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明天你給我辦理出院手續吧,我沒什麼事,我想回去了。」


她幾乎不假思索就拒絕了。

「不行,你得繼續留院觀察……」

然而,她還沒把話說完,他便對上了她的眼。

「丫頭,我想回家。」

秦桑的心漏了一拍,沈翎很少會喊她「丫頭」,這樣的昵稱,很多年前,當他失去了雙親,最脆弱的時候曾經喊過一遍。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有再像當年那樣喊過她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裡總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她想問出口,可是當她接觸到他的視線時,雖然疑惑,但到底還是軟下了姿態。

「好,我們……回家。」

翌日,她親自給他辦理了出院手續,還把他送回匯廈花園。沈長青之前一直都以為他是出差去了,可是當看見他身上的傷時是吃了一驚,然而不管她怎麼問,他就是不願意告訴她自個兒身上的傷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秦桑走進廚房,將去了皮的水果放進榨汁機里。

從昨天開始,她就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沈翎有什麼在瞞著她不讓她知道,可是就像他對待沈長青一樣,無論問些什麼,都選擇默不吭聲。

她將榨好的果汁倒出來,隨後拿出廚房,客廳內,這兩兄妹仍然在說著話。

沈長青的眉頭緊蹙,看著沈翎的目光布滿了擔憂,相反的,沈翎卻是面色和氣,若不是那些傷還在身上,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根本就沒發生過任何事似的。

她走過去,將果汁放到他的面前,他抬起頭望向她,眉目微彎。

「謝謝。」

他拿起喝了一口,對面,沈長青賭氣地坐下。

「哥你總是這樣,將我當做一個小孩子,再過一個星期就是我十六歲的生日了,我也能算是一個小大人了。」

他笑,似乎有些漫不經心。

「對我來說,你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過了半晌,他似是猶豫了許久,到底還是對她開了口。

「桑桑,這幾天,你能住在這嗎?」

聞言,秦桑一怔。

「可以啊。」

八零農家小福寶 她倒是無所謂,反正公司的事有相關的人幫襯著,她待在秦宅那邊,也是跟蔣衾衾在一起罷了。她這幾天住在這,蔣衾衾也能放心一點。

得到答案,他看上去很高興,她轉身說去打電話讓人把她的換洗衣服帶過來,他點了點頭,覺得有點累了,就吩咐了一聲,隨後自己回房去了。

等到那扇房門關上,他才終於放鬆下來,他垂著眼帘,看著自己不斷發抖的雙手,眼底的悲戚越來越濃郁。

三天,最後的三天……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最後的三天能過得越慢越好……

沈翎的身子往後靠,慢慢地闔上雙眼,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他才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生命的流逝。一點一滴,沒有半分的留情,讓他無能為力。

他只能努力偽裝,盡量偽裝,唯有這樣,他才不至於讓別人為他太難過。

……

蔣衾衾親自給她送來了換洗的衣物,聽說她要在匯廈花園住幾天,也沒有說些什麼,她讓她多陪陪他,正好醫院這幾天給她安排了不少的手術,正好她可以全心全意在醫院裡忙碌。

她沒怎麼放在心上,在匯廈花園待了一會兒就走了。

可是她的車子才剛駛出小區,餘光不經意地一瞥,竟然瞥見了那停在邊上的一台熟悉的pagani。

她根本不用去思索就知道這車到底是誰的,在這俞城之中能開著pagani到處去的,也就只有霍向南一個人罷了。

可是,這裡是匯廈花園,是沈翎住的地方,他怎麼跑到這種地方來了?

蔣衾衾猶豫了下,到底還是忍不住打開車門下車,走到那駕駛座前用手敲了敲那車窗。

她等了一會兒,車窗在眼前緩緩落下,隨即,那一張面部曲線緊繃的俊臉印入了她的眼帘。

果然她沒有猜錯,是霍向南。

想起他對秦桑做的那一切,蔣衾衾從一開始就沒想要給他好臉色看。

她雙手環胸,一臉懷疑地瞅著他。

「堂堂霍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這兒可是桑桑那竹馬住的宅子,你可別告訴我,你是埋伏在這裡。」

她等了好半晌,都不見他回答,男人只是抬眸懶懶地掃了她一眼,那雙薄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

見他不吭聲,蔣衾衾自然不會自討沒趣,她是站在秦桑那邊的,肯定不會對他阿諛奉承。

因此,她沒有多想就轉身想要走回自己的車旁,但是沒走幾步,後方就傳來了男人低沉渾厚的嗓音。

「她還好么?」

這個「她」,無須深究就知道他指的是誰,蔣衾衾氣不打一處來,扭回去怒瞪著他。

「喲,你還知道要問桑桑她過得好不好啊?你心裡還有她的存在么?你們現在已經離婚了,她過得怎麼樣都與你無關了吧?你以為你是誰?你問,我就必須回答你了么?呸,我就是不要告訴你,怎麼著,你咬我呀?」

她微仰著頭,眼底儘是不屑於鄙夷。

她本來以為他會生氣,沒想到他竟然徑自打開車門走下車來。

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黑色襯衣,下車以後他便靠在車旁,利眸微眯,直直地掃視過來。 蔣衾衾不自覺地後退了一步,沒辦法,她是欺善怕惡的人,這個男人的手段她可見識過不少,就算這會兒是在大街上,她也怕他會對她做出些什麼,還是先警覺著總沒錯的。

「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你要是敢對我做些什麼,我就喊救命……」

她滿眼的戒備,他不可能看不見,然而,他卻是重複了那句話。

「她還好么?」

蔣衾衾慢慢沉默了下來,好半晌以後,她才冷笑出聲。

「你不覺得,你這樣的問題很可笑么?」

她對上他的眼,每一字每一句都說得格外清楚。

「這麼久了,你有在乎過她有愛過她嗎?從一開始,你做的哪一件事不是為了那個陸心瑤?後來,陸心瑤撞死了秦伯父,你是怎麼對桑桑的?你寧願護住陸心瑤,也要昧著良心!桑桑現在的絕望和痛苦,通通都是你親自給予的,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在這問她過得好不好?」

她是真的生氣,而且這股氣憋著一直都沒地方發泄,她是旁觀者,很多的事情她看得是再清楚不過了。她看著秦桑為了霍向南不斷付出,看著秦桑為了霍向南不顧一切,可是他又是怎樣對待她的?他將秦桑對他的愛一次次撕成了碎片,甚至還踩在腳下恥笑。

她替秦桑覺得不值,她覺得,這樣的一個男人,根本就不值得秦桑去深愛。

秦桑多好啊,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對待,她不需要將滿腔的愛戀浪費在一個不值得的男人身上。

「桑桑從來都不喊痛,不代表她不會痛,這麼多年了,她只是習慣忍著這種痛。她想捂熱你這塊石頭,想要和你白頭偕老,她為了你,什麼都可以放棄,但你一次又一次為了陸心瑤傷害她。陸心瑤是人,難道桑桑就不是人了么?你怎麼可以那樣去傷害她?你以為你是誰?我告訴你,如果桑桑不愛你,你屁都不是。」

蔣衾衾放在身體兩側的手緊攥成了拳頭,這一刻,她真的忍受不了,她真的想要將心底的那些話一次性地全部說出來。

「霍向南,你知道她為什麼會成為醫生嗎?你肯定不知道吧?那就由我告訴你,桑桑她之所以會成為醫生,都是因為你,她說你小的時候身體很弱,和你母親一樣總是生病,她不想看見你那麼難受,她從那時候就立志要成為一個醫生,她是為了你才成為醫生的!她的這輩子,都在為了你而活!你哪怕有點良心,顧念你們曾經在一起的那些點點滴滴,都不應該在那一場案子上站到陸心瑤的那邊,然後把她徹底推進地獄!」

她說到後面,聲音難免有些哽咽,然而,她仍然倔強地抬起頭。

「現在,你們分開了,她解脫了,我是真的為她覺得高興,像你這樣的人渣,她早就應該遠離你了,在這個世界上不止只有你一個男人,桑桑那麼好,會有比你更好的男人全心全意地去愛她!至於你,就好好陪著你那個青梅吧,以後,不要再來打擾她的生活了,她的生命里不需要你再次出現,也不想再讓你出現。」

蔣衾衾一口氣說了很多,這些話換著是以前的話她根本就不可能會說出口,她清楚秦桑的脾氣,秦桑深愛著霍向南,不管是什麼,她都選擇了忍讓,而她身為秦桑的好朋友,自然也是得為自己的好友著想的。

可是現在,已經沒必要繼續忍著了,這兩個人各自天涯,那麼,也理應清清楚楚,不再藕斷絲連。

她不會讓他再去打攪秦桑的人生。

「霍少,霍大少爺,就算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放過她吧!你想要女人,莫非還難么?更何況,你現在已經如願跟陸心瑤在一起了,你就別再來找桑桑了。」

霍向南聽著她說了這番話,一直到最後,都沒有吭聲,她更不知道自己說的話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反正無論他能不能聽進去,就她認為,這兩個人是再也沒有任何可能了。

蔣衾衾也不想將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自認為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也沒必要繼續待在這,轉過身走回自己的車旁。

她剛把車門打開,還沒坐進去,就聽見他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好好陪在她的身邊,她什麼都沒了,你是她的朋友,我不希望她連你也失去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

蔣衾衾有些懵,回頭想要問,可她根本來不及說些什麼,就瞥見男人徑自將車子開走。

那台pagani很快地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她仔細地回味著他方才的那句話,總覺得好像有些什麼,但她搖了搖頭,也沒有多在意。

就算霍向南不說,她也會陪在秦桑身邊的,自然,不用他特地來提醒。

只是,這一次霍向南的出現在她的心裡留下了一個謎團,所有人都知道,霍向南為了陸心瑤不惜袒護車禍的真實肇事者,甚至還主動跟秦桑離婚。然,離婚後的這段日子,他卻經常出現在秦桑的身邊,她根本就猜不透他這麼做的用意到底是什麼。

……

匯廈花園。

秦桑的眉頭緊蹙,這幾天她都住在這邊,許是相處的時間久了,她愈發覺得沈翎有事情在瞞著她。

可是不管她怎麼問,他就是不肯回答。

連帶著的,她發現沈翎的身體情況好像悄然有了改變,有時候她和沈長青不在,她能偷偷發現他在不斷咳嗽,臉色更是白得嚇人。

出院的第三天早晨,沈翎很早就起來了,還親自下廚給他們做了早餐,只是沒有做自己的。沈長青已經回到學校繼續上課了,過的日子跟以往的無異,沈翎看見她下樓來,招呼她吃早餐的同時,還忍不住問了句。

「長青,你去上課之前,能給我做一碗青菜雞蛋面么?我突然有點饞了,好想吃。」

沈長青雖然疑惑,但到底還是進廚房去做了,秦桑下樓來的時候,就恰巧看見他坐在飯桌前一口一口地吃著,他吃得很慢,像是在仔細品嘗著一樣。

旁邊,沈長青難免發起嘮叨。

「哥,這大清早的,就算你嘴饞了,也可以先吃早餐呀,然後等傍晚我回來,再下廚給你做。」 他笑了笑,抬起頭看她。

「哥哥等不及了,想立即就吃,哥哥難得任性一次,你隨了我吧!」

「哥,你在說什麼話呀?又不是你是兄長,就不能任性,往後你儘管跟我任性,你的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

聽見她的話,沈翎抿唇一笑。

「好,這是你說的,別到時候嫌棄哥哥。」

沈長青眼尖地發現她,跟她打了一聲招呼,她走過去,目光落在了他面前的碗上。

「長青說的沒錯,大早上的你可以先吃些清淡的,等傍晚她回來以後再做給你吃。」

他知道她這是在關心他,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礙事,我想吃,你就讓我吃吧!」

學校今天還有臨考,沈長青快速地把早餐吃了就起身準備出門,沈翎喊住她,好生地叮囑。

「你上學的路上小心,我之前就想讓司機接送你,你不肯,非要自己坐車去,既然這樣,你就要多多注意知道嗎? 愛像泡沫,一觸就破 還有,你剛開始接觸這些東西,要是不適應就跟我說,放學了就趕緊回家,別老是在外面玩鬧……不過哥哥希望,你能多認識一些新朋友,多接觸接觸,這樣的話對你以後的生活也有好處……」

他念叨了好多的話,沈長青撒嬌般嘟起了嘴。

「哥,你好啰嗦哦,來來去去說的都是那些話,我耳朵都要聽到長繭了,你就放過我吧!」

沈翎朝她擺了擺手。

「好好好,放過你了,不過你也得答應我要把我說的話都聽進去,快上學去吧,不然你就要遲到了。」

沈長青看了眼時間,「啊」了一聲,連忙跟他們道別就急匆匆地出了門。

秦桑收回目光,剛要跟他說話,冷不防看見他臉色丕變,下一秒,側著頭嘔吐了起來。

那些才剛吃進肚子里的食物全部都吐了出來,他的面容煞白,看上去很辛苦。

她嚇了一跳,連忙跑到他的身邊,用手拍著他的後背讓他可以稍微舒服一點。

「你沒事吧?好端端的怎麼會吐了呢?」

一碗青菜雞蛋面,還不至於讓他吐成這樣的,她伸出手想要給他把把脈,可手指還沒觸碰到他的腕部,就被他不漏痕迹地避開了。

秦桑愣住,眉頭蹙得死死的。

他勉強扯起一笑,「我沒什麼大礙,估摸是最近這幾天睡得太少了,身體有些難受,吃過早餐以後回屋去休息會就沒事了。」

「你讓我給你看看……」

「我真的沒事,難道我自個兒的身體我還不清楚么?」

重生帝后帥翻天 他都這樣說了,她只能收回了手。

「那好吧,我推你回房間去。」

沈翎似乎有些遲疑,他看著飯桌上那碗只吃了一半的青菜雞蛋面,到底還是沒有再說些什麼,唯有點了點頭。

秦桑將他送回房間里,男看護幫忙攙扶著讓他躺到床上。

她幫他掖了掖被子,正要直起身來,手腕就被攥住。

她回頭,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怎麼了?」

她低聲關切地問道,還以為他是哪裡不舒服了。

他向她招了招手,待她靠近以後,手撫上了她的臉頰,她吃了一驚,下意識地想要退後,卻被他制止了。

「別動,讓我好好看看你。」

他的眸光很深,那雙眼裡似乎蘊藏了很多的東西,只是隔了一層霧,她根本就看不清。

他將她看得很仔細,就好像,要將她的模樣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心底,永遠都不要忘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