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什麼不好的,為了我孫子,我什麼都願意干。」


席秋怡眼底閃過了異樣,有意無意地說,「張文玲也是跟了二哥這麼久,萬一媽你要是讓她離開,她懷孕了,那怎麼辦?」

杜美華沉思,也陷入了矛盾,「如果要是懷的是兒子的話,那就繼續讓張文玲待你二哥身邊,如果要是個女兒的話,那就讓張文玲趕緊帶走。」

「這會不會太現實了?」也是幸好是她親媽,如果要是她家婆的話,她估計得要氣得吐血。

「什麼叫現實?有史以來,無後為大,席家必須是要兒子,張文玲生不了,那就不能怪我把她趕走,把棟樑帶回席家。」

看她媽說的振振有詞,看上去非常得有道理,她心裡是很抵觸的,但在這個世道下,真的必須要生個兒子傳宗接代。

杜美華:「秋怡你說,張文玲好歹也是跟了你二哥這麼久,連孩子都沒懷,張文玲是不是真有什麼毛病?」

「應該不會吧!剛才張文玲和二哥都保證了,沒問題。」

「哼,誰知道是不是你二哥偏袒她的呀!」她這個兒子的一顆心都是掛在了張文玲身上,張文玲讓她兒子往東,她兒子絕對不敢往西。

真是氣死她了。

她養了他這麼多年,她的話都沒這麼好使過。

杜美華他們走後的半個小時,宋多金回到家,席秋怡也跟他說起了這件事。

宋多金也跟她解釋了,自己是為什麼把張文玲給辭退的原因。

聽完后,席秋怡氣呼呼:「之前早就讓她把給辭退了,結果你偏是不聽,還搞出這麼多事,把你自己累成狗一樣。」

宋多金只能對她賠笑。

他也不知道張文玲這麼能惹禍,要是早知道,他早早就會把人給趕走了。

「今天張文玲還有臉竄掇我哥,來這裡找我們要解釋,如果我要是早知道是這麼一回事的話,我非要甩她一個耳光不可。」

「你也別生氣了,事情都解決了。」

因為這是,席秋怡三天也沒怎麼搭理娘家那邊,她反而跑去陶紅雲店裡,跟陶紅雲嘮家常,要麼就是跑去找唐小芯。

她對著唐小芯,什麼都說,還包括慫恿她媽勸席錦榮複合的事,也都說了。

甚至她還覺得張文玲被拋棄后,她還會大快人心。

然而,沒想到唐小芯來了一句:「哪怕是席錦榮要離開張文玲,張文玲也未必會放席錦榮離開。」

「什麼意思?」

「張文玲找不到更好的靠山,自然就會牢牢抓住席錦榮不放了。」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她還想得真美,哼,我回去就找我媽談話去。」她非要把張文玲趕出他們席家不可。

然而,席秋怡也沒想到自己都沒去找她媽呢,結果張文玲帶著席錦榮,以及她爸媽又再一次上金家來。

這次是非要讓宋多金給個合理的解釋,如果不給解釋,就必須重新再次聘請張文玲回公司上班。

席秋怡覺得這話,特別搞笑,不以為然地瞥了張文玲一眼,這次她可沒像上次那樣打馬虎眼了,而是直接反問張文玲:「你自己做過什麼,心裡難道沒半點數嗎?」

「我……我真不知道。」張文玲心裡暗暗揣測這話的意思。

席秋怡見她還在自己面前裝傻,脾氣一上來,直接就揭穿張文玲到底是為什麼被辭退。

「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公司面臨損失,你還好意思跑來我們家要解釋,我沒要你賠錢,就已經很對得起你了,你現在從哪來的,就從哪滾,你也別跟我們家攀什麼親戚,我可沒有你這樣的親戚,滾!」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在加彭,火熱的建設終於開始了,所有的設備和原材料都已經運到,現代化的大型設備,讓加彭的民眾感到很好奇,在原來的加彭機場附近,一個巨大的現代化國際機場正在建設,工程隊的人員在緊張的忙碌著,幾個策劃專家在哪裡指導著……

而在北京,騰龍汽車公司開始正式生產,記者的閃光燈不停的拍攝著車間,而來慶祝的人都看著那個全自動化生產線,期待著第一台騰龍大巴的問世……

上午八點整,在一陣鞭炮聲中,騰龍汽車公司的第一輛新能源零點電池組的動力型豪華大巴終於下線,現場一陣掌聲……

「今天很高興,這個時刻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我們騰龍汽車公司的第一輛新能源大巴終於問世了,我們北京公司的日產量最高可以達到幾萬台,我想在以後的日子裡面,騰龍汽車一定會享譽世界……」黃海濤這個時候一臉的風光,臉上寫滿了驕傲。

黃然看著新聞,臉上露出了笑容,終於開始生產了,那麼自己的資金這個時候就不必擔心了,騰龍汽車公司就是一個巨大的印鈔機。現在海外的訂單已經下來了,前兩天黃海濤報告,二百五十三萬美元一輛的豪華大巴車,全世界的訂單竟然達到了十萬台,這樣的數字可是巨大的,黃然心裡也明白這些國家為什麼定這麼多大巴車了,在這些國家科研機構多的沒法說,僅僅研究就需要很多大巴車……

「小然,看到新聞了吧!我們現在的生產能力,是日產三萬台,還有幾條生產線沒有調試完畢……」黃海濤的聲音傳了出來。

「恩,慢慢來,國內的訂單怎麼樣……」黃然慢慢的問。

「國內的訂單都是公交公司的訂單,五十萬人民幣是我們的價格,現在訂單是三百萬台,還有訂單陸續的到來,而國外的豪華大巴的訂單應該還會增長……」黃海濤慢慢的說。

「恩,我知道了……」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黃海濤也掛斷了電話。黃然慢慢的算著利潤。海外大巴車的售價是二百三十五萬美元,除去成本費和稅,每一台大巴車的利潤基本上達到了二百萬美元,十萬台利潤就達2000億美元,這個數額差點把黃然嚇一跳,雖然自己炒股賺的更多,但是那些錢都是黑過來的。他沒有想到那些國家這麼舍本,2000億美元,這是什麼概念啊……

但是黃然想了想就明白了,這麼多國家,每一個國家也沒有太多的錢,他們把這次購買大巴車的錢算是研究經費,他們也不傻,如果研究出零點電池組,他們賺取的利潤就太多了。想到這裡,黃然冷冷的笑了笑,所有的零點電池組都有獨特的加密措施,依靠現在的技術基礎,五年之內想研究出來那是痴人說夢,五年後在研究出來,那成本也很高,到時候自己的電池組不知道發展到多少代了,自己打價格戰也能弄死他們……

而那三百萬輛公交大巴車的利潤也不低,每台車的利潤怎麼也得三十萬人民幣吧!這樣的利潤下來,這可是9000億人民幣啊!雖然這些錢都可以分批付,但是最終還是黃然的錢,這個時候黃然才知道自己多麼有錢了……

「小傢伙,什麼時候來北京一趟啊!你這次可是賺大發了,一下子成為世界首富了,估計今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你就是主角了……」李升雲笑著說。

「呵呵,怎麼,基地建好了嗎?」黃然聽到李升雲讓他去北京,輕輕的問到。

「呵呵,差不多了,這錢你可是欠國家的啊!建設基地的錢都是國家給你出的……」李升雲笑著說。

「呵呵,沒問題,我現在什麼不多就錢多,多少錢,我划給國家……」黃然笑著說。

「呵呵,那就不用了,以後生產出的產品,不要賺太多就行了,現在你也有錢了,是不是要報銷一下自己的家鄉啊!」李升雲笑著說。

「呵呵,有這個打算……」黃然笑了笑,回答到。

「恩,衣錦還鄉……」李升雲慢慢的說。

「恩,既然基地建設好了,我就抽時間去看看吧!正好也該過年了,我們從北京直接回家就行了……」黃然點點頭說。

「好的,那北京見……」李升雲笑了笑,掛斷了電話。黃然也笑了笑……

在黃然旁邊的別墅,浩然和無言正在看日本侵華的資料,看到那些被日本屠殺的百姓,無言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怒火,兩個人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慢的看下去……

「畜生……」無言看到一個日本兵把一個小孩挑飛然後用刺刀去刺,無言這個時候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把電腦打的稀巴爛,而浩然也是滿臉的怒火……

「我要去殺了這群畜生,殺光他們……」無言這個時候憤怒的說。

「無言哥哥,先不要急,我們看完,你的電腦壞了,我的還行,我們看完,欠我們中國的債,我們一定要他們血債血償,但是僅靠我們兩個人也不能報仇啊,我們先看完,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浩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無言緊緊的握著拳頭,過了一會兒才慢慢的點了點頭,兩個人繼續看著資料。

而在黃然的別墅裡面,嫣然一點點的看著紀錄片,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左手中拿的茶杯,卻被嫣然捏成了碎末……

「快過年了,大家是怎麼想的啊!」晚飯的時候,黃然好奇的問。

「你什麼想法啊!」張穎看著黃然,慢慢的問。

「我想先去北京,處理一點事情,然後在回家,正好珍珍和葉凝也在北京……」黃然慢慢的說。

「哦,那我們呢……」張穎又看著忽然,輕輕的問。

「小蝶我肯定帶回家,你們如果願意,也可以……」黃然輕輕的說,然後看著黃然。

「真的嗎?」柳晴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輕輕的問,黃然點點頭,而魅狐著美奈子姐妹互相看了一眼,臉上布滿了燦爛的笑容,而龍雅琪也滿臉紅潤的看著黃然,黃然看著的大家,拍了拍腦袋,既來之,則安之,早晚都要見的……

「你能不能陪我先回一趟家啊!「柳晴這個時候笑著說,黃然看著柳晴,輕輕的點了點頭,自己也該去柳家轉轉了。

」太好了,我們明天就回家好嗎?反正過年的時候公司也沒有什麼事情……」柳晴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快過年了,給大家放假,那些科研人員願意在這裡值班的人員這個月獎金兩萬……」黃然這個時候大聲的說。

「呵呵,太好了,不用上班了……」張穎這個時候蹦了起來,大家看到這一幕,都輕輕的笑了起來。

「好了,大家都吃飯吧!這次這麼多人要回去,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首先要包下一架飛機,對了,你們的車要不要運過去啊……」黃然笑著說。

「當然要了……」張穎這個時候抬起頭說,現在美惠子美奈子兩人開到是一摸一樣的最新版的保時捷跑車。而魅狐開到卻是一輛威猛的布加迪跑車,就連小蝶都有一輛法拉利的新版跑車,而吳珍珍和葉凝的車黃然也給他們買了……

「那好,你們的車我都給你們運到鄭州,到時候我們開車回去……」黃然笑了笑,大家輕輕的點了點頭。

「老大,我也跟你回家,你不能把我們仍在這裡啊……」嫣然這個時候走了出來,大聲的說。

「放心吧,你們就是想不回去都不行,你們還沒有釋放呢……」黃然嚴肅的說,大家聽到這話都樂了。

「對了,艾琳娜你讓她來嗎?」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問,黃然點了點頭,然後拿起電話。

「親愛的,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啊!哼……」艾琳娜的聲音傳了出來,語氣里充滿了撒嬌。

「呵呵,怎麼能把你忘了呢!對了,我們這裡馬上就過年了,你要不要來啊……」黃然笑著說。

「哦,太好了,我要去,我要吃你們過年的餃子,還要貼春聯……」艾琳娜興奮的說。

「呵呵,好,那你坐飛機到北京吧!我們在北京集合,然後一起回我們家……」黃然慢慢的說。

「哦,真的嗎?太棒了,這是不是就是那個醜媳婦不害怕見公婆,是不是代表著我要見我未來的婆婆啊!我還要準備禮物嗎?」艾琳娜聽到黃然的話興奮地說。

「呵呵,那是肯定要的,你看著準備吧!」黃然笑著說。

「恩,好的好的,我肯定要準備好,我愛死你了親愛的……」艾琳娜興奮地說。

「好了,北京見……」黃然輕輕的說,然後掛斷了電話。

大家看著黃然,都露出了微笑,能見黃然的父母,他們心裡也很高興,現在每一個人都想著如何討好黃然的父母。

而在黃然的老家,黃然的父母這個時候卻受寵若驚,先是縣委書記到自己家裡噓寒問暖,然後是市委書記,最後河南省的省政府的官員都來到黃然的家裡。周圍的村民滿臉的羨慕和自豪,黃然的事情他們也從電視上看到了,前兩天一個報道更是讓他們知道了黃然的厲害,世界首富總資產達到了四千億美元,這樣的資產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但是如果他們知道華夏軍校也是黃然的資產他們估計早就暈過去了……

(第三更了,也是今天最後一更了,本來想多寫點的,但是早上一個電話打破了計劃,晚上要去別人家,明天早上給他接媳婦去,我不去他說就來我家接我,我暈了,還是去吧!過兩天肯定給大家補過來,多多擔待哦) 張文玲眼眶瞬息間蓄滿了淚光,她泛著水霧看著席秋怡,繼而無措地望著席錦榮,無論是眉眼間還是神情中都將楚楚可憐迸發的淋漓盡致。

瞬息間,席錦榮內心大男人保護弱者的心態立即滋生,立馬就將張文玲護在了自己身後,他目光與席秋怡對視,眼底布滿了憤怒,「秋怡你太咄咄逼人了,誰都不想做錯事,反正事都已經錯了,你把氣撒在文玲身上,那也是於事無補,還會傷了和氣,何必呢!」

「二哥你就知道護著她,不管她說什麼,你都會覺得是對的。」說著,席秋怡覺得自己胸腔內的怒火,都快如同炸彈一樣爆發了,她連忙深吸了口氣,將火氣壓了下去,「算了,反正她是跟你過,又不是跟我過,你愛怎麼對她,那都是你的事,但是,麻煩你以後管好她,別再讓她出現在我面前,更不要出現在宋多金以及公司、工廠那邊,如果要是讓我知道,她還敢出現,或者鬧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甚至我還會追究她損失公司的利益。」

接著,席秋怡也沒給席錦榮多餘說話的機會,她氣呼呼地把席錦榮和張文玲趕出了家裡。

至於她父母杜美華他們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等到了杜美華回到了住處,斥責了張文玲足足半個小時,最後還是席錦榮竭力將張文玲從杜美華手裡救出。

杜美華氣極了,就順口提了一下陶紅雲,大概的意思就是張文玲連陶紅雲半根手指都比不上,還揚言讓張文玲離開他們家,離開席錦榮的身邊。

席錦榮怒髮衝冠:「媽你到底在說什麼呢!我跟陶紅雲不可能過得下去,你非提她幹嘛呀!以後文玲就是你兒媳婦,你要是還想著認我這個兒子,你就必須要接受她。」

「你……」杜美華被他『只要媳婦,不要親媽』的做法,氣得火冒三丈,更何況張文玲又還不是他們席家的兒媳婦,充其量算得上就是處一個對象。

「我都恨不得沒有你這麼一兒子,整天就知道護著外人,我生養你,還不如生養一頭豬呢!」最少是豬的話,還可以賣錢。

「反正你覺得我還不如一頭豬,那你就不要認我了,你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兒子嗎?你們可以去找他呀!以後就讓他來給你養老。」說完后,席錦榮還不屑哼了一聲,「你們以為唐小芯是個好惹的主嗎?之前你們對他們不好,唐小芯肯定會報復你們,養老什麼的,你們這輩子都別想了。」

「哪怕是你哥不給我養老,我們都還有秋怡,秋怡會給我們養老。」

「秋怡是嫁出去的女兒,她顧自己那頭家都來不及了,哪還顧得了你,最多就是手上有幾個閑錢,就給你們一點,沒了,你們也拿她沒辦法,到時你們只能依靠的人,也是我。」

杜美華:「依靠你給我們養老?哼,像你再這樣下去的話,別說給我們養老了,你還是啃老呢!我和你爸不僅僅是要養你,還要養張文玲呢!」

「阿姨,我自己有學歷和能力,我不用你養。」張文玲一臉乖巧懂事地說,「阿姨你也別生氣了,錦榮也是說氣話的,他以後和我都會給你們養老的。」

「你別說得比唱得還要好聽,我跟錦榮起爭執,還不是因為你,你少這裡裝模作樣了,你要是識相一點,早就該離開錦榮了。」

張文玲微微垂著頭,眼皮向上看,眼球瞬息間通紅了,讓所有人都看見她快要哭的樣子。

「阿姨,既然你這麼不喜歡我的話,那我就走好了。」

「你別走!」席錦榮迅速拽緊了張文玲的手腕,不讓她離開自己半步,「媽,我不是開玩笑的話,你要是讓她走,我也會跟她一起走,總之她去哪,我就去哪。」

「你這個臭小子,你是在威脅我了?」杜美華怒目圓睜。

「隨你怎麼說。」

「好,好,很好!」杜美華氣爆了,指著家門:「你走,你跟張文玲一起走,你走了以後,你就別再回來,以後你不再是我兒子,還有,你別以為離開,回鄉下去就行了,我告訴你,鄉下的房子跟你半點關係都沒有,你也不準回去。」

她就是要把所有的路都給堵死了,哼,她就還不信他還能忍得了多久。

席錦榮脾氣一上來,「走就走!」

席國強連忙對杜美華說:「你何必這麼氣呢,兒子他就喜歡張文玲,你就隨他唄!」

張文玲急忙拉住了往外走的席錦榮,她回頭哀求地看著杜美華,「阿姨你別生氣了,都是我的不好,錦榮是你兒子,你別讓他走了,行嗎?」

「你別求她。」席錦榮覺得自己大男人的顏面都沒了,居然還需要靠一個女人,才能求得他媽的原諒。

「錦榮你別這樣,阿姨生養你這麼多年實在很不容易,你不應該氣她的。」張文玲表面上委屈巴巴地,而心裡是一百個不願意席錦榮離開這裡。

一旦離開,她就要負責大部分的事和錢,她可不想再在席錦榮身上浪費時間和錢了。

而且最重要是一離開,就意味著席錦榮是一顆棄子,留下來,她還有可能翻本。

「你……你看她都這樣對你了,你還要留下來。」席錦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她。

「沒關係的,我知道阿姨是誤會了,如果我們就這麼離開了,阿姨對我誤會只會越來越深,我們就應該留下來,讓阿姨能體會到我的好,這樣一來,我不用因為你和阿姨的事而感到內疚,為了咱們的將來,錦榮你就主動跟阿姨認個錯吧!」

最後席錦榮還是在張文玲的哀求下,他同意跟杜美華認錯。

如果換是平時,這件事肯定就會這麼算了,但杜美華一想到席秋怡說的話,陶紅雲外邊都有不錯的對象,孫子都是要跟別姓了,她就覺得這件事沒法算。

席錦榮見她遲遲不吱聲,他就朝他爸席國強看了一眼。 席國強也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他就跟杜美華說:「孩子都已經認錯了,你這個當媽的,好歹也應他一聲。」

「應什麼啊?你一個大男人的,你參和什麼呀!這個家難道是你做主嗎?」杜美華氣不過,毫不給席國強面子,當成就懟席國強了。

席國強的面色立即一陣青一陣白,極其難看。

他很想怒駁她,但想了想,還有孩子在,兩個人吵起來,也只會丟他們做長輩的顏面。

身側垂落的雙手攥緊,來克制自己內心的怒火。

張文玲有注意到這一點,不過她內心暗暗覺得很可惜,如果要是席國強對杜美華髮火的話,最好是兩個人動手打起來的那種,她心裡才會覺得舒坦。

杜美華嫌棄地瞥了席國強一眼,隨即又很嫌棄的眼神看了席錦榮和張文玲一眼,最後她也沒說什麼,反而自己生悶氣回房間去了。

席國強臉上笑容很牽強,「你媽不出聲,那就是讓你們留下來了,我現在先去看看你媽。」

說完后,他沒等席錦榮應話,他就也進了房間,還特地將房門反鎖了。

張文玲和席錦榮面面相窺,張文玲:「你說阿姨和叔叔會不會吵架?」

「應該會吧!」他剛才看他爸的臉色也很難看。

「要不我們去勸勸他們?」張文玲雖然是這麼問席錦榮,可心裡半點都不想去勸他們,還巴不得席國強能把杜美華趕出去,如此一來,這個家就是她說了算了。

「不用了,說不定我們一出現還會讓我爸媽媽呢,再說了,他們之間都當了這麼多年夫妻,吵架也是很正常的,吵完之後就會和好了。」席錦榮對他們的事,一點都不上心。

「可我還是很擔心他們。」張文玲表面上溫柔可人地說。

「那……」席錦榮為難地看著她,「要不你在門口聽一下他們說什麼,要是真吵起來了,你再勸一勸他們吧!」

「如果要是阿姨知道我一個人站在門口,她會以為我是故意偷聽,那怎麼辦?」張文玲眨著眼睛,巴巴地望著他。

「有我在呢,你怕什麼?」席錦榮拍了拍自己胸膛,一副給她可靠山的架勢。

「這可是你說的哦!」

席錦榮看了一眼他爸媽的房門,見仍然是緊閉的狀態,他就上前一步,將張文玲摟入懷裡,意味深長地對張文玲眨了一個眼神,「是我說的,不過你打算怎麼報答我呢?」

張文玲害羞地看了他一眼,隨即低著頭,眼底布滿都是對席錦榮的厭惡,等她再次抬起頭時,眼底的厭惡瞬息間掩蓋住,羞赧地問他:「你真壞,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報答你?」

「讓我親一下。」

「不行呀!萬一要是爸媽出來看見的話,那多丟臉呀!」

「他們不會這麼快出來的。」席錦榮還跟她保證:「我就親一下,很快的。」

「好吧!」

張文玲羞答答地應了后,她就踮起腳尖,親了席錦榮面頰一下。

然而,席錦榮摟著她的細腰,不讓她離開,反而不滿地說:「就親這裡嗎?應該是這麼親的……」

說著,他一低頭,覆蓋上了她的唇……

過了幾分鐘后,張文玲見席錦榮仍然還要執意與她糾纏,她有些惱怒了,不過她臉上沒表現出來,她假裝害羞的樣子推開了他,「行了,萬一叔叔和阿姨出來看到了!」

席錦榮訕訕地鬆開了她。

當張文玲走到了杜美華的房間門時,她耳朵輕輕貼在了房門上,她聽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