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想飛?」樂天說道。


「飛?哈哈,先學會走在想跑吧?沒有實力是很難做做到的。」劍魂開口大笑。

「為什麼?」樂天問道。

「正常的武者想要飛就要達到通天鏡,學會控制法則,通過法則建立與天地間的聯繫,這種聯繫會作用在人的身體上。達到某些特有的目的,包括飛行。」 樂天聽著劍魂的話,傻愣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沒聽懂?」劍魂道。

「啰嗦,你就告訴我能不能像任自行那樣隨意的控制周圍的元力,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控制元力達到飛行的目的。」樂天認真的說道。

「控制力,還有就是對自身身體的要求很嚴格。要是別人能通過控制元氣達到飛行的目的或許還有點可能,因為這件事有過先例。不過要是你的話,我看。嘖嘖。」

「為什麼?」樂天聽到有先例后,頓時來了興趣, 風中的女孩

「你的身體。」劍魂盯著樂天道。

「對哈。」

樂天聽了劍魂的話想起了自己的身體。從小煉體,樂天身體的密度,強度,比常人大了很多。特別是在封印了邪龍后,樂天身體的重量更是快要達到了千斤左右。這樣一來,樂天飛行所需要的能量就是那些能飛行的人的百倍之多。從先例的情況來看,近乎不可能。

「你的記憶力不是有很多功法么,就沒有關於這一方面的?」樂天看著劍魂問道。

「沒有。」劍魂肯定的回答。

「那好吧。」樂天有點喪氣的說道。


「但是,只要你潛心修習,將自身與周圍的元氣達到完美的契合,那倒是時候,任何事情都是手到擒來了。」劍魂說道。

「完美的契合。」樂天沒有說話,但是似乎想到了什麼,樂天背負龍吟劍走出了戰神殿。

天已經大亮,樂天看著窗外奔涌的海水心情似乎也變得澎湃起來。

「只要我勤加苦練,就沒有什麼能成為我前進的阻礙。」樂天嘿嘿一笑。

手腕一翻,龍吟劍「唰」的飛到了手中,在房間中樂天揮舞著龍吟劍施展出一套又一套劍法,越來越快,越來越看不清軌跡。樂天化出三道幻影,每道幻影都手持一柄「龍吟劍」。

樂天從戰神殿中劃出一塊較小的冰玉放到地上,樂天手腕移動,龍吟劍一挑,冰玉穩穩的落在桌子上。樂天對龍吟劍的控制力已經非同一般了。樂天和三道幻影的手掌上下翻飛,冰玉的碎屑四處飛濺,但是卻沒有一塊碎屑落到桌子以外。幻影慢慢消失,只剩樂天一人圍繞冰玉旋轉,不斷橫挑,直刺,不曾停頓。樂天的手腕和胳膊也漸漸酸痛起來,樂天看著眼前的冰玉逐漸成人,最後一絲髮絲的雕刻,樂天收劍。

「成了。」樂天看著眼前雕刻好的人形玉刻。

「依依,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樂天看著眼前的雕刻傻傻的說道。

一個身穿長衣,臉色溫笑,目露柔情的男子盯著懷抱中的佳人,髮絲飄絮,低頭含蓄的女子緩緩依偎在其懷中。

樂天雙手揮過桌面,桌面上的碎屑被一陣氣浪完整的吹到窗外,落到海里。樂天一揮手,將雕刻收到了戰神殿中。

樂天出門而去,來到甲板上。昨天的事竟然沒有引起一絲聲響,這讓樂天不得不懷疑。

樂天站在甲板上,腦海中總有一道揮之不去的身影。

「不知道你現在怎麼樣了?」樂天自言自語。

遠方,洛依依跟隨洛斌還有洛影城,洛洺等人正在前往帝都的路上,只不過他們乘坐的是青龍帝國龍將的艦船。

船上,龍飛對洛依依百般殷勤,到那時洛依依始終委婉拒絕。龍正豪和洛斌相商,不知道在討論什麼事情。

龍飛的艦船長達十數丈,艦船上面站滿了身穿甲胃的士兵。在艦船甲板的上方還架有一門火元炮。船上的紅色旗幟飄揚,大大的「龍」字讓附近的商船都望而卻步。

只有一輛小船,飛速朝艦船駛來。船上的觀望兵看到此船亮出了禁止靠近的紅色旗幟,然而船上之人亮出了一塊金色的令牌。

觀望兵見到此令牌,收起紅色的禁行旗。小船靠近艦船,穿上露出一人,一隻飛鉤勾在了艦船上。一黑衣男子搖晃著身軀從順著飛鉤順利的跳到艦船上,黑衣男子搖搖晃晃險些摔倒。附近的士兵看到黑衣男子蒼白的面容急忙上前扶住了他。

黑衣男子的後背上兩條三寸多長的傷**叉,血肉可見。黑衣男子在眾人的扶持下來到了龍正豪的房間。

「將軍,影子求見。」黑衣男子在龍正豪的門外說道。

「進來。」龍正豪飲了一口茶緩緩說道。

「既然龍兄有事,那我就不便打擾了。」洛斌抱拳說道。

「也好。」

龍正豪話音剛落,洛斌就起身離去。

「怎麼了?」龍正豪看著洛斌離去的身影問道。

「大人沒下殺令,我沒敢下殺手。一時大意,被這小子給傷了。」影子咬牙切齒的說道,言語間充滿了不甘心。

「呵呵,能傷你。看來這小子還挺不簡單的。」龍正豪嘿嘿一笑,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只是,小人有一事不明。」影子恭恭敬敬的問道。

「說。」

「既然他早晚是個禍害,我們為什麼除之而後快,以免夜長夢多。」影子張開手掌,向下比劃著。

「他是戰爭學院的冠軍,我們現在離東洲還不太遠。所以我們不能太過張揚。畢竟,戰爭學院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不過我已經有安排了。」

「是小人欠考慮了。」影子躬身說道。

「等機會一到,我們就抓住那小子。等到了帝都,龍飛和依依成親之後,那小子不管用沒用上都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價值了。到那時候,嘿嘿嘿。」

樂天待在船上,不是再戰神殿中練習御劍術就是休息逆天狂龍訣,一刻也沒有歇息過,直到船靠岸。

「嗡」鳴笛想起,樂天站起身,隨著人流下了船。

樂天看著熟悉的場景,想起了離開的時候,心裡懷揣的那份激動與不舍。

樂天走到一處角落,將白虎喚出。白虎從戰神殿中跳出來,一下撲到樂天的懷裡,白虎也好久沒有出來了,畢竟獸類總是愛往自由。樂天清晰的感覺到白虎的實力又變強了,沒等樂天開口,白虎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頭一丈多長,半丈多高的金虎,顯得威風凜凜。

樂天翻到虎背上,白虎「嗷」的一聲帶著樂天竄出好遠。

遠處也有駕馭攆車的靈獸和靈寵,聽到白虎的著刺心的叫聲都變得的膽怯起來,趴在地上半天都不起來,。

樂天回頭,傻笑一聲便沒了蹤影。 沒過一會樂天就已經狂奔出上百里,樂天不準備停留,外出幾個月樂天格外的想家。一心只想快點見到父母,將自己奪冠的消息告訴他們。

樂天騎著白虎在小道上飛馳,小道兩側的樹木飛速後退。樂天越想越開心,就在這時,一聲刺耳額尖叫打破了林中的安靜。

樂天拍了拍白虎停下,樂天聽著剛才的叫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是樂兒。」

樂天突然大叫,騎著白虎竄到樹林中。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狂奔,樂天遠遠地看到地上躺著兩具死屍,而杜樂兒在一旁埋頭痛哭。

樂天上前拍了拍杜樂兒的肩膀,杜樂兒身軀一顫,看到樂天將剛舉起的袖劍又放下了。

「大哥哥。」杜樂兒哽咽著叫到,然後撲向樂天的懷裡。

「不哭。」樂天抱著杜樂兒,撫摸著杜樂兒的後背。

「先離開再說。」樂天並沒有廢話,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樂天一眼就瞧出了是歐陽家的人。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追兵,樂天急忙抱著杜樂兒,躍上虎背離去。

樂天來到無雙城,帶著杜樂兒在一間客棧住下。

樂天扶著杜樂兒上樓,樓下的一群食客看著樂天的眼神都帶有一絲絲的猥瑣。

樂天心裡暗道:「都看我幹什麼?」

樂天又看了看倒在自己肩頭,臉上還掛著兩行淚珠的杜樂兒瞬間明白了。

「不會把我當成那種人了吧。」樂天搖了搖頭,直奔樓上房間去。


樂天關上房門,倒了一杯水推到杜樂兒面前。

「大哥哥,你怎麼會在那找到我的。」杜樂兒抬起頭問道。

「我還想問你呢,怎麼會碰到歐陽家的人呢,他們不肯放過你?」樂天問道。

「除了我和哥哥,就沒有人回來了。而且哥哥還被歐陽家的人抓走了,我被人追殺,原來有很多人追我,不過都被我甩掉了。只剩下兩個實力比較強的,後來我被逼無奈,下了殺手。」杜樂兒又開始抽噠起來。

杜樂兒和樂天提起過,她和歐陽辰體內都有一股神力,但是顯然杜樂兒的更強,因此被歐陽辰一隻視為眼中釘。在前往戰爭學院的路上歐陽辰沒有得手,而這一次歐陽辰絕對不過放過最後的機會。要是這一次還沒成功,等到是三個月過去,杜樂兒邁入戰爭學院,那就等於得到了一把天大的保護傘啊。要是等幾年後出了戰爭學院,那時候,杜樂兒力量覺醒,別說歐陽辰,連歐陽辰的老子歐陽天南都不夠看。所以歐陽辰不能等。

樂天心中很明白這一點,看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姑娘。連天降福澤都要受人嫉妒么,年齡這麼小,但是需要承受的,卻太多了。


「大哥哥,我好害怕。」杜樂兒緊緊抓住樂天的雙手,小臉發白,渾身顫抖的看著樂天。

「沒事。他們是罪有應得,對樂兒這麼漂亮的小姑娘都捨得下手,他們是死不足惜。」樂天擦了擦杜樂兒臉上的淚珠。

樂天攬過杜樂兒,嘆了一口氣。這一次恐怕是杜樂兒自己第一次殺人吧。這點不像樂天,第一次殺人就將一夥流匪斬的乾乾淨淨,雖然心裡有點噁心,但是一個男人天生對這些就有一種抗性,也許這就是嗜血的殺伐吧。不像杜樂兒,這個年齡的小女孩,心中都應該是一些美好的事情吧。

「大哥哥,求你幫我救救哥哥。要是哥哥有事,我怎麼回家面對我的爹娘。嗚嗚嗚。」杜樂兒說完又哭了起來。

「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哥哥就一定不會有事。」樂天拍了拍胸脯自信的說道。

「哐哐哐」樂天閉上眼睛,聽到了樓下傳來的一陣陣響動。

樂天猜的沒錯,應該是官方的部隊,身穿甲胃訓練有素的部隊才會在行動時發出這樣的聲音。

樂天感到好奇,出門看了一眼。只見許多手持長槍身穿甲胃的士兵將客棧包圍了。

樂天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來幹什麼的,但是緊隨自己其後來到這裡,不得不讓樂天想到點什麼啊。

樂天回到房中,關上房門。

「怎麼了?大哥哥。」杜樂兒不解的問道。

「噓。」樂天做了個手勢,來到了窗前,樂天掃了一眼,發現窗下站滿了士兵,而且時不時朝自己的方向望兩眼。

樂天看這些士兵,大約也就聚氣鏡。沒等樂天多想,房門就被人暴力的一腳踢開。

樂天猛地回頭,杜樂兒急忙跑到樂天的身邊。看著走進門來的陌生人。

「大人,就是他。」一個面黃肌瘦,衣著破爛的男子指著樂天說道。

「就是你呀?」

樂天面前,一人腰挎闊劍,身穿精裝甲胃的領頭人說道。

「我怎麼了?」樂天皺了皺眉,對面前這個人很不友善。

「哈哈哈,也許你不知道我的身份。自我介紹一下,我,鷹九。無雙城巡法隊隊長,隸屬於無雙城護衛隊第一小隊。」

鷹九說完,高傲的看著樂天。俗話說民不與官斗,鷹九以為憑藉身份樂天絕對不敢造次,但是歐陽天南和歐陽辰只知道杜樂兒被人救走,但是做夢都沒想到救走杜樂兒的人會是樂天。

「和我有什麼關係?不管你是誰,都請你出去。」樂天瞪著大眼睛,嚴肅的說道。

「有人目睹一個匪盜挾持了歐陽家的小女,帶來此地,我作為城中的巡法人員。怎麼能容忍此等事情發生呢。識相的話,把人交出來,我可以為你在城主大人面前求個情,饒你一條小命。」鷹九說話時,眼神里充滿了不屑和輕蔑的神色。

鷹九心裡暗想道:「真不知道歐陽天南是怎麼想的,年齡大了連一個臭小子都擺平不了。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我才不來呢。」

杜樂兒一聽到歐陽家的人正在尋她,頓時顯得有點慌了。緊緊抓住樂天的胳膊,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不斷地抿著嘴唇。

樂天拍了拍杜樂兒的小手,示意她放心。樂天瞬間明白了,歐陽家的人顛倒黑白,想要藉助巡法小隊的手將杜樂兒尋回去。 「看來歐陽家還不知道是我救走了樂兒,那就好辦了。」樂天心中暗道。

「還要逼我動手么?」鷹九大聲呵斥道。


「她不是什麼歐陽家的人,他是我妹妹。」樂天回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