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只要力量精華,儘快突破就行,生命精華都給你們,你們幫我接應!」林楠說道,看向邵凡,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生命精華,林楠不是太著急,他的恢復力極強,不缺生命力。

他要突破,力量精華最重要。

「好!」邵凡幾人相視一眼,當即答應了出來。

林楠負責最危險的,他們當外援,這點自然沒問題。

當即,幾人悄然動了起來,一路上專門尋找那種族群的七階妖獸,不多時還真找到一處,位於一座大山中,之前邵凡等人被追殺過,這裡的七階妖獸同樣有著三十頭左右。

徐朗速度最快,負責引出其中一些七階妖獸,其他人躲在一旁,林楠則在一件特殊至寶下護住身形,悄然朝山巔一座巨大洞府內趕去。

別的不說林楠就是不缺寶物。

這件事至寶,專門遮去身形用的,之前沒捨得賣出去,一直留著,而今再度派上了用場。 後面上去的楊鵬,見木兮已經把人扶到房間,梁帥也躺下了,他就沒過去打擾站在門口守著。

讓木兮幫他脫外套就已經夠讓他覺得自己沒用了,還要她幫忙脫鞋,躺下后,休息了一會,緩過一些力氣的梁帥面紅耳赤看著木兮,「我,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木兮笑著,聽見腳步聲響起,扶著梁帥起身,又拿枕頭墊在他後面。

項立升和楊鵬端著飯菜過來,把飯菜放到桌上后,再把桌子抬到他們兩人旁邊,見木兮要端水,項立升提醒一句,「這杯是糖水。」

「嗯,你們兩個也下去吃飯吧,有什麼事我再叫你們。」

「好。」

項立升跟楊鵬出去時,留了一個人在門口陪著。

有東西下肚,吃飽后,梁帥的體力也恢復了,兩人聊了一會天,梁帥正要下地,就被木兮搖頭打住,「你呢,就好好休息吧。」

「我沒事,難得你過來一趟,我陪你逛逛這園子。」

木兮拍了拍梁帥旁邊的位置,「我在這兒坐著,陪你,快睡吧。」

「我……」看著木兮的梁帥,根本捨不得合眼,想握住木兮的手,又怕她起身走人,「不管是什麼時候,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都有你陪在我身邊。」

她知道,梁帥是跟她表明心意,木兮揚起一抹笑容回應梁帥,「忙工作的時候,你也要記得養好自己的身體,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怎麼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為了讓梁帥重視這個問題,木兮故意扯出一句,「澌鈞可是天天都在鍛煉身體,每次都要吃幾碗飯,你這個身體素質可是快趕不上他了。」

「我會調整我的作息跟飲食。」他怎麼可以讓紀澌鈞給打敗。

「快睡吧。」

「嗯。」看來,適當的,還是得使用激將法才行。

梁帥躺下后,木兮給梁帥整理身上的被子,見木兮收回手後起身,梁帥立刻坐起身,「你要走嗎?」

「我去開窗戶。」

「哦。」

意識到自己緊張的有些不像話,梁帥的臉又一次紅起來,躺下后,拉著被子蓋過自己半張臉。

而此時,坐在車裡的紀澌鈞,面前的鏡頭突然出現開窗的畫面,窗戶打開,紀澌鈞看到站在窗邊的木兮,心裡酸溜溜,給自己連灌了兩口咖啡,「這個女人,還敢開窗,是打算邀請我一起看她怎麼跟梁帥發生進一步關係?」

「阿嚏……」

屏幕那邊的女人,正在打噴嚏,紀澌鈞馬上收聲。

屏幕隨著木兮走去的方向拉近,紀澌鈞看到木兮回到梁帥邊上后,就坐在一旁,兩人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直到手機彈出電量不足顯示,紀澌鈞才發現自己盯著木兮已經盯了兩個多小時。

算梁帥識趣不敢對他老婆怎麼著。

紀澌鈞放下杯子,拿充電線充電時,手機屏幕被來電顯示佔據,擔心木兮的紀澌鈞,只能選擇開免提,一邊看木兮一接電話。

「喂?」

「先生,放出簡氏拋售物業的新聞,有些股東已經開始出售股權,有出售的基本都買下了,南氏那邊也在繼續收股權。我收到後天山海湖景劇的邀請函,是否要去參加?」

「你做代表去參加。」

「是。」

電話剛掛斷,又一個來電顯示彈出來,看到費亦行打來的電話,紀澌鈞就皺眉,「什麼事?」

躲在角落的費亦行,一臉害怕看著對面桌上在喝酒的姜軼洋,「紀總,我接到王行電話,他說他有從事媒體行業的朋友給了他幾張南清和從梁帥住所出來的照片,南清和去找他,又提了幾句梁帥和後天山海湖受邀的事情,南清和打著梁帥的旗號做事,王行不敢得罪梁帥,不但答應延遲還款日期,又給南清和貸了一筆錢。」

不管費亦行搞的那個內務有多賺錢,終究沒有一個具有一定影響力代表性的集中勢力,也難怪對方聽到梁帥的名號就讓南清和給蒙了。

「我知道了。」

對自己很有自信的費亦行,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栽了,「紀總,對不起,是我辦事不利,我沒想到他跟梁帥有……」

「梁帥不可能跟他有什麼關係,把那幾張照片,和錄下拍照人的證詞一併發給梁帥,就說這是答謝他給我們送邀請函的謝禮。」

「是。」他怎麼那麼笨,差點就忘記南家做過的那些事情,梁帥喜歡木兮,又怎麼會幫著南家,一定是南清和自導自演的戲碼。對了,還有一件要緊事,「紀總,湯家的事情,按照您的吩咐搞定了。可是老薑他,不對勁啊,紀總,我求求您救救我。」

費亦行的話,讓紀澌鈞有些擔心,「他有什麼不對勁?」

「他不知道出什麼事了,喝了好多酒,還不讓我走,讓我陪他一晚,紀總,我懷疑他對我有意思,您再不救我,我就完了,紀總,我……」

「不用說,我已經知道了,他可能是遇到什麼事,心情不好,你好好開導他。」姜尤珍這一走,心裡肯定認定自己是回不來了,難保會對姜軼洋說什麼,他已經料到會有這個後果,不然也不會給他們兩人放假。

「那我,我呢,紀總,萬一老薑硬來,我怎麼辦啊?」他家紀總怎麼能不管他死活呢。

「你不是想做沈氏集團董事長嗎?」

「是,可是……」難不成,紀總要他拿自己去換這個董事長的位置?

「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這是命令,不能違抗。過後,我會補償你的,別說沈氏了,簡氏,南氏,湯氏,你要哪個,我都如你所願,一晚而已,閉閉眼就過去了,忍忍吧,我知道忍耐是你最擅長做的事情,辛苦你了。」姜軼洋是不可能對費亦行有什麼非分之想,頂多就喝多幾杯,心裡難受,拉著費亦行一塊打幾拳。

誰讓只有費亦行才能跟姜軼洋打成平手,不讓費亦行去,讓誰去……

「嘟嘟嘟……」

「喂,喂,紀總?」拿著手機的費亦行,沖著已經掛斷的電話連喊了數聲。

紀總啊,紀總,你說的倒容易,你試試跟老薑,閉閉眼就過去。

欲哭無淚的費亦行,腦門抵在牆壁上,拳頭不斷捶打牆壁,「紀總啊,紀總,您怎麼可以為了老薑開心,就不顧我的感受,您讓我以後還怎麼見人。」

含著眼淚的費亦行,嘆了口氣,「說的容易,你要真有這個本事,怎麼不見你把沈氏拿下來,就會在背後給我畫大餅。」

「咚——」

對面傳來玻璃瓶砸在桌上的聲音。

「費亦行,費亦行!」

「來了。」發完信息,過去的費亦行,嘴裡念叨叨,「都是我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才要被你欺負!」

電話剛掛斷,又是一個來電彈進來,以為是費亦行打回來求救的,紀澌鈞手快不小心掛斷,盯著屏幕看了數秒紀澌鈞才反應過來。

目光看向站在對面門口,拿著手機打電話的木兮,紀澌鈞立刻切斷視頻,點回通訊錄,發現是木兮給自己打電話。

紀澌鈞發動車子準備過去接木兮,車子剛走了幾米就看到一輛計程車停在木兮前面,提著東西的木兮上了車,紀澌鈞開著車子跟上木兮。

跟了一會,見木兮不是回去,而是往郊區走。

難道,她準備去找大哥?

……

紀公館。

總裁大人撲上癮 吃著飯,沒什麼食慾的老夫人,連手上的筷子都沒拿穩。

「啪——」

在老夫人的筷子掉在桌上時,一旁聽見的駱知秋,快步起身來到老夫人身旁,「媽,你怎麼了?」

「我沒事。」老夫人扶著桌子起身,剛站起人就摔回座椅。

「快叫醫生來!」

站在身後的羅拉過來後跟著一塊扶老夫人,「叫醫生來不及了,還是送去醫院。」

「好。」老夫人的身體即使康復了,也因為年事已高,再加上一些病痛,難免會偶爾不適,擔心的駱知秋叫羅拉一塊跟她扶著人出去。

急的駱知秋出了餐廳見到有保鏢都忘記叫人搭把手。

在用餐室門外的走廊,抱著胳膊的丁池聽著對面人講話。

「我沒看錯,他們兩個人在辦公室里不知道聊了什麼,我看一定是跟你有關的壞話。」

「這兩個老傢伙!」還密謀起來了,之前還沒什麼徵兆,回來就倒下,他就覺得奇怪,原來是有人走漏消息。

「要我看,連廚房那個都炒掉最好,不是我挑撥事非,誰做總管會用別人的人,這就是給自己找別人眼線,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你也該有自己的人,用自己的人好做事,他們聽你管,你在家裡才有地位。」

「你說的沒錯。」丁池拍了拍對面人的肩膀,「我……」

話沒說完,身後就傳來叫喊聲,「丁管家,老夫人身體不適,夫人跟羅拉現在送人去醫院。」

「我知道了。」丁池收回手,「我去去就來。」

親愛的受益人 「你放心,這裡有我替你看著。」

不敢耽誤事,丁池快步跑去找人,他出去的時候,正好駱知秋她們也到了門口。

「夫人……」

「快去開車。」

「是。」

丁池正要去車庫就看到有車子開過來,以為是保鏢開來的車,丁池快步往外走,看到車子是從外面開來。

過來的車子根本沒避著丁池,就朝丁池所在的方向開去,嚇得丁池連連後退,後腳跟撞到地面,整個人摔坐在地面上。

幾輛轎車依次停在門口,帶頭那輛車下來的呂鋥凉見老夫人已經倒下了,趕緊過去,「老夫人怎麼了?」

呂鋥凉怎麼過來了?有種不好的念頭冒起,在她看到對面陸陸續續走來的醫生時,羅拉就知道,第三場較量,老夫人又輸了。

「呂醫生,你來的正好,老夫人昏過去了,我們現在要送她去醫院。」

「夫人,不用擔心,我帶了醫生過來。」

她是老夫人的人,怎麼都得在這個關鍵時刻幫老夫人一把,總不可能連外科醫生都帶了吧,「老夫人有可能是舊疾引起的暈倒,還是送到醫院去,萬一她缺氧,這裡又沒……」

對面的呂鋥凉側過身比了一個手勢,「擔心這裡設施設備不夠齊全,我們連氧氣瓶都帶來了。」紀總可真是神機妙算,連老夫人什麼時候倒下都算得出來,吃了晚飯過來剛剛好。

再也裝不下去的老夫人,站起身甩開兩邊攙扶自己的手,「我要去醫院,我要住院,我要動手術,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你這些什麼醫生,我出了事,他們能治得好我嗎?」

聽這說話的力氣,不像是要動手術的人,呂鋥凉笑眯眯又比了一個手勢,「內外各個科的醫生都找過來了,紀總說了,老夫人有哪兒不舒服,我們就治哪兒,保證您第一時間得到最好的醫療救治,如果不是身體上的疾病,我們這兒還有一流的心理醫生。」 想到這裡,冷汐月殺人的心都有了,她此刻更加堅定了,要揭開秦未央的真面目。

秦未央和路彥昭離開徐醫生辦公室,路彥昭就開始安排手術相關事宜,他的態度,簡直比秦未央要積極太多了。

他們從醫院離開的時候,一上車,秦未央就看向路彥昭:「阿昭,你真的要幫我嗎?」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無奈的開口道:「傻瓜,這話你都問了幾遍了,我怎麼可能不幫你呢,只要你弟弟能好起來,你能開心,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秦未央有些固執的看著他:「那萬一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你覺得不值得了呢!」

清妾 路彥昭對於秦未央這樣的態度,已經有些沒好氣了:「傻丫頭,你放心吧,不會有那一天的!」

儘管路彥昭這樣說,可是,秦未央的心裡,還是隱隱擔憂!

萬一路彥昭知道,之前自己一直是個內奸,暗夜組織摩洛哥基地出事那次,也是自己把消息透露給了季修。

這次能回到倫敦,更是因為默認了季修的計劃,才能留下來。

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知道,在他跟未銘骨髓匹配檢測前,她就知道了,他的骨髓跟未銘的,是匹配的。

如果他知道了這一切,他會怎麼想,他還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嗎?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心裡有太多的無奈和擔憂。

其實,沉風一直在隱隱怪她,怪她不夠果斷,總是猶豫。

可是,沒人能明白,沉風覺得路彥昭只要給未銘做了手術,就萬事大吉了。

可是,她不一樣,她要時時刻刻擔心,路彥昭會知道一切的真相,後果,她真的難以承受。

她害怕有朝一日,路彥昭會跟自己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她知道,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她會崩潰。

秦未央看了一眼路彥昭,勉強的笑了笑:「既然手術已經安排好了,我們先回家吧!」

路彥昭點了點頭:「我們先回家,還有,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手術應該會定在這兩天,你讓未銘提前進醫院,準備一下!」

秦未央點了點頭,有點心不在焉。

路彥昭看著她這幅樣子,有點擔心。

只不過,他想,或許等到秦未銘的手術做了,秦未央應該會好點。

等到秦未銘的身體徹底恢復,秦未央心裡的顧慮,應該都會煙消雲散。

路彥昭懷著這樣的情緒,送秦未央回家。

而在他們回家的路上,冷汐月此刻,已經坐在車裡,給季修發消息。

冷汐月:季修遠,你那邊調查的怎麼樣?我現在需要確鑿的證據,真的,非常急需,我的彥昭哥哥,骨髓果然跟那個女人的弟弟骨髓匹配,要說這一切不是秦未央的陰謀,想要利用我彥昭哥哥,我打死都不會相信的,季修遠,你一定要幫幫我!

季修遠:這麼快?你現在就確認了,他們骨髓匹配嗎?

冷汐月:千真萬確,我今天聽那個負責骨髓匹配程度檢測的醫生,親口說的,絕對沒有錯,你一定要快點幫我查出證據,不然的話,我彥昭哥哥,就會幫那個女人的弟弟,做手術,我才不要他傷害自己的身體,給那樣的人捐獻骨髓呢,你一定要快點找出證據啊,如果我猜得沒錯,他們這兩天,應該就要做手術了!

季修遠:你先別著急,就算是確定了骨髓匹配,真的要做手術,最起碼需要術前準備一兩天,不會立刻就做手術的,你再給我一天時間,我會把所有對秦未央不利的證據,交給你,到時候,只要你告訴你的彥昭哥哥,那個秦未央是怎樣一個女人,他必定能回心轉意,選擇你的!

冷汐月:季修遠,雖然我在催你,可是,我必須說一句感謝,說真的,你要是這次幫了我,我都不知道如何感謝你了!

季修遠:感謝的話,就用不著說了,畢竟,你這麼善良,幫助你,我是自願的!

冷汐月:謝謝!

季修那邊,沒有再回復消息。

冷汐月捏緊了手機,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就是篤定,這次,她一定可以成功的。

話說,路彥昭送秦未央回到秦未央家裡,就離開了。

他看的出,秦未央心情不好,再加上,秦未央說她想一個人靜靜,路彥昭也沒有留下來,送她到家,就離開了。

秦未央回到家裡,雖然心煩意亂的,可是,她還是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沉風。

「沉風,路彥昭和未銘的骨髓檢測結果,已經出來了!」秦未央的聲音淡淡的,帶著些許無力感。

沉風頓時驚喜的開口:「真的嗎?這麼快,我就知道,結果一定是匹配的,在這之前,我都檢測了好幾遍了,路彥昭那邊呢,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幫未銘做手術?」

秦未央的心裡壓抑的難受:「沉風,我知道有合適的骨髓,能幫助未銘做手術,你很開心,可是,你覺得,我們這樣瞞著路彥昭,真的好嗎?我們明明早就知道,路彥昭跟未銘的骨髓匹配了!」

沉風那邊安靜了幾秒,他這才開口:「姐,你想多了,路彥昭不會去追究這些問題的,反倒是,你現在告訴他,他可能惱羞成怒,不幫助未銘做手術,最重要的是,如果知道了你之前瞞著他,他肯定會去調查你我的身份,讓他知道我是黑黨的人,你是內奸,那就真的不好辦了!」

秦未央聽到沉風這樣說,心徹底的沉下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會告訴路彥昭的,還有,你現在就帶著未銘去醫院,做術前準備吧,醫院那邊,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就等著做手術了,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手術時間,應該定在後天!」

沉風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未央姐,你也別胡思亂想了,你放心,所有的事情,都會過去的!」

秦未央點了點頭,悶悶的恩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秦未央掛了電話,她本來想上樓休息一會。

結果,她剛走到樓梯口,就聽到外面有動靜,她下意識的皺眉,快速的向著窗邊走去。

然後,她就看見,季修站在花園旁邊的小路上,一臉邪肆的笑。

秦未央的臉,瞬間就沉下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