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是……」男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從褲兜里掏出一把鑰匙,立即打開了鎖住木白手腳的鐵銬。


寒煙當時就動手小心地緩緩揭開了木白身上穿著魔法袍。

「啊!」

突然,寒煙驚呼一聲,臉色剎那白了下來,眼圈一紅,差點兒就哭了出來。

「這是?」當格林見到見到寒煙解開木白的衣袍后,木白後背上所顯露出來的皮膚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木白的後背上,至少有將近一百道醬紫色的淤痕,是如此觸目驚心,以格林多年的經驗,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背上的淤痕是被硬物擊傷所造成的,這些淤痕新舊不一,很明顯是經過長時間的累積才會有如此之多。 不僅是後背,包括木白的手臂、腿臂、胸口等多處地方亦有著數不清的淤痕,平時穿上衣服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他……他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身上會有這麼多傷?」寒煙捂著嘴巴,顫聲對格林問道。

格林道:「他因該是在進行某種訓練吧,實在太令人驚悚了,這麼殘酷的訓練他居然都能忍受下來。」搖了搖頭,格林走到木白身邊,伸出雙掌貼在了木白的後背上。

只見格林的雙掌上緩緩散發出一絲藍光,逐漸籠罩住了木白全身。

他這是在用魔法進行探查木白體內的傷勢情況。

一會兒后,格林的目光突然瞪了那名刑師一眼,說道:「這孩子真是撿回了一條性命,要不是他的體質經過長期訓練的話,剛才肯定被打死了。」

在刑罰中,刑師打死人是很常見的事情的,根本就不足為奇。

「公……公主殿下,我知道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會這麼做了。」男子臉色面無血色,頓時跪倒在地,哀聲求饒道。

「以後跟你慢慢算賬!」寒煙冷冷望了男子,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氣從她身上散發而出,若不是她的心神全部放在了木白身上的話,她現在可能就會用匕首殺了這名刑師。

「格林醫師,你馬上給木白治療吧。」寒煙催促道。

格林點了點頭,口中便開始吟唱法咒了。

一層藍色水暈漸漸包裹住了木白全身,當木白身上的淤痕接觸到這股水暈的時候,那些淤痕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著,皮膚煥然一新,比以前更加富有光澤。

格林是宮廷首席醫師,他的治療魔法幾乎是全國最強大的,無人能比,木白經過他用六級魔法治療,一刻鐘的時間,身上的傷勢便以幾本無礙了。

格林微鬆口氣,撤掉籠罩在木白身上的水暈光芒,說道:「可以幫他穿上衣服了。」

「呀!」寒煙俏臉忽然一片緋紅,剛才太著急木白的傷勢,根本沒注意到他那赤裸的身體,現在見木白傷勢好了以後,她這才意識到這點。 木白的身材屬於偏瘦的那種,雖然不是很強壯,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分佈的非常勻稱。寒煙見了以後,連忙轉過身,感覺自己兩片臉蛋兒上就似燒起了一團火焰,一顆心撲通直跳。

一名機靈的士兵見狀,連忙上前細心的幫木白重新穿上了衣服。

……

第二天大早。

清晨的陽光穿透過玻璃,照射進了溫香寧靜的房間里。

昏睡中的木白悠悠睜開了雙眼。

他這才發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送回了之前睡覺的房間中。

木白趕緊從床上坐起身子,下意識地伸出雙手朝屁股摸去,卻一點兒痛感都沒有。他清楚的記得昨夜自己被刑師打得有多慘,怎麼突然之間就像是沒事的人一樣?

「你的身子已經被宮廷醫師治癒好了。」瑞安感應到木白內心的疑惑,開口回答道。

「宮廷醫師?是誰請來的?」木白問道。

「還能有誰,當然是公主。」瑞安沒好氣道。

「原來是寒煙。」木白喃喃說道。

說著,他從床上走了下來,穿好鞋子以後,便走出了房間。


「少爺,公主說吩咐過,你的傷勢剛剛才好,醒來以後不能亂走,還是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


豪華的大廳中,一名侍女見到木白出來以後,立即上前恭敬的對他說道。

「呃……」木白慌忙說道:「我不是什麼少爺,你還是叫我木白吧,寒煙去哪兒了?」

「公主她……」侍女猶豫了會兒,說道:「公主以後不能再和你見面了。」

「為……什麼?」木白聽了,臉色一變道。

侍女道:「因為這是國王陛下下達的命令,以公主殿下的身份和你呆在一起的話,會有損皇族的尊嚴。」

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從心裡傳來,木白頓時呆在了原地。

「就因為我是平民么?連和她呆在一起的資格都沒有。」木白苦笑一聲道。

瑞安道:「皇族是非常重視臉面的,你知道昨天的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會讓國王有多麼丟臉嗎?你們之間就算沒有感情,哪怕是做普通的朋友都不行,你還是趁早忘了她吧。」 木白一時默然。

侍女說道:「國王陛下已經將斬龍刀賞賜給你了,它就在插在就在天龍宮殿前的廣場上,你休息一會兒,明天就準備帶上它離開皇宮吧。」

「不用等明天了,我現在就準備走。」木白接著問道:「雅菲醒了嗎?」

「雅菲?」侍女當時就恍悟過來,知道木白說的是那名精靈少女。

她點了點頭道:「已經醒了,我帶你去見她吧。」

木白跟著侍女朝寒煙所住的房間走去。

打開門以後。

只見那名精靈少女此時正獃獃坐在窗,她穿著一件寒煙的粉色裙子,有種驚艷的美感,只是臉上的神情看起來很呆板,目光望著窗外發獃。

當她見到來人後,頓時驚得從床上站了起來,退到牆角邊上,驚恐的望著木白和侍女,問道:「你……你們想幹什麼?」

由於她呆在拍賣行的這段時間裡,她長期受到非人般的折磨,心裡對人類已經有了一種深深地恐懼感。

木白見到雅菲的反應后,微吃了一驚,說道:「我不是壞人,你不用害怕。」

可雅菲依然不相信木白,身子在瑟瑟發抖著。

木白道:「是艾利將你交給我的,我把你從拍賣行帶到了這裡,你現在很安全。」

雅菲聽木白說道『艾利』這兩個字以後,目光一亮,對木白的話頓時相信了一半,她試著開口問道:「你是誰?我這是在哪兒?」

木白微笑道:「我叫木白,這裡皇宮,我現在準備帶你離開這裡去找艾利。」

「去哪兒找艾利?」雅菲追問道。

木白道:「他們都在伊莉莎酒店。」


「我不會騙你的,相信我。」木白見雅菲的臉色顯得很猶豫,補充了一句說道。

雅菲抬頭凝望著木白的目光,見他不像是在說謊,便輕輕點點了頭。

木白對侍女道:「你能幫我找一頂帽子嗎?」

「帽子?」侍女雖然不知道木白要帽子幹什麼,不過還是依言去幫他去找了。 一會兒后,只見侍女手裡拿著一頂柔白色的二角帽交給了木白,道:「這是公主的帽子。」

「謝謝你了。」木白朝侍女點了點頭,走到雅菲身前,把帽子交給她道:「我們要離開皇宮,你把它帶上吧,免得路上被人認出身份就麻煩了。」

「嗯……」雅菲點了點頭,接過木白手中的二角帽,帶好在頭上以後,便跟著木白一起離開了別墅。

木白在侍女的指引下,來到了天龍宮殿的廣場前。

那柄斬龍刀此時依然屹立在原地。

木白見到這柄刀后,心裡頓時升起了一種親切感。


「我們不要離開皇宮嗎?來這裡幹什麼?」雅菲跟在木白身後,疑惑的問道。

木白指著斬龍刀道:「我還要把這柄刀帶上。」

這時,瑞安傳話給木白道:「你試試將你的血液滴入這刀里,要是這刀真的有靈性的話,就會認為主人。」

「是嗎?」木白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走到斬龍刀前,他伸出右掌,輕輕撫摸上了那鋒利的刀刃。


稍微一用力,木白的食指指尖頓時在被刀刃劃破一道口子,鮮血很快順著口子流淌下來,滴落在了刀身上。

就在那一刻。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斬龍刀沾染上木白的血液以後,竟然將那股血液吸收了,刀身上忽然閃爍出一道血紅光芒,上面的神龍紋飾就如活過來了一般,發生一聲震天龍吟,震徹在整個皇宮之內。

嗖地一聲。

斬龍刀當時消失在木白眼前,化作一道流光鑽入了他體內。

「啊!它……它進入我身體內了!」木白吃了一驚,感覺自己那跳動的心臟旁好似多了一個什麼堅硬的物體。

「哈哈哈。」瑞安大笑道:「這柄神刀果然只認你為主啊,你試試看用念力召喚它出來。」

木白依然,意念一動,只見右手上紅光一閃,斬龍刀便以被他握在了掌心中,隨喚隨到。

「真是太好了!」木白握著斬龍刀歡喜的笑道,接著又將斬龍刀收回了體內。

PS:最後兩章,今天十一章更新完了。

推薦一本小說。

《劍斗九天》作者:寂無。

傳送門: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workintro/374/work_2283894.shtml

沒看過的讀者就趕緊去看看吧,很好的一本書。 身旁,那名侍女和雅菲見了以後,臉色吃驚極了。

木白微笑道:「我們現在可以走了。」

侍女便帶著木白和雅菲朝離開皇宮的方向走去。

侍女將兩人送出宮門以後,她便回去了。

木白回頭望了一眼皇宮大門,搖了搖頭,心裡暗自嘆息,想起昨夜的經歷,他現在依然是驚魂未定,要不是因為寒煙的特殊身份,自己早就被國王處斬了。

「我會努力成為強者,當我再踏入皇宮的時候,一定是要讓國王親自迎接我!」木白心裡暗暗發誓道。

木白帶著雅菲來到街道上,他找了一名馬夫,說清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后,馬夫便駕馭一級獨角獸,拉動馬車快速朝伊莉莎酒店行駛而去。

……

伊莉莎酒店,位於皇城最繁華的街道中心,擁有將近三百年的歷史,是皇城名氣最高的酒店,只對王公貴族、達官顯貴、百萬身價的商人以及社會上流人士開放,普通人連酒店大門都不能靠近。伊莉莎酒店建立至今,它的幕後老闆一直很神秘,幾乎沒有人見過她的真是面目。

馬車緩緩在伊莉莎酒店門口。

木白支付了50銅幣的車錢,帶著雅菲從馬車上緩緩走了下來。

酒店門口建造著一口噴泉,噴泉中央是兩個用黃金鑄造的孩童雕像,一男一女,相互擁抱在一起,他們背後長著一雙翅膀,就如天使一樣。 我家小娘子甜又萌

雅菲指著酒店大門問道:「這就是伊莉莎酒店了嗎?艾利也在裡面嗎?」

其實木白心裡也不是太肯定艾利他們那些精靈是否安全從拍賣會裡安全逃出,他對雅菲道:「我們進去吧。」

兩人穿過噴泉,登上酒店大門前的石階,正要進入酒店的時候,一旁立即走來兩名穿著紳士西裝的青年攔住的兩人的去路。 一名青年語態輕蔑的說道:「對不起,請出示代表您身份的徽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