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問過了,吃啥補啥,」封樓誠把保溫桶放到她左手上,語重心長的勸說,「美容養顏的。」


「行,就這一次。」秦苒頭疼,她真心實意的開口。

封樓誠只是一臉老父親模樣的看著她,不答應也不拒絕。

秦苒拿著保溫桶回到寢室。

「這是什麼?」林思然幫她打開,還拿了碗過來。

吳研在浴室洗澡,秦苒坐在凳子上,垂著眼眸,腳挺懶散的搭在桌子上,往後面一靠:「不知道。」

林思然擰開蓋子,往裡面一看:「……」

豬腳湯,飄著枸杞,還有一股淡淡的中藥味的那種。

林思然坐在另一個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看她喝湯,「苒苒。」

秦苒側著頭,一雙微眯的眼睛看過來,有股散漫的意味,聲音壓得挺低,「你說。」

「就我們晚自習討論班級演講比賽的事,我們高三唯一的活動了,你一起吧?」林思然手托著下巴,眨眨眼。

「我湊人頭數?」秦苒看她一眼,眉頭揚著。

「不是啊,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我們班的門面!」林思然眼睛閃閃的,「你到時候只要往上一站,念我們寫的演講稿,保底分就比其他班級多五分。」

作為校花,秦苒確實是九班的門面。

原來是賣臉啊,秦苒喝完湯,略微思索了一下,就點頭,十分痛快的:「行。」

**

次日,林家又迎來了一位客人。

「沈副局長?」林麒思忖了一下,林家一向跟政界牽扯不到關係,這裡面錯綜複雜,從政的都愛惜羽毛,輕易不來往。

也就林錦軒認識封辭,可那也只是認識。

沈副局長找來,林麒跟林婉都挺慎重的。

林麒親自給沈副局長倒了茶。

「副局找我是因為我那繼女的事?」林麒跟沈副局幾乎沒交集,眼下稍微一想,就知道沈副局是為了什麼而來。

沈副局拿著水,臉色挺差的,語氣誠懇,「我也是沒辦法了,只能找到你這裡。前天晚上的事,都是誤會,只要秦小姐能答應私了,我沈濤欠你一個人情。」

林麒昨天還為秦苒的事情奔波,哪知道一天沒到就出了變故。

他跟林婉對視一眼,都知道事情不簡單。

林麒不動聲色,他放下茶杯,笑,「苒苒不住林家,這件事……」

「實話說了吧,局長盯上這件事了,」沈副局苦笑一聲,「秦小姐這件事往下查確實有內情,只要你肯幫我,以後林家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作為商人,這個生意確實划得來。

沈副局長一個人情可不好拿。

不過林麒沒答應,模稜兩可的,「這件事,要看苒苒自己。」

等沈副局走了,林婉才壓了壓眉,「哥,你怎麼沒同意?」

「我們可以替他傳話,」林麒搖頭,面色儒雅,溫吞的開口,「但這件事我們不能替苒苒同意。」

寧晴看著兩人,拿著手機若有所思。

**

一中門邊不遠處。

黑車漫不經心的開著。

陸照影在副駕駛上,昏昏欲睡,「雋爺,那許慎被抓到看守所了,我讓找了秦小苒還有那潘明月在寧海的卷宗,不過沒找到全部。」

陸照影挺奇怪的。

按理說這種卷宗,只要局長開口,調一份卷宗輕而易舉。

餘光看到程雋沒動,陸照影揚眉,之前最積極的也是程雋。

程雋在後坐,半靠著車窗,頭微微側著,隨意看著窗外,神情懶倦,安靜又專註。

陸照影奇怪,看過去。

忽然就笑笑:

「哎——那不是秦小苒嗎?她出來幹嘛?」

正在開車的程木對上後視鏡程雋漆黑的眼神,下意識的踩了剎車。

看到雋爺果然拉開后們下車了。

程木不由多看了不遠處的秦苒一眼。

心裡嘀咕著,他倒現在都還沒看出來,這高中生到底有什麼好的。

秦苒是沐盈叫出來的。

她不接寧晴的電話,寧晴只能找到學校,打電話讓沐盈去九班找秦苒出來。

學校門口有個咖啡店,挺安靜的,並沒有包廂。

寧晴跟林婉靠著窗邊坐著。

「找我什麼事?」秦苒隨意拉開椅子,大馬金刀的坐著。

毫無儀態。

最近沒怎麼睡好,她的眼睛總氤氳著血氣,臉上明晃晃的又冷又燥。

身形懶懶散散的,半低著頭,沒有前幾天在警局看到的那股狠戾勁兒。

一股流氓匪氣。

林婉打量著她,下意識的皺眉。

能坐到公安局局長這個位子的人,都是家裡有些底蘊的,能認識市井之流?

她端了咖啡,低頭喝著,收回目光。

寧晴目光轉到秦苒的左手,她左手拿著手機,指尖修長盈潤。

右手稍稍露出到外面一點,能看到白線紗布。

寧晴記得她寫字是用左手的,是左撇子。

惡魔總裁,不可以 左手沒事就好,她鬆了一口氣。

「你的手……沒事吧?」寧晴不自在的抓著自己的錢包帶子,開口。

「還行,廢不了。」秦苒踢了踢腳邊的垃圾桶。

寧晴不知道怎麼搭話,張了張嘴。

秦苒沒啥耐心,眉眼輕佻,挺燥的,「還有其他事嗎?沒事我走了。」

寧晴看著秦苒,抓著錢包的手更緊,「你的傷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許慎那件事……」

秦苒往後靠了靠,眯著眼看她,似笑非笑,又野又頹的。

寧晴又沉默了好一會兒。

林婉將杯子放在桌子上,她打量著秦苒,有些居高臨下的緩緩開口,「秦苒,許慎這件事,我不希望鬧到法庭。」 惡念這個東西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最起碼吸收了之後能提升黑袍的實力,天魂都吸收了一個,黑袍如果不吸收另一個,那就更沒得打了。

實力的差距不能拉開太大,否則就不用去找最後一魄了。

黑袍吸收的速度很快,天魂連追了張謙幾次沒追上,眉頭一皺,決定不再去管這兩個像蒼蠅一樣的分身,轉頭朝着正在被黑袍吸收的淤泥怪打出了一道金光。

“快去擋住!”系統驚呼,“他要打爆那個惡念體!”

張謙立刻讓一個分身一個瞬閃衝了過去擋住了這道金光。

砰的一聲,金光打在了分身身體上,天魂冷笑一聲,但是當金光散去後,他的冷笑就變成了驚訝。

這個分身居然沒死,不但沒死,反而還揮舞着青木劍朝他衝了過來!

他這纔想起來,張謙這些分身似乎有着類似於無敵這樣的技能。

靠!天魂在心裏罵了一句,趕緊瞬閃躲開了這個來勢洶洶的分身。

黑袍還在吸收惡念體,天魂絕不能讓他吸收完!

他其實早就和怪魚商量好了,他把黑袍也就是地魂引到這邊來,幫助怪魚吞噬吸收黑袍,雖然半途出了一些岔子,怪魚吞了他,但是也沒事,他把怪魚吸收了。

這也算是個不小的收穫。

但是如果再被黑袍吸收了這個淤泥怪,那他佈置的這些事就真的白費了!

他們倆的實力又就回到以前的那個差距上了。

這個分身既然是無敵的,那天魂自然不能再和他白費力氣,於是迅速瞬閃衝向另一個分身,另一個分身趕緊瞬移躲避,卻沒想到他真正的目標並不是這個分身,而是黑袍。

只見他迅速瞬閃飛了過去,一拳打在了淤泥怪的肚皮上,淤泥怪發出了慘嚎,同時待在淤泥怪肚子裏的黑袍似乎也受到了同樣力量的攻擊,臉色猛地一變。

“隔山打牛啊?”張謙一挑眉毛。

“天魂發出了全力一擊,黑袍自然會受傷。”系統說。

天魂剛要打出第二拳,背後的激流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刻一個瞬閃躲開了,張謙分身一劍劈了個空。

反正黑袍那邊快結束了,張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讓另一個分身也發動了不破金身,兩大分身一起衝向天魂。

“再堅持幾秒鐘!”系統說。

天魂眉頭緊皺,不停的瞬閃躲避着兩個分身的追擊,同時尋找着機會,但是他發現,這機會是真難找。

兩個分身仗着無敵,簡直就是一刻不停的黏在自己身邊。

黑袍馬上就要吸收完畢了——從裏面吸收就是比從外面吸收來得快。

但就算是從裏面吸收的快,黑袍和天魂也不會故意讓惡念體把自己吞進去,一來惡念體在正常狀態下也會吸收他們,現在這倆惡念體都受了傷,所以吸收不動只能任由黑袍和天魂吸收,二來他們也是互相防備,因爲被吞進去話很容易被對方連同惡念體將自己一起吸收。

就在黑袍吸收完畢,而張謙的兩大分身無敵時間也到了的時候,張謙和系統剛要鬆一口氣,一個碩大的黑影突然從別處殺了過來,張開了比怪魚和淤泥怪更大的嘴,一口將黑袍、天魂還有倆分身全都吞了進去。

又有一個惡念體來湊熱鬧了。

而且這個惡念體似乎比之前的怪魚和淤泥怪更加強力,將這四人吞進去之後,張謙的兩個分身沒堅持幾秒鐘就被惡念體的力量給粉碎掉了。

張謙趕緊又派了一個分身衝了過來,這才從外面看清楚了這個惡念體的外貌,簡直就是一顆黑色的巨大肉球。

肉球吞掉天魂和黑袍之後就懸浮在了原地,沒了動靜。

張謙分身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隨後在心裏問:“這倆人現在什麼情況?在肉球的肚子裏打架嗎?”

“不知道,”系統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有些擔心,“這顆肉球是惡念中的‘癡’,它能屏蔽我的感應,而且它現在已經切斷了我和黑袍還有天魂那傢伙的聯繫。”

“我靠?”張謙一驚,“那…這倆人不會有什麼事吧?”

“應該…沒有吧。”系統不確定的說。

張謙點了點頭:“我估計也沒有,畢竟他們倆都是魂,還帶着各自的魄,不會輕易的被這肉球給幹倒的。”

“但事情沒這麼簡單。”系統說,“我就擔心這倆人會在癡的體內打架,現在他們都吸收了惡念,實力都提升了不少,就怕這倆人在實力提升之後就覺得這個惡念體無所謂瞭然後彼此大打出手。”

“沒事,”張謙說,“就算他們倆真打起來了,這個惡念體也肯定會受到他們倆的波及的。沒準會被他們倆爆發出來的氣給弄死吧?”

系統卻說:“不,癡沒有那麼脆弱。”

龍飛鳳仵 系統語氣中透漏出來的那些擔憂的語氣讓張謙眉毛一皺。

限時婚寵 張謙決定暫時不幹別的了,就在這盯着,免得待會真出了什麼事。

“嗯,先等等看吧。”系統說,“如果超過半個小時沒動靜,你就讓你這分身開着無敵上去給它搗搗亂。”

“好。”張謙說,“…不過,半個小時?會不會有點長?”

“沒事。”系統說,“他們倆怎麼也能撐上半個小時了。”

張謙點頭。

等了幾分鐘,張謙覺得有些無聊,索性讓分身在那看着,自己收回了意念,打開了系統界面。

“你要幹嘛?”系統問。

“老長時間沒抽獎了,人品應該積攢的可以了。”張謙說,“趁現在沒什麼事,分身在那盯着,我想抽抽獎試試。”

系統琢磨了一下:“也好,抽吧。”

張謙最後又通過分身看了一眼肉球,肉球還是和之前一樣靜靜的懸浮在那,他這才收起了心思,打開了抽獎界面。

升級點還剩59,今天干脆一下抽完吧,免得還有心事。

而且不知道爲什麼,張謙總感覺,盤古這最後一魄始終沒有消息,已經磨光了天魂和黑袍的耐心,他們之間的那場大決戰,似乎就快要開打了。

希望這是錯覺吧。張謙心說。 what?

秦苒想掏掏耳朵,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她往一邊側了側,左手搭在椅背上,神情挺漠然看著對面的二人,「你,再說一邊?」

秦苒笑了笑,非常有禮貌的詢問。

林婉卻注意到,她那雙眼睛又寒又冷,並沒有笑意。

林婉眉頭微蹙,若有所思的,略帶遲疑,林麒的這繼女還能有這樣的眼神?

轉瞬著女生就收回了目光,微垂著眼眸。

秦苒背對著窗邊的太陽坐著,窗戶半開著,逆著光,看不太清她的表情。

林婉輕哂,應該是看錯了,她怎麼會有那種眼神?

寧晴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正常,可卻不敢正視秦苒,只下意識的捏住茶杯。

「秦苒,許慎手被你打斷了,行動困難,比你的手遭罪多了,」林婉端起茶杯,輕輕晃著,曼聲道:「你只是右手傷了,你是左撇子,左手完全不影響你日常生活,何苦要打這場對你沒多大好處多官司?」

林婉放慢聲音,見秦苒沒開口,她以為對方聽進去了,不由多說幾句。

秦苒沒看她,左手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茶杯沿。

有些懶洋洋的靠著椅背,浪蕩又不羈。

揚了揚眉,「你繼續。」

「都是小孩子間打打鬧鬧,」對方識實務,林婉稍微緩了緩,繼續開口,「你跟那女孩反正也沒受多大損傷,為什麼要緊緊抓著不放呢?就算你們自衛在先,就你受的這麼點傷,一場官司下來,他頂多就是賠點醫藥費,可能都判不了刑,何必呢?」

多好的原因。

因為她的手沒事,因為潘明月沒事,所以一切都能當作沒發生。

秦苒心裡莫名的有一把火,燥熱燥熱的。

只需要一點兒火星,就能「砰」地一下被點燃。

「啊,」秦苒偏頭,她打量著林婉片刻,唇揚了揚,喉間溢出低低的笑,「如果我不呢?我偏要追究?」

林婉有些意外,她稍微抬了下眉。

沒想到秦苒油鹽不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