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明天只要師兄看到美酒佳肴,他的臉一定會陽光明媚的!」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呵!明天什麼時候過來?我好準備好吃的給你!」趙雅惠笑著道。

「現在不知道師父和師叔什麼時候走,等晚上我回家安排好后才能決定!」

「你師兄已經安排好了!買了明天早上9點的飛機票!」

「那我中午就過去!」

「送完師父他們就過來!師嫂還有事找你呢!」

「好的!」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趙雅惠掛斷了電話,王瑩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那明天我們還去領證嗎?」

「去啊!明天早上我師父、師叔去機場,然後去師兄家吃飯,下午我去你上班的地方接你,然後我們一起去民政局!」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我準備好戶口本,你回去也要把證件準備齊了!」王瑩紅著臉道。

「嗯! 灼愛 早點拿證好早點生寶寶!」金清石笑著道。

「鬼才跟你生呢!師父明天走,一定有很多事情要交代你,趕緊回家吧!」王瑩笑著道。

金清石告別了大家連忙趕回到了家中,師父和師叔正在客廳里一邊喝著茶一邊下著圍棋。

無塵向著金清石點了點頭道:「明天我和你師叔要去一躺少林寺,你師爺有事需要我們幫忙,這一去也不知多久才能回來,小雅這裡你一定要多用點心!我已經交代了小虎讓他一定寸步不離的保護好小雅!」

「師爺沒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要不要我過去?」

「少林寺給人踢了場子!你師爺不想以大欺小,想我們過去鎮鎮場子!你就別過去了,趕緊把京城的事情處理一下,然後把龍涎送到製藥廠去,一種新葯想讓老百姓認可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你千萬別大意了!」無塵搖了搖頭道。

「是!師父!好個小島也有消息了!下個月一號我去南海省參加競拍,如果拍下來就可以搞基礎設施了!」

「你師兄最近一直幫你張羅著退伍兵的事情,現在已經招到了100多名從利刃和各兵種退伍下來的好手!他正準備用這些人來跟你換酒呢!」無為笑著道。

「真是太好了!我正擔心小島的安全呢!有了這些人我心裡可踏實多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對你師兄客氣點!別總是跟他頂嘴!有什麼好東西多給他留一點!」無塵瞪著眼睛道。

「師父! 前妻,再愛我一次 是師兄總給我挖坑!我不提防也不行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只要不是火坑你就給我往裡跳!」無塵笑著道。

「只要師父高興!火坑我也往裡跳!」金清石拍著胸脯道。

「少拍馬屁!如果這麼聽話,馬上給我生一個傳人出來!」無塵微笑著道。

「師父!師叔!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去機場呢!」金清石說完轉身向著樓上跑去。

在卧室里沈雅正向著趙影小聲的道:「考慮得怎麼樣了?如果再不答應我怕他會劈腿啊!」

「雅姐!如果我也懷孕了,誰來管公司啊!製藥廠、汽車廠、香港的中醫療養院沒有自已人看著,我也不放心啊!」趙影紅著臉道。

「有了就生!正好孩子還有個伴!香港有顧老、製藥廠有甘家、汽車廠那邊有老廣,暫時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沒有我們自已人,我不放心啊!」

「生孩子可是人生的頭等大事!你就別在猶豫了!而且還可完成八年前沒有完成的心愿!」沈雅笑著道。

「這事這兩天再說吧!家裡太多人了!而且杜娟聽到了也不好!」趙影紅著臉道。

「嗯!這事我來安排!」沈雅點了點頭道。 站在門外的金清石偷聽著兩個女人的悄悄話,心中苦笑著道:「雅姐不去開婚姻介紹所真是太可惜了!床還沒上呢,就開始討論起生孩子的事情,這也太著急了吧?」

金清石輕輕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趙影看到金清石進來連忙站起來道:「師傅明天就要離開京城,你怎麼不多陪一下他?」

「剛剛跟師傅和師叔聊了一會,明天早上我送他們去機場,這兩天我要去一趟南海省,那邊的小島已經有眉目了,一個10平公里的小島,下個月一號開始競拍!」金清石微笑著道。

「多少錢能投下來?」

「估計要10個億!這個島面積比較大,後期的投入可能是一個天文數字!」

「嗯!我已經把三十億劃到了你的賬戶上,現在療養院還有一個億的流動資金!如果需要我馬上轉給你!」

「這一個億不能動,將來療養院復業了,工資、水電、稅、還有藥材的儲備都需要錢!」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那好吧!療養院的營業執照還沒有還回來,你有時間問一下顧爺爺這是怎麼回事!那裡可是我們的根據地!」趙影擔心的道。

「嗯!等我處理好南海的事情就去香港看一看!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在為難我們!」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那神農架製藥廠的事情要不要我過去跟一跟?」

「那邊先不急,廠房正在建設,設備也在維護中,現在藥材也沒收購齊全暫時還開不了工,而且你一個人過去我也不放心,等我給你安排好人手后再過去!」

「那好吧!」趙影聽到金清石擔心自已的安全,心中甜甜的點了點頭道。

「石頭!我想睡覺了!你和趙影去她的房間慢慢聊啊!可以深入的聊一聊!」沈雅笑著道。

「雅姐!」趙影紅著臉叫了一聲后,連忙轉身跑回到了自已的房間。

金清石抱著沈雅柔聲的道:「我父母和王瑩家的意思是先把結婚證領了,因為婚禮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舉行,媽媽和老師都想早一點抱孫子!」

「好事啊!等把證領了就趕緊生個小孩吧!趙影和王瑩都是為了等你才錯過最好的青春,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她們!」沈雅點了點頭道。

「這兩天我又要離開京城了,你要外出一定把小虎帶在身邊,那兩隻藏獒我會留下來保護你!」金清石心疼的道。

「嗯!你自已在外面要小心點!現在你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再去拚命了!」沈雅叮囑著道。

「那我們現在能拼一次嗎?」金清石色色的道。

「不行!醫生說前三個月和三個月是不能亂動的!如果你忍不住就去找趙影!」沈雅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呵!呵!逗你玩啦!我現在只想抱著好好睡一覺!」金清石笑著道。

第二天,金清石將師父和師叔送到了機場,然後在路上把酒和一些吃的東西準備好,直接開到了京城軍區的大院里。

趙雅惠和一身戎裝肩上扛著二杠二星的李碧琴正在廚房裡忙碌著,金清石一進門李碧琴立即高興的衝出來甜甜的叫著道:「師叔好!」

「碧琴已經是兩毛二啦!混得不錯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師叔肩上都扛上金豆了!如果我不努力一下怎麼行呢!」李碧琴微笑著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老爸經常拿這招忽悠我!說吧!有什麼事需要師叔幫忙的?」金清石笑著道。

「媽媽!師叔說我非奸即盜!你快出來給我評評理!」李碧琴立即向著廚房大叫著道。

「小琴!我都說這招你不靈了!如果平時溫柔點,你師叔一定不會懷疑你!」趙雅惠笑著從廚房走出來道。

「是想換車還是看上了什麼東西?只要師叔能辦到的一定會滿足你!」金清石笑著道。

「這可是你說的!千萬不要反悔啊!」李碧琴認真的道。

「保證不反悔!」

「先給我兩顆美容丹嘗一嘗!」李碧琴伸出小手道。

「就這事?」

「嗯!」李碧琴連忙點了點頭道。

「拿去!」金清石說完立即從袋子里拿出兩顆美容丹遞給了李碧琴。

「我的呢?」趙雅惠這個時侯也伸出手來笑著道。

「碧琴不是給師嫂要的?」金清石愣了一下道。

「她是給外婆準備的生日禮物!要不然怎麼會耍點小陰謀!」趙雅惠笑著道。

金清石連忙從袋子里拿出一個木盒遞給了趙雅惠,然後向著李碧琴笑著道:「你的技術還不過關!要跟你爸爸好好學習一下才行!挖坑也是一個技術活!」

「是!謝謝首長的指點!下次我一定好好挖個大坑你!我不坑爹只坑師叔!」李碧琴立即敬了一個軍禮道。

「誰也不能坑!趕緊給我做飯會!」趙雅惠瞪一眼女兒道。

李碧琴做了一個鬼臉轉身跑進了廚房,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大門一開,肩上扛著兩顆金光閃閃五角星的李武印大步走了進來,一進大門他立即向著金清石伸手道:「把你的車鑰匙給我!」

「師兄!酒可別全搬走!那裡有一半我要送給吳副主席的!」

「少廢話!賄賂首長還這麼理直氣壯的?我看你把軍紀都忘了!」李武印瞪著眼睛道。

「師兄!你搶酒能搶出軍紀來,看來你坑人的水平又提升了一個高度!」金清石笑著將車鑰匙放在了李武印的手裡。

李武印一出大門向著站在大門口的一個中校道:「小王!把車裡的酒全部搬到我的書房去,然後把車開到汽車連好好保養一下!」

「是!首長!」那個中校立即敬禮回答道。

酒搬光了、汽車也開走了,李武印心滿意足的坐在沙發上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金將軍!別來無恙啊!」

「托李司令的洪福!現在吃得香睡得好!看李司令容光煥發,是不是喜事臨頭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呵!呵!有了這麼多美酒不開心都不行啊!」李武印笑著道。

「至於嗎?我還為你要高升了呢!」

「年底我就要去廣州軍區去任職! 老闆,夫人逃跑了! 吳副主席已經找我談過話了!」李武印微笑著道。

「去那裡當司令?」金清石激動的道。

「嗯!原來的余衛東司令員調到總參任總長!」

「恭喜!恭喜!師兄的肩上馬上又要增加一個豆豆了!」金清石雙手抱拳開心的道。 「這次的人事調整變動會很大!軍方會有很多退下來,現在為了這些空位,軍委爭論的很激烈,你的問題現在沒有定論!」李武印小聲的道。

「無所謂了!下不下去都一樣!就我這個年紀到了基層也不會受到重要的!」金清石笑了笑道。

「當然不一樣了!你去基層鍛煉幾年,不但為將來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且還可以建立自已的圈子,眾人拾柴火焰高!沒有大家的支持不管是從軍還是從政,都不會走得太遠!」李武印瞪著眼睛道。

「師兄!如果你當了大軍區的司令員,就可以自立門戶了吧?」金清石笑著道。

「是大圈套小圈,一圈又一圈!說好聽點團結就是力量!說難聽點就是官官相護!我討厭這種圈子,卻又不能不把自已套進去!」李武印苦笑著道。

「師兄!你比較適合當官!因為你老謀深算、老奸巨猾,可以殺人不用刀、吃人不吐骨頭!天生就是一塊當官的料!」

「臭小子!你應該把足智多謀、深謀遠慮這些詞用在我的身上!」李武印瞪著眼睛道。

「師兄!我準備在南海省買一個小島,那裡正好是廣州軍區所管轄的範圍,到時候你可要多多關照一下才行!」金清石笑著道。

「嗯!你準備把那些退伍兵放到小島上訓練嗎?」李武印點了點頭道。

「是啊!這可是一個天然的訓練場,而且還可以幫著建設小島!」

「這些大部份都是從農村出來的,他們能吃苦而且素質過硬,如果能培訓出來,我可以把他們重新特招回來!」

「這還沒有訓練呢,怎麼就開始準備挖牆角了?做人要厚道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靠!這是我答應他們的!要不然那能招到這麼多人啊!」

「那我也不能出錢又出力的白訓練啊!你也該表示一下吧?」

「表示什麼?想讓我怎麼表示?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李武印瞪著眼睛道。

「人不要臉責無敵!我算是服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臉皮厚吃個夠,臉皮薄吃不著!這是現在的生存法則!做人的無上寶典!」

「唉!沒想到師兄臉皮的厚度遠遠超過頭層牛皮!再過幾年子彈都穿不過去了吧!」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你們兩個別在那裡鬥嘴了!剛緊過來吃飯!」趙雅惠笑著叫道。

金清石中午吃完飯到中紀委接上王瑩直接來到了玉龍商場,這裡是京城首屈一指的奢侈品購物中心,這裡雖然地方不是很大,可是世界頂級品牌的衣服、包包、鐘錶、首飾、鞋帽、香水等在這裡都可以買得到。

二層是賣珠寶、玉器、金銀首飾的地方,一個個店鋪裝修的金碧輝煌,門外的玻璃窗上閃著耀眼的金光。

金清石拉著王瑩的手在一間寫著香港周富珠寶的檔口停了下來,店裡面有不少人正坐在那裡挑選著首飾,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色制服的女服員立即走上前來微笑道:「您好!兩位想買什麼首飾呢?」

「我們想買一對婚戒,要鑽石的!一定要精品!」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們香港周福珠寶的設計都是最新的,而且質量也是最頂級的!兩位你想要什麼價位的?」女朋友微笑著道。

「把最貴的拿出來!我們只買貴不買對!」金清石笑著道。

「別聽他的!不要那種誇張的,普通一點的就行!」王瑩微笑著道。

「普通的怎麼行?一定要最好的!麻煩你把最好拿出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那個女服員猶豫了一下道:「我們這裡有一款叫花開富貴的卡地亞情侶鑽戒,它們是用2克拉的鑽石鑲嵌而成,價格是120萬元!」

「哦?聽起來還不錯!拿出來給我們看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麼貴的東西平時我也帶不了啊!」王瑩小聲的道。

「那我們就多買兩個!你上班戴一個,下班再戴一個!」金清石笑著道。

「我一生只會戴一個戒指!不會再戴別的了!」王瑩搖了搖頭道。

「那更要買好的了!要不然你可虧大了!」金清石抓著王瑩的手微笑著道。

「討厭!」王瑩紅著臉道。

「麻煩你把那個花開富貴拿過來!」金清石向著那個女服務員道。

女服務員微笑著點了點頭,走到一個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身高170,戴著一副金邊眼睛,長得又白又胖的男人跟前,小聲的說了幾句話后,那個男人轉身走到裡面的房間,沒過多久他拿著一個精美的盒子走了出來。

這個人真接走到金清石的面前微笑著道:「您好!我是這裡的經理周富祥!請問您要買這款卡地亞的情侶鑽戒嗎?」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沒有問題!不過因為這款情侶鑽戒是限量版而且價格較貴,請兩位戴上手套再慢慢觀看!」那個胖經經理周富祥微笑著道。

「你確定這兩個鐵環值120萬?」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位先生你可真幽默!真可是用白金精雕細刻而成!120萬一分都不能少!」周富祥笑了笑道。

「哦!我還以為是1200萬呢!看它還要戴個套!可真夠安全的!」金清石笑著道。

「在大庭廣眾的,你亂說什麼呢!」王瑩紅著臉道。

那個女服務員站在胖經里的身後捂著嘴偷偷的笑著,胖經理臉色一變,然後笑了笑道:「這裡還真有1200萬的!先生你真的要買嗎?」

「哦?拿過來看一看!」金清石好奇的道。

「好的!」周富祥轉身走了出去,沒過多久拿著一個金屬箱走了過來,他慢慢的把箱子打開,又從裡面拿出一個古樸的木盒來,當他把木打開后,一顆十克拉的鑽石閃著耀眼的光芒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好漂亮哦!」王瑩驚嘆著道。

「那我們就買下它!」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沒法戴出去啊!而且還只有一顆!」王瑩搖著頭道。

「沒關係!我把花開富貴和這個都買了,這顆大的你下班回家做飯的時候戴!」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時候一個二十多歲穿夏奈爾紫色的連衣裙,左手挎著夏奈爾的包包,臉上帶著大大的墨鏡,突然從經理手中搶過那個鑽石大叫著道:「老公!我就要這個!」

一個五十多歲,上身穿著阿瑪尼的襯衫、下身是范思哲的西褲,挺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走上前來看了一眼鑽石然後微笑著道:「只有這麼顆的才配得上你!我們買了!」

那個胖經理也不說戴套的事情,立即微笑著道:「這位小姐果然有眼光!這顆10克拉的鑽石名字叫永恆之心,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售價是1200萬元!」

情意綿綿 「這麼貴?」那個土豪聽到一皺眉頭道。

「老公!它叫永恆之心!我對你的感情就像是這顆鑽石一樣!你就賣下它吧!」那個女人撒嬌的道。

「周經理!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們也沒說不賣啊!你這樣做生意可不地道啊!」金清石笑著道。

「那你也沒說要賣啊!在這裡看了這麼久也過足眼癮了吧?」胖經理笑了笑道。

「什麼叫過足眼癮?你的意思是我買不起嗎?」金清石冷冷的道。

「我可沒這麼說!如果你這麼想那我也不能阻攔你!」

「小胖子!都說是和氣生財!你的和氣怎麼和榴槤一個味道?那個什麼鳥心我買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既然你絕得我口臭,這顆鳥心還我不賣給你了!」胖經理黑著臉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