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東西在這裡,不過你要不要打開還是考慮清楚吧!」老者的任務就是保護這個東西,這個東西也不只一個,不過沒有第一把鑰匙也是打不開的,所以也很安全。


「我知道了,有沒有喝的呢?」洛夢櫻把盒子接過來問。

「這個小夥子是。」她怎麼帶人來這裡了。

「老爺爺你好!我是……。」墨昊靳想要介紹自己。

「不用介紹,你是新主帶來的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由她承擔,我是不需要知道的。」他活這麼久就是什麼事情都與自己無關的心態,知道的事情越少自己就越安全。

「這裡沒有人想要知道來的是誰,只有有信物就可以了。」那個信物就代表了洛夢櫻的身份,所以他什麼都不會問洛夢櫻,洛夢櫻也不介紹自己。

不過洛夢櫻卻知道他在這裡多久了,也明白這裡的規矩的人,他也滿足洛夢櫻的要求就好了。

「你們應該喜歡喝咖啡吧!」老者端了咖啡出來說。

「謝謝,你今天早點休息吧!」洛夢櫻還要在這裡等一下,所以只能讓他回去了。

老者也收拾一下說:「東西都在這裡,不要把這裡的東西損壞就好了。」

「你們不出來嗎?」洛夢櫻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感受這杯咖啡的味道。

墨昊靳被洛夢櫻這句話說得奇怪,叫誰出來呀!

「幽幽你什麼時候發現我們了。」優莎娜和司亦琛他們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說呢?」洛夢櫻沒有回她,而是反問他們。

「幽幽小姐你要幹什麼。」司亦琛臉上很嚴肅的問。

「你們還記得為什麼會來我的身邊嗎?」洛夢櫻搖著咖啡說。

「為了保護你呀!那還用問嗎?」保護她也沒有錯,可是這是全部嗎?當然不是。

「保護我,為什麼要保護我呢?我身邊少了你們不行嗎?」他們不只是為了保護她,如果她做了什麼事情,他們會對洛夢櫻動手。

「幽幽,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我們現在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我們可以幫你。」優莎娜知道自己說什麼都不會得到洛夢櫻的信任了,不過她還是希望洛夢櫻告訴自己。

「幫我,怎麼幫我,你們忘記了,你們的責任是什麼了嗎?難道你們已經忘記了。」洛夢櫻現在要做的東西,就是他們一開始在她身邊的原因。

「亦琛,我們家族最重要的事情是保護好一個系統的安全,這個系統我們接觸不了,可是新的管理者已經出現了,她還小更不可能有能力,你去保護她,只要她還是系統的管理者,可是一旦她做錯了選擇,如果不能逼她回頭,那你要下手殺了她。」司亦琛沒有忘記父親臨死前說的話。

「就是因為沒有忘記,我不管你的選擇是什麼,我都想要支持你。」司亦琛讓讓對洛夢櫻出手,他已經不可能了,他也和優莎娜商量了。 「師尊您儘管問,我絕對知無不言。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見林白神情如此鄭重其事,冷展顏急忙道。

她有些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問題,會讓自己這個看起來如此深不可測的師尊如此鄭重其事,甚至於只要回答他幾個問題,就把如此珍貴的月華露都給自己。

「第一個,這赤練金、無極銀、極寒冰髓、月華露之類的東西,都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沉默片刻后,林白緩緩向冷展顏問出了自己的第一個疑惑。

他在奇門浸銀多年,而且也走遍了世界上不少的地方,但是這隱世宗門中的許多東西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而且林白可以篤定,不僅僅是他,恐怕外界的人,對這些東西也絕對是一無所知。可是在同一個世界,卻是有這樣不同的東西,這實在是叫人無法理解。

「我還以為師尊您是要問什麼呢,原來就這個啊……」讓林白沒想到的是,冷展顏在聽到他這個問題后,竟然不禁啞然失笑,然後解釋道:「那是師尊您不過問世事,所以不清楚。這赤練金、無極銀之類的,都是存在於各大隱世宗門內,或是以礦脈的形式存在,或是被悉心培育,因為天地異變之前,只有隱世宗門內的靈氣才能支撐這些東西的孕育。」

「那為什麼劍閣什麼特產都沒有?」聽到這話,林白不禁鬆了口氣,他著實是怕這些東西實際上都是在外界,只不過是被這些隱世宗門控制著,所以才不為人知。那樣的話,這些年下來,不知道要被這些人弄出多少禍事,那事情想解決起來就麻煩了。

不過讓林白不明白的是,既然說各大隱世宗門都有獨到的特產,那為何自己在劍閣之中,卻是連分毫此類消息都沒有聽到,這實在是叫林白有些不理解。

「前輩您不會修行修的,連你們劍閣自己的事情都不知道了吧。」聽得林白這話,冷展顏臉上滿是疑惑神情,但看林白一臉好奇寶寶的神情,顯然是完全不知道這個答案,只得無奈無比道:「你們劍閣之前的特產,便是各種煉製飛劍的材料,但是你們劍閣的人用的太快,沒幾年就挖空了,所以後來就無法煉製飛劍,只能安排傳承飛劍了。」

聽到這話,林白不禁愕然發笑,緩緩點頭。如果不是冷展顏提起,他倒的確是忘記了,之前在劍閣的時候,泰阿的確是跟自己說過,劍閣這些年已經不再鑄造飛劍,而是傳承飛劍了。想來這個原因竟然是因為此前的礦產,被他們的老祖宗們給耗費乾淨了。

想到此處,林白更是搖頭苦笑不止,在自己此行的見聞裡面,劍閣還真是沒有一個靠譜的人,而且這個規矩是從他們老祖宗的時候就開始了的。如果不是他們那位老祖那麼著急就舉劍飛升,劍閣又怎麼可能會有後來的劍氣二宗之爭,弄得那麼暗無天日,門派分裂。

有這樣不靠譜的老祖宗,出現把礦挖空不給後人留半點兒的後人,又有什麼稀罕的。

看林白皺眉苦笑不知道在思索什麼,冷展顏向著月華露看了眼后,咽了口唾沫,然後急忙對林白道:「師尊,那您還有其他的問題要問我嗎?」

「最後三個問題,第一,這隱世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第二,諸如煉製極寒冰髓的那什麼冰蛛這種異獸,是生活在什麼地方,是隱門之內,還是隱門之外;第三,咱們隱世裡面的人,對外界紅塵有什麼看法,尤其是在此次天地異變之後。」沉默片刻后,雖然明知道這兩個問題很有會暴露自己身份的可能,但還是義無返顧的向冷展顏問道。

因為在此次進入小方諸山後,他發現自己在劍閣的時候,明顯是低估了這些隱世宗門的人數,需知道單單是今日聚集在小方諸山的人數,就已達到了千人之上。這種數量,即便是放到外界的拍賣會上,都已經算是極為恐怖的了。

更不用說,想要進入小方諸山的交易會,還有令牌這樣的嚴苛條件,甚至於還要拿極寒冰髓來換。在這種種限制下,竟然還有如此多人前來參加,足以說明隱世中人之多!


而這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了林白的想象,當初在劍閣的時候,他還以為這所謂的隱世宗門至多不過是四五個而已,就如外界的一些宗門差不多,但他實在沒想到竟然是到了此種地步。


並且越是接觸,他便越覺得這些隱世宗門所擁有的秘密之多,便越是想要弄清楚這些隱世宗門的來歷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需知道在外界的歷史上,即便是在奇門之中,都是根本找不到任何有關這些宗門的來歷傳承。甚至於連自己發現劍閣,也只是無心之舉。

而第二個問題的原因,和第一個問題其實也是相差彷彿。並且這個問題早在冷展顏拿出極寒冰髓的時候他就想問了,只是因為當時被煉製符籙的事情給耽擱了。

如冰蛛這種東西,他在外界可說是聞所未聞,而且既然這東西連冷展顏這種所謂孤魂野鬼的散修都能得到,說明分佈應該不算少,這便讓他懷疑,這些東西會不會在外界也有存在。而假若在外界也有存在的話,他就必須要知道,究竟是在何處,又是否對外界的人有危險。

至於第三個問題,那就是他最為重視的問題,也是他此行的基本來意。除卻冷展顏之外,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去詢問什麼人,才能弄清楚這些東西。

「師尊,您不會不是劍閣的人,是從外面來的吧?」就在林白感慨之際,冷展顏卻是愈發覺得事情不對勁起來,望向林白的眼眸中,更滿是疑惑神色。

她實在有些弄不明白自己這位奇葩師尊,論修為,他絕對不弱,可是論見識的話,他居然連自己這個孤魂野鬼都不如,甚至於連自己宗門的事情都有些搞不清楚。

「廢話,我若是從外面來的,又怎麼會有劍閣的令牌,會施展劍閣的劍術!」 誤惹撒旦:老婆,你要乖 ,林白神色一凜,沉聲呵斥道:「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不要胡亂猜測!」

雖說冷展顏已經拜自己為師,按照常理而言,自己應該將一切實情告知她才對。

但眼下,林白卻還沒有那個想法,一是因為人心隔肚皮,他現在還不清楚這隱世宗門對外界的態度,也不知道隱世中人對外界之人的看法;二是此事事關重大,自己的身份也極為特殊,若是告訴了冷展顏的話,對她的安危絕對沒有任何好處。

正是出於種種考量,所以林白才會將有關自己的訊息隱藏起來,不告訴冷展顏分毫。

應該是自己多想了吧,冷展顏聞言之後,才算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誠如林白所言,如果他不是隱世宗門中人的話,又怎麼可能會精通劍閣的術法,而且拿到劍閣的令牌。

「師尊,你們劍閣是不是一心沉浸在劍上,連分毫外界的訊息都不多討論一句?」沉默少許后,冷展顏還是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盯著林白,有些同情道。

林白沒有吭聲,只是做出一幅悲痛模樣,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這模樣, 絕色神妃︰帝尊矜持點 ,只是她卻是不知道,林白心裡著實已經樂開了花,他千算萬算,可是真沒算到,自己機緣巧合下弄到的這個劍閣的身份,竟然會帶來如此之多的便利。

「咱們這些隱世宗門,以前實際上並不是隱世,也是和外界在一起的。 那些年這些沒人追的女孩 ,萬法寂滅,無奈之下,一些宗門的大人物們,便以通天神通,做出了這些絕世之地,來讓宗門中人居住。剛開始的時候,咱們和外界還是有接觸的,但後來外界的靈氣越來越少,氣息越來越污濁,漸漸地便完全失去了接觸,除非萬不得已,絕不出去半步。」

「至於冰蛛之類的異獸,外界以前實際上也有,只是靈氣消減,它們便轉移到了隱世之中。不過大多數都是生存在一些破滅的宗門之中,和我們這些孤魂野鬼一樣,苟活至今。」

「至於師尊您所說的對外界的態度,我就不大清楚了。反正在天地異變之前,就連我們這些孤魂野鬼,也是不想去外界半步的,靈氣實在是太低劣了。不過眼下天地異變,靈氣增漲了許多,情況和以前相比,也許會出現變化也不一定。不過要我說的話,這個對外界的態度,應該還是要看外界這靈氣的持續時間,以及靈氣會不會創造出值得出世的資源而定。」

一口氣說出幾段話后,冷展顏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陷入沉思中的林白,怯生生道:「師尊,我知道的都說完了,您還覺得滿意嗎?這些月華露,我能不能……」

「拿去吧!」林白不動聲色的擺了擺手,表面上古井無波,但心中卻是波瀾起伏。

冷展顏這些話,叫他心中大石落下了一些,但也叫他心中又多了些擔憂。讓他放心的是,通過冷展顏的話,林白大致明白了隱世宗門的傳承來歷,實際上這些和外界的人並沒有什麼區別,而在此前他們的利益和外界之人的利益,也扯不上關係,自然就不存在影響和糾紛。

但讓林白擔心的是,如今天地異變已生,靈氣突然暴漲,天知道外界會不會也如隱世般,出現這些諸如無極銀、赤練金的資源,而等到那個時候,恐怕糾紛就是在所難免了! 優莎娜跟他們幾個人已經站在洛夢櫻這邊了,她們和洛夢櫻經歷了太多,只要她的決定,他們只會支持她。

「你們不怕嗎?」洛夢櫻就是不想讓他們摻和進來,可是他們太敏感了,不知道才怪呢?

「你們不要在這裡婆婆媽媽了,幽幽去忙吧?」炎烈的聲音響了起來。

「炎烈哥哥。」洛夢櫻不知道他也過來了。

「怎麼那個東西是你們家的,可是不要忘記了,還有很多人的東西在這裡,你要毀掉就可以毀了。」另外一個聲音也接著響了起來。


「妹妹,你怎麼來了。」藍天看到了自己的妹妹站在別人的身邊,她這個時候不應該在家裡嗎?


「哥哥可以來,難道妹妹不可以嗎?」藍靈看到自己的哥哥現在還是站在洛夢櫻身邊,不想認他了。

「幽幽不和我說說嗎?既然你不要,那給我就好了,毀了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那個人就是千煜,他就想要眼神盯著洛夢櫻說。

洛夢櫻沒有想到自己不去見別人可是別人卻找上來了。

墨昊靳也發現了,洛夢櫻的不自然,他握著她的手,讓她平靜下來。

洛夢櫻收回自己的眼神看了一下墨昊靳,讓他不用擔心自己,自己很好。

「給你,你說笑了吧!把東西毀了,就算對你們有影響,可是還不值得我給你吧!」洛夢櫻手上一天把東西放在手上,他們就不敢怎麼樣。

可是洛夢櫻現在要把東西毀了,這樣他怎麼可能忍得住呢?

「你這是把我們逼上絕路呀!也是把別人逼上絕路,你認為你今天還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了。」千煜看到了洛夢櫻的手拉著墨昊靳,他恨不得把墨昊靳的手砍了。

「我為什麼要和你談條件呀!請你離開,不要打擾我就可以了。」當年不見,想不到再一次見面卻是這樣的情況。

「幽幽把東西交出來吧!不要逼我動手。」千煜已經沒有心情慢慢和她玩了,等到他自由了,他一定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動手,你來的時候不是已經想好了嗎?」可是洛夢櫻現在不能和他們硬碰硬呀!

洛夢櫻的選擇是什麼不重要,現在是他們的選擇。

「靳,把他們帶走,我一個人可以應付。」洛夢櫻在他耳邊說。

「究竟出什麼事情。」墨昊靳緊緊的拉著她問。

「只是小事情而已,不用擔心。」洛夢櫻是不會告訴他的。

藍靈看到這個樣子,他還是不想讓洛夢櫻恨她嗎?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難道你就這樣放過她嗎?」他不是要對付洛夢櫻嗎?為什麼會這樣。

「幽幽還沒有行動,我們的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千煜不想殺害這裡的人,這樣他和洛夢櫻真的不可能了。

「幽幽你的決定呢?」千煜他看到洛夢櫻真的變了很多,這樣的洛夢櫻他還是忍不住的心動。

「我決定的事情,什麼時候會改變了。」洛夢櫻冷血一下,你這是關心我嗎?你什麼時候這麼體貼了,還是想要我手上的東西。

藍靈就知道他們這些男人靠不住,她不可以讓這個女人給自己的哥哥帶來麻煩了。

所有人都把視線放在洛夢櫻都沒有時候。

藍靈的槍已經對著洛夢櫻了,槍聲響起,他們幾個人都不知道槍聲從什麼地方發出。

等到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洛夢櫻沒有受傷,可是有人擋在她的面前了。

藍靈沒有想到會是自己的哥哥,她手上的槍已經掉下去,她已經站不住,眼淚都掉了下來:「哥,哥。」

洛夢櫻沒有想到藍靈會想要殺她,還自己動手了。

她放開了墨昊靳的手,炎烈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藍天,藍天,你哪裡受傷了。」炎烈離他最近,所以他很擔心的問。

「炎烈我們一起長大,以後我不能陪你了,以後聽話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藍靈你能看著就看著吧!不能也不會怪你,是我沒有教好她。」藍天倒了下來,他最不放心的事情就是他這個妹妹和炎烈。

「藍天你是什麼呢?我不會讓你有事的。」炎烈的手已經握著他的傷口了說。

「幽幽少主,我這個妹妹膽大妄為,做錯了很多事情,可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放過她,看著籃家就剩下她一個人的份上,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好不好。」洛夢櫻握著他的手,聽著他把話說完。

「不會有事的,不要亂說話。」洛夢櫻的聲音顫抖的說。

「馬上叫救護車。」

「幽幽,不用了,可以為你而死也是一種幸運。」如果受傷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一個人,他要怎麼對付自己的親妹妹呢?現在只有自己死了,幽幽才會不怪她,還會放過她。

「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死的。」


藍靈爬了過來,推開了洛夢櫻說:「你滾開如果你不是你哥哥就不會有事,都怪你,為什麼每一次死的人都不死你。」

「鈴子,哥哥累了,是哥哥這些年忽視你了,可是做錯事情了,這一次哥哥還可以救你,可是以後的生活只能靠你自己了。」藍天不放心她,他們兩個人相依為命多年,他離開了妹妹怎麼辦。

「我不要,哥哥你不要離開我,鈴子很怕,以後鈴子都會乖乖聽話的,你不要離開我,炎烈哥哥我要手術刀,我不能讓你離開我。」藍靈一種認為自己可以沒有他了,他都不愛自己,可是這一刻她不再計較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