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好了。」奇想撫兒開心的蹦蹦跳跳出來時儺兄,儺妹早就在屋外等她了,旁邊還有一小車子平日里晾乾的草藥。 ?此時澹臺友易貼在腦門上的那張靈符,已完全發揮了效果。


只見澹臺友易的皮膚肌肉,變成了一種半透明的存在,五臟骨骼纖毫畢現,好像深海中的透明水母。

細看上去,並不是真的透明了,而是他身上散發出的靈力映照下,達成了半透明的效果。

這是標準的光化靈力!

現在的澹臺友易,和一個靈嬰三重宙光期的修士沒有區別了。

他竟憑一道靈符,硬生生將境界提高了一重。

「是光降符,是天符門的秘制靈符,能將靈力光化。」改志澤想了一會,才認出此符的來歷。

「天符門不是在上古時期就滅絕了么,想不到澹臺友易也有,不愧是收藏大家啊。」風長岳羨慕道。

見了澹臺友易這般模樣,眾修士頓時信心大增。

這與竹千秋不同,竹千秋只是靈力部分光化,而且時間極為有限。

而澹臺友易的靈力完全光化了,且維持時間要長得多。

澹臺友易緩緩向凌天飛去,每移動一丈,他身上的靈力光芒就明亮一分。

「凌天,你確實很強,如果給你十年成長,超過步蒼生都有可能!你錯在,過早露了鋒芒,也別怪別人扼殺你。」澹臺友易停下,他的靈光也達到最大,整個人猶如一尊光明神,降臨世間。

眾修士聽得暗暗點頭,凌天確實太囂張霸道了,鋒芒畢露,如果換自己處於凌天的位置,肯定隱伏起來,修鍊幾十年再出來,屆時山南溪國沒有製得住,就是真正的霸主了。

畢竟年輕氣盛,不知道守拙的道理,風長岳微微搖頭。

「哦?你認定扼殺我了?就憑你這提高了一點質量的靈力?」凌天嗤笑道。

凌天話說出,眾修士一片嘩然。

太張狂了!太囂張了!

要知道步蒼生之所以是溪國第一人,就是因為他是貨真價實的靈嬰三重宙光期。

連光化靈力都不放在眼裡,還蔑稱光化靈力只是提高了一點質量,這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小子,你太狂妄了,根本不知道光化靈力意味著什麼?那可不是靈力強就能抵擋的!」竹千秋恨恨道,又沖澹臺友易叫道:「澹臺道友,好好教他做人!」

「我殺死此子后,大家按照約定,分了他身上的寶物。」澹臺友易淡淡道。

澹臺友易此言一出,眾修士都露出欣喜之色,原本隱隱的擔憂也盡去了。

本來以澹臺友易現在的實力,他完全可以獨佔凌天身上的寶物,別人也無可奈何的,但他還是要遵守承諾。

高風亮節啊!風長岳心中讚歎。

改志澤也佩服無比,澹臺家不愧是古老大族。

見澹臺友易一副吃定自己的樣子,凌天不禁好笑。

先前在竹千秋身上,已見識過了光化靈力,知道不是尋常手段能剋制的。

凌天隨手一彈,一桿黑幽幽的小槍如電射出,向澹臺友易刺殺。

絕煞殤魂槍!這件上品法寶中蘊含濃濃的煞氣,和葉瑞鯤的金叢雲劍一樣,除了本體,還能調動煞氣攻敵,是一件攻擊力極強的寶物。

眼下凌天被禁魔環所困,無法操控魔氣,但操控煞氣沒問題。

論殺傷力,煞氣比一般靈力要強許多,只是沒有靈力的中正平和,修鍊到後期會遇上很多問題,比如影響神智,所以很少有修士修鍊煞氣,即使有,大部分也是作為輔助手段。

絕煞殤魂槍抵近澹臺友易約十丈距離,槍上濃濃的煞氣散發出來,如巨鞭,如長蛇,張牙舞爪向澹臺友易觸去。

澹臺友易隨手一劃,一道光芒刷去。

在光化靈力刷動下,如陰鬼遇上烈陽,所有煞氣一掃而空,僅剩下一桿光禿禿的絕煞殤魂槍。

凌天見狀,知道絕煞殤魂槍再挺進也是無用,甚至可能被澹臺友易收取,神念一動,把絕煞殤魂槍又收了回來。

見凌天落入下風,眾修士發出一陣歡呼。

「這光化靈力,也只有步蒼生可比了。」改志澤羨慕道。

「還是比不上步蒼生的,步蒼生進入宙光期數百年了,而澹臺友易只是用光降符臨時提升到宙光期。」風長岳道。

「不過,要滅掉那小子,這種程度足夠了。」 總裁的致命情人 改志澤笑道。

「除非他能拿出天照,或者使用魔氣,否則是翻不了盤了。」風長岳道。

竹千秋早就飛過來,與兩人立在一起,冷笑道:「天照他肯定拿不出了,他沒有火元素了,至於魔氣,有禁魔環在,更是不可能了。」

凌天神色凝重,一拍儲物袋,又放出一個金光閃閃的巨人來,正是銅甲屍。

此時凌天無法催動魔氣,不能魔化銅甲屍以增強戰力,便運用靈力化絲的手法,將銅甲屍層層包裹,然後驅使銅甲屍向澹臺友易飛去。

風長岳和改志澤見凌天放出銅甲屍,差點笑出聲來,而竹千秋更是欣喜若狂,身子狂顫,他本來也是沉穩之人,被凌天兩招擊敗后,竟再也沉不住氣,可見對凌天的恨意有多深了。

「這巫族秘術銅甲屍,也就靈嬰一重的水平,凌天連這種東西都放出來,看來是技窮了。」風長岳搖了搖頭道。

「還以為他能垂死掙扎,拿出幾樣沒見過的秘術呢,倒是我高看他了。」改志澤笑道。

「他絕對沒戲了,最多十個呼吸,就會被澹臺道友滅殺。」竹千秋恨恨道,他睜大眼睛,死死盯著凌天,絕不會放過任何一絲凌天死亡時的細節。

一直躲在遠處的陸明昌見狀,也飛近了一段距離,他也認為凌天是技窮了,想要佔一個更近的位置,爭奪起凌天遺產時更為有利。

雖然澹臺友易說,殺死凌天後,會按照約定,分掉凌天身上的寶物,但萬一澹臺友易食言呢。

見陸明昌動了,其他靈嬰一重的修士也動了,大家都為凌天死亡后的局面作好了準備。

「這就是你拿出的手段?看來你也不過如此了!」澹臺友易露出失望之色,正要擊出一道靈力掃除這個小障礙。

突然之間,凌天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了。 「走吧!」

「姐姐游醫是什麼地方?」聽她這麼一說把他倆給逗笑了。

「游醫不是地方,我們現在是要四處給生病的人治病。」

「生病?」什麼是生病,她怎麼沒生過病?

儺兄,儺妹相視而望用眼神交流,雖然她是大小姐但凡人都有吃喝玩樂,病痛苦難而她卻無一知曉,莫非她不是凡人?

「嗯,現今懂醫術的人不多,村民們生病了只能等死,哥哥就嘗試草藥為生病的人治病。」

「哥哥好厲害…」她的眼神里滿是敬佩。

在她們三人漸遠的身影,溟蝰遠遠的跟著他們來到市集,這繁華密集的都城,他若以自身如此龐然大物會出現驚慌,於是他變成俊俏模樣,待他們安定下來再去拜訪。

進了牌坊一路去叫賣聲不斷,走到中間門外掛有葯字的屋前停下。

「四哥」

儺兄往屋裡叫了聲,從門內走出一個九尺高男兒,估計是長年採藥,臉上手上有大大小小的划傷一身草渣子,他那臉估計許久不曾打理像極流浪漢,還好咧開嘴露出一副大白牙。

「儺兄,儺妹你們來了,快進來,小福把草藥搬屋裡。」

他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很難想象他能做辨識草藥分類這麼細的活兒。

「咦,這小妹妹誰家的吖?長得如此標緻水靈靈的」

他發現了一直離他老遠的身影。

「撫兒過來,這是我四哥后蟻。」

「后蟻哥哥好!」

她乖巧起來的模樣太招人喜歡了,后蟻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根。

「四哥,她叫撫兒是前些日子,我從街上帶回的可憐娃兒,來都城尋親的。」

「尋親吖,說說名啥來著來都城也好些年興許我知道。」

奇想撫兒徹底懵了,她哪有什麼親戚在這,她隨口說的,正巧看見一群男女路過,其中一個暗紅頭髮的人在姥姥婚禮上她見過便追著大喊。

「表哥,表哥。」

古循聽見身後有人對他嚷嚷,回頭看一眼他的蘭兒出來了?心中一喜夢瞬間破滅,她只是長得像蘭兒的淵王,這下可好不用大費周章了,他皮笑肉不笑的大步迎去。

「撫兒表妹。」

這兩人相認也太假了,只是后蟻他們一群人聽見這紅髮妖艷男子能喚出撫兒的名字便也不多想。

他倆抱在一起古循在她耳邊冷漠的問道:「淵王你這是唱哪一出?」

「別吵。陪我唱一齣戲便可。」

「憑什麼我會奉陪?」

「奇想天外」

「啊哈哈哈,表妹吖這麼多年不見你又可愛了。」

他笑著雙手狠捏她的臉痛得淵王猛捶他的胸口。

「古循表哥你也變帥了,以前瘦得只剩腸子了如今長肉了。」

一陣認親過後才想起身邊還圍了一群人,古循走到儺兄儺妹面前,他早就認出這三位便是女媧的兒女們。

「表哥就是這兩位好心的哥哥姐姐收留了我,若不然恐怕我見不著表哥了。」說著低頭擦淚眼光瞄向古循。

奇想撫兒話一出古循噗哧笑了,手臂被奇想撫兒狠掐才勉強不笑,用眼神譏笑道:你都多大年紀了還稱一個十幾歲女娃作姐姐?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奇想撫兒咬著齒輕聲:奇想天外

這絕對是他致命弱點一說立馬乖巧不少。

「既然二位是吾妹的救命恩人請到府上盛宴款待如何?」

「這…」儺妹看向儺兄。

「只是舉手之勞何須掛齒,撫兒妹妹能尋到親人那是好事,想必你們兄妹多年不見有很多話要敘我們就不便叨擾。」

反派女王 古循急於離開便說道「好妹妹,既然恩人不願叨擾想必有要事要辦,不如改日再請。」

「對對對」

這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速度快得壓根不讓她說話就被半拖帶綁的到了古循的豪宅。

「放手」奇想撫兒怒吼。

「我說表妹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剛剛還挺親熱的呢!」

古循壞笑著讓奇想撫兒有種自己是鍋里的煮鴨子般。

「誰是你表妹。」她轉身便要離開。

「攔住她」

一聲令下一群妖團團圍住她,奇想撫兒不慌也不忙冷笑到「你覺得這幾隻能留得住我」

「我可沒打算留你,只想問你借件小玩意。」

「我若不給呢?」

「淵王流落凡間我若放出消息去,你的命也就由不得你我了。」想必暗黑魔帝己蠢蠢欲動等待時機。

「好說來聽聽」

她看著跟在古循身邊的素衣女子,長相秀麗,在她臉上看不出歲月的痕迹,這丫頭貌似在修仙渡劫,她對自己有股很強的敵意,這是為何?她們貌似第一次見吧?

秦小蘇發現淵王在打量她,讓她有種被看透的感覺忙低下頭。

古循坐下來待秦小蘇遞上一杯清茶輕品一小口才慢悠悠的說。

「震魂革」

「沒有。」

她到他面前轉了一圈「我就一身衣裳,你要的是何物我真不知。」

布萊克之黑暗之子 「來人護送表小姐到西廂房。」

沒關係,奇想天成扣住他心愛之物,那麼他軟禁他的王也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更何況淵王在他這安全多了。

「換酒。」

他拿起茶杯慵懶半躺著,示意秦小蘇換掉清茶,這東西是文人雅士品的,他只要酒,拿起剛換上的酒樽嫵媚的向奇想撫兒拋媚眼。「表妹要不要來上一杯?」

氣得奇想撫兒直跺腳,她有些懷疑自己的智商,這是把自己往狼窩送,雖不情願卻無奈自身毫無攻擊力,只能隨妖怪來到一間雅緻清幽的房間。

這是一間裡外間,卧室被卷珠簾隔開房間看起經常有人打掃一塵不染還用水養了些花草,她輕拔開珠簾一陣風吹來,屋樑上掛滿的彩布條輕輕飄搖,系在彩布尾端的鈴鐺發出悅的叮叮響,這是人住的地方?房兩旁的窗是打開的,陽光充足。

這古循也真夠怪,明明是上古仙尊卻非要與妖為伍,難不成不怕各路神仙滅了他?

「別躲了,出來吧!」

雖然奇想撫兒現在只是平凡人,可這敏銳的洞察力還是有的,只要有微弱的氣息她都能察覺。

是古循身旁一身素衣那女子。

「不愧是淵王我把氣息隱藏起來都能察覺。」

「少廢話,說,何事?」面對一些知道她底細的人她無需偽裝自己。

「你為何故意接近古循?」她語氣中有著濃濃的敵意。

「我有必要向你道明嗎?妹妹你這是自甘墮落。」 ?原來是轉移注意力,太幼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