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死亡海域啊,我們當然去過了,不過說真的,當時看到死亡海域時,我們也沒想到這浩天大陸的死亡海域,確實很大,至少比我們想象的要大不少……」南雨聞言說道。


「沒錯,我們在別的大陸也見過海域,卻是沒有這個浩天大陸的死亡海域遼闊!」南風也點點頭說道。

「那兩位師父可見到死亡海域附近有一個被結界隔離開的城池,名叫血煞城嗎?」墨九狸看著兩人問道。 空淨法師開示:附體是在一般人眼裏覺得神祕離奇,在正統唯物主義者眼裏覺得很封建可笑的一種真實存在的現象。一個正常人若被“附體”,都常有異常之象和非常之舉,比如性格氣質的變化、言行舉止的乖張,甚至會突然“掌握”某種神通。其實不光人能被“附體”,未開光的器物也可成爲某些異靈“附體”的對象,所以,千萬不要什麼東西都拜、都請(如未開光的神佛菩薩)、都買(如某些古董),有時候請神容易送神難,遇上個善的還好,遇到個惡的絕對夠你喝幾大壺,甚至會因此丟了卿卿性命。

站在中國正統文化和佛學的立場去探索,人類的智慧確實能知道過去未來,盡精微,致廣大,能力也遠在今人想象之上,道家就曾經指出,“夫耳目內通,而外於心知,鬼神將來舍,而況人乎” ;佛家更是將神境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六種超人間的自由無礙之力稱爲六神通。但這些神通對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都宛若神話傳說,可想而不可得,原因乃這些神通早就被後天的污染給遮掩住了,加之今世之人體質、道德、智慧等的集體下降,離道失德,智增慧隱,讓這些神通很難有施展之平臺,重現之機會。在這種情況下,附體現象開始從歷史的背面和現實的角落走向了前臺,成爲了末法時代的一大景象——人類自身的墮落、虛弱給精、靈、鬼、怪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活動平臺,而這些無形衆生也希望藉此達成自己的目的。當然,被異靈附體只是普通人獲得神通的一種方式,另外還有很多途徑,如有的人會因前世果報之故生下來就有神通,比如歷史上的軒轅黃帝就“生而神靈”,有的人會通過此生的修行獲得神通,還有的會通過其他方式或工具獲得,占卜算命等皆可歸在此類。

附體主要是指精、靈、鬼、怪四類非人生靈的附體。佛經上將宇宙中的另類生命進行了分類。善的、高層次稱爲神靈、不善的稱爲妖魔,差的、低層次的稱爲鬼怪(當然鬼裏也有善鬼,希望諸位不能斷章取義,拘於一圄)。

在修行的時侯。心態非常重要。大家現在看到的許多被附體的人,可以說他有這種現象是屬於“果報”,那麼他是什麼時侯種下的“因”,促使他有了現在的這種“果”呢?有的是在前世種下的因,有的就在這一世。如果你在因地上修行的時侯,渴望自己有功夫出現,久而久之,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就能夠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物,能夠預知。猜測別人猜測不出來的事情。最初你還以爲是自己修煉出來的神通,但是旁觀者都能看到這個人的心態和思想在慢慢的起變化,和他原來比,有許多地方是不正常的,但這個人本人卻並未覺察到。到最後嚴重的時侯。他會說周圍的人都“有問題”。他所講的,所看到的,所聽到的,都是正確的。而周圍人說的話,他都聽不進去。一旦到了這種情況,基本可以斷言,這個人的頭腦已經徹底地被無形衆生佔有了。

通常附體的都不外乎精、靈、鬼、怪四大類。但被附體的人。往往會說是觀音菩薩來了,佛祖來了,或者是某一尊者來了。大家想想,現在的騙子都會冒充“人”:“我是某某公司的老總”,“我是某某市委書記的祕書“。何況無形衆生,怎麼不會冒充佛、菩薩再來呢?

無形衆生又是怎麼來的呢?它們本身在某一世或某幾世可能也做過人。因此他還有人的習性存在,雖然它現在沒有人的身體,是以無形的身體附在人的身體上,但是他還帶有過去世做人的記憶。他往往會背誦一些詩詞,會講一些歷史上的故事。會做一些常人不能做的事情。有的附體是來討債的,有的附體是來還債的。一般來說,附體大約10-15年,就會離開。不論它是討債,還是還債,大部分都是這個時間就會告一段落。我們常常會聽到,周圍被附體的人,他的功夫沒了,失去了,實際上這是精、靈、鬼、怪已經離開他了。來還債的不用說,它會讓你出一個名氣,發個小財;來討債的,最後的結果往往是,他來做人,你死後又取代了他。因爲他附在人的身上,他就帶有人的信息,或者說是帶有人的加持力。他既然帶有人的加持力(你也帶有它的加持力),也就意味着彼此、相互的交換。他有了你的人氣,你有了他的精、靈、鬼、怪之氣,往往這種人命終以後,必然會到達精、靈、鬼、怪這個時空層裏面去。你活者的時侯和什麼相應,死後必然會到那個相應的地方去,在臨終的時侯,精靈鬼怪必然會來接引你。

即使是善緣來附體的,如果你長期和它溝通的話,你體內陽氣的力量也會逐漸逐漸減少。假如一個人的陽氣很旺的話,無形衆生根本就沒辦法附體。它附在你的身體上,通常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當你的陽氣很低、陰氣很旺的時候(即正氣虛弱的時候),它乘虛而入。你們是否聽說過?往往被附體的人,都是在一場大病之後有了“神通”。爲什麼會發生在大病之後呢?因爲在生病的過程中,他的正氣很虛弱,通俗地講就是陽氣很虛弱。凡是無形衆生,它都是屬於陰性的,當我們陽氣的力量降低而陰氣很重的時侯,自然和它相應,它也就敢和我們接近。民間有一種說法,煞氣重的人,無形衆生根本不敢靠他的邊。

如果說大家修行比較敏感的話,陰氣重的人往你的身邊一靠,你就能感受到。我們在修行的時侯,動機一定要正確。即使你現在沒有辦法入道,也不要渴望有神通,當你帶着一種渴望神通的心在修行時,這些無形衆生,它自然會靠近你。你帶有這種慾望在修道,實質上是給了無形衆生一個可乘之機。如果你在修行的時侯祈禱有神通,就意味着允許無形衆生到你的身上來。無形衆生往往都看得見因果,不像我們人類看不到因果,即使是看到了也不相信。如果沒有我們對無形衆生祈禱的話,它是絕對不會附在我們身上的。可是一旦附在身上,你想趕它走,它是絕對不會走的。這個階段的因緣沒有結束,你使用任何辦法,都趕不走他。

還有極少數的一種人,他其實並沒有被附體,而是有無形衆生跟隨在他的周圍,這種人的磁場跟被附體的人的磁場又是截然不一樣的。往往“被跟隨”的這一類型的人,他可以自己做得了主,可以“差神使鬼”;而且他決定做的事情,都能做得成,也就是具備心想事成的能力,因爲他修的是正知正念。而被附體的人則常常被“神使鬼差”。既然是神使鬼差,那麼命終以後,必然會去做“神”。說是成神,實在是高擡他了,他不可能成神,直接了當地講,就是成爲精靈鬼怪。

爲什麼我們一定要帶着一種正念去修道呢?這是因爲當你有了正念存在的時侯,鬼神都會來擁護你,它也希望你修行成就了以後,因爲它護你的法,因此也受益,所以你能“差神使鬼”。在我們漢傳佛教裏面,對於修行人的心態要求得非常嚴格,“寧可千日不悟,不可一日着魔”。一旦着了魔,和這些無形衆生溝通了以後,只有到你開悟的那一天,得道的那一刻,它纔不會附在你的身上,而是在你的周圍聽你的使喚,否則的話,他永遠駕馭着你的頭腦。我們常常說的“護法神”,就是這個道理。提到“護法神”,在這裏要特別強調:往往在藏密裏邊對護法神特別重視,給護法神供酒、供肉,甚至還會整頭豬、整隻雞、整隻鴨的供它。說的通俗一點,這實際上是修行人養的家奴。他每天都要給護法神供酒、供水,實際上許多不是護法神,而是一些精靈鬼怪。也確實有的護法神是佛、菩薩的化身,正是因爲有一個是真的,纔出現了99個假的,如果沒有一個真的存在,就不會有假的出現。正因爲大家都知道是有一個真的,所以大家都願意去做,結果一做,99個假的都讓你給碰上了。修了一輩子,原來不是在修佛道,而是在修鬼道和神道,活着的時侯,能夠和他的護法溝通,臨終時就被他的護法接引。

如果護法神真的是佛、菩薩的化身,哪會像他們說的那樣:你恭敬他,他就給你辦事;你不恭敬他,他就不給你辦事呢?請問佛、菩薩會這麼做嗎?

一個人只要是一心存有正念,不管是哪一層次的鬼神,都拿你沒辦法,都會護你的法。即便他是一個活佛,你得罪了他,他的護法神也鬥不過你——一個擁有正知正見的人。如果他是一位活佛,他也不會叫他的護法神來陷害你。 冰鎮楊梅蜜桃凍 經常聽人講:某一位大師,某一位活佛,他的護法神厲害的很。實際上這都是因爲我們自己不明事理,佛、菩薩的慈悲,根本不是我們所能想象得到的,我們無論怎麼想象,也都是以一種凡夫的頭腦去想。你怎麼可能想得到、猜得中佛、菩薩的心態呢?除非你是一位聖人,你才能夠了解聖人。只有當你自己的等級高了,你才能瞭解等級高的人。 第340章

聞言,南風和南雨一愣,沒有想到墨九狸問起的竟然是血煞城!

「九狸,你可知道血煞城是什麼地方?」南風神色一正看著墨九狸問道。

「聽舅舅說是魔族的城池!」墨九狸如實道。

「那你可知道魔族是什麼?」南風接著問道。

「不知道,只是聽舅舅說了一些!兩位師父知道嗎?血煞城的魔族到底什麼來歷?」墨九狸看著兩人好奇的問道。

「師弟,你跟九狸說說吧!」南風看了眼南雨道。

「師兄,師父不是說……」南雨有些猶豫的說道。

「師父說不能對外人說,九狸是外人嗎?九狸不是我們的徒弟嗎?你要是不願意,那以後九狸不喊你師父了!」南風笑著道。

「那怎麼行,九狸可是我先看上的徒弟!九狸啊,我跟你說,其實魔族跟我們人類,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們確實殘暴了一些,不過那也只是低級的魔族,低級的魔族就跟低級的魔獸是一樣的,他們沒有靈智,不知道好壞,只會一味的將看到的異族,比如人類和獸族,都當成食物……」南雨瞪了一眼自家師兄,然後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而浩天大陸從前被魔族侵害的那一次,也是有原因的!那個強大到破開結界的魔族,是血煞城中魔族的一個強者,他一直隱居在血煞城中,而且他是一名天賦極高的煉器師!因此他煉製出來一件至尊魔器,那也算是一件驚世珍寶了!

那件至尊魔器的主要用途,就是可以破除一切的封印和結界!但是他從未想過利用自己手裡的至尊魔器,破除血煞城的禁止,讓魔族出來為禍浩天!直到有一天,他心愛的魔族女子,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跟他說想看看人類的世界,那樣也就死而無憾了!看著愛妻蒼白無力的臉,他猶豫了許久,才決定使用至尊魔器帶著妻子,到血煞城外看一眼!於是他帶著他的妻子,真的將那隔離的禁止打破了一個缺口,來到了血煞城外的死亡海域……

他抱著妻子坐在死亡海域邊看著日升日落,因為她妻子身患重疾無法根治,時日不多了,他也是想滿足妻子的遺願……

他們夫妻兩人在海邊休息時,無意中聽到別人談起了浩天大陸的神醫門,醫術如神等等……

於是他看著懷裡病重的妻子,升起了一絲希望!他收斂了身上的魔族氣息,抱著妻子去了神醫門,因為他拿出的寶貝太過誘人,使得神醫門的人見財起意,假意答應為他妻子治療,卻因神醫門內一個貪好美色的長老,在第一眼見到那魔族強者的妻子時,便起了色心,在一眾長老都對那魔族女子的病症,都沒有辦法時!那名長老自薦,要單獨為她檢查一下……

那魔族的強者救妻心切,並沒有多想,即便覺得不舒服,也只能被迫等在了門外!等到他在外面聽到聲音,感覺不對闖進去時,看到他的妻子已然沒了氣息,還正在被那神醫門的長老凌辱著…… 第341章

她的妻子是不堪受辱咬舌自盡的,可是那名神醫門長老,卻連那魔族女子的屍體都沒放過……

那魔族男子一怒之下滅了當時的神醫門滿門,帶著妻子的屍體回到了血煞城!而他當初滅掉的神醫門,也不過是浩天大陸神醫門其中的一個分支,並非真正的神醫門……

那個魔族回去之後,安葬了妻子,心裡對人類也有了無盡的恨意!奈何他的至尊魔器破開一般的封印結界,可以隨意使用,但是破開血煞城外那種強大的結界,卻不能一直重複使用,必須要溫養一段時間才行……

可是,當時他手裡又沒有溫養至尊魔器的靈寶!原來他妻子說要看看人類世界,他沒有馬上答應,就是因為覺得費盡苦心煉製出的至尊魔器只使用一次,有些不舍!但是最後他還是為了妻子的遺願,哪怕將這一生心血所煉製出的至尊魔器當作一次性至尊魔器使用,也心甘情願了……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如果早知道,他寧可從未答應過妻子!可是即便妻子已經逝去多日,他心裡對人類的恨意依舊是有增無減……

夜夜都能夢到妻子沒有氣息,還被那個老頭子凌辱的畫面!最終那麼強大的一位魔族,生生被逼得險些走火入魔……

讓他一咬牙,決定以自己為引子,獻祭至尊魔器破開結界!下了決定之後,他挑選了10個低級魔族,送出了血煞城,算是送給人類的禮物……

也因為他並非極惡之人,在送出了十個低級魔族之後,他的身體也將破開的結界堵住了,暫時裡面血煞城裡面的魔族,無法再出去了……

後來一位神君路過浩天大陸,斬殺了那十個低級魔族,修補了血煞城的結界!雖然那魔族強者想要報仇,可他並不知道神醫門還存在,也因此牽連了不少人枉死!害的他自己也隕落了……」南雨悠悠的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挑眉看著自家兩位師父,這樣的事情,他們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呢?是不是有些不對勁啊……

「咳咳,這件事我們只所以知道,也是因為為師送給你的那個寶貝,其實就是當初那魔族煉製的至尊魔器!只是現在已經不算是至尊魔器了,只是一把沒什麼用處的斷劍了!這些事情,都是為師無意中得到那斷劍時,從斷劍上得知的……」南雨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心念一動,拿出那把生鏽了,小書卻讓自己留下的斷劍疑惑的問道:「是這個?那師父怎麼給我了?」

「師父覺得就算現在它不是至尊魔器了,可畢竟曾經是啊!而且這斷劍師父用任何辦法,都沒有辦法熔煉!一直是這個樣子的,別看銹跡斑斑的,應該也是寶貝!說不定那天九狸運氣好,得到一顆強大的神火火種,能夠熔煉了它也說不定……」南雨心虛的說道。

其實是他不捨得丟掉,又無法熔煉,又覺得是個寶貝,所以才送給了墨九狸的…… 無形衆生的力量也是非常大的,在我們修行的途中,一定會經歷這個階段。如果你的意識裏比較喜歡這些,那麼你就會停留在這個階段。我們修行,就如同爬樓層一樣,當你每爬上一層樓的時侯,每層樓裏面都有不同的玩具。如果你喜歡第三層樓裏的玩具,那你就會停留在三樓,沒有辦法爬到四樓去。爲什麼修行不讓執着?就是要你放下手裏的玩具,不斷地向上攀登,因爲你要往前趕路,沿途的風光,你就不能過多地留戀。如果你貪戀沿途的風光,那就沒辦法再前進了。 豪門:腹黑老公,請別這樣 剛纔講到有一部分衆生,他本身在前世做過人,只是這一世由於種種因緣,沒有馬上投胎,因此他的靈體在空中飛來飛去,忽然找到一個與他有緣的人,他就追上來了。如果是善緣,他就來輔助你;如果是惡緣,他就來向你索取。他爲什麼要來輔助你呢?因爲他想借助你的身、口、意,自己也來修行,他想修功德,修福報,可是又沒有一個人的身體,所以只能藉助於你的身體,來達成他自己的目的。

有的人被附體附得比較深,甚至於自己都做不了主。當附體的力量出現的時侯,他會變得手舞足蹈,滿口神神叨叨,別人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有時侯他根本不會念的經,這個時侯也會念了。實際上,這都是附體在借那個衆生的身體在做這些事情。

爲什麼近千年時被附體的人特別多?因宇宙間有一個規律,每到一千年的時侯,都會有一個大的變化。不論是有形還是無形的衆生,這個時侯他都會醒悟,渴望修行,渴望回到他生命的源頭。宇宙間修行的規律是,只有在人身的基礎上才能修煉成佛,無形衆生它想修得很高的話,絕對不可能。往往當它修到一定程度時,就會被自然界的雷神打死。所謂“打死”,只是把它的功夫打散掉,它還要經過上千年的修練。把打散的力量再凝聚回來。我們“人”,只不過是有形的衆生,而精、靈、鬼、怪都是無形的衆生,不管是有形,還是無形,通常他靈性的力量,每千年都會甦醒。如果碰巧,這時侯你帶有人的身體,你就會發心修行,如果這時你沒有人的身體。還沒有投胎,你正好是一種無形的衆生,當你醒來以後,想要修形,又發現自己沒有身體。你就會去附體。

有的人發現被附體或有附體並不是一件好事,但往往自己又做不了主,所以會被無形衆生折磨得死去活來。儘管他已經厭倦了無形的衆生,但因自己力量不足,又沒辦法把它趕走,這時往往就會請一些法師,想把它趕走掉。但是不管你請了哪一類型的法師。有道還是無道,都不能單獨一方就可以把無形衆生趕走掉。要想趕走,必須要三者(法師、無形衆生、被附體的人)配合,三者溝通好了以後,無形衆生纔會走掉。這就好比張三和李四之間有債權、債務關係,兩個人鬧的不可開交。李四找來王二調解,王二要想參與,必須要徵得張三的同意,同時能夠承擔雙方的債權、債務才行。如果說王二沒有能力承擔,他也不能把無形衆生趕走。因爲你沒有能力替一方面向另一方面還債。所以他們兩個人還會一直鬧下去,除非你有能力幫兩個人了結債務關係,他們兩個的因緣才能就此解開,告一段落。

心比較散亂的人和神不守舍的人,往往意味着他的身體是個空房子。既然是一個空房子,外人就很容易進來居住,它長期居住在裏面,真正的主人回來以後,反而被這位外來者趕在門外,主人變成了外來人,外來者反倒成了主人。你們是否聽說過民間蓋的新房,100天之內必須要有人住;如果沒人住,也要把馬、牛、羊趕進去住;如果房子蓋好後長時間沒人進去住的話,要在進去之前,先在房間裏點一堆火燒燒,人才能進去住。爲什麼要搞這些呢?實際上民間的許多做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只是我們不懂,往往會說這是迷信。實際上雖然現在很多人都在信佛,有的是居士,有的是出家人,但大多數都是迷信。對一件事情不明瞭,你去信它,就叫做“迷信”;只有當你對一件事情瞭解了,掌握了,再去信,這才叫做“正信”。

實際上我們天天都會碰到迷信的事情,非常非常的多。手裏拿着手機,爲什麼能給對方打出去?爲什麼會接到對方的電話?我們不懂其原理,只會使用,這就是一種迷信。你相信它有這種功能,可不知道爲什麼有這種功能,就是迷信。家裏面有電視機,天天看電視,不知道電視的原理,但又信電視機能收到節目,這也是迷信(不明白的“信”,就叫“迷信”)。汽車爲什麼會開着跑?我們只知道它有個發動機,爲什麼有個發動機就會跑呢?我們天天都活在迷信當中,被迷信所包圍,太多了,你也就不覺得是迷信。我們經常會聽到請法師、道士來做道場,來做消災的事情。實際上請來的法師、道士,他如果不能與無形衆生溝通的話,僅僅憑他的法力,是沒有辦法讓無形衆生走開的。既然他法力高,就應該能和無形衆生溝通。他如果沒辦法和無形衆生溝通,單憑他念幾卷經、幾個咒語是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凡是能夠附體的,它都是有功夫的,至少修到八百年,而我們一個“人”未必修過八百年的功夫。有好多是這一世開始發心修行,這一世才聞到佛法。雖然也有許多人是再來的,但未必修到800年。當然,並不是說你的功夫高,這些無形衆生就會擁護你。關鍵是你要有一顆虔誠、正直的心,這些無形衆生纔會護你的法。

有附體的人,女同志特別多。因爲女同志的陽氣本身趕不上男同志的陽氣旺,所以無形衆生就容易接近。還有一個原因是,女同志比較單純、善良、頭腦相對簡單。如果說你頭腦複雜,我執很重,無形衆生絕對不會附在你的身上,它知道附在你的身上沒有用,它轉不了你的頭腦。你的“我執”比它的“我執”還要大幾萬倍。它怎麼會附在你的身上?怎麼可能指揮你呢?大家可以仔細觀察身邊有附體的人,都是頭腦簡單而又缺少正知正見。如果說你頭腦簡單,心地善良,思想單純。又具有正知正見,那你就不會和無形衆生溝通了,而是會和佛、菩薩溝通了。

有的人比較敏感,說:“這裏的無形衆生比較多,那裏的無形衆生比較多。”你們說哪裏沒有呢?你走到哪裏,哪裏都有人,你走到任何地方,也都會有無形衆生。無形衆生就像人居住的村莊一樣,也是成片成片地住在一起,也有些無形衆生就像某些人一樣。喜歡獨來獨往,不合羣。比如說我們死了以後,沒有找到適合我們的身體,自己的還沒有達成,理想還沒有實現。所以還要找到一個身體繼續滿足自己的願望,如果說正好你這個人和這個無形衆生有相同的願望,自然就會和它合二爲一。

“附體”不是修來的,而真正的神通是可以通過自己的定力修來的。神通自己可以做得了主,而附體往往由不得自己。這是附體和神通最根本的區別。神通,可隨時關閉和打開,只要是我們自己身心合一。而且身心的定力很強的話,神通自然會出現。

爲什麼過去的祖師大德很少講到神通呢?就是不讓大家對神通產生,常用“智慧”二字來代替神通。現在的修行人,總想有神通,知見沒有擺正,身心沒有協調。怎麼會開智慧呢?怎麼會有神通呢?就像一塊土地,土質非常差,怎會長出好莊稼來呢?只有改變了土壤以後,才能長出好莊稼。雖然我們具有佛性,具有佛的智慧。但是如果我們的方法不得當,心態沒有擺正,你的佛性與智慧根本就沒有辦法出現。佛性與智慧顯現的時候,就是身心合一、明心見性,開悟見智之時,也即當下。

一天,佛祖站在雲端翹首俯瞰人間,他看到每一個城市都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每個人都奔着自己的目標匆匆獨行,甚至急得汗流滿面。佛祖若有所思地問他的弟子:“弟子們,你們看呀,人們整天都忙忙碌碌,這究竟是爲了什麼呢?”

弟子們雙手合十,恭聲答道:“佛陀,人們整天這樣的忙忙碌碌,不外乎是爲了‘名利’二字。”

“那麼,有了名利又能怎樣呢?”佛祖接着問道。

“有了名可以得到別人的尊重,有了利可以滿足的奢侈。”一個弟子回答。

“無名無利的平民百姓,他們整天到晚勞累忙碌,又是爲了什麼呢?”

“佛陀,平民百姓勞累忙碌是爲了養家餬口,吃飯穿衣。”一個弟子平靜地答道。

“吃飯穿衣又是爲了什麼呢?”佛祖接着問。

一個弟子站起身來,躬身答道:“佛陀,人們吃飯穿衣是爲了滋養肉身,享盡天年的壽命呀!”

佛祖用清澈的目光環視着弟子們,沉靜地問道:“那麼,你們且說說生命究竟有多長久?”

“佛陀,有情衆生的生命平均起來有幾十年的長度。”一個弟子充滿自信地回答。

佛陀搖了搖頭說:“你並不瞭解生命的真諦。”

另一個弟子見狀,充滿肅穆地說道:“人類的生命如花草,春天萌芽發枝,燦爛似錦,冬天枯萎凋零,化爲塵土。”佛陀露出了讚許的微笑,“你能夠體察到生命的短暫迅速,但是對佛法的瞭解,仍然限於表面。”

又聽得一個無限悲愴的聲音說道:“佛陀,我覺得生命就象蜉蝣一樣,早上纔出生,晚上就死亡了,充其量只不過是一晝夜的時間!”

“喔!你對生命朝生暮死的現象能夠觀察入微,對佛法已經有了進入肌肉的認識,但還是不夠透徹。”

在佛陀的不斷否定、啓發下,弟子們的靈性越來越被激發起來,這時又有一個弟子站起來說道:“佛陀,其實人們的生命跟朝露沒有什麼兩樣,看起來不乏美麗,甚至有的時候是如此的悽美壯觀,但是隻要陽光一照射,一眨眼的功夫它就蒸發消逝在這個空間而變得無影無蹤了。”佛陀含笑不語,弟子們更加熱烈地討論起生命的長度來。這時,一個弟子站起身來,語驚四座地說道:“佛陀,依弟子看來,人命只在一呼一吸之間。”

語音一出,四座愕然。大家都凝神地看着佛陀,期待着佛陀的開示。嗯,說得好!人命的長度,就是一呼一吸之間。只有這樣認識生命,才能真正體味生命的精髓。

弟子們,你們切不要懈怠放逸,以爲生命很長,明日復明日地活下去,象露水有一瞬,象蜉蝣有一晝夜,象花草有一季,象凡人有幾十年。其實生命只有一呼一吸這樣的短暫,生命只存在於當下呀! 第342章

其實是他不捨得丟掉,又無法熔煉,又覺得是個寶貝,所以才送給了墨九狸的……

墨九狸仔細看著手裡的斷劍,已經是銹跡斑斑,說真的,如果師父不說她真心看不出這東西那裡好……

之前師父將這個給她的時候,她根本沒有想要收下的,還是小白多嘴說了一句這劍不錯,留著或許以後有用!墨九狸這才收了起來……

卻是沒有想到這銹跡斑斑的斷劍,竟然還有這樣一段故事!聽完師父的話后,她並不覺得那個魔族強者有什麼錯……

即便他沒有查清楚神醫門的底細,因此使得浩天大陸百萬生靈喪命,只能說他的方法不適,本身卻沒有什麼錯處……

如果換成是她,可能會做的更加血腥!那樣的侮辱是讓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的吧!更別說是那魔族強者還對妻子用情至深了……

而且,最後他能以自己的性命,堵住那結界的缺口,沒有讓魔族佔據整個浩天大陸,已經是浩天大陸的幸運了……

原來,魔族也跟人類是一樣的,或許世間生靈本質都是相同的!獸族有低級的獸類,沒有神智意識,只知道相互殘殺,讓自己活下來,人類又何嘗不是呢?每一個孩子出生之初,不也是什麼都不懂,需要父母呵護教育嗎?

人類有好有壞,獸族亦有善有惡,魔族也有正有邪,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世間百態吧……

墨九狸收回斷劍,看著兩位師父問道:「師父,按照你們說的現在應該沒人能進入血煞城對嗎?」

「嗯,應該是的,一直以來也沒人能夠進入血煞城的!」南風說道。

「那血煞城的魔族,難道就甘願被困在裡面,而不出來嗎?他們會不會有什麼辦法悄悄出來呢?」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按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當初那位神君曾經給血煞城內的魔族,下過命令!如果浩天大陸,因為他們魔族而亂,便將他們血煞城內的魔族全部滅殺……」南雨說道。

「咳咳,其實那位神君,便是我們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師祖葯神君!」看到墨九狸詢問的眼神,南雨笑了笑說道。

墨九狸聞言瞭然,難怪自家兩個師父,對血煞城的事情,如此了解!想來他們的師父,自己的師祖葯神君,是一個很厲害的神吧……

「不瞞兩位師父,我今天忽然問起你們血煞城的事情,是因為我知道一件事,我在凌天大陸的家族墨家,我娘親的義妹……」墨九狸將之前沒有仔細跟兩人說起的墨府被滅一事說了一遍。

「你是說你從那個修鍊了魔族功法的人類記憶中,得知你娘親的義妹墨彩雲,來到了血煞城?」南風震驚的問道。

「確實如此!」墨九狸點頭道,其實不是她搜索的記憶,這些事情是帝溟寒後來告訴她的,但是她知道帝溟寒不會說謊。

如今聽到師父說起血煞城的事情,想來帝溟寒沒有跟她說太多。 天力靈示:一切的恐懼其深層原因,是我們經歷創傷後,對宇宙的不信任。【..】錯誤的信念讓我們無法活在當下。我們緊抓住過去錯誤的信念,這種信念讓我們覺得唯一的出路就是逃避,通過逃避那些我們不想要的想法和感覺,纔得到解脫。

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們不安,心想要是有份穩定的工作就好了;有了工作,我們不安,心想要是掙足夠的錢,買了房,買了車就好了……我們總是不安。我們越是想象無畏的生命來源於我們的外部條件,那麼我們就越感到必須緊迫地去控制某些人與事,或者情境,結果就是:活得好累。當生命的保障依賴於外部條件,我們活得好累!

我們在哪裏開始這些恐懼,這些因變化而引起的恐懼就在哪裏回饋我們:尋找一種方法變得無懼。然而,我們越是抵制改變,我們就越是感到恐懼。我們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由此壓力也越來越大。漸漸地,我們變得沉默、封閉,討厭自己,成爲恐懼的俘虜,而不是成爲一個充滿活力的人,很自然地感受到生命中的所有東西並做出反應,能隨着變化改變自己的感覺。

我們緊抓住過去錯誤的信念,這種信念讓我們覺得唯一的出路就是逃避。事實上,我們可以不再繼續做這黑暗的受害者,終止這些不好的輪迴。真相就是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拒絕這個世界,正如他所反饋給我們的一樣。與其擔心自己不能預見前路,倒不如相信有一天你會很感激你現在的不能預見。是的,我們生活在變化的世界當中。但是在這個世界、在我們之中,應該知道,變化的永恆本質僅僅是更廣闊和不變的生命的一個暫時的反映。如果一個人懂得如何等待,那麼多大的困難他也可以跨過去。

一切的恐懼其深層原因,是我們經歷創傷過後,對宇宙的不信任。錯誤的信念讓我們無法活在當下。我們緊抓住過去錯誤的信念。這種信念讓我們覺得唯一的出路就是逃避。通過逃避那些我們不想要的想法和感覺,纔得到解脫。

再一次信任宇宙吧!真正的力量、真正的無懼源自我們深刻地信任宇宙。我們相信生命中會有一個事件使我們看清真相:上帝通過那個事件來透露出所有的祕密。這樣的理解能夠幫助我們放開自己所堅持的,正是我們所堅持的這些要求帶來了所有的恐懼。當我們可以等待“上帝的啓示”,我們反而有力量安全度過自己所面對的難關。我們靜靜地進行覺察。 意亂情迷 而不是刻意地。這將會迎來一股無法阻擋的力量:一股無懼所有的光。因爲這是上天智慧的一部分。這是不會停止改變和轉化這個世界的,因爲在這個世界上,光就是最好的禮物。

當我們的恐懼消失了,我們的自信就會增加;我們的耐性也會增加;一種關於生命的積極樂觀的態度就會瀰漫於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當中去,即使我們遇到障礙的時候也不例外。事情是否會按照我們所喜愛的方向發展,對於我們而言並不成問題。我們唯一的疑問是什麼時候這份禮物會展露出來。我們停止了追逐。現在我們知道我們無需去往哪裏,也無需擺脫什麼。我們現在的生命就是自己想要的,我們現在的生活沒有恐懼,因爲我們的生活伴隨着光,喜悅就會從內在源源不絕地升起。

享樂來自於外在。喜悅是內心涌現的。我想讓你們覺醒於真正的你是誰。在喜悅和享樂之間是不同的,享樂來自於外在,喜悅是內心涌現的,我要教你們的是去到你們的內心去體驗喜悅。任何一個爲你帶來享樂的,當他離去時便會產生痛苦。凡是外在的東西都是這樣的。萬事都不是永恆的。

比如:孩子讓你很享樂,當他長大離開時,你便會感到痛苦;如果你覺得你的人生因爲你愛人的存在而覺得幸福,有一天他們走了,也許是離開身體,那也會給你帶來痛苦;而內在的喜悅不建立在任何外在的基礎之上!

舉個我自己的例子,我愛我自己。我也愛你們所有人,我愛我的妻子,我愛我的兒子,我愛我的家庭,我也愛其他每一個人,但假如他們全走了。我還是同樣的狀態,我的愛不會改變!因爲我的喜悅並不建立在那上面。這一點是很多人很難明白的,我愛我的身體,我要決定明天就離開這個身體,我也完全沒問題!

當你把這一切全都釋放了。內在的喜悅纔剛剛開始甦醒。你們一定要開始不執着於任何外在的東西,因爲只要你的鞋子你的衣服讓你開心,當你沒有時就會不開心;我發現我自己的情況,當你把這一切全都釋放了,你才意識到那個時候你內在的喜悅纔剛剛開始甦醒!她遠遠超越全世界的任何一種喜悅感!我可以看着一朵花,跟它連接,徹底地享受,這種享受的程度超過賺十億美金,差別在於,我的喜悅是來自於內在的,他一直在這兒,從未消失過;但十億美金是外在的,你會不斷地想着它,顧慮它,而且當你不再擁有這十億時就會難受。

假如你內心充滿了快樂,你不需要任何人給你帶來快樂。這就是爲什麼我跟你們工作是要把你們帶回你們自身的喜悅!那麼當你進入自己的喜悅時會有什麼現象呢?你的情感關係會徹底改變!你的假我想讓你快樂是因爲你的愛人,老公說老婆應該讓我快樂,老婆說老公應該讓我快樂,這就成爲了一種巨大的折磨、糾結和衝突。假如老婆說了一句你不愛聽的話,你心情就不好了。假如你內心充滿了快樂,你不需要任何人給你帶來快樂,你本來就很快樂!

跟一個內在已經非常喜悅的人在一起,那你就像在天堂一樣了

這一點很不可思議,我注意到單身的人都想要結婚或者找一個愛人,但他們做不到,每當他們與另一個人在一起時,總覺得不對,但當他進入內在的一瞬間,開始愛自己,永遠呈現的是內在的那份喜悅,總是會有很多人會願意跟她在一起!因爲她們是由內而外的快樂!

當你跟一個人在一起時,這個人是不停地盼着你給他帶來快樂的人,那這是個非常艱鉅的責任,你是沒辦法承受得了的,因爲你不可能不停地去討別人快樂,所以你內心有很大的衝突,而且你會因爲對方沒有快樂而不停地感到內疚;假如你跟一個內在已經非常喜悅的人在一起,那你就像在天堂一樣了,無比的喜悅!

完全允許你做回真正的你自己。當我看你們的能量時,大多數的人都沒經歷過這種感覺,所以你無法想象!這種感覺就像是,你跟一個人在一起,他根本就不依靠你,他允許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她說:我們去吃晚餐。你說:不,我還不餓!她一點兒也不介意;他說:去看電影吧!你說:我不想去!而他也完全可以接受。這是在地球上還不存在的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喜悅和自由,但正在進來,將會以巨大的形式展開,這種狀態在地球上幾萬年就沒有過。你們都是引領者,你們將改變這個時代,會有些陌生,因爲那樣的獨立、純淨和清晰而感到陌生,就好像完全允許你做回真正的你自己!你不需要撒謊,不需要遮掩!

問題,都是在未來,都基於某種恐懼感上。你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在未來,都基於你已經存在的某種恐懼感上。舉例說,你們有些人根本就沒告訴你愛人你來上課了,或者你也沒告訴她實際你花了多少錢,這就是建立在恐懼上的,這只是小事,但你要看看你自己,這個房間裏的每一個人,三個人除外,都在不停地在相互掩飾一些東西,這個就束縛了你,把你捆綁住了,讓你不敢說實話!

假如你足夠自由的話,換句話說,假如你與那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依附和執着,你愛這個人,你隨時都可以說出實情和真話,那將會是你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幕!你感覺到那麼自由,你說:我要去上課;她說:我不想讓你去上課;你說:那是你的觀點,我要去啦!就好像你和他沒有任何依附!

解開糾纏,讓你擁有完美的感情關係。當你進入內在,從喜悅出發,出發於愛,你對別人就敢於誠實了!所有感情關係的問題都基於彼此的謊言和掩飾,每個人都沒有自由,不自由的原因是因爲你依附於另一個人,所以不再有真正的感情關係,都是糾纏。解開糾纏,讓你擁有完美的感情關係!當你關係很好時,你真的一直會快快樂樂地生活,不是因爲你的愛人,只因爲你自己!因爲你自己就已經很快樂了,所以一定要把能量帶到你自己! 第343章

如今聽到師父說起血煞城的事情,想來帝溟寒沒有過多跟她說血煞城的事情,也是擔心她去找墨彩雲尋仇吧……

「這怎麼可能?難道師父的結界出問題了?」南雨說道。

「我們兩個去看看!」南風也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的說道。

「好,九狸我和師兄去看看,有什麼消息我們再通知你!」南雨也覺得需要去看看再說。

「師父,你們……」墨九狸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在這個大陸沒人能傷到我們的!這個你拿著,可以隨時聯繫到我們兩,哪怕是我們進入血煞城內,這個也能找到我們的,這樣你就可以放心了!」南風說完,和南雨每人拿出一枚,乳白色的玉佩遞給了墨九狸道。

墨九狸伸手接過來收好,猶豫了下,從懷裡拿出兩枚空間戒指,遞給兩人說道:「師父,這裡面是解毒的丹藥,還有各種療傷等等丹藥!我知道你們不缺,但是帶著防身也好……」

「好,我們收下了,那我們走了!你要照顧好寶寶,等我們回來……」兩人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目送兩人離去,自己才返回了自己的小院,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總是有點不安,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但是想想兩位師父的實力,覺得可能自己想多了!搖了搖頭,甩掉腦海中的想法回房間陪寶寶……

如果墨九狸知道,因為她今天說起血煞城的事情,使得南風和南雨,再也沒有回來過,還有後來發生的那些事情,她無論如何也不會選擇來問她師父的,只可惜現在的她,什麼都不知道!自然,這是后話了……

*

一個月後,寶寶早在南風和南雨離開后的第三天就醒來了!剛醒來的寶寶,可是讓墨辰雨一家更加的疼惜了!連墨九狸這個娘親,想跟女兒親近都要排隊等著……

看到寶寶沒事了,墨九狸也放下了心來,從表哥那裡也得知墨竹林中的人,沒有能走出來的!想想連自家師父都困住了,浩天大陸除非有頂級的陣法師出現,不然她暫時倒是不需要擔心落花谷的人追殺自己這件事了……

於是,墨九狸便準備閉關了!但是看到舅舅一家對寶寶依舊不放心,墨九狸便將閉關的時間往後推了推……

在一邊照顧寶寶的時候,一邊開始煉丹和煉器,當然了,這一次不是煉製那些招惹雷劫的丹藥和武器的……

外面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煉丹和煉器卻是都回到空間煉製的!其餘時間,沒事都陪著寶寶,和舅舅一家了……

自從墨九狸和寶寶來到墨族后,因為墨九狸那逆天的煉丹本領,沒事就招惹雷劫的本事,讓不少之前不看好墨蕭逸這個少主的長老們,為了巴結墨九狸,紛紛決定支持墨蕭逸了……

墨族雖然暗地裡也是明爭暗鬥不斷!但是卻沒有幾個人敢在表面上斗,第一是墨辰雨的手段凌厲! 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會遇到很多空洞,我們如何填滿這些成長空洞?很多人一輩子都在玩虛假自我的遊戲。

物質的遊戲。當遇到空洞,我們幾乎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找個東西填上。鋪天蓋地的廣告就是在幹這個的,什麼東西,能滿足你什麼需求——房子填滿安全感的洞、鈔票填滿自尊的洞、學歷填滿智慧的洞、消費填滿快樂的洞——我們努力搞來這一切的東西,按照說明書塞在自己心裏的洞裏面,這讓我們感到一種充實的滿足。彷彿單憑這些東西,我們就已經能成爲想要成爲的自己。

一開始,物質帶來的充實感的確能夠持續一段時間,但很快就帶來新的問題——你很快會發現,物質帶來的快樂在逐漸遞減。第一個一千塊錢的快樂,現在需要賺十萬纔有;第一次開捷達的感受也許在寶馬上也找不回來。你於是匆忙投入下一輪賺錢和下一輪消費,等待這輪快感的推背感。但等到快感消失,心裏的洞又露了出來。這促使我們迅速再來一輪這個輪迴——更多的錢,更好的物質,更短的快感,更多的失落,更多的錢……

當物質越來越多填滿心裏的洞,滿足了你的各種全方位的需求,慢慢的你把他們視爲你自己的一部分。你介紹自己的時候先說頭銜,你同學聚會“不經意”透露自己收入,你看衣服先看價格……

因爲你用了那麼多物質填滿你的空洞,就好像補牙一樣,你開始把這些物質當成“自我”的一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那部分。如果你身處一個什麼都能用錢買到的社會,你自然會認爲——錢最重要。無怪很多人會把某個數字的錢作爲生命的目標呢。你肯定自然而然的認爲——財富、物質和儘可能的滿足自己需求,是生命最重要的三個部分。拜金、成功學和享樂主義,三者合謀,構建出這個建立在物質之上虛假自我的騙局。

用物質填滿空洞的人最大的悲劇是:沒有人的能力能跑贏慾望,總有一天。你填入了所有東西,卻無力的發現,那個空洞還在。物質也許能帶來短暫的一次次快樂,而絕非幸福。快樂和幸福。本就是兩個東西。你佔據的東西,也在佔據你。

他人認同。在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我們完全靠父母親的認同生活。嬰兒是如此奇怪的一種小東西,每隔2個小時定時發出惱人的哭聲,專注於把奶水變成屎尿,而且還全無說明書。如果沒有父母的喜愛和認同,我們根本不可能活下來。逐漸我們長大,我們開始把尋求認同的目光轉向老師和長輩,在青春期投向朋友、異性和偶像。在我們成年之前,我們一直都在尋找認同。

這也是爲什麼當愛情或友情破裂的時候。我們會感到那麼的痛苦。經歷過真正愛情或友情的人都明白,心疼纔不是一種文學的比喻手法,那是一種真實的生理體驗。兩個人互相用對方填滿了自己的空洞,他們如此緊密地在一起,呆了那麼久。像一對連體姐妹。日子一長,你把這些被填滿的部分認爲是自己的一部分。這種感覺如此美麗,就好像“兩個靈魂在一個身體”,而等到關係結束,兩個人不得不分開,這種感覺又會如此痛苦——這種分離帶來的強烈的撕裂感,就好像要扯掉一個已經長在你身上的器官一樣。古往今來。已經有太多文字、歌曲、戲劇、藝術記錄這種情感的美妙與痛苦。

和上一個故事一樣,當你的成長空洞被別人的認同所填滿——你會感到安全和快樂——慢慢的,你開始認爲這些都是自己的一部分。當你獲得越來越多的人認同,你就覺得自己在不斷的“成長”,越來越“有面子有地位”。當這種外界的認同成爲你自我的主要部分,你開始認爲。那個“被認同”的部分,那個你的名聲、地位,纔是你真實的自我。從這一刻開始,你就被別人的認同綁架了。

靈魂只能獨行。兩個人格獨立的人,無法永遠一致。當方向不同,意見向左,別人就會拿走填滿在你的空洞裏的認同而離去。這時你感到巨大的空虛和疼痛感——你會覺得“失去了自我”“沒有生活的意義”。爲了繼續保持這個你認爲的“自己”,你只有兩個選擇——跟別人走,按照別人認同的方式來改變自己。或者迅速找一個一模一樣的下家填充進來。

在家庭和社會關係中很容易看到第一種選擇——一位母親,爲兒子安排好了一切人生選擇,當兒子到了有力反抗的年齡,每次有衝突,媽媽就當場下跪,兒子偃旗息鼓,媽媽站起來哭着說,你真是孝順的孩子。這場景讓人想起來就不寒而慄。爲了不失去父母的認同,做一個”好孩子“,很多人被父母所綁架,一輩子按照他們的意願來生活。爲了不失去朋友或同事的認同,甘心一輩子做沒有主張和方向的“老好人”,不和任何人衝突;爲了不失去大衆和旁人的認同,名人們甘心做一個粉絲眼中完美的”假人“,被粉絲所綁架。這並非善良,而是無能的表現。

而在親密關係中常見到第二種選擇。曾有一個連續三場戀愛都遇到“文藝賤男”的優秀女子,每次的故事都如輪迴一樣——天崩地裂的失戀、忽如其來地感動、衆叛親離地投入、讓人窒息的24小時全天候連環絕命call、愛恨交加地離開、天崩地裂的失戀——不是命運多舛,也不是因爲自己點背,全因爲他們心裏的洞,只能由那一類人填滿。如果沒有意識到你心裏的空洞,從內至外的修煉,這個輪迴會無休無止。所以,親密關係中,你是誰,你就會遇到誰。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尋求“被認同”是社會的構成理由,但是一旦過度追求“被認同的我”,則真我遍體鱗傷。尤其在我們這個提倡以和爲貴的文化中,每個人都樂此不疲。玩得好的甚至被稱爲美德。不知道你怎麼想,看着那些被稱爲早慧,年紀輕輕就八面玲瓏四面來鳳的孩子。你以爲大家都喜歡和離不開你,其實是你離不開他們的喜愛。

我們渴望成長而產生空洞。我們用非我的東西填洞,我們逐漸認爲填充物纔是真實自己,現在他們開始反過來佔據我們,真實的自己被我們丟了。這就是虛假自我的遊戲腳本。

當你把“成長空洞”換成”錢、愛情、關係、認同、自尊”,再填上年代時間地點姓名,就構成了這世間的各種悲劇故事。

有種說法是宇宙給予每個人的富足生活的權利,但爲什麼在真實生活中,很多人還是會遭遇金錢的匱乏呢?

其實,只要心中對財富有一個正確的信仰,不管外界的干擾如何,我們都不會爲之動搖。可畢竟我們活在世俗中。心如止水之勢只是我們努力的方向,誰讓樹欲靜而風不止呢。或許你聽到過很多矛盾的問題,比如有人視金錢是骯髒不道德的,有人卻認爲金錢不僅會爲我們帶來生活的保障也會加大我們快樂的籌碼。那麼金錢到底是不是一個壞東西呢?

我們沒有辦法只談金錢,金錢只是富足的一部分。人生所有的旅程。都是關於富足和豐盛的。

外在的豐盛,包含了有錢、富裕,而內在的富足,是指對自我的信任,對自我的接納,對自我的尊重。

外在的豐盛比內在的豐盛更容易獲得。我們不管是對金錢的認識誤解也好執迷也罷,這都不能改變它固定存在的價值。因爲很多的不幸都源自於我們對金錢規則的無知。

當你調整了頻率,宇宙爲你準備的金錢是很容易得到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