人的思想都得到了升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