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現在,變得有興趣去你們那走一遭了,一定可以打個痛快。」


「你會後悔的……」昊天勉強的笑容后還有著隱隱的心虛,如果眼前這個怪物般的男人殺去總部,真有可以抵擋住他的人嗎?

「後悔這個詞,永遠不會出現在我的字典中。」鶴抓起大刀橫掃到半空,昊天的意識在這一刻被中斷,胸腔被巨大的刀刃硬生生的斬開,帶起的血花迷住了雙眼,最後聞到的是自己血的味道。

廣場再度回歸沉寂。

「小姐,這麼一來,我們和朱雀門之間的梁子可就結大了。」

「你那口氣,怎麼都讓我覺得,你是在興奮吧?」岑菲伊毫不在意的揮揮手,然後從死去的昊天身上踩過,「走吧,我們還要去見那個傢伙。」

「是……嗯?」正準備跟上去的鶴突然頓了頓,粗濃的眉毛微微上挑,同時,躲在角落裡的白燁更是心臟猛的一跳。

「怎麼了,哥?」鶇也隨著鶴的視線望向了高處的城牆。

「感覺被小老鼠偷窺了。」鶴淡淡的說道,雖然氣息很微弱,但還是能察覺到對方的存在。

「需要處理掉嗎?」鶇已經舉起了長劍。

「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就算不理會也不要緊,現在,我們要擔心的應該是其他事……」鶴轉回頭來,追上了岑菲伊的身影。

傲然前進的岑菲伊像是根本沒把剛才遭遇的事放在心上一般自然。

「小姐,恕我直言,我們會在今天出現在千夜城本該是機密,朱雀門的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你的意思是在我身邊有背叛者?」「這是很合理的推測,小姐。」「那麼,你認為我該害怕的躲起來嗎,還是對身邊進行一場清洗?」一邊邁出優雅的步伐,一邊緩緩反問。

「這……」

「好了,不用擔心,鶴,只要你在我的身邊還有誰可以傷到我?況且,身處危險中,只會讓我更加的亢奮與愉悅,越是荊棘滿道,我就越是想要嘗試毀掉他們那無聊的小動作。」笑的比任何女人都要美麗,但隱藏在哪美麗之下的是常人無法承受的兇狠毒辣。

這就是岑菲伊。

曾經在數十個城市掀起動亂,造成無數人死亡的女魔頭。

「媽的,之前怎麼沒看出她就是個瘋子……」從角落裡探出頭來的白燁重重吸了口新鮮空氣,而額頭上已經滿是汗水。

千夜城內城。

這裡是屬於貴族和掌權者的天堂,就算是在城禁時期,依然可以從密室中聽到陣陣的歌舞聲。

此時,位於內城執政廳最頂層的房間里,身材發福的城主陳葉祥正坐在那張為他特意打造的大號轉椅上,上面鋪了柔軟的獸皮,椅子的扶手上還鑲嵌了黃金打造的家徽,房間里的一切都以奢華為特點,這一切都是拜那枚金光閃爍的家徽所賜。


千葉陳家,一個在亂世中生存下來的巨大家族。

身為家族中的頭號人物,陳葉祥那臃腫的胖臉上卻看不到滿足和享受,擁有了至高權力的他現在反而是一副憂愁的摸樣,走廊里漸漸接近的腳步聲更是讓心臟不爭氣的狂跳起來……

城禁時刻,代表著龍族的狩獵季節到來,而自己也將迎來最討厭的客人。

「咯吱」眼前的門被推開,自己那位低眉順眼的管家帶著兩名年輕人走了進來。

「歡迎光臨,龍先生。」燦爛的笑容瞬間盛開在哪滿是肥肉的臉龐上,聲音更是掐媚的令人起雞皮疙瘩。

「你的品位還是一樣的粗俗,肥豬。」走在最前面的黑髮男子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後走到沙發前躺下。


「這座城市裡到處都是人類的味道,濃郁的都快讓我無法控制自己。」黑髮男子隨意的翹起腿,銳利的眼神掃過了陳葉祥那肥大的身軀,引得的對方一陣發抖,「獵物準備好了嗎?」「一共一千六百二十人。」陳葉祥急迫不可的報上了數據,可是雙手已經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

「比去年少了?」跟隨黑髮男子進來的另一位年輕男子皺起了眉頭,看他站在沙發後面,儼然一副侍衛的樣子。

「但是……質量上有所提高,都是些年輕力壯的孩子,相信不會讓諸位的狩獵變的無趣。」陳葉祥用力吞下一口唾沫,然後小心的觀察起對方的表情。

「這話留到狩獵結束后再和我說吧,你最好祈禱,那群廢物可以讓我盡興。」散發出殺氣的不只是坐著的龍先生,還有站在他後面的那位男子。

「不然,會消失的就不只是那麼一點人類了。」

聽起來很可笑的威脅,可是陳葉祥和他的管家卻完全笑不出來。

因為在他們眼前的是這個時代最強的生物。

龍族。 漫無盡頭的走廊里,不時可以看見低頭走路的傭人們路過,被陳葉祥所畏懼著的龍先生雙手插在口袋裡,隨意打量起周圍的擺設,在身後則跟隨著他最忠心的部下。

「喂,人類,晚上有準備好我要的東西嗎?」龍先生抬頭,視線落在了前方帶路的年輕人類男子背上,帶路的男子腰間佩戴了一把手槍和一柄長劍,根據陳葉祥介紹,這是他旗下警衛隊隊長。

光是一眼,龍先生就足夠判斷出這個男人的實力,一名b級武修,在這個強者多如牛毛的世界里,這樣的男人只是滄海一栗,絲毫不起眼的存在罷了。

李察走在前面,在聽到對方傲慢的聲音后,只是用那早就熟絡的順從態度回答道:「已經準備好了,五名十五歲少女,全都是處子之身。」「從這點來看,我倒還是挺欣賞陳葉祥那隻豬的,無論是多麼苛刻的要求都會答應下來。」龍先生恥笑般的勾起唇角。

「少爺,只不過是一群家畜而已,那隻肥豬交出來是理所當然的事。」默默跟隨在龍先生之後的年輕男子有著無法掩蓋的銳利殺意,刺的李察陣陣不舒服,他很清楚身後兩名龍族成員所擁有的瘋狂,殘忍和強悍本質,自己這樣的武修在對方面前,大概不出一個回合就會被幹掉,眼下對於它們的狂言,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忍耐。

「就算是家畜,也能出現一隻厲害的畜生,比如,你最看不起的那隻豬。」龍先生忽然停下腳步,轉向停在路邊低頭行禮的女傭,右手猛的劈下,「噗嘰」太過突然的攻擊,在前面的李察在聽到那像是利刃切開肉泥的聲音后,迅速回過身來,然後是溫暖的熱血噴洒在臉上,眼中是變成了兩半的屍體殘骸。

而在走廊里的其他傭人們則一個個表情麻木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彷彿殺戮不曾發生過。

「懂了吧,阿勛。」龍先生仰起下巴,撇了眼身旁的部下。

「這是……」「他們對死已經感到了漠然,很顯然,造成這種情況的不是我們,而是這裡的主人陳葉祥,他帶來的恐懼早就麻木了這群人的神經,所以,在我看來,他可不是一隻簡單的豬,而是一隻藏起了獠牙的畜生。」龍先生說到這,與李察的視線碰撞在一起,對方已經恢復了從容鎮定。

「請往這邊走,龍先生。」李察的表情就和那些傭人們一樣,麻木平淡。

「一點都不憤怒呢,明明同胞在眼前被殺了,這就是現在的人類嗎?」龍先生從李察身側走過,揮手制止了對方還要帶路的意圖,「我每年都有來住,用不到你了,滾吧,否則我會忍不住殺掉你這個賤種。」說罷,和部下消失在了下一個轉角。

李察默默注視著對方的遠去,隨後,冷漠的撇了眼地上還帶有餘溫的屍體。

「那就是黯道之龍的繼承人嗎?」走廊里,又多出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穿著的警衛衣說明了他的身份。

「被大蜥蜴使喚的感覺如何,隊長?」十足的嘲弄口吻。

「亞里斯多,不要試著來挑釁我。」李察沒有了剛才的順從,眼神恢復了銳利。

「你這種硬氣的態度要是能在剛才拿出來說不定我還會害怕一下,當多了看門狗,就連怎麼咬人的本能都要忘了吧?」名為亞里斯多的男人肆無忌憚的取笑著對方,可是,李察卻不為所動的的扭身離開,「如果想要取笑我,就先取代我成為隊長吧。」遠遠的,飄來了李察不溫不火的聲音,瞬間讓亞里斯多的笑容變的僵硬,最後暗暗嘖了一聲:「哼,就讓你再得意幾天,一旦我得到那個女人的協助,這個城市,就會成為屬於我的地盤……」一想到不久之後的計劃,亞里斯多又重新恢復了那燦爛的笑容。

貧民窟的小屋裡,天亮才返回的白燁正坐在一張發出不堪重負聲響的椅子上,對著桌上的地圖發獃,上面那些彎彎曲曲的黑色線條勾勒出的形狀正是千夜城內城的大致結構,可惜白燁沒什麼美術天賦,導致現在連他自己都看不懂昨天晚上勘察時畫的是什麼。

「昨天晚上有收穫嗎?」坐在床沿的雲依用那泛著金屬光澤的右手輕輕捏住煙管,放在唇邊,而在她背後則是被捆成一團,不斷發出「嗚嗚嗚」哭聲的白若嫣,想來昨天晚上她又做了什麼招惹雲依的事,白燁習慣性的無視了這幅景象,很是頭痛的回憶說道:「大致探查了內城地形,還遇上了一場戰鬥,是朱雀門和一個瘋女人的較量,根據那女人的犯案記錄,這一次,恐怕目標也是讓千夜城陷入動亂。」「可以利用嗎?」雲依聽出了白燁話里的潛意思。

「當然,那種心狠手毒的女人,不利用簡直沒天理了。」毫無愧疚的白燁詭異的笑著,一想到被鶴威懾的的經歷,就有一種不報復不行的衝動,「內城的防備已經超過了我的想象,在陳葉祥身邊,至少有兩個a級武修保鏢在暗中保護,本來想直接殺到他身邊的。」「做夢。」床上翹著腿的雲依給了他一個白眼,「偶爾讓我做下英雄夢嘛……」自己當然清楚舊人類的極限,無論把自己磨練的多厲害,到最後還不如一個c級武修,這點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但是……


搖搖頭,把消極的想法甩出腦海。

「現在內城住了龍族的一位大人物,黯道之龍家族的下一任繼承人龍煞,還有部下龍勛,每年,陳葉祥都會準備大批的人類作為獵物,供龍族屠殺取樂,然後,城禁的第五天開始,內城都會開一場舞會,作為慶祝。」

「原計劃是由我潛入舞會,藉機靠近那個胖子,現在,多虧了岑菲伊那瘋女人,我有了更好更安全的選擇……」一想到岑菲伊和鶴那吃癟的表情,白燁的壞心情頓時一掃而空,相信,五天後的舞會會是愉快的一天。

次日。

在千夜城陳葉祥的房間里,重新戴上了黎月偽裝的岑菲伊正端坐在哪,無論是談吐,還是用餐的習慣,喝茶的動作,都透露出了車輪國公主的風采。

「這麼說來,您不辭千里路過我們千夜城是為了趕赴王城嗎?」王城,夏國首都所在,可聽陳葉祥的口氣,似乎並未把所謂的首都放在眼裡。

「沒錯,想必城主你也知道,如今各個城市都被領域割裂劃分開來,彼此間的交流也在一點點減少,這樣下去對我們人類而言,將會是可怕的退步。」放下茶杯,岑菲伊用那公主式的口吻自嘲道,「因此我才想來各國走走。」「你們帶來的文件的確可以證實你們的身份,這裡我要再次說一聲抱歉,公主殿下,畢竟現在這種通訊不便的時代,我們最害怕的就是他人的冒名頂替,對您的多番調查和確認實屬無奈之舉,希望您可以諒解。」陳葉祥毫不猶豫的露出了謙卑的神情,這讓站在岑菲伊身後的鶇很是詫異這個城主的態度。

「你有這樣謹慎的作風,才無愧於城主的身份,無須為此向我道歉,另外,我們這次抵達的時間正好遇上城禁,都沒能好好的參觀一下這座著名的貿易之都。」岑菲伊邊說邊不動聲色的觀察起對方的神態變化。

「哈哈哈,放心吧,公主殿下,城禁在六天會就會解除,到時候我會讓手下帶您好好的欣賞一下我們的城市。」

「我還聽說過幾天會有一個招待千夜城名流的宴會,我正好也有空閑時間,不知道城主你可以讓我參加嗎?我想和那些走南闖北的商人還有本土的貴族好好的交流一下。」岑菲伊很是自然的切入了主題。

「只是一群土財主的聚會,如果殿下您不怕掉身價的話,我當然是舉雙手歡迎。」陳葉祥笑的越發燦爛。

「那麼,我期待那天的舞會。」岑菲伊放下杯子起身,向陳葉祥微微點頭,然後驕傲的轉身,在鶇的陪同下,離開了房間。

一時間,沉默再次籠罩了房間。

一直在旁服侍的老管家默默低頭收拾起茶具,雙眼的餘光卻未離開過椅子上那臃腫的身影。

「老胡,調查清楚了嗎……」陳葉祥用手指摩擦著手中的白色陶瓷茶杯,如同在撫摸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是的,這女人在昨天接觸了亞里斯多,恐怕那個空有一身蠻力的傢伙已經被她所蠱惑了……而且,朱雀門最近的確有派遣一支部隊進入我們的地盤,之前沒能發現,是我們疏忽了……」老管家的聲音滿是羞愧,作為陳葉祥諜報部隊的指揮官,竟然被其他勢力隨意的滲透和入侵,簡直是奇恥大辱。

「朱雀門的行動一向很隱秘,不是你們的問題,倒是那群一直在黑暗中的暗殺者被那個女人全滅……看來也帶來了相當可怕的戰力啊……一切如你所說,小子,那個女人不是什麼黎月公主,而是魔女岑菲伊!」陳葉祥臉上那掐媚的笑容慢慢變的陰冷,房間后,本該是牆壁的位置,一扇不起眼的小門被拉開,白燁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就向我和您彙報的一樣,城主,那個女人在一路上已經引發了不少城市的內亂,這一次,她的目標應該就是這座城市了。」

「聽說那女人還是你之前的客人,是你把她帶來這個城市的?」對於眼前這個年輕的嚮導,陳葉祥保持著十足的警惕,就在昨天晚上,這個生活在貧民窟的小子突然跑來告密,自己並未全部相信,但是通過一天的證據搜集,已經不得不信,那個已革命為旗號,掀起了動亂狂潮的魔女這次盯上了這座城市。

「那是工作,而我在將他們安全帶出白木林后,彼此間就沒有了任何關係。」白燁站在陳葉祥面前,輕佻的聳聳肩。

「那麼,你那麼好心的來告訴我這件事,是為了什麼?你雖然不是正規的嚮導,但我打聽到你的任務完成率相當之高,生意也很好,難道還需要問我要錢?」

「我需要的是居住權……能夠搬進內城的居住權,為了達成目的,在下願為您的爪牙。」如此直白的投靠宣言,連陳葉祥都幾乎楞了一下,隨後失態的笑出聲來,「你可是箇舊人類……」「沒錯,我是失敗品,但是,我能夠在領域中活下來就證明我比一般人要強,我不想一輩子都活在貧民窟!」充滿野心的目光,陳葉祥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收起了逼問的態度。

「很好,我就喜歡誠實坦白的人,而且你也有不錯的野心,之後的舞會就是你表現的機會。」

「感謝您給予了我寶貴的機會,城主,我必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沒錯,我必定會將你打入地獄!

讓你品嘗到世間無法享受到的絕望和痛苦。


這是我的復仇!

低頭的白燁,眼中的野心瞬間燃燒成了仇恨。

很快,到了舞會當天。

為了慶祝即將離開這座城市的龍族,貴族們穿上了漂亮的衣服,紛紛聚集在了內城的宴會廳中。

來赴宴的有不少是常年在千夜城做生意的大商人,還有其他古老家族的成員,唯獨千葉陳家只來了城主陳葉祥一位。

金色璀璨的吊燈下,是一張張愚蠢的笑臉,男人在互相奉承彼此,不時炫耀一下自己又從黑市裡買了幾名女奴等等話題,女人們則是彼此攀比著身上的衣服、首飾,還會嬉笑著討論她們彼此的男寵在床上的表現如何精彩,如何賣力。

在人類文明中斷後的數百年裡,人類似乎退化到了最野蠻,最血腥的時代。

或者,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本性。

角落裡,岑菲伊身著一襲樸素的紅色連衣長裙,勾勒出的曼妙身材,吸引了不少男人熾熱的視線。

每一次岑菲伊都要強忍住戲弄對方的心情,裝出正經的樣子。

「公主,還真不是人乾的職業。」肚子暗暗誹謗道,最後抬頭望向了懸空的大鐘,行動很快就要開始,每次戰鬥前,那種血液冰冷的感覺都會令她亢奮的欲罷不能。

革命?

就如昊天所言,岑菲伊更多時候是在享受戰爭。

為了飄渺的理想,而奮不顧身拋灑熱血的人的確有很多,但更多的人只是被自己勾起了隱藏的野心和**,變成了單純的破壞者。


看到那些人類暴露出最真實的醜陋面,岑菲伊都會感到無比的愉悅。

這正是她的樂趣所在。

「是不是覺得很無聊呢?」一身燕尾服的陳葉祥踱步到了面前,那肥胖的身軀幾乎都要撐破了細薄的外套,令人覺得很可笑,但是在不少女人眼裡,陳葉祥卻遠比英俊的男人更具誘惑力。

他是這座城市的王,千葉陳家的當家,掌握著數萬人的生殺大權。

「我會試著適應。」岑菲伊舉起了手中的高腳玻璃杯,晃動起裡面鮮紅的液體。

「我有一件好東西,相信殿下您會喜歡。」「哦?」「這邊請。」紳士的彎下腰,不過看的出光是做這個動作陳葉祥就很是吃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