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現在要回車上取工具,有一個閥門有漏氣現象!我勸你還是到遠一點的地方去抽煙!」老廣苦笑著道。


「啊?還真漏氣啊!」那個年輕人說完,連忙拿著香煙向著遠處走去。

老廣快步走到路邊,然後迅速跳上一輛無牌的麵包車,就在他的屁股剛剛坐到椅子上,突然一聲巨響從遊艇俱樂部里響了起來!

火光和濃煙從一樓沖了出來,而劇烈的爆炸聲將三樓以下的窗戶全部震碎。

刺耳的火警聲和尖叫聲在遊艇俱樂部里響成了一片。

一個個服務員和一個個只裹著浴巾的男男女女從俱樂部的大門口慌慌張張的沖了出來。

在八樓客房裡剛剛掛斷電話的吳健風聽到爆炸聲,他連忙衝出房門大吼著道:「這是怎麼回事?」

「董事長!是一樓廚房著火了!我們要趕緊從消防通道逃出去!」站在門口的兩個穿著黑色西裝、拿著對講機的的安保人員連忙回答道。

「好!我們快走!」吳健風焦急的道。

三個人從走廊另一邊的消防通道逃到了外面的廣場上,這個時候大火已經覆蓋了整個一樓,滾滾濃煙正向著樓上衝去。

「吳健風上了一輛賓士600!身邊還帶著兩個保鏢!」站在廣場上的小志,看到吳健風帶著兩個保鏢上了一輛賓士車,他立即向著耳麥小聲的說道。

「大家快上車!」坐在麵包車駕駛位置上的老謝立即命令道。

「明白!」奎奎、強子和小志立即從廣場的不同地方,跑回到麵包車上。

坐在賓士車上的吳健風從手機上翻出一個叫趙哥聯繫人,立即打了出去。

「趙哥!我的遊艇俱樂部的餐廳剛剛發生了爆炸,所以我要回海港市避一避!等您凱旋歸來我一定再好好請你!」電話一通吳健風連忙說道。 「餐廳怎麼會在這個時侯爆炸呢?不會是有人故意縱火吧?」南海省邊防總隊總隊長趙俊傑,坐在掛著武警車牌的奧迪車上,皺著眉頭道。

「現在還不清楚!不過新聞媒體一定會過去採訪的,所以我只能提前離開這裡!」吳健風鬱悶的道。

「唉!現在回去也好!孫局長剛剛給我打來電話,不但狠狠的把我臭罵了一頓,而且還讓我見到金清石的時候一定要注意語氣和態度!因為軍委已經發話,金清石是龍牙的特別顧問,他有先斬後奏的權力!我們跟本沒有權力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他就是把我殺了也是活該!」趙俊傑嘆了口氣道。

「這是意料之中的!如果軍委不袒護他,那就不是軍委了!趙哥也不要生氣,說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吳健風微笑著道。

「那有那麼多的村啊!這次為了你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啊!搞不好這個位置都保不住了!」趙俊傑苦笑著道。

「大不了就轉業啊!公安廳、公安局你隨便挑!」吳健風笑著道。

「聽到風少這麼說!我心裡可踏實多了!」趙俊傑高興的道。

「趙哥說笑了!我們可是兄弟!而且這些年你可是幫了我不少忙啊!這份情我可是一直記在心裡啊!」吳健風認真的道。

「那些小事不值一提!我現在到支隊了,晚點我們再聯繫!」趙俊傑看到車已經開進了南亞市邊防支隊大院,他連忙說道。

「好的!」吳健風說完掛斷了電話。

晚上六點鐘,趙俊傑的奧迪車慢慢的在金清石所住的那棟別墅前停了下來,一個少校馬上從副駕駛上跳了下來,在打開後門后,穿著一身軍裝,肩上抗著二杠四星的趙俊傑從車上走了下來,他向著那個少校小聲的道:「一會你要把所有的談話全部錄下來!」

「是!首長!」那個少校連忙回答道。

趙俊傑和少校剛剛走到院子的大門口,別墅的大門就打開了,金蠶和胡瘋子從裡面走了出來,「您好!請問這是金清石首長家嗎?」那個少校連忙微笑著道。

「你們是邊防總隊的人嗎?」金蠶面無表情的道。

「是的!這位是我們南海省邊防總隊趙俊傑總隊長!」少校連忙回答道。

「進來吧!我家主人已經等你很久了!」金蠶說完轉走進了大門裡。

趙俊傑帶著少校一進到別墅的客廳,就看到一個穿著少將的年輕人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

「報告首長!南海省邊防總隊總隊長趙俊傑奉命前來報到!請指示!」趙俊傑馬上敬禮大聲的喊道。

「趙總隊長真是太客氣了!我可沒有權力來命令你啊!」金清石慢慢放下報紙然後冷冷的道。

「首長!您可是我們武警總部的參謀長!當然有權力命令我了!」趙俊傑連忙微笑著道。

「真的是這樣嗎?你的兩個手下可不是這麼認為的!一個向我敲詐一千萬,一個要把我抓回去審問,而且槍口都對著我的腦袋!如果我不是反應快一點,恐怕早就去見上帝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哦?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趙俊傑吃驚的道。

「這是當時的錄音!你可以聽一下!」金清石說完,將放在桌子上的手機拿起來,然後將吳高升的敲詐的那段錄音放了出來。

當趙俊傑聽完這段錄音,他馬上向著金清石敬了一個軍禮,然後慚愧的道:「對不起!首長!都是我治軍不嚴!這個吳高升你就是不崩了他,我也會崩了他!」

「那個上校呢?他就不該殺嗎?我第一時間就表明的了身份,而且證件也給了他,可是他不但不向我表明身份,而且還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把我抓走,我想請問一下趙總隊長,他不是第一天當兵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不是!他已經當了二十年的兵!」趙俊傑冒著冷汗道。

「那應該熟悉軍隊的條令條例啊?可是他為什麼會這麼做呢?是個人的行為還是上級的授意呢?」金清石慢慢的站起來,兩隻眼睛緊緊盯著趙俊傑雙眼。

「我我我從來沒有說過這樣話!這一切都是他個人的行為!」趙俊傑看著金清石眼睛,頓時一股涼氣從腳底直接衝到了腦門,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了一步后,連忙回答道。

「你害怕什麼?怕我也殺了你嗎?」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我我不害怕!」趙俊傑驚恐的道。

「你不是已經把我說的話都錄音了嗎?今晚你就把這個錄音完完整整的放給孫進軍局長聽!送客!」金清石說完冷冷的道。

「請吧!」金蠶和胡瘋子馬上走到趙俊傑冷冷的道。

「首長!那那那我就先走了!」趙俊傑說完馬上慌慌張張的向著大門外走去。

「石頭!我父親剛剛給我打電話,他說李展鵬下午招開了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會議的主要議題就是你開槍殺人的事情,要求軍委、國務院嚴懲兇手!」這個時候沈雅從樓上走下來微笑著道。

「是不是沒有通過啊?」金清石笑著道。

「嗯!雖然沒有過半!不過卻通過了成立聯合調查組!我父親讓你馬上回京,接受調查組的調查!」沈雅點了點頭道。

「那就調查吧!不過在調查之前,我要給吳家和李家送一份大禮!你馬上收拾東西!我們馬上去海港市!」金清石冷笑著道。

「現在就出發?你不吃飯啦?」沈雅苦笑著道。

「不吃了!等辦完事,我們去吃宵夜!」金清石笑著道。

十分鐘后,金清石帶著靈靈和沈雅開著那輛海獅商務車離望海花園,向著海港市疾馳而去。

李麗莎和李若水依依不捨的看著商務車消失在了視線里,然後在金蠶和胡瘋子的保護下向著卡宴越野車走去。

晚上九點半,海獅商務車在海港市迎賓大道的路邊停了下來,然後金清石帶著靈靈馬上跳上一輛無牌的麵包車,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在麵包車一路向前疾馳著,老廣一邊開著車一邊焦急著道:「吳健風和他老爸坐著遊艇出海后,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我們又不敢租船追過去,現在都急死大家了!」

「奇怪了!這個時候他們怎麼會有心情出海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也許他們根本就沒有把著火的事情放在心上吧?我看他們跟一個中年人男人和一個美女有說有笑的上了遊艇!」老廣搖了搖頭道。

「先讓他們笑吧!一會就給他們來個鐵達尼!」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現在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桶雞血和鴨血!」老廣笑著道。

「不用那麼麻煩!我這有水猴子,只要它露個面,什麼事情都解決了!」金清石笑著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啊?搞得我殺了一個多小時的雞鴨!現在還一身的雞屎味呢!」老廣苦笑著道。

「活該!誰讓你腦袋不記事呢!」金清石笑著道。

「少廢話!一會趕緊給我一艘快艇!而且還要把子彈給我配上!」老廣瞪著眼睛道。

「配你妹啊!火神子彈是那麼好配的嗎?我早就跟我師兄說過了,可是一直都沒有搞到!」金清石鬱悶的道。

「奶奶的!這不是逼著我去偷自已家的東西嗎?」老廣若笑著道。

「要偷也要偷別人家的!偷自已家的算什麼本事?等完事了我們再去一躺日本,這回直接去美軍基地轉一圈!到時候子彈、航母一起偷!」金清石鄙視著道。

「呵!呵!呵!這個我喜歡!而且最好開著美國佬的航母去攻打小日本的軍事基地!我相信這個大片一定會很精彩!」老廣高興的道。

「那是必須地!要不然生活就太單調了!」金清石笑著道。

半個小時后,麵包車拐進了一條土路,然後又繼續行使了一百多米后才停了下來,老廣將麵包車往自已的儲物戒指里一收,帶著金清石和靈靈翻過一片大石頭,然後來到了海邊,這個時候幾道身影立即從石頭後面閃了出來。

「撲通」一聲!一艘軍用快艇出現在了海面上,幾道身影立即飛身跳到快艇上,然後向著遠處全速沖了過去。

在離岸邊20海里的海面上,一艘二十五米長金色豪華遊艇正在海上慢慢的航行著,吳健風和一個女孩坐在船尾,拿著魚竿一邊釣著魚一邊小聲的說著。

「小玉!等我們結婚後,我就把綠洲集團交給你打理怎麼樣?」吳健風微笑著道。

「哦?你就不怕我把綠洲集團搞破產了嗎?」小玉笑著道。

「如果破產了,那我們孩子的奶粉錢可就沒有了啊!」吳健風一邊摸著小玉的大腿一邊笑著道。

「如果我不是李家的人,你會喜歡上我嗎?」小玉冷笑著道。

「如果不我喜歡你當初就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就是因為太喜歡你,我才不得不這麼做!」吳健風認真的道。

「你這人心計太深了!把我強姦后,你到處去說我不是處女,是不是就等著這一天呢?」小玉搖了搖頭道。

「是的!我就是不想讓你嫁人!你是我的!將來你就是結了婚我也不會放手!」吳健風認真的道。

「唉!你就是我命中的剋星啊!沒想到我還會有嫁給的這一天!」小玉嘆了口氣道。

「小玉!我一直沒有結婚等得就是你!除了你我誰也不娶!」吳健風說完一把將小玉抱在懷裡,然後向著她的櫻唇吻了過去!

在遊艇一層寬敞的客廳里,吳天成和李展明坐在沙發上,兩個長得一模一樣,身高170,身材苗條,模樣清秀、穿著紅色超短旗袍的兩個二十齣頭的女孩正為兩個人斟著茶。

「展明!沒想到我們兩家鬥了一輩子,今天卻成了親家!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沒人敢相信啊!」吳天成笑著道。

「我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如果我們兩家早點聯姻,那我們就不用被下放到這個破島上了!」李展明苦笑著道。

「是啊!如果不是我們兩家鬥來鬥去,我們現在都可以進政治局了!」吳天成點了點頭道。

「唉!其實我們李、吳、周、葉四家這樣斗下去,反而便宜了別人!在政治局裡沒有一個是四家的直系子弟!」李展明嘆了口氣道。

「如果你這些話讓你大哥聽到了,他一定會罵你個狗血噴頭!這次兩會一開,你馬上就可以再進一步了!」吳天成笑著道。

「呵!呵!呵!我看你還是別接我的位子了!直接去江浙一帶當個書記不是更好嗎?」李展明開心的笑著道。

「以前不敢想!不過現在到是敢想了!只要我們兩家聯手,去大省當個書記還真沒有什麼困難!」吳天成笑著道。

「如果我們早兩天就把孩子的婚事定下來,那昨天的人大常委會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棄權票了!」李展明苦笑著道。

「這有什麼!金清石不過是一隻小足子!只要葉政國一下台,隨便找個借口都能把他趕出軍隊!所以兩會才是關鍵中的關鍵!」吳天成微笑著道。

「哦?難道你們吳家的人投得都是棄權票?」李展明皺著眉頭道。

「如果這次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這個議案,那一定會引起葉周兩家的警覺,現在要讓他們放鬆警惕,等兩會的時候再一齊發力!」吳天成小聲的道。

「高!實在是高!」李展明舉起大拇指高興的道。

「高什麼高啊!我看你是有點喝高了!趕緊上二樓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吳天成說完向著那兩個雙胞胎微笑道:「小蝶、小舞!你們兩個扶李總去客房!」

「是!」兩個美女馬上躬手道。

「呵!呵!呵!我還真的有點頭暈!那我先上去休息一會!」李展明貪婪的看著那兩個雙胞胎,馬上高興的點了點頭道。

兩個女孩扶著李展明一進到二樓的客房,那個叫小蝶紅著臉向著李展明輕聲的道:「李總!您是先洗澡還是……」 「先去洗澡吧!」李展明高興的道。

小蝶和小舞聽到李展明說先洗澡,兩個人開始慢慢的脫下身上的緊身旗袍,然後穿著幾乎透明的三點式內衣,開始幫著李展明脫著衣服。

「你們兩個是哪裡人?多大啊? 醫婚霸道,總裁妻人太甚 怎麼會在這裡工作呢?」李展明微笑著道。

「我們是雲重市人,今年二十一歲!現在在吳總的綠洲鳳凰文化傳媒公司實習!」小蝶紅著臉一邊解著李展明的腰帶一邊輕聲的道。

「哦?你們學的是什麼專業啊?」李展明高興的道。

「芭蕾舞!」小舞微笑著道。

「好!好!難怪有這麼好的身材!我喜歡看芭蕾舞!如果你們喜歡跳舞,我可以安排你們去南海省歌舞團!如果不喜歡跳舞,也可以安排你們去文化廳上班!」李展明開心的道。

「真的嗎?那我們是不是公務員啊?」 媽咪別玩火 小舞激動的道。

「當然是公務員!如果你們表現的好,工作突出!用不了幾年就要可以升到正科、副處、正處!」李展明認真的道。

「李總!您放心!我們雖然沒有經驗,可是我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小舞激動的說完,馬上張開小嘴向著……

「嗯!……啊!……」三具赤裸裸的身體在大床上翻滾著!

「呵!呵!呵!果然是原裝貨!你們兩個只要能給我生個兒子,不但給你們安排好工作,而且還每人給你們五千萬!這裡的別墅一套!」李展明看著雪白床單上的點點梅花,他高興的道。

「那那…那要是女兒呢?」小蝶弱弱的問道。

「三千萬!所以你們可要努力生個兒子哦!」李展明笑著道。

「我一定會生兒子的!李總!來吧!」小舞說完將枕頭放在了自已臀部底下。

「呵!呵!呵!我來了!」李展明大笑著向著小舞沖了過去。

就在李展明在大床上瘋狂的與美女廝殺的時候,一大一小,兩道黑影從海底游到遊艇的下邊,緊接著從船頭到船尾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口,海水立即從裂口處向著船艙里涌了進去。

「嘟…嘟…」船上的警報器立即開始響了起來!

「不好!船體進水啦!」一個三十多歲,船著一身白色船長制服的年輕人,驚慌失措的從船艙里跑出來大叫道。

「什麼啊?船體進水了?這怎麼可能呢?」正在船尾的吳健風連忙推開光著屁股,坐在自已身上的小玉,吃驚大叫著道。

「吳董!是真的啊!趕緊放救生筏吧!」那個年輕人急著道。

「那你還等什麼嗎?趕緊去發緊急求救信號啊!」吳健風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大吼著道。

「好的!好的!」那個年輕人連忙又沖回到了駕駛艙里。

這個時候,在船頭的四個穿著黑色西裝、身材魁梧的大漢從前甲板沖了過來。

「你們趕緊把兩邊的救生筏全部放下來!」吳健風一邊向著客艙里沖著一邊大吼著道。

「小風!你趕緊上去把你岳父接下來!」在一樓的吳天成一邊穿著救生衣,一邊大叫著道。

「爸!你先上救生筏!我上去接我岳父!」吳健風一邊向著二樓沖著一邊大聲的回答道。

「怎麼這麼吵?這不是影響我生兒育女的大計嗎?」正處在緊要關頭的李展明,聽到外面的大叫聲,皺著眉頭道。

「嗯!…啊!……老公!你…你…先停一下!好像他們在喊船進水了!」小舞嬌聲的道。

「呵!呵!你肯定是聽錯了!」李展明一邊加快速度一邊笑著道。

「咚咚……岳父!岳父!船進水啦!快跟我下船!」這個時候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吳健風焦急的大喊聲!

「啊?啊……」李展明聽到船真的進水了,嚇得全身一抖,精華立即噴了出來!

「李總!快走啊!」小舞這個時候也不想生孩子的事情了,她馬上翻身從床上跳了下來,拿起衣服向著門外跑去。

「靠!」李展明站在穿前看著精華射大部都射在了床單上,他鬱悶大叫聲,連忙拿起衣服向著門外跑去。

吳天成和小玉已經跳到了救生筏上,而船長和兩個廚師也跳到另一粟艘救生筏上。

兩個保鏢保護著吳健風和只穿著內褲的李展明跳上吳天成他們的救生筏后,立即向著遠處劃去。

豪華遊艇慢慢的消失在了大海里,兩艘救生筏在離遊艇沉沒三十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坐在救生筏上的李展明看了一眼坐在另一艘救生筏上,只穿著透明內褲的小蝶和小舞,然後黑著臉向著吳健風道:「這是怎麼回事啊?你的遊艇質量怎麼這麼差呢?」

「岳父!我這船可是剛剛從法國買回來的!誰知道質量怎麼會這麼差呢?早知道這樣,我就開國產遊艇出來了!」吳健風苦笑著道。

「鬼佬沒有一個好東西!以後你別買他們的東西!」吳天成這個時侯瞪著眼睛道。

「以後我再也不買了!」吳健風連忙保證道。

就在這個時候,在船底突然傳來「刺啦」一聲!救生筏的船底突然裂開了一道大口子,緊接一隻又細又長、毛茸茸的長手從裂縫中鑽了進來,一把抓住吳健風的右腳腕,瞬間就將他從裂縫中拉了下去。

「啊!水底下有人!」坐在吳健風身邊的小玉,立即驚恐的尖叫起來!

「快去救小風!」吳天成向著兩個保鏢大叫著道。

「撲通!撲通!…」兩艘救生筏的四個保鏢立即從腰間拔出匕首,然後跳進了水中。

水猴子將吳健風一拉到水底,左手立即向著他的肚子插了過去!

「噗」一聲!四根長長的手指立即插進了他的肚子里,然後用力向外一拉,吳健風的腸子立即被拉了出來!

「咕嚕…咕嚕……」吳健風張開大嘴剛想叫出聲來,可是海水立即從他的嘴中灌了進去!

這個時候,四個保鏢看到救生筏下的黑影,他們立即向著這裡沖了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