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小貝呢,他怎麼樣了?」


韓楉樰知道容初璟是在擔心自己,就簡單的和他說了一下,馬上就問起了韓小貝的情況來了,她相信,這兩天,最了解韓小貝的情況的人,就是他了。

「韓小貝還在睡覺呢,不過,這兩天的葯,都有在好好的喝的,你還是先進去看一看吧。」

果然,聽到韓楉樰問起了韓小貝的情況,容初璟就將這兩天,他的表現,都仔細的和她說了一遍。

一邊說,韓楉樰和容初璟一邊往韓小貝的房間裡面去了,至於青墨,他就去將這次他們帶回來的藥材,給拿進來整理好了。

進了韓小貝的房間之後,韓楉樰就馬上的給他把脈了,情況,比她離開的時候,要嚴重了一些了。

不過,這段時間,容初璟應該將他給照顧的很好,韓小貝身體裡面的毒素,雖然加重了,可是,並沒有韓楉樰想象的那樣的嚴重,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類。

「怎麼樣,楉樰,小貝的情況還好嗎?」

其實,這兩天,容初璟每天陪著韓小貝,他的情況,他也是知道的,並不是很樂觀,可是他更相信韓楉樰,她要是說沒事,那就肯定會沒事的。

「嗯,比我離開的時候嚴重了一些,不過,還好,只要將解藥給做出來了,就能解毒的。」

韓楉樰實事求是的和容初璟說了,倒是讓他也放心了一些了,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肯定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容初璟,你先照顧一下小貝,我需要休息一下,然後才能煉製解藥。」

這幾天,韓楉樰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精神也是緊繃的,可是,製作解藥,也是一件很耗費心神的事情,尤其是關乎韓小貝的安危,就更加的不能有一點點的差錯了。

「好,楉樰,你趕快的去休息吧,小貝這裡有我就好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的照顧他的。」

容初璟剛剛就看出來了,韓楉樰很是疲倦的樣子,心裡其實是很擔心的,可是,他明白,沒有見到韓小貝好好的,她也是不會放心的去休息的。

這會兒,韓楉樰自己提出來了,容初璟自然是很快的,就答應了下來了,還將她一路的給送回了房間裡面,這才回到了韓小貝的身邊守著。

等韓楉樰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吃晚飯的時間了,她也沒有等其他的人,自己匆匆的,先吃了一些東西,然後,就將自己需要的藥材給拿著,去藥房裡面做解藥去了。

「爹爹,娘親真的回來了嗎?」

韓小貝醒過來的時候,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只不過,在聽到容初璟說,韓楉樰已經回來了的時候,才強打起來一些精神。

「當然了,爹爹什麼時候騙過小貝啊,娘親是真的回來了,而且,還將小貝的葯給帶回來了,很快的,小貝就會沒事了。」

見韓小貝難得的有些精神,容初璟自然是要多和他說一些話的,而且,韓楉樰已經將葯給帶回來了,他相信,他馬上就會沒事的。

「嗯,我相信爹爹,太好了,娘親回來了!」

韓小貝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這樣簡單的動作,對他來說,都已經有些困難了。

雖然嘴上不說,不想讓其他的人擔心,可是,韓小貝到底還是一個小孩子,知道自己中了毒,心裡還是很害怕的。

這會兒,聽到容初璟這樣說,韓小貝的心裡,是真的很高興的,他也不想,就這樣離開自己的父母還有親人。

韓小貝知道,韓楉樰回來了,自己就有希望了,他是真的很高興的,就這樣帶著笑意,他又再次的睡了過去了。

「放心吧,小貝,你不會有事的。」

見到韓小貝又睡著了,容初璟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低聲的說了一句,他也不會讓他有事的。

等韓楉樰再次從藥房裡面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可以看得出來,製作者睡蓮迷障的解藥,很是耗費了她一番精力的。

這會兒,韓楉樰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不過,臉上倒是沒有什麼緊張的情緒,想來,應該是解藥做成功了,可是,容初璟更加關心的,是她的身體。

「楉樰,你怎麼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容初璟趕緊上前,將韓楉樰給抱在了自己的懷裡,想要先帶著她,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說。

「不用了,容初璟,我已經將解藥給做出來了,還是先給小貝用解藥吧。」

韓楉樰搖了搖頭,阻止了容初璟,讓他先將解藥給帶去給韓小貝服用了再說,要不然,就算是去休息,她也是不能休息好的。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這個時候,最擔心的,就是韓小貝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直接的,就將她給抱到了他的房間裡面去了。

幫韓小貝,將解藥給服下,韓楉樰又在旁邊,靜靜的等了一會兒,再給他把脈,就能夠感覺到,藥效已經在開始發揮了。

「怎麼樣了,楉樰?」

容初璟也是在一旁擔心的看著,就怕會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要是真的那樣的話,那韓楉樰肯定會受不了的。

「藥效已經開始發揮了,相信很快的,小貝就會沒事了。」

韓楉樰知道,容初璟也是在擔心著韓小貝的,就將現在的情況,和他說了一下,同時,她的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的。

「那就好了,楉樰,我帶你回去休息一下吧,小貝這裡,我來照顧就好了,他醒來,肯定是希望見到你沒事的樣子的。」

在得知了韓小貝沒事了之後,容初璟就想讓韓楉樰去休息一下了,她的臉色,實在是有些不好了。

韓楉樰也覺得,自己是該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而且,韓小貝才剛剛服用了解藥,也不會那樣快的就醒過來,就答應了容初璟。

容初璟見韓楉樰答應了,就將人給抱著走了,將她放在了房間裡面,這才回來韓小貝的房間。

「王爺,不好了,韓楉榛被人給救走了!」

容初璟才剛剛到了韓小貝的房間,沒有多長的時間,就聽到了自己的屬下,來和自己說了這樣的一個消息。 聽到韓楉榛被就走了的消息,容初璟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了,顯然,這個消息,讓他有些不悅了。

原本,容初璟是想著,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韓楉榛的,將她吊在了城牆上面,好讓人好好的知道一下,這個女人的惡行。

同時,也是為了讓韓楉榛接受她自己應得的懲罰,在容初璟看來,就算是這樣,都是便宜了她了,他原本,也沒有想過,這次會讓她活著從城牆之上下來。

可是,容初璟也不想,韓楉榛就這樣死了,那樣的話,就太便宜她了,就她對韓楉樰和韓小貝做的那些事情,死一萬次,都是不足以彌補的。

容初璟早就已經吩咐了下去了,不管怎麼樣,都要讓韓楉榛,在城牆之上,痛苦的待上七天的時間,才能讓她痛苦的死去。

結果,這才過了四天的時間,韓楉榛居然就被人給救走了,容初璟怎麼可能會高興的起來呢。

「你們查到,是什麼人做的了嗎?」

冷冷的問了一句,要不是還在韓小貝的房間里賣弄,容初璟肯定是要大發雷霆的,不過,這會兒,他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了。

「回王爺的話,屬下查到了一些線索,應該是和容楚越有些關係的,不過,我們查著查著,就遇上了有人在阻攔,將之前的痕迹都給抹去了,再也查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了。」

知道容初璟的心情肯定是不好的,那個屬下趕緊的,就將他們查到的消息,詳細的和容初璟說了一遍了。

聽到,這件事情,又是和容楚越有關的,容初璟的心裡,就更加的煩躁了,這個人,還真的是和韓楉榛一樣,陰魂不散的啊。

「馬上派人去追查,不管用什麼樣的辦法,也要將韓楉榛那個女人的下落給本王找到,還有容楚越的下落,你們也要一併的去找到。」

留著容楚越這個人,始終是個禍害,容初璟自然是想要早早的,就將這個人給解決了。

可惜,這麼長的時間以來,一直都只能查到一些關於容楚越的隻言片語的,根本就沒有發現他的行蹤,這讓容初璟都有些感到意外。

按理說,容楚越在上京的勢力,已經差不多的,都被容初璟給打擊的沒有什麼能力了,怎麼還有這樣的本事,將他給藏的好好的。

「記得,不管有什麼樣的蛛絲馬跡,都不能錯過了。」

容初璟就不相信,容楚越能夠躲到天上地下去,只要他不斷的派人去找,肯定是能找到容楚越的下落的。

「知道了,王爺,屬下這就去。」

得了容初璟的吩咐,那個下屬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韓小貝的房間裡面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的。

可是,容初璟的心情,卻不像一開始的時候那樣的好了,有些悵然的坐在了韓小貝的床邊上,甚至,都不知道,等韓楉樰醒過來之後,應該怎麼和她說起這件事情。

容初璟是知道的,韓楉樰對韓楉榛,肯定是恨之入骨的,要是知道了,人在自己的手上,被人給救走了,心裡肯定是不會高興的。

「爹爹,你怎麼在這裡?」

就這樣想著,又擔心著韓小貝的情況,容初璟就在房間裡面枯坐了一夜,等到聽到了有人喚自己的聲音,這才回過了神來了。

「小貝,你醒了,他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的?『

見到,是韓小貝醒來了,容初璟將之前的心緒都拋開了,關心的詢問著他,就怕他的身上,會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還好,就是沒有什麼力氣,對了,爹爹,娘親出來了嗎?『

韓小貝只記得,在自己睡過去之前,韓楉樰還在藥房裡面,給自己做解藥,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她出來了沒有。

聽到韓小貝提起了韓楉樰,容初璟的眼神黯然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揚起了一抹笑容來了。

「當然出來了,你娘親昨天早上,就已經將解藥給你做出來了,還是親眼看著你用了葯之後,才去休息的。」

容初璟將韓楉樰的情況,和韓小貝說了一下,也是不想讓他擔心,這會兒,他的身體,可不能擔心這些事情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就知道,娘親肯定是可以的,難怪,我覺得,我今天的精神都變得好了許多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小貝也笑了起來了,他就知道,韓楉樰出馬,肯定是能將自己的毒給解了的,他就覺得,自己今天的精神,和前幾天比起來,是好了很多了。

雖然,身上依然沒有什麼力氣,也沒有什麼精神,但是,卻沒有了那種,怎麼也睡不夠的感覺了。

「這樣就好了,看來,是解藥有效果了,正好,趁著你醒了,還有一頓解藥,你先服用了,等會兒,我帶著你去院子里走走吧,今天的天氣,很是不錯。」

韓楉樰昨天就和容初璟說過了,等韓小貝醒來了之後,就再給他服用一次解藥,他體內的毒,就基本上可以徹底的解了。

這會兒,韓小貝既然已經醒過來了,容初璟自然是要將還剩下的解藥,給他服用了的。

韓小貝也知道,容初璟是為了自己好,欣然的就同意了,等他將水給拿過來,自己就將解藥給服用了。

然後,容初璟就幫韓小貝穿好了衣服,打算,等用過了早飯之後,就帶著他,去院子裡面走一走。

這段時間,韓小貝基本上,都是躺在床上的,這會兒,自然是需要,好好的走一走,散散步,鍛煉一下的。

「小貝,你已經醒過來了,感覺怎麼樣,身上還難受嗎?」

正在韓小貝和容初璟,將衣服給穿好的時候,韓楉樰就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了,看得出來,她是一醒過來,就到這裡來了的,連頭髮都沒有打理,就這樣,披散著,垂到了腰間。

韓楉樰知道,自己前先日子,確實是消耗的有些過了,精神不好,也很疲倦,只不過,她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睡,就足足的睡了一天一夜。

等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韓楉樰就是要來看看,韓小貝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雖然,她知道,用了自己的解藥之後,應該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可是,不親自看看,還是放心不下。

「娘親,你來了啊,我感覺好很多了,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等會兒,爹爹還要帶我出去呢,你也和我們一起吧。」

見到韓楉樰進來了,韓小貝也很是高興,他也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笑著寬慰著他們,自己沒事。

其實,韓小貝的身體,還是有些不舒服的,不過,這些,和前些時間的痛苦比起來,就顯得很是微不足道了。

儘管韓小貝這樣說,韓楉樰還是不放心,要親自的,再次仔細的給他把脈,檢查了一遍身體之後,才能放下心來。

解藥的效果,確實是很好的,至少,韓楉樰能夠查得出來,韓小貝的身體裡面的睡蓮迷障的毒藥,已經在消失了,雖然,還殘餘了一些。

不過,這已經是很好的現象了,韓楉樰相信,要不了多長的時間,這毒藥,就回徹底的從韓小貝的身體裡面消失了,知道了這些時候,她才真的是鬆了一口氣了。

「姑娘,奴婢就知道,你在這裡,早飯已經好了,是要擺在這裡嗎?」

在將韓小貝的身體檢查了一遍之後,紅綢就過來了,說是早飯已經好了,其實,之前的時候,她已經去過韓楉樰的房間了,不過,沒有在她的房間裡面見到人。

這才想著,韓楉樰應該是來了韓小貝的房間裡面了,正好,她也要來這裡,就直接的過來了。

「就擺在房間裡面吧。」

韓楉樰想著,韓小貝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的好,這房間裡面,更加的暖和一些,而且,他們人都在這裡了,就擺在房間裡面吃,更加的方便。

「知道了,奴婢這就去準備。」

得了韓楉樰的話,紅綢就笑著下去了,她雖然不清楚韓小貝的身體情況,可是,見到韓楉樰一臉輕鬆的樣子,就知道,已經沒有什麼大事了,她的心裡,也是很高興的。

用過了早飯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就一起,陪著韓小貝,在院子裡面慢慢的散步,這可是他們一家三口,很難的的悠閑的時光了。

「這樣真好!」

韓小貝感嘆了一句,在他看來,能和韓楉樰還有容初璟一起,就算是只能在院子裡面走一走,他覺得,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而且,今天的天氣,確實和容初璟說的一樣,在冬天裡,是個難得的好天氣,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韓楉樰聽到了韓小貝的話,嘴角也揚起了一抹笑意,看起來,很是溫柔,在容初璟看來,卻很讓人心動。

不想破壞這樣好的氣氛,對容初璟來說,這樣的場景,也是很難得的,他想著,關於韓楉榛被人救走的事情,還是另外找個時間,和韓楉樰說吧,他不想破壞她現在的好心情。

「韓楉榛被容楚越救走了!」

等韓楉樰知道了這件事情的時候,確實是有些驚訝的,她原本想著,韓楉榛在容初璟的手上,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的。

沒有想到,在容初璟的手上,韓楉榛居然都能被容楚越給救走了,韓楉樰覺得,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那兩個人了。

「對不起,楉樰,是我大意了,沒有讓人見韓楉榛那個女人給看好,這才讓容楚越有了可乘之機,將人給救走了。」

對於這件事情,容初璟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韓楉樰的,她那樣的相信自己,將人交給了自己處理,沒有想到,他卻讓人將韓楉榛給救走了,他覺得,很對不起她。

假面權婦 「這也不能怪你,韓楉榛和容楚越一直以來,都是狼狽為奸的,而且,他們都這樣了,還能在上京興風作浪的,看起來,也是有一些本事的,是我們小看了他們了。」 韓楉榛雖然也很生氣,居然這樣,都被韓楉榛給逃掉了,可是,她也很清楚,這件事情,並不能怪在容初璟的身上,她相信,他也是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的。

說不定,容初璟的心裡,比自己更加的不想讓韓楉榛好過,韓楉樰這個時候,當然不能將這件事情,都推在他的身上,讓他的心裡更加的不好受了。

容初璟見韓楉樰這樣說,知道她沒有怪罪自己,心裡很高興,可是,同時,就更加的內疚了。

「你放心,楉樰,只要他們兩個人還在這個世上,我就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的。」

不管是自己的仇恨,還是他們對韓楉樰還有韓小貝做出的那些事情,容初璟覺得,自己都是不會放過容楚越,還有韓楉榛,這兩個人的。

「我也不會放過他們的,容楚越,韓楉榛,這兩個人,居然敢三番兩次的對我兒子出手,我定然是不會讓讓他們好過的。」

對於容楚越二話韓楉榛這兩個人,韓楉樰也是恨之入骨的,她想,他們之間,現在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那就看看,誰能笑到最後好了。

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他都是會堅定的站在她這一邊的,好好的保護他們母子的。

可是,想著剛剛韓楉樰的話,容初璟覺得,又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來了,仔細的想了想,然後,他的眼睛一亮。

「楉樰,你,你是不是,將以前的事情,都想起來了?」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容初璟還有些緊張,可是,之前的時候,韓楉樰是不記得容楚越這個人的。

就算是聽他和碧玉他們說起過,韓楉樰對容楚越的態度,也是不咸不淡的,就好像,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一樣的,可能,心裡也稍微的有一些討厭他。

可是剛剛,韓楉樰很明顯的,就對容楚越有著深深的恨意,而容初璟,只是和她說了,他將韓楉榛救走了的事情。

韓楉樰這樣的恨意,很明顯的,不只是因為容楚越將韓楉榛給救走了,還是因為,他們之間,還有其他的糾葛。

越想,容初璟就越發的肯定,韓楉樰是將之前的事情,都給想起來了,心裡很高興,可是,又有些忐忑,怕她還是不肯原諒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嗯,已經想起來了,就是在救小貝的時候。」

聽到容初璟緊張的問自己,韓楉樰才想起來,自己已經恢復了記憶的事情,除了韓小貝,還沒有和其他的人說起來過。

不過,韓楉樰之前的時候以為,韓小貝已經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容初璟了,現在想來,他當時已經中毒了,整日里都是迷迷糊糊的,怎麼可能還記得這件事情。

難怪容初璟不知道,自己已經恢復了記憶的事情,這也是很正常的,韓楉樰想通了之後,就點了點頭,承認了這件事情。

這原本,也沒有什麼好否認的,韓楉樰覺得,自己恢復了記憶,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會再被有心的人算計了。

「真的,那楉樰,你還記得,之前,追殺你的人,是誰嗎?」

在得到了韓楉樰確定的答案之後,容初璟還是鬆了一口氣的,他想著,就算是她真的心裡對自己還是有些生氣的,他也不會離開她的身邊的。

而這個時候,容初璟更加想要知道的,就是上次,韓楉樰被人給追殺的事情了,這會兒,她已經想起來了,自然是要問個清楚的。

聽到容初璟這樣問,韓楉樰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眼神裡面,是滿滿的恨意和憤怒。

「當然知道,就是韓楉榛這個惡毒的女人,除了她,我想,這背後,應該還有容楚越的手筆吧。」

當時,韓楉樰就覺得,這些殺手,來的有些奇怪,可是,當時,她只顧著保命,現在想起來,肯定就是韓楉榛這個女人,找來的殺手了。

光憑韓楉榛一個人的能力,自然是不可能找到那些殺手的,那些殺手,可都是專業的,而且,武功也不低。

不過,在知道了韓楉榛和容楚越之間,有關係的時候,韓楉樰就不覺得奇怪了,要是她的身後有人,還是一個曾經手握權勢的王爺,想要找些殺手,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的。

「又是這兩個人,看來,當時我就不該心慈手軟的,應該直接的將他們給殺了就好了。」

聽到,容楚越和韓楉榛,居然還買通了殺手,要去殺韓楉樰,容初璟就更加的憤怒了。

容初璟也有些後悔,當時,在將韓楉榛給抓住的時候,就應該直接將人給殺了的,要不然,也不會讓她有機會給逃脫了。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什麼用了,想來,這會兒,他們應該也藏得更加的深了,不過,只要他們再有所動作,我們肯定是能找到他們的。」

韓楉樰相信,以容楚越和韓楉榛的性子,肯定是不會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藏起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