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昂……」摩卡對著黃然大聲的喊著,但是卻不敢進攻,此刻的摩卡就是一直野獸,對於危險的事務,野獸通常都是要謹慎一些……


「去死吧……」黃然身體猛的消失,斬龍劍已經通紅通紅的,好像一把鮮血鑄造的寶劍……

摩卡也動了,身體想著黃然撲了過來,黃然臉上布滿了殺氣,此刻的黃然,實力提升了很多,大劍一挑,摩卡的身體上就出現了一道傷口……

黃然的速度很快,而起劍法更是犀利,看著很慢,但是卻讓摩卡一次又一次的受傷,摩卡發出痛苦的慘叫聲,從斬龍劍上傳來的那種冰冷的殺氣,進入自己的身體裡面,竟然能阻止自己的傷口癒合速度,那種殺氣,就好像毒藥一樣,越進越多……

「去死……」黃然最後喊了一聲,一個腦袋衝天而起,根本就不故摩卡插在自己身體裡面的爪子,狠狠的劈了下來,從上到下,一刀兩段,但是黃然的動作並沒有停下,繼續劈砍著,那些龍牙看著自己的隊長,心裡有點發寒,隊長才是惡魔……

摩卡竟然被黃然不斷的劈砍,最後竟然變成碎肉,撒的一地都是,而那個腦袋在哪裡,被黃然一腳踩在腳下……

「你不是能耐嗎?你怎麼不殺了,畜生,以為你是恐龍老子就不能殺了嗎?草……」黃然狠狠的罵了一句,然後露出鄙視的神色……

此刻的黃然看上去他被的壯烈,摩卡的兩隻爪子,一個插在黃然的大腿上,另一隻在肚子上,被黃然用劍截斷,留在黃然的身體裡面,黃然一隻腳踩著那個頭顱,一手拿著一把大劍,*著上山,鮮血布滿了全身,頭髮很凌亂,臉色蒼白,給人一種蒼涼的感覺……

「隊長……」龍牙戰士快速的跑了過去,看到黃然蒼白的臉色,一個個都眼睛紅紅的……

「哭什麼哭,老子都沒哭,你們哭個屁啊!」黃然喊了一聲,輕輕的笑了笑,但是笑容卻有點勉強,低頭看了看留在自己身體裡面的爪子,臉上露出很狠勁……

「恩……」一直爪子被黃然快速的拔下來,仍在了地上,猶如鐮刀一樣的爪子上都是鮮血,而黃然的身上也露出幾個大洞……

「醫生,快叫醫生……」龍牙們大聲的喊著,這個時候莫無言帶著幾個人快速的趕來,黃然此刻有拔出了另一隻爪子,臉上已經沒有任何的血色了,看到莫無言,輕輕的笑了笑,然後身體一軟就倒了下去……

「隊長……」龍牙們大聲的喊著,莫無言一把扶著黃然,快速的檢查了一下……

「快,抬回去……」莫無言大聲的喊著,幾名龍牙抬起擔架,用最快的速度想著總部跑去……

這場戰鬥的慘烈程度讓世人都驚訝,美國的A組,全軍覆沒,恐龍戰士摩卡也戰死,美國想製造下一個恐龍戰士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而黃然也深受重傷,龍牙戰士死了一百多名,雙方都損失慘重,戰鬥中兩棟大樓變成了廢墟,戰場一片狼藉……

在聯軍總部,一名將軍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摘下自己的帽子,低下了頭,其他人也都默默的不說話。而此刻聯軍又得到了一個更壞的消息,上萬名龍牙戰士,偷襲日本,日本所有的港口都被炸毀,軍師基地更是被一個又一個的摧毀。更重要的,龍牙襲擊了日本核電站,所有核電站的發電機組都停止運行,日本進入無電時代,情況危急,而且一萬名龍牙還在日本到處搗亂,日本已經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中……

(二更了,求花花,求票票,大家給點力吧!笑笑也好有動力爆發啊!票票三十票,成績不斷下滑在這樣下去,決賽都進不去啊!還有花花,都這麼多天了,還不上三百,大家給花花啊!今天超過三百,明天六更爆發啊!多多投票,最少也得混進決賽啊!要是決賽都進不去,多丟人啊!大家給力一點,沒有支持一票,就有好幾百票呢,也不貴,一票都是對笑笑的支持,集體力量大啊!) 「隊長,準備好了……」一名龍牙來到黑人隊長身邊,笑著說。在東京電視塔上,他們安裝了很多很多的炸彈……

「好,準備突圍,把這些人,都給我解決了……」那名隊長狠狠的說,然後看了一下下面的激情表演,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下面的表演已經鬧成了一團,巨大的場面,讓所有人都汗顏,高清的直播,特別是日本首相的老婆,那個老女人可是異常的兇猛,一下子伺候了五個男人,還顯得精神異常,而那些女官員還有女明星的叫聲,不知道讓多少電視機前面的男人咽了咽口水……

那種誘人的聲音,讓所有人心裡都發熱,一個個白白的軀體,地面已經全部濕了,那種刺鼻的腥味讓周圍圍觀的人群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都看著幹什麼,現在我宣布,都是免費的,你們當兵的,還有民眾,都可以參加,快點……」那名黑人隊長大喊著,這一下子可熱鬧了。早就憋壞的男人們,一個個瘋狂了起來,那些士兵也忍受不住了,把槍背在後面,開始了行動……

而周圍的人群,也開始了鬧騰,那些男人瘋狂了,而那些女人也早就忍受不住了,大街上,開始了混亂的場面,也不管認識不認識,男人和女人,開始了最瘋狂的活動……

那名黑人隊長傻眼了,而電視機前的人群也傻眼了,全世界也傻眼了。這場風暴,就好像颶風一樣,從電視塔開始蔓延,然後快速的普及整個東京,然後就是整個日本。整個日本更加混亂了,人性抹滅,獸性爆發,整個日本都陷入了一場巨大的派對當中……

在學校里、在地鐵上,在街道上,在家裡、在商場……所有的人都好像瘋了一樣,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變成了赤身裸體。母親和兒子,老師和學生、老人和孩子,現在已經不管什麼關係了……

「上帝啊,我怎麼不在日本啊……」一位美國大兵這個時候埋怨的說,其他人也都議論了起來,估計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恨不得身在日本,也有很多女人眼睛發紅的看著電視……

「隊長,我們幹什麼……」一名龍牙問著黑人隊長,然後看了看外面,從東京電視塔上望去,整個日本都是肉色的,好像一個巨大的電影基地一樣……

而日本首相和一些官員卻傻了,這是日本嗎?即使日本再怎麼開放,還不至於到這個地步吧……

「轟……」巨大的爆炸聲,讓所有人都暫時緩了過來,特別是電視塔旁邊的人,這個時候也不顧的享受了,拔腿就跑……

高大的東京電視塔,轟然間倒塌,威力巨大的炸彈,讓這個標誌性建築變成了一片廢墟,而那些身份顯赫的人,則被幾名龍牙用速射炮打成了肉泥……

「八嘎……」當日本首相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大聲的罵道,差點沒有被氣暈過去,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多麼愚蠢,怎麼會這麼傻。龍牙是什麼,不是正規軍,而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的話能信嗎?

一百名龍牙快速的向前沖著,這個時候龍牙的戰士格外的顯眼,因為只有他們穿著衣服,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日本軍隊緊急出動,而這個時候在法國戰場的日本人,一個個眼睛通紅的,看著自己的國家被禍害,他們一個個氣的咬牙切齒的,躲過聯軍也開始召開會議,關於日本的事件他們必須給日本一個說法,要不然多國聯軍的士氣會受到嚴重的打擊的……

這段時間,多國聯軍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雖然空戰和海戰都吃了虧,但是在陸地上,龍牙卻不好受,黃然身受重傷,而龍牙雖然戰鬥力強悍,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啊,再說躲過聯軍,火力異常的兇猛,比龍牙兇猛多了,簡直就像是大掃蕩似地,每天都有龍牙戰士犧牲……

聯軍總部,人們正在激烈的討論著日本的事件,會議已經召開了一個小時,但是還是沒有討論出一個結果。向日本派兵是不怎麼顯示的,現在海上已經被龍牙封鎖了,軍艦根本就不能通過,龍牙的那些潛艇,真是太厲害了,一艘就能幹掉一個航空母艦群……

「關於日本事件,我們也很難過,但是我們卻無能為力,我們的部隊,無法增援日本,現在在日本的龍牙部隊越來越多,龍牙在法國情況並不樂觀,所有他們就把一批部隊運到了日本,現在日本的龍牙部隊已經超過了三萬,但是我們卻無能為力……」美國的一名將軍慢慢的說,其他人也點點頭。

「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日本受苦嗎?為了這場戰爭,我們日本付出了多少,你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日本這樣呢……」一名日本官員大聲的喊著,其他人同情的看著他,他們也充滿了無奈。

「山本先生,你也要理解我們,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快進攻速度,早點打垮龍牙,那樣你們日本就會解脫了……」那名美國將軍看著山本說道。

「你們……」山本此時也無話可說,看了眾人一眼,然後坐了下來。他也沒有任何辦法,只有這樣了……

「我們從今天開始,就要加快進攻進度,必須用最快的時間打垮龍牙……」那名美國將軍大聲的喊著,其他人也認真的點點頭……

在聯軍開會的時候,在日本最美麗的富士山上,幾百名龍牙正在那裡戰鬥,日本的大家族派出自己的精銳追擊龍牙,但是卻死傷慘重。而在富士山定,上百名龍牙正在忙碌著……

富士山(ふじさん,FujiSan)是日本第一高峰,橫跨靜岡縣和山梨縣的休眠火山,位於東京西南方約80公里處,主峰海拔3776公尺,2002年8月(平成14年),經日本國土地理院重新測量后,為3775.63公尺,接近太平洋岸,東京西南方約100公里(60哩)。是日本國內的最高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之一……

富士山作為日本的象徵之一,在全球享有盛譽。它也經常被稱作「芙蓉峰」或「富岳」以及「不二的高嶺」。自古以來,這座山的名字就經常在日本的傳統詩歌《和歌》中出現。

富士名稱源於蝦夷語,現意為「永生」,原發音來自日本少數民族阿伊努族的語言,意思是「火之山」或「火神」。山體呈優美的圓錐形,聞名於世,是日本的神聖象徵。

但是此刻,龍牙的戰士正在進行一場偉大的活動,一枚枚炸彈被安裝在火山口,而且是那種威力很大的炸彈,他們的排列順序也很特殊,這樣的順序可以讓炸彈的衝擊波進入火山內部,擾亂裡面的秩序,估計這場爆炸,要成為一個永久的記憶了……

「安裝好沒有……」那名隊長大聲的喊著……

「好了,隊長,隨時可以開始……」那名龍牙笑著說。

「好……」那名隊長笑著說。

「隊長,開始吧!」那名龍牙有點期待的說。卻被那名隊長在頭上打了一巴掌……

「你傻啊!現在開始,你想當什麼,你以為你這小身板放在岩漿裡面還可以鍛造啊!你以為你是孫悟空啊!八卦爐裡面燒不死……」那名隊長狠狠的說,其他人都笑著了起來,那名龍牙也吐了吐舌頭……

「撤……」龍牙隊長大聲喊了一聲,龍牙戰士快速的想著山下跑去,而這個時候,卻有更多的日本士兵圍住富士山,龍牙戰士並沒有正面和他們戰鬥,而是選擇偷偷的潛出去……

「隊長,我們已經全部撤出來了……」一名龍牙戰士笑著說,然後看了看後面的富士山,已經超過五萬部隊進入了富士山,展開了搜索……

「嘿嘿,放煙花了……」那名隊長看了一眼,然後按動了按鈕……

「轟……」巨大的響聲讓整個日本都能聽到,聲音從富士山傳來,大家都看向那裡,而此刻富士山已經變了一副模樣……

幾百枚炸彈響起,整個富士山都好像震動似地,那些搜索的日本士兵猛地一愣,一個個傻傻的看著富士山頂……

「碰……」富士山震動了一會兒,突然發出了一聲巨響,好像一頭被鎖了好多年的怒龍一樣,直衝雲霄,好像原子彈爆炸一樣,弄弄的黑煙遮住了天空,短短的時間內整個天空都暗下來,看不清人影……

「跑啊……」日本士兵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岩漿好像洶湧的波濤一樣,沖了下來。 老公惹上桃花劫 在加上火山灰還有有毒氣體,那些日本士兵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被岩漿吞沒……

日本人呆住了,他們的聖山,竟然就這樣噴發了,五萬士兵,逃出來的不足一萬,其他的全部被岩漿吞沒,不過這僅僅是一個開始,這個沉悶很久的聖山,好像要把左右的繼續都發泄出來,岩漿不斷的噴出,火山灰加上毒氣,這才是致命的,日本陷入了一場空前的危機中……

而龍牙們看著富士山,一個個也愣了,他們沒有想到富士山這麼大的後勁,這簡直能和原子彈爆發相比了,而龍牙也開始撤退,最起碼要撤出這片地方,這片地方,已經不再適合人來呆在那裡了……

三萬名龍牙開始想著日本南方撤退,他們不能離開,日本他們必須拿下,這才是一個開始……

(一更,求花花了,還不到三百啊!趕緊了……) 日本事件以後,聯軍就對龍牙展開了猛烈的攻勢,法國這片美麗的土地,每天都被傾瀉了大量的彈藥,美麗的法國已經不見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廢土……

黃然靜靜的躺在惡魔城堡,臉色有點蒼白,進過尹浩然的權利解救在加上精神力的神奇修復力。黃然的生命是保住了,但是卻留下了一個強大的後遺症,真氣消失了,不知道是費了還是消失了。反正黃然是感覺不到自己的真氣存在,精神力也少了很多,只剩下一點點……

黃然現在的實力,不到原來的五分之一,雖然身體強橫,但是沒有真氣的支持,他連一名龍牙隊長都危險能打得過,這讓黃然鬱悶無比。臉上也露出了一臉的苦笑,沒有真氣,僅僅憑藉自己強橫的身體,最多也就打得過宗師二級的對手,連宗師三級的人都不能打得過。而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太多的強者了。接觸的越多,黃然心裡就越感到不安……

「隊長,按照你的吩咐,全部安排好了……」軍師走了進來,看著黃然慢慢的說,黃然實力下降他也很傷心。

「很好,這一次我們要給所有的國家一個教訓,哼,還真以為自己佔了上風啊! 兩個世界的時差 空軍海軍都失敗了,僅僅靠陸軍,他們還想打過我們龍牙……」黃然笑著說,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這段時間,龍牙損失了不少兵力,整整三萬龍牙永遠的閉上了眼睛,但是他們卻讓十五萬多國聯軍的戰士躺在地上。三萬龍牙,至少有一半是死在聯軍的炮火下,龍牙戰士根本就沒地方躲,第一次進攻,聯軍的炮火好像下雨一樣,即使是改造人也不行……

但是聯軍也好不到那裡去,死的十五萬人都是精銳部隊,這還不算海軍和空軍的死亡人數。海軍和空軍基本上全軍覆沒,就連美國那兩架新型戰機都被十幾名龍牙纏著最後擊落了,最後被龍牙給打撈走了。海軍更是全軍覆沒,龍牙的潛艇神出鬼沒的,美國、英國、印度、德國、西班牙等國的軍港,全部遭到偷襲,現在世界各國想聯繫是非常困難的。除了亞洲聯盟那裡在發展,其他的地方,都在快速的倒退著……

龍牙的偷襲更是給多國聯軍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一批批優秀的將領被龍牙給刺殺,雙方都損失慘重,但是總體上來看,戰爭的局面確實對龍牙有利……

「通知下去,凌晨零點準時行動……」龍牙狠狠的說,軍師笑著點點頭走了出去……

凌晨,在大氣層外面,很多架黑色的影子在快速的行駛著,最後慢慢的分開……

「準備降落……」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所有的龍牙真氣的鑽進降落艙,然後互相的鼓勵了一眼,點點頭……

在美國華盛頓上空,十幾架巨大的運輸機出現在上空,然後投下了猶如炮彈一樣的降落艙……

「碰……」降落艙準確的降落在美國新建的政府大樓的周圍,龍牙快速的行動了起來……

「快……」十幾名龍牙快速的衝進一棟別墅,槍聲響了起來,守衛快速的給解決掉了。十幾名龍牙鑽了進去,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正在那裡熟睡,槍聲驚醒了他。男人反應很快,趕緊去那抽屜下的槍,但是這個時候一名龍牙已經沖了進來,一槍就把那把手槍打廢了……

「帶走……」那名小隊長走了進來,大聲的說,一名龍牙直接打暈那名中年人,扛著走了出去,而那個年輕的女人則是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幹什麼……

凌晨,聯軍總部召開的緊急會議,所有負責人都來到了總部,而那個美國老女人則是滿臉的怒氣,看著大家……

「讓大家來,是給大家宣布一則消息。今天凌晨,龍牙分別空降了華盛頓、倫敦等地方,出動人數六萬餘人,在一個小時裡面,從我們所有的國家劫走了三萬名人質,包括我們國家的總統在內,幾乎所有的官員都被他們一網打盡,還有那些家族的重要成員,也被劫持走……「那名老女人看著大家,慢慢的說。

所有人都愣了,這算什麼事情,這個出現這種事情,這算什麼事情啊……

原來黃然進過多天準備,乾的就是這件事情,一次性衝動了六萬戰士,把華夏公司生產的新型運輸機全部用上,六萬名龍牙,在一個小時之內,就帶走了三萬名各國政要,把他們塞進了回收艙弄到了運輸機上,而戰鬥並沒有結束,戰鬥持續了一夜,那些國家的軍隊根本就對付不了他們他們,龍牙也不跟他們纏鬥,而是在這些國家亂竄,有著軍事衛星的定位,他們準確的找到了一個又一個目標,官員抓完了抓那些大富豪,大富豪抓完了抓小富豪,僅僅六個小時的時間,龍牙戰士在這些國家抓走了20萬人,而這些人每一個都不是普通人。

最後戰士們乘坐回收艙回到了飛機上,一個個興高采烈的。臉上布滿了成就感……

「到了,都給我下來,這以後就是你們的家了……」那些政要空投了下來,這是一個巨大的小島,不過現在小島已經是龍牙的了,在這裡一個巨大的集中營,而且還是很破的那種,一批批外國人被趕了下來……

「看什麼看,你以為你還是總統嗎?在這裡你什麼都不是,惹急了老子把你扔到海里喂鯊魚,你看不起你這個小黑人,奶奶的,太虛偽了……」一名龍牙看著美國總統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後猛地一腳把他踢了好遠,鄙視的看到……

「你們……」那些美國人想發怒,卻被總統給攔住了,然後總統指了指上面,高大的圍牆上,龍牙戰士正在那裡戲謔的看著他們,那一挺挺速射炮已經裝上了子彈,所有人都看著心寒,他們知道,龍牙可不會手軟,如果真的敢反抗,那麼自己就會真的變成死屍……

「都給我安靜一下,我是這裡的主管,以後也是這裡的老大,你們都給我挺好了,在這裡,你們就是囚犯,不再是什麼狗屁總統,首相了,也不再是富家太太,富家公子了,你們在這裡一律平等,都是囚犯,你們以後沒有名字,只有編號,你們在這裡住,有可能是臨時的,有可能是永久的,至於住多久,那就要看你們國家的態度了。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們,這裡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你們人太多了,足足20萬人,我討厭熱鬧,如果你們讓我感到不舒服,我就把你們扔進海里喂鯊魚。這裡規矩只有一條,那就是不準隨地大小便,其他的你們想怎麼干就怎麼干,無所謂,但是給我記住,你們在這裡必須要工作,你們看看,這城牆太難看,也太低,這個島嶼很大,以後你們每天都必須工作八個小時。當然是有工資的,你們可以用工資買東西,嘿嘿,這裡以後就是你們的天堂了……」那名龍牙隊長說著,然後看都沒有看那些人一眼,就走了出去,而一群龍牙走了進去,開始安排秩序……

這個小島位於太平洋中部,以前屬於美國的一個島嶼,但是現在卻被黃然給霸佔了。這個島嶼很大,足足上萬平方公里。黃然用最快的時間在這裡建設了一個大型的集中營,圍著島嶼用混凝土為了一個城牆,裡面隨便的弄一弄,就把這20萬國家的精英仍在這裡了……在這裡,有三千名龍牙,他們沒有任務,就是負責建設島嶼罷了,這個荒島,想逃出去那是不可能的,在島嶼上,有一個特殊儀器不斷的發出超聲波,在荒島周圍全是鯊魚這樣的兇殘生物……

至於島上的建設,那就是就地取材了,這個島嶼上有很多石頭,向建設成什麼樣子,就看龍牙隊長的愛好了……

那些人員很快就以國家為單位分為了很多陣營,美國這面的人最多,但是誰也不敢鬧事情,幾個總統也彙集在一起商量事情,至於商量的什麼龍牙戰士就不*心了,他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自己就是閑著看熱鬧的……

而國際上這個時候卻瘋了,龍牙這次行動真是太恐怖了,所有的聯軍都受到命令撤了回來,誰也不敢在打了。因為那些人質是在是太重要了,而那些國家也亂成了一片,幾乎陷入癱瘓……

而在美國的雪夜,這個時候收到黃然的消息,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華人幫開始行動,現在美國的政界,商界都處於一片空白之中,真是華人幫再一次發展的大好機會,雪夜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了……

華人幫現在的勢力早已經擴展到歐盟,而在這一次襲擊事件中,沒有被帶走的都是華人幫的人,而在這個沒有主心骨的時候,這些人動了,他們原來勢力並不強,但是此刻卻成為了最重要的領導,人們不能沒有主心骨,他們習慣被人領導,於是華人幫開始行動了……

(氣死笑笑了,竟然瀏覽器出現了問題,急的我差點跳樓,弄了快一個小時了,終於弄好了,二更完了,三更就不出了,明天六更爆發,給大家補上,夠意思吧!要理解啊!今天心情也鬱悶,希望大家理解,花花多給吧!快被老鼠給爆了,真是鬱悶之極,哎,大家都給力一點,花花這麼多天,都沒有上三百,笑笑真是鬱悶了,哎!什麼都不說了,大家都明白的,明天爆發,希望有好的收益吧!) 大事件,龍牙的行動震驚了全世界,他們此刻終於知道了龍牙的恐怖,龍牙有實力劫持了這麼多人,那就更有實力完全擊斃這些人,如果龍牙發狠,鬧騰一番,那麼國家將變成什麼樣子啊!

龍牙這件事情,簡直就是狠狠的在那些國家的心臟上捅了一刀,現在國家已經亂成了一團,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

而各國的記者都瘋狂的報道,民眾的臉上則是寫滿的期待,他們只有等待著,等待著國家的處理。而龍牙戰士,在法國開始了大修整,法國南方派系這個時候也歡呼著,此刻聯軍撤了,而法國北方派系早就被龍牙打殘了,南方派系的部隊開始駐紮在法國各個地方,法國也穩定了,雖然變成了一篇廢墟,但是還是暫時穩定了下來……

而法國民眾也走出街頭,看著破碎的家園,一個個捂著嘴巴,眼淚止不住的留下來。現在的法國,比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還慘,還爛。找不到一間完整的樓房,找不到一條平整的街道,除了幾處地方沒有遭到轟炸意外,其他的地方都變成了廢墟……

沒有電,甚至沒有水,還好有龍牙在,華夏公司的資源,不停的運到法國,支持者法國民眾的支持。而此時的惡魔黨,已經深深的扎入了法國民眾的心理,因為這段時間,所有民眾都靠著惡魔黨的救濟活了下來,他們成為了惡魔黨的成員,受到了惡魔黨的庇護……

「隊長,他們要求談判……」軍師走了進來,看著站在那裡的黃然,此刻的黃然穿著一身合體的軍裝,顯得更加精神。不是迷彩作戰服,而是那種領袖穿的衣服……

「呵呵,不急,現在就是給他們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敢進攻,就說我沒空,讓他們等著,你們也可以先跟他們忽悠著,我出去走走,等雪夜的消息……」黃然笑了笑,然後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笑著走了出去……

軍師看到黃然的身影,笑了笑,然後想了一下,走了出去。現在龍牙是不著急,著急的是那些國家,那些國家的總統什麼的,都被黃然給關了起來,他們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沒辦法了……

黃然走在街道上,看著四處荒涼的景色,有很多人在哪裡忙碌著,如果你看到這一幕,就絕對不會相信眼前這些人是那些浪漫的法國人……

一個個穿著破舊的衣服,在廢墟裡面忙碌著,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生活用品,但是他們通常忙碌幾個小時,都不能找到一件東西,進過多國聯軍的轟炸,這些東西早就被炸碎了。現在法國最多的就是炮彈殼,到處都是……

那些人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複雜的神色,不知道是該恨還是該感謝。要不是他,自己的家園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是要不是他,戰爭也不會現在停止,黃然在法國民眾心中,不知道該用一種什麼態度來對待……

黃然此刻心裡也有一種數不出來的感覺,自己本來不想這樣的。但是給世界上帶來的總是破壞。黃然慢慢的走著,到處都是廢墟,自己好像到了一個垃圾場,只有遠出的一所惡魔黨的教堂孤零零的聳立在那裡,那裡熱鬧非凡,一個個在哪裡祈禱著……

「哎……」黃然嘆了一口氣,心裡也下定了決定,自己既然把這裡給毀了,那就讓自己還給他們一個美麗的家園吧!雖然這個家園和以前的不一樣,但是一樣美麗。希望能彌補一些什麼吧……

而在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出現了一個極度震撼的畫面,美國總統一手拿著一個鑿子,另一隻手拿著一個大鎚,在哪裡敲打著石塊。而在他旁邊,英國首相拿著一塊巨大的磨石,在那裡打磨著一快長方形的石頭,那塊時候被打磨的油光發亮,而在小島的中間,一個巨大場地在那裡,很多人在那裡忙碌著,有的抬石頭,有的打磨石頭,有的挖地基,忙得不亦樂乎……

二十萬人,男男女女都有,男女老少都有,他們感覺自己進入了地獄,在那裡過著非人類的生活。女人們一個個眼淚汪汪的,而男人則是在晚上的時候,在被子下面抹著眼淚……

這裡好像一個奴隸場,二十萬人,都睡在外面,粗糙的棚子都是他們自己搭建的,用島上的資源。格式各樣的房屋都有,有的用碎石壘成,有的則是在地下挖一個大洞,有的用樹枝搭建一個棚子。在這裡,除了他們身上穿的囚服是龍牙們免費提供的,其他的東西都是自己動手……

而那名隊長讓他們做的事情,更是讓這些人恨不得殺了他。想起龍牙隊長那天的話,一個個都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大家好,我知道你們都是有能耐的人,我不行,我就是一個粗人,但是我卻喜歡歷史,最喜歡古代歷史。古代人有智慧,勤勞。創造了很多奇迹,我最佩服埃及人,那金子塔建造的,真是漂亮,埃及人是偉大的,但是我相信現代人也是偉大的。為了驗證我的想法,我決定,要用復古的方式證明。這裡有20萬人,有石頭,我們也可以建造一座金字塔,就在島的最中央,我們建立一個金子塔,到那個時候,你們一定會名垂千史的……」龍牙隊長大聲的喊著,臉上布滿了認真。而旁邊的龍牙的表情卻出賣了他,那些龍牙一個個努力控制著自己不讓自己笑出來。

聽到這個消息,那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當一群龍牙把那些東西搬過來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傻眼了。鑿子、鎚子、磨石、板車、繩子……等一系列最原始的工具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而一個女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拿著一張圖紙在那裡指指點點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那個女人,這個女人他們太熟悉了。黃然的第一個女人,正派女友。葉凝,建築學院的高材生……

葉凝也很興奮,能有機會重新建立金字塔,那是多磨驕傲的事情啊!她搜集了很多資料,關於金字塔的建設,廢了好大的功夫才把金字塔的圖紙搞定,而建築工藝則是黃然提供給他的。其實金字塔的材料並不是整塊的石頭,而是用特殊東西凝固而成的,看起來很像石頭。黃然用了另一種配方,弄出來的東西和石頭一摸一樣,而且異常的堅固穩定,放在那裡,萬年都不會風化……

於是那些人的悲慘命運開始了,每天都在哪裡忙活著建築金字塔。埃及胡夫金字塔,是用230萬塊大小不一的金字塔建造而成。每一塊石頭重1.5噸至160噸不止。塔高146.59米,塔的4個斜面正對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塔基呈正方形,每邊長約230多米,佔地面積5.29萬平方米。據考古學家研究,當初建造金字塔的時候動用了十萬人花費了20年才建好。

而現在要在這個小島上建立這麼一個金字塔,雖然這裡有20萬人,那麼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建好啊!特別是用這些簡陋的工具,他們要建到什麼時候啊!

這些人每天都在那裡忙碌著,已經一個星期了,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從早上到晚上,就是製作石塊,打磨石塊,石塊要弄得非常的光滑和憑證,龍牙發給了他們一個專門的工具讓他們測量……

而還有一部分人在哪裡挖地基,龍牙也沒有做的太絕,製造石塊的使用專門的機器,但是製作出來之時一個大概,非常的粗糙,,必須要經過打磨才行,這麼巨大的石頭,這些人必須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才能休息,每天他們的工資是十美元,但是必須要用五美元來買食物,另外五美元你可以去商店買一些東西,你在那裡可以買到吃喝,穿的的,用的,甚至那裡還有幾棟漂亮的房子,但是價格卻讓他們咽了咽口水,一萬美元的價格不貴,但是每天最多省出五美元,多長時間才能買得起房子啊!

而龍牙真是整天閑著沒事,在哪裡無聊的看著他們,一塊聊天,甚至去海里捕魚燒烤,還有的時候進行射擊比賽,玩的不亦樂乎。那些人這個時候一個個祈禱著,祈禱著自己趕緊出去這個鬼地方,他們發誓,一輩子都不再跟太子作對了……

小島上過著一種原始生活,而在美國那些國家,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開始了。已經一個星期了,俗話說國不可一日無君,他們必須選舉出來一個代理領導人,這樣才能解決當前的危機。而和龍牙談判龍牙卻在哪裡推三阻四的,根本就進行不下去,而現在日本軍隊竟然有點幸災樂禍了。前一段時間,自己國家出現事情,那些國家冷眼相對,而這次行動,並沒有包括日本,雖然日本現在也成了一鍋粥了,但是日本人還是在哪裡看熱鬧……

(一更,求花花了,笑笑被邪皇給爆了,嗚嗚,現在兩個黑道都騎在笑笑的頭上了,不行,我要給爆回來,今天六更爆發了,都給力一點,把第五給奪回來,只要花花給力,笑笑就會有爆發,看你們的了,嗚嗚,訂閱也少了,太欺負人了,今天更新不斷,希望花花給力一點,我現在是逃課碼字了,不管這麼多了,為了花花,希望今天能把第五給奪回來,想著第四齣發,拼了……) 在美國,現在遊行示威鬧成了一片,而剩下的官員也要求重新選舉,華人幫的人在中間搗亂,不僅僅是美國,在歐盟同樣是那種情況……

現在美國發愁了,議會都沒有辦法召開,那些大家族的奪權行動更是行動迅速,誰不愛錢啊!每個家族裡面,都有一個人是華人幫支持的,那些人有的是沒有能力的,得不到重用的,有的是有能力想奪權的。反正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缺點,那就是有野心,這個時候這有么一個好的機會,他們當然要拼一把了!如果不拼,那麼以後說不定就沒有機會了……

摩根家族,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他是摩根家的小公子,典型的一個敗家子。但是他卻很有野心,自己的父親把家族眾人家族重任交給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而自己僅僅每年分到一點錢,都不夠自己揮霍的,他當然不願意這樣了。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而這次行動,龍牙把自己的父親和大哥二哥都弄走了,年輕人當然利索當然的成為摩根集團的主管人員了……

「大家好,從今天開始,就有我全面接手摩根家族的所有事物,下面我來安排一些事情……」年輕人坐了下來,看了在場的人冷冷的說,所有人看著這個敗家子,充滿了無奈。

「下面我要提拔一些人,還有一些人已經年齡大了,不再適合工作了,回家養老吧……」年輕人笑著說,然後旁邊的秘書開始宣布名單。

「為什麼解僱我,我哪裡做的不好了,我是董事長親自提拔上來的,你不能解僱我……」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大聲的喊到。這個時候門外衝進來一群黑衣人,每一個人都是凶神惡煞的樣子,手裡拿著槍,冷冷的看著這些人。

「哼,現在我是董事長,我說了算,你們被解僱了,你會會得到一筆補償金,都出去吧……」年輕人笑著說,這次解僱的人,都是自己父親、大哥、二哥的死忠,這些人雖然很有能力,但是卻和自己不是一條心的,自己當然要解僱他們。

華人幫已經做好了一切,給摩根集團派來了一些精英,其實這些精英是從另一個家族解僱過來的。又被雪夜安排到這裡了,但是他們的心卻屬於了華人幫,這些大家族的人,也不傻,他們也不願意受到華人幫的控制,但是卻沒有辦法,華人幫太強大了。

現在的華人幫,已經不能稱為美國華人幫了,他們的勢力已經擴展到整個歐洲和澳洲,僅僅幫派的小弟就超過兩千萬,控制著地下生意,每年的利潤大的恐怖,有錢好辦事。華人幫慢慢的從黑道擴展,到白道。開始滲透各個領域,這中間當然也少不了黃然的支持,黃然當初留在美國的龍牙,現在一個個都混成了一方大佬,他們是潛龍,他們只有在黃然親自召喚的時候,才能回到黃然的身邊。

各大家族都在發生著變化,而政壇也一樣,進過半個月的鬧騰,終於達成了一個統一的意見,重新選舉,重新選舉領導人,而那些參加選舉的議員,卻都是華人幫的人。轟轟烈烈的奪權行動展開了,美國這些國家也慢慢的穩定了下來,經過一個星期的忙碌,終於新的政府有運行了起來。第一步就是召回所有的軍隊,新政府很利索,一聲令下,美國在世界各地所有的軍隊,都撤回來,而歐盟那些國家也一樣,聯軍終於散了,那些戰士也一個個神色激動,終於不再打仗了……

民眾對新政府也充滿了感激,此刻的各國人民都不願意再看到打仗了。他們真的厭倦了戰爭,太希望和平了。而中國民眾也有點可憐那些國家了,太子太狠了,但是太子的名聲卻更加響亮了……

而此刻的日本,卻是一副人間地獄。富士山大噴發,持續了足足一個星期,整個日本都被火山灰覆蓋了一層,而東京卻消失了,在岩漿中慢慢的融化,此刻的東京,就是一片石頭,岩漿冷卻以後,變成冰冷的石頭……

日本政局發生了變化,美惠子和美奈子回到了日本,進入了伊賀家族,伊賀家族也開始展開了奪權行動,加上龍牙的配合。新首相就是伊賀家族的人,龍牙也停止了進攻,日本人開始收拾自己的殘局。在這場戰爭用,日本軍國主義分子被龍牙基本上完全消滅,剩下的一些人,都是一個個可憐兮兮的,戰爭讓他們失去了所有……

而龍牙這邊也終於在所有人的等待下,開始舉行談判,已經過去兩個月了。龍牙才開始談判,這兩個月的時間,讓所有人都在期待……

而談判地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是在華夏帝國,於是各國的記者都快速的趕到華夏帝國,這個剛成立沒有多長的時間,又一次變成了大家的焦點……

現在的華夏帝國,已經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地方,陽光、海岸、沙灘、美女、各色各樣的建築,清新的空氣,給人一種美的享受,高度發達的高科技,讓世人大開眼界。

而這次談判的地點,是在華夏帝國的一個接待廳,多個國家上百位代表,坐著飛機趕到華夏帝國,看著這個國家,他們又一次感嘆,中國人創造的奇迹,黃然和黃嘯兩個人,讓世界人見識到了中國人的厲害。

「大家好,我是中央電視台的記者白瑩,今天我們來到華夏帝國,在我身後的這棟建築,就是今天談判的會議室,現在各國的代表已經入內,可以看到,這裡戒備森嚴,希望今天能有一個好的成績……」白瑩笑著說。三年多了,白瑩已經成熟了很多,24歲的她,更是充滿了誘惑。不知道有多少顯貴想追求她,但是卻沒有一個成功的,白瑩至今還是一個單身,並且什麼沒有任何的緋聞。提起白瑩的感情,她總是一笑而過,但是她心裡知道,她愛上了一個人,並且會一輩子愛上。而今天,自己又將有機會見到他了,白瑩的臉上充滿了幸福的笑容……

一架軍用運輸機出現在天空中,周圍有上百架戰鬥機護航,樣子極其彪悍,但是奇怪的是,華夏帝國卻沒有任何的反應。飛機在所有記者的注視下,慢慢的降落在機場上,機場這個時候被很多士兵封鎖,記者們只能遠遠的拍攝……

一個身影慢慢的走了出來,一身合體的軍裝顯得黃然更有氣質。而在他的身後,出現一個又一個漂亮的女孩,看到黃然下來,所有的士兵都充滿了尊敬……

「敬禮……」這個時候華夏帝國的軍人做出了一個奇怪的舉動,集體向黃然敬禮。黃然笑著回了一個敬禮……

所有的記者都拍下了這個情況,這些華夏帝國的軍人為什麼向黃然敬禮,即使崇拜也不能向黃然敬禮啊!而華夏帝國的高官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在他們的身後,竟然是黃嘯的專車,黃嘯可是神秘無比,這段時間竟然失蹤了……

「太子……」那名高官走到他面前,尊敬的說,所有的人都聞出一股特殊的味道,他們不敢猜想這個事實。

「呵呵,好……」黃然笑了笑,鑽進了車裡,那些女人也輕車熟路的鑽了進去,那些記者跟著他們,想知道答案。

「大家好,我是白瑩,我前面的車隊,就是黃然的車隊,而他們乘坐的車輛是華夏帝國的太子的專車,此刻他們正想著華夏皇宮走去……」車隊慢慢的行駛著,在車隊的身後,則跟著大量的記者,他們一個個都瘋狂的拍攝者,而電視機前面的觀眾們,一個個盯著電視,等著最新的新聞。

朴雅早已經在在門口等待著,海玉言也在門口,等待著黃然的到來。黃然的車隊停在皇宮門口,黃然慢慢的走了下來,吳珍珍她們走下車,看到海玉言在那裡,都過去打招呼。黃然和海玉言輕輕的擁抱,朴雅看著黃然,兩隻眼睛淚汪汪的,黃然笑了笑,把她摟進懷抱里,朴雅也緊緊的摟著黃然,電視機前面的人都愣了,這算什麼事情,難道是太子和另一個太子的女人有勾搭……

「大家是不是很奇怪……」殘月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電視機前,笑著說。電視機前的人們都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嘿嘿,不用奇怪,答案是這樣的,因為黃嘯和黃然本來就是一個人,兩個太子是一個人……」一句話差點讓所有人心臟病複發,這是什麼事情。黃嘯和黃然是一個人,這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說的沒錯,我就是黃嘯,也是黃然……」黃然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大家眼睛里充滿了期待,等待著黃然的答案。

黃然笑了笑,然後兩隻手捂住臉,在大家的注目下放開了手,黃嘯的那張臉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全世界的人在此刻都屏住了呼吸,好像這一時刻世界的空氣都靜止了,人們的大腦裡面一片空白,只有少數的人笑著,而那些各國的代表,一個個傻傻的愣在了那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