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貢獻小?如果沒有我,你們連見到災星的機會都沒有!這次你們幾乎得了全部的好處,不給別人分,胃口太大了吧。」離江怒視眾人。


「所以說了給你一件神器啊。」藏神冷笑。

離江氣急:「一開始說的還是兩件神器!」

「對啊,如果你繼續這樣,那一件也沒有了。」

藏神取來一件神器,丟給離江道:「現在,我請你拿著東西馬上走,別說我欺負你,一件神器本就是你能分配的利益,你要再和我廢話,連這也沒有了。」

離江一把抓緊神器,盛怒之中有把東西狠狠砸在地上的衝動,最終,她忍耐下來,拿著神器轉身,走遠后道:「你們四個等著,我會讓你們後悔的!」

「得了,哥幾個最不怕威脅了。」藏神起身冷笑:「不過你既然都說這話了,那今天是別想走了。」

「你們還想殺人!你們等著,此事沒完!」離江頓時一驚,顧不上一切,溝通世界樹,瞬間離去。

「切。」

藏神鄙夷伸手,然後搖頭道:「人啊,一對比就看出來了,看看人妖青,再看看這貨,貪得無厭沒關係,可連自己到底幾斤幾兩都不知道,再加上貪得無厭這就說不過去了。」

「不過你這樣做應該會逼她把咱們出賣了,顧忌我們最後搶了災星的消息她會告知無雙宮。」

許辰慢悠悠的看了一眼藏神。

藏神臉色一僵:「對啊,那你們怎麼也不攔著我!」

「哦,我們以為你胸有成竹呢。」刀坤輕聲道。

「……」藏神撇嘴,擺手道:「得了吧,胸有什麼竹,就是看不慣那女人的樣子,我這人心眼很小的,不過你們說的這個事我也的確想到了,說說看,咱們怎麼應付無雙宮?」

「兵來將擋。」

許辰起身道:「無雙宮來了,那就找妖宮擋了,妖青合我們的路子,咱們也不讓她吃虧。」

「你打算怎麼做?」

幾人問道。

許辰取出這次收穫的神器道:「是時候找咱們老對手的麻煩了。」

「楊神?」藏神眼睛驟然一亮。

許辰點頭:「想來妖青也很樂意看到楊神倒霉的樣子。」

「除此之外也不夠吧?」刀坤皺眉。

「妖青讓了我們一件三階神器,我們也讓她一件就是了。」許辰冷笑:「就拿楊神身上的三階神器借花獻佛,一來我們能出惡氣,二來能交好妖青,三來……妖青拿了無雙宮之人的三階神器,無雙宮豈會善罷甘休?」

「好!」刀坤漸漸露出笑意:「如此一來,妖青自然就和我們成了一條戰線上的人。」

藏神同樣興奮,想通了其中的門門道道,隨即他皺眉:「可我們現在的實力,能對付的了楊神?」

「就算現在對付不了,也不過是個把月的時間了。」

許辰在一堆神器里摸出一把道:「還剩兩把神器,正好適合你們兩個,都分了吧。」

至此,這趟收穫幾乎全部落入他們一行人口袋。 災星秘巢。

許辰一行人正在奮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四個人已經全部到了突破二階的臨界點,身懷的大道不是兩萬八千多就是兩萬九千多種,只差這最後一遍秘巢殺完,就是一行人突破二階的時候。

清掃完門口的災星,幾人熟悉的踏上前面通道,刀坤邊走邊道:「無雙宮和離江的事怎麼處理?」

這一個月期間,他們果然被離江出賣,無雙宮的千山和楊神已經知道上次搶走獵物的人就是他們四個,正在四處搜尋他們。

尤其是楊神,當得知搶走了獵物的人是許辰和藏神這幫『老相識』后更是氣憤難平,甚至直言發聲要上刑斗台決戰。

刑斗台是世界樹上的一種特殊戰台,有法則加持,在挑戰之時可以立下各種條件,只要雙方達成協議,勝利者甚至可以一戰掠奪掉敗者所有的大道,令其成為廢人,更甚至可以一戰賭生死,真正的死亡。

「他說的刑斗台的確是一個法子。」許辰沉吟開口。

刀坤幾人都是凝重:「這不妥,刑斗台多危險,他本就比我們強,現在起碼也有四萬大道的實力了,你怎麼能貿然答應這種條件?」

楊神以二階修為喊話一階的人上刑斗台這本就是一種欺壓,當不得真,如果許辰真的答應,恐怕會被人當做是傻子。

「四萬大道而已,只要他沒有把三階神器認主,並不算什麼。」

許辰搖頭,然後道:「其實能不能打贏他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引誘他把三階神器拿出來。」

「但會不會有危險?」

刀坤緊皺眉頭,心裡並不贊同這個提議。

許辰點頭:「危險是會有的,可刑斗台上的條件需要雙方都能認可才行,過分的條件我不認可就是了。」

「可是……」藏神遲疑。

許辰擺手:「先殺災星吧,等境界突破后對上他我是有把握的,另外境界突破后還會誕生第二個本命神通,如果第二個神通不錯的話,基本可以殺定他了。」

賭愛 這一個月他通過妖青已經對楊神有了一個很清楚的認知,楊神現在四萬兩千多種大道的修為,並沒有認主三階神器,至於二階神器通過在無雙宮的提升,已經增加到了五件的數量。

而許辰,雖然還沒有突破二階境界,但身上的二階神器經過這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增加到了七件的數量!

再加上他遠比常人要強出一倍還多的本命神通……

「嗤啦!」

撕碎面前擋路的災星,當許辰一行人走到最後的特殊災星面前後,許辰體內的大道數量不斷增加,已經達到三萬之數。

「我大道有三萬了。」

他腳步一停,抬頭看向眾人。

藏神幾人神色為之振奮:「到了?你快突破吧,我們給你護法,等會正好拿這頭災星試試新神通。」

「嗯……」許辰點頭間面色微變:「奇怪,我為什麼沒感覺到境界的鬆動?」

大千世界,當大道數量積累足夠之後境界會自行鬆動,不需要如何費力,只需意念引導就能輕易突破,從而大幅度增強本命神通,另外誕生新的神通。

但現在許辰並沒有這種感覺。

「境界沒有鬆動?這怎麼可能,你確定你到了三萬大道?」刀坤愕然。

「我確定,境界的確沒有鬆動。」許辰皺眉。

「那這不可能啊,怎麼會這樣?」刀坤茫然看向藏神,藏神也是一臉費解。

三個男人面面相覷。

流雲在旁邊神色變動,欲言又止。

「算了,可能大道不夠?」許辰沉眉搖頭道:「你們也馬上面臨突破了吧,先殺了這頭特殊災星,看看你們身上是什麼情況再說。」

「也好。」

一行人動身,面對巢穴深處的特殊災星,已是殺到麻木,直接動手,很快隨著一聲嗚呼,災星死亡,留下數百種大道和一件普通的二階神器。

「唰!」

藏神和刀坤皆是感覺身體一震,面色轉喜同時道:「我能突破了!」

「都能突破了?」許辰挑眉。

「能,我也能了。」流雲在旁邊點頭:「這種感覺非常清晰,隨時隨地都可以突破。」

「……」

許辰沉默片刻道:「你們先突破,等你們突破完了再說我的問題。」

「行。」

刀坤和藏神沒有遲疑,直接盤坐原地開始突破。

流雲看了看眾人,最終也盤坐下開始突破,只有許辰一人站在原地,有些無所適從。

一天過後。

刀坤等人身上相繼有法則氣息流露,光芒綻放間,一一睜開了眼睛。

「成功了。」刀坤面帶笑意。

「我也是。」流雲點頭。

藏神則是騰地站起,大笑道:「真爽啊,小爺現在也是二階的境界了,新的神通很不錯啊,老刀,要不要來切磋一下!」

「行了。」

刀坤打斷他,然後看向許辰道:「怎麼樣,你還是不行?」

「……」

許辰嘴角抽搐,點頭。

「還不行啊,這就奇怪了。」藏神收起興奮,圍著許辰不停打量,一臉思索。

許辰無奈的站在原地,費解萬分。

「要不我們去請教一下妖宮的人?」刀坤提議。

許辰和藏神沉吟點頭,沒辦法只能請教別人了。

「先等等。」

流雲忽然伸手,然後道:「我好像知道一點。」

「你知道?」眾人頓時看向她。

流雲不禁莞爾,又正色道:「可我也是猜的,不敢保證。」

「是什麼?」

許辰問道,身旁的刀坤和藏神同樣一臉好奇。

「其實在大千世界中有一種天驕叫禁外之人你們知道吧?」流雲說道。

許辰三人同時點頭。

藏神更是拍胸道:「知道啊,我就是啊。」

「對啊。」刀坤皺眉道:「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就算是禁外之人,可在該突破的時候也會和藏神一樣正常突破。」

「嗯。」

流雲點頭:「是這樣,不過這隻能說明他的潛力也就到這裡了。」

「什麼意思?」藏神不滿。

流雲笑道:「禁外之人如果潛力足夠的話,在第二次突破的時候依舊可以延伸突破的界限,這種資質和潛力被稱為是『二禁』體質。」

「二禁體質?」

一行人皆是愣住。 「我是猜的。」

流雲有些遲疑道:「我不能確定許辰就是二禁體質,因為這種天才是很難得的,屬於能被三大宮破例收為內宮弟子的天驕。」

「你確定不了,我們可以確定。」

刀坤和藏神聞言都是搖頭,轉頭看向許辰道:「這傢伙必定是二禁體質無疑了。」

他們清楚記得,許辰突破一階超脫的時候大道比正常人要多一半還多,正是因為那種程度的大道數量,許辰的本命神通才能比常人強大這麼多。

現在到了二階,許辰擁有二禁體質那就不奇怪了。

「二禁啊……」

許辰無言搖頭:「如果是這樣,那剛才上刑斗台的計劃就不能實施了。」

不突破二階,舊神通不進階,新神通不誕生,這樣子去和楊神挑戰把握太小。

「這樣也好,我們始終覺得你上台太危險了。」

「你還差多少能進階?」幾人看向許辰。

無限先知 許辰沉默搖頭:「只能感覺到還有餘地,具體感覺不出來。」

「那這就頭疼了,你實力不變強,無雙宮那個楊神我們該怎麼應付?」藏神咧嘴,雖然他突破到二階了,可對上楊神他真沒信心。

許辰低頭沉思,目光流轉中看到特殊災星留下的神器還沒有收取,他眼睛緩緩眯起。

走到災星面前,他把神器拿在手中道:「辦法是有的,實在不行就的取捨一些東西了,計劃照常進行吧。」

「哦?」幾人若有所思的看向許辰。

「這樣,通知妖青……」許辰和幾人商談,最後一行人快速離去。

當天,藏神發聲,傳話無雙宮:「楊神,刑斗台見!」

世界樹上,本就被無雙宮尋人的事鬧得沸沸揚揚,此刻眾人一聽正主傳話皆是吃驚。

「居然同意和楊神上刑斗台的提議了?這群人怕不是瘋了吧。」

「聽說這群人都是一階武者啊,一階就敢和二階叫板?而且還和無雙宮的人叫板……」

「這是找死啊。」

世界樹上的底層圈子熱絡起來。

平時上刑斗台解決私人恩怨的並不少,可是在刑斗台上叫板無雙宮強者的例子就少的可憐了,普通人哪敢得罪無雙宮,而且一般人也不是無雙宮之人的對手。

無雙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