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本宮原先一直盼著,可到底還是不會給本宮。」


錢嬤嬤開解道:「皇上素來孝順太后,如今那齊王妃救了太后,皇上自然重視些,但皇上心裏是有您的。」

皇后心底的悲涼滿溢臉上,「本宮如今人老珠黃,就連那嫻妃都敢對本宮放肆,還不是因為皇上再也沒來過景陽宮嗎!」

作為女人,尤其深宮裏的女人,都希望得到無上的恩寵,她雖然有皇后的尊榮,卻等不來皇上的一次寵愛。

想到這裏,皇后難過又氣憤,單手扶額,情緒低落,是什麼都不想說了。

宣王妃入宮來請安,也聽說了,便對她道:「今年進貢來的南海珍珠,也就這麼幾顆,皇上給齊王妃賞賜了三顆,那剩下的兩顆又在太后那……」

宣王妃不滿道,「那豈不是連母后都沒有嗎!」

皇后本就生氣,聽了這話,更覺得胸口鬱結難消,口是心非道,「那齊王妃救了太后,皇上給賞賜是應該的。」

「臣妾明白,只是臣妾為母后感到不甘心,多好的南海珍珠啊,母后您是一直都喜歡的。」宣王妃這話說的是在為她鳴不平,實則就跟混天綾一樣,在海水裏攪了個天翻地覆,把皇后刺的更加難受。

怒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本宮喜歡南海珍珠,皇上也是知道的,如今他竟然全賞給齊王妃,到底是沒把本宮放在心上。」

「那齊王妃如今備受太后寵愛,再這麼下去,只怕她的氣焰更加囂張,以後可連您都壓不住她啊。」

皇后目光瞬間陰冷,「她還沒那個本事,本宮也決不允許!」

景和宮內,顧冷清端詳著南海珍珠,珠子光芒四射,不愧是珍品。

「這得多少錢啊。」顧冷清嘟囔著,在心裏估量價格。

她不是喜歡珠寶的人,如果能換錢,她寧可換成錢,在現代更願意拿來做藥物研究。

太后冷道,「南海珍珠,一年才產那麼幾顆,你說能有多珍貴?」

「那豈不是,價值連城?」

「當然,有錢也買不到,南海的珍珠只會第一時間進貢朝廷。」太后滿臉神氣。

顧冷清驚呆了,忍不住多看看那珠子,通體剔透,真是越看越喜歡,皇上這次可真是大方。

「那我可得好好藏着,別弄丟了。」顧冷清笑道,太後用一種『瞧你個沒出息『的眼神看着她。

她樂呵呵地把珠子藏在藥箱裏,再往意念空間里放好,這才放心。

這麼寶貝的東西,可千萬不能弄丟了啊。

「沒什麼事,你就回去吧,哀家身體好些了,你得回去看着那老三,好好照顧著。」太后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高興。

顧冷清還覺得奇怪呢,忽然,宮娥慌忙跑進來,「太后,不好了,秀兒她,她……」

「秀兒怎麼了?」太后的心提起來,宮娥許久才喘過氣來,「秀兒她上吊了。」

顧冷清一怔,太后整個人懵了,臉上流露出一抹哀傷,瞬間,像是一個蒼老的老人。

「太后……你沒事吧?」金嬤嬤擔憂道。

太后閉上眼,無力的擺擺手,「金嬤嬤,你去,給她尋個地方,髒了吧。」

「是。」

金嬤嬤也是一臉難過。

顧冷清隨着金嬤嬤一起過去的,秀兒的屍體已經被放下來,據說,是常公公帶着人送毒酒過來,發現她已經自盡了的。

她檢查了一遍秀兒的身體,確認沒有別的外傷,排除他殺后,她才離開,回去齊王府。

明明才離開了兩天,卻有種好久沒回來的感覺。

「王妃終於回來了,現在府中上下都知道,王妃治好了太后,皇上給您賞賜了南海珍珠,覺得王妃可厲害了。」元嬤嬤心情愉悅,這下王妃可算揚眉吐氣了。

顧冷清心情缺缺,或者是因為秀兒那一條命就這樣在自己面前消失,又或者是因為,深刻地體會到,在這個社會,人命賤如草芥。

她看着小王爺,忍不住抱了過來,如今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讓小王爺好好活着,平安長大,而她,期盼在這波詭雲譎之中活下去。

秋水閣。

柳稍月哭了足足兩天,自從那天被尉遲墨拒見以後,她就覺得心死了,覺得他不再愛自己,覺得自己的痴心錯付了。

而昨晚尉遲墨回來,她本想着,好歹會來解釋一下吧?

可他還是沒來,對她不聞不問,彷彿忘記了她的存在。

她如何能甘心啊!

當初說好會疼愛她一輩子的,可這才多久,她怎麼就忘了!

翠兒見她哭成這個樣子,整個人眼睛又紅又腫,精神也不好,急得不行。

「娘娘,你快振作起來吧,王妃如今獲得太后寵愛,皇上賞識,你要想辦法去討好王爺啊。」

柳稍月縱然滿心不甘,可想起尉遲墨的冷淡,便什麼都提不起勁。

翠兒急道,「王妃從宮裏回來,府中上下都急着去巴結她,您可不能在這麼下去了。」

柳稍月這才抬起眼,但眼睛紅腫,眼睛睜開了也跟沒睜開似的。

她恨恨道,「那個女人現在哪裏?」

「瀟湘閣,小廝剛回報的。」

「給我梳妝,我要去見那個女人!」柳稍月站起身,眼睛裏都是憤恨。

瀟湘閣,都是一些獻殷勤的下人。

春夏秋冬四個婢女看着忙裏忙外打掃的下人,站着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慌。

「嬤嬤,他們把我的活兒都給幹了,王妃會不會不要我們了啊。」

元嬤嬤習慣了這些攀炎附勢的的東西,冷道:「要干就讓他們干,你們放心好了,王妃心裏清楚的很。」

想想王妃曾經所受過的委屈,元嬤嬤都覺得氣。

「好熱鬧啊,一個個都跑來瀟湘閣幹活,是想讓瀟湘閣養着你們這些狗奴才就好了嗎!「

柳稍月站在庭院中間,那些話說得一個字比一個字用力。

元嬤嬤雖然看不想看見她,但還是行禮,柳稍月並未把她放在眼裏,徑直往裏面走,「王妃呢?我要見她。」

「側妃娘娘,王妃累了,在休息,你改日再來!」

啪!

元嬤嬤話音才落下,柳稍月惱了,狠狠一巴掌扇過來,元嬤嬤的臉都被打偏了。

「柳側妃好大的派頭,都敢來本王妃這裏教訓人了!」

顧冷清剛好出來,看見這一幕,臉色頓時冷下來,今日,非要好好教訓她一頓不可。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駱華聞言臉色鐵青!

他今天剛剛從監獄出來,陳寧卻要他回去監獄,還要駱家從此退隱。

這他無論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陳寧,你確實勇冠三軍,但你憑一己之勇,就想要掃平我們駱家,你覺得可能嗎?」

「我不會答應,我駱家眾人也不會答應。」

「我相信朝中各位大佬們,也不會讓你如此胡來的。」

他說到這裡,大聲的吩咐道:「駱家所有家臣,所有門徒門孫們,全部都給我一起上,就算陳寧他是戰神,我們今晚也要屠神了。」

「屠神!」

「屠神!」

「屠神!」

現場駱家的成員們,紛紛掏出武器,殺氣騰騰,想要對陳寧一行群起攻之。

陳寧見駱華是打算頑抗到底,正準備跟典褚他們應戰。

可是,這會兒,外面已經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

竟然有無數裝甲車,還有無數軍用運兵卡車,以及不少吉普車,氣勢洶洶的出現了。

陳寧跟駱華雙方,都不由自主停手,望向外面的不速之客。

大批軍車停穩之後,一隊隊荷槍實彈的士兵,就紛紛的從軍車上跳下來,迅速的把駱家給包圍起來。

一輛吉普車上,還下來一個精神抖擻的將軍,竟然是田衛龍。

田衛龍喝道:「動作要快,把這裡給我封鎖起來,一隻鳥都別給我放出去。」

「一排二排,跟著我進去!」

田衛龍讓大部隊把駱家給徹底包圍起來之後,帶著兩隊士兵,大步走進駱家大院。

現場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望著田衛龍,不知道田衛龍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何在?

是來勸架的?

還是來幫駱先生的,或者是來幫陳寧的?

駱華首先帶著大批手下迎上去。

按照他十年前的身份,他完全可以不把田衛龍放在眼裡。

但現在他已經不比當日,所以也只能擠出一抹諂笑,笑道:「田將軍,您怎麼來了,該不會是受到我的請柬,來參加我兒子的冥婚吧?」

田衛龍冷冷的道:「別誤會,我是無神論者,更對你那死鬼兒子舉辦什麼冥婚沒有任何興趣。」

「我來這裡,是得知少帥有危險,特來進行保護的。」

駱華聞言,又驚又怒,而且臉皮還火辣辣的。

田衛龍不再搭理駱華,徑直的走到陳寧面前,啪的敬禮,大聲道:「報告少帥,屬下來遲,請少帥降罪。」

陳寧笑道:「田將軍你怎麼來了?」

田衛龍笑道:「呵呵,國主雖然病了,但也輪不到某些宵小蹦躂,我獲悉有人對少帥你不利,專程來保護少帥。」

「少帥,這駱家眾人,您說怎麼處置?」

駱華等人,聞言臉色全部都變了。

駱華驚怒交加的道:「田衛龍,你的職責是拱衛京師安全,我跟陳寧的矛盾,還輪不到你管,你還沒有權動我。」

他話音剛落,外面忽然傳來一個冰冷威嚴的女子聲音:「那我可以管你了吧?」

現場眾人再次吃驚,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