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再說一遍,沒工夫跟你閑扯,小柔在什麼地方。」


「在一個,你找不到的地方,這個答案滿意嗎。」蘇爺看他一眼,得意的笑了。

「還行吧,為什麼綁架小柔?」 重生之妻不如偷 陳浩見情況不秒,就想先搞清楚原因。

「因為什麼?因為那個臭丫頭,她想霸佔我們家小雪的位置,我們家小雪那麼漂亮,對你這麼好。」

「現在都給你懷了孩子,那個臭丫頭竟然想趁機搗亂,你說我憑什麼不對她動手!」

蘇爺聲音越來越高,臉色越來越難看。

陳浩聽在耳朵里,卻頓時給無奈的想哭還想笑,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是因為……

小柔喜歡自己,他個該死的老傢伙,才會對小柔動手!

「臭小子,你怎麼不說話了,給我這個老丈人撞見胡搞,感覺臉上沒面子了?」

「老丈人?你是誰老丈人。」

「哎兔崽子,你還真想扔下我們家小雪,跟那個臭丫頭好?」

「別裝了,你不是蘇爺。」陳浩看他一眼,把甄爽摟在了懷裡。 國內,東南市。

蘇墨雪靠在床頭上,接過陳小魚遞來的水杯,很勉強的笑了笑。

「小魚謝謝,多虧有你在!」

「老姐還有我呢,我不也陪著你嘛,呢給你葯。」

「是是是,多虧了你倆這總行了吧,傻丫頭什麼事情都不能少了你。」

蘇墨雪接過妹妹遞來的幾片葯,送到嘴邊喝一口水,仰頭咽口了下去。

卧室里很安靜。

儘管有倆妹妹陪著,但她這心裡頭,卻總也安靜不下來。

打從昨天,陳浩打暈自己出國去找小柔,她這小肚子就一直不怎麼舒服。

幸好有倆妹妹照顧,開車到醫院檢查了一下,大夫說肚子里的孩子沒事,就是情緒太激動動了胎氣。

吃點葯,卧床休息幾天沒有大礙。

所以她這兩天,就一邊卧床休息,一邊平靜著自己的情緒,盡量不去想……

「哎老姐,姐夫出國幾天了?」

「菲菲姐!」陳小魚偷偷看蘇墨雪一眼,悄悄拿手拽了拽蘇菲菲的裙角。

這時。

蘇菲菲輕啊的聲,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慌忙拿手捂上嘴巴。

蘇墨雪笑了,「你倆小丫頭,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沒事兒,我動胎氣是因為情緒太激動,又和我老公沒有關係,你倆不用太擔心,我兒子肯定健康著呢!」

「可是老姐……哎算了,我還是給你講個笑話吧。」蘇菲菲拿手摸上下巴。

還仰著個小腦袋,把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也沒能想出來個新的笑話。

「哎呀不行,這兩天一直哄你開心,把知道的笑話都講完了!」

「我有我有,菲菲姐我還知道一個……」

「行了!」蘇墨雪看她倆一眼,再次無奈的笑了。

「大夫是說讓我有個好心情,沒讓你倆一直給我說笑話,趕緊回屋去睡吧,我有點兒困了。」

蘇墨雪盡量保持著微笑,不想讓倆妹妹跟著自己擔心。

畢竟現在這個家裡,她作為姐姐,應該照顧倆妹妹才對!

「不行不行,我倆得在這兒睡!」陳小魚不放心,不肯回自己房間。

「嗯嗯嗯,對對對老姐,咱仨一起睡多好,回頭你跟姐夫說悄悄話的時候,我倆也方便偷聽一下嘻嘻!」

「哎呀老姐,你讓我倆回屋睡覺,不會是想跟姐夫偷偷打電話吧?」

蘇菲菲原本是想著,拿陳浩逗老姐開心。

可她說著說著,才意識到自己老姐,有可能是想給陳浩打電話,畢竟老姐動胎氣的根本原因。

就是因為陳浩出國,太擔心罷了。

於是。

蘇菲菲想到這兒,扭頭跟陳小魚對視一眼,倆人很有默契的咯咯一笑,全都回了自己的房間。

特別是蘇菲菲。

她走到卧室門口,還衝蘇墨雪做了個鬼臉,說跟陳浩打電話的時候小聲一點,別讓她和陳小魚聽見什麼的。

反正不管怎麼說。

等她倆離開,還給輕輕的關上房門,卧室就只剩下了蘇墨雪一個人。

「呵呵這倆小丫頭,還蠻好玩兒的!」

「就是老公,你現在應該,或許還沒有睡吧?」蘇墨雪半靠在床頭上,低頭看著枕頭上的手機。

她猶豫了好一會兒。

還是拿起手機,猶猶豫豫的撥通陳浩電話,貼在耳邊……

「老婆!」陳浩的聲音。

「嗯老公!」蘇墨雪聽到他聲音,笑的很甜,「你幹嘛呢,這麼快就接了電話?」

「還能幹嘛,當然是等我老婆電話了。」

「呵呵笨蛋!不許哄人,你老婆可是哄不好的那種,聽見你聲音真好,真的!」

蘇墨雪嘴角在笑,眼角卻突然濕潤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不爭氣的掉眼淚,但聽見陳浩聲音就是忍不住的想哭。

「小雪……我打暈你,你不生氣吧?」

「笨蛋!你說呢!」蘇墨雪沖電話嘟著小嘴,稍有的撒起了嬌。

「你要我說,那肯定是不生氣了吧?」

「你想的美!」 燧靈記 蘇墨雪一開口,又一次笑了,「在你回來之前,我會一直生氣。」

很顯然。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陳浩能平安的回到家,也就不會生氣了。

「哎對了老公,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蘇墨雪想知道,自己老公什麼時候回家。

「嗯還行,估計還得幾天才能回家。」

「啊?哦沒事沒事,你照顧好自己就行。」

「我一個大男人能有什麼事,倒是你和咱兒子沒事吧?」

「沒、沒事兒,都挺好的。」蘇墨雪拿手摸著自己小腹,沒有跟他說動胎氣的事情。

「好就好,小雪你先睡吧,我這邊還有點事兒。」

「嗯,那老公晚安!」蘇墨雪雖然不舍,還是掛斷了電話。

她挪動著身子,在床上側躺下來,滿腦子想著自己老公大晚上的,還要忙什麼事情的時候。

陳浩坐在酒店的床沿上,看甄爽眼笑了。

「幹嘛這樣看著我,沒見過跟老婆打電話呀。」

「見過,就是沒見過這麼沒正事的,陳總你這一個電話,手機都快沒電了吧!」

「那這麼多廢話,咱剛才商量到哪兒了?」

「商量著明天,該怎麼去找小柔!」甄爽沒好氣的看他一眼,心情特別的不好。

幸好。

陳浩早就習慣了,也不跟她一般見識,倒是蘇墨雪這個電話讓他有點著急。

棋盤巖 倆小時之前。

他和甄爽倆人,在小酒館兒見到了蘇爺,一番吵架似的對話過後,也沒能見到小柔的人。

倒是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裡的蘇爺,根本都不是蘇墨雪她父親……

「哎陳總,你當初是怎麼看出來,蘇爺不是蘇爺的?」甄爽好奇道。

「不是看,是聽。」

「聽?聽不懂,能說清楚點嗎?」

「在小酒館兒的時候,你有沒有注意到所謂的蘇爺,他是怎麼稱呼小雪的。」

「怎麼稱呼你老婆……」甄爽想了想,「好像是我們家小雪,嗯對就是我們家小雪。」

「對。」陳浩笑了。

「我就是從一點知道的,小雪的父親平時喊小雪,都是寶貝女兒,根本都沒有說過我們家小雪這字眼。」

「一個做父親的,對自己女兒的稱呼是一種習慣,既然咱們見到的老傢伙沒這種習慣,自然就排除了是蘇爺他本人。」

甄爽聽到這兒,才恍然明白了過來。

就是她有點沒想到,陳浩一個大男人,竟然會有這麼縝密的心思。

「陳總,那小柔怎麼辦,咱現在還不知道小柔在什麼地方。」

「這個,明天再說吧。」陳浩輕嘆一口氣,他也一時沒辦法。 又是一晚上,就這麼過去了。

今天是陳浩來到國外的第三天,除了見到個假蘇爺,還是沒找到小柔……

「陳總,咱這是要去那兒呀?」甄爽陪在陳浩旁邊,邊走邊看他側臉道。

「逛街。」

「逛……」甄爽猛的睜大眼睛,頓時就給弄的想哭還想笑,「陳總,您能不能正經點兒!」

「我怎麼不正經了?難道現在不是在逛街嗎。」

陳浩停下腳步,看她一眼笑了笑,繼續邁開了步子沿街往前走。

是的不錯。

他現在正給甄爽陪在身邊,沿著馬路往前走,街上人挺多的,全是高鼻樑藍藍眼睛的外國人……

哦不對,現在他們在國外。

在別人眼裡,他和甄爽才是外國人,「甄爽,看看路牌上寫的是什麼。」

「不看!」甄爽輕哼的聲,快速看眼路牌上的內容,扭頭看向別處輕聲的嘟囔。

「都來三天了,還沒見到小柔的人,誰有心思給你看路牌,真不知道是來救人還是來旅遊的!」

「前方三百米是教堂景點?」陳浩一本正經的,看著路邊輕聲道。

「什麼前方三百米,還教堂景點的,你又不看不懂英文,上面寫的是前方左拐是醫院。」

「哦這樣啊,謝謝。」陳浩看她一眼,緊走幾步左轉了過來。

這時。

甄爽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盯著陳浩背影好一會兒,才恍然一下子反應過來給逗笑了。

陳浩是不認識英文。

可他隨口胡編一句什麼,自己就馬上鑽了圈套,老老實實給他翻譯了出來。

「呵呵傻瓜,你還蠻聰明的嘛,哎你等等我!」

甄爽見他走遠了,才慌忙甩開胳膊,噠噠噠踩著高跟鞋追了上來。

陳浩在前面沒有停下腳步,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

但他走路的速度,卻明顯慢了下來,而且還是直奔正前方的……

「哎陳總,你生病了?」

「給你氣的。」

「哼!不願說就算了,那祝你早日生病!」

陳浩突然停下腳步,無奈的看她眼睛,「甄爽,你一天不跟我吵架,是不是渾身難受?」

「是你先不好好說話的,不光不好好說話,還凈做些不正經的事情,這樣什麼時候才能回國嘛!」

甄爽嘴上雖這樣說,但心裡還是蠻想多留些日子的。

因為,在國外的日子沒有蘇墨雪,陳浩就只屬於她個人。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Leave a reply